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體盛

女體盛

女體盛,日語意為用少女裸露的身軀作盛器,裝盛大壽司的宴席。挑選“女體盛”,要求非常苛刻,首先必須是處女,因為日本男人認為只有處女才具備內在的純情與外在的潔淨,最能激發食客的食慾。其次是容貌要較好,皮膚光潤、白皙。體毛少、身材勻稱、不能太瘦、太瘦缺乏性感。血型最好是“A”型,日本人普遍認為,具有“A”型血型的人,性格平和,沉穩,有耐心,最適合從事這種職業。

“女體盛”上崗前必須經過嚴格的專門訓練,傳統的訓練方法是在裸身上6個點各放置一枚雞蛋,要求在靜躺4個小時後,雞蛋仍在原位不動,這是為了鍛鍊堅韌不拔的毅力。在靜躺過程中,有人不時地往身上灑涼水。其間只要有一枚雞蛋從身上滑落,計時器立即轉到零位,訓練還得重新開始。這樣枯燥乏味一動不動地躺著不啻是一種莫名的折磨,如同受刑一般。

基本介绍

  • 中文名:女體盛
  • 外文名:Female Body Sheng
  • 意為:少女裸露的身軀作盛器
  • 國家:日本
步驟,篩選條件,訓練上崗,工作形式,客人就餐,歷史淵源,飲食理念,豐厚收入,光顧人群,色情之嫌,社會評價,日本評價,國內評價,工行幹部事件,網上傳聞,社會討論,新聞報導,

步驟

“女體盛”,日語意為用少女裸露的身軀作盛器,裝盛大壽司的宴席。挑選“女體盛”,要求非常苛刻。
女體盛女體盛

篩選條件

必須是處女,因為日本男人認為只有處女才具備內在的純情與外在的潔淨,最能激發食客的食慾。
要容貌姣好、皮膚光潤、白皙、體毛少、身材勻稱。不能太瘦,太瘦缺乏性感。血型最好是“A”型,日本人普遍認為,具有“A”型血型的人,性格平和,沉穩,有耐心,最適合從事這種職業。 所以許多B型和O型的都非常妒忌。

訓練上崗

“女體盛”上崗前必須經過嚴格的專門訓練,傳統的訓練方法是在裸身上6個點各放置一枚雞蛋,要求在靜躺4個小時後,雞蛋仍在原位不動,這是為了鍛鍊堅韌不拔的毅力。在靜躺過程中,有人不時地往身上灑涼水。其間只要有一枚雞蛋從身上滑落,計時器立即轉到零位,訓練還得重新開始。這樣枯燥乏味一動不動地躺著不啻是一種莫名的折磨,如同受刑一般。訓練完後疲憊不堪,身體好像上了石膏一樣的僵硬。
經訓練合格後才允許“上菜”,每次“上菜”前要進行90分鐘極為細緻的淨身程式,先將腿部、腋下的體毛除淨。用溫水淋遍全身,將無香味的肥皂擦在一塊海綿上,再用這塊海綿遍擦身體,使全身滿附肥皂泡沫。接著用一個裝滿麥麩的小麻袋揉搓每寸皮膚,以徹底去除老化的皮膚角質。然後用熱水沖泡,再用絲瓜筋揉一遍。最後用冰水淋浴,以免“上菜”時身體出汗。淨身時不能使用任何帶有香氣的肥皂和浴液,香水更是絕對禁止使用,因為香氣會影響壽司的純正味道,並掩蓋了少女身上天然的體香。一切收拾停當,專等“上菜”。

工作形式

宴席設在和式的建築物中,室內布置簡潔,一幅古畫,一盆觀葉植物,還有古瓷花瓶等古玩,以顯示古樸、高雅。室內要求涼爽,旨在防止出汗。“上菜”時,“女體盛”一絲不掛。赤身裸體地躺在房間中央,擺好固定姿勢,整個人宛如一隻潔白的瓷盤。頭髮被拆散呈扇形攤開,並綴以花瓣。有人在她的陰部等羞處飾以樹葉或花瓣,乳頭按客人的要求或掩或露。助工從廚房裡端來一大盤各種壽司,熟練而快捷地擺放在“女體盛”的身上,一刻也不得耽誤,因為日本人認為壽司只有在剛做好的時候最有味。“女體盛”的胸部擺放著裱花奶油蛋糕,好像穿著美麗的文胸,漂亮極了。傳統的在“女體盛”身上擺放壽司有講究,根據每種壽司的滋補作用擺放在女體盛身體的特定部位。如蛙魚會給人以力量,放在心臟部;旗魚有助消化,放在腹部;扇貝和鯉魚能增強性能力,宜放在陰部……如今這種講究逐漸淡化了。壽司擺放的數量不能太多,否則女體盛的身體將全被蓋住,影響食客欣賞“美器”。經壽司裝飾的女體盛,猶如一件精美的工藝品。一般女體盛是取仰臥位,正面上菜。有些食客提出背部,臀部上菜的特殊要求,“女體盛”也得給以滿足。還有一些富商巨賈舉辦豪華女體盛晚宴,宴請同行和下屬高級職員,場面很大,10個“女體盛”排成一排,甚是壯觀。這顯示出主人的高貴、闊綽。遇到此種情況,每個至少要“上菜”二次。
女體盛女體盛

