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茜公主(奧地利皇帝弗蘭茨·約瑟夫一世之妻)

茜茜公主(奧地利皇帝弗蘭茨·約瑟夫一世之妻)

巴伐利亞的伊莉莎白女公爵(全名:伊莉莎白·亞美莉·歐根妮;Elisabeth Amalie Eugenie;1837年12月24日-1898年9月10日)是奧地利帝國皇帝弗蘭茨·約瑟夫一世的妻子,奧地利皇后和匈牙利王后。

伊莉莎白(也被稱作茜茜)是巴伐利亞王室維特爾斯巴赫家族的一員。在於16歲時與弗蘭茨·約瑟夫結婚之前,茜茜一直在無拘無束的環境中成長。婚後,毫無準備的茜茜被強行推入了與其性格極其不相符的古板沉悶的哈布斯堡宮廷生活。一開始,茜茜就子女的養育問題與她的婆婆,巴伐利亞的索菲公主產生了巨大的爭執。隨著男性繼承人魯道夫的誕生,茜茜在宮廷內的地位大大得到了提高。但是,茜茜的健康狀況卻急劇下降,她經常會前往生活更為自在的匈牙利訪問。她與匈牙利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並在1867年促成了奧匈帝國的誕生。

隨著她的獨子魯道夫和他的情婦瑪麗·維色拉於1889年在梅耶林狩獵小屋內雙雙殉情自殺,茜茜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打擊,並從未從中恢復過來。她離開了奧地利宮廷並在沒有家人陪伴的情況下四處旅行。茜茜對自己纖細的身材和美麗的容顏過度關注,但這也成為了她一生當中的傳奇。1898年,茜茜在瑞士日內瓦遭到義大利的無政府主義者路易吉·盧切尼的暗殺,不幸去世。茜茜一共當了44年的奧地利皇后,也是奧地利在位時間最長的皇后。

基本介绍

人物生平,早年經歷,登基為後,疾病纏身,匈牙利加冕,週遊世界,遇刺身亡,絕代風姿,生活習慣,家庭成員,家世,子女,影視形象,頭銜,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1837年12月24日,伊莉莎白·亞美莉·歐根妮在巴伐利亞王國慕尼黑出生,她是巴伐利亞的馬克西米利安·約瑟夫公爵和巴伐利亞國王路德維希一世同父異母的妹妹盧德維卡公主的第四個孩子。當時的人們認為馬克西米利安是一個稀奇古怪的公爵,他有一個頗受孩子們喜愛的馬戲團並且逃到巴伐利亞的鄉村遠離世事。茜茜一家居住在遠離宮廷禮儀束縛的波森霍芬城堡,茜茜和她的兄弟姐妹們在無拘無束的環境中長大,她經常逃課前往鄉村騎馬。
茜茜的兄弟姐妹茜茜的兄弟姐妹
1853年,奧地利皇帝弗蘭茨·約瑟夫一世的母親,盛氣凌人的巴伐利亞的索菲公主秉著寧願讓自己的外甥女成為兒媳也不願接受一個陌生人的思想,安排皇帝與她妹妹盧德維卡公主的長女海倫女公爵(暱稱“內奈(Néné)”)結婚。儘管這對夫婦未曾謀面,但弗蘭茨·約瑟夫的母親,由於其獨斷專行的作風而曾經被形容為“霍夫堡宮內唯一的男人”的索菲公主則將皇帝的服從視為理所當然。公爵夫人和海倫被邀請至上奧地利州巴德伊舍的旅遊勝地遊玩,去接受皇帝的正式求婚。15歲的茜茜陪著她的母親和姐姐乘坐著馬車從慕尼黑出發。由於公爵夫人患有偏頭痛,她們不得不在中途做了停留,以至於她們沒有準時到達,而裝有她們晚會禮服的馬車更是始終沒有抵達。可是,此時的茜茜一家全都穿著喪服為她們已去世的姑姑哀悼,因此,在與年輕的皇帝見面之前,她們根本無法換上更合適的衣裙。況且,黑色的衣裙並不適合18歲的海倫的深色的皮膚,反而將茜茜潔白的皮膚襯托得更加引人注目。
11歲的茜茜和弟弟卡爾·特奧多爾11歲的茜茜和弟弟卡爾·特奧多爾
海倫是一個虔誠穩重的年輕女子,她和弗蘭茨·約瑟夫在一起感到很不自在,但弗蘭茨·約瑟夫卻立即迷戀上了她的妹妹茜茜。弗蘭茨·約瑟夫沒有向海倫求婚,他公然違抗了母親的意願並且告訴她如果他不能擁有茜茜,他就不會結婚。五天后,茜茜和弗蘭茨·約瑟夫正式宣布訂婚。8個月後的1854年4月24日,這對夫婦在維也納奧古斯丁教堂內舉行了婚禮。婚禮持續了3天,茜茜收到了相當於如今24萬美元的嫁妝。

