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河(南亞大河)

恆河(南亞大河)

本詞條是多義詞,共個義項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恆河,中文又譯為殑伽河、強伽河、岡底斯河,發源於喜馬拉雅山南麓,流經印度北阿坎德邦北方邦比哈爾邦恰爾肯德邦西孟加拉邦後,進入孟加拉國,改稱帕德瑪河,會合布拉馬普特拉河在孟加拉國境內的下游賈木納河,最後注入孟加拉灣,其入海河段稱為梅克納河

恆河流域是印度文明的發源地之一,她不僅是今天印度教的聖河,也是昔日佛教興起的地方,至今還有大量佛教聖地遺存。

基本介绍

  • 中文名稱:恆河
  • 英文名稱:Ganges River
  • 別稱:殑伽河
  • 所屬水系:印度洋水系
  • 地理位置:南亞恆河平原中部
  • 流經地區:印度、孟加拉國
  • 發源地:喜馬拉雅山脈岡底斯山
  • 主要支流亞穆納河(最長)
  • 河長:2525千米
  • 河流面積:108萬平方千米
  • 平均流量:38129立方米/秒(恆河口)
  • 落差:3892米
  • 注入海洋孟加拉灣
  • 流域氣候熱帶季風氣候
行前必讀,景區介紹,關鍵信息,如何到達,景點美圖,基本簡介,地理環境,地形,氣候,水系,河源,中游,下游,水文,支流,流域概況,生態,居民,沿岸城市,瓦拉納西,阿拉哈巴德,赫爾德瓦爾,治理開發,灌溉,航運,水力發電,相關文化,恆河之祭,大會,手記,恆河晨浴,聖水沐浴節,自動淨化之謎,環境污染,污染情況,浮屍事件,

基本簡介

南亞地圖南亞地圖
恆河(Ganges River)印地語作 Ganga。梵文天城體:गङ्गा,拉丁文注音:Gaṅgā,英文:Ganges,意為“從天堂來”。是印度北部的大河,自遠古以來一直是印度教徒的聖河。其大部流程為寬闊、緩慢的水流,流經世界上土壤最肥沃和人口最稠密地區之一。儘管地位重要,但其2510km的長度使其無論以世界標準還是亞洲標準衡量都顯得短了一些。恆河源出喜馬拉雅山南麓加姆爾的甘戈特力(實為塔婆萬草原,說法不同的原因是印度對恆河源頭說主要出於宗教考慮,而不是根據地理)冰川,全長 2700km,流域面積 106 萬 km2(不包括支流賈木納河及其以上部分);河口處的年平均流量為 2.51 萬 m3/s;其中在印度境內長 2071km,流域面積 95 萬 km2,年平均流量為 1.25 萬 m3/s。恆河發源於喜馬拉雅山脈,注入孟加拉灣,流域面積占印度領土 1/4,養育著高度密集的人口。恆河流經恆河平原,這是印度斯坦地區的中心,亦是從公元前 3 世紀阿育王的王國至 16 世紀建立的蒙兀兒帝國為止一系列文明的搖籃。 恆河大部流程流經印度領土,不過其在孟加拉地區的巨大的恆河三角洲主要位於孟加拉國境內。恆河總流向是從北-西北至東南。在三角洲,水流一般南向。
印度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曾經創造了人類歷史上著名的“恆河文明”。恆河這條世界名川,被印度人民尊稱為“聖河”和“印度的母親”。眾多的神話故事和宗教傳說構成了恆河兩岸獨特的風土人情。恆河是印度的聖河,歷史悠久,有著濃厚的民俗和文化色彩,即使經過千年的文明洗禮,恆河兩岸的人們仍然保持著古老的習俗。許多自古流傳的神話,使印度人民對恆河母親生起無限的懷想,烙下一個不可磨滅的情結。這一生中至少要在恆河中沐浴一次,讓聖河洗淨生生世世所有的罪業。
在印度,大多數印度教信徒終生懷有 4 大樂趣:敬仰濕婆神、到恆河洗聖水澡並飲用恆河聖水、結交聖人朋友和居住在瓦拉納西(Varanasi)聖城。恆河用甘甜的乳汁哺育著兩岸人民,加上他們虔誠的宗教信仰,被視為“聖河”,將恆河看做是女神的化身,虔誠地敬仰恆河。據說是起源於一個傳說故事。古時候,恆河水流湍急、洶湧澎湃,經常泛濫成災,毀滅良田,殘害生靈,有個國王為了洗刷先輩的罪孽,請求天上的女神幫助馴服恆河,為人類造福。濕婆神來到喜馬拉雅山下,散開頭髮,讓洶湧的河水從自己頭上緩緩流過,灌溉兩岸的田野,兩岸的居民得以安居樂業。從此,印度教便將恆河奉若神明,敬奉濕婆神和洗聖水澡成為印度教徒的兩大宗教活動。

