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太歲

說太歲

說太歲,霹靂布袋戲虛擬人物。

出自黑海森獄的獵妖者。受黑海獄皇贈與象徵王威的閻王鞭,被閻王喻為賢者之人,為了一件任務在久遠之前來到苦境,卻意外被天影沙之局困頓許久,因玉符鞋之故方釋出。對魚的鮮味十分鐘情,與若葉央措是多年好友,為人冷漠寡言。

柳峰翠因為天馡魚而結識,也從此愛上鮮魚的味道。個性不喜親近他人,對老狗頗為友善。

後為保護天羅子,戴上閻王麵皮代天羅子赴玄囂之戰而亡

基本介绍

  • 中文名:說太歲
  • 外文名:Yue Taisui
  • 其他名稱:太歲,師父(天羅子專用),喵太歲(道友戲稱),馬上妖(秦假仙稱)
  • 配音黃文擇(閩南語原版)
    夏治世 (台配國語版)
  • 登場作品霹靂俠影之轟定干戈 
    霹靂俠影之轟掣天下
  • 生日:2013.9.20(初登場紀念日)
  • 年齡:不詳
  • 性別:男
  • 身份:來自黑海森獄的玈人
  • 嗜好:吃烤魚
  • 坐騎:羽駁(太歲死時流淚而亡)
  • 所有物:閻王鞭、玉符鞋、鉛刀
  • 本尊雕偶師:劉氏夢凡
  • 角色編劇:申呈山(素問)
  • 出場章數:36集
人物設定,人際關係,人物能力,人物經歷,主要劇情,主要事跡,人物旁白,人物配樂,人物獲獎,人物評價,人物語錄,

人物設定

名稱:說太歲
性別:
說太歲說太歲
身份:黑海森獄的獵妖者,天羅子之師,閻羅王之欽差
詩號:馬蹄三響,人收三命。蹄響轆轆,數不清,人命有幾多絕唱。
初登場:霹靂俠影之轟定干戈第24章
退場:霹靂俠影之轟掣天下第27章(為保住天羅子,戴上閻王第十九張麵皮化身其模樣與玄囂太子決鬥血戰而亡)
來自:黑海森獄
所有物:玉符鞋(若葉央措遺物)、鉛刀(後轉贈天羅子)

人際關係

上司:森獄閻王
徒弟:天羅子(視如親人)
朋友:一字鑄骨[若葉央措](畢生唯一摯友)
坐騎/寵物:羽駁

人物能力

武學:天鋒赦地、龍刃吞海、穿龍盪海、天鋒赦、潛龍出天、旋龍影、擎天龍虹
術法:命數互易之法
能力:混沌之力
武器:龍刃天鋒,閻王鞭
◎外形特徵:閻王鞭是潔白的鞭身,利落又異常強韌,手持處以金屬打造,華麗又象徵權威,鞭身纏繞金環,讓閻王鞭揮落的力道更加具破壞力。龍刃天鋒為說太歲的專屬兵器,為造型特殊的手持刃,刀型尖鋒搭配龍首造型,額前之角即是鋒芒洗鍊的刃身,極具殺意與速度感。
◎象徵意義:
閻王鞭、龍刃天鋒為說太歲所持有之兵器,這兩把兵器除了類型不同外,對說太歲本身也有兩種不同的意義存在。閻王鞭為過去說太歲受閻王所賜予,在地位不高的玈人身份下,也因為閻王鞭在握,讓說太歲的人生有了大轉變,並開啟與天羅子深厚的師徒情。
閻王鞭的任務大多都是為了天羅子、閻王而使用,當年閻王告訴說太歲,若是不接手閻王密令與閻王鞭,閻王則會直接以閻王鞭殺掉年幼的天羅子。而說太歲接下閻王鞭後,雖然保護了天羅子,卻也要擔負起殺掉天羅子另一個存在的使命。最後為恢復天羅子身軀,說太歲也以閻王鞭殺了沐靈山,完成閻王鞭的使命。看似被賜予閻王鞭,是說太歲的無上榮耀,但實際上閻王要說太歲蒐集鑄有毀魔異文的骨頭,最後一根是在說太歲身上,也是要說太歲在最後用閻王鞭自盡的悲劇結局。
龍刃天鋒龍刃天鋒
龍刃天鋒在說太歲手中的意義性又是不同,就是用自己的立場與師父的身份,來保護天羅子存在。龍刃天鋒在手,說太歲的速度感更是加強,就算一人獨挑森獄雙魔仍是綽綽有餘,一招「穿龍盪海」便直接讓雙魔退離三分。不歸路上,說太歲的最終一戰,則是以天羅子的身份與玄囂太子死決。說太歲依然是手持龍刃天鋒這把守護愛徒的神兵,說太歲自知面對玄囂太子,自己的勝算不大,但為了以自己的命換取愛徒的安全,說太歲以必死決心迎戰,絲毫無懼,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仍是惦記著天羅子,盼望師徒來世再相逢。(摘自霹靂會二十二年度八月份第264期月刊)

