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子

杏林子

杏林子(1942年4月12日—2003年2月8日),原名劉俠,中國當代女作家。生前曾任台灣登工組組長;台北市南機場社區發展實驗中心輔導;伊甸殘障福利基金會創辦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殘障聯盟創會理事長。

12歲時罹患罕見的類風濕性關節炎,發病時手腳腫痛行動不便,只有手指可以動。自此身心飽受病痛煎熬。作品《生命,生命》已被選入國小語文四年級下冊人教版教科書第17課。

代表作:《生命 生命》

杏林子在62歲時,被患有精神病的看護工維娜虐待,頭部受重傷,因搶救無效死亡。

杏林子是一個不向命運屈服的作家,雖然她已逝去十多年,但她依然活在讀者的心中。

基本介绍

  • 中文名:劉俠
  • 外文名:Liu Xia
  • 別名:杏林子
  • 國籍:中國
  • 民族:漢族
  • 出生地:陝西寶雞杏林村
  • 出生日期:1942年4月12日
  • 逝世日期:2003年2月8日
  • 職業:作家
  • 畢業院校:北投國國小
  • 信仰:基督教
  • 主要成就:創建了“伊甸殘障基金會”
  • 代表作品:《生命 生命》《遙遠的路》《生命頌》等
  • 星座:牡羊座
人物生平,著作,個人貢獻,死因,朋友其他,杏林子生平,作品賞析,

人物生平

經歷簡介:內政部傷殘服務中心顧問兼義工組組長;台北市南機場社區發展實驗中心輔導;伊甸殘障福利基金會創辦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殘障聯盟創會理事長。12歲時罹患罕見的「類風濕性關節炎」,發病時手腳腫痛行動不便, 自此身心飽受病痛煎熬。
杏林子位於台北市光復南路的故居,現為中華民國劉俠(杏林子)之友會會址。
杏林子1942年生於陝西省寶雞市,出生日期為農曆二月廿七,到台灣登記戶籍時誤記為公曆2月28日。父親劉德銘為國軍軍人。1949年舉家隨國民政府遷到台灣。
杏林子在12歲時罹患了罕見疾病類風濕性關節炎。發病時手腳腫痛,行動極為不便,使她因而對生命抱著消極的態度,直到16歲時因信仰基督教,在心靈上有了寄託,由信仰中體驗到生命的價值和尊貴,漸漸改變了她對生命的看法,轉而充滿了樂觀與積極。
杏林子給讀者的回信。晚年的杏林子因病情惡化,已無法親自執筆,信件都由他人代為筆錄,但杏林子仍會親筆簽署(見右下角)。此件寫於1998年5月9日。
由於身體上的疾病而令杏林子不得不中途輟學,故此杏林子的最高學歷僅為“北投國小畢業”,杏林子初時甚為介意,但後來漸漸釋懷,因為這代表了“以後的學問都是自個兒修的”(感謝玫瑰有刺九歌出版,1989年)。自此杏林子即通過函授學校及教育電台刻苦自學,她的母親亦總不辭勞苦的替她借書。函授學校的老師曾拿杏林子的作品到報刊發表,鼓勵了她日後嘗試投稿。杏林子第一篇投稿獲刊登的文章是《他與她》,1961年前後刊於《中央日報》副刊。及後杏林子即不斷寫作,作品類型亦越見多樣化,除散文外,亦有小說、廣播劇、電視劇本、舞台劇本等,屢獲殊榮。
杏林子遺著:《俠風長流:劉俠回憶錄》。台北:九歌出版社,2004年。
除了寫作外,杏林子亦致力服務殘障人士。她早年曾到“內政部傷殘服務中心”、“台北市南機場社區發展實驗中心”等為和她一樣在身體上有殘缺的人做義工服務。及後更於1982年成立伊甸殘障福利基金會(後改名為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實踐其“福音”與“福利”並重的“雙福”理念。1989年又成立中華民國殘障聯盟,獲選為第一屆理事長。
由於杏林子殘而不廢,勇於向生命挑戰,並以著作激勵社會,她不但被譽為台灣最具影響力的作家,而且曾在1980年獲選為第八屆十大傑出女青年
劉俠欲參加1989年立法委員選舉,但因只有國小畢業學歷,原不符參選資格,而向考選部申請學歷檢核認許,考選部以不符法規:“立委候選人須高級中學以上學校畢業或普通考試以上考試及格。”而拒絕其申請,劉俠女士因無法登記參選,參政權受侵害為由,依國家賠償法第2條規定向民事該管法院提出國賠訴訟,法院以非民事案件逕予駁回,抗訴至最高法院仍遭駁回,乃經理律法律事務所協助下申請大法官解釋,而於1992年作成釋字290號解釋,解釋文內容雖認為考選部及法院判決尚無違憲,惟此案受到大法官們的重視而予以受理,並指出立法機關制定法律時,仍應考量就學有實際困難之身障人士,意義重大。
她的晚年在幾乎無法執筆的情況下,仍以口述方式寫作不輟,作品中充滿了求生的意志,足以激勵人心。
1997年杏林子獲靜宜大學頒授榮譽博士學位,2001年被委任為中華民國總統府國策顧問。
2003年2月7日凌晨,負責照顧的印尼籍看護工維娜由於患有精神病,杏林子遭其嚴重拉扯及傷害,緊急送三軍總醫院急救,不幸於2月8日凌晨4時41分離世。遺體於3月初火化,安葬於台北縣宜城福音山。
2003年得獎
第二屆基督教文藝獎-生之歌
第八屆十大傑出女青年
第八屆國家文藝獎-另一種愛情
花蓮縣榮譽縣民
高雄市榮譽市民
第13屆吳三蓮基金會社會服務獎
台北市榮譽市民
被譽為“台灣最具有影響力的作家

