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窯

哥窯

“哥窯”名列宋代五大名窯,在陶瓷史上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哥窯胎多紫黑色、鐵黑色、也有黃褐色。釉為失透的乳濁釉,釉面泛一層酥光,釉色以炒米黃、灰青多見,釉面大小紋片結合。

經染色後大紋片呈深褐色,小紋片為黃褐色,也稱‘金絲鐵線’“墨紋梅花片”“葉脈紋”‘文武片’等。這是傳世哥窯的主要特徵之一。器形有各式瓶、爐、尊、洗及碗、盆、碟等。多見仿古造型,底足製作不十分規整,釉面常見縮釉和棕眼。

而《中國陶瓷史》這樣敘述:

造型有各式瓶、爐、洗、盤、罐等。論胎有厚薄之分,其胎質有瓷胎和砂胎兩種,胎色有黑灰、深灰、淺灰、土黃多種色調,釉色也有粉青、月白、油灰、青黃各色。從時間上講,這裡應有早晚之別,從產地說也有恐非一個瓷窯的作品,情況是比較複雜的。

記載“哥窯”的古文獻主要有:元代的《至正直記》,明代的《格古要論》、《遵生八箋》,清代的《博物要覽》以及明代的《浙江通志》等。但究竟哥窯窯址何在?性質如何?一直是陶瓷史研究中眾說紛紜、懸而未決的問題。

流傳於世的“哥窯”經典器大多源自清宮舊藏,由於這批器物與古文獻中的記載的“哥窯”特徵不符,而且沒有考古資料佐證,因而造成了中國陶瓷史上最大的懸疑。

為區別於明、清文獻中所記載得哥窯(龍泉章生一窯),宮中名為“哥窯”的傳世品,後世鑑賞家稱其為“傳世哥窯”。

基本介绍

  • 中文名:哥窯
  • 地位:宋五大名窯之一
  • 時期:南宋
  • 器型:瓶,爐,尊等
文獻記載,名稱由來,傳說之一,傳說之二,疑似窯址,考古謎團,當代傳承,性質界定,主要特徵,瓷器鑑定,

