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毛猩猩

紅毛猩猩

紅毛猩猩也叫人猿、紅猩猩、猩猩,靈長目人科的一屬,與猴子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沒有尾巴,能用手或腳拿東西。馬來語和印尼語叫做Orang utan,意思是“森林中的人”。

紅毛猩猩與人類十分相近,與人類基因相似度達96.4%。活動的習性通常不用聲音溝通,通常有好幾個個體會在同一個區域活動,但彼此不干擾,平均壽命大概40年,平均身高大概171~180厘米左右。屬猩猩科,是一種非常珍稀的靈長類動物。人們把紅毛猩猩稱作世界上最憨態可掬的哺乳類動物。紅毛猩猩與大猩猩及黑猩猩一起常常被稱為“人類最直系的親屬”。

紅毛猩猩只在婆羅洲低地和蘇門答臘洲有少量存活,全世界只剩下不到3萬隻。在馬來語中,orang-utan(紅毛猩猩)的意思是“森林之人”。儘管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政府都出台了有關法律保護紅毛猩猩,但是由於其生存環境正遭到農業生產和砍伐活動的破壞,加上人為捕捉和販賣,有專家曾預言,如果不加以保護,在2020年之前,紅毛猩猩可能會滅絕。紅毛猩猩是一種溫馴、聰明有趣、喜惡作劇的動物。紅毛猩猩與人類的行為極其相近,故被稱作“樹林裡的婦人”。它們喜歡在樹上吊盪,過著逍遙自在的日子。紅毛猩猩在婆羅洲的原產地,被稱為“森林之人”,只因它們特別喜愛在樹上玩耍,並且長得十分像人。多年以來,紅毛猩猩不斷地被人從樹林中捉出來,成為人類聽話乖巧的寵物。

基本介绍

形態特徵,猩猩的起源,分布地區,習性,曙光,中彈治療,戰爭,呼救,

形態特徵

紅毛猩猩全身長著紅褐色的粗長的毛髮,只有臉部光滑無毛。上肢比下肢長,手足的拇指均很短,無尾。雄猩成年後,喉袋會漸漸鬆弛垂至胸部,臉頰兩側及眼睛上方會長出大塊肉瘤般的贅肉,若飼養下體重可達200公斤,成一龐然怪物。幼猩猩膚色金黃,成年猩猩則為深棕色。生活在蘇門答臘島上的紅毛猩猩的膚色比婆羅洲紅毛猩猩膚色白一些。紅毛猩猩雙臂細長,全長可達2.25米。雙手長而窄,手和腳的拇指均呈相對形狀。紅毛猩猩直立時高度可達1.5米,雌猩猩最大體重為65公斤,雄性則可達144公斤,血型幾乎都是B型。
紅毛猩猩(圖1)紅毛猩猩(圖1)
如有必要,紅毛猩猩知道如何裝出一副唬人的樣子以保衛自己的領地。它往往用誇張的姿勢嚇退進犯者,比如嘴裡發出轟隆隆的聲音,似乎是為了宣告自己的存在和不可侵犯。猩猩發出的這種聲音往往在幾公里外的地方都能聽到。紅毛猩猩習慣於在白天覓食,每天夜裡都要在離地12-18米的高處築一個新窩。
紅毛猩猩通常過著小群居生活,母猩猩帶著數隻小猩猩,而雄性則獨自散居在附近,僅在發情時回到母猩猩的居住地。母猩猩很盡職地照顧後代,以至於非法捕獵者總是要先射殺母猩猩,才能順利地捕獲小猩猩。捕獵者將它們走私出口到世界各地,特別是東南亞各國以及中國的台灣省。

