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模

裸模

裸模,即裸體模特。模特行業中新興發展起來的行業。 模特們在一特定場所,讓藝術家或攝影師拍攝自己半裸或全裸的照片。

基本介绍

  • 中文名:裸模
  • 別名:裸體模特
  • 本質:模特行業中新興發展起來的行業
  • 出現:二十世紀九十年代
  • 爭議:是藝術還是情色
  • 評價:桃色交易的溫床
發展歷程,社會爭議,相關事件,事件過程,對話女兒,

發展歷程

如果說90年代的湯加麗人體模特從暗處走向大眾的先驅,那么20年後的今天,恐怕連湯加麗自己也沒有想到,被俗稱為“裸模”的人體藝術模特產業會發展地如此繁盛,甚至走向失控。而不管是閆鳳嬌事件,還是後來流出的被網友稱之為“冰冰四級艷照”,都讓人們對裸體模特這個行業陷入從未有過的爭議之中,有人直指這些拍攝的組織者是“淫媒”,是桃色交易的溫床。

社會爭議

什麼是色情?什麼是藝術?著名社會學教授夏學鑾在接受採訪時這樣說道:“今天的中國人體攝影界可謂是‘亂象叢生’。”就他個人的看法,那些藝術院校內的老師、學生在專業的藝術課堂、布景下進行人體藝術攝影,這可叫藝術創作,“除此之外,隨便什麼人都可去拍,什麼人都能組織去拍,什麼人都能去當裸模的人體攝影活動,我覺得都可以說是色情活動”。夏學鑾教授說,色情和藝術間必有“分寸”,文化藝術監管部門應當儘快對此作出明確地界定和劃分。
人體模特攝影這條“藝術”與“色情”的紅線已然模糊,但另一方面,社會對艷照的“追捧”和對各種有心無心成為“艷照門”主角的炒作卻是不爭的事實。可以說,公眾在消費著艷照的同時,也被艷照主角們消費著,社會對這種照片的“需求”似乎越來越大了。“整個社會的評價體系、包括輿論導向都在走向娛樂化、性感化,媒體在有意無意地在追求感官刺激。”夏學鑾教授說,“這會讓更多人產生靠色情賺錢、賺名利的想法,甚至一些人根本不在乎自己出得是惡名、是罵名。”
過於功利的想法,已經讓人被金錢和名氣衝破了原本的道德底線,不過坦言之,藝術和色情真的有尺寸嗎?其實最色情的圖片勾起的就是人類最原始的欲望,這不稱為藝術,藝術總是標榜自己給人以美的享受,但卻總不被普通大眾所接受,藝術來自於民間,卻高於民間,陽春白雪抵不過幾張裸露的照片,這是整個藝術界值得思考的。
“裸模地位比較低,因為這個群體比較亂”。佳佳說,所謂“亂”,就是圈子裡“什麼人都有”,“要求也不高”,有像她一樣剛畢業的,有以前做小姐的,有大學生,也有“30幾歲高齡為減壓的”。當然,裸模的“黃金年齡”還是在20-25歲左右。
網名“醜八怪”的藝術從業者是中央美術學院客座教授,而他的另一個身份就是人體攝影模特的經紀人。他稱,自己手下經營的模特形形色色,經手過的模特有幾百上千個。模特們大部分是通過朋友介紹的,也有自己來應聘進入這個行業的,“大部分模特是本科以上,最高學歷是博士,這個大家可能想不到”。他還表示,人體攝影模特要比一些人體繪畫模特的標準高得多,在篩選模特時,在徵得對方同意的情況下,要進行全裸面試,以防模特身體上有明顯的疤痕和殘疾。
裸模的藝術界限在現代社會變得模糊。