登基為後

童年無拘無束的茜茜生性害羞內向,在令人窒息的哈布斯堡宮廷內適應種種苛刻的繁文縟節成為了茜茜的一大挑戰。幾個星期後,茜茜的健康出現了問題:她開始劇烈咳嗽,並且,每當她要走下狹窄陡峭的樓梯時,她都會感到焦慮和害怕。婚後僅僅10個月,茜茜就生下了她的第一個女兒——索菲女大公。然而,將茜茜視為“愚蠢的年輕母親”的索菲公主不僅在未經茜茜同意的情況下就以自己的名字給孩子命了名,還完全擔負起了照顧嬰兒的職責,拒絕讓茜茜哺乳或照顧自己的孩子。一年後,當茜茜的第二個女兒,奧地利的吉塞拉女大公出生後,索菲也將孩子從茜茜身邊帶走。
成為奧地利皇后後不久的茜茜成為奧地利皇后後不久的茜茜
事實上,此時沒有為帝國誕下男性繼承人的茜茜在宮廷內越來越不受歡迎。一天,她在桌子上發現了一本在一些單詞的下方有劃線的小冊子:
……王后的職責自然是誕下王位繼承人。如果王后幸運地為國王帶來了王儲,那么她的野心就該終結——她絕不應該干預帝國政府的事務,關心這些是不是女性的任務……如果王后沒有生下兒子,那么,她在這個國家內只不過是一個外國人,而且也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外國人。因為她永遠不希望在這裡被親切地看待,並且一定盼望回到自己的祖國,因此,她總是設法通過非正常手段贏得國王。她將通過勾心鬥角和挑撥離間爭取地位和權力,危害國王、國家和帝國……
這本充滿惡意的小冊子普遍被認為來自茜茜的婆婆索菲。冊子中提及的政治干預是指茜茜對丈夫在義大利匈牙利的統治產生的影響。當茜茜和丈夫一起前往義大利時,她說服他對政治犯心懷憐憫。1857年,茜茜同丈夫和她的兩個女兒首次訪問了匈牙利,也許是因為茜茜在匈牙利頗受歡迎並且能夠使她暫時遠離約束的奧地利宮廷生活,匈牙利給茜茜留下了深刻而持久的印象。這是“茜茜第一次在弗蘭茨·約瑟夫的國家內遇到性格各異的人,她變得熱於交友,並且不屑於隱藏自己的情緒……她感到自己的靈魂深處對這片土地上的自尊、堅定的人們感到同情……”與鄙視匈牙利人的索菲不同,茜茜覺得他們是如此具有親和力,於是她開始學匈牙利語。而匈牙利也相應的十分崇拜茜茜。
茜茜和弗蘭茨·約瑟夫茜茜和弗蘭茨·約瑟夫
但這次的旅行同時也是一場悲劇,茜茜的兩個孩子都在旅行的途中患上了腹瀉。儘管吉塞拉恢復得很快,但2歲的索菲卻逐漸虛弱直至死亡。如今,人們普遍認為她死於斑疹傷寒。索菲的逝世給茜茜帶來了巨大的打擊,她開始陷入一陣陣的憂鬱,緊接著便出現了縈繞她的一生重度憂鬱症。她開始忽略倖存下來的女兒吉塞拉,母女兩人的關係也再也沒有恢復。
1857年12月,茜茜第三次懷孕。一直對女兒身體和精神健康擔憂的盧德維卡公爵夫人希望這次懷孕能夠幫助茜茜恢復。