客人就餐

參加“女體盛”宴會的客人,換上傳統的浴衣進入用餐房間,坐在“座布團”(日式薄團)上。面對這美食、“美器”,興奮不已。有些人並不急於取食,而是品評“盛器”,如她的身材、五官、頭髮、胸部、玉臂、秀腿……日語有“迷箸”的辭彙,意思是手拿筷子,不知如何下手才好。“女體盛”一動不動靜靜地躺著,儼若石雕玉琢一般,聽任食客在她身上挾持各種壽司。有些食客只顧欣賞“美器”,取食時心不在焉,將湯汁、飲料潑灑在女體盛的臉上或身上,日語稱“淚箸”,這是常有的事;有的故意用筷子夾乳房、陰部;有的喝酒微熏發酒瘋,滿嘴不堪入耳的髒話,甚至將蓋在下身羞處的樹葉揭去。更使人難堪的是,有人喝多了,嘔吐時竟將嘔吐物吐在“女體盛”的身上,難聞的惡臭令人窒息。有報導說,一位老人參宴時因興奮過度,心臟病突然發作,猝死倒在“女體盛”身上,嚇得她魂不附體。儘管如此,在日本,作為“女體盛”就必須體現倫理的最高原則,那就是對客人的完全服務,娛樂和服從。靜靜的躺著,不能說,更不能動,眼睛凝視天花板,不得左顧右盼。一位“女體盛”自嘲:這仿佛是一具躺著的屍體。忍受著不守規矩的舉止和污穢語言的挑逗,忍受著低級趣味食客的羞辱和嘲笑。遇到各種尷尬的事,只能忍氣吞聲,打碎門牙往肚子裡咽。然而老闆卻另有一種說法:大多數食客都是守本分的,不守規矩的只是極少數,但這極少數要是遇上也是讓人忍受不了。
女體盛女體盛
席終客人散,由於長時間的靜躺,始終保持一種固定的姿勢,全身肌肉一直處於緊張狀態,顯得十分疲勞,此時還得像演員卸裝那樣進行一次淨身。日本壽司多用馬林魚鮭魚鮪魚、鰻魚、八帶魚、魷魚、扇貝、蛤仔等生猛海鮮製成,腥味極大,還有蛋糕上粘膩奶油及各種調味汁,這些附在身上的殘餘食物,須用檸檬汁和粗鹽反覆搓洗才能洗掉。如若須再次“上菜”還得再按“上菜”前90分鐘的淨身程式重複一次。

歷史淵源

飲食理念

古代日本飲食文化受中國的影響很大,“女體盛”在日本已有一千多年歷史,如果說刺身(生魚片)、壽司(紫菜米飯糰)是從中國傳入日本,那么,“女體盛”則是日本人自己創造的。可以說,“女體盛”是古代大和民族極端大男子主義的產物。現代人的飲食理念,認為飲食給人的感受是由生理享受和文化體驗兩方面共同構築而成。食品真正的滋味只占一半,另一半則是由食品所代表的文化內涵,對進食者的特殊意義和進食過程中的心理體驗所構成。所以,“女體盛”作為日本飲食文化的一種特色,其影響仍然不減。從它對所從事藝妓處女身份的嚴格要求中即可一窺端倪。另外日本還流傳一種說法,若在健康的年輕女人身體上面放上美食進餐,身體就會強壯。這也是這項有點“變態”的飲食文化得以流傳的一個說辭。
女體盛之所以在日本人能流行,除了這個民族固有的重口味之外,還有很多歷史原因,日本江戶時代,很多將軍甚至關白會將“女體盛”作為犒勞下面幕僚的一種方式,或做為一種賞賜嬪妃的形式,甚至有些窮苦人家的女兒為了進到公卿家,會主動用“女體盛”這種形式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女體盛在日本流行也就不足為奇了。

豐厚收入

有人認為,“女體盛”是不惜以摧殘身心健康為代價的“盛宴”,完全是為了迎合一些富有男人畸形的貪慾,上述的種種遭遇就說明這一點。既然如此,為什麼還有人從事這種職業呢?這就是金錢的誘惑力。在金錢萬能的社會中,無錢寸步難行,為了錢即使不願乾也得去乾。“女體盛”時薪為2000日元,一周可賺20萬日元,加上小費10萬日元共30萬日元,一個月就是120萬日元。這么豐厚的收入即使受些委屈又算得了什麼呢?
女體盛女體盛

