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喬(三國人物)

二喬(三國人物)

本詞條是多義詞,共5個義項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二喬,指東漢末年喬公(後世盛傳東漢末年的江東美女大喬小喬為漢太尉喬玄之女,實為誤傳)的兩個女兒大喬小喬,名不詳。二喬容貌美麗,以美貌出名。大喬為孫策妾,小喬為周瑜妻。

基本介绍

  • 本名:喬氏
  • 別稱:大喬小喬
  • 所處時代:東漢末年
  • 民族族群:漢族
  • 出生地:湖北嘉魚縣
史記記載,大喬,小喬,二喬史話,二喬之父,詩詞形象,銅雀台賦,念奴嬌·赤壁懷古,赤壁,

史記記載

三國志·吳書九·周瑜傳》:“頃之,策欲取荊州,以瑜為中護軍,領江夏太,從攻皖,拔之。時 得橋公兩女,皆國色也。策自納大橋,瑜納小橋。”《江表傳》:“策從容戲瑜曰:‘橋公二女雖流離,得吾二人作婿,亦足為歡。’”

大喬

籍貫:湖北嘉魚縣
名字 :喬氏
容貌: 如花似玉 傾城佳人
大喬大喬
父親:橋國老
配偶: 孫策
姊妹:小喬
東漢獻帝建安五年 ( 公元 200 年 ) ,孫策於打獵時遇刺受重傷,大喬日夜和衣陪伴,不眠不休,不食不飲,全心照顧,然孫策仍藥石罔效逝世。大喬悲痛欲絕,數度昏厥,並欲投江殉夫。但想到孫策臨終前曾拉著她的手,要她照顧幼弟孫權(18 歲 ) ,助他接掌大權,並除奸討逆,使大喬只好打消原來念頭。後來孫權對皇嫂仍萬般尊重,也在大喬與眾臣如張昭周瑜魯肅等人的輔佐下,很快地團結江東各股勢力,建立威望,進而重新掌控大局了。
據說大喬在孫權稱帝 ( 公元 229 年 ) 之後,即不再過問俗事,深居簡出,青燈古佛,寧靜詳和,安享天年矣!

小喬

性別:女
籍貫:湖北嘉魚縣
小喬小喬
名字:喬氏
容貌:國色天香(也作國色琉璃) 可以與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相媲美
父親:橋國老(橋姓今簡化為喬,兩姓合一,後來都作喬國老。)
配偶:周瑜
姐姐:大喬