著作

1969年:《遙遠的路》(合著小說集)
1976年:《喜樂年年》
1977年:《生之歌》
1979年:《杏林小記》
1981年:《生命頌
1982年:《誰之過》、《另一種愛情
1983年:《凱歌集》、《皓皓長安月》、《牧羊兒——于右任的故事》
1984年:《大地注·生命注》
1985年:《我們》、《重入紅塵》、《母親的臉》
1986年:《行到水窮處》、《種種情懷》、《山水大地》、《杏林小語》、《杏林子作品精選一》、
《讀雲—王祿松新詩水彩畫集》
1989年:《感謝玫瑰有刺》
1993年:《相思深不深》
1994年:《留白的青春·叛逆的歲月》(1982年《誰之過》易名重新出版)、《現代寓言》、
《杏林子作品精選二》、《杏林子作品精選三》
1995年:《生之歌》(重新出版)、《生之頌》(重新出版)、《阿丹老爸》、《北極第一家》重新出版
1997年:《心靈品管》、《寶貝書:殘障娃娃家長親職手冊》
1998年:《生命之歌》(有聲書)、《身邊的愛情故事
2000年:《為什麼我沒有自殺?如何度過生命低潮》(主編)、《探索生命的深井》、《真情是一生的承諾》、《美麗人生的22種寶典》。
2002年:《打破的古董》、《好小子,喬比》。(圖文書)
2003年:《俠風長流:劉俠回憶錄》與眾不同的作品。
她的作品,讀者眾多,每年寒暑假都被台灣中國小選為假期讀物。但她與那些流行作家不同的是:她有一顆奮鬥的心,不以書是否暢銷為志向,以勸勉青少年為己任,幫助青少年樹立積極向上的人生觀。
她的文字幹練簡潔,讀來感性十足,透著淡淡的溫柔,沒有怨天尤人,有的是不向命運屈服的不屈不撓的精神,字裡行間洋溢著樂觀和豁達,她用幽默的筆調描述著人生的種種際遇,述說著命運附加給你的諸多挑戰。

個人貢獻

伊甸殘障基金會
在台灣,杏林子創設了“伊甸殘障基金會”,為殘障者的醫療、工作、教育、福利等做著不懈的努力。
杏林子的書,讓我們看到了生命的另一種可能,生命的更高境界。

死因

2003年2月7日凌晨,由於杏林子的印尼籍看護工維娜精神病發作,對杏林子施加嚴重拉扯及傷害,緊急送三軍總醫院急救,不幸於2月8日凌晨4時41分離世。遺體安葬於台北縣宜城福音山。

