秋瑾(辛亥女傑)

秋瑾(辛亥女傑)

秋瑾(1875年11月8日-1907年7月15日),女,初名閨瑾,乳名玉姑,字璇卿,號旦吾,東渡後改名瑾,字競雄,自號“鑑湖女俠”,筆名鞦韆,曾用筆名白萍,祖籍浙江山陰(今浙江省紹興市),生於福建閩縣(今福建省福州市),中國女權女學思想的倡導者,近代民主革命志士。第一批為推翻滿清政權和數千年封建統治而犧牲的革命先驅,為辛亥革命做出了巨大貢獻;提倡女權女學,為婦女解放運動的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1907年7月15日凌晨,秋瑾從容就義於紹興軒亭口,年僅32歲。

基本介绍

  • 中文名:秋瑾
  • 外文名:Qiu Jin
  • 別名:初名閨瑾,乳名玉姑,字璇卿,號旦吾,改瑾,字競雄
  • 國籍:中國
  • 民族漢族
  • 出生地:福建省雲霄縣
  • 出生日期:1875年11月8日
  • 逝世日期:1907年7月15日
  • 職業:女權運動家、民主革命家
  • 畢業院校:青山實踐女校
  • 主要成就:中國首位女權運動者 
    近代中國女性革命的象徵 
    “辛亥三傑”之一
  • 代表作品:《秋瑾詩詞》、《秋女士遺稿》、《秋女烈士遺稿》、《秋瑾集》
  • 就義之地:浙江紹興軒亭口
  • 參加組織:三合會、光復會同盟會
  • 配偶:王廷鈞
  • 子女:王沅德,王燦芝
  • 墳墓:浙江省杭州
  • 筆名:鑑湖女俠、鞦韆、漢俠女兒、白萍
人物生平,燃情歲月,革命生涯,從容就義,主要成就,人物評價,軼事典故,墓葬後記,秋瑾看戲,夫妻關係,中國女報,家庭成員,關聯作品,個人詩詞,夫妻合傳,後世紀念,人物故居,紹興故居,雙峰故居,湘潭故居,株洲故居,雲霄故居,藝術形象,文學形象,影視形象,

人物生平

燃情歲月

秋瑾,籍貫浙江山陰(今紹興市),1875年11月8日(光緒元年十月十一)出生於福建省雲霄縣城紫陽書院(七先生祠)。1916年修的湘鄉《上湘城南王氏四修族譜》載:“王廷鈞配秋氏,字瑾,壽南公女。清誥封夫人,光緒三年丁丑十月十一日卯時生,光緒三十三年丁未六月初六辰時歿浙江山陰縣,葬西湖,有碑亭。子,沅德,出撫一半子麒為嗣。女,桂芳。”
秋家自曾祖起世代為官。秋瑾父秋壽南,官湖南郴州知州。嫡母單氏,為浙江蕭山望族之後。秋瑾幼年隨兄讀書家塾,好文史,能詩詞,15歲時跟表兄學會騎馬擊劍。
秋瑾中性照秋瑾中性照
1894年,其父秋壽南任湘鄉縣督銷總辦時,將秋瑾許配給今雙峰縣荷葉鎮神沖王廷鈞為妻。1896年,秋與王結婚。王廷鈞在湘潭開設“義源當鋪”,秋瑾住在湘潭,也常回到婆家。
秋瑾在婆家雙峰荷葉時,常與唐群英葛健豪往來,“情同手足,親如姐妹,經常集聚在一起,或飲酒賦詩,或對月撫琴,或下棋談心,往來十分密切”。後來3個人被譽為“瀟湘三女傑”。
1897年6月,秋瑾生下第一個孩子王沅德
1900年,王廷鈞納資為戶部主事,秋瑾隨王赴京。不久,因為八國聯軍入京之戰亂,又回到家鄉荷葉。次年在這裡生下第二個孩子王燦芝。光緒二十九年,王廷鈞再次去京復職,秋瑾攜女兒一同前往。