人物經歷

主要劇情

天影沙之局
道門道真派齋玉髓敗在說太歲手下之後,利用自然地形和柳峰翠的天馡魚做誘餌,配合道靈一脈之道術,將其困在影沙中,讓其受影沙覆身乃至石化,沉入沙中,隨地下流沙暗流,飄向地心。目的是要讓說太歲永世不得再出。
友情的詛咒
離開黑海森獄後,多年好友若葉央措(一字鑄骨)逼迫說太歲殺掉影,被太歲的閻王鞭打出全身骨頭。臨死,若葉央措詛咒「這份痛,我要你狠狠記住!咱們的路,是在遇上閻王那刻開始背離,只要你還為閻王執鞭,我這雙玉鞋,天涯海角都會找上你,我要你永遠背負著我的死亡!哈哈哈哈,從此以後,我們不再是朋友了!」
天羅子
黑海森獄閻王第十九子天羅子出生時,黑月異象,使其九歲時漸漸失去軀體,只剩下影。閻王以密令命令太歲將天羅子送到苦境,為天羅子尋找世上另一個與自己面貌一樣的人(沐靈山),將其殺掉,便能讓天羅子恢復肉身。
說太歲
閻王密令
閻王賜予說太歲閻王鞭,一者是命太歲保護天羅子安全,並替失去軀體的天羅子找回恢復契機,而其另一個目的,便是令太歲替閻王尋找鑄有毀魔異文的骨頭。在太歲送給漂鳥少年的信中可見,最後一根骨頭,便是太歲之骨,閻王鞭的最後一個任務,竟是讓太歲自盡。

主要事跡

(按事件發生的先後順序)
1
閻王密令
受予閻王鞭,遠離政爭,護閻王第十九子——天羅子至苦境。
2
救回漂鳥
以自身血元,轉漂鳥少年來世之性命於今生,賦予其第二次生命。
3
殺死好友
好友若葉央措(一字鑄骨)背叛閻王欲殺天羅子,反被太歲所殺。
4
重啟日晷
受北狗(最光陰)之託,以黑月影火暫代日光,使時間城日晷再度運轉。
5
轉生送死
沐靈山靈台清明,使天羅子肉身恢復,並保證佛鄉之佛燈不滅。
6
救下隨遇
玄囂太子元神獸時,意外遇到其子隨遇,以森獄玄氣保住其生息。
7
卸下王鞭
將閻王鞭轉交給有自己血元的漂鳥少年,並要其承接王鞭之義務。
8
代徒戰死
戴上閻王第十九張麵皮偽裝成天羅子,代替其與玄囂太子決鬥身亡,換取天羅子平安。

人物旁白

1
詭氛籠罩塵世,天光被濃暗吞噬,失去光明的大地,百妖出世,群魔亂舞,倏然,空野迴風,的的馬蹄乍響,樹林內,氣氛倏變,暗夜氛象,鬼胎各懷,橫空妖禍,引火天下,一匹馬,一盞燈,一個人,一條鞭,將為濁濁武林,掀起怎樣的末日波瀾。
2
的勒鏘,的勒亂,的勒馬蹄轆轆響,搖曳的火,搖曳的影,在永夜中錯布出奇異又迷幻的詭象。
3
黑海路迢迢,浮葉轉新謠,呼呼詭聲,穿梭骨林,一印一風嘯。黑海路遙遙,浮葉轉眼凋,噠噠馬蹄,破空響沓,一步一清寥。黑海路夭夭,浮葉廻迤消,漉漉泥濘,足踏黃跡,一履一飄搖。神秘神秘神秘,太歲響著馬蹄,一步一步,走向黑海天路的盡頭,那個地方究竟藏有什麼秘密?又將牽引起怎樣的故事呢?!
4
微微,離離,又幽幽。冷夜下的黑海天路,張目難辨其中。只有濁濁血味旋繞鼻息,透出一絲詭氛。倏然銅鈴響曳,馬兒踏著濕濘黑土,而逸去蹄聲,一盞放亮的油燈,找出濃夜下的景。道路,道路,由萬名道家屍骸鋪出的血途,森森詭象,在幽微光線下,控訴著經歷的殘酷。