相關事件

事件過程

在黃桷坪首屆藝術節上,一對專程從四川地震災區——德陽趕來的父女藝術家,感動了來渝的藝術家、策展人和美術批評家。他們的一本中國寫實派油畫家《東方神女山鬼系列》畫冊,讓人震撼不已:唯美的畫面上,維納斯般裸露的巫山神女,模特就是畫家的親生女兒。裸模一詞因此成為搜尋熱點。
這位父親名叫李壯平,61歲,李勤,23歲。昨日,記者對這對追求東方藝術之美的父女進行了獨家專訪。
父女合作創作“女神”
“這次來重慶參加藝術節,正是衝著對重慶的感情來的。”李壯平告訴記者,他在重慶居住過八九年,妻子是重慶南岸人,女兒也出生在南岸。13年前,他們一家定居德陽。
他說,他一生中當過農民、工人、幹部、教師,但畫畫是他鐘愛一生的事業。他想把自己的女兒也培養成一名畫家。
李壯平告訴記者,他的作品以屈原筆下的“山鬼”和郭沫若的“”為題材。“我發現身邊朝夕相處的女兒與女神形象很貼近。在徵得她的同意後,我便同女兒一道開始了創作。她既是畫中的模特兒,又是同我一起創作的畫家。”李壯平說,《東方神女山鬼系列》是以“女神”為主的油畫作品集,旨在表達“人人都獻出一份愛,人與自然、人與動物、人與人之間和睦相處,世界就會變得更美好、和平、自由、幸福”的主題。
裸模
“李氏父女讓我們感動”
“在我們藝術圈裡,有讓妻子做模特的,但拿自己親生女兒做模特的,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需要突破的不僅僅是一般的社會觀念,還要衝破倫理、道德的重重藩籬。李氏父女合作創作《巫山神女》這樣唯美的油畫作品,實在讓人感動。”著名美術批評家、四川美術學院教授王小箭如此評價。
中國著名策展人、北京橋藝術中心館長趙樹林告訴記者,他第一次看到李氏父女的《巫山神女》系列作 品時,非常震撼。“李壯平老先生是一個非常有實力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基本功、技巧、色彩都把握的非常好。特別是李氏父女在中國文化禁錮的倫理範疇內,用女兒的身體做創作,創造了如此讓人震撼的唯美藝術作品,塑造了巫山神女美麗、純潔、善良的藝術形象,可欽可佩。敢於用女兒做裸體模特,並且用當代油畫藝術來反映中國傳統文化的東西,這是對藝術一種犧牲和挑戰!”趙樹林說,他正在積極籌備將在2010年下半年在北京為李氏父女隆重舉辦一次展覽。

對話女兒

“父親眼中的女兒是聖潔的”
記者:你什麼時候開始做模特呢?
李勤:我剛進入青春期,去川西羌寨採風,一位香港人體攝影藝術家,邀請我做模特。當時我非常禁忌的,所以沒有答應。這階段,父親一直在研究要塑造東方神女形象。他發現我有一種東方女性特有的古典美。他說,給別人做模特,還不如讓父親來畫你。就這樣,五六年前,我就開始給父親做模特,也一起創作《巫山神女》系列。
記者:當您作為模特出現在父親面前,您怕過嗎?
李勤:不怕。因為女兒給父親做模特是聖潔的,父親深深的愛著女兒。西方的聖母形象、維納斯都是裸體,父親在女兒面前不會有淫穢、色情的雜念。是對女兒的呵護!
記者:您心中的白馬王子是什麼樣的?
李勤:我還沒有男朋友,曾有過短暫的初戀。我理想中的白馬王子不是家財萬貫的富豪,應該是重感情的,有很高人品的人。
記者:如果媒體報導後,引來社會不同的聲音,您怎樣看待?
李勤:美麗、純潔、善良,我們父女對藝術的追求,也是我們的人生追求。做正直的人,做正直的事,我相信會贏得社會的尊重。
對話父親
“女兒就是東方女神”
記者:您和女兒是帶著怎樣的情感創作《巫山神女》的?
李壯平:我算半個重慶人,塑造《巫山神女》這樣的東方女神形象,我們有責任。我的女兒出生在重慶,她長大了,又酷愛藝術。她的形體和天生麗質,就是我要塑造的巫山神女的形象。所以,在徵得她同意的前提下,我讓她做我的人體模特,並且和我一起創作《巫山神女》。
記者:當女兒第一次以人體模特出現在面前時,出現過常人理解中的心理尷尬嗎?
李壯平:沒有。她是我深愛的女兒,就像小時候我給她洗澡一樣。作為父親,就是把她完美的體形準確地勾畫下來,然後與心中的東方女神形象對接,創作出唯美的藝術作品。
記者:妻子對你的創作持什麼態度?
李壯平:她和親人都支持我。因為我從事藝術幾十年,從來沒有過邪念,他們對我很尊重。
記者:您的作品,特別是您女兒為模特的作品給圈內人或者朋友看了以後,他們怎么看待?
李壯平:他們非常尊重我。我從2009年開個人部落格,把我和女兒的作品發到網上,贏得了高度的尊重和評價,都認為這是唯美的人體藝術,而沒有一個帖子是往淫穢、色情方向去想的。
記者:以前沒有媒體詳細報導過,《重慶晨報》將首次披露,您對此有何期待?
李壯平:我們父女感謝《重慶晨報》。我們期待的是重慶市民的支持,希望他們了解在四川地震災區有這樣一對為塑造三峽旅遊形象的藝術家父女在默默的挑戰和犧牲。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