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高爾基著散文詩)

海燕(高爾基著散文詩)

《海燕》又名《海燕之歌》,是高爾基創作的一篇著名散文詩。海燕在暴風雨來臨之前,常在海面上飛翔。因此,在俄文里,“海燕”一詞含有“暴風雨的預言者”之意。

此文按海面景象的發展變化分成三部分,描繪了海燕面臨狂風暴雨和波濤翻騰的大海時的壯麗場景。在這篇文章中,作者通過對海燕在暴風雨來臨之際勇敢歡樂的形象的描寫,深刻反映了1905年俄國革命前夕急劇發展的革命形勢,熱情歌頌了俄國無產階級革命先驅堅強無畏的戰鬥精神,預言沙皇的黑暗統治必將崩潰,預示無產階級革命即將到來並必將取得勝利的前景。並且號召廣大勞動人民積極行動起來,迎接偉大的革命鬥爭。

基本介绍

  • 作品名稱:海燕
  • 外文名稱:The Song of the Stormy Petrel
  • 作品別名:海燕之歌
  • 作品出處:《春天的旋律
  • 文學體裁:散文詩
  • 作者高爾基
  • 創作時間:1901年3月
作品原文,中文譯版,俄文原版,創作背景,作品鑑賞,內容鑑賞,藝術特色,歷史評價,作品影響,作者簡介,

作品原文

中文譯版

海燕
在蒼茫的大海上……在高傲地飛翔在蒼茫的大海上……在高傲地飛翔
在蒼茫的大海上,狂風卷集著烏雲。在烏雲和大海之間,海燕像黑色的閃電,在高傲地飛翔。
一會兒翅膀碰著波浪,一會兒箭一般地直衝向烏雲,它叫喊著,──就在這鳥兒勇敢的叫喊聲里,烏雲聽出了歡樂。
在這叫喊聲里──充滿著對暴風雨的渴望!在這叫喊聲里,烏雲聽出了憤怒的力量、熱情的火焰和勝利的信心。
海鷗在暴風雨來臨之前呻吟著,──呻吟著,它們在大海上飛竄,想把自己對暴風雨的恐懼,掩藏到大海深處。
海鴨也在呻吟著,──它們這些海鴨啊,享受不了生活的戰鬥的歡樂:轟隆隆的雷聲就把它們嚇壞了。
蠢笨的企鵝,膽怯地把肥胖的身體躲藏到懸崖底下……只有那高傲的海燕,勇敢地,自由自在地,在泛起白沫的大海上飛翔!
烏雲越來越暗,越來越低,向海面直壓下來,而波浪一邊歌唱,一邊沖向高空,去迎接那雷聲。
雷聲轟響。波浪在憤怒的飛沫中呼叫,跟狂風爭鳴。看吧,狂風緊緊抱起一層層巨浪,惡狠狠地把它們甩到懸崖上,把這些大塊的翡翠摔成塵霧和碎末。
海燕叫喊著,飛翔著,像黑色的閃電,箭一般地穿過烏雲,翅膀掠起波浪的飛沫。
看吧,它飛舞著,像個精靈,──高傲的、黑色的暴風雨的精靈,——它在大笑,它又在號叫……它笑那些烏雲,它因為歡樂而號叫!
這個敏感的精靈,——它從雷聲的震怒里,早就聽出了睏乏,它深信,烏雲遮不住太陽,──是的,遮不住的!
狂風吼叫……雷聲轟響……
一堆堆烏雲,像青色的火焰,在無底的大海上燃燒。大海抓住閃電的箭光,把它們熄滅在自己的深淵裡。這些閃電的影子,活像一條條火蛇,在大海里蜿蜒遊動,一晃就消失了。
——暴風雨!暴風雨就要來啦!
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閃電中間,高傲地飛翔;這是勝利的預言家在叫喊:
——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俄文原版