猩猩的起源

在泰國出土了一千多萬年前的大猿化石,可能是紅毛猩猩祖先的親戚。事實上這個化石只有牙齒,然而卻像極了紅毛猩猩的牙齒。化石發現者之一的法國Univ. Montpellier的Jean-Jacques Jaeger認為它比其它的大猿化石更接近紅毛猩猩。被命名為Lufengpithecus chiangmuanensis的大猿可能有七十公斤重,生活在一千三百五十萬至一千萬年前北泰國的熱帶森林。倫敦的自然史博物館的Peter Andrews認為這只是個開端,在東南亞還存在著許多物種。 可是Lufengpithecus幾乎可以確定不是紅毛猩猩的祖先。他和一千萬年前分布歐洲和中國的大猿有關,科學家還未能確定它們之間的關係。大多數紅毛猩猩的已絕種親戚只被發現頭顱和牙齒,除了在巴基斯坦的Sivapithecus,它們的面貌酷似紅毛猩猩,但其它方面則差異甚大。他們的骨骸顯示它們像狒狒一樣四足行走。 Univ. Illinois in Chicago的口腔生物學家Jay Kelley警告道,牙齒的比較並非是動物關係良好指示,因為很不一樣動物也可以長出相似的牙齒。Kelly在南中國發現過Lufengpithecus 的另外兩個種,他認為那些頭顱長得不太像紅毛猩猩,而且比泰國的該種年輕了好幾百萬年。紅毛猩猩是唯一已知化石記錄的大猿,在非洲尚未發現有黑猩猩大猩猩的祖先化石。
紅毛猩猩用芭蕉葉避雨紅毛猩猩用芭蕉葉避雨

分布地區

紅毛猩猩生活在婆羅洲和蘇門答臘島北部的熱帶山地森林、低地龍腦香森林、熱帶泥炭沼森林和熱帶衛生保健林中。現發現濕地森林生境生活著高密度的紅毛猩猩群;蘇門答臘島北部則有大約9000隻紅毛猩猩存活,它們主要活動在一個國家公園的四周;另有10000-15000隻紅毛猩猩生活在婆羅洲島,主要活動在八個隔離區
紅毛猩猩(圖5)紅毛猩猩(圖5)
印度尼西亞的蘇門答臘島是世界上密度最大的紅毛猩猩聚居地,然而為了種植棕櫚樹,棕櫚油企業大肆非法毀林,讓世代棲息在這裡的紅毛猩猩面臨滅絕的危險。
現狀
由於森林面積的減少和非法捕獵的猖獗,今天的紅毛猩猩已經處於滅絕的邊緣。據稱全世界僅存5萬~6萬隻紅毛猩猩,而它們中有超過3/4居住在蘇門達臘和婆羅洲島上。根據國際人猿基金會的歷史數據,紅毛猩猩的數量在整個東南亞曾經數以十萬計,其中估計7000~7500隻住在印度尼西亞蘇門達臘島上。在過去20年中,紅毛猩猩賴以生存的森林林地約有80%被砍伐或者燒毀。它已被世界保育聯盟認定為嚴重瀕臨物種,從事野生生物保護的研究人員預測,若對偷獵活動和環境毀壞不加制止,全世界最大的野生紅毛猩猩群將於10年後絕種。

習性

紅毛猩猩一生的壽命約30年,他們的社會屬於一夫多妻,大多居住於熱帶雨林及濕地林中,從高高的樹冠部到較低的樹枝都是它們的活動範圍,在夜晚它們會於樹上折取樹枝鋪設成簡單的巢睡覺,而且每個巢只使用一次。在樹上活動時,通常手腳並用緩慢的移動,在地上行走時亦是四肢著地,由於行動緩慢,每天頂多僅移動約一公里,不垂直跳躍,和活潑敏捷的黑猩猩相比大異其趣,它們也不太愛發出聲音,相當安靜,尤其是成長後的雄猩猩常靜坐不動,像個大哲學家,因此馬來語稱之為“森林之人”。(有一種說法是:印尼傳說認為,猩猩是重新回到森林中生活的人類。它們害怕抓住後被迫去做苦役,所以假裝不會說話)它們通常營小群生活,群體的構成通常由母猿帶數隻猿組成。公猿平時單獨散居他處,僅於發情時才會前來與母猿交配,在交配完後就拍拍屁股走人,剩下母猩猩單獨將小猩猩撫養長大。母猩猩在撫養期間,便不再和其他公猩猩交配,撫養的時間大概七年左右,因此一隻母紅毛猩猩一生頂多生三次。由於紅毛猩猩數量本來就不多,再加上人類對森林的開發和亂抓紅毛猩猩,而且捕捉紅毛猩猩,通常需先殺死母猩猩,極為殘忍,使得紅毛猩猩原產地數量已瀕臨絕種,在國際上已受到嚴格的保護。
紅毛猩猩(圖4)紅毛猩猩(圖4)
食性
食物偏向素食,如果實,樹葉,竹筍等,也吃鳥蛋,果實之中特別喜食榴槤。

