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銀川

許銀川

許銀川, 1975年8月出生,廣東省惠來人。中國象棋特級國際大師。許銀川五歲開始學棋。師從全國著名象棋教練章漢強,12歲調入廣東棋隊。現任廣東省象棋隊運動員。

基本介绍

  • 中文名:許銀川
  • 國籍:中國
  • 出生日期:1975年(乙卯年)8月
  • 主要成就中國象棋特級國際大師
  • 貫籍廣東省惠來人
個人經歷,學習象棋,初出茅廬,所向披靡,性格特點,專心致志,有所不為,生活觀,財富觀,錦標賽,第一回,第二回,第三回,第四回,第五回,第六回,第七回,第八回,第九回,人物軼事,社會活動,火炬傳遞,人機大戰,收徒過程,

個人經歷

學習象棋

許銀川許銀川
1975年,許銀川出生於廣東惠來縣一個普通的教師家庭,在4個兄弟姐妹中排行第2。許銀川自幼勤奮好學、刻苦向上。他一上學就直接讀2年級,並且學習成績全年級第一,還獲得惠來縣的書法、繪畫、作文獎。
許銀川說,他4歲就開始學下棋,啟蒙老師是曾多次取得縣冠軍的父親,習棋不久,1985年就獲得汕頭市少年冠軍。接著,他受到汕頭市體校象棋教練章漢強的輔導。1986年在第7屆廣東省運動會象棋比賽中,這位小棋手一鳴驚人,奪得省少年冠軍。
隨後,許銀川躋身於廣東省棋隊。入省象棋隊後,他生活的全部內容便是象棋,十年如一日準時來到訓練室,每天訓練近6小時。在省隊訓練,許銀川的棋藝水平如芝麻開花節節高。

初出茅廬

許銀川進步神速,水平穩定,棋風靈活多變,基本功紮實,技術日臻全面。許銀川以綿密、細膩的棋風,胸有成竹的心態,在強手如林的全國象棋大賽中,嶄露頭角,被稱為“少年姜太公”。他是繼楊官璘呂欽之後,在南粵升起的又一顆棋星。
1993年“青島隆泰長青杯”全國象棋個人錦標賽上,才18歲的許銀川以8勝4和1負積10分的成績榮登全國冠軍寶座,是繼胡榮華之後30年中最年輕的男子全國冠軍和特級大師,成為中國象棋史上的第9位全國冠軍。
許銀川比賽許銀川比賽
許銀川說,那次奪冠後自己才覺得擠身於一流的象棋大師行列。“我和呂欽,各有所長,下棋也互有輸贏。”許銀川認為,自己跟呂欽的關係是良師益友。以前經常跟呂欽下棋,得到指點,受益匪淺。而在生活中,倆人有共同愛好,雖然年紀相差較大,但卻是忘年交。

所向披靡

1988年許銀川獲全國少年冠軍,1989、1993、1999、2000年廣東省隊獲全國團體冠軍主力隊員。廣東隊獲2000年全國體育大會象棋團體賽冠軍,許銀川是主力隊員之一。
1991、1997、2014年許銀川獲全國個人賽第三名,1993年、1996年、1998年、2001年、2006年、2009年六次獲全國冠軍,1995、2000,2011年獲全國亞軍,是1989、1993、1999、2000、2001、2002年六屆全國團體冠軍廣東隊及2004年“將軍杯”、2006年“啟新高爾夫杯”全國象棋甲級聯賽冠軍廣東隊主力,2003年首屆象甲聯賽中許銀川獲得最高勝率獎。許銀川三次獲得“五羊杯”冠軍, 2007年1月許銀川再獲第27屆五羊杯冠軍。1994年首屆“高科技杯”冠軍,1995年第六屆“銀荔杯”全國象棋冠軍賽獲得冠軍、第一、二屆“嘉豐房地產杯”王位賽冠軍,同年許銀川在“阿信杯”第五屆棋王挑戰賽中奪魁,獲得挑戰權。許銀川是第七、八、九屆亞洲杯團體冠軍中國隊主力隊員,1995年第七屆亞洲名手賽冠軍,1999年和2003年分別獲得第六屆、第八屆世界象棋錦標賽個人冠軍,2001年獲得BGN世界象棋挑戰賽冠軍。2005年獲得威凱房地產杯全國象棋排名賽冠軍、世界象棋大師賽冠軍。
許銀川許銀川
2007年12月,當選第六屆“廣東省十大傑出青年”。許銀川是繼趙國榮呂欽之後第三位集世界、亞洲、全國冠軍於一身的“全冠王”。許銀川有“少年姜太公”之稱謂。
2010年1月 在上海盧灣體育館以2比1的總比分擊敗洪智,奪得2009年九城置業杯中國象棋年終總決賽冠軍,獨攬50萬人民幣大獎!
現任廣東省象棋隊運動員。
2011“伊泰杯”全國象棋甲級聯賽季軍.
2013年中國象棋協會即將公布的國內棋手最新等級分排行榜上,38歲的廣東名將許銀川以2681分名列第一。這也是他自2009年上半年等級分被北京新銳蔣川超越後,時隔四年重返弈林“第一把交椅”。
台北時間11月19日,2014年第十二屆全國象棋甲級聯賽在上海盛大落幕。最終廣東碧桂園隊以呂欽、許銀川[微博]、莊玉庭、許國義、張學潮[微博]的陣容,二十六戰慢棋十三勝三負、快棋一勝三平六負,總積分51.5分摘下桂冠,這是廣東隊繼2004、06、08、2012年之後,第五度豪奪聯賽冠軍,粵軍象棋第一豪門名不虛傳!