革命生涯

1904年7月,不顧丈夫王廷鈞的反對,衝破封建的束縛,自費東渡日本留學,在東京入中國留學生會館所設日語講習所補習日文,常參加留學生大會和浙江、湖南同鄉會集會,登台演說革命救國和女權道理。秋瑾除在校學習外,還廣交留學生中的志士仁人,如周樹人(魯迅)、陶成章黃興宋教仁陳天華等。在此期間,秋瑾積極參加留日學生的革命活動,曾與陳擷芬發起共愛會,作為開展婦女運動的團體;和劉道一王時澤等十人結為秘密會,以最終打破了桎梏在身上的封建枷鎖反抗清廷、恢復中原為宗旨,創辦《白話報》,參加洪門天地會,受封為“白紙扇”(軍師)。
在日本主編《白話》月刊過程中,孫中山建議她可“依據此特長,利用宣傳工具,報告時事,解決實事,效果越直接越迅速越好”。秋瑾一貫以提倡女權為己任,她說“女學不興,種族不強;女權不振,國勢必弱”,欲求男女平等,“女子必當有學問,求自立,不當事事仰給男子”,“仿歐美新聞紙之例,以俚俗語為文,……以為婦人孺子之先導”。她以“鑑湖女俠”等筆名,在雜誌上發表了《演說的好處》、《敬告中國二萬萬女同胞》、《警告我同胞》等文章,抨擊封建制度醜惡,宣傳女權主義,號召救國。她寫道:“諸位,你要知道天下事靠人是不行的,總要求己為是。當初那些腐儒說什麼‘男尊女卑’、‘女子無才便是德’、‘夫為妻綱’這些胡說,我們女子要是有志氣的,就應當號召同志與它反對。”“但是從此以後,我還望我們姐妹們,把從前的事情,一概擱開,把以後的事情,盡力去做,……我們自己要不振作,到國亡的時候,那就遲了。”字裡行間,充滿了女權解放的激情。秋,繼入青山實踐女校,並在橫濱加入了馮自由等組織的三合會
秋瑾紀念雕像秋瑾紀念雕像
在日語講習所畢業後,報名轉入東京青山實踐女校附設的清國女子速成師範專修科,隨即回國籌措繼續留學費用。1905年,秋瑾歸國,春夏間,分別在上海、紹興會晤蔡元培徐錫麟,並由徐介紹參加光復會。徐錫麟、秋瑾先後加入光復會後,國內革命形勢有了迅速的發展。
1905年7月,秋瑾再赴日本,不久入青山實踐女校學習。由馮自由介紹,在黃興寓所加入同盟會,被推為評議部評議員和浙江主盟人。在留日學習期間,她寫下了許多革命詩篇,慷慨激昂,表示:“危局如斯敢惜身,願將生命作犧牲。”“拚將十萬頭顱血,須把乾坤力挽回。”
1906年,因抗議日本政府頒布取締留學生規則,憤而回國,在上海創辦中國公學。先在紹興女學堂代課,3月,往浙江湖州南潯鎮潯溪女校任教,發展該校主持教務的徐自華及學生徐雙韻等加入同盟會。暑假離職赴滬,與尹銳志陳伯平等以“銳進學社”為名,聯繫敖嘉熊、呂熊祥等運動長江一帶會黨,準備起義。萍瀏醴起義發生後,她與同盟會會員楊卓林胡瑛寧調元等謀在長江流域各省回響,並擔任浙江方面的發動工作。到杭州後,與將去安徽的徐錫麟約定,在皖、浙二省同時發動。此時她在杭州新軍中又發展了呂公望、朱瑞等多人參加同盟會與光復會。不久,萍瀏醴起義失敗,接應起義事遂告停頓。
同年秋冬間,為籌措創辦《中國女報》經費,回到荷葉婆家,在夫家取得一筆經費,並和家人訣別,聲明脫離家庭關係。其實是秋瑾“自立志革命後,恐株連家庭,故有脫離家庭之舉,乃藉以掩人耳目。”
1907年1月14日,《中國女報》創刊。秋瑾撰文提倡女權,宣傳革命。以“開通風氣,提倡女學,聯感情,結團體,並為他日創設中國婦人協會之基礎為宗旨”。並為該報寫了《發刊詞》,號召女界為“醒獅之前驅”,“文明之先導”。