地理環境

地形

阿勒格嫩達河與帕吉勒提河在代沃布勒亞格(Devaprayag)匯合後形成恆河主流,切穿外(南)喜馬拉雅山脈,在里喜蓋什(Rishikesh)從山中湧出。接著在印度教徒的另一個聖地赫爾德瓦爾流到平原上。
雖然河流水量因季節而有差異,但在接納較多支流和進入降雨量較大地區之時明顯增加。4~6 月,喜馬拉雅山脈融雪匯入恆河,7~9 月的雨季,帶雨的季風造成洪水。在印度北方邦境內,主要右岸支流有流經印度首都德里、在安拉阿巴德(Allahabad)附近匯入恆河的亞穆納河,以及在印度中央邦從溫迪亞山(Vindhya)北流並很快匯入恆河的棟斯河(Tons)。北方邦的主要左岸支流為拉姆根加河戈默蒂河(Gomati)與卡克拉河(Ghaghara)。
恆河接著流入比哈爾(Bihar)邦,來自北面喜馬拉雅山脈地區的主要支流有根德格河、布里根德格河(Burhi Gandak)、庫格里河(Ghugri)與戈西河,其南面最重要支流為宋河(Son)。恆河繼而沿拉傑默哈爾丘陵邊緣南流,然後奔東南到達三角洲頂點法拉卡(Farakka)。在恆河流入的最後一個印度邦西孟加拉邦默哈嫩達河(Mahananda)從北面注入。(在整個印度西孟加拉邦以及孟加拉國,恆河在當地被稱為博多河)。三角洲最西部分流為胡格利河(Hooghly),加爾各答市就坐落在其東岸上。在孟加拉國,浩闊的布拉馬普得拉河(匯流前約 241km河段被稱為亞穆納河)在瓜倫多卡德附近匯入恆河。合在一起的河流被稱為博多河,在堅德布爾(Chandpur)以上與梅克納河合流。河水遂通過無數水道注入孟加拉灣,其中最大水道為梅克納三角灣。
來自恆河與布拉馬普得拉河流域的泥沙沉積物,延伸到海中構成的三角洲,面積約 6 萬km2,由反覆交錯的黏土、沙子和泥灰構成,並有一層層循環重疊的泥碳、褐煤和曾為森林覆蓋的林地。
恆河三角洲南部表面,由大量泥沙在迅速沉積形成。東面三角洲臨海一邊正由於被稱為沙洲的新地和新島的形成而迅速改變著。然而,三角洲西海岸自 18 世紀以來實際上沒有變化。
西孟加拉地區的河流流速緩慢;幾乎沒有水經這些河流入海。在孟加拉三角洲地區,河流寬闊而活躍,水量豐沛,並與無數港灣溝通。在雨季(6 月),這一地區大部洪水泛濫,水深數呎,使得建在人工墊高的土地上的村莊和住宅成為洪水中的孤島。雨季期間居民點之間的交通只能靠船。
在整個三角洲臨海一邊,有一片遼闊的潮汐林和沼地。森林被稱為孫德爾本斯(Sundarbans),受到印度和孟加拉保護。

氣候

恆河流域是南亞次大陸最大的河系。水的補給在一定程度上依靠 7 月西南季風帶來的雨,以及 4~6 月熱季中喜馬拉雅山脈融雪匯成的流水。恆河流域降水與西南季風相伴,但也隨 6 月間起源於孟加拉灣的熱帶氣旋而來。只有少量降雨發生在 12 月間。年平均降雨量在流域西頭的 760cm至東頭 2,286cm余之間(在北方邦的上恆河平原,平均降雨量約為 7,721.6cm;在比哈爾中央平原,為 10,312.4cm;在三角洲地區為 152.4cm)。三角洲地區在雨季開始前的 3~5 月間和雨季結束後的 9 月間遭受強氣旋風暴的侵襲。這些風暴中有一些造成大量生命損失和家園、莊稼及牲畜的毀滅。1970 年 11 月的一場風暴就具有災難性規模,造成至少 20 萬人乃至可能多達 50 萬人的死亡。

水系

恆河風光恆河風光
恆河發源於中印西藏邊界印度一側喜馬拉雅山脈南部。其 5 條源流-帕吉勒提河(Bhagirathi)、阿勒格嫩達河(Alaknanda)、曼達基尼河(Mandakini)、道里根加河(Dhauliganga)與品達爾河(Pindar)全發源於北方邦北部山區。其中兩條主要源流為阿勒格嫩達河(兩河中較長)與帕吉勒提河,前者發源於喜馬拉雅山脈楠達德維山(Nanda Devi)迤北約 48km處,後者發源於喜馬拉雅山脈根戈德里冰川(Gangotri)腳下冰洞,海拔約 3,050m。根戈德里本身是印度教徒的一個朝覲聖地。然而,根戈德里東南約 21km處的高穆克(Gaumukh,東經79°5′0.345″,北緯30°55′35.31″)被認為是恆河的真正源頭。

河源

源頭至安拉阿巴德為上游,恆河的兩個較大源頭是阿勒格嫩達河和帕吉勒提河,兩河上游奔騰於喜馬拉雅山間,地勢由 3150m 急降至 300m,急流洶湧。兩河在代沃布勒亞格附近匯合後,才被稱為恆河。當恆河流至安拉阿巴德時,海拔已降至 120m。上遊河段以赫爾德瓦爾為界,以上的河段穿過西瓦利克山脈,河床多為岩石,河道狹窄,多急流;以下的河段進入平原,河面變寬為 0.76~3.3km,泥沙淤積,河道兩側多沼澤和低洼地,雨季常改道。旱季時,流量為 200m3/秒;雨季時,流量達 5680m3/秒。

中游

安拉阿巴德至西孟加拉邦為中游,恆河接納了最大的支流朱木拿河,水量大增,河面變寬,體形彎曲,地勢平坦。旱季時,河寬約 1km;雨季時,河寬為 5~6km。接著氣勢磅礴地流向印度教聖地瓦拉納西,又集納了許多支流,浩浩蕩蕩地奔向下游。

下游

西孟加拉邦以下為下游,入孟加拉國後,恆河被稱為帕德瑪河(意為荷花),分成數條支流,在達卡西北與布拉馬普特拉河匯合,形成“丫”字形,最後注入孟加拉灣。由於受氣候的影響,雨季時,泛濫成災;旱季時,水量卻供不應求。特別是 1970 年,印度在靠近孟加拉國邊界建成法拉卡水壩,使恆河旱季時流入孟加拉國的水量減少了 3/4,導致兩國原來因為水資源問題而緊張的關係更加突出。為緩和緊張的關係,兩國於 1996 年 12 月達成協定:旱季期間,當恆河的流量在 1980m3/秒以上時,孟加拉國可得到至少約 990m3/秒的流量;當流量低於 1980m3/秒時,孟加拉國將分得流量的一半。