人物配樂

說太歲(說太歲文曲)
曲/編曲:孫敬凡 收錄於《轟掣天下原聲帶-精選47》
孫敬凡老師2011年作品,爽朗的簫聲引領於前,輕盈的節奏如同馬蹄聲轆轆作響,自信悠揚的樂音如說太歲般直率坦然,闖蕩天涯。樂曲選用於「說太歲」一角。
說太歲  官方桌布說太歲 官方桌布
龍刃天鋒(說太歲劍曲)
曲/編曲:丁天牧收錄於《轟掣天下原聲帶貳-精選48》
丁天牧老師2013年作品,以「殺途」為題創作,電掣般湍急的樂聲漸至,危急緊迫的弦樂襯底,急促的琴弦鏗然彈奏,加上強烈的節奏感,營造出濃濃的狙殺氣氛。樂曲設定為說太歲「龍刃天鋒」劍曲,初用於轟掣天下第十一章,玄囂太子對天羅子下以毒手,讓說太歲首度現出神兵龍刃天鋒,火焰般的利芒,誓讓玄囂太子嚐到天鋒刃血的快感。
閻王巡鞭(說太歲武曲)
曲/編曲:風采輪 收錄於《轟定干戈原聲帶貳-精選46》
風采輪老師2013年作品,小鼓如行軍般陣陣邁進,人聲唱和出一道乘著名駒的雄偉身影,剛毅的節奏中以長笛聲穿梭其中,如騎士手中長鞭剛柔並濟,英武快意。樂曲選用於「說太歲」一角,左眼戴著金紋面具,手持閻王鞭,身騎黑色名駒「羽駁」,以閻王鞭懲奸除惡,主張人要靠自己的力量生存,怪癖是愛吃烤魚。

人物獲獎

評選刊物
類型
分/票數
名次
圖片
月刊第223期
霹靂風雲榜2013最佳代表人物
897分
第6名
說太歲
月刊第231期
霹靂風雲榜最佳良師
347分
第7名
說太歲

人物評價

超級霹靂會
超級霹靂會20140406:說太歲
說太歲,來自黑海森獄的獵妖者。沉默寡言,對人有著疏離感,行事極有自我原則。
原是森獄地位低下的玈人,但不凡的武學與智慧,讓說太歲憑藉一己之力,得到了森獄閻王的器重,破格拔擢,更贈與了象徵王威與無上榮耀的閻王鞭。說太歲自此成為執行閻王密令的最佳人選。
說太歲離開森獄,週遊苦境,替閻王尋找鑄有毀魔異文的骨頭。而實際上,說太歲的另一項任務,是保護閻王第十九子——天羅子,為其擺脫來自黑海皇子們的追殺,並替失去軀體的天羅子找回恢復契機。
但風光的背後卻是友情的分歧。閻王託付的重任與對立的立場,讓說太歲親手殺除了畢生唯一摯友若葉央錯,鑄下心中難以抹滅的遺憾。
漂浪異界的說太歲在與天羅子共處的歲月中,逐漸培養出與天羅子的師徒之情,關懷不再僅是因為任務。
當森獄第十八皇子所派出的追殺者翼天大魔與苦境組織逆海崇帆合作,皂海荼羅大陣不僅令塵世陷入黑暗,更影響了時間城日晷,令萬物陷入時間亂象之中。北狗奉時間城主之令,前往尋找地底影火,以延續日晷運作,也因此結識說太歲。機智的獒犬小蜜桃與黑馬羽駁迅速建立友誼,也因此讓得知烤魚密招的北狗成功請得說太歲幫助。
說太歲
說太歲行事有著自我準則。為替天羅子積德,應允前往時間城以影火之力拉動日晷,亦是藉此測探時間城意圖。得知時間城不染武林是非,說太歲也放下心中防備。而命運的契機也在此時到來。
天羅子於苦境的另一個存在,說太歲遍尋多年不得。在北狗的請託下,說太歲以影火之能替正道醫治命在旦夕的沐靈山,也找到了未來以命換命的對象。為恢復天羅子身軀,說太歲以閻王鞭殺死沐靈山,一場以命換命的機緣,再添難解的遺憾。
隨著錫命詔烙命,天羅子重造身軀。師徒一路走來同甘共苦,縱使說太歲已將天羅子視為親人,但為替天羅子掩飾身份,仍是決心離開。然而天羅子遭玄囂人馬偷襲,更被抓回玄囂殿為人質。縱使國相千玉屑信心滿滿,直言天羅子自有自救方法,但關心則亂,說太歲仍是憂心不已。喧囂太子攸關性命的元神獸離體逃逸,說太歲即便明白高翔族僅是要坐收漁翁之利,但為換回天羅子,說太歲仍是選擇步入別人鋪排的棋局裡。說太歲成功擒得白麒麟,換得談判籌碼。而另一方面,天羅子憑藉出色的言談與昔日國相給予的提示,成功替自己換得籌碼,離開玄囂大殿。說太歲帶天羅子前往向國相致謝,對於千玉屑直言殺掉玄囂元神獸之事,說太歲卻不以為然,仍是堅守承諾。
對於天羅子時常對事物抱著極端負面的看法,讓說太歲為其身份憐憫同時亦為其擔憂。(太歲將天羅子摔下馬,天羅子生氣欲找尋千玉屑)說太歲聞言,欲藉此讓天羅子選擇自己的路,學會成長。之後,天羅子依從國相之言,為尋求神思幫助而找上山龍隱秀,但神思開出的條件,卻是殺除無辜孩童的性命。(天羅子不願殺隨遇,欲再次找山龍隱秀問清楚)對於天羅子的選擇,說太歲欣喜於徒弟的成長,但 蟄伏暗處的逼殺,仍是一步步逼近。
(回想讓天羅子悟鉛刀一事)過往回憶紛沓而來,一口鉛刀的重量,寄予的是說太歲對天羅子的厚望。一張臉皮,宣告一場捨命的布局,只為保全徒弟一線生機。縱使心有遺憾,說太歲前行腳步不曾停滯。與神思的會面,說太歲洞悉一切真相。士為知己者死,甘願無悔。不歸路的對壘,說太歲終是以天羅子的樣貌壯烈身亡,結束飄泊的一生,僅餘下寄託於未來的一個希望。
說太歲,玈人的身份與辛酸的經歷,讓他看似寡情淡默,不願與人有過多交集,但說太歲內心卻有著傾盡生命亦要守護重要之人的執著熱情。太過重情,讓他習慣沉默無悔的付出與體諒。看似無情的選擇,實則是看透事情本質後,去執行他認為值得與應當的選擇,並為這選擇擔下一切後果與責任。與天羅子師徒相稱,說太歲不會只知保護,仍是在言談間,教導天羅子在選擇與責任之間走出讓自己無悔的道路。縱使說太歲一路以來的歷程色調總是沉重而艱辛,但說太歲仍是不悔地寫下自己的精彩故事,璀璨迎接落幕。

