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草漲價

菸草漲價

菸草漲價是指我國將甲類香菸的消費稅從價稅率由原來的45%調整至56%,乙類香菸由30%調整至36%,雪茄菸由25%調整至36%,目的是減少大眾的吸菸。

菸草漲價,經國務院批准,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對煙產品消費稅政策作了重大調整,甲類香菸的消費稅從價稅率由原來的45%調整至56%,乙類香菸由30%調整至36%,雪茄菸由25%調整至36%”。根據財政部和稅務總局近日下發的通知,官方不僅在煙產品生產環節調整了計稅價格,提高了消費稅稅率,在批發環節還加征了一道從價稅,稅率為百分之五。

基本介绍

  • 中文名:菸草漲價
  • 甲類:45%調整至56%
  • 乙類:30%調整至36%
  • 雪茄菸:25%調整至36%
事件慨況,事件目的,市場調查,專家分析,社會點評,

事件慨況

2009年6月21日《京華時報》報導,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近日對煙產品消費稅政策作了重大調整,除煙產品生產環節的消費稅政策有了較大改變,調整了計稅價格,提高了消費稅稅率外,捲菸批發環節還加征了一道從價稅,稅率為5%。
“提高煙產品的稅率,不但能增加政府收入,還能挽救上百萬人的生命”,不僅北大教授李玲持這樣的觀點,很多控煙組織也認為提高稅率能夠減少菸草危害。但筆者認為,提高菸草消費稅增加政府財政收入是肯定的,但能不能達到控制菸草消費的目的,還有待觀察。
關於此次政策調整的原因,相關部門檔案中的說法很明確,那就是“為了適當增加財政收入,完善煙產品消費稅”。既然相關部門本來就沒有控煙的意思,人們如果把控煙的希望寄托在菸草消費稅上,恐怕要失望了。單純提高稅率不一定能達到控煙的目的,有時甚至會推動菸草業發展--一些地方會更加依賴於菸草,菸草企業更會理直氣壯地推銷菸草了。

事件目的

有關專家早就指出,“單純提高菸草消費稅,只能是讓菸民選擇好煙還是壞煙,而不是讓他們選擇抽菸還是不抽菸”。大家需要理性地認識到,單純提高稅率不一定能達到控煙的目的,有時甚至有可能推動菸草業發展——一些地方會更加依賴於菸草,菸草企業更會理直氣壯地推銷菸草了。
因此,與其寄希望於提高菸草消費稅來控煙,不如寄希望於增加的菸草稅用於公共領域。比如,美國大幅提高菸草稅後,將使聯邦菸草稅收入增加近330億美元,這筆錢將用於資助聯邦政府一項為期4年半的兒童醫療保險擴大計畫。我們增加的菸草稅收入究竟用於何處,理應明確。筆者的建議是,提取部分稅收投入控煙工作,以加大控煙的財政支持力度。
更重要的是,此次提高的菸草消費稅幫政府走出財政困境之後,應逐步摒棄對菸草稅收過度依賴的觀念。世界衛生組織早就得出結論:各國政府從菸草行業中獲取的利益,遠遠低於政府因為吸菸導致疾病進行的公共衛生投入。本著增加稅收的目的提高菸草消費稅,從短期利益的角度可以理解,但大家需要認識到,其背後實際上是“煙稅害國”,每年有那么多人因菸草危害而失去生命,每年政府都要為菸草危害而巨額投入。
有關部門在提高菸草消費稅的同時,也須警惕負面效應,比如,警惕菸草公款消費。儘管中紀委將聯合中國控煙協會禁止公款消費菸草製品,但由於在公款和私款消費的邊界上最模糊的是菸草,搞不好,納稅人還要為提高的菸草消費稅來埋單。