性格特點

專心致志

他常常是一個人留在原地擺棋,一動不動地好幾個小時。
一個異常激烈的競爭機制,像一張巨大的網,幾乎無所不包地罩住了當今中國社會。大多數人僅僅為了生存,必須日復一日地高度緊張地拼搏、掙錢,拼搏、掙錢……就連那少數已經發了大財的富人,據有關社科機構的調查,他們活得也並不輕鬆;而且出乎許多人意料的是,他們也缺乏安全感,活得也惶惶,生怕哪天因為什麼原因,突然間就失去了業已獲得的一切!於是,一個老之又老的命題又重新被人們提起:什麼叫幸福?
許銀川許銀川
有一個人是例外,例外得簡直出奇!他就是許銀川———當今中國象棋之王。
這位身高近1米80,長得堪稱帥氣的全國最年輕的棋王,見到記者的第一句話便先抱歉:“我知道你們記者都喜歡挖掘故事,可是我很順,好像沒有什麼可講的故事喔!”
1987年許銀川來到廣州進入省象棋隊後,他生活的全部內容便是象棋。十年如一日地準時來到訓練室,每天訓練近六小時。即便是如今功成名就,貴為“中國象棋第一人”,依舊如此。
一提到棋,他眼睛放光。他兼有一分得意地說:“象棋,每一盤棋都不相同,千變萬化,變化無窮,是一門具有創造性的藝術,需要棋手有很好的創造性思維。”
許銀川對象棋的心無旁騖不僅收穫了金杯,還收穫了愛情。他的妻子是其同在廣東象棋隊的師妹,叫文靜,也是國家象棋大師,他倆在業內被譽為“中國棋壇的神鵰俠侶”。
文靜對記者說,當初正是許銀川對象棋的專注深深吸引了自己。她這樣描述:“當時大家都還是十五六歲的大孩子,特別貪玩。一下課就都到室外去瘋,可銀川常常是一個人留在原地擺棋,一動不動地好幾個小時。他從不會被旁邊的人干擾。”
許銀川說,自己從小就懂得做事要“專心致志”的道理。另外,他認為,要成事,必須誠於事。首先必須正確認識你要做的事情,萬丈高樓也得靠泥土磚頭一層一層往上堆,你必須腳踏實地地做好每一件事,“因為心誠你才能專心,專心了,你的聰明才智才能最大限度地體現在棋盤中”。

有所不為

除非他認為去了會對象棋推廣有好處,否則就會拒絕。
集全省、全國、世界冠軍於一身,自然會有不少商機。像其他項目的冠軍一樣,拍廣告、參加商業走秀,或是請他當教練,經常會有人找上門來。但許銀川多數會拒絕。至今他只接過兩個廣告,至於商業性的比賽,經常有一些單位邀請他去助興表演車輪戰什麼的,除非他認為去了會對象棋推廣有好處,否則就會拒絕。
外界傳說,許銀川的出場費很高,最少一局棋不論輸贏都是1000元。對此,許銀川笑答:“有的比賽一局棋1萬元我也不去,但有的比賽一分沒有我也會去的。”
據妻子文靜說,有一次,他去越南,發現在那裡中國象棋普及得很好,於是決定留下義務教授一個月,為此還放棄了兩個全國性比賽。
許銀川對記者說:“有所不為,才能有所為。”
正由於此,在當年中國股市是十年不遇的大牛市,幾乎全民皆股,許銀川也沒有介入。他解釋,自己是刻意不碰,否則的話,整天想著看行情,心會散。

生活觀

自視普通人
“棋得文才興,弈者無文,行之不遠”。許銀川在緊張的職業生涯中,擠出時間就讀中山大學中文系,用五年時間完成了四年本科學業,之後又專門請家教到家裡來教英語。他平時在家有時間總會練字,寫得一手好字,工整而秀美,有人說看他做的對局記錄就是一種享受,在業內屬於“超一流”。
許銀川說,習字是為修身養性,“下棋畢竟是一種爭奪性的活動,寫字則不是,它能讓人平和安靜,提高人的修養,讓人保持平常心”。
如今的許銀川深諳“平常心”之妙,不管輸贏,淡淡一笑,這是他特有的表情,勝也好,敗也罷,很難在他的臉上留下痕跡。喜怒不形於色,許銀川的定力和胸襟盡在其中。
在廣東東湖棋院懸掛著許銀川的一幅書法題字:“半壁河山半攻守,半爭成敗半悟道。”
對於“道”的理解,許銀川以為,這當中包含了棋文化的理解和做人的許多道理。
自視普通人的心態,讓許銀川勤學,不僅是研究棋藝,也體現在做人方面。

財富觀

君子愛財 取之有道
在棋藝上精益求精的許銀川,在生活上卻相當簡單。他的手機還是幾年前買的,連照相功能都沒有;他穿的襯衣也都不是高級名牌,“都是文靜買的,一般也就一兩百元”。問他喜歡什麼品牌,他回答:“我只知道U2和G2000的牌子。”
對金錢的看法,他說:“有錢是好事,但要‘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對於花錢,他認為,錢應該花得有意義,沒有必要奢華。比如,穿衣服乾淨整潔就好,沒必要追求名牌。“朋友請客,如果太貴了,我會不安。”
多年來,許銀川每個月寄2000元給在老家的父母表孝心,每年固定為兩個孤兒捐學費。
許銀川所住的別墅,據說是他2002年獲得“BGN”世界象棋挑戰賽冠軍的十萬美元獎金買下的。記者在他家見到,房子裝修很簡單,甚至沒有吊頂。最耀眼的地方在第二層,有一整面牆壁做成了一個大壁櫃,放滿了許銀川獲得的獎盃,房裡的一張大書桌是他平時練書法用的。

錦標賽

由世界象棋聯合會主辦,澳門象棋總會承辦的第十屆世界象棋錦標賽,將於07年10月16日至20日在澳門塔石體育場舉行。 中國將由洪智(2005年全國冠軍)和許銀川(2006年全國冠軍)參加,女子組由伍霞特大參加。