疾病纏身

1858年8月21日,茜茜終於為帝國誕下了一位繼承人——魯道夫。隨著繼承人的誕生,茜茜在宮廷內的影響力也逐漸增加。再加上她本身對匈牙利的同情,茜茜也成為了皇帝和馬扎爾人之間的理想調解人。隨著茜茜的逐漸成熟,她對政治也愈發感興趣。她思想開明並且在帝國內部日益增多的民族衝突中,她果斷地選擇站在匈牙利一邊。
匈牙利的久洛·安德拉希伯爵是茜茜的擁護者,也有傳聞稱他是茜茜的情夫。每當匈牙利人和宮廷之間的艱難談判破裂時,都會在茜茜的幫助下重新開始。當茜茜依舊被阻止管理兒子的養育和教育問題時,她開始公然反抗。由於精神打擊、禁食療法、過度運動和咳嗽頻繁,茜茜的健康狀況開始急劇下降,據報導,在1860年10月茜茜不僅患上了貧血症而且感到筋疲力盡。茜茜嚴重的肺結核讓肺科專家約瑟夫·斯柯達醫生頗感擔憂,他建議茜茜前往馬德拉。在此期間,宮廷內充斥著有關弗蘭茨·約瑟夫與一位名為羅爾夫人的女演員私通的惡意謠言。
茜茜抓住藉口離開了丈夫和孩子,隱居著度過了冬天。六個月後茜茜回到了維也納,但就在她返回維也納僅僅四天后,她又開始咳嗽和發燒。她幾乎沒吃什麼東西並且也睡不好覺,斯柯達醫生觀察到她的肺部疾病又再度復發。茜茜根據根據醫生提出的新的修養療法前往了科孚島,在那裡,茜茜的健康狀況幾乎立即就得到了改善。1862年,茜茜已經一年沒有在維也納出現了,當她的私人醫生菲舍爾對她進行檢查時卻發現她患有嚴重的貧血和水腫。有時,她的腳甚至腫到獨自行走時會十分吃力,需要別人的攙扶。在醫生建議下,茜茜前往巴特基辛根接受治療。茜茜在礦泉療養地很快就恢復了,她選擇回家平息自己缺席的流言蜚語,她在巴伐利亞和自己的家人度過了很長一段時光。1862年8月,在離開維也納兩年後,茜茜在丈夫生日前不久就回來了,但她馬上就患上了劇烈的偏頭痛,並在途中嘔吐了四次,這也證明了茜茜的疾病主要來源於壓力和心理問題。
魯道夫4歲時,弗蘭茨·約瑟夫為了鞏固王位的繼承希望能和茜茜再生一個兒子。但菲舍爾醫生稱,皇后的健康狀況不允許再度懷孕,並且茜茜也會定期前往基辛根接受治療。茜茜通過頻繁的散步和騎馬,陷入了逃避無聊和沉悶的宮廷禮儀的舊模式中,她以她的健康狀況為藉口逃避官方義務和性生活。