Песня о буревестнике
Над седой равниной моря ветер тучи собирает. Между тучами и морем гордо реет Буревестник,черной молнии подобный.
То крылом волны касаясь,то стрелой взмывая к тучам,он кричит,и ----тучи слышат радость в смелом крике птицы.
В этом крике ----жажда бури!Силу гнева,пламя страсти и уверенность в победе слышат тучи в этом крике.
Чайки стонут перед бурей,---- стонут,мечутся над морем и на дно его готовы спрятать ужас свой пред бурей.
И гагары тоже стонут,----им,гагарам,недоступно наслажденье битвой жизни: гром ударов их пугает.
Глупый пингвин робко прячет тело жирное в утесах…Только гордый Буревестник реет смело и свободно над седым от пены морем!
Все мрачней и ниже тучи опускаются над морем,и поют,и рвутся волны к высоте навстречу грому.
Гром грохочет. В пене гнева стонут волны,с ветром споря. Вот охватывает ветер стаи волн объятьем крепким и бросает их с размаху в дикой злобе на утесы,разбивая в пыль и брызги изумрудные громады.
Буревестник с криком реет,черной молнии подобный,как стрела пронзает тучи,пену волн крылом срывает.
Вот он носится,как демон,---- гордый,черный демон бури,---- и смеется,и рыдает… Он над тучами смеется,он от радости рыдает!
В гневе грома,---- чуткий демон,---- он давно усталость слышит,он уверен,что не скроют тучи солнца,---- нет,не скроют!
Ветер воет…Гром грохочет…
Синим пламенем пылают стаи туч над бездной моря. Море ловит стрелы молний и в своей пучине гасит. Точно огненные змеи,вьются в море,исчезая,отраженья этих молний.
- Буря! Скоро грянет буря!
Это смелый Буревестник гордо реет между молний над ревущим невно морем;то кричит пророк победы:
- Пусть сильнее грянет буря!…

創作背景

《海燕》是高爾基1901年3月寫的一篇帶有象徵意義的短篇小說《春天的旋律》的末尾一章。由於19世紀歐洲爆發的工業危機很快就蔓延到了俄國,在1900年到1903年的危機年代裡,俄國倒閉了3000多家大小企業,被開除的工人達10萬多人,再加上沙皇統治日趨黑暗,人民民眾無法忍受,反抗情緒日益高漲,革命鬥爭蓬勃興起。俄國工人運動開始從經濟罷工轉到政治罷工,轉到遊行示威,提出關於民主自由的政治要求,提出“打倒沙皇專制”的政治口號,動搖著沙皇統治的根基。
當時人民民眾的革命運動風起雲湧,沙皇反動政府加緊了對人民的鎮壓,正是革命與反革命激烈搏鬥的時候。高爾基在1901年2月19日從下諾夫哥羅德(蘇聯時期曾改名高爾基市,蘇聯解體後改回原名)到了彼得堡,參加俄國作家協會為了紀念農奴解放40周年而舉行的特別會議,發表了抨擊沙皇政府的尖銳演說。3月4日他又參加了在彼得堡喀山大教堂附近舉行的學生示威遊行,親自目睹了沙皇憲警對學生的血腥鎮壓。他還在一些作家和社會活動家聯名寫的抗議沙皇政府暴行的公開信上籤了名。3月12日,他回到尼日尼—諾夫戈羅德。在親身感受到了工人運動、學生運動的磅礴氣勢,目睹了沙皇政府鎮壓學生運動的殘暴罪行之後,來自社會底層、深諳底層人民疾苦的高爾基為了熱情地歌頌無產階級革命先驅,揭露沙皇反動政府,抨擊機會主義者,揭露資產階級自由派的醜惡嘴臉,根據當時的鬥爭形勢和參加示威的感受,寫成了一篇帶有象徵意義的短篇小說“幻想曲”《春天的旋律》。它的結尾部分,就是著名的散文詩《海燕》(估計這篇作品的寫作時間,不會早於3月14日和晚於3月24日)。
高爾基在《春天的旋律》里,將鳥兒加以“人格化”,而且對其中某些鳥兒加上官銜和稱號,用來諷刺俄國社會各階級的代表人物和抨擊沙皇統治,這在當時是無法發表的。高爾基原想在莫斯科的《信使報》上發表,但遭到審查當局的否決。高爾基又立即把這篇小說寄給聖彼得堡的《生活》雜誌,也同樣遭到審查當局的否決,但其結尾《海燕之歌》卻被單獨發表在當年四月號的《生活》雜誌上。這是由於沙皇審查當局“漏審的疏忽”。《生活》雜誌主編波塞曾這樣回憶說:“《海燕》是經過審查官葉拉庚事先審查後發表的,但他沒有看出它有什麼革命性的東西。”審查當局不久就發現“漏審的疏忽”所造成的嚴重錯誤,下令查封了《生活》雜誌。

