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酈道元創作散文)

三峽(酈道元創作散文)

《三峽》是北魏地理學家、散文家酈道元創作的一篇散文。此文是一篇明麗清新的山水散文,其記述了長江三峽的雄偉險峻,描繪出三峽各具特色的四季風光,展現出了長江萬里圖中一幀挺拔雋秀的水墨山水畫。全文結構嚴謹,布局巧妙,渾然一體,其用語言簡意賅,描寫則情景交融,生動傳神。

基本介绍

  • 作品名稱:三峽
  • 創作年代南北朝時期
  • 作品出處:《水經注》
  • 文學體裁:散文
  • 作者:酈道元
作品原文,注釋譯文,詞句注釋,白話譯文,創作背景,作品鑑賞,文學賞析,名家點評,作者簡介,

作品原文

三峽1
2三峽七百里中,兩岸連山,略無闕處3。重岩疊嶂4,隱5天蔽日。自非6亭午7夜分8,不見曦月9
至於夏水襄陵10,沿泝阻絕11。或12王命13急宣14,有時朝發白帝15,暮到江陵16,其間17千二百里18,雖19乘奔2021風,不以22疾也。
春冬之時,則素湍23綠潭24,回清倒影25。絕巘26多生怪柏27,懸泉28瀑布,飛漱29其間,清榮峻茂30,良多趣味31
每至晴初32霜旦33,林寒34澗肅35,常有高猿長嘯36,屬3738淒異39,空谷傳響40,哀轉久絕41。故漁者歌曰:“巴東42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43淚沾4445。”

注釋譯文

詞句注釋

1.三峽:重慶市至湖北省間的瞿塘峽、西陵峽和巫峽的總稱。
2.自:於。這裡是“在”的意思。
3.兩岸連山,略無闕處:兩岸都是相連的高山,全然沒有中斷的地方。略無,完全沒有。闕(quē),同“缺”,空隙、缺口。
4.嶂(zhàng):形勢高險像屏障一樣的山峰。
5.隱:遮蔽。
6.自非:如果不是。自:如果。非:不是。
7.亭午:正午。亭,正。
8.夜分:半夜。
9.曦(xī)月:日月。曦,日光,這裡指太陽。
10.夏水襄(xiāng)陵:夏天大水漲上了高陵之上。襄陵,指水漫上山陵。襄,淹上,漫上。陵,山陵。出自《尚書·堯典》:“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襄,動詞,上,衝上。陵,大的土山,這裡泛指山陵。
11.沿泝阻絕:上行和下行的航道都被阻斷,不能通航。.沿:順流而下。溯:逆流而上。
12.或:有時。
13.王命:皇帝的命令。
14.宣:宣布,傳播,傳達。
15.朝發白帝:早上從白帝城出發。朝:早晨。白帝:古城名,故址在今重慶奉節東瞿塘峽口。
16.江陵:古城名,在今湖北荊州。
17.其間:指從白帝城到江陵之間。
18.千二百里:一千二百里,約合350公里。
19.雖:連詞,表示假設的讓步,相當於“即使”。
20.奔:這裡指飛奔的馬。
21.御:駕馭。
22.不以疾:沒有這么快。以,這樣。疾,快。
23.素湍(tuān):激起白色浪花的急流。素:白色。湍:急流的水。
24.綠潭:碧綠的深水。潭:深水。
25.回清倒影:迴旋的清波,倒映出(各種景物)的影子。
26.絕巘(yǎn):極高的山峰。絕:極。巘:極高的山峰。(巘本身就指極高的山峰,此處用絕表強調修飾)
27.怪柏:形狀奇特的柏樹。
28.懸泉:從山頂飛流而下的泉水。懸,懸掛,掛著。
29.飛漱:飛速地往下沖盪。漱:沖盪。
30.清榮峻茂:水清樹榮,山高草盛。榮:茂盛。
31.良多趣味:的確有很多趣味(趣味無窮)。良:甚,很。
32..晴初:天剛晴。
33.霜旦:下霜的早晨,指秋季。
34.林寒:山林中氣候寒冷。
35.澗肅:山溝里氣候清冷。澗,夾在兩山之間的水溝。肅,肅殺,淒寒。
36.嘯:動物拉長聲音叫。
37.屬(zhǔ):動詞,連線。
38.引:延長。
39.淒異:悽慘悲涼。
40.響:回聲。
41.哀轉久絕:聲音悲哀婉轉,很久才消失。
42.巴東:漢郡名,在今重慶東部雲陽、奉節、巫山一帶。
43.三聲:幾聲。這裡不是確數。
44.沾:打濕。
45.裳(cháng):古代遮蓋下肢的衣裙,借指衣服。