朋友其他

平淡的真——讀杏林子《朋友與其他》有感(考查)
00中本2班 17號 林巧珠
提到杏林子,你會想到什麼呢?她的頑症?她的頑強生命力?她的優美文章?還是她的觀察入微的眼光?對於我來說,首先就是她的文章。雖說曾在中學時代學過杏林子的文章,但都被我忽略了。直到大一 內窺鏡,打開國語教程,看到裡面作為朗讀材料的《韓國國會朋友與其他》,我的心靈深深地震撼了。我一向都深信文字具有無窮的力量,它能給人希望,影響人的價值觀,感動人的心靈。杏林子的這篇《朋友與其他》就給了我這方面的深刻感受。我尤其佩服她,能從細微的事物中發掘出意義深淵的內容,而字裡行間充滿盼望的生活和活潑的生命力。
《朋友與其他》帶給我的震撼,不僅是作者杏林子人格魅力,更重要的是,它引起了我對人生、尤其是人生旅途中不可或缺的伴侶——“朋友”的再一次審思。
猶記國中時讀馮夢龍的“三言”,為鍾子期與俞伯牙“高山流水”的知音之情而深深感動,作為朋友的最高境界也不過如此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我開始尋找能與我相唱相和的“高山流水”,並一再固執地認為,朋友之間之所以能留下千古絕唱,必定有著愛情般的轟轟烈烈,而這,才能稱之為“朋友”。
可是,現實卻給了我迎頭一棒喝!當然,這並不是說我沒有一個朋友,我有個閨中密友,無話不說,共享歡樂,同分哀愁,可是年少的我腦子裡只有“高山流水”,認為這只是平淡生活的必需品,仍四處想找尋到“絕唱”。然而,現實展現在我面前的卻是,因為追逐的東西太多,友情也被沾染了名利,人們對朋友的期望甚或偏向他會對我有何用——抑或是可攀登的梯子,或是逃離困海的舟楫。朋友的稱謂,喪失了情誼的貞操。
難道“朋友”真的是千古才有一回的絕唱!?
“雖然都是極熟的朋友,……偶爾電話里相遇,無非是幾句尋常話。” “心靈的契合已經不需要太多的言語來表達。”這對我來說,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反反覆覆地尋找,幾經輾轉,“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我對自己年少的固執感到可笑,但那裡面所包含的,不也是一顆對朋友真誠的心?
朋友並不一定要伯牙與子期的“高山流水”的相隨與共,也不一定要武俠小說里的“兩肋插刀”,這些其實都是很少的,也是很難求的。而在我們這個現實生活中真正需要的朋友,或者說朋友的含義,是相伴的人,可以和你在漫漫人生路上的彼此相扶、相承、相伴、相佐。她是你煩悶時送上的綿綿心語或大吼大叫,寂寞時的歡歌笑語或款款情意,快樂時的如痴如醉或痛快淋漓,得意時善意的一盆涼水。在傾訴和聆聽中感知朋友深情,在交流和接觸中不斷握手和感激。風雨人生路,朋友可以為你擋風寒,為你分憂愁,為你解除痛苦和困難,朋友時時會伸出友誼之手。她是你登高時的一把扶梯,是你受傷時的一劑良藥,是你饑渴時的一碗白水,是你過河時的一葉扁舟;她是金錢買不來,命令下不到的,只有真心才能夠換來的最可貴、最真實的東西。朋友就像是夜空里的星星和月亮,彼此光照,彼此星輝,彼此鼓勵、彼此相望。朋友也就是鑲嵌在默默的關愛中,不一定要日日相見,永存的是心心相通;朋友不必虛意逢迎,點點頭也許就會意了;有時候遙相暉映,不亦樂乎?
“其實,友情也好,愛情也好,久而久之都會轉化成親情。”真正的情誼,是在平淡的生活中凸顯出來的啊!杏林子是一個不幸的人,命運給了她太多的苦難;她又是一個幸運的人,生活給了她很多的饋贈,讓她在平淡的生活中體味到了人生的真義。

