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江紅·怒髮衝冠

滿江紅·怒髮衝冠

滿江紅·怒髮衝冠》,一般認為是宋代抗金將領岳飛的詞作。此詞上片抒寫作者對中原重陷敵手的悲憤,對局勢前功盡棄的痛惜,表達了自己繼續努力爭取壯年立功的心愿;下片抒寫作者對民族敵人的深仇大恨,對祖國統一的殷切願望,對國家朝廷的赤膽忠誠。全詞情調激昂,慷慨壯烈,顯示出一種浩然正氣和英雄氣質,表現了作者報國立功的信心和樂觀主義精神。

基本介绍

  • 作品名稱:滿江紅·怒髮衝冠
  • 作品別名:滿江紅·寫懷
  • 創作年代南宋
  • 作品出處:《岳武穆遺文
  • 文學體裁:詞
  • 作者:岳飛
作品原文,注釋譯文,詞句注釋,白話譯文,創作背景,作品鑑賞,整體賞析,名家點評,作者簡介,作品爭議,

作品原文

滿江紅
湯陰岳飛廟《滿江紅》手書詞碑湯陰岳飛廟《滿江紅》手書詞碑
怒髮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注釋譯文

詞句注釋

⑴滿江紅:詞牌名,又名“上江虹”“念良游”“傷春曲”等。雙調九十三字。
⑵怒發(fà)衝冠:氣得頭髮豎起,以至於將帽子頂起。形容憤怒至極。
⑶憑闌:身倚欄桿。闌,同“欄”。
⑷瀟瀟:形容雨勢急驟。
⑸長嘯:大聲呼叫。嘯,蹙口發出的叫聲。
⑹壯懷:奮發圖強的志向。
⑺“三十”句:謂自己已經三十歲了,得到的功名,如同塵土一樣微不足道。三十,是約數。功名,或指岳飛攻克襄陽六郡以後建節晉升之事。
⑻“八千”句:形容南征北戰、路途遙遠、披星戴月。八千,是約數,極言沙場征戰行程之遠。
⑼等閒:輕易,隨便。
⑽空悲切:即白白的痛苦。
⑾靖康恥:宋欽宗靖康二年(1127),金兵攻陷汴京,虜走徽、欽二帝。靖康,宋欽宗趙桓的年號。
⑿賀蘭山:賀蘭山脈,位於寧夏回族自治區與內蒙古自治區交界處,當時被金兵占領。一說是位於邯鄲市磁縣境內的賀蘭山。
⒀胡虜:對女真貴族入侵者的蔑稱。
⒁匈奴:古代北方民族之一,這裡指金入侵者。
⒂朝天闕:朝見皇帝。天闕,本指宮殿前的樓觀,此指皇帝居住的地方。明代王熙書《滿江紅》詞碑作“朝金闕”。

白話譯文

我怒髮衝冠登高倚欄桿,一場瀟瀟細雨剛剛停歇。抬頭放眼四望遼闊一片,仰天長聲嘯嘆。壯懷激烈,三十年勳業如今成塵土,征戰千里只有浮雲明月。莫虛度年華白了少年頭,只有獨自悔恨悲悲切切。
靖康年的奇恥尚未洗雪,臣子憤恨何時才能泯滅。我只想駕御著一輛輛戰車踏破賀蘭山敵人營壘。壯志同仇餓吃敵軍的肉,笑談蔑敵渴飲敵軍的血。我要從頭徹底地收復舊日河山,再回京闕向皇帝報捷。