白話譯文

在七百里的三峽中,兩岸都是連綿的高山,全然沒有中斷的地方;層層的懸崖,排排的峭壁,遮擋了天空和太陽。如果不是正午,就看不到太陽;如果不是半夜,就看不到月亮。
到了夏天江水漫上山陵,上行和下行的航路都被阻斷。有時皇帝的命令要緊急傳達,這時只要早晨從白帝城出發,傍晚就到了江陵,期間相距一千二百里,即使騎上飛奔的快馬,駕著疾風,也不如船快。
等到春天和冬天的時候,就可以看見白色的急流迴旋著清波,碧綠的潭水倒映著各種景物的影子。極高的山峰上,大多生長著許多奇形怪狀的松柏,懸泉瀑布在山峰之間飛流沖盪。水清,樹榮,山峻,草盛,的確是趣味無窮。
在秋天,每到天剛放晴的時候或下霜的早晨,樹林和山澗顯出一片清涼和寂靜,經常有猿猴在高處拉長聲音鳴叫,聲音持續不斷,顯得非常悲慘淒涼,在空蕩的山谷里傳來猿叫的回聲,聲音悲哀婉轉,很久才消失。所以三峽中漁民的歌謠唱道:“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

創作背景

酈道元生於官宦世家,幼時曾隨父親到山東訪求水道,後又遊歷秦嶺、淮河以北和長城以南的廣大地區,考察河道溝渠,蒐集有關的風土民情、歷史故事、神話傳說,創作《水經注》四十卷。它名義上是以《水經》為藍本作的注釋,實際上是在《水經》基礎上的再創作。全書記述了一千二百五十二條河流,及有關的歷史遺蹟、人物掌故、神話傳說等,比原著增加了近千條,文字增加了二十多倍,內容比《水經》原著要豐富得多。
此篇即節選自《水經注》三十四卷《江水》,文題為後人所加。是作者記錄長江三峽的雄偉險峻和四季風光所作。