作品鑑賞

內容鑑賞

整體感知
《海燕》有著深廣的政治意義和象徵內涵,作品通過暴風雨即將來臨前的幾個場景,刻畫了象徵著大智大勇的無產階級革命先驅者──“海燕”的形象,“在蒼茫的大海上,狂風卷集著烏雲”,當暴風雨在醞釀之中時,海燕早已按捺不住對暴風雨的渴望和歡樂,衝擊於陰雲和海浪之間,勇猛地叫喊。別的海鳥──海鷗、海鴨、企鵝視暴風雨為滅頂之災,驚恐萬狀,而海燕卻在熱切地迎接一種新生;當暴風雨逼近,陰雲直壓下來時,海燕仍然有如“黑色的閃電”,離弦的箭,在風吼雷鳴中飛舞著,笑著,號叫著,像“暴風雨中的精靈”;當電閃雷鳴、山呼海嘯,暴風雨即將爆發時,海燕以勝利的“預言家”的姿態,終於發出了疾呼──“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這是時代的戰鬥的宣言,它預示著革命風暴即將來臨,鼓舞人們積極行動起來,去迎接偉大的戰鬥,表現了一種堅強無畏的革命理想主義精神,豪情萬丈,激盪人心。
《海燕》體現了高爾基早期作品中革命浪漫主義的典型特徵。整首詩以宏偉壯麗的大自然作背景,極力渲染惡浪騰空、雷電交加、狂風怒吼、波瀾壯闊的緊張的氣氛,狀寫出油畫般濃烈、鮮明的色彩,塑造出一個“高傲的、黑色的暴風雨精靈”般的藝術形象,蘊蓄著激越的情緒和諷刺的筆調,這些都具有鮮明的革命浪漫主義的特點,整體上營造了濃郁的英雄主義和理想主義氛圍,給人以強烈的震撼。它反映了高爾基早期的美學主張──他在給契訶夫的一封信中說:“確確實實,需要英雄主義的時代已經來到了。‘希望’是不像生活,而高於生活,比生活更美好的東西。”
在寫作技巧上,《海燕》最突出的特色是象徵手法的運用。“大海”象徵革命高潮時人民民眾排山倒海的力量,“烏雲”“狂風”象徵反革命勢力和黑暗的社會環境等等,象徵手法使思想更加形象、可感,而且拓展了作品的思想內涵和審美空間。作品還兼用對比、反覆、烘托、比喻、擬人等多種修辭手法,進一步增強了藝術表現力和形象的立體感:不是平面地塑造“海燕”的形象,而是同時刻畫了對暴風雨充滿恐懼的“海鷗”,它們象徵了形形色色怯於革命、不革命和假革命者,它們的膽怯、自私和逃避現實,對比、烘托出了海燕勇敢、執著、不畏強暴和勇於獻身的崇高精神;正是在對暴風雨的截然不同的兩種態度所形成的鮮明對照中,一個勇敢無私、樂觀堅定、卓然不群的海燕的形象呼之欲出。寫“風”“雷”“雲”“電”也是為了反襯“海燕”矯健、勇猛的戰鬥雄姿和樂觀無畏的革命豪情。高爾基正是運用形象的對比、烘托,抑惡揚善,鞭撻惡醜,褒揚美善,才塑造出了“海燕”這一飽含力與美、深刻反映了時代特徵的藝術形象,從而吹響了一曲嘹亮的時代進軍的號角,喚醒民眾,鼓勵他們勇敢地投入爭取解放的鬥爭中去。
在整體的審美上,《海燕》既是一首色彩鮮明的抒情詩,又是一幅富有音樂的節律和流動感的油畫。它把詩和散文的特點結合起來,又表現出詩的音樂美和繪畫美,文筆粗獷、氣勢磅礴、色彩厚重,情感激越,給人以很強的藝術感染力。
文章結構
第一部分(第1~6段):寫暴風雨將要來臨,海燕“高傲地飛翔”,以樂觀的激情和勝利的信心渴望著暴風雨的到來。
第二部分(第7~11段):寫暴風雨迫近之時,海燕搏風擊浪,必勝的信心迎接暴風雨的到來。
第三部分(第12~16段):寫暴風雨即將來臨之際,海燕以“勝利的預言家”的姿態熱情呼喚著暴風雨。
結構特點
全篇在內容結構上層層推進,前後呼應,構成了一個有機的統一體。它以暴風雨漸次逼近為線索,按海面景象的發展變化可分為三個大的場景,海燕也被安排在暴風雨“將來”──“逼近”──“即臨”的三個場面中進行刻畫。海燕的性格隨著情節的發展逐步鮮明,海燕的形象隨著這暴風雨的漸次逼近而逐步完善。
第一個畫面(從開頭到“在泛起白沫的大海上飛翔”):寫暴風雨將要來臨,海燕“高傲地飛翔”,以樂觀的激情和勝利的信心“渴望”著暴風雨的到來。