第一回

第一回 左右夾擊 許銀川輕取澳洲劉勤
澳州劉勤紅先負 中國 許銀川

第二回

第二回 借力打力 許銀川太極神劍血濺友誼關
中國 許銀川 紅先勝 越南 阮成保
第十屆世界象棋錦標賽第二輪,友誼關,戰馬嘶鳴,挺槍吶喊殺到中國第一神劍許銀川面前。
阮成保立足未穩,英氣就直衝霄漢,以橫車屏風馬單槍叫陣,槍游偏鋒,一槍刺向銀川左肩,緊接著平車禁馬再馬躍潭溪,先取多兵之勢,意圖反客為主。中華第一太極神劍許銀川,五七炮直橫車——巍巍中華堂堂之陣,氣若悠閒,武當神功衣袖翩翩,面對斜刺里就是毫不客氣的一槍,輕描淡寫順勢一閃,炮平三路借力打力,劍鋒飄忽右指,看似聚力刺向成保左肋,實則化泰山於無形。阮雖恍然大悟,但涉足中原已是太遠,駿馬千里迢迢無奈被許誘騙,左翼被封已是半身不遂,眉頭一皺,計上心來,縮炮兌車向邊關游擊。許獅子搖頭,又遙遙盯住阮的右肋,準備一聲長吼,逼壓象田,吃炮、摁馬、兼殺雙象,一石四鳥。阮識破許劍鎖咽喉的玄機,回炮扭頭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但並沒有意識到此時的鐵桶陣形已是外無破損,內有隱患,雖有主力大車在敵陣中騷擾,但後援不濟,有效步數已遠遠落後。
許銀川
至邊炮出擊,許才真正開始中局亮劍,緊接著趁機踏炮、窺視臥槽、打車、飛相驅炮,步步進逼又忙裡偷閒,妙搶了兩先,不僅解除了自身的所有弱點,且完成了戰略迂迴,指東打西,撒下了天羅地網將敵包圍,揮炮擊卒打透卒林,棄相賣個破綻再誘敵深入,車馬炮已會師中原,猿臂一舒,血光飛濺,百萬軍中上將首級已化為烏有。

第三回

第三回 棄子搶攻 菲律賓莊宏明無功而返
中國 許銀川 紅先勝菲律賓莊宏明

第四回

第四回 九宮偷渡 擊退印尼老將余仲明
印尼 余仲明 紅先負 中國 許銀川
第十屆世界象棋錦標賽18日晚進行了第四輪爭奪,中國頭號戰將許銀川,施展推拿手,以令人罕見的禪功,將印度尼西亞老將象棋特級國際大師余仲明打下擂台,開始領跑。
余仲明可不是一般的人物,80年代初,就戴上了全印尼的桂冠,90年代初,獲第五屆亞洲城市名手邀請賽亞軍,三十多年的棋壇生涯,早已蜚聲全球。本輪與許銀川同在第一軍團,強強相遇在所難免。
雖說前三個回合調整了走子次序,但還是將戰局定格在中炮橫車七路馬對屏風馬左炮巡河上。中局余仲明無懼黑左炮一夫當關,毅然挺中兵,馬盤中路,先挑起戰火,打開局面後,平車右移,欲借黑方右翼雙炮一馬似乎有臃腫之嫌,希望繼續擴先有所收穫。許銀川挺起左車護住卒林,“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趁紅方中炮立足未穩,進行驅趕,抓住了防守的關鍵,局勢果然朝著許銀川預期的方向發展。中局一番貼身肉搏,至第23回合,黑方已不知不覺化敵於無形開始反先,先是有效步數領先,後占車馬炮兵種齊全之利,兩三個回合雙車同歸於盡後,無聲的殘棋進行曲開始奏響。
如果不做細緻的分析,乍一看“雙馬三兵仕相對馬炮三卒士象全”,余仲明有望頂和,一般的棋迷朋友開始為許銀川捏上了一把汗……。
“舉秋毫不為多力,見日月不為明日,聞雷霆不為聰耳”,一卒之微重於泰山。實際上許銀川果斷兌車是殘棋功力自信的體現。先馬開赴作戰前線咬住紅兵,余仲明運馬撲槽,欲圖叫將兌掉中炮,許銀川早已老僧入定,從分炮對紅三路兵馬實施重壓開始,已漸入佳境。紅馬翻蹄亮掌,回身解壓,不想被許銀川利用紅帥露頭在外出將拉住,不得已叉仕化解,黑馬順勢涉水穿渡,眼看著要將軍帶響踏掉紅九路邊兵,余仲明三路馬進中救駕,三路兵已被黑炮順勢打掉,許銀川開始多兵略優,但勝利仍是“路漫漫兮其修遠”,紅眼看如對攻求和難度增大,不貪邊卒回身咬住黑象口卒,暗藏馬四退六,強行交換,一步成和,印尼老將功力果然不同凡響。許銀川挺起邊卒,撩起邊象,耐心等待,自有一兵在手看你雙馬如何盤旋?
邊象護卒是本局取勝的關鍵一步,隨後,許銀川開始實施謀取紅一路邊兵的計畫,而紅雙馬由於中原作戰,與邊兵的內在聯繫已逐漸疏遠。黑馬借紅馬邀兌的時機退一步進兩步,簡單的兩三個回合交換,紅九路邊兵也開始遇險。
“倍則分之”,在許銀川的調動下,紅無奈退馬百里護住邊兵,雙馬的聯繫開始被割斷。進攻要有停頓,不能連續不斷,黑分炮瞄準邊線後,雙方開始調整士象,這一階段雙方柔勁潛運,都顯示了極高的境界。“會用車、馬、炮只得象棋之粗線,會用兵得象棋之細境,會用士、象、將方得象棋之微妙”。
經過並敵、分敵、調敵後,許銀川邊卒過河強制性交換,飛將軍從天而降,橫打邊兵,縱向叫將助馬吃相,一石二鳥已成必然之勢。余仲明兩難選擇,不保相,九宮不穩,丟掉邊兵剩下雙馬仕相全,在馬炮雙卒士象全面前,只有等死,權衡再三,忍痛割愛,先進馬威脅住黑邊卒再說。許銀川馬踏中相,把另一隻單相鎖定在卒口後,抽身回炮,“因糧於敵”,從底線返身調轉炮口,自此走成馬炮卒士象全對紅雙馬單缺相,才真正控制住了全局,以後如何吃掉紅相、小卒過河已成為下一步的作戰方針。
許銀川先通過叫殺打將,吃掉一仕,雖然自己也犧牲了一個,但交換的價值不一樣,黑方不怕丟士,而紅仕一丟,黑方相對增加了物質優勢,距勝利又近了一步,局勢已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
紅馬為了護相又不敢貪吃另一黑士,經過一番調整後,看似紅方死頂,仍有一定取勝難度,不料黑馬從棋盤底線、紅方九宮陳倉暗渡,許銀川鑿壁偷光找到了一條通向勝利的陽光大道,至此,紅相像熟透了的蘋果被黑卒摘去後,余老將才心服口服,俯首稱臣。