水文

由於恆河平原整個地表地形幾乎沒有差異,恆河流速緩慢。在德里的亞穆納河與孟加拉灣之間,距離近 1609km,落差僅約 213m。恆河-布拉馬普得拉河平原總面積為 77.7 萬 km2。平原沖積層在有些地方厚達 1829m余,但沖積年代可能不超過一萬年。

支流

馬甲藏布 恆河上源支流。又名孔雀河,曾譯為麻楚河。位於西藏西南部普蘭縣境內。發源於喜馬拉雅山脈蘭批雅山口附近的馬羊浦,源頭海拔5400米,向北流至茄勒納布朗瑪不加曲後折向東流,納過拉曲後始稱馬甲藏布,繼續流經普蘭、科迦,於謝爾瓦附近匯入尼泊爾王國,名呼那卡那裡河,在梅耳查姆折向南流入印度國境,在巴特那附近匯入恆河。中國境內長110千米,平均坡降16.1‰,流域面積3020平方千米,年平均流量為4.2立方米/秒,年均徑流量1.3億立方米。流域內有天然牧場和土質肥沃的農田。

流域概況

恆河穿過西瓦利山脈後,在古城哈德瓦附近進入平原,與其著名支流朱木拿河結伴並排而行,流至阿拉哈巴德時聚會一堂,地勢再降至 120m。由於恆河到此已沙多水濁,而朱木拿河水深且清,結果褐色的恆河水與青色的朱木拿河水形成十分明顯的水線,以後逐漸交融混合。恆河接著氣勢磅礴地流向印度宗教聖地瓦臘納西,又集納了許多支流(如哥格拉河、宋河、乾達克河、古格里河等),河面寬闊,水流浩蕩地奔向下游。進入孟加拉國後,恆被稱為帕德瑪(意為荷花)河,分成數條支流,並匯合大拉馬普特拉河,形成“丫”字形,最後注入孟加拉灣。就在這裡,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三角洲-恆河三角洲。它的面積達 56980km2,地勢低平,海拔僅 10m。這裡河網密布,土壤肥沃,農業發達,是南亞次大陸水稻、小麥、玉米、黃麻、甘蔗等重要種植區。布拉馬普特拉河長約 2900km,水量充沛,河道亦極其穩定,上游即雅魯藏布江。恆河河口部分是大片紅樹林和沼澤地,稱“松達班”,梵文意為“芳林”。

生態

恆河-亞穆納河地區曾經森林密布;史實記載在 16 世紀,可在當地獵到野象、水牛、野牛、犀、獅和虎。多數原有自然植被已從整個恆河流域消失,土地被強化耕種以滿足總是在增長中的人口的需要。除了鹿、野豬和野貓以及狼、胡狼和狐之外,野生動物絕無僅有。僅在孫德爾本斯三角洲地區還可以發現有一些孟加拉虎、鱷和沼澤鹿。所有河流,特別是在三角洲地區,魚類均十分豐富,它是三角洲居民食物的重要組成部分。

居民

恆河流域人民在種族上屬於混合來源。在流域的西部和中部,他們原為雅利安人的後裔。後來,突厥人蒙古人阿富汗人波斯人阿拉伯人從西面到來,與他們混合起來。在東部和南部,主要是在孟加拉地區,藏人、緬甸人和各種山地民族也混合起來。歐洲人來得還要晚些,並沒有怎么定居下來或與他們通婚。
恆河平原在歷史上一直是印度斯坦的中心地帶,是其連續幾個文明的搖籃。基督以前的阿育王帝國的中心為巴特那(Patna),在比哈爾橫跨恆河兩岸。偉大的蒙兀兒帝國的中心在恆河流域西緣的德里阿格拉(Agra)。坎普爾(Kanpur)北面恆河畔的根瑙傑(Kannauj)是 7 世紀中葉囊括北印度大部地區的戒日王封建帝國的中心。在 12 世紀開始的穆斯林時代,穆斯林的統治不僅擴展到整個恆河平原,而且擴展到整個孟加拉。在三角洲地區的達卡與穆爾希達巴德(Murshidabad)是穆斯林政權的中心。
瓦拉納西恆河瓦拉納西恆河
在三角洲,加爾各答及其衛星城鎮沿胡格利河兩岸延伸約 80km(50哩),形成印度人口、商業和工業集中的最重要地區之一。
恆河在宗教上的重要性可能超過世界上的任何河流。它從遠古就受到崇敬,今天則被印度教徒視為最神聖的河流。雖然被稱為聖地的印度教徒朝覲之地遍布次大陸,但那些坐落在恆河邊上的聖地具特殊的意義。其中有安拉阿巴德附近恆河與亞穆納河的匯合處,1~3 月間舉辦沐浴節;數十萬朝聖者沉浸在河中。
加爾各答的胡格利河也被認為是神聖的。恆河朝覲的地方還包括根戈德里及阿勒格嫩達河與帕吉勒提河這兩條源流的匯合處。印度教徒將死者的骨灰撒到河上,相信死者這樣就會直接升天,恆河岸邊的許多地方都建立了焚燒死者的火化場(河邊台階頂部建立的寺廟)。有的人會特地來到恆河洗清自己自身的罪惡,包括老人,恆河上有老人的屍體也是理所當然的。
在當地貴族和窮人的差別是很大的。在焚化時,貴族是用檀木油來焚燒屍體,而窮人則用煤油來焚燒屍體,燒出來的味道有很大的差別。