二喬史話

喬家兩個女兒原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二位小姐驚人的美貌卻在一路上有機會得以展現,人們都說看見仙女了。這話就悄悄傳揚了開來,甚至連遠在洛陽的曹操和曹植父子都聽說了江東二喬的美名。
三國志大戰大喬&amp三國志大戰大喬&amp
孫策是當時遠近聞名的“虎將”,被封為吳侯。周瑜也是當世英雄,還容貌俊秀,精於音律,至今還流傳著“曲有誤,周郎顧”的民諺。《三國志》記載,孫策“美姿顏”,周瑜“有姿貌”,可見都是完美的奇美男子,二喬得此二人也算是琴瑟和諧了。
東漢建安四年,孫策從袁術那裡得到三千兵馬,回江東恢復祖業,在周瑜的協助下,一舉攻克皖城。而喬公和他的兩位國色天香的女兒當時正住在皖城東郊。孫策慕名前來求親,周瑜和他一道前來。
陳壽的《三國志》中只有《吳書·周瑜傳》有這樣一句:從攻皖,拔之。時得橋公兩女,皆國色也。(孫)策自納大喬,(周)瑜納小喬。
裴 松之注此傳時引用了《江表傳》,也有一句:(孫)策從容戲(周)瑜曰﹕“橋公二女雖流離(流離,即容顏光彩煥發),得吾二人作婿,亦足為歡。”
孫策、周瑜得到二喬是在建安四年(199年)攻取皖城之後,當時,孫、周二人都是25歲。孫策、周瑜對能納二喬為妾感到非常滿意。
從二喬方面來說,一對姐妹花,同時嫁給兩個天下英傑,一個是雄略過人、威震江東的“孫郎”,一個是風流倜儻、文武雙全的“周郎”,按照傳統看法,堪稱郎才女貌,美滿姻緣了。
然而,二喬是否真的很幸福呢?史書上沒有說。不過,從有關資料分析,至少可以肯定,大喬的命是很苦的。她嫁給孫策之後,孫策忙於開基創業,東征西討,席不暇暖,夫妻相聚之時甚少。僅僅過了一年,孫策就因被前吳郡太守許貢的家客刺成重傷。孫策生命垂危,回到吳國,使人尋請華佗醫治。不料華佗已往中原去了,只有徒弟在吳國。徒弟說:“箭頭有藥,毒已入骨,其瘡難治。”可憐孫策沒有死在激烈的戰場,而是死在一個窮途末路的人手中,年僅26歲。
孫策死時,周瑜守御巴丘,得到快報,星夜趕回來奔喪。吳太夫人領著孫權出來,當面將孫權託付給周瑜。
當時,大喬充其量20齣頭,青春守寡,,真是何其悽惶!從此以後,她只有朝朝啼痕,夜夜孤衾,含辛茹苦,撫育遺孤。歲月悠悠,紅顏暗消,一代佳人,竟不知何時凋零!
傳聞曹操虎視江南,其實也為二喬。曹操發誓說:“一願掃平四海,以成帝業;二願得江東二喬,置之銅雀台,以樂晚年,雖死無憾!”於是都督周瑜主戰,看似為了保住二喬。其實,這些政治家不一定是單單為了兩個女人。
小喬的處境比姐姐好一些,她與周瑜琴瑟相諧,恩愛相處了11年。在這11年中,周瑜作為東吳的統兵大將,江夏黃祖赤壁破曹操,功勳赫赫,名揚天下;可惜年壽不永,在準備攻取益州時病死於巴丘。周瑜死的時候,小喬並不在他身邊。周瑜的遺體運回來的時候,太陽即將落山。小喬素服舉哀,她沒有看見丈夫的臉,只看到了金棺在夕陽下閃爍,映出晚霞的光芒,卻慢慢黯然失色。一代名將,才36歲,竟然就這樣死去了。
當時,小喬不過30歲,乍失佳偶,其悲苦也可以想見。周瑜留下二子一女,是否皆為小喬所生,史無明文,由於周瑜的特殊功勳,孫權待其後人也特別優厚﹕其女嫁給孫權的太子孫登,若不是孫登死得早了一點(亡年33歲),當皇后是沒有問題的﹔長子周循,取了當朝公主,拜騎都尉,頗有周瑜弘雅瀟灑的遺風,可惜“早殤”﹔次子周胤,亦娶宗室之女,後封都鄉侯,但因“酗淫自恣”,屢次得罪,廢爵遷徙,不過最終仍被孫權赦免,後生病而亡。
當然,有關二喬和孫策周郎的故事,很大程度上屬於後人的美好願望。從史書的“納”可以看出,二喬在家中的地位僅僅是妾。在那個時代,妾就算再受寵,在家中也沒有地位可言。妾的名字不能入家譜,也不能同丈夫一起參加宗族祭祀活動,妾的家族也不能歸入丈夫的姻親之列。不過對於亂世中的二喬而言,能嫁給天下聞名的英雄,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歸宿了。