開頭先簡潔地寫出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前兆,點明海燕所處的環境。然後重筆從形、音、色三方面正面描寫海燕,以“黑色的閃電”這一準確、精當的比喻來勾勒海燕矯健高傲、銳不可當的雄姿;“高傲地飛翔”總寫海燕的行動,“高傲”,以擬人的寫法給海燕的行動賦以情態,賦以人的神韻。然後從“聲音”這一方面正面闡發了海燕“叫喊”的深刻含義──“充滿著對暴風雨的渴望!”,“烏雲聽出了歡樂”,“烏雲聽出了憤怒的力量、熱情的火焰和勝利的信心”,排比句式渲染了海燕朝氣蓬勃、鬥志昂揚的氣概。
在這個畫面中,與海燕形成鮮明的對比的,還有其他的海鳥,暴風雨的到來使它們驚慌失措,對暴風雨充滿恐懼的“海鷗”,被“轟隆隆的雷聲”嚇壞了的“海鴨”和畏縮起身子藏在崖岸下的“企鵝”,它們象徵了當時現實環境中形形色色明哲保身、怯於革命的不革命者。文章抓住它們的聲音、行動、情態,狀寫它們驚恐萬狀的醜態,反襯出海燕非凡的勇氣和威猛的形象。
第二個畫面(從“烏雲越來越暗”到“是的,遮不住的”):寫暴風雨逼近之時,海燕搏風擊浪,以必勝的信心迎接暴風雨的到來。
在這個場景中,首先描寫海浪與天空的激烈拼搏,“烏雲”“狂風”肆虐的意象象徵了“黑雲壓城”的社會環境和政治形勢,大海象徵廣大人民民眾的力量,狂風與巨浪的搏鬥正反映了革命與反革命的激烈鬥爭,在鬥爭中顯示了反革命勢力的猖狂和人民大眾主動迎戰的戰鬥精神。
在這樣緊張激烈的背景下,作者再次集中筆墨描寫海燕,比上文更進了一步。從“叫喊”到“大笑”“號叫”,從“飛翔”到“飛舞”,從“直衝”到“穿過”,從“碰著”到“掠起”,更顯示了海燕的迅捷、歡快、豪壯和勇不可當。並揭示了它懷著必勝信念的精神源泉:“它從雷聲的震怒里,早就聽出了睏乏,它深信,烏雲遮不住太陽,──是的,遮不住的!”它的勇氣來自它對無產階級革命前途的高度的預見性和敏銳的洞察力。
第三個畫面(從“狂風吼叫”到篇末):寫暴風雨即將來臨之時,海燕以勝利的預言家的姿態熱情呼喚著暴風雨。
在這一個場景中,依然以氣氛的描摹起勢,狂風吼叫、雷電交加、烏雲翻滾,氣氛被渲染得更加濃烈,大海與閃電展開了殊死的搏鬥,象徵了革命鬥爭的進一步激化。鬥爭最終以大海的勝利告終,再次顯示了大海磅礴的氣勢和力量,說明沙皇反動勢力必然葬身於人民革命的汪洋大海中。
在激戰的環境裡,作者第三次寫到了海燕,但是不再花筆墨去描寫海燕的姿態,從第一個畫面寫它的“叫喊”到第二個畫面寫它的“號叫”“大笑”,到這裡卻是以擬人化的手法直接寫它的兩次大聲疾呼,點出了海燕“預言家”的本質特徵。作品的氛圍經過層層渲染後推向了高潮,也最終完成了海燕形象的塑造。
思想感情
文章的末尾,作者寫海燕像“勝利的預言家”在呼喊,“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體現了海燕對暴風雨的強烈渴望。而“暴風雨”象徵了1905年俄國革命前夕一觸即發的革命形勢,一場醞釀中的推翻沙皇獨裁統治的無產階級革命,這場革命風暴具有摧枯拉朽的力量,是掃除一切障礙、使民族獲得新生的契機。所以“海燕”和苦難深重的被壓迫人民對革命充滿了渴望,“——暴風雨!暴風雨就要來啦!”反覆的修辭手法強化了海燕作為“信使”的極度興奮喜悅之情,預示著黑暗的沙皇統治行將崩潰,一場人民革命行將到來,表現出無產階級革命者高度的智慧和對時代歷史劇變的敏銳的預見性。“——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祈使句的形式鼓舞人心,這是革命者擲地有聲的戰鬥宣言,表達了自信豪邁的戰鬥情懷和高昂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這也是革命者從胸臆中迸發出來的對人民民眾的革命召喚,號召人民行動起來,去迎接一場偉大的“暴風雨”般的革命。這兩句話是對時代精神的傳神寫照和高度概括。