人物語錄

  1. 說太歲:行動比任何言語來得有說服力。
  2. 說太歲:生存,要靠自己。
  3. 猘兒魔:黑海鎖魂六紙,皆指向你。
    說太歲:那又如何?
  4. 北狗最光陰:想不到你是這么自私的人!
    說太歲:那又如何。
  5. 末夜相:現在不殺,屆時,你想殺也殺不了囉!
    說太歲:那又如何?
  6. 千玉屑:以後,或許你就是死在你所謂的風骨下。
    說太歲:那又如何。
  7. 翼天大魔:能再見到你,吾十分高興。
    說太歲:與你毫無交情,談何歡喜。
    翼天大魔:同鄉之情,便是歡喜之源。
    說太歲:同鄉相殺,是你歡喜表現。
    翼天大魔:太歲又豈是簡單能殺,今日相見,旨在坦誠。
    說太歲:我不喜歡困擾。
    翼天大魔:不困擾,只要說出天羅子的下落。
    說太歲:我不喜歡被往事糾纏。
    翼天大魔:那你只能被麻煩纏身。
    說太歲:我一向有著斷絕麻煩的本事。
    翼天大魔:太快亮出爪牙,只是讓自己的路變得崎嶇。
    說太歲:你可以一試。
    翼天大魔:哎,你還是同樣的冷,寡言,殺氣騰騰,還有,對魚的鮮味十分的鐘情。
    說太歲:套交情嗎?
    翼天大魔:不如說先禮後兵,注意了,下一次的見面,就是相殺的開始。(離開)
    說太歲:無聊,浪費了一尾魚。
  8. 【遍地魚骨,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兩個人,一匹馬,一隻狗,在殘火餘燼中,找到共路的方向】
    最光陰:走吧,吃夠了就該動身了。
    說太歲:你還欠吾五百條魚。
    最光陰:我還沒想到要你做哪五件事。
    說太歲:有機會就要吃魚,事情可以慢慢想,駕。
    最光陰:喂!我是帶路的,你要走在我的後面,不準超越!
  9. 【北狗為探一字鑄骨與歲太歲的關係,烤魚誘惑】
    最光陰:恩……真香。
    說太歲:你太故意了。
    最光陰:是你太擺譜。
    說太歲:要如何做,這尾魚才是我的。
    最光陰:只能共享,不可能是你獨占。要,不要,就一個動作,來到我的身邊坐。
    最光陰:哼哼,這樣還差不多,趁這尾魚還沒熟之前,你先跟我說為什麼一字鑄骨的鞋子,會穿在你的腳上。
    說太歲:這是一個關於友情的詛咒。
    最光陰:友情的詛咒?
    說太歲:我曾經有一位很好很好的朋友,他……
    最光陰:他,怎樣了?怎么不說下去?
    說太歲:他後來被我打出全身骨頭,死了。
    最光陰:真有趣如何?!一個有頭有尾,中間全跳過的說故事方式,真有趣。哈,還有更有趣的嗎?!
    說太歲:他臨死前下了詛咒,不管天涯海角,他的玉鞋都會找到我,穿在我的腳上,讓我的心永遠不得自由。
    最光陰:你……
    說太歲:我今天沒心情吃魚了,你欠我五百零一尾魚。
    最光陰:他這樣,會讓我一時想到好幾個問題。第一,他的算術重來只有加法,沒有減法。第二,他打死朋友是為什麼,第三,他的好朋友是一字鑄骨嗎,第四,下詛咒讓他的心不得自由的原因是什麼,第五,他不想與吾深交的原因是因為詛咒嗎?
    小蜜桃:問我,我擲杯嗎?(擲杯:台語抽籤問神明、擲硬幣猜測的意思)
    最光陰:下次遇到他,我一定要教他怎樣說故事。
  10. 【黑海獻祭不歡而散後,說太歲偶遇北狗與綺羅生】
    小蜜桃:我的獁吉來了。
    說太歲:是你。
    北狗最光陰:哼,我與你認識嗎?
    老闆:客官,照舊嗎?
    說太歲:恩。
    老闆:那請稍等一下,馬上好。
    北狗最光陰:你這個人,除了吃魚,還會吃其他的嗎?
    說太歲:還是吃魚。
    老闆:客官,你的魚烤好了。
    (太歲接過烤魚欲轉身離開)
    北狗最光陰:哼,要走連打個招呼也沒有。