曙光

康復中心
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兩國正做出積極努力挽救這些動物,位於馬來西亞婆羅洲的西必洛(SEPILOK)紅毛猩猩康復中心正是一系列拯救計畫的一部分。從1964年起,這個康復中心就開始收救和保護紅毛猩猩,教導幼年猩猩攀爬的技巧,今天的西必洛已經成為馬來西亞旅遊和環境發展部直屬的野生動物保護機構。
人猿生存基金會
婆羅洲人猿生存基金會(BOS)也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該組織成立於1991年,一些印度尼西亞的上層人士和荷蘭皇室推動促成了這一組織的成立。宗旨在於向公眾介紹紅毛猩猩,推動拯救和保護紅毛猩猩棲息地,通過信息傳播和教育宣傳計畫來提高公眾對保護紅毛猩猩的意識。在蘇門達臘和婆羅洲的許多紅毛猩猩棲息地,都可以看到基金會的專家和雇員的身影,丹麥人勞娜正是其中之一。
婆羅洲尼亞魯曼藤
勞娜是基金會在婆羅洲尼亞魯曼藤(Nyaru Menteng)的分支結構負責人。那裡收養了3000多隻靈長目動物,其中有上百隻是幼崽。這些被救助的動物主要來自政府部門的解救和森林大火中搜救出來的倖存者。當地的農民為了種植經濟價值較高的棕欖,不惜燒毀原有的森林,2005年8月,由當地土地占有者們所蓄意點燃的一場大火,使得基金會收養的猩猩數量成倍增加。這些現實,令勞娜以及她的同事們痛心不已。
成就
人們只需坐在直升飛機上飛一小圈,就可以把當地森林流失的嚴重程度盡收眼底了。昔日蒼翠茂密的大片森林,如今不復存在,已然化作了如棋盤般規整的赭石色的或者綠色的一塊塊方格田。這是油棕櫚植被的典型景象。油棕櫚的大面積種植自20世紀60年代起在馬來西亞開始得以流行,並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蔓延到印度尼西亞等亞洲其它地方以及南美洲國家。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FMI),世界銀行以及一些出口信貸機構所推出的多種多樣的貸款服務和項目合作激勵當地人們大量的種植這種農業作物,然而卻沒有預見到它所帶來的毀滅性隱患。從1997年到1998年間,70%的大型火災都是土地開發商們為了縮減開墾土地的成本費用而蓄意點燃的。事情敗露之後,他們非但沒有被有關當局逮捕,還繼續採取這種毀滅性的手段牟取巨額利潤而不受任何懲治。森林,猩猩們賴以生存的棲居所,正被大火侵吞。
大火使得森林中的許多猩猩產生脫水,得上呼吸道疾病並且食物匱乏,甚至留下永遠的傷害。尼亞魯曼藤猩猩保育中心的工作人員在大火後拯救受傷的猩猩,將它們轉移到安全的地區,收養那些成為孤兒的幼崽,而這些努力在不法分子的大火面前顯得脆弱。
令人們感到欣慰的是,當地政府和一些國際機構都看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例如2006年底,美國與印尼政府在打擊非法的原木砍伐活動中達成一致,並簽署了協定。希望這些努力,能最終保住紅毛猩猩最後的家園。