藝術特色

這是一篇散文詩,它融合了散文的描寫性和詩歌的表現性的特點。刻畫了勇敢的精靈——海燕的戰鬥英姿,深刻反映了1901年俄國革命前急劇發展的革命形勢,歌頌了俄國無產階級革命先驅者不朽的形象和堅強無畏的戰鬥精神,號召廣大勞動人民積極行動起來,迎接偉大的革命鬥爭。以下介紹的是本文如何運用各種藝術手法來表達文章主題。
運用象徵,托義於物
運用象徵手法是《海燕》最重要的寫作特色。象徵是文學創作中的一種重要的表現方法,簡而言之,象徵就是根據事物之間的某種聯繫,藉助某一具體事物的形象(象徵體),以表現某種抽象的概念、思想和情感(被象徵的本體)。象徵能夠使不容易或不便於直接說出的思想情感委婉、曲折、含蓄地表達出來,而且化“抽象”為“具體”,使思想更加形象、可感,極大地增強作品的藝術表現力和感染力。就本文而言,由於特定的歷史時期,雖然俄國革命運動不斷高漲,但沙皇的反動統治還比較強大,人民的言論還沒有自由,因此作者通過這種方式與統治階級進行鬥爭。
文中出現的一切事物都具有象徵意義,而且通篇的象徵義只是蘊涵在形象之中並沒有揭示出來海燕象徵了堅強無畏、英勇善戰的無產階級革命先驅者;“暴風雨”象徵1905年俄國革命前夕一觸即發的革命形勢,一場醞釀中的推翻沙皇獨裁統治的無產階級革命;“大海”象徵廣大人民民眾的力量。“海鷗”“海鴨”“企鵝”這一組意象群象徵害怕革命會破壞他們的安樂窩的形形色色的假革命和不革命者。寫海鷗“呻吟”“飛竄”“恐懼”“掩藏”,海鴨“呻吟”“嚇壞”,企鵝“膽怯”“躲藏”的驚恐萬狀的醜態,正是為了與海燕“高傲的飛翔”、歡樂的“叫喊”形成鮮明的對比,以突出海燕英勇堅強、樂觀自信的形象。作者對它們進行了無情的鞭撻。“烏雲”“閃電”“雷聲”“狂風”這一組意象群象徵了反革命的黑暗勢力,寫它們的猖狂是為了點明海燕所處的險惡的環境,第二部分寫海浪與狂風生死搏鬥的激戰場面,是以壯闊的背景來烘托海燕的戰鬥雄姿;第三部分寫風、雲、雷、電,正是為了烘托海燕發出戰鬥號召的豪邁激昂,振奮人心。
此外,文章中兩次寫到了大海和風、雲、雷、電展開了殊死搏鬥,反映了1905年革命前夕革命與反革命鬥爭的日益激化;大海最終戰勝烏雲、閃電,象徵了無產階級革命必勝的前途,也有力的預示了反動勢力的最終結局——滅亡。