創作背景

關於此詞的創作背景,有多種說法。有學者認為此詞約創作於宋高宗紹興二年(1132)前後,也有人認為作於紹興四年(1134)岳飛克復襄陽六郡晉升清遠軍節度使之後。

作品鑑賞

整體賞析

此詞上片寫作者悲憤中原重陷敵手,痛惜前功盡棄的局面,也表達自己繼續努力,爭取壯年立功的心愿。
毛體書法作品《滿江紅》毛體書法作品《滿江紅》
開頭五句,起勢突兀,破空而來。胸中的怒火在熊熊燃燒,不可阻遏。這時,一陣急雨剛剛停止,作者站在樓台高處,正憑欄遠望。他看到那已經收復卻又失掉的國土,想到了重陷水火之中的百姓,不由得“怒髮衝冠”,“仰天長嘯”,“壯懷激烈”。“怒髮衝冠”是藝術誇張,是說由於異常憤怒,以致頭髮豎起,把帽子也頂起來了。作者表現出如此強烈的憤怒的感情並不是偶然的,這是他的理想與現實發生尖銳激烈的矛盾的結果。他面對投降派的不抵抗政策,氣憤填膺。岳飛之怒,是金兵侵擾中原,燒殺虜掠的罪行所激起的雷霆之怒;岳飛之嘯,是無路請纓,報國無門的忠憤之嘯;岳飛之懷,是殺敵為國的宏大理想和豪壯襟懷。這幾句一氣貫注,生動地描繪了一位忠臣義士和憂國憂民的英雄形象。
接著四句激勵自己,不要輕易虛度這壯年光陰,爭取早日完成抗金大業。“三十功名塵於土”,是對過去的反省,表現作者渴望建立功名、努力抗戰的思想。三十歲左右正當壯年,古人認為這時應當有所作為,可是,岳飛悔恨自己功名還與塵土一樣,沒有什麼成就。宋朝以“三十之節”為殊榮。然而,岳飛夢寐以求的並不是建節封侯,身受殊榮,而是渡過黃河,收復國土,完成抗金救國的神聖事業。正如他自己所說“誓將直節報君仇”,“不問登壇萬戶侯”,對功名感覺不過像塵土一樣,微不足道。“八千里路雲和月”,是說不分陰晴,轉戰南北,在為收復中原而戰鬥。這是對未來的瞻望。“雲和月”是特意寫出,說出師北伐是十分艱苦的,任重道遠,尚須披星戴月,日夜兼程,才能“北逾沙漠,喋血虜廷”(《五嶽祠盟記》),贏得最後抗金的勝利。上一句寫視功名為塵土,下一句寫殺敵任重道遠,個人為輕,國家為重,生動地表現了作者強烈的愛國熱忱。“莫等閒”二句與“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的意思相同,反映了作者積極進取的精神。這對當時抗擊金兵,收復中原的鬥爭,顯然起到了鼓舞鬥志的作用;與主張議和,偏安江南,苟延殘喘的投降派,形成了鮮明的對照。這既是岳飛的自勉之辭,也是對抗金將士的鼓勵和鞭策。
詞的下片運轉筆端,抒寫詞人對於民族敵人的深仇大恨,統一祖國的殷切願望,忠於朝廷即忠於祖國的赤誠之心。
“靖康恥”四句突出全詞中心,由於沒有雪“靖康”之恥,岳飛發出了心中的恨何時才能消除的感慨。這也是他要“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的原因,又把“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具體化了。從“駕長車”到“笑談渴飲匈奴血”都以誇張的手法表達了對兇殘敵人的憤恨之情,同時表現了英勇的信心和大無畏的樂觀精神。
“壯志”二句把收復山河的宏願,把艱苦的征戰,以一種樂觀主義精神表現出來。“待從頭”二句,既表達要勝利的信心,也說了對朝廷和皇帝的忠誠。岳飛在這裡不直接說凱旋、勝利等,而用了“收拾舊山河”,顯得有詩意又形象。一腔忠憤,碧血丹心,肺腑傾出,以此收拾全篇,神完氣足,無復毫髮遺憾。
這首詞代表了岳飛“精忠報國”的英雄之志,詞里句中無不透出雄壯之氣,顯示了作者憂國報國的壯志胸懷。它作為愛國將領的抒懷之作,情調激昂,慷慨壯烈,充分表現了中華民族不甘屈辱,奮發圖強,雪恥若渴的神威,從而成為反侵略戰爭的名篇。

名家點評

明代沈際飛:“膽量、意見、文章悉無今古。”(《草堂詩餘正集》)
明末清初潘游龍:“膽量意見,俱超今古。”(《古今詩餘醉》)
明末清初劉體仁:“詞有與古詩同義者,‘瀟瀟雨歇’,《易水》之歌也。”(《七頌堂詞繹》)
清代沈雄:“《滿江紅》忠憤可見,其不欲等閒白了少年頭,可以明其心事。”(《古今詞話·詞話》上卷)
清代丁紹儀:“至寓議論於協律宮,猶覺激昂慷慨,讀之色舞。”(《聽秋聲館詞話》卷九)
清代陳廷焯:“何等氣概!何等志向!千載下讀之,凜凜有生氣焉。‘莫等閒’二語,當為千古箴銘。”(《白雨齋詞話》)