沿岸城市

恆河的源頭加姆爾,在印度語中是“牛嘴”之意,而牛在印度被視為神靈,因而恆河是從神靈-牛的嘴裡流出來的聖潔清泉。恆河有一條支流的源頭在岡底斯山東南的瑪法木錯,而根據宗教傳說,岡底斯山是濕婆神修行的地方;瑪法木錯湖是濕婆神和他的妻子沐浴的地方,印度教教徒尊它們為“神山聖湖”。所以,出生於“神山聖湖”的河水是“聖水”。而印度神話故事則說,國王跋吉羅陀為了洗刷先輩的罪孽,請求天上女神下凡。但女神之水來勢洶洶,為了不使河水沖壞大地,濕婆神就站在喜馬拉雅山前,用前額承受河水的巨大衝力,讓河水沿著他的頭髮緩緩地流到地上,既可以洗刷掉國王先輩的罪孽,又能造福於人類。因此,印度教教徒認為恆河是女神的化身,是“贖罪之源”,恆河的聖水能洗脫其一生的罪孽與病痛,使靈魂純潔升天。在恆河的身邊誕生了一座又一座的印度教聖城,其中最著名的是瓦拉納西、阿拉哈巴德、赫爾德瓦爾。

瓦拉納西

舊稱“貝拿勒斯”。歷史上曾稱為“加西”,意為“神光照耀”的地方。位於印度北方邦東南部,坐落在恆河的中游新月形河段的左岸,人口約 80 萬。1957 年改為現名稱,因城市地處瓦拉納河和阿西河之間,於是取兩條河的名稱合成的。它是沿岸印度最大的歷史名城、印度教聖地。相傳 6000 年前由婆羅門教和印度教主神之一的濕婆神所建。公元前 5 世紀,佛祖釋迦牟尼曾在位於市西北 10 千米處的鹿野苑第一次講道,因此該城被譽為“印度之光”。全城僅廟宇、寺院就有 1500 座,最著名的有濕婆廟、金廟、難近母廟,還有十幾萬栩栩如生的神像。瓦拉納西每年有 400 多個宗教節日,每年接待朝拜者或洗聖水澡的人有二三百萬。
印度宗教聖地瓦拉納西印度宗教聖地瓦拉納西
瓦拉納西城沿著恆河的岸邊長達 6.7km,共有 64 個大小水泥台階碼頭,當地人稱其為“卡德”。每當晨曦初露,來自四面八方的虔誠教徒雲集在碼頭上,扶老攜幼沿著石階一面沐浴,一面頂禮膜拜。晨浴的一個附帶項目是刷牙,他們有的用食指與中指並排在口中來回搓,有的用一根苦中帶甜的樹枝在牙齒上蹭,並把刷牙的“聖水”也喝下去。淨身後,信徒們從恆河這裡提上一壺聖水,帶著供品走向寺院朝拜。

阿拉哈巴德

意為“神城”,位於恆河與朱木拿河的匯合處。古稱“帕拉亞格”,意為“獻祭之城”。城中有根已有 2200 多年歷史的阿育王古石柱,柱上的銘文記載著該城鼎盛時期的情況;在帕塔爾·普利廟內有一株被稱為“不死樹”的古榕樹,其樹齡高達 1000 多年,其附近還有猴神哈奴曼廟。每年春天,在兩河流的匯合處都要舉行“瑪格廟會”,平均有 25 萬人來此沐浴朝拜。每隔 12 年還要舉行“宮巴廟會”,這是印度教最古老的盛大節日。
07年1月5日阿拉哈巴德沐浴節07年1月5日阿拉哈巴德沐浴節
“宮巴廟會”起源於印度教神話,傳說為爭奪一罐甘露,濕婆等神與妖魔激戰了 12 年並最後獲得勝利。在爭奪戰中,一些甘露灑在地球上的四個地方,成為這四個地方的河水。因此,人們相信在“宮巴廟會”期間,到這些地方沐浴,洗滌罪惡、解除輪迴之苦就更為靈驗。在為期 32 天的節期中,有 1 億多人到這裡沐浴。

赫爾德瓦爾

意為“哈里之門”。古稱甘德瓦拉,意思是“恆河之門”。位於北方邦西北部、上恆河運河的起點、恆河的上游右岸咽喉要道。此處,恆河始有航運價值。該城人口 11.6 萬。每年 4~5 月以及每隔 12 年也要舉行聖水沐浴活動。在該城南郊的達克合什瓦爾古廟附近,有一相傳為濕婆神沐浴時留下的腳印。
由於印度教教徒認為濕婆神常到恆河這裡巡視,死後在此火化並將骨灰撒到河中,可以“清洗終身過失”、“灰燼隨恆河女神升天”,因而成為印度教教徒聖潔的火葬場。一些重病纏身的人,或身體還硬朗的富有老者,早就到岸邊租間小屋或住在旅館,靜待壽終。因此,在恆河沿岸的“聖城”里,有許多“待亡者之家”租給待死者居住。一些死者的家屬也千里迢迢把親人的遺體運到這裡火葬。在恆河邊有數不清的簡易火葬場,有的火葬場平均每天要焚化上百具屍體,日夜煙火不斷,加上每天 8.73 億升廢水的流入,使恆河面目全非。