第五回

第五回 “上兵伐謀” 洪智不如許銀川
中國 許銀川 紅先和 中國洪智
第十屆世界象棋錦標賽中國隊派出許銀川、洪智雙劍合壁鎖關,對外一圓一方,威鎮番幫,劍鋒所指,所向披靡,團體冠軍自然不在話下。對內方圓顛峰對決,世人關注,棋迷翹首,誰將英姿颯爽,指時可判。
秋末冬初,筆者陪同李來群赴京參加“中立杯”電視快棋賽,明天對手就是許銀川,一路上談起小許從為人到棋藝讚不絕口。已是晚上9點多,北京的商界朋友請李來群吃夜宵,來群讓我去約小許一塊兒去玩兒,見到小許說明來意,小許指著桌子上的書和筆,一臉無奈和遺憾地連說了好幾聲:“實在對不起,馬上要期末考試了,多謝李老師”,當時,已是中山大學學生的許銀川絕對不是在混文憑,而是象他在棋盤面前一樣求知若渴,秉燈夜讀。
初次見到洪智是在98年成都的全國少年賽,雖已是大師的他依然一臉稚氣,童心不滅,賽完後,不分大小,象孩子王似的領著小孩們踢足球,王躍飛一個大腳,球正好砸在洪智的臉上,大小孩兒圍成了一堆兒,好不熱鬧。18歲組的賽場上洪智一舉奪魁!圓了少年賽多次老二的冠軍夢。
許銀川是命運的寵兒,良好的家教,一語“父親送我上路”,拉開了捨我其誰的霸王棋壇生涯序幕,一代宗師楊官琳、蔡福如的伯樂識馬,亦師亦兄的呂少帥指點江山,大學生活的修養磨練,嬌妻文靜的照顧有加,一路生活灑滿陽光,師兄呂欽現實又包辦了行政管理,自己可以靜下來一心研究象棋。
洪智則不然,自幼遊學天下,東征西殺,練就了一身硬功。從湖北到吉林、從吉林到重慶、從重慶到上海,洪智先後受業巨匠柳大華陶漢明。成長的道路上儘管充滿了荊棘,輾轉顛沛,但全國象棋冠軍的成功之路上有誰能比洪智的感受更深呢?現又被一代天驕胡榮華收歸帳下,這一年的象甲聯賽,上海隊一路所向披靡,令諸路英豪難望其背,洪智立下大功!
本屆比賽,個人冠軍之爭,許、洪二龍戲珠是棋迷關注的焦點,誰將一覽眾山小,二人直接對決的勝、負、和結果占重要因素,與對手的戰績占第二位,如果兩人最終積分相等,對手分亦將左右二人的命運,尤其是前四輪遇到的對手不能太弱,否則,會象98年全國個人賽由於閻文清第一輪的對手靳玉硯僅一勝兩和積兩分,對手分比許銀川少四分而曲居亞軍。
中國兩大頂尖高手印證“看當今天下棋壇世界誰是主宰?”的內戰,在世界面前於第五輪就要打響了。
許銀川會“七擒孟獲”嗎?洪智會擊碎“撼山易,撼銀川難!”的神話嗎?是功力悉敵、兩難進取、握手罷兵呢?還是草草簽署和平協定,分道揚鑣後同向外國人下殺手呢?確保團體冠軍定然是兩人團結協作的結果,我們根本無須杞人憂天,可關係到兩人命運的決戰已上升為主要矛盾了啊!
我們先分析一下兩人走上內戰戰場前的形勢,再欣賞他倆的對局吧。
首先,前四輪,小許不負眾望,積4分全勝的戰績匹馬領先。洪智由於第二輪被新加坡黃俊銘不要命的招數頂和,積3.5分緊隨其後。第二,許銀川執先行之利,人氣指數占上風。
打開許、洪的作戰史,至兩人坐在棋盤前,共交手24局,各執先12局。許執先的12局,勝6和3負3,勝率為62.50%,洪勝率為37.50%,勝率比為5:3。許執後的12 局,勝4和7負1,勝率為62.50%,洪勝率為37.50%,勝率比為5:3,與執先參數相同,總勝率及勝率比不用說肯定也相同。從雙方的勝率、勝率比來看,許銀川大占上風無疑。但同時也表明,就一盤棋來講,武當神功未必就一定能打敗少林二指禪
巔峰對決開始後,初出道時,剛登上全國賽場的許銀川,用練就的直橫車殺敗了無數英雄豪傑,且幾乎不使用過河車進七路兵,許銀川先手用直橫車,與天下弈林好漢爭鋒印證這一陣勢共42局,獲勝20局,和22局,勝局率為47.65%,和局率為52.35%,負局率為零,總勝率為73.89%,從未失過手。
洪智無奈不得不用屏風馬兩頭蛇“拒敵於國門之外”,雙方你來我往走了20多回合譜著後才開始進行中局較量。
許銀川在1993年全國個人賽首次奪得全國冠軍後,神州棋壇掀起了“許銀川熱”和“直橫車熱”,一時,打得屏風馬方先進7卒產生為難情緒,使用率急劇下降,不得不以屈頭屏風暫避其鋒。
近幾年來,屏風馬方似乎又找到了頂和的良策,於是,執先獲勝率開始下降,過河車進七路兵又挺胸抬頭昂首闊步出現在主要作戰戰場。許也順應時代潮流,偶爾溫故一下直橫車,但基本上還是深藏不露,逐漸補上了少年時期本就應該練就的基本功,中炮過河車進七路兵順理成章也成了他的殺手鐧之一。
許銀川畢竟是人而不是神,水平再高也絕不可能無懈可擊。今天,對小許來講,專靠技術硬要殺掉洪智哪兒那么容易啊,我要的是世界冠軍,不純粹是與洪智比高低上下呀,和棋就意味著勝利。
對洪智來講,只有將其引上相對陌生的戰場,更多地製造不確定因素,揚長避短,儘可能發揮自己善於力戰的技藝特長,親自痛下殺手,方有可能一舉將其擊敗,在積分上反客為主,一旦讓許輕而易舉走和,以後借刀殺人,期盼其他選手從小許身上替自己撈分扳回差距,幾乎沒有可能,因為,這不是國內賽場,也許差距反而會越拉越大,心態、技術在小許領先的形勢面前,由於不能心平氣和從容談兵都可能會變形。
回頭想一想,洪智選擇屏風馬先進7卒的變例,結果讓小許牽著鼻子走,是不是開局階段制定戰略作戰方針時又一重大失誤呢?
反過來,“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下攻城”,孫子兵法的用兵策略,已在棋盤上運用得爐火純青的許銀川,是否未戰前用兵的謀略已勝了洪智三分呢?
“知可以與戰不可以與戰者勝”,“故善戰者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之必可勝”,“勝可知而不可為”。用於指導戰爭的用兵原則,同樣適用於指導下棋。
朋友!再接著欣賞他倆密雲不透雨的對局,您可領悟了他倆為什麼會走成和棋了嗎?