從容就義

旋因母喪回紹興,秋瑾又先後到諸暨、義烏、金華蘭溪等地聯絡會黨。這時大通學堂無人負責,乃應邀以董事名義主持校務。遂以學堂為據點,繼續派人到浙省各處聯絡會黨,自己則往來杭、滬間,運動軍學兩界,準備起義。她秘密編制了光復軍制,並起草了檄文、告示,商定先由金華起義,處州回響,誘清軍離杭州出攻,然後由紹興渡江襲擊杭州,如不克,則回紹興,再經金華、處州入江西、安徽,同徐錫麟呼應。原定1907年7月6日起義,後改為19日。
湖南雙峰縣女傑廣場秋瑾雕像湖南雙峰縣女傑廣場秋瑾雕像
1907年7月6日,徐錫麟在安慶起義失敗,其弟徐偉的供詞中牽連秋瑾,事泄。
1907年7月10日,她已知徐失敗的訊息,但拒絕了要她離開紹興的一切勸告,表示“革命要流血才會成功”,她遣散眾人,毅然留守大通學堂。14日下午,清軍包圍大通學堂,秋瑾被捕。她堅不吐供,僅書“秋風秋雨愁煞人”以對。
1907年7月15日凌晨,秋瑾從容就義於紹興軒亭口,時年僅32歲。

主要成就

1904年,秋瑾積極參與活動,演說革命和女權,開展婦女運動團隊,結秘密會創《白話報》,為民主革命與婦女解放起到先鋒作用。
1905年,秋瑾負責浙江革命發展,為中國同盟會在浙省革命宣傳展開道路。
1906年,秋瑾兩次大幅度擴充同盟會會員,此後不少成員成為同盟會中堅;承擔長江一帶起義籌備,為同盟會革命工作與添磚加瓦。
1907年,秋瑾創辦《中國女報》,在中國婦女運動史上產生較大社會影響;總負責浙省各處起義工作,編復軍制,商定完成革命起義大業,為同盟會革命工作肩負重大要務。

人物評價

秋瑾是華夏傑出先烈,民族英雄。蔑視封建禮法,提倡女權,常以花木蘭秦良玉自喻。早年學習經史、詩詞,善騎射。她與呂碧城被稱為“女子雙俠”,與唐群英被後人譽為“辛亥革命的孿生女兒”,與唐群英葛健豪譽為“瀟湘三女傑”,她們的女權與女學思想成為近現代中國婦女解放思潮的重要組成部分。
“辛亥三傑”的多種說法之一有徐錫麟、秋瑾、陶成章
“紹興三傑”為秋瑾、魯迅周恩來
孫中山稱秋瑾為“最好的同志秋女俠”;題詞:“鑑湖女俠千古巾幗英雄”;楹聯:“江戶矢丹忱,感君首贊同盟會;軒亭灑碧血,愧我今招俠女魂!”;“浙人之首先入同盟會者”;“為推翻專制、建立共和,紹興有徐錫麟、秋瑾、陶成章三烈士,於光復事業,功莫大焉!”;在所著《建國方略·有志竟成》中再次把秋瑾與徐錫麟、熊成基等革命志士並稱,褒揚其革命功績。
周恩來給表妹王去病題詞:“勿忘鑑湖女俠之遺風,望為我越東女兒爭光!”他認為:“秋瑾是一個帶頭打破“三從四德”這種封建束縛的“新女性”,是一個反帝反封建革命的“先驅者”。“秋瑾是資產階級革命家”。
范文瀾在《中國婦女》雜誌發表一篇回憶性的學術文字《女革命家秋瑾》,徑稱秋瑾為“女革命家”,認為:“秋瑾是中國歷史上婦女的偉大代表人物。”“她認定革命是救國的唯一道路”,並“堅決走革命道路”。“她在軒亭口從容就義,用純潔的血為中國婦女畫出了一條鮮明的路線來,後來千千萬萬的愛國婦女,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參加了革命隊伍,正像秋瑾所希望的那樣,為“我中國女界中放一光明燦爛之異彩”。”
孫中山為秋瑾題詞孫中山為秋瑾題詞
郭沫若為《秋瑾史跡》作序,稱:“秋瑾烈士是中華民族覺醒初期的一位前驅人物。她是一位先覺者,並把自己的生命奉獻了給反封建主義和爭取民族解放的崇高事業。她在生前和死後都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秋瑾不僅為民族解放運動,並為婦女解放運動,樹立了一個先覺者的典型。”
吳玉章題詞:“為革命而英勇犧牲,秋瑾烈士永垂不朽!”宋慶齡題詞:“秋瑾工詩文,有‘秋風秋雨愁煞人’名句,能跨馬攜槍,曾東渡日本,志在革命,千秋萬代儔俠名。”
鄧穎超題詞:“秋瑾女傑,堅強不屈,英勇就義,永垂不朽!”康克清題詞:“秋瑾英烈,光照千秋!”這些題詞,既是對秋瑾革命功業的頌揚,同時又時刻提醒國人深切緬懷秋瑾的革命業績。
《南方報》稱:“學界中人以秋女士實為女學界不可多得之人,名譽卓著,鹹皆慘惜。”
《時報》相繼發表秋瑾生前好友吳芝瑛的來稿《秋女士傳》和《紀秋女士遺事》,認為秋瑾是一個如“俄之蘇菲亞、法之羅蘭夫人”一樣的女權革命者“。
中華民國史李新主編:“秋瑾是舊民主主義革命中犧牲的一位傑出的女英雄。”
辛亥革命史稿金沖及胡繩武著,更是明確地認定:“秋瑾是辛亥革命時期最傑出的女革命家”,“是中國第一個為民族民主革命流血的女革命家。”
秋瑾造像秋瑾造像
鄭雲山陳德和著的《秋瑾評傳》論證了這樣一個中心論點:“秋瑾是中國舊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傑出的革命家,中國近代婦女解放運動的先驅者,偉大的愛國者。”這是大陸學者普遍接收的有代表性的觀點。
楊碧玉著的《秋瑾政治人格之研究》從政治心理學的方向探討這樣幾個問題:“秋瑾為何成為清末婦女解放運動的倡導者?秋瑾採用什麼方法與態度以達到其提倡婦女運動的目標及革命的理想?秋瑾何以能為革命而從容就義?”通過對這些問題的具體探討,其對秋瑾歷史地位的基本評價是:秋瑾是“為中國革命而犧牲的第一位女烈士。終其一生,她都在為伸張女權而奮鬥,在為革命建國而努力,把婦女運動與排滿的革命運動結合在一起。”這是大陸學者普遍接收的有代表性的觀點。
吳玉章:“秋瑾是中國近代史上一位偉大的女英雄,她為民族解放和婦女解放事業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從而成為舊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中國革命婦女的楷模。”近代中國是一個革命的時代,革命離不開作為“半邊天”的女性。秋瑾有幸適應了時代的需要,因而成為近代中國女性革命的一面旗幟:一個代表近代中國女權革命女性的頗具象徵性意義的標誌性歷史人物。