治理開發

灌溉

自古以來,在洪水泛濫時或藉助重力水渠以利用恆河水灌溉司空見慣。2,000 多年前撰寫的經典和神話中已經描述過這樣的灌溉。自 12 世紀以來的穆斯林統治時期,灌溉高度發展,蒙兀兒國王后來修築了幾條灌渠。英國人進而延展了灌渠系統。
較古老的灌渠主要在恆河-亞穆納河兩河間地區。上恆河灌渠及其分渠長 9,575km(5,950 哩);始於赫爾德瓦爾。下恆河灌渠及其分渠長 8,240km(5,120 哩),始於納拉烏拉(Naraura)。

航運

19 世紀中葉,隨著鐵路建設的興起,大規模水運開始衰落。灌溉汲水日益增加,也影響了航運。恆河流域中部安拉阿巴德附近以遠河運微不足道,多為各種類型的農村河船。然而,西孟加拉和孟加拉仍然依靠水路運輸黃麻、茶、糧食和其他農業及農村產品。1947 年的印巴分治產生影響深遠的變化,實際上中斷了從前經由內陸水路從阿薩姆運到加爾各答的茶和黃麻的大宗貿易。

水力發電

恆河的水力發電蘊藏量約為 1,300 萬千瓦,其中約 2/5 在印度境內,其餘在尼泊爾

相關文化

聖河傳說
從長度來看,恆河算不上世界名河,但她卻是古今中外聞名的世界名川。她用豐沛的河水哺育著兩岸的土地,給沿岸人民以舟楫之便和灌溉之利,用肥沃的泥土沖積成遼闊的恆河平原和三角洲,勤勞的恆河流域人民世世代代在這裡勞動生息,創造出世界古代史上著名的印度文明。歷史學家、考古學家的足跡遍布恆河兩岸,詩人歌手行吟河畔。至今,這裡仍是印度、孟加拉國的精粹所在,尤其是恆河中上游,是經濟文化最發達,人口最稠密的地區。恆河,印度人民尊稱它為“聖河”和“印度的母親”,眾多的神話故事和宗教傳說構成了恆河兩岸獨特的風土人情。在印度神話中,恆河原是一位女神,是希馬華特(意為雪王)的公主,為滋潤大地,解救民眾而下凡人間。女神既是雪王之女,家鄉就在對門山飄渺的冰雪王國,這與恆河之源-喜馬拉雅山脈南坡加姆爾的甘戈特力冰川相呼應,愈加帶有神話色彩。加姆爾在印度語中是“牛嘴”之意,而牛在印度是被視為神靈的,恆河水是從神靈-牛的嘴裡吐出來的清泉,於是便被視為聖潔無比了。
到恆河洗聖水澡到恆河洗聖水澡
根據宗教傳說,恆河之為“聖水河”乃是因恆河之水來源於“神山聖湖”。恆河的上游在我國西藏阿里地區岡底斯山,岡底斯山的東南坡有一個大而幽靜的淡水湖,叫瑪法木錯湖(即聖湖瑪旁雍錯),湖水來源於高山融化的冰雪,所以湖水清澈見底,平如明鏡。相傳,這裡的山中就是“神中之神”濕婆修行的地方,印度教徒尊它為“神山”。濕婆的妻子烏瑪女神是喜馬拉雅山的女兒,瑪法木錯湖是濕婆和他的妻子沐浴的地方,印度教徒尊它為“聖湖”,由於恆河水是從“神山聖湖”而來,所以整個恆河都是“聖水”。千百年來,虔誠的印度教徒長途跋涉,甚至赤足翻越喜馬拉雅山,到中國境內的“神山聖湖”來朝聖,到湖中洗澡,以祛病消災,益壽延年;到神山朝拜,以得到濕婆大神的啟示。
瑪法木錯湖瑪法木錯湖
關於恆河的誕生,網上曾流傳“《羅摩衍那》中記載,印度教大神濕婆和烏瑪交媾,一次就達 100 年之久,中間從不間斷,眾神對濕婆的生殖能力感到驚慌,就央求濕婆把他的精液傾瀉到恆河之中",但這個故事屬於以訛傳訛,交媾100年的事情是有的,而精液變成恆河的神話並不存在。
在中國的很多少數民族也存在著性的崇拜。有一首西藏的詩歌就大膽而淋漓盡致的表達了這種圖騰崇拜:“雄性的雅魯藏布江啊,你敢用自己濕淋淋的爪子,一路撕裂世界上最高的山群,我估計你下一步的目標,肯定就是要拉動天空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天地交合了,你可以用奔騰的精液的名義,證明天下確有一種東西,叫做男性”。讀到這首詩歌時,是一種雄壯與威武,是對男性最輝煌最美的讚美,對於原始的美最直接最樸素的表達。
而另一個傳說則說印度歷史上某國王為了洗刷自己祖先的罪孽,以修來世,請求天上的女神下凡。但是,女神之水來勢洶洶,大地難以承受,濕婆大神就站在喜馬拉雅山附近的恆河上游,讓水從他的頭髮上緩緩流下,從而減弱了水勢,既可以洗刷掉國王祖先的罪孽,又能造於人類。由此,印度教徒認為恆河是女神的化身,是“贖罪之源”。