    (太歲停步)
    說太歲:我與你認識嗎?
    北狗最光陰:餵。明明是你不對,為什麼你還能這么的理直氣壯。
    說太歲:我的人生,沒有什麼對錯可言,是你太堅持你的立場。
    說太歲:黑海上進行的,是一場特殊的生祭,當這些人走在血路上時,靈魂便被烙上死印,他們自己不能掙脫,旁人慾救,也只是代死而已。你一命,只能換一命,這么多待救的人,你出手有意義嗎?
    北狗最光陰:那些人,一條條的都是人命呀!
    說太歲:在那個當下,吾只認識你。(離開)
    北狗最光陰:你!
  11. 霹靂俠影之轟掣天下06【北狗為破暴雨心奴的森羅獄陣再次找上說太歲】
    (旁白:荒野上,刀鋒凝寒,煞指說太歲)
    北狗:我要破解森羅獄陣的方法
    說太歲:我已經說過,森羅獄陣破解之法,關係著一個人的命運起落,你負擔不起。
    北狗:那暴雨心奴用森羅獄陣所造的孽,你就負擔得起嗎?
    說太歲:我並非是以天下為己任的人,只要對方不要碰觸到我的底線,我就不會對付他。
    北狗:想不到你是這么自私的人!
    說太歲:那又如何?
    北狗:枉費我跟你吃了那么多條魚.!
    說太歲:魚是交易,並沒有友情的存在
    北狗:好!那我們就不談友情,談交易。說吧,要多少條魚,才能換得破森羅獄陣的方法?
    說太歲:習慣,是侵蝕人心最可怕的利器。魚,我戒了。
    北狗:你戒掉魚了?怎么可能?
    說太歲:所以這次交易,不需要魚。只要你去鷹堡,找高翔族的人,討取錫命詔交給我就行了。
    北狗:你真的戒掉吃魚的習慣?
    說太歲:以取得錫命詔作交易,如何?
    北狗:就這么簡單?
    說太歲:不簡單,他們不會平白無故將錫命詔叫出來,你必須善用智慧,取得錫命詔。而且不可以讓高翔族知道是我要的錫命詔。
    北狗:如果他們問我,為什麼會知道錫命詔的存在,那該怎么辦?
    說太歲:就說是國相千玉屑所託。只要拿到錫命詔,我自會說明破陣方法。
    北狗:嗯,記住我們的交易了。
    (北狗離開)
    說太歲沉思:我殺了沐靈山,注定我們要兵戎相向,與其以後讓你為難,不如,就此斬斷友情!
    (千玉屑的童僕過來)
    童僕:先生,國相讓我把這封信交給你。
    說太歲:嗯。
    看完信內容後,沉思:國相要求一見天羅子
  12. 霹靂俠影之轟掣天下08【太歲為天羅子重塑軀體】
    (旁白:幽洞中,錫命異光綻放,登時獄音回動,宛若末世異唱,頌揚著異命再生。 響天怒吼,似是萬針入膚的痛楚,自心口蔓延四肢。流竄開來的紅霧,似是血紗,包覆著一軀身體,天羅肉身,正在黑暗中,慢慢凝形。)
    說太歲:一鞭入心,五行綻靈:二鞭髮膚,身形重生:三鞭精神,點入魂精。
    (天羅子成形)天羅子:師父。(欲拜太歲,太歲卻以內力將其震起) 師父,你為什麼不讓我跪你。
    說太歲:你的師父是千玉屑。
    天羅子:他不是我認定的師父。而且,天羅子能恢復軀體,乃拜師父你所賜。天羅子跪你,天經地義。
    說太歲:將多餘的感情收下吧,你不是要聽你的母親在苦境的故事,坐下吧。
    天羅子:師父總是知曉如何打擊徒弟。
    說太歲:你母親乃苦境天羌族人,那一年(回想天羌族與道真大戰失敗,逸冬青跳黑海自盡,卻被閻王所救,後來與閻王生下天羅子)
    天羅子:想不到母親竟身負如此血海深仇。難怪當初她要我有機會便尋回苦境的根,為這個過去討回公道。
    說太歲:一樹春風有兩般,南枝向暖北枝寒。現成一段西來意,一片西風一片東。
    天羅子:師父,你的意思是要我放棄仇恨嗎。我現在恢復人身了,該先做哪一件事呢?
    說太歲:人生是要自己過的,不管是哪一種未來,都必須是出自你自身的選擇。讓別人替你選擇,你是在規避責任。
