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章材質

印材(即印坯)是篆刻藝術最基本的憑藉材料。宋元以前制印大多用質地較為堅硬的金、銀、銅、玉或水品、犀角、象牙、竹、木等為材料。及至元代,王冕始試以花乳石作印。由於花乳石質地細膩溫潤,且容易受刀,一時間成為擅長書畫的文人治印的普遍用料。到了明代,石質印材越來越被印人廣泛採用。石章質地鬆脆柔糯,易於人刀,加上刀法不同會產生出比其他印材更為豐富的藝術效果,所以深受歷代篆刻家的青睞。此後印壇即以石章作為刻印的主要材料,並一直延續至今。

基本介绍

  • 中文名:印章材料
  • 外文名:Seal material
  • 材質:金、銀、銅、玉或水品
  • 性質:篆刻藝術
印章材料,書畫印章,書畫印章辨偽,

印章材料

印材(即印坯)是篆刻藝術最基本的憑藉材料。宋元以前制印大多用質地較為堅硬的金、銀、銅、玉或水品、犀角、象牙、竹、木等為材料。及至元代,王冕始試以花乳石作印。由於花乳石質地細膩溫潤,且容易受刀,一時間成為擅長書畫的文人治印的普遍用料。到了明代,石質印材越來越被印人廣泛採用。石章質地鬆脆柔糯,易於人刀,加上刀法不同會產生出比其他印材更為豐富的藝術效果,所以深受歷代篆刻家的青睞。此後印壇即以石章作為刻印的主要材料,並一直延續至今。
在歷代治印所選用的石材中,最常見的是青田石、壽山石和昌化石三大類,另外還有被引入印壇不久的內蒙石和東北石。各類石章由於產地不同,其質地、性能和色澤也各不相同,各有特點。一方名貴的石章,不但有其本身的價值,而且具有很高的藝術審美價值,所以名貴印石的收藏也代不乏人。
青田石產於浙江省青田縣,並因此得名。青田石質細膩溫潤,極易受刀,且刀趣表現力豐富,為篆刻家最愛使用的印材之一。青田石有青、黃、淡紅及青灰等色彩,其中以燈光凍、白果凍、松花凍較名貴,上品封門青最為著名。
壽山石產於福建壽山。由於出產坑口不同,各種壽山石的質地也不盡相同,有的在品性上甚至還有很大的差別。壽山石有田坑、水坑和山坑之分。就品質而論,田坑第一,水坑次之,山坑又次之。壽山石品類繁多,常見的有白芙蓉凍、腦脂胭脂凍等。向有“石中之王”雅號的田黃石是壽山石中的佼佼者,其表層透明色黃,肌里透澈規則。其中“黃金黃”、“桔皮黃”最為稀貴,“枇杷黃"、“桂花黃',與“熟粟黃',也為珍品。對於田黃石歷來就有“黃金易得,田黃難求”之說。普通的壽山石,不如青田石細糯,運刀有一種粗澀感。
