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安樂

張安樂

張安樂,綽號“白狼”,台灣台北市人。祖籍山西省臨汾市洪洞縣“,1948年出生在南京,1949年來到台灣。台灣師大附中畢業、淡江文理學院(現淡江大學)歷史系學士、內華達大學會計學士與資訊管理學士。台灣竹聯幫元老,曾擔任竹聯幫“總護法”。因為涉及江南案”名噪一時,後因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遭到檢方通緝潛逃海外。1996年後避居大陸經商,是韜略集團創始人。在離開台灣的17年裡,張安樂在大陸投資設廠,成為了全球最大的安全帽製造商。他生產的安全帽銷量,占全球市場的45%以上。2005年創立“中華統一促進黨”,擔任總裁,堅定主張一國兩制,和平統一。其商業組織頭腦與想法,以及其個性與思想,在部分華人圈裡有很高的評價,但在台灣社會中,他卻是位備受爭議的人物。

2013年6月29日結束長達17年滯留中國大陸後返回台灣。

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白狼”張安樂在2014年4月1日率眾向“反服貿”學生髮聲。他表示,希望大家能珍惜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他還直批“反服貿”活動的帶頭人林飛帆,呼籲警方“以法制暴”。

基本介绍

  • 中文名:張安樂
  • 別名白狼
  • 國籍:中國
  • 民族:漢
  • 出生地:南京
  • 出生日期:1948年
  • 職業: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
  • 畢業院校:淡江文理學院
  • 主要成就:創建中華統一促進黨
  • 性別:男
  • 祖籍:山西省臨汾市洪洞縣
人生歷程,學習經歷,移居大陸,背景,大陸經商,主動返台,相關採訪,相關事件,

