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1961年埃曼諾·奧爾米主導電影)

工作(1961年埃曼諾·奧爾米主導電影)

導演奧米建立風格和信譽的早期寫實作品,敘述了一個15歲鄉下男孩到米蘭的大公司謀職的經過。男孩多米尼克在求職過程中結識了一個女孩,她也在等待被錄用,在經歷了各種考驗後,兩人最終如願進入了這家公司。影片展示了義大利社會生活的艱辛,諷刺了謀職的貪婪,還提出了一個很耐人尋味的問題,那就是工業社會的緊張、單調與葬送青春、泯滅純真。全片注重的是日常生活的細節描寫,還原了一個小職員普通生活和工作的心理真實。導演沒有過多把自己對生活的評價放進電影,他只是以“生活流”手法白描了這樣一個普通的故事,紀實的風格樸實無華。

基本介绍

  • 中文名:工作
  • 外文名:Il posto
  • 其它譯名:年輕人的煩惱 / 謀職記 / The Job
  • 製片地區:義大利
  • 導演埃曼諾·奧爾米
  • 編劇埃曼諾·奧爾米 , Ettore Lombardo
  • 類型:劇情 , 喜劇
  • 主演:Loredana Detto,Sandro Panseri,Mara Revel,Tullio Kezich
  • 片長:93 分鐘
  • 上映時間:1962年10月15日
  • 對白語言:義大利語
  • 色彩:彩色
  • imdb編碼:tt0055320
  • 豆瓣評分:8.6
  • IMDb評分:8.1
電影劇情,演職員表,演員表,職員表,影片評價,

電影劇情

導演奧米建立風格和信譽的早期寫實作品,敘述了一個15歲鄉下男孩到米蘭的大公司謀職的經過。男孩多米尼克在求職過程中結識了一個女孩,她也在等待被錄用,在經歷了各種考驗後,兩人最終如願進入了這家公司。
影片展示了義大利社會生活的艱辛,諷刺了謀職的貪婪,還提出了一個很耐人尋味的問題,那就是工業社會的緊張、單調與葬送青春、泯滅純真。全片注重的是日常生活的細節描寫,還原了一個小職員普通生活和工作的心理真實。導演沒有過多把自己對生活的評價放進電影,他只是以“生活流”手法白描了這樣一個普通的故事,紀實的風格樸實無華。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Antonietta MasettiLoredana Detto----
Domenico CantoniSandro Panseri----

職員表

導演編劇
埃曼諾·奧爾米埃曼諾·奧爾米 Ettore Lombardo

影片評價

辭職了,停下來看看周圍的世界,才發現其實還可以有很多值得駐足觀賞的畫面。無意中看到了這部五十年前的黑白影片,導演奧爾米的處女作,93分鐘的電影描述了義大利鄉村少年初出茅廬在城市的求職記,大量的細節描寫,還原了處在社會底層的小職員的生活和工作,以及他的心理真實。
看完影片後,產生了很大的共鳴,這個少年,不就是現在的我嗎!單純而充滿恐懼的眼神,善良而又羞澀的臉,找工作經歷考驗,與求職女孩相談甚歡,參加職工俱樂部的生澀的經歷,辦公室的座位安排......我發現我已經將自己代入了,我變成了那個少年。且不說種種工作的不幸,其實看到少年的時候,我就在想,世界上有多少像他這樣的職員,在城市打拚,為了一份穩定而微薄的工作兢兢業業,勤勤懇懇,最初的理想漸漸化為泡影,只在工業社會機械、教條、生硬、了無生趣的工作下變得刻板、麻木且渾然不知。早就聽過一句話,社會是一個大熔爐,要想做社會人,就必須在這個大熔爐里好好磨練。很多年輕人投入了這個大熔爐,同時也投入自己的夢想、生活,最後為了在別人眼中活得成功,在大熔爐里變得字正方圓,恪守規矩,變得成熟,變得符合社會要求。
而很多像我這樣的人,渴望自由,渴望不受拘束,渴望生活的人,卻被認為不負責任,不是成熟的社會人。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城市和城市的規則孕育了很多規則主義者,那些經理、主管憑著自己的努力成為小團隊的領導者,他們又用同樣刻板嚴肅的規矩約束著下面的人,就是這樣,規則被延續,只有勤奮工作的人才能得到認可。人的本性本不該如此,它應該是自由的,平等的,快樂的,這點深深的印在我的心裡,我認為,人的社會化會使個性喪失,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看起來就好像產品流水線上的一個流動的商品一樣,想掙扎卻怎么也掙脫不掉。
看到這裡的朋友們,你們有過為了公司放棄個人生活的時候嗎?我們內心想要得到的自由,被損耗,被侵占,而面對那份薪水時,我們又時常變得膽怯了,這是很有趣的,也是很無奈的。影片為我們還原了這么一位小職員的求職和入職的歷程,這也是他進入社會的一個重要時期,有多少人在他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呢,有多少人心裡有話要說呢,有多少人又在一邊說著苦逼一邊照樣辛勤工作呢?這樣的我們,真實而透明的活著,為了未來某一個希望辛苦的活著。
其實我們不悲哀,我們只是這么想而已,工作中還有許多快樂而言,然而這樣想,也不能掩蓋這種事實,我們的個性被工作出賣了,出賣地如此巧妙,以至於很多時候的我們一點兒也沒有覺察到。
也許這可以解釋我每次辭職的原因吧,我體內的自由分子太旺盛了,以至於有人不懷好意地碰到它的時候,他就要大肆起義,不答應它就不行,呵呵,身系自由卻不得不繼續要求被束縛的人兒呀,在這個大熔爐里到底會被燒成什麼樣,誰知道呢。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