昌化石產於浙江昌化縣。其石也有水坑與旱坑之分,水坑石質理勻恬粉潔,旱坑石則粗澀堅頑,且常與砂釘同生。但無論水坑、旱坑,總的受刀感覺皆緊滯阻澀。昌化石有紅、黃、灰等色,且往往交織在一起。其中有一種猶如煮熟藕粉狀的“藕粉凍"(昌化凍)較為上乘,一種在石中凝有像雞血色狀的稱為“雞血石"。“雞血石”中以其石底質地越佳,血色越多,越鮮,越活,越為珍貴。一方石上如有黑白紅三種色塊組成,又被稱為“劉關張”(即劉備、關羽和張飛之喻)。如一方石上布滿雞血,則有“大紅袍”的美稱,最為罕見珍貴。
內蒙石亦稱蒙古石或巴林石,是近年來新行於市肆的石種,因產於內蒙而得名。此石最初被作為工藝美術品石雕石刻件的原材料,後被引進試用並由專家鑑定而作為印材。蒙古石晶瑩潔亮,絢麗多彩。石中佳品為一般質性的青田、壽山所不及,因而很受印人刻家的青睞。
石質印材歷來具有兩種價值。從實用方面說,它可以用來鐫刻印章,但同時,它本身又是一件令人賞心悅目的藝術收藏品。因此自古以來就有“一印在手、金石同壽"之說,更從人生吉祥物的角度,指出了它的存在意義。
對於篆刻藝術來說,如何選擇印材是一門學問。而選材5經驗,只能得之於經常接觸實物、不斷進行比較的實踐積號。在著手選擇印材時,一般首先要弄清印石的產地。優良。印材必然來自可靠的產地,換言之,如果不是出產於上述的日大產地,也就談不上印石的品級了。
在確定了印石的產地之後,觀察印石本身的透明度和勻潔度很重要。通常情況之下,一方印石的透明度越高,其勻潔度相對亦高;石質越是潔淨,它的紋理必然越是細膩,容易受刃進刀。另外印石無論產自何地,皆以老坑出品為佳。所謂老坑,是指年代既久、素以出產量大且質精而著稱的石材坑口。要識別印石出產於新坑還是老坑,根據多數人的經驗,一是憑肉眼辨別,二是靠手掂試重量。
老坑由於歷代久遠,形成時間長,故而所出石材從表面上看色澤溫潤沉渾,火氣褪盡而顯自然狀態,這種情形猶如一件上了年份的古董,使人一望而知其年資已深。新坑石材因其形成時間較短,往往給人一種質感單薄的直覺,有的雖然色彩奪目,但細觀之則感燥氣厭人,華而不美。老坑的石質縝密緊重;新坑則多松粗軟嫩,稍加磕碰,極易壞損。因此,印材在透明勻潔的前提之下,以份量較重的為好。有些手感明顯的“輕量級”石料,即使鮮艷潔透、秀色可餐,亦不足貴,甚至根本無法攜刻。另外,在具體挑選印材時,還應留心石中有無暗釘或裂紋。所謂暗釘,是指夾生在印石中大小如釘眼的硬粒,其粒雖小,卻堅硬無比,令人無法下刀。石中有裂紋的情形更多,近年來石礦開採多用炸藥,打磨成形後即漫浸於油蠟,由此形成的暗紋令人難以察覺,故更應注意。辨認的方法是購得後先拭去油漬,或颳去蠟衣,並在亮光下反覆映照和用力擠壓,這樣就能及時區別良秀,以免上當。

