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亨特

詹姆斯·亨特

詹姆斯·亨特(1947年8月29日-1993年6月15日),英國車手,1976年F1的世界冠軍。退役後亨特成為了一位媒體評論員和商人。他是電影《極速風流》中男主角的原型。

經過低級別的方程式比賽後,亨特在1973年進入了F1,駕駛由Hesketh 提供的March 731。1975年年底加入Mclaren前,亨特開著Hesketh車隊自己的Hesketh 308賽車代表Hesketh參加了所有的比賽,並在一些比賽中獲得了冠軍。進入邁凱倫的第一年,亨特就以微弱的優勢擊敗了尼基·勞達贏得了車手冠軍,後者在1976年賽季中段的德國站中遭遇了嚴重的撞擊事故,還導致賽車著火。得到了世界冠軍以後,亨特繼續為邁凱倫效力了兩年,但是都沒什麼作為,在1979的早些時候便轉會去了Wolf車隊。然而,在經歷了一系列的退賽後,亨特在1979年的賽季中退役了。

基本介绍

  • 中文名:詹姆斯·亨特
  • 外文名:James Hunt
  • 國籍:英國
  • 出生日期:1947年8月29日
  • 逝世日期:1993年6月15日
  • 職業:媒體評論員和商人
  • 主要成就:1976年F1的世界冠軍
早年經歷,職業生涯,感情生活,

早年經歷

詹姆斯·亨特出生在 Sutton 的 Belmont,父親是個成功的股票經紀人。他先是在東 Sussex 的 Hastings 的 Westerleigh 學校接受教育,然後去了 Berkshire 的 Crowthorne 的 Wellington 大學繼續深造主修醫學。不過在亨特 18 歲生日前,一個朋友帶他去觀看了摩托賽車比賽,他就立刻被其吸引住了。
詹姆斯·亨特
James Hunt 駕駛 Brabham BT21 在 Brands Hatch 賽道參加 F3 系列賽, 1969 年亨特在為自己打造了一輛快但是脆弱的迷你賽車後就開始了自己的賽車生涯,並參加了福特方程式和 F3。 Hunt 以激進,輕快的駕駛風格被認定是個很快的車手,不過他也經常導致嚴重的事故,因而他獲得了一個關於“Hunt”的很恰當的暱稱“The Shunt”。1970 年 10 月 3 日在水晶宮的每日快訊杯的 F3 比賽里,Dave Morgan 的那個極富爭議的事故就和 Hunt 有關。在先前近距離爭鬥中的輪胎碰撞以後,Morgan 在最後一圈試圖在 South Tower 彎從外線超越亨特,但是兩輛車卻發生了撞擊退出了比賽,亨特的車停在了賽道當中,只剩下了兩隻輪胎。亨特從賽車中出來,跑向 Morgan,狠狠的將他推倒在地,這件事情讓他受到了官方的嚴厲的批評。
亨特在 March 車隊繼續他的賽車生涯,不過很快離開了那裡,去了 Hesketh 車隊,他認為那裡才適合他。車隊先讓 Hunt 參加了 F2 的比賽但鮮有成績,不過 Lord Hesketh 卻決定加入 F1,反正他們在 F1 的成績可能也不會比在 F2 的要更差了,而且並不需要多很多的支出。(這還能讓 Lord Hesketh 向更多識貨的人炫耀他的車)