人生歷程

張安樂出生於書香門第,父親是軍官,母親則在北一女擔任老師,自小便是一名列前茅的資優生,卻在就讀國中時接觸黑社會圈子,傳聞當時就已經加入名為南海路幫的團體。
張安樂張安樂
1964年,張安樂加入剛成立不久的竹聯幫,而後依幫內所排之“班輩”,被取名為“白狼”。往後幾年張安樂參與竹聯幫各事務與戰役,慢慢建立起自己的名聲,奠定在竹聯幫的地位。這段時間,張安樂也多次轉學就讀的高中。這年,年少氣盛的他殺傷了一名穿便服的“憲兵”,被警方逮捕入獄一年,未成年便在警方記錄上留下污點。
出獄後,他幾經轉學,1967年,考上了淡江文理學院(即淡江大學)歷史系,入學後,他與當時學校的五專部學生起衝突,並引發一場廝殺,結果卻因此結識了“竹聯幫”核心人物、外號“鴨霸子”的陳啟禮,從此成了莫逆之交,共同成為“竹聯幫”兩大“台柱”。
1970年,陳仁事件引起軒然大波,被視為幕後指使者的陳啟禮與多位大哥也在1972年相繼被逮捕入獄,在群龍無首的情況下,由多位大哥推薦張安樂來重整竹聯幫。1975年間,竹聯幫內部新舊派系惡鬥,使得張安樂感到失望,並離開台灣遠赴美國發展。
1979年,張安樂在美國和朋友經營餐廳生意,同時進入美國的內華達拉斯維加斯大學史丹福大學就讀。
1984年,老友陳啟禮與吳敦來到美國,在美國停留了一個月。等到將返台時,張安樂才知道他們此行是受情報局長汪希苓中將之託,奉某高層人士之命,暗殺江南(1984年10月15日,江南案)。而當時陳啟禮吳敦留下了一卷錄音帶於張安樂處,以免政府翻臉不認人。
返台後不久的陳啟禮與吳敦,因“一清專案”被捕,並且被控以殺害劉宜良的罪名。張安樂為了解救好友公布此錄音帶,一時美國輿論譁然,台灣當局及美國政府雙方都十分難堪。
張安樂張安樂
而掀起這場風暴的張安樂不久就被美國警方逮捕,以“販毒”罪名判處了十五年有期徒刑(張安樂強調:他這輩子在道上絕不碰毒品生意;而當初指控他販毒的檢方證人也公開宣稱:當初是在聯邦檢察官的壓力與利誘下才作了偽證,日後重審時願意回國為張作證)。張安樂在美國坐足了十年牢,這期間他除了又取得兩個學士頭銜之外,也不定期投稿於《聯合報》等台灣島內報刊上,介紹美國監獄內不為一般讀者所知的情形。
1990年前後,當時台灣正值經濟蓬勃發展,竹聯幫陸續創立企業集團以暗中進行圍標、綁標工程;短短數年便賺取暴利,並運用充裕資金再次拓展勢力版圖。而張安樂運用竹聯幫直系團體信堂的勢力創設韜略集團,該集團下轄29家子公司,成立後總共承包了500多項工程業務。
1996年,遭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以“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通緝而潛逃海外。
此外,他也主導韜略集團,在深圳、江門、東莞以及江西南昌等地設定數家工廠,事業版圖橫跨運動器材與電子產業。
2000年來,台灣不少"黑道大哥"為逃避島內警方掃黑活動,紛紛逃往對岸躲避風頭,"竹聯幫"的張安樂離開台灣避難。同年11月,"白狼"張安樂被中國大陸公安部門短暫拘留。
2001年3月,張安樂持偽造的新加坡護照,從中國大陸飛往香港轉機抵南非。同年3月17日,張安樂自南非約翰尼斯堡搭機赴阿根廷,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機場,被海關人員察覺所持的護照疑為偽造而遭扣押。3月18日,阿根廷當局將張安樂遣返其起飛國即南非,南非移民局人員分別向國際科及新加坡警方查證後,證實他所持的護照確係偽造,而將他留置在約翰尼斯堡機場旁的一家過境旅館內,還派專人二十四小時監控,其行動暫時失去自由。張安樂被遣返南非後,南非當局擬將他移交台灣。但張安樂卻向南非申請"政治庇護",所持理由為他是反台獨人士,若遭遞解回台恐被整肅。
2004年5月9日,"白狼"張安樂帶領二十名左右的台灣愛國志士們,前往廣州祭拜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並在靈前宣誓成立台灣保護中華大同盟。目的是要激勵台灣的愛國志士們,團結起來效法先烈的犧牲精神,以對抗台灣島內日益猖獗的台獨勢力。
2005年10月25日,台灣“光復”六十周年,在此同時,台灣第一百一十三個政黨,台灣保護中華大同盟黨正式改名為中華統一促進黨。該黨總裁張安樂在接受採訪表示,“中華統一促進黨是目前在台灣既能深入基層各角落,又敢公開主張“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政黨”。
2007年,台灣竹聯幫精神領袖、張安樂好友陳啟禮病逝,在其遺體即將運回台灣之前,張安樂寫下一篇2000多字的悼念文。這篇文章,以 “啟禮哥走了,帶著遺憾走了”為軸,道出陳啟禮除了客死異鄉之外的遺憾,就是沒有看到兩岸的統一。
張安樂嗆民進黨張安樂嗆民進黨
2013年7月1日,“白狼”張安樂遭台當局通緝17年後主動返台,在機場被警察逮捕,警方隨即帶他到台北地檢署訊問,檢方開庭偵訊後,批准張安樂以100萬元新台幣保釋。
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白狼”張安樂在2014年4月1日下午率眾前往“立法院”向“反服貿”學生髮聲。張安樂痛批“反服貿”活動總指揮林飛帆和陳為廷2人,先是破壞程式在先,並拿台立法機構議場當“人質”,這樣的行徑十分不可取。他說議場是公共場所,不是這兩人的,而這樣的行徑就跟“土匪”沒兩樣。張安樂表示希望警察能夠拿出公權力,依法驅離這些學生,呼籲警方“以法制暴”。張安樂下午2時多現身,2時36分登上宣傳車,帶頭喊口號“民進黨貪污黨”。
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張安樂表示,台灣有高度表達意見的自由,有人反馬,肯定有人挺馬,而他願意做那個挺馬的人。民進黨團對他的“黑道”背景的批評,他表示,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跟四海幫竹聯幫天道盟的關係密切,“他才是黑道教父”!
2014年4月1日,在太陽花學運匯總,率領“反對反服貿”團體,在國會議場前發聲。其中包括統一促進黨黨員、部分勞工、部份航空業員工、部份旅遊業員工等2千人前往國會示威,4月1日下午,張安樂等人前往立院要和學生對話,卻當場與許多陳其邁、高志鵬、王世堅等民意代表叫陣,其間張安樂更以台語粗話痛罵民進黨籍政治人物、反服貿學生,說你們是中國人生的兒子,但是是孽子,中國人不要你們,一戰成名。