中彈治療

近日,印度尼西亞北蘇門答臘島島西博朗吉特檢疫站,獸醫為一隻名為霍普(Hope)的雌性猩猩做了手術。當工作人員在一個村莊發現“霍普”和他的孩子時,“霍普”已身中74發氣步槍子彈,其中6發子彈打中了眼睛,而猩猩寶寶的左臂也已骨折。

戰爭

動物走私犯罪
紅毛猩猩的另一個巨大的威脅,就是動物走私犯罪。如今珍稀動物走私已成為世界第三大跨國犯罪活動,它像毒品和軍火一樣有自己龐大的體系。另一個動物物種資源極其豐富的國家巴西調查發現,每年從巴西被盜賣的動物高達3800萬隻,這些動物大多流入已開發國家的黑市,經加工變成各種奢侈品、補品又或者被當作有錢人的寵物。這些盜賣分子的黑手沒有放過可愛的紅毛猩猩。每年都有將近1000隻紅毛猩猩被職業的偷獵者、走私犯,甚至農場的工人偷偷的盜賣出國。泰國、台灣地區以及其他的一些亞太地區都有紅毛猩猩的黑市。CNN的記者發現,在印尼的黑市上,只需要合人民幣約1.6萬元就可以得到一隻可愛的紅毛猩猩,而當地的居民對此習以為常。
泰國娛樂用品公司
泰國的娛樂用品公司企圖為顧客們提供有生命的長毛絨玩具,使其成為走私幼猩猩最終的大買家。他們濫用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所頒發的執照,通過對海關進行賄賂,以及其他的暗箱操作,長期從事這樣骯髒的生意。2003年9月,100多隻非法走私入境的猩猩在曼谷城郊的一處大公園 --薩法里世界被發現。在那裡,它們在進行拳擊比賽的表演,引來大量路過的遊客駐足觀看。
私養寵物
如果說這樣半公開的表演傷害了紅毛猩猩,那么那些偷偷飼養紅毛猩猩做為寵物的事情就更無法統計了。在國際走私市場上,紅毛猩猩不是最貴的,比它還貴的例如金剛鸚鵡巨蜥以及一些珍稀的魚類高達上萬美元。這些動物被當作寵物收養在一些私人的動物園,甚至就是稍微寬敞一點的庭院裡。收養者自以為愛好動物,但動物保護主義者認為,這樣的收養行為助長了走私犯的猖獗,培養起一個巨大的全球範圍內的動物走私黑市。這樣的收養行為十分的隱蔽,僅有少數的行為會被揭發出來。對於類似的事情,基金會的專家們也十分的無奈,他們只能通過不斷的呼籲來教育人們停止非法飼養紅毛猩猩的行為。