軼事典故

墓葬後記

秋瑾遇難後,無人敢為其收屍,中國報館“皆失聲”,生前好友呂碧城吳芝瑛設法與人將其遺體偷出掩埋。
秋瑾墓秋瑾墓
1908年,生前好友吳芝瑛將其遺骨遷葬杭州西湖西泠橋畔,因朝廷逼令遷移,其子王源德於宣統元年(1909年)秋將墓遷葬湘潭昭山。
1912年,湘人在長沙建秋瑾烈士祠,又經湘、浙兩省商定,迎送其遺骨至浙,復葬西湖原墓地。後人輯有《秋瑾集》。

秋瑾看戲

秋瑾在北京最驚世駭俗之舉是“上戲園子”。當時的宅門女性都是在家中聽“堂會”,不可能拋頭露面去戲園子,戲園子也不賣“昆客”的票。秋瑾坐著西式的四輪馬車去聽戲,開創了上層社會女性進戲院的先河。

夫妻關係

秋瑾出生在福建雲霄,生長在浙江紹興,1895年,19歲的她跟隨做官的父親秋壽南來到湖南省湘潭縣。秋壽南在當地結識了湘潭首富、曾國藩的表弟王殿丞。王見秋瑾生得秀美端莊,聰慧可愛,就托媒人送禮給兒子王廷鈞提親。秋瑾對於這樁婚事十分不滿,但在封建社會裡,兒女的婚事只能依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1896年4月20日,王家彩鑾花轎吹吹打打把秋瑾迎了過去。
王家雖錦衣玉食,但志趣高尚、性格剛烈的秋瑾並不喜歡過養尊處優的生活,更受不了封建家庭的種種束縛。比自己小兩歲的丈夫王廷鈞,在志趣、愛好上也與自己毫無共同之處。她嘆息道:“琴瑟異趣,伉儷不甚相得。”王廷鈞一不好讀書,二不務正業,每天遊手好閒,吃喝玩樂。當時正值中日戰爭結束,清政府與日本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遭到全國人民的強烈反對。秋瑾時常勸丈夫:“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你要好好讀書,為將來國家的繁榮富強和個人的前途著想。”王廷鈞卻說:“朝廷只能割地賠款,委曲求全,我們這些匹夫有個屁責。”還有一次,他們談到了譚嗣同,秋瑾讚揚他為了國家和民族的利益視死如歸,是一位偉大的維新志士。而王廷鈞卻大罵譚嗣同是中華亂黨、士林敗類。兩人互不相讓,差點吵了起來。秋瑾內心十分痛苦,她在一首詩中寫道:“可憐謝道韞,不嫁鮑參軍。”表達了她對王廷鈞的不滿。
秋瑾在湘鄉荷葉塘和湘潭兩地苦度了六七年時光,生下一兒一女。儘管王家生活優裕,但她與周圍的人毫無共同語言,內心異常苦悶。在感情方面,她極力排拒王廷鈞,對其言行嗤之以鼻。後者屢遭冷落,又無力抗衡,便另尋溫柔之鄉,流連秦樓楚館,攀折倡條冶葉。這世界原是非常奇怪的,評議同樣一件事,人們所持的卻往往是雙重標準。王廷鈞不是蔡松坡那樣偉大的革命家,也不是蘇曼殊那樣瀟灑的名士,他眠花宿柳,風流便成下流。
秋瑾坐姿照秋瑾坐姿照