學習經歷

桃園縣立桃園國民國小
張安樂張安樂
台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夜間部(肄業)→ 省立基隆第一中學(肄業)→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附屬高級中學
淡江大學歷史系學士
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碩士)肄業
美國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分校(UNLV)會計學學士、資訊管理學學士
美國聖馬利學院心理學學士、社會學學士
美國史丹福大學運籌學(Operation Research)碩士肄業

移居大陸

背景

隨著年齡增長發生在“白狼”身旁的一些事情,與他原意有違,一連串的打擊,使他開始厭惡汲汲營利的江湖,他下決心,以離開台灣來擺脫種種不愉快。
1984年11月29日,美國警方宣布偵破 “江南案”,“竹聯幫”分子陳啟禮等三人受台灣“國安局”指使,從事政治暗殺。隨後,“白狼”將陳啟禮的一卷錄有犯案經過錄音帶交給美國聯邦調查局,作為威脅台灣“政府”釋放陳啟禮的“武器”,同時他也展開“營救”竹聯兄弟的行動,並在美國國會就“江南案”舉行大審“竹聯幫”聽證會上,以流利的英文獨辯群雄,一夕之間,他名噪美台兩地,成為海內外媒體報導的“風雲人物”。
“其實人是兩面人,如果沒有年輕時的那段經歷,我號召不了那么多人,如果我只是一個大學教授,聲音走不出來,但是也是因為過去的經歷,所以人家總可以抹黑,說我是黑道,這個東西有得必有失。”
由於身份曝光,“白狼”遭到美國警方逮捕。1986年開始,在美入獄十年。
事隔多年,今天的張安樂沒有太多地談及當時的感受,只是說,當時若不去美國,則可以更早地步入大陸。“當時,很多人都通過走‘海歸派’這條道路去大陸,我也這樣選擇,但事與願違,我到大陸已經是1996年了。這樣想想,反而晚了幾年。”
1997年,針對島內民眾及輿論對台灣黑金政治以及社會治安的不滿,台灣當局發起“治平專案”,重點打擊有影響力黑道人士,台灣三大幫派“竹聯幫”、“四海幫”、“天道盟”主要領頭人均在追緝之列,大批大佬被捕後送往綠島監獄服刑。
台灣法務部門網站公開資料顯示,治平專案為台灣“內政部”策劃實施的檢肅黑道幫派工作,有效遏止黑道幫派組織犯罪。
張安樂張安樂
依台灣警方當時統計,台灣全省有黑道背景的“民意代表”超過150人,地方議會有黑道背景的超過總數的1/3,成為當時台灣政壇最大包袱,被稱為“黑金政治”,飽受抨擊。時任台灣地區領導人李登輝在壓力之下啟動“治平專案”,針對黑道勢力進行打擊。
張安樂回憶說,當年台灣發生一起血案,“第二天為轉移焦點,他們通過一個所謂的組織犯罪條例,要求他們三個月之內回去自首,很荒謬啊,沒有理會,半年後就被通緝。”