作者簡介

岳飛(1103—1142),南宋抗金將領。字鵬舉,相州湯陰(今屬河南)人。官至樞密副使,封武昌郡開國公。以不附和議,被秦檜所陷,被害於大理寺獄。孝宗時追謚武穆,寧宗時追封鄂王,理宗時改謚忠武。《宋史》有傳。《直齋書錄解題著錄《岳武穆集》十卷,不傳。明徐階編《岳武穆遺文》一卷。《全宋詞》錄其詞三首。
岳飛像岳飛像

作品爭議

《滿江紅·怒髮衝冠》自明代發現以來,世人一直認為是岳飛的作品。明代弘治(1488—1505)年間,浙江鎮守太監麥秀命將《滿江紅·怒髮衝冠》刻於杭州岳飛廟碑之上,並由趙寬書寫,顯然認為此詞系岳飛所作。明人徐階(1503—1583)所編《岳集》持相同觀點。此後數百年間,人們對此深信不疑。然而,至20世紀30年代起,先後有余嘉錫夏承燾、徐著新等學者提出對《滿江紅》為非岳飛所作的質疑。其理由主要是,岳珂所編《金佗稡編》《鄂王家譜》都沒有收錄《滿江紅》詞,而且弘治十五年(1502)趙寬所書《滿江紅》詞碑之前,從未見到過此詞在世間的流行。
有人疑為明人偽托。其依據是岳飛遇害後的歷史背景。迫於秦檜及同黨淫威,岳飛來往文稿多被損毀滅跡,而且此時岳飛一家已被定性為朝廷忤逆,眷屬被遠戍遣散,時人唯恐避之不及,和岳飛關聯的史跡皆被毀匿。他認為作偽者是麥秀、揚子器、趙寬、李楨等。
有人疑《滿江紅》為明弘治年間時人反抗西北韃靼人欺擾,可能為王越或幕府手下人等為鼓舞人心而作。明時對岳飛愈加“隆崇”,因而岳飛詩文影響“突出於明之中葉”是十分自然的。有人質疑的是“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一句,指出賀蘭山與黃龍府方向相對、相距甚遠,而且是岳飛沒有經歷過的地方,不可能在詞作中使用。
有人疑《滿江紅》作者是明朝大臣于謙。他認為這是明代詩人由“土木之變”聯想到“靖康之變”,借岳飛抗金事跡抒發胸中憤慨激烈心情寫成的。他認為《滿江紅》和于謙的《石灰吟》等作品意境風格一致,在文筆上“等閒”一詞也許是詩人于謙習慣。
很多學者對這種質疑提出反駁,認為《滿江紅·怒髮衝冠》作者是岳飛不可動搖。如鄧廣銘王瑞來等認為:
一、《滿江紅》表述的思想感情和那種慷慨激昂的風格,和岳飛被《金佗稡編》收錄的若干題記、詩詞中的情感、風格基本一致,說岳飛寫不出這樣的詞作是站不住腳的。
二、從湯陰岳飛廟發現王熙天順二年(1458)所書《滿江紅》詞碑,早於趙寬所書《滿江紅》詞碑44年,可見有人說趙寬所書此詞之前未曾見過此詞出現的說法錯誤。王越生於1423年,他先後在西夏地區與敵軍交戰的年代最早是成化八年(1472),最遲是成化十七年(1481),而王熙所書《滿江紅》詞是天順二年(1458),早於王越作戰之時。
三、元人雜劇的《岳飛破虜東窗記》第三折中有《女冠子》一詞:“怒髮衝冠,丹心貫日,仰天懷抱激烈。功成汗馬,枕戈眠月。殺金酋伏首,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言愁絕,待把山河重整,那時朝金闕。”曲作中有的用了《滿江紅》詞的全句,有的句子是演變而來,這也是明代之前就有《滿江紅》詞流傳的證據。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