二、 對比烘托,形象有力
文中為了表現海燕的英勇戰姿和對暴風雨的渴望之情,以暴風雨來臨前夕大海的海面變化作為烘托,詳細描繪了暴風雨來臨之前、暴風雨逼近之時、暴風雨即將來臨之時等三個海面景象,寫出了當時鬥爭環境的惡劣,反襯海燕的英勇形象。並且把海燕的形象與海鷗、海鴨、企鵝的呻吟、飛竄、恐懼形成鮮明的對比,襯托海燕的勇敢、樂觀。另外,又以風、雲、雷、電一齊出擊來烘托海燕已經吹響了戰鬥的號角,豪邁激昂、振奮人心。
三、 語言優美,妙用修辭
散文詩兼具散文與詩的特點,其語句不分行,不押韻,卻精練、形象、優美。文中描摹出海燕的聲——從“叫喊”到“大笑”;形——“黑色的閃電”;一系列的動作,如“飛翔”“穿”“掠”等刻畫出海燕的快速敏捷,矯健勇猛的“直衝向烏雲”。此外,多種修辭手法的綜合運用極大地增強了《海燕》的藝術性,使之達到了極高的藝術水平。
① 烏雲和大海之間,海燕像黑色的閃電,在高傲地飛翔。
比喻和擬人。“黑色的閃電”比喻準確、傳神,寥寥數字展現了海燕矯健、勇猛的雄姿;“高傲地飛翔”總寫海燕的行動,“高傲”賦予海燕以人的性格,是擬人的寫法。這一句從形、色兩方面突出了海燕勇猛、善戰的姿態。
②風緊緊抱起一層層巨浪,惡狠狠地把它們甩到懸崖上,把這些大塊的翡翠摔成塵霧和碎末。
擬人。連用“抱”“甩”“摔”幾個動詞,兼以“惡狠狠”,賦予狂風人的性格和行為,寫出了風的猖狂的氣焰。
③ 大海抓住閃電的箭光,把它們熄滅在自己的深淵裡。
擬人。“抓住”“熄滅”突出大海的巨大聲勢和強大力量。
④ 這個敏感的精靈,──它從雷聲的震怒里,早就聽出了睏乏,它深信,烏雲遮不住太陽,──是的,遮不住的!
比喻、擬人和反覆。“敏感的精靈”,“從雷聲的震怒里,早就聽出了睏乏”,運用比喻和擬人的手法顯示了海燕的勇敢和智慧,說明無產階級革命者的高度的預見性和敏銳的洞察力。“烏雲遮不住太陽,──是的,遮不住的!”運用反覆,語氣肯定,表達了堅定不移的必勝信念。
全詩語言生動優美而充滿激情,使人振奮,尤其是結尾“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既是對革命風暴的期盼、呼喚,又是對廣大人民的戰鬥召喚。