書畫印章


一幅好的畫,從藝術上來說,主要從三個方面來看:一是畫的本身,如風格、構圖、筆墨、色彩。二是落款,如位置、字型、大小,與畫本身的搭配一致性,具有一定的書法水平。三是印章,如風格、大小、流派、陰陽文印章的搭配、蓋印的位置、文字的正確與書畫的統一。
自明清以來,印章作為書畫的重要組成部分,已成為定式。
一個全面的畫家,應該有書畫的理論,通曉書法、畫法、篆刻,而且具有嫻熟的技法。一些著名的畫家即是這樣,如張大千、傅抱石、齊白石、吳昌碩、趙之謙、高鳳翰等。
他們不僅精書畫,而且自己也會治印,由此他們使用的印章更能與自己的繪畫作品相配合,達到更完美的和諧、統一。
書畫上的印章,主要分為三類:一、作者本人的印章。二、題跋人的印章。三、收藏、鑑賞人的印章。在這些所使用的印章中又分為三個方面:一、姓名、字號、齋館、堂號印.二、閒文、吉語、警句印。三、收藏、鑑賞印。
姓名、字號印:一般蓋在作者名字的下方或左右。齋館、堂號印一般蓋在款字的四周或款字的下方,也有用作迎首,蓋在右上角。閒文、吉語、警句印,一般蓋在書畫的左右下角,作為押角,也有用作迎首。收藏、鑑賞印一般蓋在書畫的左右下角空處,或無礙書畫作品本身的空白處,也可以蓋在書畫以外的裝裱上。也有蓋在書畫最顯著的位置,以示自己的權威,如乾隆、嘉慶皇帝等。
鑑賞書畫,主要從作品的風格、筆墨、色彩、構圖、章法、畫法、印章、紙張、裝裱、題跋等方面來觀察,其主要的方面還是書畫的本身及書法、印章。
印章作為鑑定書畫的一個主要方面,是必須重視的,因為每幅畫上大多有印。
凡印章與現在我們定為真跡作品上印章完全一致的,就存在了真跡的可能性。當然這不是唯一的標準,只是鑑定的一個方面,特別是自清末以來,西方照相製版傳入我國,使得複製、翻版印章可以與原印幾乎完全一致,這就不能僅以印章方面來鑑別書畫。如果一幅清中期或以前時期的作品上的印章與可知確為真跡上的印章完全一致,其他方面又無疑問,基本上就可以定為真跡。因為在一般情況下臨摹複製印章,人工的仿刻總會多少與原印有所不同,印章是極難仿製得與原印一模一樣的。如果是清末以後的書畫作品,就要從多方面,更加慎重地鑑別。
從印章鑑別上,會出現所見印章與真跡印章的一些差異。
如印文的粗細,框線的寬窄、破損,印跡的清晰與模糊等不同。
這可能有以下的原因:一方印章初用和久用會有所不同,初用的印章,字跡會清楚一些,印用久了,由於擦拭、磨損、磕碰,會使印章的清晰程度發生變化。印泥的好壞、質量、新舊、濃淡、乾濕等也會使印章鈐蓋後產生不同的變化。框線的寬窄與蓋印時的用力和下墊物有關,有時會產生寬窄不同的變化。印章石質較軟,用久了會有磨損或磕碰,也會使印章框線四周,產生一定的變異。印跡的清晰程度又與使用印章的人手法有一定的關係,有人蓋印用力大,有人用力小,有人稍加搖晃,下墊物的質量與多少,天氣的冷暖印泥的變化,久置不用的印泥與經常使用的印泥,這些都會使鈐出的印章效果不同,有的人還在剛蓋過印章的印跡上撒上一些白粉或色粉,以防止書畫作品擠壓時的沾污。使用的印章,經常擦拭或刷洗也會與不經常擦拭、刷洗的印章蓋出的印跡有所不同。
所需鑑別的印跡,只要與已知真跡印章大小一致、印文的文字筆畫位置一致,基本上就可以了。
一幅名家的書畫作品,其印章也應該具有一定的藝術水平。如果印章很差,則有贗品的可能。印章的藝術水平,主要從書法、章法、刀法上來辨別,特別是文字上不能有錯誤,一個著名的書畫家,是不可能經常出現寫錯字,用錯字的現象。
鑑別印章還要看印泥的色澤,一幅古畫印章的顏色,雖然可能是鮮艷的,但它還會有飽經歲月,歷盡滄桑的變化,顏色會變得渾厚而沉著,印泥由硃砂製成,硃砂顏色穩定,但歷久的印跡也會發生一些變化,雖然變化很小。黃金性能是穩定的,但新製品的黃金與傳世多年的黃金還是會有所不同。所以古代書畫上印章的色澤不可能與現代人作品上的印章色澤相同。
還有一些古書畫上的印章,找不到真跡作品上的印跡來參照。這就要從印章的篆刻水平上來分析,是否與書畫作品的時代風格相一致,還要從印章的新舊程度和內容上來分析。如果這些方面都沒有問題還要從印章以外的各個鑑定方面綜合評定,最後得出結論。
現代的很多書畫家,往往繼承傳統不夠,基本工較差,總想標新立異自創風格,只重構圖,不重筆墨,沒有書法的基礎,更對篆刻沒有研究,通過印章來分析作品,幾乎是極困難的,他們的印章由別人代刻,蓋在自己的作品上,至於風格是否協調一致,那就只有因人而異了。現代的印章照相製版技術已達到了真假難辨的地步,因此單單通過印章來鑑別某件書畫作品,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了。
每個時代的藝術品有每個時代的風格特徵,印章也是這樣,書畫上的印章必須與時代風格相一致,如不這樣,必然是贗品。如清代中期以前的書畫作品,不可能出現甲骨文字的印章。
現代的印章,大部分猶如現代的書法,字數少,變化大,怪誕,變形,只重變化,缺少傳統,也許是時代節奏的加快,也許是受到海外的影響等因素,使現代大部分印章,只重刀法,不求對稱,只求均衡,不重功力。現代印章能否在中國歷史上留下燦爛的一頁,還有待歷史的評說。