市場調查

針對菸草是否漲價的問題,各個層次的菸草零售點,可得到的結果都是一樣。無論是在大型的超市連鎖店裡,還是在江蘇菸草專賣局直屬的零售店裡,又或是在街頭零星的菸酒店鋪中,得到的答覆都是“老價格,不漲價”。有零售商告訴記者,菸草稅的上調他們也是看到了報紙上的訊息才知道的,至於漲不漲價,他們說了不算,“要聽菸草公司的”,而菸草公司至今“沒提起過”。
在此次稅率調整中,甲類煙草稅率上調幅度最大,按照新的劃分標準,單包價格在7元以上的捲菸就屬於甲類菸草。因此,不少零售商,尤其是個體零售商也對菸草稅上調的訊息流露出擔心,“現在市面上賣的最好的就是10-20塊錢一包的煙,7塊錢以下的煙最多只占我們零售煙總量的20%左右,如果真的要上調價格,估計銷售收入要下降了。”
採訪中記者了解到,這次中國的菸草稅率在調整後,和其他國家相比,仍然存在10%左右的差距,從長遠來看,中國煙產品稅率方面仍然存在上調空間。

專家分析

專家為什麼要說“提高煙產品的稅率,不但能增加政府收入,還能挽救上百萬人的生命”?言外之意無非是吸菸有害健康,在國家對香菸大幅度提價之後,許多人會因為經濟原因而主動減少吸菸,甚至不吸菸,這也就減少了香菸對人類的危害。
這番稅收槓桿的使用,能否帶來原先預計的財政增收和社會面“控煙”兩大效果?南京財經大學教授胡榮華表示,稅率提升後財政收入的增加是肯定的,至於能否達到控煙的效果,一是要看稅率提升的幅度,二是要看能否最終影響菸草的零售價格。因為只有當抽菸變得更為昂貴後,低收入菸民和年輕菸民的數量才有可能減少。《二00八年世界衛生組織全球菸草流行報告》里提到,提高煙稅對遏制年輕人和貧困人口吸菸特別重要,這些社會經濟群體的成員對商品價格更加敏感。所以如果稅率提高的最後結果是菸草零售價格大幅度提高,那“寓禁於徵”的效果才有望部分實現。當然,由於公款消費在中國高檔菸草消費中所占比例不可忽視,這部分消費不會因菸草消費稅的提高而減少。而在中國一些重大的社會交往場合中,尤其是結婚、喪葬等場合里,捲菸是必需品。這種“面子消費”基本上也不會因菸草價格提高而減少。

社會點評

其實,說得不客氣一點,對於專家說的那個因香菸漲價而被“挽救”的上百萬生命,政府還是十分不情願的。香菸為什麼要漲價?不就是為了“能增加政府收入”嗎,既然要增加收入,開飯店的還怕大肚漢嗎?!自然是多多益善,抽菸的人越多越好,只有這樣,財政收入也才會更多。現在香菸的價格是漲上去了,但是,抽菸的人卻要減少上百萬,就意味著白花花的銀子的大量流失。所以,能夠“挽救上百萬人的生命”對於香菸漲價來說是禍不是福,更不是政府香菸漲價的初衷和本意。因為如果他們真的要“挽救”生命,還需要通過香菸漲價這種手段來實現嗎?
在此,大家有必要先弄清楚“挽救”這個詞的含義。挽救這個詞雖然沒有誰給以定性,但從“挽救生命”、“挽救國家”,挽救就是“盡力補救,使從危險中救回來”這些詞義解釋來看,就足以證明它是一個具有積極意義的褒義詞。然而,說提高煙產品的稅率,能“挽救”上百萬人的生命,那么這上百萬人的生命又是誰使其瀕臨絕境的,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香菸!至此,問題就變得非常明白了,既然是香菸害人,香菸又是誰生產的?!現在說提高煙產品的稅率,能“挽救”上百萬人的生命,這個說詞就不止是牽強,大家能夠把這種行為說成是捐贈嗎?!顯然不能,這最多只能算是退贓。由此可見,香菸漲價,充其量也就是少害一些人罷了,怎么說得上是“挽救”生命!
“挽救”生命!這是多么美妙動聽的一個詞,多么偉大神聖的一項工作,它能夠用在香菸漲價上嗎?!如果香菸漲價,其目的就是為了“挽救”生命,那么為什麼不來的更堅決、更徹底一點,讓香菸這個害人的東西從此完完全全從我們這個社會消失,這“挽救”的又何至於上百萬的人,那將可能是上千萬、上億萬個生命與家庭。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