    天羅子:我沒有這個意思,只是,一直以來都是 與師父你一起,難免希望自己要走的路,能得到師父你的認同。
    說太歲:你與吾相處的時間太長,慣性使然,讓你排斥了除了我之外的其他可能。千玉屑會是一個很好的啟蒙者。
    天羅子:師父要我見千玉屑,我便見。但在我的心中,唯一的師父,只有你。
    說太歲:年輕,容易將眼前所見當成一切。當你眼界放寬,人生也會跟著不同。你在此等待。
    天羅子(望著太歲背影):正因年輕,所以所見即所得,一切來得純粹。這純粹的眼,才更能看見世上最難得的你。
    霹靂俠影之轟掣天下10【神在在與太歲談話】
    神在在:慢就是相對的快,就看你如何理解。我找你這么久,讓你等一下,也是應該的。
    說太歲:還須廢話多久。
    神在在:廢話就是相對的金言良語,你要好好品嘗。
    說太歲:(摸閻王鞭)打就是相對的疼惜,我疼惜你好嗎。
    神在在:哈!久不見太歲,你變得風趣了,是苦境的風土民情 讓你有這么好的改變嗎?
    說太歲:吾與你交情不深,你眼中的變或不變,不過是因為你的認識不多。
  13. 霹靂俠影之轟掣天下10【天羅子假扮沐靈山替太歲擺脫佛鄉追殺,太歲教導天羅子要擔起佛鄉希望】
    天羅子:還請諸位向所有佛門傳達,沐靈山沒死,切不可再為難說太歲了。
    佛鄉僧人:好,貧僧先告辭了,阿彌陀佛。
    天羅子:阿彌陀佛。(嘆氣) 總算是擺脫這群難纏的禿驢了。
    說太歲:說到要做到。
    天羅子:師父,莫非你也要我削髮為僧?
    說太歲:也可以帶髮修行。
    天羅子:師父,這只是為求脫身的託言,不能算數。
    說太歲:那吾只好去向武林道上四百八十五間的寺廟請罪,因為吾打死了沐靈山,佛鄉禪燈已無法再燃。
    天羅子:師父啊,我是天羅子,又不是沐靈山,怎扛得起這一切。
    說太歲:他們要的只是一盞能在修行道上指引明心的禪燈。是沐靈山或天羅子,並沒有關係。更何況,你是沐靈山在這世上另一個存在。雖是他消方有你長,但在佛門眼光來說,這又何嘗不是一種因緣。你借了沐靈山的路,就該擔起這個天命。
    天羅子:師父......
    說太歲:或許現在一切對你來說還太沉重,但總有一天,你必須要面對。
    天羅子:那就到時候再說。師父,你都不會擔心我怎樣了嗎。也不知道是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好險我的遁影術修煉的爐火純青,否則你現在就見不到我了。
    說太歲:是誰所為,我會調查清楚。玄囂太子欲與你一見,你可願意。
    天羅子:師父你覺得呢。(太歲瞪向天羅子)師父,你用你的眼神在殺我了。我知道我知道,自己做決定嘛。嗯,再一直逃避下去也不是辦法,好吧,我願意與他一見。
    說太歲:那吾為你安排。
  14. 霹靂俠影之轟掣天下25
    天羅子:師父,閻王惡相,是不是山龍先生在危機時所出現的恐怖面容?我的父親竟然長得那么邪惡。
    說太歲:這是閻王怒像,用於示警與遏制紛爭,並非原本面貌。說起來這是我第二次見到閻王惡相。這兩次都是與你有關之事。
    天羅子:嗯?上一次是什麼時候,我怎么沒有印象?
    說太歲:就在你九歲的時候,那場獵林大火,證實了你逢九克兄的命格。當時朝野上下輿論,都要閻王為森獄未來構想,處決你與你的母親。閻王一怒,顯出惡相,威懾眾人。閻王認為,你的母親能逃過森獄女性生子便死的森獄詛咒,表示天意要她活下去,森獄之王不能違背上天旨意。故而將你的母親判入永寒樹永世囚禁。
    天羅子:而我,天羅子,則是被驅逐出境……(苦笑)
    說太歲每一個人身處的立場,都有他的難處與考量,為王者,本就該將百姓的福祉放在諸事考量的最前端,我知道你對你的父親有怨,但有時候,適當地將本我思考放下,以客觀的角度設身處地地著想,你能夠體會更多這個世間的美善,從而得到更多平靜與喜樂。