書畫印章辨偽

一幅好的畫,從藝術上來說,主要從三個方面來看:一是畫的本身,如風格、構圖、筆墨、色彩。二是落款,如位置、字型、大小,與畫本身的搭配一致性,具有一定的書法水平。三是印章,如風格、大小、流派、陰陽文印章的搭配、蓋印的位置、文字的正確與書畫的統一。
自明清以來,印章作為書畫的重要組成部分,已成為定式。
一個全面的畫家,應該有書畫的理論,通曉書法、畫法、篆刻,而且具有嫻熟的技法。一些著名的畫家即是這樣,如張大千、傅抱石、齊白石、吳昌碩、趙之謙、高鳳翰等。
他們不僅精書畫,而且自己也會治印,由此他們使用的印章更能與自己的繪畫作品相配合,達到更完美的和諧、統一。
書畫上的印章,主要分為三類:一、作者本人的印章。二、題跋人的印章。三、收藏、鑑賞人的印章。在這些所使用的印章中又分為三個方面:一、姓名、字號、齋館、堂號印.二、閒文、吉語、警句印。三、收藏、鑑賞印。
姓名、字號印:一般蓋在作者名字的下方或左右。齋館、堂號印一般蓋在款字的四周或款字的下方,也有用作迎首,蓋在右上角。閒文、吉語、警句印,一般蓋在書畫的左右下角,作為押角,也有用作迎首。收藏、鑑賞印一般蓋在書畫的左右下角空處,或無礙書畫作品本身的空白處,也可以蓋在書畫以外的裝裱上。也有蓋在書畫最顯著的位置,以示自己的權威,如乾隆、嘉慶皇帝等。
鑑賞書畫,主要從作品的風格、筆墨、色彩、構圖、章法、畫法、印章、紙張、裝裱、題跋等方面來觀察,其主要的方面還是書畫的本身及書法、印章。
印章作為鑑定書畫的一個主要方面,是必須重視的,因為每幅畫上大多有印。
凡印章與現在我們定為真跡作品上印章完全一致的,就存在了真跡的可能性。當然這不是唯一的標準,只是鑑定的一個方面,特別是自清末以來,西方照相製版傳入我國,使得複製、翻版印章可以與原印幾乎完全一致,這就不能僅以印章方面來鑑別書畫。如果一幅清中期或以前時期的作品上的印章與可知確為真跡上的印章完全一致,其他方面又無疑問,基本上就可以定為真跡。因為在一般情況下臨摹複製印章,人工的仿刻總會多少與原印有所不同,印章是極難仿製得與原印一模一樣的。如果是清末以後的書畫作品,就要從多方面,更加慎重地鑑別。
從印章鑑別上,會出現所見印章與真跡印章的一些差異。
如印文的粗細,框線的寬窄、破損,印跡的清晰與模糊等不同。
這可能有以下的原因:一方印章初用和久用會有所不同,初用的印章,字跡會清楚一些,印用久了,由於擦拭、磨損、磕碰,會使印章的清晰程度發生變化。印泥的好壞、質量、新舊、濃淡、乾濕等也會使印章鈐蓋後產生不同的變化。框線的寬窄與蓋印時的用力和下墊物有關,有時會產生寬窄不同的變化。印章石質較軟,用久了會有磨損或磕碰,也會使印章框線四周,產生一定的變異。印跡的清晰程度又與使用印章的人手法有一定的關係,有人蓋印用力大,有人用力小,有人稍加搖晃,下墊物的質量與多少,天氣的冷暖印泥的變化,久置不用的印泥與經常使用的印泥,這些都會使鈐出的印章效果不同,有的人還在剛蓋過印章的印跡上撒上一些白粉或色粉,以防止書畫作品擠壓時的沾污。使用的印章,經常擦拭或刷洗也會與不經常擦拭、刷洗的印章蓋出的印跡有所不同。
所需鑑別的印跡,只要與已知真跡印章大小一致、印文的文字筆畫位置一致,基本上就可以了。
一幅名家的書畫作品,其印章也應該具有一定的藝術水平。如果印章很差,則有贗品的可能。印章的藝術水平,主要從書法、章法、刀法上來辨別,特別是文字上不能有錯誤,一個著名的書畫家,是不可能經常出現寫錯字,用錯字的現象。
鑑別印章還要看印泥的色澤,一幅古畫印章的顏色,雖然可能是鮮艷的,但它還會有飽經歲月,歷盡滄桑的變化,顏色會變得渾厚而沉著,印泥由硃砂製成,硃砂顏色穩定,但歷久的印跡也會發生一些變化,雖然變化很小。黃金性能是穩定的,但新製品的黃金與傳世多年的黃金還是會有所不同。所以古代書畫上印章的色澤不可能與現代人作品上的印章色澤相同。
還有一些古書畫上的印章,找不到真跡作品上的印跡來參照。這就要從印章的篆刻水平上來分析,是否與書畫作品的時代風格相一致,還要從印章的新舊程度和內容上來分析。如果這些方面都沒有問題還要從印章以外的各個鑑定方面綜合評定,最後得出結論。
現代的很多書畫家,往往繼承傳統不夠,基本工較差,總想標新立異自創風格,只重構圖,不重筆墨,沒有書法的基礎,更對篆刻沒有研究,通過印章來分析作品,幾乎是極困難的,他們的印章由別人代刻,蓋在自己的作品上,至於風格是否協調一致,那就只有因人而異了。現代的印章照相製版技術已達到了真假難辨的地步,因此單單通過印章來鑑別某件書畫作品,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了。
每個時代的藝術品有每個時代的風格特徵,印章也是這樣,書畫上的印章必須與時代風格相一致,如不這樣,必然是贗品。如清代中期以前的書畫作品,不可能出現甲骨文字的印章。
現代的印章,大部分猶如現代的書法,字數少,變化大,怪誕,變形,只重變化,缺少傳統,也許是時代節奏的加快,也許是受到海外的影響等因素,使現代大部分印章,只重刀法,不求對稱,只求均衡,不重功力。現代印章能否在中國歷史上留下燦爛的一頁,還有待歷史的評說。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