恆河之祭

大會

昆巴美拉大會是印度一項傳統的宗教節日,距今已有 1300 多年的歷史。傳說中,眾神為保護一個能讓人長生不老的大壺,與群魔展開爭鬥。後來,大神因陀羅之子設法偷回了大壺,卻在返迴路上,不小心將四滴甘露灑落,就此形成了恆河之濱的四大聖地。所以,恆河祭又被稱為“大壺節”。
每隔 12 年,印度教教徒們便輪流在四大聖地舉行大典。
在旁人看來,這一切猶如神跡般不可思議。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能讓信眾來到這條萬古恆新的大河邊,感悟它給人內心帶來的神聖與震撼呢?
前來朝聖的人們紛紛在恆河邊安營紮寨。清晨,人們在臉上點上丹紅,抹上香灰,雙手合十作祈禱狀,扶老攜幼抵達河岸邊。此時的恆河水寒冰徹骨,教眾們卻認為寒冷可以沖刷罪孽,加速輪迴。
恆河之祭恆河之祭
男信徒不顧寒冷,幾乎全裸下水;女人也就穿著貼身衣物。年紀小的孩子哭鬧著不願意下去,母親則用銅壺盛起河水往孩子頭上沖一衝,然後拎著孩子往河裡按。對一些孩子來說,這可能是他們人生的第一次聖浴,只有勇敢面對,才能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印度教徒。
太陽已經從東方完全升了起來,河面上金光燦燦,岸邊則已人山人海。實際上,只要在恆河邊的公路大橋上瞭望一番,就能看到一望無際的帳篷向遠方延伸。小小的阿拉哈巴德市,人口不過 70 萬,卻要在 6 周內接待 7000 萬朝聖者,對誰來說都是個艱巨的任務。
為保證大會順利舉辦,地方政府搭設了 27 座浮橋、50 多萬頂帳篷、2 萬多間臨時廁所,安排了 8000 余清潔人員滿負荷工作。即便如此,按照每人占據 1㎡ 河灘面積計算,每次也只能安排 2.5 萬人下水沐浴 1 分鐘,然後趕緊就要換班。
大會期間,還有許多苦行僧、薩圖賢哲(即聖人)和在喜馬拉雅山中修行的瑜珈士來此。他們除了在恆河中沐浴,還要舉辦哲學辯論會、祈福大會與各種慶典,熱鬧非常。
每天傍晚,信眾們伴著神鈴聲響,走向河邊祭台。人們手捧青煙香火,唱著輓歌,等待一個千年來風雨不改的大祭祀。而身穿金紅服飾的婆羅門祭司,高舉聖火,在眾人祈望的目光下,邁著高雅的步伐走上祭台……當太陽最後的一抹光輝在西天消失,岸邊逐漸變得燈火輝煌。主碼頭祭祀的神鈴已經響起,人流再次持續不斷地向這裡湧來。祭祀的鈴聲越響越急,信眾也越圍越多。伴著祭鼓,誦經的主唱和樂手都已就位。慢慢地,悠揚的歌聲從擴音器中傳出,14 位年輕俊美的婆羅門祭師走上祭台。
在首席祭司的引領下,眾祭司面對恆河站成一排,伴著音樂一邊高唱頌歌,一邊拍掌。樂聲中,祭台周圍煙霧四起,高貴的祭司漸漸舉起 6000年 前流傳下的聖火。信徒們則和著起唱,最終全部沉浸在無邊無盡的神聖與莊嚴的氛圍中。

手記

從孟加拉灣到加爾各答,整個恆河之旅還算圓滿。不論是仰望恆河之源岡仁波齊聖山,還是偶遇轉山朝聖的行者,你每時每刻都能感受到文明的巨大差異。
在許多人看來,恆河幾乎是“污染”、“骯髒”的代名詞。平日裡,你總能看到印度民眾雙手攪拌著一筐筐的牛糞倒入恆河裡。即便如此,印度人依然用恆河水刷牙洗臉、沐浴淨身,卻對河面漂浮的垃圾、腐屍熟視無睹……在這裡,最骯髒的環境與最聖潔的心靈融為一體,令人費解而感慨。
恆河祭則更是一個精神上的奇蹟。一位信徒告訴我:“河祭發自內心,只要虔誠,即便簡單,萬能的恆河都能感受到。”冗長的祭禮從初夜一直持續到中夜,隨著河祭的聖火漸漸熄滅,薰香散,鈴聲消,歌聲止,人們在幸福中退場。偉大的恆河在平靜中,安詳地等待黎明的又一次祭典。