大陸經商

在台商朋友的建議下來到深圳經商,他從此在深圳定居至今。“那個時候,我一個朋友先過來了,他打電話給我,說要不要過來投資,我說好,就過來了。因為我跟他從小一起長大,所以沒考慮就答應了。”
張安樂
到大陸後,沒想到一呆就是十多年。台灣某報刊曾跨海來深圳專訪張安樂。他們描述眼前這位當年的 “大哥大”,黃昏時站在深圳的辦公室窗前,看著窗外出神,目光深處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心事與鄉愁。他也許在想,不知哪一天他才能回到家鄉。雖然深圳灣的對岸就是香港,香港到台北只有一個小時的航程,但他回不去。
有家回不去,但張安樂在大陸並沒有感到陌生,反而有種親切的感覺。他說:“我是學歷史的,到了大陸來,以前在書上學的都到眼前來了,講不出的那種感情,回到自己家一樣。”
移居大陸的日子,張安樂生活重心就是過日子、看看書,對於當前的生活狀態,他形容說是一種 “清教徒式的當活”,“養心莫若寡慾,至樂無如讀書”是他目前心底最真實的想法。
雖然生活過得很平淡,但在好朋友的幫助下,張安樂在大陸的事業蒸蒸日上。在大陸從商十餘年,他創辦的韜略集團先後在深圳、江門、東莞、南昌設立包括資訊、運動器材、消防器材等多家企業、工廠,至今已擁有了數千名員工。其中,最早創立的江門市運動器材有限公司已發展為全世界最大的頭盔製造廠,專業生產馬盔、溜冰頭盔、腳踏車賽頭盔,每年的銷售量占到全球市場份額的45%以上。
對於大陸的投資環境,不願多談自己“貢獻”的張安樂卻是滔滔不絕,他說,台商到大陸來投資是大勢所趨,“因為大陸已經變成全球最大的民生工業的工廠了,不管是當時在大陸設廠的條件,還是大陸的政策都很適合我們到這邊發展。”
在大陸定居十多年,張安樂親眼目睹了大陸的變化。他說大陸經濟崛起帶給了人們很多的嚮往與企盼。
因為看好大陸經濟的發展,張安樂一直致力於大陸與台灣、大陸與世界的經濟接軌事宜,而他致力的方式就是在加強兩岸文化傳承的同時,推動兩岸經貿的交流與往來。這些年來,他經常組織島內的文化、經貿人士到大陸沿海、中部、西部地區,參觀當地的歷史、人文等,進行大陸尋根之旅,“看中國的昨天、今天、明天,加強他們認祖歸宗的感覺。”
在張安樂看來,中國的歷史文化非常重要,可以加強兩岸的真正融合。因為學歷史的人一般都有種大歷史觀,能在紛雜的世界之中看到大潮流、大趨勢。他說,歷史對他影響很大,因為它很巨觀,可以看出一個大方向。“譬如兩岸問題,從歷史的角度來看,順應自然,水到渠成,只要兩岸經貿繼續交流下去,經濟起飛則政治情勢會趨於穩定,因為經濟上的起飛會帶動政治上的發展。所以將來我會做兩岸三地之間的貿易,我想歷史對我未來的規劃而言,是有所幫助的。”
學歷史的他越發關心兩岸未來的發展。“我是跳開台灣來看問題,是用兩岸關係來看兩岸未來的發展。”“希望兩岸早日直航,方便所有對台灣經濟有卓越貢獻的台商,給他們一個最基本的家庭團聚,做生意的方便;第二希望兩岸早日走向和平統一,大家都知道統一是必然的,我認為兩岸最好的方式就是‘和平統一共繁榮,一國兩制相互尊重’,共同推進兩岸的發展,使中華民族立於世界之林。”