秋瑾嫉惡如仇,平日最看不慣男人蓄妾的陋俗和嫖妓的淫性。據馮自由的《革命逸史》所記,當年,湘人陳范家中饒有資財,攜二妾湘芬和信芳遠赴東瀛,紅袖添香讀洋書,好不愜意,秋瑾哪能看得慣他這副德性?她認為陳范擁妾而驕是玷污了同胞的名譽,便極力促成湘芬和信芳脫離了陳范的掌控,從此人格獨立。後來,陳范見利忘義,竟將女兒陳擷芬許配給廣東富商廖某為妾,又是秋瑾公開反對,使婚事泡了湯。另據徐自華的《秋瑾軼事》所記,有一次,她們同游上海張園,小憩品茗時,秋瑾見一名留學生挾一名雛妓乘車而來,在這花嬌柳媚之地,露出一副輕狂放浪之態,她忍無可忍,立刻上前用日語狠狠地教訓了他一頓,那人還算識相,趕緊灰溜溜地走了。徐自華靜觀這一幕,不由得打趣秋瑾橫加干預是“真殺風景”。秋瑾則爽爽脆脆地回答道:“我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1903年,王家花大錢在北京為王廷鈞捐了個戶部主事的官職,秋瑾也隨丈夫遷到了北京,住在繩匠胡同。秋瑾初到北京,人生地不熟,生活也不習慣,常常感嘆:“室因地僻知音少,人到無聊感慨多。”後來她又搬到南半截胡同居住,在這裡認識了王廷鈞的同事廉泉的夫人吳芝瑛。廉氏夫婦思想較開明,崇拜孫中山先生,且在文學、書法等方面都很有造詣。秋、吳二人很快成為知己。
秋瑾的革命志向與理想,不僅得不到丈夫的理解與支持,反而遭到他的訓斥:“這是男人的事情,你休胡思亂想。”秋瑾也不示弱:“我要去尋求真理,女人也有救國救民的責任。”兩人吵得互不相讓。王廷鈞知道秋瑾是個說得到做得到的倔強女子,要說服她是不可能的,只好採取卑劣手段,趁秋瑾不備,偷偷將她的珠寶和首飾及積蓄全部竊走,妄圖以此來阻撓她赴日。秋瑾氣憤地說:“你可以竊去我的錢財,但你捆不住我出國留學的決心。”秋瑾變賣了僅剩的財產和衣物,加上吳芝瑛等人的資助,於1904年4月隻身東渡日本,從此邁出了她人生道路上的關鍵一步。
在日本,秋瑾結識了不少進步、探索革命真理的青年,組織起“共愛會”,參加反清秘密團體“三青會”,會晤了孫中山,和黃興、喻培倫等人一起加入了同盟會,為救國救民而積極奔走。對於這些,王廷鈞均有所聞,極力反對,兩人思想的距離越來越遠。秋瑾在日本三年,兩人從無書信來往,夫妻關係名存實亡。1906年冬秋瑾聽說王廷鈞納妾的訊息,反而高興,覺得有了與王廷鈞脫離關係的理由。於是,她給大哥秋譽章寫了一封信,請大哥代她辦理離婚。秋譽章幾經奔波,由於王廷鈞的阻礙,離婚之事未成。
秋瑾形象秋瑾形象
1907年春,秋瑾由日本回國,為聯絡光復會、洪江會以及策劃平禮起義事宜,女扮男裝,潛往長沙,住在朋友家裡,人們都稱其“秋伯伯”。其時,她曾去王廷鈞家看望子女。王家人以為她窮途歸來,回心轉意,盛情接待,希望夫妻破鏡重圓。但又暗中監視,不讓她再次出走。秋瑾藉口出去看戲,從後門溜出,沿湘江乘船而去。秋瑾此次的湘潭之行,便是她與王家的訣別。
《秋瑾全集》如《將赴滬別寄塵》詩(四章):“臨行贈我有新詩,更為君家進一辭:不唱《陽關》非忍者,實因無益漫含悲。……”“題解”說明:1906年5月,秋瑾離開潯溪女學,前赴上海,臨行時,徐寄塵和學生們送到江邊。臨別,秋瑾寫了這四首詩,徐寄塵姊妹也寫了送別詩。又如七絕《古意》詩:“金屋無人見淚痕,墜歡如夢黯銷魂。秋風一夕捐紈扇,雪落人間棄婦恩。”題解說明:1903年夏天以後,秋瑾與其丈夫王廷鈞經常衝突,秋瑾曾負氣出走。後王廷鈞竟想納妾,秋瑾當然進行了反抗。她內心深處有苦痛,深感遭到了遺棄。此詩借古意表達了她的悲傷感情。