文獻記載

關於哥窯的文獻記載最早可見於明代《宣德鼎彝譜》:“內庫所藏柴、汝、官、哥、鈞、定各窯器皿……”,由於柴窯被傳為五代所燒;故後世只列五大名窯,即官、哥、汝、定、鈞。
作為五大名窯之一的哥窯,隨著文獻資料的不斷發現和考古資料的不斷充實,對哥窯的認識已漸趨清晰。然而;由於缺乏同代文獻,且後代文獻常是一鱗半爪,零零碎碎,有的還互相矛盾,仍無法揭開層層面紗,呈現它的真實面目。雖然數十年來與哥窯相關的考古實物資料不斷增多,並且也依據這些實物資料解決了一些懸而未決的問題,但在驚喜之後,驀然回首,人們發現,這些實物資料以及由此而得出的結論往往與文獻記述無法對應,有些甚至南轅北轍。因此,哥窯問題依然迷霧重重。
哥窯恰如一顆色彩絢麗光芒四射的夜明珠,人們只能遠望它耀眼的光環,而無法目睹它真實的風采。
與哥窯相關的文字最早見於元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孔齊的《至正直記》:“乙未冬在杭州時,市哥哥洞窯者一香鼎,質細雖新,其色瑩潤如舊造,識者猶疑之。會荊溪王德翁亦云,近日哥哥窯絕類古官窯,不可不細辨也。”一般認為,這裡指的哥哥洞窯和哥哥窯即為哥窯,“絕類古官窯”也正與以後的文獻描述的哥窯特徵相符。其後明代《宣德鼎彝譜》說:“馬祖之神供奉獅首馬蹄爐,仿宋哥窯款式,爐高五寸六分……”,此文多處提到“仿宋哥窯款式”,因此哥窯被認為是宋代的名窯是順理成章的。
哥窯
現今發現的真正論及哥窯最早的文獻當推明代陸深《春風堂隨筆》:“哥窯,淺白斷紋,號百圾碎。宋時有章生一、生二兄弟,皆處州人,主龍泉之琉田窯,生二所陶青器純粹如美玉,為世所貴,即官窯之類,生一所陶者色淡,故名哥窯。”陸深,字子淵,上海人,弘治十八年進士,卒於嘉靖二十三年(1545年)。文中明確了哥窯燒造於龍泉的琉田,琉田今名大窯,為龍泉窯的中心產區。然而明萬曆十九年(1591年)高濂的《遵生八箋》又有別論:“官窯品格大率與哥窯相同……二窯燒造種種未易,悉舉例可見,所謂官者,燒於宋修內司中,為官家造也,窯在杭之鳳凰山下……哥窯燒於私家,取土俱在此地。官窯質之隱紋如蟹爪,哥窯質之隱紋如魚子,但汁料不如官料佳耳……”,文中“取土俱在此地”已將哥窯產地定為杭州。這一前一後的兩種說法,是明代文獻中最典型的關於哥窯的“產地說”。
明末和清代,論及哥窯的文獻越來越多,但多為抄錄詮釋前人著作的產物,沿襲《春風堂隨筆》和《遵生八箋》之說。然而對於哥窯器物特徵的描述倒是越來越具體,越來越清晰。綜合各類文獻資料,哥窯的特徵為:胎色黑褐,釉層冰裂,釉色多為粉青或灰青。由於胎色較黑及高溫下器物口沿釉汁流瀉而隱顯胎色,故有紫口鐵足之說;釉層開片有粗有細,較細者謂之“百圾碎”。根據文獻提供的線索,人們在浙江龍泉的大窯和溪口找到了生產類似器物的窯址。其產品為黑胎開片,釉色以粉青和灰青為主,單色紋線,應為入土所致,用墊餅墊燒。上述特徵及燒造年代均與文獻所述完全相符。至此,宋代五大名窯的哥窯已成定論,其燒造年代為南宋中晚期,產地為浙江龍泉。
然而,不久後人們發現了一類與哥窯特徵相符的,而與龍泉產的哥窯特徵有別的器物。此類器物亦為黑胎開片,紫口鐵足,但其釉色多為炒米黃,亦有灰青;紋線為黑黃相間,俗稱“金絲鐵線”;用支釘支燒,器型亦不同。由於此類器物僅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台灣故宮博物院等有少量收藏,而不見於墓葬出土,故被稱為“傳世哥窯”,而稱龍泉所產為“龍泉哥窯”。20世紀90年代起,人們對傳世哥窯進行深入研究,但由於傳世哥窯的窯址無蹤可覓,對其性質及年代一時難有定論。一種觀點認為,傳世哥窯應為文獻所述南宋修內司官窯。其理由是,根據南宋顧之薦《負暄雜錄》所述理解,修內司官窯產品質量優於郊壇下官窯,但修內司官窯至今無影無蹤,更無從知曉其產品面目,而現有實物資料僅有傳世。