主動返台

2013年3月22日,張安樂首度提出返台想法,稱母親逝世3周年的祭日後就返回台灣,隨即引發震動,綠營不少政治人物公開反對,原先發出通緝令的台北地檢署也表示反對。僵持之下,一度使得張安樂返台手續卡在台灣出入境部門進退兩難。
2013年6月29日,被台灣地區檢調部門通緝16年的“前竹聯幫大佬”張安樂,將主動踏上回台灣的飛機,訊息已經在兩岸引起波瀾。在台灣,張安樂是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的人物;在深圳,他隱身普通商人,鮮為人知。從力挽狂瀾的少年幫主到花甲老翁,張安樂已經從幫派事務中漸漸淡去,但關於他的黑與白,從未結束。
2013年6月29日的機票已經訂好,屆時他將借道上海進入台北松山機場返回台灣,迎接他的將是蜂擁的媒體和檢察官,後者將把他送進監獄,“不管關多久,我總會出來,到時候我會繼續做我的政治公益事業。”張安樂說道。
2013年6月29日滯留大陸17年的台灣竹聯幫大佬“白狼”張安樂,29日從上海搭機抵達台北松山機場,搭機返台投案,由於他仍遭通緝中,一落地便遭警方上銬帶回訊問,而由他一手成立的“中華統一促進黨”,動員千人到松山機場接機。警方出動上百名警察到場戒備,台北市警察局說,已核准“中華統一促進黨”申請在松山機場前的民權東路、敦化北路集會遊行,初估2000多人參與,為防範幫派串連,規劃周遭部署約500名警力,全程錄像監控,以便蒐集情資。
台北市警局表示,要求台北市刑大針對幫派分子進行約制,轄區松山分局負責交通維安等工作,會依集會遊行人數多寡,調集附近分局支持,不容許彰顯黑道氣焰。
“白狼”張安樂傳出搭機返台訊息後,大批媒體蜂擁至松山機場,一早就在機場守候,引起不少搭機旅客圍觀。
由張安樂成立的“中華統一促進黨”成員,也一早出現在松山機場附近,並手持布條和標語,歡迎張安樂返台,警方預估約有上千人參與。
台灣警方表示,張安樂一下飛機,就會被上銬並帶回,訊問結束後,才移送台北地檢署歸案。訊息,台灣竹聯幫大佬“白狼”張安樂返台,隨即遭解送台北地檢署歸案。台北地檢署召開偵查庭後,認定張安樂自行投案告知居所,所涉案件不是重罪,且案發至今逾17年,難有逃亡、串證,故予以100萬元新台幣交保免押,限制出境。
張安樂下車走進台北地檢署時,雙手雖被上銬,仍拿著“中華統一促進”相關文宣,接受媒體拍照。有媒體問他,回到台灣的心情怎么樣?他微笑回答“很開心”。
步出台北地檢署後,張安樂到台北市王朝大酒店,開席3桌,與親友及中華統一促進黨幹部們一起吃飯。據了解,重回台北市區的他相當開心,席間與親友們閒話家常,並抱著孫女用餐,心情似乎相當輕鬆。
報導稱,離開台灣17年的“白狼”張安樂,已委任律師杜英達和張立業為他辯護。張立業說,張安樂先前因案被通輯,但因是共犯,多不起訴或無罪,張安樂也多次想回台證明清白,但因放不下年邁老母,拖延未動。直到張母親往生,張安樂才下定決心返台,29日終於成行。

相關採訪

記者:您1996年為什麼選擇到大陸來發展?
張安樂張安樂
張安樂:這是大勢所趨,因為大陸已經變成全球最大的民生工業的工廠了,不管是當時在大陸設廠的條件,還是當時大陸的政策很適合我們到這邊發展。
記者:您在大陸定居11年來,最大的感觸是什麼?
張安樂:我是學歷史的,而歷史的東西在書上學的都是死的,那到大陸來,都在眼前,講不出的那種感情,跟回到自己家一樣。
記者:您的集團取名韜略,有什麼特別的用意嗎?
張安樂:實際上我們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一些文韜武略,不止是在商場,在國家大事上都需要。我們的口號是“文韜須顧忠義,武略勿悖倫理”,韜略是要受到限制的,須顧到忠義,不能違背倫理。
記者:幾年前您想成立最大的台商服務機構,您的主要想法是什麼?
張安樂:這個案子沒有往前推了,因為2004年台灣“大選”後,我們在島內成立了中華統一促進黨,我比較之後,覺得在島內發展一批促進統一的力量比服務這邊的台商更重要,我就把重點放到那邊去了。
記者:您成立的“中華統一促進黨”是台灣首個促統黨,公開宣傳“一國兩制,和平統一”,您對統一有什麼具體的想法?
張安樂:我覺得很可惜,“一國兩制”從制度上來說,真的很符合台灣人民的利益,但是不符合台灣政客的利益,所以在台灣被“污名化”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台灣的老百姓不了解“一國兩制”到底怎么樣,當我跟他們講清楚時,基本上深藍、淺藍、淺綠的民眾都可以接受。我覺得如果台灣人民真正了解了什麼是“一國兩制”後,最起碼一半會接受,但宣傳沒有到位,所以我們這個黨就要做宣傳,等於是一個“一國兩制”宣傳隊。
記者:當前在島內,民進黨當局一直在推行 “台獨”,如何制止?
張安樂:我經常帶台灣的朋友組團過來,看中國大陸的昨天、今天、明天,加強他們認祖歸宗的感覺。我很興奮,大陸的進步突飛猛進。從歷史角度來看,中國目前是5000年來最空前的太平盛世,漢唐盛世也不可能有現在這樣的安定。我是隨台灣經濟成長而成長的一代,可是台灣經濟的成長是幾十年,不像大陸是跳躍式的,一轉眼就一個變化。但是,“台獨”是個不定時炸彈,這是我們比較擔心的問題,所以我要在島內成立中華統一促進黨,發展成為制衡“台獨”的力量。如果“台獨”在島內受到制衡,而且中國大陸實力強大到與美國平起平坐的時候,那就沒有問題了。
張安樂表示,他不介意外界把他貼成“中共同路人”的標籤,他所想的很簡單,就是要為兩岸關係做點積極的事。很多人覺得“一國兩制”在台灣根本沒市場,故而此前根本沒有去碰。而他很願意充當這個“吃螃蟹”的人。從基層推廣開始,讓更多的台灣民眾明白,真正能讓台灣“維持現狀”的做法,就是和大陸完成“一國兩制”的談判。
張安樂強調,回台灣不是要掀起江湖風波,也不是對政治人物“算賬”,希望在有生之年,為推動兩岸和平統一做些實事,做具體而紮實的事情。