中國女報

1907年,為了有力地宣傳婦女解放,發動婦女團結起來參加鬥爭,她決定創辦一份便於普通婦女閱讀的雜誌――《中國女報》,提出創辦的宗旨,是要“開通風氣,提倡女學,聯感情,結團體,並為他日創設中國婦人協會之基礎”。
秋瑾對此傾注了巨大的精力,在這兩期上發表了《中國女報發刊詞》、《敬告姊妹們》、《看護學教程》、《勉女權》等文章、詩作。她在《敬告姊妹們》一文中說:
“唉!二萬萬的男子,是入了文明新世界,我的二萬萬女同胞,還依然黑暗沉淪在十八層地獄,一層也不想爬上來。足兒纏得小小的,頭兒梳得光光的;花兒、朵兒,扎的、鑲的,戴著;綢兒、緞兒,滾的、盤的,穿著;粉兒白白,脂兒紅紅的搽抹著。一生只曉得依傍男子,穿的、吃的全靠著男子。身兒是柔柔順順的媚著,氣虐兒是悶悶的受著,淚珠是常常的滴著,生活是巴巴結結的做著:一世的囚徒,半生的牛馬。試問諸位姊妹,為人一世,曾受著些自由自在的幸福未曾呢?”
秋瑾秋瑾
她痛心於當時廣大婦女尚不覺悟,希望婦女們不要安於命運,立志從經濟上獲得自立的能力,以擺脫奴隸地位,爭取女權。據說,許多婦女看到這些文章後,感動得流出眼淚,並開始了深刻的思考。
秋瑾重視婦女們團結起來開展鬥爭,她努力創辦《中國女報》,要把它作為“聯感情,結團體,並為他日創設中國婦人協會之基礎”。她還把爭取女權的解放與整個國家、民族的解放緊緊地聯結起來,號召婦女們在推翻清朝的鬥爭中與男子一起承擔責任。她在《勉女權歌》歌中寫道:
吾輩愛自由,勉勵自由一杯酒,男女平權天賦就,豈甘居牛後?
願奮然自拔,一洗從前羞恥垢。若安作同儔,恢復江山勞素手。
舊習最堪羞,女子竟同牛馬偶。曙光新放文明候,獨立占頭等。
願奴隸根除,知識學問歷練就。責任上肩頭,國民女傑期無負。
作為女權運動先驅者,她號召婦女們“奮然自拔”,參加反清革命鬥爭,在民族解放事業中建“素手”之功。
《中國女報》在該年3月出版了第二期後,因秋瑾忙於準備武裝起義,加之財資困難,不得不中輟。6月17日,她在給朋友的信中說,編輯好的第三期雜誌“約於此月,必行付印”。然而時至7月13日,秋瑾因武裝起義失敗被告密而被捕,不久被清廷殺害於紹興軒亭口,年僅31歲。《中國女報》雖然僅出版兩期,卻產生了較大社會影響,並在中國婦女運動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