匈牙利加冕

與其他維也納貴族不同,身為奧地利皇后的茜茜,卻發自內心地喜歡鄰國匈牙利。她欣賞那裡的音樂、馬匹和騎士,也喜歡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建築風格。更重要的是,她十分欣賞匈牙利的傳奇人物久洛·安德拉希伯爵。
成為匈牙利王后的茜茜,1867年成為匈牙利王后的茜茜,1867年
安德拉希伯爵被稱為“英俊的絞刑犯”。1848年,他因曾參與反抗奧地利對匈牙利的過度干涉,被缺席審判處以死刑。1857年,安德拉希得到赦免,結束流亡生涯回到祖國,不久便成為該國的領袖人物。很多人認為,茜茜公主之所以欣賞安德拉希,是因為他與她一樣,骨子裡都很叛逆、堅強,不為傳統所束縛。而風流倜儻的安德拉希也以一種謙恭的態度愛著茜茜。據說,兩人一度交往甚密。
然而,此時歐洲的形勢,正在悄然發生變化。在“鐵血宰相”俾斯麥的帶領下,普魯士王國迅速崛起,成為歐洲一霸。茜茜公主的皇帝丈夫感到了威脅,意識到奧地利需要與匈牙利結成緊密的同盟,共同對抗普魯士。可是讓誰去說服安德拉希呢?他想到了自己的皇后——茜茜。
於是,茜茜周旋於奧地利皇帝與安德拉希伯爵之間。對這兩個曾彼此敵視的男人來說,茜茜是他們唯一都能夠另眼看待並予以信任的人。在她的努力下,1867年,奧匈帝國建立。作為回報,安德拉西被任命為第一位匈牙利首相。同年6月8日,在安德拉希的見證下,弗蘭茨·約瑟夫和茜茜加冕成為了匈牙利的國王和王后。
弗蘭茨·約瑟夫和茜茜的加冕典禮弗蘭茨·約瑟夫和茜茜的加冕典禮
匈牙利將一棟位於布達佩斯以東二十英里處的鄉間官邸作為加冕禮物送給了這對夫婦。第二年,懷孕的茜茜主要在格德勒和布達佩斯兩地居住。此時的奧地利內卻流傳著如果茜茜期待的嬰兒是一個男孩,那么她將會以匈牙利的守護神和第一國王史蒂芬一世的名字將他命名為史蒂芬的謠言。茜茜對此感到十分憤怒,但這個謠言更快就終止了,因為她生下了一個女兒——瑪麗·瓦萊麗。瑪麗·瓦萊麗被稱為“匈牙利的孩子”,她在她的父母在匈牙利加冕後的10個月在布達佩斯出生。茜茜決定親自撫養這個孩子。她將自己被壓抑的所有母愛都傾注在自己的小女兒身上,這也幾乎讓瑪麗·瓦萊麗感到窒息。隨著時間的流逝,索菲對茜茜的孩子們和宮廷的影響也逐漸減少。1872年,索菲在維也納去世。

週遊世界

然而,茜茜並沒有留在奧地利宮廷內享受她所取得的勝利,而是開始了她的旅行生活,並且很少與她的孩子們相見。“如果我到了一個地方並且知道我將再也不會離開,儘是是在天堂持續的逗留也會讓這變成地獄”。在她的兒子去世後,茜茜便委託他人在希臘科孚島上修建了一座宮殿,並以荷馬所著的《伊利亞特》中希臘勇士阿喀琉斯的名字將它命名為阿喀琉斯宮。在茜茜去世後,這座宮殿被德意志皇帝威廉二世購買。後來,它又被希臘政府收購併且被改建為一座博物館。
阿喀琉斯宮內茜茜的桌子阿喀琉斯宮內茜茜的桌子
報紙上刊登了許多有關她熱衷於騎馬運動、節制飲食、計畫鍛鍊以及時尚品味的文章。她經常會前往布達佩斯的時裝商店購物。報紙上還報導了她一系列的緋聞情人,但並沒有可靠的證據證明她有過外遇。她的緋聞情人中還包括時髦的盎格魯-蘇格蘭人威廉·喬治·米德爾頓。他曾因可能是亨麗埃塔·布蘭奇·霍齊爾夫人的情人和可能是克萊芒蒂娜·邱吉爾(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的妻子)的父親而出名。為了防止弗蘭茨·約瑟夫會因自己漫長的離開而感到孤獨,茜茜甚至鼓勵自己的丈夫與女演員卡塔琳娜·施拉特保持密切的關係。