二喬之父

後世盛傳東漢末年的江東美女大喬小喬為漢太尉喬玄之女,實為誤傳。二喬誤傳籍貫是湖北嘉魚縣,是建立在二喬的父親即為喬玄基礎上的。此版本誤傳喬玄早年居住在沙陽堡,娶了該地中醫家的千金,才生出了大喬和小喬。因此才有"大喬和小喬的出生地可能是沙陽堡,也就是今天的湖北嘉魚地區"這種說法。
誤傳緣由
《三國志·吳書九》中記載,大喬、小喬為“橋公”之女。清代人沈欽韓在《兩漢書疏證》一書中說:“橋公者,太尉橋玄也。漢制為三公者方稱公。”沈欽韓的意思是,只有官至“三公”(太尉、司徒、司空)的人才能被稱作“公”,因此《三國志·吳書九》中記載的“橋公”必為漢太尉橋玄。沈欽韓的說法被多方引用,幾成定論,但實際是沒有歷史依據的。
清代末年的盧弼就在其所著的《三國志集解》中指出:“弼按權呼張昭曰張公,時人呼程普為程公,世人呼龐德公為龐公。河南守吳公治平為天下第一,見《漢書·賈誼傳》。於公治孝婦獄,郡中大敬重於公,見《漢書·於定國傳》。是皆不必三公始稱公也。”可見在當時,並不是只有官至“三公”的人才能被稱作“公”,因此沈欽韓的說法是不成立的。
盧弼在《三國志集解》里還指出:“又按本傳橋公二女為攻皖時所得,據《寰宇記》,橋公為舒州懷寧人,即漢之廬江郡皖人。《後漢書·橋玄傳》玄為梁國睢陽人,兩不相涉。果為玄女則阿瞞方受知於玄,銅雀春深早已如願相償,伯符、公瑾不得專此國色矣。《後漢書》、《三國志》絕無一字及之,沈說之誤無疑矣。”這裡再一次論證了沈欽韓的說法有誤。
另外,按《三國志》的記載,孫策周瑜分別納大、小喬是在攻破皖城之後;是199年的事。而喬玄183年就已去世,死時已有七十五歲,從年齡上來看,也不可能是大、小喬之父。

詩詞形象

袁枚有《周瑜墓》二律云:“天生一將定三分,才貌遭逢總出群。大母早能知國士,小喬何幸嫁夫君。能拋戎馬聽歌曲,未許蛟龍得雨雲。千載墓門松柏冷,東風猶自識將軍。”其二云:“旌旗指日控巴襄,底事泉台遽束裝?一戰已經燒漢賊,九原應去告孫郎。管蕭事業江山在,終賈年華玉樹傷。我有醇醪半尊酒,為公惆悵奠斜陽。”周瑜卒於巴丘,後人因此又附會為今岳陽一中學內有小喬墓,但周瑜靈柩後即還吳,孫權曾迎之於蕪湖。梁章鉅《楹聯叢話》卷四載一聯云:“大帝君臣同骨肉,小喬夫婿是英雄。”明代高啟《過二喬宅》云:“孫郎武略周郎智,相逢便結君臣義。奇姿聯璧煩江東,都與喬家做佳婿。喬公雖在流離中,門楣喜溢雙乘龍。大喬娉婷小喬媚,秋水並蒂開芙蓉。二喬雖嫁猶知節,日共詩書自怡悅。不學分香歌舞兒,銅台夜泣西陵月。”

銅雀台賦

從明後而嬉遊兮,登層台以娛情。
見太府之廣開兮,觀聖德之所營。
建高門之嵯峨兮,浮雙闕乎太清。
立中天之華觀兮,連飛閣乎西城。
臨漳水之長流兮,望園果之滋榮。
仰春風之和穆兮,聽百鳥之悲鳴。
天雲垣其既立兮,家願得而獲逞。
揚仁化於宇內兮,盡肅恭於上京。
惟桓文之為盛兮,豈足方乎聖明!
休矣美矣!惠澤遠揚。
翼佐我皇家兮,寧彼四方。
同天地之規量兮,齊日月之暉光。
永貴尊而無極兮,等年壽於東王。

念奴嬌·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赤壁

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
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