杏林子生平

杏林子出生在陝西省扶風縣杏林鎮杏林村東街組,為了紀念她的出生地,她取筆名杏林子。她這是一個怎樣的人呢?12歲就得了一種怪病,經醫師診斷為幼年型類風濕關節炎,這是一種自體免疫系統不全而引發的慢性疾病,身體99%的器官壞死,只有手指可以動,完全無藥可治,患者等於被宣判了漫長的死刑,在死亡之前是無盡的疼痛、更疼痛和更加疼痛的凌遲。
那么,為什麼還要活著呢?劉俠也問了自己這個問題。生病之後,她看著自己的關節一個個壞掉,漸漸不能走不能跳,身體的痛苦倒容易忍受,最大的痛苦是來自內心,“我不知像我那樣既沒有念過多少書,又癱瘓在床上的病人到底有什麼用?我活著到底是乾什麼?僅僅為了自己受苦、拖累家人嗎?我真的要在病床上躺一輩子,永遠做一個廢人嗎?”
於是她告訴自己,如果三年還不康復的話,就不要活了。結果,好不容易熬了三年,還是沒有好!她想:好吧,再延長三年好了,如果再不好,就絕對不要活了!
但還不到第二個三年,也就是她16歲的那年,劉俠找到了上帝,或者說上帝找到劉俠。透過神的精神撫慰,劉俠對生命有了新的詮釋:上帝和魔鬼最大的不同就是:魔鬼千方百計只想叫人死,上帝卻千方百計只想叫人活,而且活得更好,更起勁、更快樂。所以他給了人信心、希望、勇氣,還有愛;教導我們如何在痛苦中保持信心,在灰心中保持希望,在危難中保持勇氣,他也不斷用愛來滋潤我們飽受創痛的心靈,好叫我們的生命重新充滿生氣,勇敢地活下去。
自從有了信仰,劉俠決定用快樂武裝自己,與痛苦和平相處。
在她的右手腕上,有一堆密集的小白點,那全是針痕。每遇到需要靜脈注射或抽血的時候,醫生就搖頭嘆息,他們舉著針管一戳再戳,就是找不到那可憐的血管。有些醫生一針又一針的“失敗”,常弄得滿頭大汗,拿針管的手都在發抖,劉俠就忍住痛安慰他們:“不要緊,慢慢來!我是O型血,人們說O型血的人都很勇敢。”
劉俠不僅頑強地與病痛作鬥爭,她還學習著怎樣去愛,怎樣去付出,並一點一點地磨練自己的個性。
有位作家描述了看到劉俠的寫作過程。她在腿上架著一塊木板,顫巍巍地用兩個指頭夾著筆寫字,每寫一筆就像舉重一樣,要忍受巨大的痛苦,那位作家都不忍心再看下去了。但就這樣,劉俠寫出了幾百萬字,20多本的勵志書。她的作品也許稱不上精緻文學,卻是一字一痛,一字一愛,所迸發的力量比那些精緻文學還要偉大珍貴,這是她以“無用之軀”送給弱勢者、身心殘障者,以及無數跌倒過、在長夜裡痛哭過的人的禮物。
她這樣說:那時候活不下去的原因是不知道病何時會好,生命有什麼意義、有什麼價值?但我有了信仰以後,便對生命有一個新的詮釋:就是每一個生命,不管是老弱傷殘或貧富貴賤,都是珍貴的!每一個生命都有他特定的價值。人看人是看外表——看容貌、看財富、看地位。但上帝是看內心,看我們有沒有對自己的生命盡了本分。他不要求每一個人都拿一百分,因為他知道人的才智有高低,能力有大小之分,他只要求我們盡本分、盡了心,就夠了。
一個12歲就被病魔纏身的女孩,卻憑著自己樂觀的生活態度和頑強的毅力,成為了風靡台港和東南亞的著名作家。她的第一次創作《聲之歌》。她的文章被收錄在國小的課本中,她的散文《杏林小記》、《生之歌》、《生之頌》幾十年來都是台灣中學生假期指定讀物,更以《另一種愛情》獲文藝大獎,在當代的華人作家中,沒有人比得上杏林子勵志,除了她,沒有人可以頂著一個毀壞的身體以文字見證生命的強韌、熱情和美麗,歷經二三十年而不輟。同時她還創辦了台灣最大、最有影響的殘疾人組織——伊甸園。
她自己在遭受不幸,她卻總在想法幫助別人。她在一個盲人按摩院,發現兩位盲人按摩師有音樂天分,她就鼓勵他們唱歌,並為他們請音樂教師,最後這兩位盲人按摩師成為了台灣有名的音樂組合——雙福之音。
杏林子創造了奇蹟。不,不要說她創造了奇蹟,她本身就是一種奇蹟。但奇蹟是怎么產生的呢?她的力量源自何處呢?
杏林子是一個不向命運屈服的作家,雖然她已經逝去,但她依然活在讀者的心中。
水流經管道的時候,它的形狀是管道的形狀;生命的泉水流經你的時候,它的形狀就是你思想的形狀。杏林子的改變,杏林子創造奇蹟的力量,源自於她思想的改變,她對生與死有了重新的認識,她懂得了愛和快樂才是生命的真諦。
杏林子的名人名言:
曾經相遇,曾經相愛,曾經在彼此的生命光照,就記取那份美好,那份甜蜜。雖然無緣,也是無憾。
除了愛,我一無所有。
一粒貌不驚人的種子,是隱藏著一個花季的燦爛;一隻其貌不揚的毛蟲,將蛻變成五彩斑斕的彩蝶。每一人的生命都可以歌詠出生命奇蹟的奧秘。
生命不在乎長短,卻應該是有價值的,雖然杏林子只活了61個春秋,但她的生命充滿光輝。