名稱由來

傳說之一

相傳宋代龍泉章氏兄弟各主窯事,哥者稱哥窯,為宋代名窯之一。窯名最早見於明初宣德年間的《宣德鼎彝譜》一書,內庫所藏“柴、汝、官、哥、鈞、定”。嘉靖四十五年刊刻的《七修類稿續稿》稱“哥窯與龍泉窯皆出處州龍泉縣;南宋時有章生一、生二弟兄各主一窯,生一所陶者為哥窯,以名故也,章生二所陶者為龍泉,以地名也。其色皆青,濃淡不一;其足皆鐵色,亦濃淡不一。舊聞紫足,今少見焉,惟土脈細,釉色純粹者最貴;哥窯則多斷紋,號曰百極碎”;《處州府志》又載:“從其兄其生一,所主之窯,皆澆白斷紋,號百極碎,亦冠絕當世”,曹昭格古要論》,“舊哥窯色青,濃淡不一,亦有紫口鐵足”。
清代藍浦《景德鎮陶錄》卷六“鎮仿古窯考中關於”哥窯的記載,哥窯,宋代所燒,本龍泉琉田窯,處州人章姓兄弟分造,兄各生一;當時別其所陶,曰哥窯。土脈細紫,質頗薄,色 青濃淡不一。有紫鐵足,多斷紋隱裂如魚子。釉惟米色、粉青兩種,汁純粹者貴,唐代《肆考》云:古哥窯器,質之隱紋如龜子,古官窯,質之隱紋如蟹爪;碎器紋則大小塊碎。古哥器色好者類官,亦號百極碎,今但辨隱紋耳,又雲汁釉究不如官窯。”
清代《南窯筆記》“哥窯”條記載:即名章窯,出杭州大觀之後,章姓兄弟,處州人也,業陶,竊做於修內寺,故釉色仿佛官窯。紋片粗硬,隱以墨漆,獨成一宗釉色,亦肥厚,有粉青、月白、淡牙色數種。又有深米色者為弟窯,不堪珍貴。間有溪南窯、商山窯仿佛花邊,俱露本骨,亦好。今之做哥窯者,用女兒嶺釉加椹子石未,間有可觀,鐵骨則加以粗料配其黑色。由此,哥窯鐵足,釉面瑩潤多斷紋,風格特徵近類南宋官窯。哥窯器以紋片著稱,其中多為黑黃相交,俗稱金絲鐵線。

傳說之二

關於金絲鐵線還有一個傳說:相傳,宋代龍泉縣,有一位很出名的制瓷藝人,姓章,名村根,他便是傳說中的章生一、章生二的父親。章村根的擅長制青瓷而聞名遐邇,生一、生二兄弟倆自小隨父學藝,老大章生一厚道、肯學、吃苦,深得其父真傳,章生二亦有絕技在身。章村根去世後,兄弟分家,各開窯廠。
老大章生一所開的窯廠即為哥窯,老二章生二所開的窯廠即為弟窯。兄弟倆都燒造青瓷,都各有成就。但老大技高一籌,燒出“紫口鐵足”的青瓷,一時名滿天下,其聲名傳至皇帝,龍顏大悅,欽定指名要章生一為其燒造青瓷。
老二心眼小,心生妒意,趁其兄不注意,把粘土扔進了章生一的釉缸中,老大用摻了粘土的釉施在坯上,燒成後一開窯,他驚呆了,滿窯的瓷器的表面的釉面全都開裂了,裂紋有大有小,有長有短,有粗有細,有曲有直,且形狀各異,有的像魚子,有的像柳葉,有的像蟹爪。
他欲哭無淚,痛定思痛之後,他重新振作精神,他泡了一杯茶,把濃濃的茶水塗在瓷器上,裂紋馬上變成茶色線條,又把墨汁塗上去,裂紋立即變成黑色線條,這樣,不經意中形成“金絲鐵線”。

疑似窯址

1996年9月,在杭州老虎洞發現一處窯址,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於1998年5月至12月和1999年10月至2001年3月分兩次對該窯址進行了大規模發掘。獲取大量器物殘件、瓷片和窯具。經深入研究,一些專家學者認為,宋代地層中的遺物應為文獻所指的“修內司官窯”,而元代地層中的遺物是“傳世哥窯”,後者是仿造前者的,“傳世哥窯”的實質是南宋滅亡後仿官的產品。也有專家學者認為,老虎洞窯即《至正直記》所述的“哥哥洞窯”。至此;可以基本確定,傳世哥窯是元代的產物,絕非宋代五大名窯中的哥窯。