恆河晨浴

恆河是印度教徒心目中的聖河,恆河之水可以滌罪攘禍,因而去恆河之中來個大洗浴是印度教徒最嚮往和痛快不過的事情。最盛大的洗浴應當說是印度教的甘露廟會,每回參加洗浴的人數以千萬計,每十二年輪流在各個聖地舉行一次,所以遇到一回也是不易。不過,整個恆河,不管在上游、中游、還是下游,也不管是在春夏秋冬,一天到晚總是有印度教徒在洗浴。但平素里最壯觀的還要數瓦臘納昔的恆河晨浴,前往此地朝聖、觀光的人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奔此而來。
瓦拉納西是恆河之岸最大的聖城,河岸之景蔚為壯觀。瓦臘納昔恆河之岸長達 6.7km,共有 64 個碼頭,當地人稱其為“卡德”。這些卡德據說都是虔誠的印度教徒捐建的,捐建越多,積善也就越多。最讓人神往的是幾十個盧比租上一葉扁舟,向恆河中央飄去。賣貨的小販更會明白這是賺錢的大好良機,他們也劃著名小船尾隨大大小小的遊船,向遊人兜售各種貨物,有樹葉做成的河燈,有念珠、香木以及各種種樣的工藝品。遊人們在小販的吆喝聲中,把一盞盞河燈放入河中,恆河變成了暗藍的銀河,閃現出數不清的點點繁星。更為美妙的景色就要出現了。東方欲白,淡淡的霧霧慢慢地散去,一輪紅日噴薄而出。岸邊陡立的建築披上了金色的衣裳,河面泛起一片金光。再看岸邊的河水中,洗浴的男女老少進入了忘我之境。有的站在齊腰深的水中雙手忙碌,盡情搓洗;有的雙手合十,面各太陽默禱,安詳的臉上金色溢彩,靈魂的淨化表露無遺;有的則有停地屏息潛入水中,惟恐這聖水不能把自己的罪孽洗滌一清;身披絳黃色的印度教祭司以及光著上身的虔誠信徙在岸邊的石上閉目打座;打著哆嗦的孩子們在父母的水罐之下接受潑頭的沖洗;穿著紗麗的婦女們洗浴完畢,竟然在這人海如潮中能夠換上乾衣,而不讓自己的身體暴露絲毫。
也許她太過妖饒美麗,印度教徒才情願相信這條河是由他們最崇拜的濕婆神頭髮上的水滴滴落腳邊後,匯流而成。恆河在信徒心目中是一條清淨的聖河,雖然事實上河水相當混濁。但信徒們依然相信在恆河中沐浴淨身,可以洗去自己身上的污濁和罪孽。也許河水再髒,也不及人世腌臢吧。他們還相信,管理死者“時限”的濕婆大神常在恆河岸邊巡視,凡是死後在這裡火化的人,都可以免受輪迴再生之苦,直接升入天堂。於是,印度教的信徒們把這裡當做天堂的入口,在他們一生之中,至少要到恆河沐浴淨身一次,因此每年都有超過百萬以上的印度教徒來此聚集沐浴淨身,舉行大型宗教集會。
每天清晨,成千上萬的印度教徒,或男或女,或老或少,既有本地人,也有外鄉人,來到恆河邊,懷著虔誠的心情,走進恆河,痛痛快快洗個澡,以求用聖水沖刷掉自己身上的污濁或罪孽,達到人生超脫凡塵、死後到天國永生的願望。印度教徒便是這樣虔誠地把用恆河水“沖洗身上的過失”看成是莫大安慰和榮幸。在瓦拉納西城的新月形河灣兩岸,歷代王朝先後修築了大小 64 個台階碼頭,供人們做冰浴禮拜之用。
早晨在恆河中沐浴的印度人早晨在恆河中沐浴的印度人
一個不需要防盜門的民族,是一個深藏著尊嚴的民族。也許,印度教的和平傳統,還有甘地的非暴力主義,最可能在這個民族的清潔和溫和里生長。一部名為《甘地傳》的電影,甘地謎一般的人物。這個乾瘦的老頭,總是光頭和赤腳,自己紡紗,自己種糧,為了抗議不合理的鹽稅,他有一次還曾經帶著男女老少拒食英國鹽,一直步行到海邊,自己動手曬鹽和濾鹽。他推翻英帝國殖民統治是歷史性壯舉,不需要軍隊也不需要巨資,一旦拿定主意,剩下的事就是默默走出家門進行和平大進軍。他從一個村子走到另一個村子,從一片平原走向另一片平原,他身後的隊伍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壯大,直至覆蓋在整個地平線上,幾乎是整整一個民族。碰到軍隊的封鎖線,碰到刺刀和大棒,他們寧願犧牲也絕不反抗,只是默默地迎上前去,讓自己在刺刀和大棒下鮮血淋淋地倒下。第一排倒下了,第二排再上;第二排倒下了,第三排再上……直至所有在場的新聞記者都閉上了眼睛,直至所有鎮壓者的目光和雙手都在發抖,直至他們驚恐萬狀地逃離這些手無寸鐵的人並且最終交出政權。
作為印度之魂,甘地不似俄國的列寧、中國的毛澤東、南斯拉夫的狄托以及古巴的格瓦拉,他一言不發地完成了印度的獨立,堪稱 20 世紀的政治奇蹟和政治神話之一。
這裡的節日也同中國的不一樣:街上並無車水馬龍,倒有點出奇的燈火闌珊和人跡寥落;也沒有杯籌交錯,倒是所有的餐館和各家各戶的廚房一律關閉-以禁食一天的傳統習俗來迎接新的歲月。他們不是以感官的放縱而是以欲望的止息來表示歡慶。他們的飢餓是神聖,是幸福,也是緬懷。這種來自漫長歷史的飢餓,來自漫長歷史中父親為女兒的飢餓、兄長為妹妹的飢餓、兒子為母親的飢餓、妻子為丈夫的飢餓、主人為客人的飢餓、朋友為朋友的飢餓、人們為樹木和土地的飢餓,成為他們世世代代的神秘儀禮,成為了他們隆重節日的組成部分。
也許是將所有的希望都寄託於來世,所以對於現世的苦難便可以這般消極和坦然。恆河岸邊,橫七豎八棲宿著許多等死的老人,他們饑寒交迫、骯髒不堪,卻默然承受,不爭取、不哭訴、不埋怨,只是等待可以死在恆河岸邊。因為按照慣例,這樣可以免費火化,實現他們把骨灰傾入恆河的願望。不過,這是窮人沒有辦法的辦法。更多人還是願意去河邊的燒屍坑。這個地方常稱之為“Manikarnika Ghat”。有錢人家會選用白檀木,將柴薪堆疊好後,把遺體放在上頭,如果是女性,一般是彩色紗麗裹身,並飾以白花。紗麗還需經過恆河水浸泡,以此淨身。然後澆上有香料的油脂,開始近三個小時的焚燒,死者終化成灰燼。焚燒過程中,死者的親人們不斷念誦“Ram Nam SatyaA Hai”,意即“神明的法號”的意思。為了擁有更好的來世,骨灰多由家人用手撒向“聖河”。這個過程一般在黑夜,伴有氣氛濃郁的祭祀表演,岸上的人們和河裡的小船紛紛靠了過去。炫目的燭火和繚繞的煙霧配合著老祭司沙啞的歌聲和串串銅鈴的節奏,古老的恆河顯得更加蒼涼和神秘。當然,也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採取火葬的方式,像五歲以下的孩童,沒錢的人,自殺身亡者的屍體,均是直接在恆河上放流,或是用石頭綁住屍體直接沉入恆河。
Manikarnika Ghat,石階上堆放著燒屍的木材Manikarnika Ghat,石階上堆放著燒屍的木材