遇刺身亡

1898年,60歲的茜茜匿名前往瑞士日內瓦旅行,但是其下榻的酒店內部卻有人泄露了奧地利皇后是該酒店的客人的訊息。1898年9月10日下午1時35分,茜茜和她的侍女厄瑪·斯塔瑞(Irma Sztáray)離開了酒店,兩人沿著日內瓦湖邊的勃朗峰濱湖路步行,準備登上前往蒙特勒的日內瓦號輪船。由於茜茜不喜歡太多人一起列隊行進,所以她的侍從們已經事先乘坐火車前往了鄰近的泰里特。
茜茜去世的前一天,攝於瑞士泰里特,據說是她拍攝的最後一張照片茜茜去世的前一天,攝於瑞士泰里特,據說是她拍攝的最後一張照片
就在此時,25歲的義大利無政府主義者路易吉·盧切尼正靠近著她們,並且目光一直緊盯著皇后的太陽傘下。根據厄瑪·斯塔瑞的描述,當輪船已經鳴笛準備離開時,盧切尼似乎絆倒了並且動了他的手好像想保持自身的平衡。事實上,盧切尼卻用一把插在木柄中的長4英寸(100毫米)的尖銼刀刺傷了茜茜。
盧切尼原本計畫刺殺的對象是法國王位的覬覦者奧爾良公爵菲利普,但菲利普卻提早離開了日內瓦前往瓦萊州。當盧切尼從日內瓦的一份報紙上獲悉以“霍恩埃姆斯伯爵夫人”為名在日內瓦旅行的優雅女士是奧地利皇后時,找不到菲利普的盧切尼決定選擇刺殺茜茜。
在遭到盧切尼的襲擊後,茜茜倒在了地上,一名馬車夫將她扶了起來。一個名為普蘭納的男子注意到皇后依舊朝日內瓦號輪船走去。兩個女人大約朝舷梯走了100碼(91米)並且登上了船,斯塔瑞鬆開了挽著茜茜的手臂。之後,皇后便失去了知覺並倒在斯塔瑞的旁邊。斯塔瑞呼叫醫生,但船上只有一名前任護士和一名旅客能夠幫助茜茜。這艘船的船長不知道茜茜的真實身份,由於甲板上很熱,他勸說伯爵夫人上岸並帶著她的同伴回到她居住的酒店。但此時船已經駛出了港口。3名男子將茜茜抬到了頂層的甲板上,並將她放在長凳上。斯塔瑞將茜茜的長外衣脫下,她還將茜茜緊身胸衣的系帶剪斷使茜茜能夠呼吸。茜茜稍微有些甦醒,斯塔瑞問茜茜她是否很疼,茜茜回答“不”。然後她問:“發生了什麼事?”問完後便再次失去了知覺。
維也納的送葬隊伍,1898年9月17日維也納的送葬隊伍,1898年9月17日
斯塔瑞注意到皇后胸部的左上方有一個褐色的小污點。茜茜仍未恢復意識,感到驚慌的斯塔瑞向船長表明了身份,船隨即返回了日內瓦。6名水手將茜茜放在一個簡易的擔架上,並將她抬回了她下榻的酒店。在酒店負責人的妻子范妮·邁耶、一名來訪的護士和斯塔瑞的幫助下,茜茜被脫去了衣物和鞋子,此時,斯塔瑞注意到了幾小滴血和一個小傷口。當她們把茜茜從擔架上抬到床上時,茜茜顯然已經去世了。之後,戈利醫生、邁耶醫生和一名牧師也來到了酒店。為了確認皇后是否死亡,邁耶切開了茜茜左臂的動脈,並且沒有發現任何血跡。下午2時10分,茜茜被宣布死亡。每個人都跪了下來並且為她靈魂的安息而祈禱,斯塔瑞合上了茜茜的眼睛並將她的手交叉擺放。無論茜茜有多么不情願或怨恨,她都已經擔任了44年的奧地利皇后。
茜茜的棺木茜茜的棺木
當弗蘭茨·約瑟夫接到茜茜去世的電報時,他最害怕的是茜茜自殺了。直到他收到了有關茜茜去世的第三條訊息時,他才明白了茜茜是被暗殺的而非自殺。電報請求皇帝能夠同意對茜茜進行屍檢,皇帝回復到,瑞士法律規定的任何程式都應遵守。第二天,戈利醫生對茜茜的屍體進行的屍檢。他發現兇器穿入了茜茜胸部的3.33英寸(85毫米)處,茜茜骨折的第四根肋骨刺破了肺和心包膜,並且在離開左心室底部之前從頂部穿透心臟。由於刺傷茜茜的銼刀又尖又細,並且她又受到了來自緊身胸衣的巨大壓力,所以心臟周圍心包腔出血的血流量減慢,只是慢慢地滴落。直到心包腔被血充滿之前,她的心臟都能繼續跳動,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茜茜能夠從襲擊現場走上船上的舷梯。戈利拍攝了傷口的照片,並把照片交給了瑞士的檢察長,但檢察長卻依照弗蘭茨·約瑟夫的指示摧毀了這些照片和屍檢報告。
茜茜被葬在維也納嘉布遣會教堂的皇家墓穴內,幾個世紀以來它一直是哈布斯堡家族成員的主要安葬地。據說在得知了茜茜去世的訊息後,弗蘭茨·約瑟夫一世曾悄悄的自言自語說:“她永遠不會知道我是多么愛她。”