職業生涯

Hesketh 車隊
1975 年 Hunt 的 Hesketh308 賽車,圖中的駕駛者是他兒子 Freddie,2007 年 Hesketh 買下了 March 731 的底盤,並由 Harvey Postlethwaite 加以改進。車隊並沒有得到對手們的重視,他們只是把 Hesketh 團隊看作是一群與 F1 的生活方式相配的派對動物。但是賽車比預料的有競爭力的多,他們獲得的最好成績是 1973 年的美國站的第二。Hesketh 在 March 的基礎上為 1974 賽季打造了一輛新車,名為 Hesketh 308,但其總不能和 V12 引擎協調搭配。Hesketh 車隊留給了公眾很多遐想——因為他們的車身上沒有任何的贊助商標誌,一隻泰迪熊的圖示令整個圖裝很有趣,讓人看不出他們是極富競爭力的,亨特將開始他的輝煌之路。那個賽季的高潮是 Hunt 在在銀石舉行的非賽車錦標賽的 BRDC 國際杯的比賽中擊敗了包括當時的一些 F1 的頂尖人物在內的所有對手獲得了冠軍。
他的第一個冠軍是 1975 年荷蘭大獎賽在 Zandvoort 獲得的。那一年,他取得了年終第四,不過 Lord Hesketh 卻耗費了一大筆錢,並還沒能為他的那支獨特的車隊找到一個贊助商。1976 年前隨著這支小車隊在的退出,Hunt 一直在苦苦尋找他的去處,直到 Emerson Fittipaldi 離開了 Mclarem 加入了其兄弟車隊 Copersucar-Fittipaldi。由於沒有其他的頂級車手可用了,車隊管理層簽下了 Hunt 作為他們下個賽季的車手——他是史上最廉價的世界冠軍之一(Keke Rosberg 在 1982 年最後時刻才找到個車手席位的情況與其相似)。Hunt 拒絕簽署契約里一條“參加贊助商活動要求穿正裝”的條款立即引起了軒然大波。在 Hunt 效力 Mclaren 的期間,他就是穿 T 恤牛仔褲並經常赤著腳參加各種有國際性企業老闆主席,媒體高官出席的活動的。
世界冠軍年
1976 年是 Hunt 最棒的一年。在那個混亂的賽季,他駕駛著 Mclaren 的 M23 贏了六場比賽。糟糕的賽季初段後,在 1976 年冬天的西班牙大獎賽,他因為 Mclaren 的賽車比標準寬了 1.8 厘米而被取消成績後來又被恢復。在英國大獎賽,亨特的第七場勝利因為他引發的第一彎的連續事故而被剝奪了。在義大利大獎賽中,Mclaren 所用的 Texaco 燃油儘管在檢測是明顯合法的,但是由於用相同燃油的 Penske 的賽車辛烷遠遠超出標準而致使兩支車隊都被迫從最後起步。
Niki Lauda 在德國站的那場幾乎致命的事故,以及缺席的加拿大站讓亨特得以在積分上追近奧地利人。在最後一場日本站的比賽前,亨特只落後 3 分了。日本大獎賽是在水流成河的賽道上進行的,Lauda 拒絕參賽,說這個情況太危險了。在領先了大半場比賽後,亨特遭遇到了爆胎,最後還是他通過車隊打出的複合告示板完成了一個長時間的進站。不過他還是從後面追到了第三的位置,取得了 4 分。這足以讓他以僅僅一分的優勢贏得世界冠軍了。
下坡路與退役
1977 年的 F1 賽季是亨特霉運的開始,儘管他贏下了三場比賽,登上了幾次領獎台並最終在車手積分榜上獲得了不錯的成績。Mclaren 的 M26 在賽季的初段很有問題,亨特消極對待試車致使那段時間的比賽很艱難,而 Niki Lauda 和 Mario Andretti 期間建立了一個很可觀的積分優勢,讓亨特無法逾越。最終他還是開始認真工作去解決賽車的問題,不過 1977 年糟糕的穩定性毀了他本應該好很多的成績。
1978 年是 Hunt 嚴重走下坡路的一個賽季,他幾乎都得不到什麼分數。蓮花車隊的 Lotus 79 賽車在地面效應得到了頗有成效的進步,而 Mclaren 對此卻沒有很快做出跟進。M26 在賽季中段才對地面效應進行改進,但並沒有獲得什麼效果,而且他們也沒有一個試車手幫助提高賽車能力。Hunt 的工作熱情越來越低,有時候的表現還不如他的那個沒有經驗的隊友 Patrick Tambay。
James 對工作僅剩的熱情,在 1978 年義大利站起步時與他的朋友 Ronnie Peterson 發生的撞擊事故中全部消耗殆盡了。比賽的發車十分混亂,一半賽車還在進行暖胎圈。第一彎的事故很嚴重,Peterson 的蓮花賽車撞向了防護牆,並著起了火。是亨特將他從賽車裡救出來的,不過一天之後瑞典人還是因為栓塞而去逝了。Hunt 對他朋友的死看的很嚴重,在之後的很多年一直為了這個事故而譴責 Riccardo Patrese。比賽錄像證實了 Patrese 當時並沒有碰到 Hunt 或 Peterson 的賽車,也沒有撞到別的賽車而導致這場事故。但是亨特堅信,是 Patrese' 野蠻的行為使得 Mclaren 和蓮花發生了碰撞,而 Patrese 辯解說在事故發生之前,他已經遠遠的在他們兩個前面了。
1979 年,亨特轉會去了建隊初期非常成功的 Walter Wolf 車隊,那也成為了他在 F1 的最後一個賽季。然而亨特在 Wolf 的 1979 賽季很短暫。車隊的地面效應不具競爭力,亨特對比賽已經沒有任何的熱情了。他的私生活也變得越來越亂七八糟。1979 年摩納哥站的退賽以後,在這個六年前他第一次參加 F1 比賽的地方,亨特向媒體發表了一份聲明,宣布了他的突然退役,永遠離開了 F1 的賽場。