作品鑑賞

文學賞析

此文是一篇山水之作,作者只用不到區區兩百字的篇幅,即描寫出了三峽錯落有致的自然風貌。全文描寫隨物賦形,動靜相生,情景交融,情隨景遷,簡潔精練,生動傳神。
全文共四段,是四幅挺拔雋秀的水墨山水畫。第一段寫山,後三段寫水。
第一句作者用“自三峽七百里中”起筆,既交代了描寫對象,又介紹了其總體長度。接著,作者寫山,用“兩岸連山,略無闕處”寫山之“連”,“重岩疊嶂,隱天蔽日”寫山之“高”,又用“自非亭午夜分,不見曦月”側面烘托,讓人進一步感到三峽的狹窄,寥寥數筆形象地勾勒出三峽磅礴逶迤、雄偉峭拔的整體風貌,使讀者很快被三峽的雄險氣勢所吸引。
從第二段開始寫水,作者按自然時令來寫水,先寫水勢最大最急的夏季。用“夏水襄陵,沿泝阻絕”正面描寫水勢之險惡、水位之高、水流之急。“朝發白帝,暮到江陵,其間千二百里,雖乘奔御風,不以疾也”,通過對比、誇張更加突出了夏季江水暴漲後的水流之疾。再寫水勢減小的春冬,此時的三峽可用一“秀”字概括。
第三段寫春冬時三峽情景:水退潭清,風景秀麗。以“春冬之時”領起,很自然地轉換了描寫對象,時易則景異,鏡頭中搖出了另外一種景象。白色的急流回映著清光,綠色的水潭倒映著景物的影子。這裡先寫俯視江中所見。“湍”是動態,“潭”為靜境。以“素”飾“湍”,水如白練,明淨輕快,上有清光回照,白中間青,水光變幻。深水為潭,以“綠”飾“潭”,益見深沉寧靜。水中有影,則水平如鏡,倒影入潭,更覺風光秀麗。急流上波光粼粼,深潭裡景物重重,動靜相雜,色彩各異,相映成趣,堪稱秀麗雋逸。下文即寫仰視所見,由峽底寫到山上。以“絕”狀山,以“怪”寫柏,道出了當地的自然特徵。山岩陡削,高聳入雲,故為“絕”。山上的柏樹,托足於岩石之間,正午之時方見日光,它要曲體向陽,加之峽窄風大,自然枝幹扭曲,何況年代久遠,當然要變成“怪”形。在這人跡罕至、鳥獸少見的境地,“怪柏”顯示著旺盛的生命力和堅強的意志,給山水之間投進了一股生命的活流,使人頓覺生意盎然。作者寫此,還只是給“懸泉瀑布”勾勒出一個背景。山靜、泉飛、柏怪、水奇,靜中有動,聲色紛沓,山水相配,構成了一幅挺拔超脫的圖畫,這和“素湍綠潭,回清倒影”又大為異趣。第三段作者總括說:水清、木榮、山峻、草茂,實在富有趣味。以極為精練的四字,狀寫了四種景物,且各具特色,由景境導出了作者的心境。
作者將冬春二季放在一道寫,要兼及兩季的特點。冬季水竭,才會出現“素湍綠潭”,春天物鮮,始有草木“榮茂”。本節所寫與上節所述,意趣迥異。夏水急猛,春水潺;夏水多險,春水富趣。作者認為三峽風光“良多趣味”,和封建士大夫對三峽“悉以臨懼相戒”的思想感情大相逕庭。
第四段寫秋天三峽情景:水枯氣寒,猿鳴淒涼。以“霜旦”的“霜”暗指秋季,開筆多變。接著以實景補足前意,林澗之間,清冷肅穆。這時已無江水喧騰,也不見草木爭榮,而是充滿了淒清肅殺的氣氛。寫秋峽以代表性事物猿來表現,寫猿又分兩層,一是直接敘述,一是引漁歌為證。寫猿又圍繞著“山”和“哀”兩個重點,從而顯示秋峽的特色。以“高”形容猿,指明是高山上的猿,以“長”形容嘯,送聲長遠,暗示是在長峽之中。“空谷傳響”,直言在山中。“久絕”,回應“兩岸連山,略無闕處”。寫漁歌也是一言“峽長”,一言聲哀。從猿鳴之中,使人進一步體會到山高、嶺連、峽窄、水長,同時山猿哀鳴,渲染了秋天的蕭瑟氣氛。也讓人從這句漁歌中體會到了,漁者們的辛苦和生活的艱苦。
全文以凝練生動的筆墨,寫出了三峽的雄奇險拔、清幽秀麗的景色。作者抓住景物的特點進行描寫。寫山,突出連綿不斷、遮天蔽日的特點。寫水,則描繪不同季節的不同景象。夏天,江水漫上丘陵,來往的船隻都被阻絕了。“春冬之時,則素湍綠潭,回清倒影。絕巘多生怪柏,懸泉瀑布,飛漱其間。”雪白的激流,碧綠的潭水,迴旋的清波,美麗的倒影,使作者禁不住讚嘆“良多趣味”。而到了秋天,則“林寒澗肅,常有高猿長嘯”,那淒異的叫聲持續不斷,在空曠的山谷里“哀轉久絕”。三峽的奇異景象,被描繪得淋漓盡致。作者寫景,採用的是大筆點染的手法,寥寥一百五十餘字,就把七百里三峽萬千氣象盡收筆底。寫春冬之景,著“素”“綠”“清”“影”數字;寫秋季的景色,著“寒”“肅”“淒”“哀”數字,便將景物的神韻生動地表現了出來。文章先寫山,後寫水,布局自然,思路清晰。寫水則分不同季節分別著墨。在文章的節奏上,也是動靜相生,搖曳多姿。高峻的山峰,洶湧的江流,清澈的碧水,飛懸的瀑布,哀轉的猿鳴,悲涼的漁歌,構成了一幅幅風格迥異而又自然和諧的畫面,給讀者以深刻的印象。引用的詩句表現了突出山高水長的特點同時渲染三峽秋色悲寂淒涼的氣氛。

名家點評

華南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張巍《古文鑑賞辭典》:“他的《水經注》雖是一部地理學巨著,又同時能帶給人們以藝術上的莫大享受。《三峽》正是其中最具魅力的篇章之一。它仿佛是一軸瑰奇多彩的山水畫長卷,令人於賞觀之際不勝驚奇,不勝喜悅!”
上海師範大學圖書館副館長盧正言《毛澤東讀過的中國古代散文》:“文章描繪了三峽兩岸連綿不斷的險峻群山,勾畫了峽中四季不同的景色變化,再現了三峽山水的自然美景,顯示了祖國山河的雄偉秀麗,筆依物轉,情隨景遷,很有特色。”
安徽師範大學教授、副校長嚴雲受《中華藝術文化辭典》:“清人劉熙載以為‘酈道元敘山水,峻潔層深奄有楚辭《山鬼》、《招隱士》勝境’。正揭示了本文所具有的詩情和畫意。”

作者簡介

酈道元像酈道元像
酈道元(472—527年),字善長,范陽涿州(今河北涿州)人。平東將軍酈范之子,南北朝時期北魏官員、地理學家。任御史中尉、北中郎將等職,還做過冀州長史、魯陽郡太守、東荊州刺史、河南尹等職務。執法嚴峻,後被北魏朝廷任命為為關右大使。北魏孝昌三年(527年),被蕭寶夤部將郭子恢在陰盤驛所殺。撰《水經注》四十卷。其文筆雋永,描寫生動,既是一部內容豐富多彩的地理著作,也是一部優美的山水散文匯集。另著《本志》十三篇及《七聘》等文,但均已失傳。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