絕代風姿

對於茜茜超凡的美貌,同時代的人留下了很多讚美之詞。例如普魯士王儲妃維多利亞公主在一封於1862年寫給母親維多利亞女王的信中如此寫道:“皇后使我興奮不已。她的並不完全對稱的美貌是無與倫比的。我還從末見過如此光彩和如此動人的面孔。她面孔的線條並不像肖像上畫的那么美麗,但在整體上卻非常迷人,是任何繪畫絕對無法反映出來的,她看起來是進行了過度束身,其實對她這樣的身段根本是不需要的。”
伊莉莎白皇后,由弗朗茲·克薩韋爾·溫特哈爾特繪於1865年伊莉莎白皇后,由弗朗茲·克薩韋爾·溫特哈爾特繪於1865年
茜茜的美貌在19世紀60年代登峰造極。1864年,茜茜前往德勒斯登參加弟弟卡爾·特奧多爾的婚禮。人們形容她“光彩照人”,薩克森王后稱讚她“美貌絕倫”。她穿著帶星星圖案的白色克里諾林裙,編織的髮辮上點綴著鑽石星花的形象被當時著名的畫家弗朗茲·克薩韋爾·溫特哈爾特描繪在畫布上,成為她最經典的形象,在一百多年的歷史中被無數人所模仿。1864年,美國駐維也納公使在一封給母親的信中寫道:“皇后是個美的奇蹟——挺拔苗條,絕美的身段,豐茂的淺褐色的頭髮,低矮的希臘式的額頭,溫柔的眼睛,紅色的嘴唇帶著甜美的微笑,輕微美妙的聲音,靦腆但十分優雅的舉止。”