感情生活

Hunt 在賽道內外那些出軌的行為是臭名昭著的。亨特在 F1 系列賽的地位穩固,風頭蓋過摩託運動的時候進入了 F1,他成為了不受拘束的,尋歡作樂的車手們的代表,並以他古怪的英國人的性格而聞名。很多行為出軌的近代車手都會拿來和亨特比較,比如艾迪·艾爾文(Eddie Irvine)。
亨特和勞達職業生涯的早期, 他們在倫敦共住一居室,在場下是非常親密的朋友。勞達在他的自傳“To Hell and Back”里寫到,“亨特是個奔放的,絕對正直的朋友。”當亨特背井離鄉住在西班牙的時候,他和 Jody Scheckter 是鄰居,同時也是十分要好的朋友,亨特還為 Scheckter 起了個暱稱為 Fletcher。亨特還有一個密友魯尼·帕特森(Ronnie Peterson)。帕特森是個安靜的害羞的人,而亨特的個性卻與其完全相反,不過就是因為他們互補的性格讓他們在賽道下走的很近。是 Hunt 在 1976 年的一場大西洋方程式比賽中被擊敗後發掘吉爾斯·維倫紐夫(Gilles Villeneuve)這號人物的。然後在 1977 年,亨特安排了這個年輕的加拿大人在 Mclaren 參加了他的第一場比賽。維倫紐夫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一直很看重亨特的建議和支持,1982 年維倫紐夫的逝世也讓亨特異常傷心。
亨特的生活方式就如他在賽道上的一些事件一樣頗具爭議:他與漂亮的女繼承人結婚:他喜歡穿著牛仔褲光腳參加 F1 的活動;他偶爾會吸食大麻;他在 Marbella 的海灘附近過著不規律的生活。他經常去夜總會和迪斯科舞廳,似乎就是為派對而生的。亨特是個球類運動的專家,他時常會去打壁球和網球,也會代表 F1 車手的板球和足球隊比賽,並不止一次出現在 BBC 超級運動明星的活動上。他音樂方面的能力也不賴,喇叭,鋼琴他都能演奏的很棒。他經常被懷疑對比賽不夠認真,不過在 1976 和 1977 年還是獲得了不錯的成績。他總是在他的賽車服上帶著一個徽章,上面寫著“Sex - Breakfast of Champions”
他結過兩次婚:第一次是和模特 Suzy Millar,但她因為演員 Richard Burton 離開了他。他的第二任太太是 Sarah,他們生了兩個孩子。
退役後不久,亨特就成為了 BBC 的一個直言的,有趣的評論員,與 Murray Walker 搭檔。他向觀眾充分展示了他對 F1 的學識,洞察力以及在轉播中的冷笑話,這也為他帶來了一批新的冬粉群體。他以“黑”那些他認為不夠努力的車手聞名,儘管用語粗俗,但是他的評論往往還是很幽默的——在 BBC 的直播中,他曾經對 René Arnoux 這樣評論到,自然吸氣賽車不適合這個法國人“bullshit”的駕駛技術。他於對比賽的解讀以及根據賽道上的形式預測結果也是頗有心得的。他曾一度考慮過在 80 年代中期回到 F1,並甚至已經私下的為威廉士進行了蠻有競爭力的測試,不過最終還是改變了這個想法。
亨特一直在與他的消沉態度,酗酒以及生意上的失利抗爭著,到 40 歲左右,他似乎已經戒掉了大多數數的惡習(尤其是菸酒),終於感受到了快樂。和他的快樂包括他的新伴侶 Helen,他的健康生活,他的腳踏車,他偶爾的穿衣方式,他的兩個兒子和他的 Austin A35 敞篷車。與 Hunt 不太搭調的是,他成為了一個相思鸚鵡和鸚鵡的世界冠軍飼養者。其中一隻鸚鵡,Hunbert 被拿去出演 Peter Pan 的一部倫敦西區的作品“Captain Hook”里的鳥,但是由於這隻鳥的不合作,還被送回到了亨特那裡。
Hunt 在 1979 年英國的啞劇“The Plank”短暫露過一次臉,2000 年 ITV 的一個警務,電影,動作專輯節目“Crash Test Racers”也有 Hunt 的畫面,這也是在他逝世後公布的眾多採訪之一。
2013 摩納哥 Kimi 的頭盔2013 摩納哥 Kimi 的頭盔
然而這並沒有持續很長時間——1993 年,45 歲的亨特因為心臟病發作在他溫布爾登的家中逝世,幾個小時前,他才向 Helen 求了婚。
亨特的兒子 Freddie Hunt 在 2006 年 10 月 29 日進行了他的第一場賽車比賽,並獲得了第四。據說他是要通過比賽來看看自己是否有意願成為一名職業車手。
Freddie 在 Joe Tandy 參加了 2007 年的福特方程式錦標賽。
2007 年年初,F1 車手基米·萊科寧用詹姆斯·亨特的名字在他的家鄉芬蘭參加並贏下了一場雪地摩托比賽。萊科寧毫不掩飾他對 70 年代像亨特那樣的車手的生活方式的羨慕。
2013 年,基米·萊科寧在摩納哥站 F1 大獎賽上使用了新的頭盔,有 James Hunt 的名字,雖然比賽中的位置一度從第五落到了第 16,不過 Kimi 在最後兩圈上演了絕地大逆轉,最終將自己連續得分的分站場數紀錄擴大到了 23 場,以第十完賽。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