    天羅子:森獄信天不信人,導致整件事件畸零發展,對此我確實有怨,但也不想怪誰,因為這是我與師父相依為命的契機,如果說我得到了什麼,我想師父你就是我今生最大的收穫。能跟師父這樣並肩而行,就是一種幸福。
    說太歲:這種依賴心態,不是好事,你早該要獨立了。
    天羅子:世上有哪個人可以不依靠任何人就可以獨立而活?沒有嘛!就算是國相這么位高權重的人,他身邊不也跟著一個照顧他生活起居的小童子。人啊,孤單過了頭,會顯得無情,師父應該也不希望我當一個無情的人吧?
    說太歲:如果情當斷時,與其抱著有情而心苦,不如無情面對。
    天羅子:師父,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啊?難道我無情也可以嗎?
    說太歲:意思是,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讓心有太多的負累,好好過活就對了。
  15. 霹靂俠影之轟掣天下26 【白梅花林,師徒分別】
    說太歲:記住你現在高興單純的心情,然後輕輕地閉起眼睛。
    天羅子:為什麼要把眼睛閉起來?
    說太歲:因為要用心感受。
    天羅子:感受什麼?
    (說太歲沉默了一下,然後點了天羅子的穴道。)
    天羅子:誒?師父?你為什麼要點我穴道?
    (太歲將天羅子抱到石頭上坐好。)
    說太歲:因為在此地你才能感受到幸福的力量。
    天羅子:師父!我不喜歡你現在的眼神!沒有你在身邊我什麼都感受不到!
    說太歲:(輕笑)我的天羅子確實很聰明,但為了找到守護你的理由,我一直不願意承認你有獨當一面的能力。對你的教養一直都是以依賴我為主,你的依賴,其實都是我的希望。因為玈人無根,家人就是身為玈人的我,最渴望擁有的東西。
    (說太歲拿起為天羅子樣貌的閻王臉皮。)
    說太歲:你曾經說過能希望和我長得一樣。我當時雖是斥責你的想法天真,但其實心裡非常高興,(戴上臉皮,變為天羅子的樣貌。)現在你我確實長得一樣了。
    天羅子:師父!你想帶我赴玄囂之戰?!
    說太歲:這樣的天羅子武功才是真正的太歲真傳。(轉身離開。)
    天羅子:師父!天羅子的戰鬥我要自己打!屬於天羅子的生死我要自己面對!師父!我不準你拋下我而死!師父!不要拋下我啊!
    (旁白:響天嘶吼,喚不回遠去的身影,無力的身軀只餘割裂心魂的痛楚。刺痛的雙眼,在極目中,只剩一片血紅讖色,烙印著生命的悲歌。人世啊人世,豈是大嚎一場能罷?)
  16. 霹靂俠影之轟掣天下26【太歲與山龍隱秀談話】
    山龍隱秀:山廓隱雲霧,誰辨山中形,山中幾多怪,行人辨不清。
    說太歲:腳撲朔,眼迷離,行人顛路求山轉,心可可,意可可,山轉幾回行路倦。
    山龍隱秀:你終於有所覺悟了。
    說太歲:一切的一切,都在你的預料之中,不是嗎。
    山龍隱秀:預得了天下大事,卻料不準人心吶。
    說太歲:閻王的假臉皮,會被揭穿嗎?
    山龍隱秀:閻王所制的臉皮,生可揭,死後,便會與覆臉者溶為一體,永遠揭不下。
    說太歲:嗯,如此便萬無一失了。
    山龍隱秀:此役凶禍難料,這口變體銀刃,是我用來殺死玄穹的兵器,這就交給你。
    說太歲:這口兵器,就是千玉屑所說,能殺死元神在體的玄囂之兵器嗎?
    山龍隱秀:沒錯。它來到我手中的時機正好,如今轉贈於你,望你能善加利用。
    說太歲:你希望我用來殺死玄囂?
    山龍隱秀:(意味深長)我相信,你會做出正確的決定。
    說太歲::最後,我想再問你一件事情,希望你解答我的疑惑。
    山龍隱秀:請說。
    說太歲:初見那一刻,你的賞識,是真心的嗎?