考古謎團

由於原來被認為哥窯的龍泉黑胎開片瓷被認為是“龍泉仿官”和“龍泉官窯”,宋代似乎就不存在哥窯,文獻關於哥窯的記述被認為是以訛傳訛。然而,仔細研究和分析,就會發覺事情並非如此簡單,其關鍵在於“龍泉官窯”和杭州郊壇下官窯孰先孰後的問題並未真正得到解決。由於“龍泉官窯”的立論建立在“龍泉仿官”的基礎上,認為仿官是不可能的,卻又與官窯相一致,自然是官窯,並認為杭州郊壇下不能滿足朝廷之需,再在龍泉燒造以充不足。這一觀點很自然地派生出杭州郊壇下官窯早於龍泉官窯的定論。
然而,沒有足夠的考古資料證明這一觀點,並由此還引發出種種疑團:郊壇下不能滿足朝廷之需,為什麼不就地擴充、就近擴充,而要到千里之外的龍泉建窯燒造?宋室南渡帶來了北方工匠,他們慣於圓窯用煤燒造,何以能在杭州建立龍窯用柴燒造?文獻關於哥窯的論述難道一定都是空穴來風嗎?哥不能仿官,但官卻可以仿哥,各朝各代的官窯都建立在民窯的基礎上,難道就不存在官仿哥的可能嗎?宋室南渡,皇帝漂泊13年,這期間南渡窯工在何處生存?如何生存?是吃皇糧還是自謀出路?這些疑問最終都聚焦在龍泉最初的黑胎開片瓷的年代和性質上,也就是說龍泉最初的黑胎開片瓷會不會是皇帝顛沛流離的十餘年中北方工匠和龍泉窯工技藝結合的產物?

當代傳承

葉氏哥窯是當代哥窯文化傳承的代表。
“哥窯”是中國五大名窯中唯一未解謎底的瓷窯,而哥窯文化是中國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傳承與發展對於中華民族的復興具有重要意義。研究哥窯燒制技藝成為揭開哥窯秘密的關鍵課題。眾多權威專家認為:當今中國,“葉氏哥窯”制瓷作坊所研究的成果在該領域最具代表性。
葉氏哥窯瓷器製品能夠代表中國文化,與世界各國文化進行交流。
2014年5月份,中法建交50周年之際,國家文化部與法國文化機構在法國達文西博物館舉行了名為《2014中法工藝大師巔峰對話》的文化交流活動。葉氏哥窯的六件瓷器精品代表中國傳統文化應邀參加該交流活動。
哥窯文化濃縮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葉氏哥窯制瓷技藝能夠充分表現哥窯文化的深厚內涵,這在需要文化大發展的當今時代顯得彌足珍貴。
葉氏哥窯燒制技藝是當代瓷器文化發展的新動力。
在中國瓷器界最具代表的專業博物館之一的“杭州南宋官窯博物館”,於2014年6月至9月舉行了名為“太璞古香”的傳世哥窯傳承展(暨葉氏哥窯制瓷技藝成果展)。展覽展示了葉氏哥窯幾十年研究的經歷和傳世哥窯的技藝特徵,展出了一百多件仿宋哥窯製品,為廣大瓷器愛好者展示了傳統瓷器藝術的新天地,彌補了中國瓷器文化的一項重要空白。
展覽得到了社會各界廣泛的好評。
葉氏哥窯制瓷技藝研究成果將成為當代哥窯瓷器藝術的里程碑。
故宮出版社在其《民間典藏》系列叢書中專門收錄了《太璞古香》葉氏哥窯瓷器精品集。該系列叢書旨在引導廣大文化藝術愛好者正確認識中國優秀傳統文化。葉氏哥窯瓷器精品集的出版,從一個側面說明了當今社會對傳統瓷器藝術及燒制技藝的重視。該書收錄了180餘件葉氏兩代人經歷幾十年所製作的瓷器精品,以及關於當代哥窯制瓷技藝的論文。該書的出版成為了當代哥窯瓷器領域的重要事件。