相關事件

江南案”爆發之後,台灣當局懲治國防部保密局局長汪希苓等人,但輿論普遍猜測在汪希苓之上還有高層主導此案,這個人就是當時台灣情治機構的實際掌控者——蔣孝武。蔣孝武雖未直接因案件而遭受審判,但在一年多之後被外放新加坡做“商業代表團”副團長,仕途從此不再通天。這似乎也隱隱的印證了輿論的猜測。
張安樂張安樂
但作為“江南案”當年的親歷者,張安樂卻在2011年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乾脆利落的回答蔣孝武與“江南案”無關。當時人在美國的張安樂認為汪希苓的分量不夠,只能把蔣孝武也拉進來才能讓蔣經國不輕易的棄車保帥,從而保證在獄中的陳啟禮的安全。事後證明,陳啟禮能保住一命,未被判處死刑,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台灣當局忌憚張安樂等竹聯幫兄弟手中的證據材料,害怕他們孤注一擲,公布更多的資料使台灣當局更加難堪。
若動用幫派 警方會有堅定作為
2014年4月4日,江宜樺說,“白狼”張安樂如果動用幫派力量到“立法院”外展示實力,相信警方會做出強烈堅定的作為。
江宜樺接受電子媒體專訪時指出,台“刑事局”、台北市政府發動特定幫派掃黑,要讓全台民眾知道,當局的角色就是要維持台灣社會的安定,不容許任何幫派分子假藉抗議活動,從中挑起更大社會對立不安。
他強調,無所謂要偏袒學生或保護在裡面的非法占據的人,而是不希望社會情勢激化。台北市警方表示,張安樂等人是以向“立法院長”王金平上訪為由前往,過程沒有脫序暴力,警方未舉牌警告,無觸犯“集遊法”。
“白狼”挑戰反課綱學生:做不到這六點回家找媽媽
據台灣《自由時報》報導,聲稱要勸反課綱學生回家的“白狼”張安樂,2015年8月5日晚上8時10分左右,抵達“教育部”現場,警方隨即舉牌警告,要求張安樂解散民眾。自7月31日占領“教育部”以來,反課綱高中生們一直沒有散去。由於颱風“蘇迪勒”即將登入台灣,學生代表將於明天討論是否撤離占領現場。
今天早些時候, “白狼”張安樂拿出六點聲明,表示如果學生們做不到,“就乖乖回家找媽媽。” 《蘋果日報》報導稱,張安樂的這六點聲明是活動文宣傳單的一部份,而且還是以數典忘祖的角度想出來的,重點是要告訴大家不要忘本。
第1、燒掉家裡祖先牌位,砸了上面的菩薩圖像,因為是中國來的。
第2、要將家裡祖墳,有寫祖先淵源的墓碑砸掉,因為是來自中國。
第3、即日起不能用中文、中國字,因為都是來自中國。
第4、不能拜關公、觀音、玄天上帝、釋迦牟尼、太上老君、媽祖、三太子、至聖先師等眾神菩薩,因為都是來自中國。
第5、從現在起中秋不能吃月餅、端午不能吃粽子,更不能過農曆年,放假更是反革命的行為,家裡有過農曆生日一律革除。所有水餃、燒餅、豆漿、豆花、滷味、麻辣鍋等也都是反革命的邪惡食物,因為都是來自中國。
第6、中山高速公路是來自中國的“總統”蔣經國先生建的,家裡的新台幣也是國民黨從中國(大陸)帶來的黃金才得以發行,都應該捐掉、燒掉,10大建設的成果也都不能提、不能用。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