歷史評價

列寧的妻子克魯普斯卡婭回憶說:“弗拉基米爾·伊里奇(指列寧)非常重視作為作家的阿列克塞·馬克西莫維奇·高爾基。他特別喜歡《母親》,……喜歡《鷹之歌》和《海燕之歌》,喜歡這些詩的情緒。”
列寧的妹妹烏里揚諾娃在高爾基逝世時曾經回憶說:“我回想起了高爾基所起的作用,他的作品對我們每個人的重要性,我回想起了地下活動時期的那些無聲年代,高爾基對於那時失掉言論自由的青年人的意義。我回想起我們讀他的作品《母親》讀得入迷,大家還都記熟了那不朽的《海燕之歌》。”
雅羅斯拉夫斯基在《地下活動中的無產階級作家的道路》一文中,回想到20世紀的最初幾年的情況:“高爾基的《海燕》——這篇戰鬥的革命詩歌,特別具有重大的意義。……在每個城市裡都翻印它,它被用油印和打字機列印的形式傳播出去,它被用手傳抄,它被在工人小組和大學生小組上朗誦和反覆傳誦。”

作品影響

《海燕》運用象徵的手法,號召人民進行革命鬥爭和迎接革命暴風雨的來臨。這篇作品一經發表,便在俄國大地上產生巨大反響,它被革命者用膠印和手抄等方式廣為傳播,一時間成為最受歡迎、最富有宣傳性和號召力的“傳單”。這首詩對工人革命鬥爭的發展和農民運動產生了影響,學生的反政府運動也更為強烈。列寧在1901年12月寫的《示威遊行開始了》一文中這樣說:“現在我們已經看到示威運動正由於種種原因而在下新城、在莫斯科、在哈科夫再次高漲起來。民憤到處都是增長,把這種憤懣匯合成為一道衝擊到處橫行霸道、肆虐逞凶的專制制度的洪流,愈來愈必要了。……當人民的憤懣和公開的鬥爭到處開始迸發火星的時候,首先和主要的是供給大量的新鮮空氣,使這些星星之火能夠燃燒成熊熊的烈火!”它也深受列寧史達林的讚賞,被譽為“戰鬥的革命詩歌”。《海燕》在當時的俄國,是“鼓舞人民革命的號角”。

作者簡介

馬克西姆·高爾基(1868~1936),原名阿列克塞·馬克西莫維奇·彼什科夫,1868年3月16日生於俄羅斯帝國下諾夫哥羅德的一個木工家庭。是著名的作家、評論家、政論家、學者,也是社會主義現實主義文學奠基人,無產階級革命文學導師和蘇聯文學的創始人之一。1892年用筆名“馬克西姆·高爾基”發表處女作短篇小說《馬卡爾·楚德拉》,從此專心從事寫作。主要作品具有浪漫主義色彩的散文詩《鷹之歌》《海燕》,長篇小說《母親》,自傳體三部曲《童年》《在人間》《我的大學》和劇本《小市民》等。1936年6月18日逝世於莫斯科。
高爾基畫像高爾基畫像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