生活習慣

茜茜強烈地依戀父母,特別是她的母親。她依舊像一個孩子,那些成年人的義務和約束仿佛是強加在她身上的一樣。她無法掌握自己的新生活,無法認清自己到底是皇帝的妻子還是年輕的母親。結果,缺乏責任感的茜茜企圖在孩子身上重現自己的童年。她唯一的優點和自己能控制的東西便是她的外貌和身材,所以,她開始修飾自己的外形,並使之成為自己自尊心的主要來源。過分地達到目標和幾乎強迫性的完美主義態度,使茜茜成為了自己美貌和身材的奴隸。
茜茜和她的愛犬茜茜和她的愛犬
在她的女兒索菲去世後,茜茜為了哀悼女兒甚至好幾天不願進食,在她往後的憂鬱和沮喪時期,她同樣也拒絕進食。茜茜以前總是和家裡人一起吃晚餐,但如今,茜茜開始迴避,即使她與家人共同進餐,她也是吃得很快很少。每當她的體重就要超過50公斤時,茜茜就會採用“禁食療法”或“飢餓療法”,這些療法中甚至包括使她自己幾乎完全禁食。茜茜對肉食十分厭惡,所以她要么將半熟牛排的肉汁擠進一小碗湯中,要么就堅持將牛奶和雞蛋作為日常飲食。
和現代很多女孩子一樣,茜茜非常喜歡敷面膜,使用的都是絕對無添加的天然材質。例如,將草莓搗碎加上蜂蜜製作面膜。她每天晚上都要用鮮嫩帶血的小牛肉敷臉,她認為小牛肉麵膜可以緊緻皮膚,去面部浮腫。茜茜非常喜歡玫瑰花水和薰衣草花水,把它們噴在臉上。此外,她還塗抹含玫瑰精油的面霜。她還喜歡用盛滿橄欖油的熱水泡澡,以保持皮膚的光滑和彈性,有一次橄欖油過分加熱,熱油差點把皇后燙死。洗澡之後還需要全身按摩,每天都如此。她甚至還用乾草將自己全身裹起來。
茜茜還以她健美挺拔又苗條的身姿而聞名。她身高172cm(5英尺8英寸),即使在懷孕4個月後,她的體重也依舊維持在50公斤(110磅)左右。茜茜通過緊束的方法使自己的身材保持著極端的苗條。茜茜緊束的高峰時期是在1859年至1860年期間,此時正值弗蘭茨·約瑟夫在義大利的政治和軍事主張遭到挫敗,茜茜在連續三次懷孕後也開始不再與丈夫發生性關係,而且她在與婆婆爭取孩子的撫養權一事上也慘遭失利,她便在此期間將自己的腰圍束至16英寸。當時婦女的緊身胸衣前端的鋼絲是分離的,要用鉤子和鉤眼將前端勾牢,但茜茜胸衣前端的皮革是在巴黎製造的,更加的堅固結實,有時茜茜甚至需要花上一個小時的時間將胸衣系牢。事實上,茜茜的每件胸衣只穿了幾個星期,甚至皮革都不能滿足茜茜的需要。而期盼著茜茜能夠連續不斷懷孕的索菲更是對茜茜炫耀自己誇張的腰圍一事怒不可遏。
儘管經一位侍女描述,當茜茜於1862年8月返回維也納後,她飲食合理、睡眠充足並且不再束胸。但經測量,茜茜此後所穿的衣裙的腰圍也依舊約在18 1/2至19 1/2英寸之間。而她的腰圍也使一位黑森王子將她描述為“幾乎殘忍的苗條”。她對胖女人產生了恐懼,並把這種態度傳給了她最小的女兒瑪麗·瓦萊麗,當只是一個小女孩的瑪麗·瓦萊麗第一次見到維多利亞女王時,她甚至嚇壞了。而且,為了視覺效果,茜茜乾脆連襯裙都不穿,而是穿緊貼皮膚的薄薄的皮褲,穿衣服的時候往往讓裁縫把她縫進裙子裡,而不是穿進裙子。她還用浸濕蘋果醋的布敷在自己的腰部以上,天天帶著這塊濕漉漉的布睡覺。
茜茜在波森霍芬城堡的騎馬畫像,1853年茜茜在波森霍芬城堡的騎馬畫像,1853年
茜茜每天都要花好幾個小時進行體育鍛鍊——雙槓、吊環、啞鈴、舉重、擊劍,練習強度非常大。由於勤加練習,她到了晚年仍然可以身著緊身晚禮服套裝在各種器械上靈巧自由地來回擺盪。而在當時非常保守的社會氣氛中,奧地利皇后在這些單槓雙槓上搖擺是一件非常不體面、令社會輿論譁然之事,當流言蜚語在報紙上到處傳播時,維護妻子的皇帝就使出查封媒體的殺手鐧。茜茜的騎術十分精湛,除了常常長時間的騎馬之外,她每天還要高速暴走好幾個小時。為了保護她的安全,往往需要一位善走的女官跟著她走。某些時候她心血來潮,走十幾公里的長路,就不得不讓一輛馬車跟著她。
茜茜還是一個美發狂人,她有一頭美得令人讚嘆的栗色長髮,頭髮像斗篷一樣,光亮又濃密,長至腿部。她對自己的頭髮格外呵護,她自己都感嘆:“我是我頭髮的奴隸。”她每三周洗一次頭髮,洗一次頭髮要花上一整天,用各種昂貴的精油來護理頭髮,其中有白蘭地和雞蛋。每天要花三個小時梳理頭髮,為了哄皇后開心,女理髮師會在裙子底下暗藏膠條,把掉落的頭髮粘掉,讓她以為自己沒有掉任何一根頭髮。茜茜還把美容程式上升到宗教儀式,每次洗澡、洗頭、梳頭都以宗教儀式般虔誠神聖的態度來完成。梳頭的時候,女理髮師要端著一個銀盤來盛她掉落的髮絲,最後端著給她過目,理髮師要為此悔過,然後跪倒在地,輕輕地說:“我始終拜倒在您的腳下。”這樣整個梳頭過程才能結束。
描繪茜茜長發的肖像畫,1864年描繪茜茜長發的肖像畫,1864年
由於茜茜對於“天然美”的要求過高,那些已習慣矯揉造作生活的貴婦人,無法跟隨皇后進行代價如此高昂的美容保養,她們甚至和皇后之間產生一種微妙的對立,這種對立從這位“自然之子”——來自巴伐利亞波森霍芬的鄉下姑娘,進入維也納宮廷之始就出現了。她們習慣於用各種鞋帽、珠寶等奢侈品來襯托女性美,若有容貌上的欠缺就用脂粉掩蓋。維也納的貴婦們從來不承認茜茜是宮廷第一美女,她們推舉克萊門斯·梅特涅的孫女、奧地利駐巴黎公使夫人波林·梅特涅侯爵夫人成為她們的時尚領袖。
這位梅特涅侯爵夫人正好是伊莉莎白的對立面:她又黑又醜又矮又胖,還是緊身衣的反對者,但熱愛打扮自己,喜好交際。出身名門的波林是維也納時裝的風向標,每一季時尚:各種花色、面料、鞋帽款式等等,都是由她來決定的。這兩個年齡相近的女人因為不同的人生觀念而互相刻薄地諷刺:波林暗諷茜茜的血統不夠高貴,而茜茜則嘲笑濃妝艷抹、滿身鑽石的侯爵夫人臉醜得像熱鬧的猴戲。
雖然遭到了上流社會牴觸,但公眾還是由衷地讚美皇后“仿佛是一隻美麗的天鵝浮游在水面”。她的經典髮型風靡一時,這種“通緝令髮式”出現在各個階層女性的頭頂,被無數照片和油畫記錄下來。1873年,波斯國王納賽爾丁見到茜茜之時,更是情不自禁地用法語感嘆:“啊,多么漂亮啊!”