性質界定

這類產品是否可能屬於民窯性質?從當時的歷史條件和事物情理上分析,這是完全可能的。在皇帝四處逃竄命且不保的十餘年中,朝廷無力照管南渡窯工,他們或者被安頓在某處,或者不得不自謀出路。無論如何,當時制瓷業已相當出名的龍泉是他們的首選去處。在這長長的十餘年中,他們與當地窯工一起,融合了南北的制瓷技藝,用當地的原料、燃料、窯爐和燒造方法,燒制出一種類似汝窯胎骨的,器型與汝窯產品相似的,但釉層與汝窯明顯有別的黑胎開片瓷,並逐漸在上流社會和文人雅士中產生影響,打造出一種名為“哥窯”的品牌。這期間,皇室貴族用瓷或許也取之於此,但其性質並非官窯而應屬於民窯。待朝廷安定,將這類瓷器定為官窯,然後召集窯工到杭州,築窯燒制,確定為南宋官窯。因此,宋代哥窯的存在是可能的,官仿哥也是可能的。這一點在論及南宋官窯的文獻中也能找到蛛絲馬跡,如明代高濂《遵生八箋》中的“官窯品格大率與哥窯相同……”,其中即隱含官仿哥之意。然而,到目前為止,這只是一種可能,如果這種可能成立,那么文獻的記載以及關於官、哥的一些疑問都將迎刃而解,並順理成章。但要證實這種可能是否確實存在,尚需足夠的證據。相信隨著考古發掘資料的不斷完善和科學測試手段的不斷完備,哥窯問題最終能得到徹底解決。 雖然哥窯還籠罩著層層的面紗,但其名稱和特徵卻被多數鑑賞者、收藏者所接受,並一直沿用。元、明、清各朝仿哥窯的產品屢見不鮮,其數量和質量均以景德鎮為最,其產品走向多為皇室和達官貴人,世界各著名博物館多有收藏。從20世紀50年代起,哥窯作為傳統產品由龍泉各制瓷廠家開發生產,大量上市,遠銷世界各地,走入尋常百姓人家。
哥窯釉質純粹濃厚,不甚瑩澈,釉內多有氣泡,如珠隱現,故通稱“聚沫攢珠”。釉色寶光內蘊,潤澤如酥。紋片多種多樣,以紋道而稱之有鱔魚紋、黑藍紋、淺黃紋、魚子紋;以紋形而稱之有綱形紋、梅花紋、細碎紋、大小格紋、冰裂紋等,總名為百極碎。哥窯器物傳世的以各式、洗、、罐為常見。但哥窯窯址仍未確認,成為中國陶瓷史上的懸案之一
宋代哥窯瓷既如此名貴,那當時其窯址又在何處呢?
哥窯之名,在宋代文獻中未能查到,在元代《至正直記》中始有哥窯之說。清人許之衡《飲流齋說瓷》釋云:“哥窯,宋處州龍泉縣人,章氏兄弟均善冶瓷業,兄名生一,當時別其名曰哥窯,其胎質細,性堅,體重,多斷裂,即開片也。” 就是說,南宋處州龍泉縣(今屬浙江省)有章姓兄弟倆以燒瓷為業,哥哥章生一燒瓷以胎細質堅、斷裂開片為特色,因而被命名為哥窯,這似乎是名副其實的。1956年以來在龍泉縣的考古發掘,即發現了黑胎青釉、細絲片紋的龍泉青瓷
但人們卻仍有懷疑,因為傳世的宋代哥窯,琢器造型多仿青銅器,儼然為宮廷用瓷樣式,按理應出自官窯;而如上所述,章生一的哥窯顯然只是民間私窯。
為解此疑問,1964年北京故宮博物院特請上海矽酸鹽研究所對所提供的宋哥窯實物標本進行化驗,結果證明其化學成分、紋片顏色和形式皆與龍泉青瓷有所不同。研究者因而推斷,宋哥窯似應出自南宋修內司官窯,只是因當時的官窯對民間保密,棄窯時又作了處理,故其窯址迄今未能發現。後世因章生一之哥窯聲名大噪而以之命名為南宋修內司官窯所出的這批名瓷,應有穿鑿附會的成分。
宋代哥窯在後世備受人們青睞,元明清仿製者頗多,且各有風格,被稱為仿哥窯或哥釉,但其製作工藝已不能與宋代哥窯相媲美。清乾隆帝尤喜賞宋代哥窯,嘗欣然作詩讚云:
“鐵足圓腰冰裂紋,宣成踵此夫華紛。” 哥窯瓷造型端莊古樸,器身釉色滋潤腴厚,傳世者彌足珍貴,現主要藏於北京、上海、台灣等地博物館。定窯以燒白瓷著稱,碗、盤製品多採用覆燒工藝,口沿澀胎無釉,故在一些精細的製品上常用金、銀、銅鈐口。鈞窯創造了以氧化銅、鈷等金屬礦物質為著色劑,燒制銅紅、天藍、月白等釉色。官瓷有別於汝官瓷,窯址先在開封,後遷杭州。官瓷藝術上追求質樸無華、淡雅自然;胎骨堅薄;釉色翠美清新;腴潤如脂;紋片縱橫,飄逸流暢;“紫口鐵足”是其獨特名貴處。