家庭成員

祖父 :秋嘉禾
秋瑾,攝於1905年秋瑾,攝於1905年
祖母: 余氏
父 :秋壽南
母: 單氏
同胞兄 :秋譽章
同胞妹 :秋閨珵,字“佩卿”,易名“秋珵”
庶母 :孫氏
異母弟 :秋宗章
丈夫:王廷鈞(王子芳)
兒子:王沅德
女兒:王燦芝

關聯作品

個人詩詞

作品
類型
詩詞
對酒
詩詞
詩詞
《感懷》
詩詞
感時
詩詞
《秋瑾詩詞》
詩詞
《秋女士遺稿》
小說
《秋女烈士遺稿》
小說
精衛石
小說
《秋瑾遺集》
文集
《秋瑾女俠遺集》
文集
《秋瑾史跡》
文集
秋瑾集
文集

夫妻合傳

《上湘城南王氏四修族譜》中王沅德的岳父張翊六寫的《子芳先生夫婦合傳》

後世紀念

1957年,為紀念秋瑾就義五十周年,《人民日報》、《解放日報》、《文匯報》、《浙江日報》、《人民畫報》等報刊發刊各種紀念文字和畫刊。
秋瑾紀念郵票秋瑾紀念郵票
1958年,浙江紹興人民委員會在秋瑾故居成立秋瑾紀念館,由何香凝親筆書寫“秋瑾故居”匾額。
1981年,為紀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浙江省人民政府在杭州西湖畔重建秋瑾烈士墓,並用漢白玉大理石建立秋瑾雕像。 各種紀念活動,尤其是政府支持或主辦的紀念活動。

人物故居

紹興故居

浙江秋瑾故居是著名旅遊景點,位於紹興市區塔山西麓和暢堂,清代建築。1988年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少年時代的秋瑾在此讀書習文,練拳舞劍。1906年,她自日本歸國,從主持大通堂直到被捕前夕,在這裡生活和從事革命活動,從而留下了許多珍貴的文物和史跡。
堂前正中有一匾,上書“和暢堂”三字。“和暢”是取王羲之蘭亭序》中的“惠風和暢”之意。門廳楣上“秋瑾故居”匾額系何香凝手書。筆力遒勁的題書,或許就是一位女革命家對另一個女革命家的欣賞、懷念和惺惺相惜之情的含蓄表達。 至今屋內仍掛有一張男裝小照,照片中的秋瑾英姿颯爽,確有巾幗不讓鬚眉的俠客仗義之氣。臥室里的書桌以及文房四寶等,則顯示了秋瑾的另一個身份:文人,或者說,是詩人、詞人和散文家。臥室後壁有一夾牆密室,為秋瑾藏放革命檔案及武器之處,至今保存完好,彌足珍貴。 第三、四兩進原為秋母及兄嫂住房,現闢為秋瑾史跡陳列室,展出秋瑾詩詞手稿、家書、照片、印章、頭巾、文獻等文物,更有孫中山、宋慶齡、周恩來等名人評價秋瑾的題詞等,反映了秋瑾從事革命的光輝業績。

雙峰故居

雙峰秋瑾故居為清代建築,青磚白牆烏瓦,位於湖南省婁底市雙峰縣荷葉鎮神沖街口。 中國民主革命的先驅何香凝先生題寫的“秋瑾故居”匾額懸掛於此。秋瑾故居遺址已被雙峰縣政府於2003年公布為不可移動文物。
秋瑾之女王燦芝秋瑾之女王燦芝
在秋瑾短短三十一年的人生里,這座故居卻陪伴了她整整七年,生育了一男一女。
2007年10月,秋瑾生活過的雙峰縣被全國婦聯正式命名為全國第一個“中華女傑之鄉”。 雙峰是名人故里、湘軍搖籃,尤其是在中國的婦女運動史和解放史上,雙峰婦女寫下了濃墨重彩、光輝燦爛的一頁。
2008年4月,雙峰縣八女傑雕塑揭幕儀式在縣城女傑廣場舉行。包括葛健豪、秋瑾、唐群英向警予蔡暢王燦芝曾憲植曾寶蓀八女傑雕像。