作品賞析

選作——《生命 生命》
《生命 生命》作者:杏林子
我常常想,生命是什麼呢?
夜晚,我在燈下寫稿,一隻飛蛾不停地在我頭頂上飛來飛去,騷擾著我。趁它停下的時候,我一伸手捉住了它。只要我的手指稍一用力,它就不能動彈了。但它掙扎著,極力鼓動雙翅,我感到一股生命的力量在我手中躍動,那樣強烈!那樣鮮明!飛蛾那種求生的欲望令我震驚,我忍不住放了它!
牆角的磚縫中掉進一粒香瓜子,過了幾天,竟然冒出了一截小瓜苗。那小小的種子裡,包含了一種多么強的生命力啊!竟使它可以衝破堅硬的外殼,在沒有陽光、沒有泥土的磚縫中,不屈地向上,茁壯生長,即使它僅僅活了幾天。
有一次,我用醫生的聽診器,靜聽自己的心跳,那一聲聲沉穩而有規律的跳動,給我極大的震撼, 這就是我的生命,單單屬於我的。我可以好好地使用它,也可以白白糟蹋它。一切全由自己決定,我必須對自己負責。
雖然生命短暫,但是,我們卻可以讓有限的生命體現出無限的價值。於是,我下定決心,一定要珍惜生命,決不讓它白白流失,使自己活得更加光彩有力。
(這篇短文已選入國小語文四年級下冊人教版教科書第17課。)
感悟
作者杏林子用樸素的語言,表達出了自己的心聲。飛蛾的求生欲望、瓜苗茁壯成長、自己對生命意義的思考,都顯示出了作者對生命感慨與珍惜、驚訝!!!
每天我穿梭在潔白的病房,心繫病人,那些被病痛折魔的哀痛聲,隨著聲波穿入耳膜時,我的心也在沉痛。望著那些對生命充滿渴望、對醫護充滿信賴的目光時,我被深深的震撼著。用我的熱血、我的雙手、我的智慧,去撫慰那些傷痛的心。隨之歡聲笑語會不斷的出現在病房。但有時,儘管付出了一切,癌魔還是會無情帶走無辜的生命。為此,我問蒼天:我們的現代醫學為什麼有時會顯得如此蒼白無力?!我反思著......
死是生的歸宿。人生短暫,健康時要懂得珍惜,不要當生命走到盡頭時才倍加珍惜,切不能為一時的美色之歡、一時的酒肉穿腸而過;而貪婪;而忘掉了患病的潛在,病情惡化的禍根。
享受人生,須善待生命。人生與浩瀚的歷史長河相比,可謂短暫的一瞬。權勢是過眼雲煙,金錢乃身外之物。珍惜生命,保重身體寧要一生清貧,不貪圖一時富貴,這才是做人之悟性。
人身在世也是一種幸運,珍惜生命,享受人身則是最大的幸福,不必為昨天的失意而悔恨,也不必為今天的失落而煩惱,更不必為明朝的得失而憂愁。看山神靜,觀海心闊,心理平衡,知足常樂,達到善待人生的最高境界,才能真正快樂的享受每一天!
一寸光陰一寸金,人生不會有第二次,生命屬於我們自己,我們可以隨意操縱它。朋友,人生絢麗多彩,請你珍惜生命。
賞析
句一:我可以好好地使用它,也可以白白糟蹋它。
問:怎樣理解這句話?
答:糟蹋這裡是浪費的意思。這句話的意思是:一個人的生命只屬於自己,我們必須對自己負責,好好的使用生命,讓人生更有意義。作者用“可以······也可以······”,強調的是兩種人生態度,前者是負責的態度,後者是不負責的態度。
我們應當向杏林子學習,學會尊重生命、珍愛生命!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