主要特徵

其一,哥窯釉屬無光釉,猶如“酥油”般的光澤,色調豐富多彩,有米黃、粉青、奶白諸色。
哥窯
其二、“金絲鐵線”的紋樣,哥窯釉面有網狀開片,或重疊猶如冰裂紋,或成細密小開片(“俗成百圾碎”或“龜子紋”),以“金絲鐵線”為典型,即較粗琉的黑色裂紋交織著細密的紅、黃色裂紋。明代《格古要論》中有這樣的描述:"哥窯紋取冰裂、鱔血為上,梅花片墨紋次之。細碎紋,紋之下也。"
其三、“攢珠聚球”般的釉中氣泡,哥窯器通常釉層很厚,最厚處甚至與胎的厚度相等,釉內含有氣泡,如珠隱現,猶如“聚沫攢珠”般的美韻,這是辨別真假哥窯器的一個傳統的方法。陶瓷界先輩孫瀛洲在其《元明清瓷器的鑑定》一文中說,官、哥釉氣泡密集似"攢珠",是指哥窯釉內氣泡細密像顆顆小水珠一樣,滿布在器表上。這類特徵不易模仿。
其四、“紫口鐵足”的風致,哥窯器坯體大都是紫黑色或棕黃色,器皿口部口邊緣釉薄處由於隱紋露出胎色而呈黃褐色,同時在底足未掛釉處呈現鐵黑色,由此,可以 概括出故有“紫口鐵足”之說,這也是區別真假哥窯器的傳統方法之一。
瓷器特徵
開裂
哥釉瓷的重要特徵是釉面開片,這是發生在釉面上的一種自然開裂現象。開裂原本是瓷器燒制中的缺陷,後來人們掌握了開裂的規律,有意識地讓它產生開片,從而產生了一種獨特的美感。宋代哥釉瓷釉質瑩潤,通體釉面被粗深或者細淺的兩種紋線交織切割,術語叫作“冰裂紋”,俗稱“金絲鐵線”。哥窯瓷土脈微紫,質薄,有油灰色、米色、粉青色三種瓷釉彩,表面滿裂紋。
因為土質含鐵量較高,燒胚時發生還原,瓷器胚呈紫黑鐵色,瓷器沒有塗釉的底部顯現瓷胚本來的鐵色,叫“鐵足”,而釉彩較薄的口部呈紫色,叫“紫口”,俗稱“紫口鐵足”。一般來說,大器小開片者和小器大開片者頗為珍貴。由於哥釉瓷細緻、精美,以後各代對它都有仿造。特別是到了清代,還出現了一個仿哥釉瓷的高潮。到了清朝後期,哥釉明顯地不如清前期,顏色越來越深,開片越來越細碎,釉面甚至出現凹凸不平的疙瘩釉,胎質也變得疏鬆。
區分
哥窯瓷器從色澤區分,有月白、灰黃、粉青、灰青、油灰、深淺米黃等種類。哥窯瓷最顯著的特徵,是釉色沉厚細膩,光澤瑩潤,如同凝脂;若置之於顯微鏡下,可見瓷釉中蘊含的氣泡如同聚沫串珠,凝膩的釉面間迸裂有大小不一,或密匝或疏落的冰裂狀網紋,其網紋之色淺黃者宛若金絲,細黑者如鐵線,二者互相交織,因而被名之為“金絲”、“鐵線”。宋代哥窯胎質堅細,瓷器口沿尖窄,厚釉在瓷器口沿不能存留,垂釉多在口沿邊稍下處形成略微凸出之環形帶,因口沿處胎骨略黯而被稱之為“紫口”,此為宋哥窯瓷之一絕,儘管以後歷代有許多仿宋哥窯,但在燒制上皆未能臻此絕藝。1992年,香港佳士得拍賣一件宋代哥窯“八方貫耳瓶”,雖然當時收藏界仍有人持不同看法,但其拍出價仍高達1000萬元以上。 哥窯釉質純粹濃厚,不甚瑩澈,釉內多有氣泡,如珠隱現,故通稱"聚沫攢珠"。