第六回

第六回 風雲突變 威震寶島小將江中豪
中國台北 江中豪 紅先負 中國 許銀川
第十屆象棋世界錦標賽第六輪,許銀川棋風突變,由柔變剛打掉從後面殺出重圍的寶島小將江中豪,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由於上輪許、洪之戰雙方密雲不透雨,握手言和。中國台北小將江中豪脫穎而出,趁機將比分趕上許銀川,能在世界大賽上和大陸第一劍客並駕齊驅,在第一台相遇切磋棋藝,江中豪實力肯定不一般。
雙方以中炮過河車對屏風馬左馬盤河戰至第7回合,許銀川突然詭道行兵,打破常規之理退縮右炮,紅如出車抓炮,則平七向紅較為空虛的右翼施壓。
退炮是老變化,由於經過大量實戰證明,黑方不容易反先,執後方已基本摒棄,很少有人使用。而許之所以在關鍵時刻使用,是想將小將儘快引入較為陌生的峽谷地帶,讓其事先準備的作戰計畫付之東流。
果然,由於紅右車被暗含在馬口,江中豪遂先行抓馬,然後卸中炮打擊一下黑底士,再返身牽住黑無根車炮,看似緊湊,其實已將次序走錯,應先捉黑炮逼其定位,現黑補士後再出車抓炮已晚矣,黑車生根後左右已有隱約呼應之勢。
黑平邊炮兌車,紅平四避兌,借黑炮在另一車口再度打擊黑士,下一步進外馬出擊,看似一步緊似一步,步步搶先,實則上了黑“迂其途而誘之以利”的當,應實實在在順手抹掉邊兵實行緩攻,由於雙炮皆在車口黑必須進炮相護,紅仍不失先手。由於紅右車布局階段違背出子原則頻繁移動,中炮先擺後卸,至黑升炮打車再挺車護住卒林,解除紅唯一可以打士亂戰的手段後,右右已成犄角之勢,許銀川“以近待遠, 以逸待勞”的戰略計畫已完全實現。
紅補左仕防守方向性錯誤,不如進左相左右聯繫,自此埋下了自取滅亡的隱患。許銀川窺準時機,一著過卒欺車,由太極掌霎變為金剛指,棋盤上風雲突變。紅思前想後不敢吃,否則黑調動雙炮鉤住紅車、馬、相,局勢危矣,無奈只得離開防守要道以攻代守,紅順勢中卒過河實施中央突破,沖向了反衝鋒的號角。而紅方依然沒有意識到危險,飛馬偏師,右炮左移,攻擊黑較為空虛的右翼,被黑方借力順勢兌去主力後,雙方至22回合,黑方已大優。
“勿擊堂堂之陣”,最後,至江中豪貿然飛炮出擊,不想一拳打出去再也收不回來。面對炮火,許銀川大車在炮火中視而不見,一招泰山壓頂反向紅右路劈壓,面對交換,必然形成黑雙卒過河大優的勝勢,如膽敢進車拉住,黑方蹬里藏身,回馬金槍一擊,前要老帥有滅頂之災,後要前方將士丟盔棄甲,在痛苦的深淵中,寶島小將江中豪苦苦思索不得其解而逾時判負。
本局從許銀川詭秘、奇峭、生動、老辣的行棋風格中,可以明顯感受到他的布局不只是循規蹈矩,墨守成規地重複,而是在對傳統經典布局的理解上,不盲目仿古,而選擇與個人性情、敏悟自然和諧地融匯在一起,構成了風格背後的內涵及延伸,從而將其轉化為一種深層次的支撐,在實戰對局中提練發揮出功效來。

第七回

第七回 忙中出錯 新加坡黃俊明被絕殺
中國 許銀川 紅先勝 新加坡黃俊明
在應戰新加坡黃俊明的挑戰中輕鬆獲勝。
是局許銀川以仙人指路起手,至黑方進左邊馬後,雙方已定型為先手單提馬對後手中炮變例。常規情況下,黑方都是先躍馬既搶中卒又避炮鋒,然後再進正馬,以後從宮心返出,另闢蹊徑,盤旋而上。而黃俊明馬飛邊線,希望先穩住陣腳,將戰線拉長。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為之神”。許銀川面對黑馬分邊,右車打挺而起,快速向左出擊,待黑挺起邊卒右車生根後,似驚蛇入草,飛鳥入林果敢前進抓炮,隨後平炮兌車,先解除左翼封鎖。兌車後,黃不甘示弱,躍馬直撲紅方中路,既避開了紅炮鋒芒又銜住了紅中兵。許銀川圍點打援,進車跟住黑炮,暗藏邊線強行突破的連環殺手。黃俊明出車抓馬踏炮,欲圖兌子簡化局面。至第15回合,雙方在勾心鬥角中布局完成。單提馬早就有“七寶連樹”之說,意思是大子根根相連。經過近代名手實戰證明,執後難以抵抗中炮攻擊,在國內大賽中已少見有人使用,但是,執紅先行使用依然屢見不鮮。紅方的單提馬陣與老式單提馬有異曲同工之秒,後方左右呼應,陣型穩固,主力車似一把利刃穿插深入敵後,與後方聯絡看似脫節,實則形散而神不散。反觀黑方則中卒浮起,右炮、中馬、左車都已失去了前進的方向,右翼士窩紅車如骨鯁在喉,鋒芒在背。
中局開始後,黃俊明破釜沉舟中卒挺起,準備長車卒林,平中實施中路突破,但許銀川根本不給黑車搶占好位置的機會,車反身控制卒林要津,黑方進攻找不到方向,無奈先支士等著,既削弱紅在7 路線上的壓力,又可伺機解放主力車的後顧之猶。許銀川將所有準備工作就緒後,邊炮開始出擊,欲先取多兵之利,逼黑象飛邊防守。底炮失去對黑方牽制後,準確地平肋準備出擊。黃自以為找到了能夠吃一兵透松局勢的交換機會,貿然飛炮出擊。
“豎如萬歲之枯藤,點如高峰之墜石”,許銀川進炮準備扣中,對黑方實施重壓。黃俊明長車拉住,紅進邊炮既壓住了黑馬又支援了中路攻勢,伏有吃馬平中帶響妙得黑炮的連環殺手,將戰鬥推向了高潮。黑炮慌不擇路,本應向右倉促間卻向左逃亡,從許先棄後取強制交換黑車,圍點打援計畫得到實現,至第27回合邊馬飛撲前線開始,已完全將局勢的發展進程控制在手中。反觀黑方,儘管多一小卒,但邊馬被紅兵所制,雙炮東一榔頭西一錘,遙相不能呼應,紅方已大優。本來至此黑方還能再掙扎一會兒,可能時間緊迫,手忙腳亂,被紅方一步絕殺,輕鬆獲勝。
當人們嘆息當代象棋布局變化隨著科技的進步,信息被人們快速掌握,贏棋越來越難時,許銀川卻每每在比賽中仍能脫穎而出,且保持著相對較高的勝率,正得益於他將布局理論深深地植根於傳統的肥沃土壤之中,傾其心智,與古賢晤對、溝通,深入挖掘、精心提煉,並在實戰的疆野上,信馬由韁,縱橫馳騁,大膽發揮。
古譜中的剝蝕殘損,經過他的改造和借用,便成為一種新的表現方式,甚至是規律性的技巧,而這一轉化及結果,正使我們看到了他的膽量與氣魄。最重要的還在於他能夠在不同的布局體系和變例之間,保持著統一的技巧特點以及審美追求,同時更能將數者相互融會貫通,彼此滋養。這種能力的體現應當是許銀川在象棋技術上走向化境的標誌。