家庭成員

家世

  • 高祖父:格爾恩豪森伯爵約翰
  • 曾祖父:巴伐利亞的威廉公爵
  • 祖父:巴伐利亞的皮烏斯·奧古斯特公爵
  • 祖母:阿倫貝格的艾米麗·路易絲公主
  • 外祖父:巴伐利亞國王馬克西米利安一世
  • 外祖母:巴登的卡洛琳公主
  • 父親:巴伐利亞的馬克西米利安·約瑟夫公爵
  • 母親:巴伐利亞的盧德維卡公主

子女

  • 索菲女大公(索菲·弗雷德里克·多蘿西婭··瑪麗亞·約瑟法;Sophie Friederike Dorothea Maria Josepha;1855年3月5日-1857年5月29日)早夭。
  • 吉塞拉女大公(吉塞拉·路易絲·瑪麗;Gisela Louise Marie;1856年7月12日-1932年7月27日)1873年4月20日與巴伐利亞的利奧波德王子結婚,有二子二女。
  • 魯道夫(魯道夫·弗蘭茨·卡爾·約瑟夫;Rudolf Franz Karl Joseph;1858年8月21日-1889年1月30日)1881年5月10日與比利時的史蒂芬妮公主結婚,有一女。
  • 瑪麗·瓦萊麗女大公(瑪麗·瓦萊麗·瑪蒂爾德·艾米麗;Marie Valerie Mathilde Amalie;1868年4月22日-1924年9月6日)1890年7月31日與奧地利的弗蘭茨·薩爾瓦托大公結婚,有四子六女。

影視形象

年份
影視類型
劇名
飾演者
1955
電影
1956
電影
羅密·施奈德
1957
電影
羅密·施奈德
1968
電影
2006
電影
2012
電影

頭銜

  • 1837年12月24日-1854年4月24日:巴伐利亞的伊莉莎白女公爵殿下(Her Royal HighnessDuchess Elisabeth in Bavaria)
  • 1854年4月24日-1898年9月10日:奧地利皇后,匈牙利王后陛下(Her Imperial and Royal Apostolic MajestyThe Empress of Austria, Apostolic Queen of Hungary)
伊莉莎白皇后的紋章伊莉莎白皇后的紋章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