呼救

台灣走私事件
公元2000年,人類進入光明燦爛的千禧年,不過,在千禧年當中,台灣卻發生了兩件發人省思的野生動物保育事件。其中之一就是,在7月11日,高雄海關發現一艘來自越南的漁船,走私了17隻剛出生不久的黃金頰長臂猿、豬尾獮猴和截尾獮猴等保育類小猿猴。它們弱小的身軀塞滿了小鳥籠子,仿佛還在顫抖,雙眼不時閃爍著慌張、驚恐的情緒,卻怎么也想不到它們已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距離家鄉好遙遠,也從此失去了母親溫柔的懷抱。
另一個事件是,高雄縣警方在美濃鎮一家山貨店中,發現了一隻台灣黑熊的四個斷掌、一個獮猴的頭顱,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動物學家已經很少在山區目睹台灣黑熊的行蹤,如今這樣罕見的保育類動物,卻在一般老饕最愛的山貨店中出現,對於這幾年各界推動的保育觀念,無疑是個當頭棒喝,更是個讓保育人士需要更加努力的惕勵。
島內違法販售
似這種不論是從外地走私保育類動物到台灣,還是在島內違法販售、宰殺保育類野生動物的案件,多年來都陸續發生。例如,15年前就曾發生過一陣小紅毛猩猩的走私熱潮,而造成這些原產於東南亞婆羅洲熱帶雨林中的巨猿,在台灣飼養熱潮的始作俑者之一,竟然是一個在當時頗受歡迎、適合闔家觀賞、富社會教育的娛樂性質的電視節目;在那個節目中,為了增加噱頭,製作單位特別“聘請”了一隻幼年的紅毛猩猩擔任“助理”,使得紅毛猩猩在台灣一炮而紅。
宰殺保育類野生動物
據估計,在此後的六七年當中,受到部分民眾趨之若鶩的刺激,台灣的寵物市場約計走私進口了近千隻的紅毛猩猩嬰兒。不過,因為在自然狀況下,新生的紅毛猩猩會隨時緊緊地抱在母親胸前,受到母親充分的照顧和呵護,因此,當在野外捕捉紅毛猩猩的嬰兒時,就必須先除去它的母親和另外2到3隻共同活動的成年或半成年的紅毛猩猩。另外,因為這是犯法的走私行為,這些動物往往都被成堆地塞在很小的盒子中,在長時間缺食、缺水和四肢缺乏伸展空間的情形下,3/4左右的個體在運送途中就因為飢餓、脫水或相互攻擊、撕咬而死亡,真正到達台灣寵物愛好者手中的個體可能還不到200隻。
換句話說,在那短短的數年中,台灣令人稱羨的經濟實力就造成了約4000到5000隻,或更多的紅毛猩猩消失於它們熱帶雨林的家。對於這樣一種野外族群數量已不超過1萬隻的瀕臨絕種的動物而言,我們的“消費”能力實在令人汗顏!即使是那不到200隻幸運抵達台灣的個體,超過一半以上也都在飼主沒有經驗和對動物沒有充分了解的情形下,因為不當的照顧而死亡,死亡的原因多半為長期嚴重的營養缺乏,或傳染性疾病,例如感冒、肺炎、肺結核、肝炎等。
更具諷刺意味的是,那些少數僥倖存活到今天的紅毛猩猩們,已經10多歲了,也因為生理和體型的逐漸成熟,都將難逃被飼主拋棄的命運。因為,許多當年為了好奇、時髦而購買紅毛猩猩的民眾,都不知道這個可愛、無助又黏人的小傢伙可以活到四五十歲,有一天會長成為五六十,甚至100公斤以上的龐然大物,也不知道它們的力量是人類的7到10倍以上,更不知道它們其實是一種非常聰明而且不甘寂寞、破壞力極強的動物。
雖然島內飼養紅毛猩猩的熱潮已經消退,大量走私的誘因也消失了,但隨之而來的棄養風潮,勢必又將造成台灣社會另一波的負擔。
事實上,包括紅毛猩猩在內的所有猿猴類動物,都不適合作為寵物,除了前述長成之後隨之而來的問題外,也因為它們與人類同屬靈長目,在血源上極為相近,因此在疾病和寄生蟲的感染上,也會有相當的互通性,長期密切接觸對雙方都不好。而對大多數的人來說,所有的野生動物都不會是理想的寵物,因為大家對這些動物的生活習性了解都不夠。據估計,島內約有上萬隻的獮猴、紅毛猩猩、長臂猿、老虎、熊、鸚鵡、變色龍巨蜥象龜等野生動物被人當成寵物飼養著,而這些均肇因於台灣人爭奇鬥豔飼養寵物的不當風氣。同時,我們已經可以預見未來這些動物遭棄養的問題了。
如今,又出現了一批走私的小猿猴,是不是代表著新一波的猿猴走私熱潮來臨?如何建構好台灣保育工作的完整網路,與其他地區合作,共同阻止野生動物的走私,防止這類悲劇一再的發生,值得大家深思。不過,就像英國文學家狄更斯在著名的小說《雙城記》所說,“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台灣在千禧年雖然發生17隻小猿猴走私,以及台灣黑熊被斷掌的事件,但是希望“危機就是轉機”,或許在大家的努力下,這些小猿猴有一天會回到自己的家鄉,同時,不再有更多的小猿猴被迫離開廣闊的大自然,離開自己母親溫暖的懷抱。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