第八回

第八回 平淡中見真功夫
美東 譚振邦 紅先負 中國 許銀川
在與代表美國出戰的華裔老將譚振幫列陣對圓中,回馬金槍,偷吃對方一炮再下一城。由於從第三輪起一直穩坐第一台,提前一輪將冠軍獎盃攬入懷中。
譚振幫以飛相局布陣,許銀川以左過宮炮相應。飛相局不追求中炮局方雄凝重的氣勢,而猶如急流中的卵石,脫盡外在的稜角,強調化剛為柔,渾圓沉實,對臨局者象棋理論精妙細微的要求極高。應付飛相局種類繁雜,左炮過宮是目前最主要的一種。
面對多元發展的布局,自七十年代中後期,在以胡榮華徐天利、傅光明等為代表的新一代國手帶動下,先手飛相逐漸走向全國賽場,到今天已進入空前的繁榮時代。
譚布局功夫十分了得,對飛相局研究有素,前十幾個回合有板有眼,在當今中國象棋第一人面前,不卑不亢,心如細發,至第14回合雙方兌光雙車後,殘星雁陣,錯落枰上,雙方局面波瀾不驚,提前進入殘棋爭奪。
無車殘棋,道路漫漫,兵卒的爭奪是雙方殘局開始的主題。開始階段,雙方主要作戰子力就在中央地帶扭成一團,像太極八卦圖中的黑白構成虛實關係,參差錯落相生,計黑當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直到第19回合許借打兵之機,逼紅中兵浮起,窺視到紅河口馬位置不佳,開始發力對其實施攻擊,譚平炮邀兌,許平邊炮避兌準備沉底對紅左翼實施騷擾時,雙方輸攻墨守,局勢驟然緊張激烈起來。
譚居然無視九宮要面臨危機。毅然炮平邊線斷黑炮歸路,準備伺機騷擾,未想到黑聲東擊西,攻擊紅九宮是假,攻擊紅浮起的中兵是真,先進馬攻擊紅河口馬,逼其向縱深孤軍深入,然後平炮封壓攻守兼備,紅方子力已散亂,前後左右不能顧盼,面對黑馬臥槽將軍,然後動炮既可前進吃死炮,又可平炮要悶宮吃相的雙刃利劍,思前想後邊炮不敢妄貪中卒。黑圖窮匕首見,回馬金槍雙打,實現了謀兵的計畫。儘管多一枚小小的中卒,在無車殘局中卻打破了雙方的物質力量平衡對比,勝利已開始向許銀川招手。紅雙馬聯繫遙遠,為了不在兵卒上物資匱乏,自行解除了對黑炮的牽制,雖說左右盤旋謀到了黑邊卒,但黑炮借支士打馬之機,不僅解除了紅底炮的威脅,而且為底炮右移,集中雙馬雙炮優勢兵力威脅紅左翼開闢了道路。
“十則圍之 五則攻之”,黑開始強進中卒發動大規模進攻,紅角炮遠離作戰主戰場,於攻於守都毫無作用,八路炮不得已騎河擠壓黑雙馬。許突然退炮再次施聲東擊西之計,看似準備雙獻酒要悶宮,又要平中打擊紅中馬,下一步再踹馬撲槽的組合殺勢,匆忙間飛河口相暫解燃眉之急,不料想黑一記將軍脫袍,蹬里藏身,回頭致命一擊,黑孤軍深入的角炮已被偷去。
本局譚振幫飛相布局渾樸、自然、肅穆、厚重。許銀川行棋風格清逸、靈動、圓融,其駕馭棋局的能力,貫通一致的氣韻,恣意縱橫的氣勢,令人為之震撼。其間許雙馬雙炮或聚或散,或明或暗,或虛或實,在平淡、狂張兩個相反的方向上延伸,境界深遠。