瓷器鑑定

裂紋
哥窯
哥窯器必須具有眾所周知的“金絲鐵線”、“紫口鐵足”。前者是哥窯的與眾不同的裂紋,大紋為“鐵線”,有的顯藍,大紋中套的小紋為“金絲”,有的不一定顯金黃,大紋小紋合稱為“面圾破”,它應當是密而不疏,曲而不直;後者是哥窯顯露的較為特殊的胎色,但兩者往往如魚與熊掌一樣不可兼得。瓷胎滿釉器有“紫品”而無鐵足。鐵足應當是胎質本身的無釉顏色。鐵足如是人為施加的一種黑色釉,其真偽值得懷疑,與《七修類稿續編》中記載的“其足皆鐵色”相悖。
釉色
哥窯
哥窯屬青瓷系列,釉色為青釉,濃淡不一,有粉青、月白、油灰、青黃等色,因窯變作用,釉色多顯兩種或兩種以上的色澤,非人為主觀意志所為。胎質有瓷胎和砂胎兩種,少花紋,無年款。胎色有黑灰、深灰、杏黃、淺灰等。釉面不光潔,但有一層如酥油之光,釉質較深濁不清透,釉層厚薄不勻,蘸釉立燒之器,底足之釉最厚,有的可達4毫米。其燒造方法為裹足支釘燒或圈足墊餅燒,後者可明顯見到所墊圓餅燒造的痕跡。
底足
哥窯
哥窯的底足也頗為特別,其圈足底邊狹窄平整,非寬厚凹凸,足之內牆深長,足之外牆淺短,難以用手指提拿起來。
攢珠聚球
就是哥窯最主要、最奇妙、最令人稱道、又最被人忽視的特徵,即所謂“攢珠聚球”。陶瓷界先輩孫瀛洲在其《元明清瓷器的鑑定》一文中早已說過,“如官、哥釉泡之密似攢珠,……這些都是不易仿作的特徵,可以當作劃分時代的一條線索。”顯然,“攢珠”指的是哥窯器中之釉內氣泡細密像顆顆小水珠一樣,滿布在器物的內壁和外壁或內身和外身上。但孫老說得比較籠統,實際上真正哥窯的釉內氣泡不僅僅只是“攢珠”,還顯現出一種比“攢珠”稍大一點的“聚球”。
球比珠大,也就是說哥窯有大小不同的兩種氣泡,其排列形式不是間雜錯落,而是較為整齊地排列在一起。聚球式的氣泡比攢珠的氣泡數量要少得多,一般呈圈形排列在器物之內壁,像一個很厚的環。“攢珠聚球”它是當之無愧的劃分真假哥窯的一條必不可少的重要依據。
青釉葵瓣口盤損壞
2011年7月4日,故宮博物院古陶瓷檢測研究實驗室在對宋代哥窯青釉葵瓣口盤進行無損分析測試時發生文物損壞。事故發生後,故宮博物院成立事故調查組,徹查事故成因。經過反覆模擬試驗和多次專家論證,在十日前得出初步結論,判定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是由於實驗室科研人員操作失誤,導致樣品台上升距離過大,致使國家一級文物青釉葵瓣口盤受到擠壓損壞。
發生損壞的宋代哥窯青釉葵瓣口盤呈六瓣葵花式,通體施青灰色釉,釉面開細碎片紋。圈足露胎處呈黑褐色。此盤造型優雅、大方;線條富於變化,為宋代哥窯的代表作品。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