聖水沐浴節

印度教徒認為,恆河水源於神山聖湖,因此恆河是“聖河”,每12年舉行一次印度恆河聖水沐浴節(又稱大壺節)。
傳說中,聖水沐浴節首次舉辦的時間是在雅利安人時期(公元前 1500 年定居於印度)。當時眾神和群魔達成臨時協定,雙方合力取得銀河系中的長生不老仙露後平分。爭奪盛仙露的大壺之戰進行了整整 12 天 12 夜(相當於人間 12 年)。壺中仙露灑落到了四個地方:阿拉哈巴德、哈里瓦、烏疆和納錫。因此,聖水沐浴節也就在這四地舉行。
由於聖水沐浴節與恆河這兩個詞與印度宗教傳統的緊密聯繫,許多人已認為它們是同意詞。因為聖水沐浴節是最隆重的宗教節日,恆河也就被看做是最偉大的宗教河。多少年來,恆河在印度人的精神生活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自動淨化之謎

在印度教徒的眼裡,恆河是淨化女神恆迦的化身,而恆河裡的水就是地球上最為聖潔的水,只要經過它的洗浴,人的靈魂就能重生,身染重病的人也可以重獲健康生命。每年都有眾多的朝聖者虔誠而來,在恆河水裡舉行自己的重大宗教儀式。更有甚者在恆河水裡自盡,以期洗去此世的罪孽和冤獄。於是,恆河上有時會漂浮著屍體。人們將屍體打撈起來火化後,會遵死者遺囑將骨灰灑在恆河裡。就這樣年復一年,恆河水受到了嚴重污染,成了印度污染最嚴重的河流之一。可印度教徒依然我行我素,他們沐浴在此,飲用在此,卻很少中毒或者得病。難道恆河水真的因為其神聖而具有了某種自我淨化的能力嗎?
更有趣的是,這種“聖潔”的說法似乎並不是教徒的神話傳說。常年在恆河沐浴的教徒,大多都壽命在100歲以上,並且很少患病。這是科學家們研究的課題之一。
科學家研究發現,恆河水中的含氧量非常高,這是湍急的水流與空氣充分接觸造成的。而較高的含氧量,使瘧原蟲等厭氧的致病微生物難以生存。
可是科學家們也發現,恆河中下游的水中大腸桿菌含量相當高,離岸 5 米處的含量就高於飲用水標準的 20~30 倍。這是由於向恆河隨意排放排泄物所致。

環境污染

污染情況

恆河污染程度和中國污水滲坑、美國五大湖一樣有相當嚴重的污染。並影響了居住於河流附近的 4 億人口。沿岸城市將廢水排入河道中,而由無法分解的塑膠所包裹的工業廢料及宗教祭品更加深了流經人口稠密區時所造成的污染,河岸周邊貧窮人口藉河水沐浴、洗滌及烹煮也使水污染問題惡化。世界銀行估計印度水污染造成的保健費用約占國內生產總值的 3%。報告指出印度八成的疾病及 1\3 的死因與水傳疾病有關。
由於許多印度人出於一種信仰相信恆河發源於西藏的聖湖瑪旁雍錯,印度人稱之為瑪納斯湖(Manasarowar),因而將之奉為聖河。他們認為浸在恆河中能把一個人的罪洗去;把人火葬後的骨灰撒入河中,也有直接把死屍、遺物和葬禮物品直接拋入河中任其漂流的,認為這樣能幫助死者得到更好的來世,甚至能更早獲得“解脫”(Moksha)。很多虔誠的教徒都會往恆河朝聖,並於河中浸浴及在河岸冥想
是故由於上述難以收斂的傳統習慣,恆河的環境至今依然極度髒亂,經常是恆河裡沐浴聖水者不遠處就有漂流的浮屍經過,人們安之若素。
數個對印度教徒神聖的地點都位於恆河兩岸,包括赫爾德瓦爾瓦拉納西
2015 年 9 月 21 日,印度阿拉哈巴德,恆河在印度被稱為“聖河”,是印度人崇拜聖浴之地,但就是這條“聖河”如今遭到了嚴重污染,垃圾泛濫,河水渾濁,成了世界污染最嚴重的河流之一。可印度教的人們對此視而不見,依然在恆河中洗浴、洗衣、焚屍、刷牙等等活動,更為神奇的是當地人很少因此得病。所以印度教徒一直堅信恆河可以洗滌一切污穢,而在一些遊客眼裡,這裡簡直就是人間煉獄。
恆河浮屍恆河浮屍
恆河在 2007 年就被評為世界五條污染最嚴重的河流之一。在瓦拉納西所測得的水中糞生大腸桿菌群超過印度政府所訂標準值 100 倍以上。污染不僅對人類造成危害,也對 140 種魚類、90 種兩棲類及瀕危的恆河豚造成威脅。但以清理恆河為目標的恆河治理計畫,由於貪污、技術不足、缺乏良好環境計畫、印度傳統及信仰及缺乏宗教上有利支持等因素,至今仍遭受重大挫敗。
當地時間2015年9月21日,印度阿拉哈巴德,恆河在印度被稱為“聖河”,是印度人崇拜聖浴之地,但就是這條“聖河”如今遭到了嚴重污染,垃圾泛濫,河水渾濁,成了世界污染最嚴重的河流之一。

浮屍事件

印度恆河上突然出現大約100具漂浮的屍體,包括多具兒童屍體,引發疑問和對恆河健康的擔憂。印度當局已就恆河浮屍展開調查。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