    山龍隱秀:(神思出現異動)當然。
    說太歲:好。那一切便都值得了。
    山龍隱秀:山路人顛行,過影走匆匆。山中幾多怪,行人識不明。
  17. 霹靂俠影之轟掣天下26【太歲代天羅子赴玄囂之戰】
    (旁白)不歸不歸,胡云不歸。為情而勇,為義而勇,為諾而勇。勇者的路,是一條不能回頭的不歸路。因為,回了頭,就有不能前行的羈絆。
    (回想)天羅子 :我想成為向師父一樣的人。
    說太歲:(從懷中拿出一把鉛刀遞給天羅子)那你就先悟透這把刀的意義。
    天羅子:師父為什麼給我一把鉛刀?
    說太歲:因為,你想跟我一樣。
    天羅子:為什麼想跟師父一樣,就要悟鉛刀,我不能拿劍嗎?
    太歲騎馬離去。
    (回想結束)說太歲:鉛刀貴一割,夢想聘良圖。一口最下等的刀,也能有一割之用。一個最微末的人,也能有著夢想。這個夢,是有一個家人,能讓他傾盡生命來守護。如今,正是我聘良圖時。
    玄囂:是我太心急,還是你太慢吶。這次的生死之斗,一定要有一方踏上死門關。
    說太歲:死亡,便是結束嗎?
    玄囂:死亡,便是結束。
    說太歲:那好,從現在起,天羅子不再是森獄之人。若我此役戰死,請將我葬在母親的天羌族地,永世不再與森獄有所關聯。
    玄囂:哈,答應你了。亮招吧。
    說太歲:已得太歲真傳的我,就用你的鮮血,來見證這場手足相殘。
    白梅林下(旁白) 天風送夜愁,林下落哀哀。飄零的白色花瓣,落在身上,是悲;落在腳邊,是悲;落在乾澀的眼中,成了點點落不下的淚。
    天羅子:誰說看見白梅花開,就能得到幸福。師父,你用現實,將我心中唯一的生活嚮往打碎了。
    (旁白)碎了碎了碎了。碎了的幸福嚮往,飛在白梅林下,片片落似飛喪;飛在不歸路上,瓣瓣飄著有情余馨。
  18. 霹靂俠影之轟掣天下27 【太歲代替天羅子決戰玄囂,亡】
玄囂:苦撐,只是讓你的死狀更慘!為什麼不認敗就戮!
(旁白:身若殘燭,旦夕風滅,一個已看不清前路的人,為何還不闔眼?有了必死的決心,為何還不敗?)
說太歲:闔了眼,我不知道還能記住什麼。
(旁白:黃泉有知,念是苦;黃泉無知,更是苦。這條終路只剩懷想。能多懷想一刻是一刻,用最後的生命,記住遠方的影,望遠方的他,能好好活下去)
(白梅花林中,被點穴的天羅子周身紅色氣焰翻滾,眼中赤紅。)
(旁白:怎樣活下去?如果一生都要背負著失去的痛苦,怎能好好過活?白梅樹下這個他,掙扎著生命的無力感,掙扎著天涯彼端不忍構想的結局。)
天羅子:師父!如果你死了,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永遠都不會原諒!更不會原諒我自己!師父啊!(哀嚎)
(不歸路,說太歲戰至力竭。)
玄囂:結束了!(長槍擊向太歲天靈)
(旁白:屈落黃土的雙膝,淌滿鮮血的雙眼,顫顫地,戀戀地,看向遠方,生命中最後的一眼,是一個人平安的未來,生命中最後的一聲,是那個人的孺慕叫喚。)
天羅子:師父,我們找一個地方,好好隱退好嗎?
太歲閉目輕笑,落淚而亡。
(白梅花林中,天羅子感應到說太歲離世,沖開束縛,同時也瞬間白了頭)
(旁白:一陣無來由的痛,讓心一瞬間空蕩蕩,白梅樹下的人,感應到太歲之死,登時氣貫天庭,爆元沖霄。象徵幸福與希望的白梅花,粘在滿身血腥的人身上,成了滿目血煞災殃的紅梅意象,是不是有的人一出生便注定一生都得不到幸福?)
(旁白:已然無聲的樹林,只余落花輕輕落地的聲響。耳邊,連自己的心跳聲也聽不到)
天羅子:師父,你一直要我自己做選擇,但生命曾幾何時,是人自己能做得了主的?(絕望慘笑)
(旁白:摻著痛徹心扉的笑,苦的讓人掩耳,滿目雪蒼蒼的白梅花,成了弔喪的灰彩。哪裡來的幸福?哪裡來的希望?......)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