湘潭故居

湘潭也有秋瑾故居,位於湘潭市雨湖區十八總由義巷4號。湘潭秋瑾故居原是丈夫王廷鈞家開設的“義源當鋪”,秋瑾嫁給王廷鈞後經常往返於雙峰、湘潭。
當時的“義源當鋪”曾被列為辛亥革命紀念地,後孫中山手書“秋瑾故居”匾額置於大門之上。湘潭秋瑾故居是湘潭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於1982年9月2日正式對外公布。

株洲故居

株洲秋瑾故居位於株洲市石峰區清水塘大沖村,正在進行修復完善。
1896年,秋瑾與王廷鈞結婚。秋瑾曾居住在位於今石峰區清水塘街道大沖村的深宅大院。株洲秋瑾故居是王廷鈞父親給秋瑾和王廷鈞置辦的婚房,是秋瑾所有故居中最大最豪華的,也是他們生前唯一房產。

雲霄故居

漳州秋瑾故居位於漳州市雲霄縣雲陵鎮享堂村“紫陽書院”左鄰的原“七先生祠”。清光緒四年(1878年)八月,秋瑾祖父秋嘉禾攜眷出任雲霄撫民廳同知。翌年(1879年)十月十一日,孫女秋瑾誕生於此。此官邸後作為奉祀薛凝度、章輔廷、倪惟欽等七先賢之祠,故稱七先生祠。更有意思的是秋瑾名字中的“瑾”字跟雲霄人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這是按閩南人對“孩子”的讀音來取的。1992年5月雲霄縣人民政府公布為“秋瑾出生地”,列為第三批縣級文物保護單位之一。2006年,“七先生祠”連同紫陽書院被列為漳州市文物保護單位。2009年,紫陽書院作為秋瑾故居被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加以保護。

藝術形象

文學形象

秋瑾死後不久,《小說林》雜誌就連續刊出了多種以秋瑾為題材的小說和戲曲。小說有包天笑的長篇連載《碧血幕》,吳梅、龍禪居士的雜劇《軒亭秋》、《碧血碑》、嘯盧的傳奇《軒亭血》等。其他相關題材的小說有靜觀子的《六月霜》、尚武靜觀自得主人的《女銅象》、紅葉的《十年遊學記》、哀民的《軒亭恨》、無生的《軒亭復活記》(後改題《秋瑾再生記》);戲曲有悲秋散人的雜劇《秋海棠》、傷時子、蕭山湘靈子及古越嬴宗季女的的傳奇《蒼鷹擊》、《軒亭冤》、《六月霜》。
《秋瑾》連環畫《秋瑾》連環畫
中華民國成立前後,進化團春陽社兩家文明戲劇團首先演出《秋瑾》,隨後新民社、民鳴社、開陽社、啟明社等劇團也相繼上演。
1919年4月,在魯迅著作《吶喊》的《》一文中的夏瑜“夏”與“秋”相對,“瑜”與“瑾”相對,便是影射秋瑾其人。
1936年冬,夏衍寫出了第一個話劇本《自由花》,後在40年代改名為《秋瑾傳》。1940年“三八”婦女節時在延安上演了四幕話劇《秋瑾》。
1981年辛亥革命七十周年,中國戲劇舞台更出現一陣“秋瑾熱”:北京京劇院二團的《風雨千秋》、上海人民藝術劇院二團的《秋風秋雨》、浙江歌舞團的《秋瑾》、杭州話劇團的《秋瑾》、江蘇省崑劇團的《鑑湖女俠》、天津市京劇三團的《鑑湖女俠》、安徽蕪湖市梨黃戲劇團的《鑑湖碧血》等。

影視形象

1953年香港電影《秋瑾》(一名《碧血花》)李麗華飾秋瑾
秋瑾漫畫秋瑾漫畫
1959年越劇電影《秋瑾》袁雪芬飾秋瑾
1981台灣中華電視台電視劇吾土吾民凌波飾秋謹
1983年中國大陸電影《秋瑾》 李秀明飾秋瑾,改編自夏衍所作劇本《秋瑾》。1984年香港無線電視劇《秋瑾》 汪明荃飾秋瑾
1995年浙江電視台等合拍越劇電視劇《秋瑾》 王濱梅飾秋瑾,並憑此劇中表演獲各種獎
2010年天津電視台電視劇《辛亥革命》蕭薔飾秋瑾
2011年浙江越劇團越劇電影《秋瑾》 王濱梅飾秋瑾
2011年中國大陸電影《競雄女俠·秋瑾》黃奕飾秋瑾
2011年中國大陸電影《辛亥革命》 寧靜飾秋瑾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