第九回

第九回 開山裂石 三奪桂冠
中國 許銀川 紅先勝 越南 阮武軍
許銀川為中國隊確保團體冠軍,力克越南棋王阮武軍。
許、阮的對局,與第五輪許銀川和洪智的對局前28回合幾乎翻版,只是第20、21 兩回合次序不同,第29回合,洪智走車8退1,而阮武軍走的是車8進1。許銀川和洪智的對局,參賽選手事後都進行了程度不同的復盤拆解研究,由於心得體會不一樣,一步之別,面目全非,這也正是中國象棋變化無窮之所在。
至第33回合,雙方剩車馬雙兵仕相全對車馬卒士象全,紅方多一中兵,且馬咬黑象。儘管有優勢,但這種殘局由於子力少,變化簡單,稍一不慎,黑方極易求和。
許銀川馬、雙兵穩步推進,車時刻控制黑馬出路、防止黑兌死車。儘管阮頗有防守能力,但比起許的進攻仍見遜色。至59回合, 許強行用兵破士突破,63回合進車叫將,逼阮老將在火山上跳舞,64回合馬又撤離防守崗位,面對紅車平中下一步強行進中馬,無奈投子認輸。
許銀川在這種高難度的殘局中,車的往復進退剛柔相濟,馬的曲折盤旋時近時遠,兵的合併輕重緩急,車、馬、兵的配合如亂石鋪街,貴虛不貴實,又猶如夏雲變幻,陰沉時暈化成一團,離散時又時隱時現。在他的眼中,棋子已成為涌動著生命的符號……。

人物軼事

在下棋過程中,許銀川悟出做事要“專心致志”的道理。他認為,要成事,必須誠於事。“因為心誠你才能專心,你的聰明才智才能最大限度地體現在棋盤中。”
許銀川許銀川
許銀川的妻子文靜是其同在廣東象棋隊的師妹,也是國家象棋大師。他倆在業內被譽為“中國棋壇的神鵰俠侶”。就在10天前,許銀川的孩子出世了。初當爸爸,他高興地不得了:“小傢伙看起來有點斯文,有時會笑,臉上跟我一樣有個小酒窩。”許銀川比賽期間幾乎每天打電話回家,問孩子的情況。為了給孩子取名,他還專門買了4本大詞典,經過兩天兩夜的冥思苦想,最後定為許文羲。他說,“文”是妻子的姓,而“羲”是古代王羲之的名,希望兒子以後成為書法家。
2008年是中國的奧運年,許銀川也幸運地成為一名火炬手,他將在家鄉汕頭進行火炬傳遞。“很幸運,很光榮!人生可能就只有這么一次。”他高興地說,作為火炬手比拿世界冠軍還高興。

社會活動

火炬傳遞

在廣東的832名火炬手中,包括有三星公司推薦的著名棋手許銀川,他將在汕頭參加傳遞活動。相對其他火炬手而言,土生土長的“中國象棋第一人”許銀川更充滿了對奧運聖火的期待。他滿臉笑容地告訴記者:能夠當選北京2008年奧運會火炬手,是除了象棋大賽冠軍之外,給予他的最大肯定。他將把奧運激情和精 髓融入到自己的事業當中,不斷挑戰極限,為象棋走向世界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作為三星奧運火炬手的代表,許銀川身上體現了三星“和諧使者”的精神核心。這些行業中的佼佼者和模範,具有感人的故事和示範作用,並在日常生活中帶動了更多人為祖國的和諧發展貢獻力量。他們當選為三星“和諧使者”,參加奧運聖火傳遞,不僅將奧運精神傳遞給公眾,也將自己的精神和力量向世界傳遞。同時,他們也詮釋了三星一貫倡導的理念和價值。
成為三星奧運火炬手,許銀川表達了自己的願望:“當然是讓自己在棋藝上更加完美。通過奧運會火炬傳遞活動,讓象棋運動得到更多人的喜愛。至於自己的新年目標,當然是多拿幾個冠軍了。”
在此之間,許銀川格外忙碌,他在積極調整狀態,備戰全國象棋甲級聯賽;同時,有一件喜事也使他頗為興奮,那就是他將擔任三星奧運火炬手,參加奧運聖火在汕頭站的傳遞。
“大約兩個月前,我接到了通知,知道自己要做火炬手了,高興極了。 ”許銀川說,“能見證並參與火炬在中國傳遞,我感到無比自豪。”
得知要在汕頭擔任火炬手,許銀川很是感慨,“我出生在廣東惠來縣,小時候,那裡屬於汕頭。可以說,汕頭是我的故鄉。”
被譽為“中國象棋第一人”的許銀川這一年33歲,中國象棋已經陪伴他走過了近30年曆程。他說,自己對於象棋的喜愛源於父親的薰陶。“我的家鄉盛行紋枰對弈,爸爸很喜歡下棋,我4歲時就已經會下中國象棋了。”
15歲時,許銀川成為中國象棋大師;18歲時,他首次獲得了全國個人賽冠軍,並晉升為中國象棋特級大師。
中國象棋雖然不是奧運會項目,但許銀川認為“更快、更高、更強”的奧林匹克精神同樣是自己前進的動力。
自12歲進入廣東省象棋隊後,他每天訓練6個小時,十年如一日堅持不懈。 他的棋風精準、細膩,技術全面,招法靈活。他深諳“專心致志”的道理,“因為心誠才能專心,專心了,聰明才智才能最大限度地發揮。”
棋如人生,許銀川說:“其實,每一盤棋都不盡相同,變化無窮。每個人的人生也不盡相同,但只要勇於創造,就能下得精彩。”
平日裡在小小棋盤上縱橫馳騁的許銀川,這一次將在廣闊的天地間快樂地奔跑。
許銀川說,自己沒有刻意練習跑步,但對於將由自己完成的那200米,他充滿了期待,“這短短的200米將成為我人生中一段重要的路程。”
許銀川說:“儘管看起來象棋和其他運動項目有很大的不同,但從實質上說,追求更高更快更強的奧運精神核心是相同的。象棋更像藝術,它追求更完美的過程。”
儘管象棋更多的是用腦,但許銀川並沒有輕視身體的鍛鍊。他表示,平時都堅持不懈地鍛鍊:“我喜歡游泳,也喜歡跑步,這樣可以調節精神,還可以鍛鍊身體。現在我跑個十圈八圈沒問題。不過真的當選為奧運會火炬手,應該不會跑太快吧。我沒想過用什麼姿勢跑,就怕到時候跑步的距離太短,能多跑一段就更好了。”
他將把奧運激情和精髓融入到自己的事業當中,不斷挑戰極限,為象棋走向世界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人機大戰