光顧人群

光顧“女體盛”的有兩種人,一種是為了獵奇,一種是出於對傳統飲食文化的繼承。一位女老闆說:“她們給畫家當模特一樣,是追求高雅的藝術。雖是裸體,但與娼妓有本質區別。“女體盛”是集美食、美女、美景於一體,還不是一種藝術享受嗎?”打著“保護傳統”和“追求藝術”的幌子,幹著對金錢和女人的貪婪勾當。須知光顧一次“女體盛”,老闆就有15萬日元的進賬,豪華“女體盛”晚宴超過100萬日元。由於多種原因,“女體盛”日漸衰落,現僅在東京、京都、大阪等十幾家豪華度假旅館還保留這種宴席。日本許多女性主義者以及那些“女體盛”食客的妻女,呼籲廢除“女體盛”。

色情之嫌

黃仁英體驗“女體盛”過於色情惹非議。韓國。俗語說,源自日本的這種“女體盛”,若在健康的年輕女人身體上面放上美食進餐,身體就會強壯。享用這一料理的客人必須使用筷子,且不得觸碰模特兒的身體。黃仁英在有線電視台ETN的體驗韓國1%的上流階層豪華生活的《百萬富翁購物袋》節目中,體驗了一下裸露身體裝盛壽司的“女體盛”。另外,黃仁英體驗“女體盛”的訊息一經傳出,紛紛指責說,有“色情”之嫌,將有望引起爭議。

社會評價

日本評價

在日本風俗行業里經常引誘顧客的“女體盛”是否是一種藝術,是表演藝術還是飲食文化?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有日本人認為,“女體盛”是不惜以摧殘藝伎身心健康為代價的“盛宴”,完全是為了迎合一些富有男人畸形的貪慾,上述的種種遭遇就說明了這一點。對此,持贊成意見的人卻有另一套理論,他們認為飲食不僅要滿足一種口腹之慾,還要有文化體驗,凡是吃東西,食品真正的滋味只占一半,另一半則是由食品所代表的文化內涵、對進食者的特殊意義和進食過程中的心理體驗所構成。所以,“女體盛”作為日本飲食文化的一種特色,其影響仍然不減。

國內評價

國內多數人的觀點是,這種做法是想出法子來侮辱和玩弄婦女,這是中國人絕對不會贊成和忍受的。他們認為這是日本式變態的商業炒作模式,儘管能吸引公眾眼球,但毫無疑問這種類似於打著“行為藝術”旗號式的招徠客戶模式,不僅僅只是令人髮指的變態,是對女人、對人類本身的不尊重,更是對女性的一種侮辱,要求將其廢除。然而,還有少部分比較“前衛”的中國人認為“這是一種人和自然、藝術和菜的結合”,甚至願意嘗試。

工行幹部事件

網上傳聞

近在網際網路上有傳聞稱,國企幹部在東京高價吃女體盛、身試AV女,據稱該訊息來自日本某雜誌爆料,其中提到有幹部來自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工商銀行相關人士今日做出回應,對此予以否認,稱絕無此事。

社會討論

在最關鍵的問題上語焉不詳,工行信誓旦旦的“絕無此事”也就顯得底氣不足,要想取得公眾的信任不啻於天方夜譚。
女體盛女體盛
放著更好的法子卻不用,非要在公眾懷疑的眼光中隔空和日媒打口水仗,這顯然給人一種無私也有弊的嫌疑,工行並非不知道,闢謠可不是吃女體盛,光靠動嘴解決不了問題,該說的不說,該做的不做,就算是你說“沒有”的嗓門再高又能有什麼實際效果?不僅不可能消除公眾的疑惑,相反卻讓我們從工行拙劣的公關中中讀出了心虛,就不能不引發公眾心的遐想:工行到底是真的是公關策略不當還是除了死鴨子嘴硬之外沒得可說?寧可被“謠言”逼得如此狼狽也不肯讓公眾看看自己的行程,是不是背後還有什麼比吃女體盛更加不堪的秘密,比如說,公款旅遊?

新聞報導

2004年4月2日,女體盛在昆明和風村懷石料理餐廳首“演”。昆明市民對此普遍表示難以接受。
2004年4月6日,雲南衛生監督部門出面干預,叫停了“女體盛宴”,理由是:作為食品工作人員的女大學生不能出示健康證,工作時未按要求穿戴。
2012年3月3日,遼寧省大連市,佳兆業廣場首屆美食節上,一家飯店在美食節上獻上了少見的“女體盛”。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