2006年8月15日北京訊息,激動人心的人機大戰終極PK戰——許天對決在今日下午結束了兩輪的比賽,雙方最終握手言和,賽後,許銀川接受了媒體的採訪。
電腦的防禦很可怕
第一局時許銀川執後手,在劣勢的情況下頂和浪潮天梭,是從什麼時候陷入不利的呢?在第13步許大師曾經為一步馬七進五長考許久,是否那時是有機會的呢?許銀川回答說:“第13步陷入長考在選擇是否‘馬六進四’進馬的時候其實已經感覺到形勢不利,有些虧了。主要是忽略了前面天梭兵三進一的棋。”而結果還是和了,對此,許銀川表示還是比較滿意的。在下午賽前,媒體曾讓許銀川對下午的比賽做個預測,許銀川說:“我覺得電腦的先後手差別不是很大,雖然我下午拿先手,但是結果還是說不好,人在劣勢的局面下心理壓力會非常的大,所以面對進攻很多時候會心理潰敗導致對局的失敗,電腦卻沒有心理壓力,而且由於它的計算能力強大,所以反彈能力也非常強,會在劣勢的局面下反彈出來,這一點非常的可怕。”
許銀川許銀川
電腦已經擁有人類的智慧
下午第二局開賽後,許銀川一度占據優勢,但似乎應驗了他早上的話,電腦的反彈能力非常強,因此最終也沒有拿下此局。張強大師曾評價許銀川:“最擅長下這種好一點的棋,經常可以在比賽中看見他在一盤好一點卻很難贏下來的對局中贏了。”而這一次不是普通的比賽,許銀川的對手也不是普通的人,而是沒有七情六慾的電腦,為什麼沒有贏,許銀川說:“我想以穩為主,希望在殘局中有些機會,但是這次電腦下的非常的好,沒有給我機會。‘炮一平二’更是出乎我的意料,從這步棋看來,它已經擁有了人類的智慧了。”,記得張強大師在講解這盤棋的時候還評價說,人會在沒有好棋可走的時候走“等著”,來等待機會,而電腦的炮一平二,充分的展示了它學會了人下棋時的這種小技巧。數天前,在對五位大師的比賽中,浪潮天梭在殘局的表現還給人明顯的笨拙感,是不是電腦在許天對決賽前進行了調整,變得更人性化了?浪潮天梭的負責人說:“這個系統是比數天前的系統有所改進,而且,上次電腦是以一敵五,現在是一對一,所以系統的對局水平也有了提高。”
最後,對局雙方對於這次比賽發表了感言。
許銀川:和電腦下棋感覺很寂寞
整個比賽感覺很吃力,因為電腦一步可以算16個變化,而我只能憑藉經驗和理解與它對抗。坐在我對面的人不是跟我下棋的對手,而跟我下棋的對手不是真人,這讓我感覺很寂寞,我想我還是習慣和有表情交流的真人對弈。
比賽結果雖然和了,但是每盤棋都是暗潮洶湧,驚心動魄的,我覺得我通過這次比賽從電腦那學到了很多東西,希望以後學到更多。我認為電腦與頂尖棋手各有所長,因為電腦輸入了我的大量對局,我不知道它(電腦)在想什麼,如果能讓我再多了解它一些,我想我還是有機會贏的。
浪潮天梭負責人:不是絕唱而是序幕
我們對這次的結果很滿意,舉辦這樣的比賽是想讓更多人了解中國的電腦和中國象棋。我想說的是這次比賽不是絕唱,而是一個序幕。

收徒過程

中隔“楚河漢界”,色分黑紅,相持對壘,兩軍立營。一邊是象棋特級大師——33歲的許銀川;一邊是從5歲開始學棋,未滿6歲便獲東莞市象棋比賽冠軍,連續兩年在大嶺山鎮春節象棋擂台賽中守擂,曾經在比賽中逼和過象棋大師李鴻嘉的大嶺山文廣中心象棋協會成員——年僅8歲的鄭舒潮。
雙方握手,鄭舒潮穩穩坐定,雙手扶膝,兩眼平視。幾步走下來,他凌厲的進攻,穩健的防守,獨特的棋風,讓許銀川這位集世界、亞洲、全國冠軍於一身的“全冠王”有些手足無措。
好不容易贏下這盤棋,許銀川頗有感慨:“象棋界有個說法,怕‘江湖’的不怕‘朝廷’的。鄭舒潮這孩子年紀雖小,但對象棋之道有其獨特的領悟,實在難得。在棋界打拚許久,我還沒有一個徒弟,現在我決定收他為我的第一個徒弟。”
收鄭舒潮為徒實屬巧合
無巧不成書。許銀川來到大嶺山,收鄭舒潮為徒實屬巧合。這幾天,許銀川一直在茂名、東莞等地忙於棋藝交流。他聞知大嶺山鎮文廣中心棋協一直在對一批酷愛象棋的孩子進行重點培養,而且這些小棋手多次在高水準的杯賽中榮獲市、省級冠軍,並有人曾闖入全國十強。而這當中有一個叫鄭舒潮的孩子非常厲害,曾多次獲得各項冠軍。許銀川動了心,決定去大嶺山走一走。
2008年1月17日,許銀川來到大嶺山,恰逢大嶺山鎮文廣中心棋協成立十周年慶典,該協會組織了孩子們進行象棋比賽,大家正殺得熱火朝天。他示意組織者不要聲張,悄悄地走到鄭舒潮身邊,看他與對手過招。
這孩子果然了得,一會兒的工夫,他便三下五除二將對手的老“將”置於死地。許銀川觀其棋路,感覺頗為新穎獨特,便提出與鄭舒潮走一局,後來便出現了前面所說的那一幕。
將帶愛徒到家中悉心培養
當晚,在大嶺山一間酒店,許銀川和鄭舒潮舉行了拜師宴。鄭舒潮在向父母深深鞠一躬後,將去到許銀川廣州的家生活,並從此跟隨師傅許銀川征戰象棋界。
在拜師宴上,想到孩子即將離開身邊,鄭舒潮父母的離別之情溢於言表,“孩子從小到大都沒有離開過我們,現在要跟師傅去學藝,我們真的非常捨不得。”帶著充滿稚氣的聲音,鄭舒潮向父母表達了自己的志願:“你們不要為我擔心,我一定會跟師傅好好學棋。”
許銀川表示,作為自己的第一個徒弟,鄭舒潮將是他今後重點培養的對象,“我會把自己所學毫無保留地傳授給他,這也算是為象棋界盡一點綿薄之力。”今後,他將帶著鄭舒潮到各地參加交流和比賽,讓他多長見識,並幫助他不斷提高象棋技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