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醋(詞語)

吃醋(詞語)

本詞條是多義詞,共5個義項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吃醋是妒忌的同義詞和比喻語,據傳這個典故出自唐朝的宮庭里,唐太宗為了籠絡人心,要為當朝宰相房玄齡納妾,大臣之妻出於嫉妒,橫加干涉,就是不讓。太宗無奈,只得令大臣之妻在喝毒酒和納小妾之中選擇其一。沒想到房夫人確有幾分剛烈,寧願一死也不在皇帝面前低頭。於是端起那杯“毒酒”一飲而盡。當房夫人含淚喝完後,才發現杯中不是毒酒,而是帶有甜酸香味的濃醋。從此便把“嫉妒”和“吃醋”融合起來,“吃醋”便成了嫉妒的比喻語。

基本介绍

  • 中文名:吃醋
  • 外文名:jealousy
  • 拼音:chī cù
  • 基本解釋: 妒忌
  • 亦作:喫醋
  • 詳細解釋:比喻產生嫉妒,多指男女關係方面
  • 典故傳說:出自唐朝的宮庭
引證解釋,概念由來,基本說法,獅吼說,壞醋說,酸味說,心理分析,作用表現,加深雙方感情,試探對方感情,惡化雙方感情,科學研究,外界評論,相關記載,

引證解釋

亦作“喫醋”。比喻產生嫉妒情緒。多指男女關係方面。
初刻拍案驚奇》卷三二:“只怕你要喫醋拈酸。”《紅樓夢》第六八回:“我並不是那種吃醋調歪的人。” 茅盾鍛鍊》十六:“四個國家,實在是兩派,你親了這一邊,那一邊就要吃醋。” 聶紺弩 《論怕老婆》:“對這種事,書上也有歸咎於老婆的,說她‘妒’,翻成口語,即好吃醋。”

概念由來

男女相戀時有第三者介入,往往發生爭風吃醋現象。到底什麼是“吃醋”呢?原來,唐太宗李世民當年賜給房玄齡幾名美女做妾,房不敢受,李世民料到是房玄齡的夫人是個悍婦,不肯答應。於是唐太宗派太監持一壺“毒酒”傳旨房夫人,如不接受這幾名美妾,即賜飲毒酒。夫人面無懼色,接過“毒酒”一飲而盡。結果並未喪命,原來壺中裝的是醋,皇帝以此來考驗她,開了一個玩笑。於是“吃醋”的故事傳為千古趣談。現代生活中,有些人見別人受到表揚或獎勵,心存嫉妒,眼紅別人,也被戲稱為“吃醋”。
本來這個典故也只是傳說,並沒有多少文字記載,可是我國著名文學家曹雪芹先生在《紅樓夢》的第三十一回中又把“妒嫉”與“醋意”聯在了一起。原文是這樣寫的:“襲人聽了這話…,少不得自己忍了性子道:‘妹妹,你出去逛逛,原是我們的不是。’晴雯聽她說‘我們’,自然是她和寶玉了,不覺又添了醋意……。”經曹先生這么一寫,《辭海》中對醋的含義又加上一條:“因嫉妒而感到心酸。”“吃醋”被引申為“嫉妒”也由此而來。明代傳奇《燕子箋》也有“他二位只管捻酸吃醋,不成個模樣”的記載。

基本說法

眾所周知,在男女兩性關係方面如果產生嫉妒的情緒,甚至出現爭吵、打架的現象,俗稱“吃醋”或“捻(捻)酸吃醋”。那么為什麼把嫉妒和食醋聯繫在一起,尋根溯源有三種說法。

獅吼說

第一種稱為“獅吼說”。近代的一些典籍持此說。其主要依據是《在閣知新錄》關於“世以妬(同妒)婦比獅子。《續文獻通考》載:‘獅子日食醋、酪各一瓶’,吃醋之說本此。”
明代博學家李日華【1565~1635】在《紫桃軒又綴》中說過“正德中(公元1506~1521年),獅子房二號日食活羊一隻、白糖四兩、羊乳二瓶、醋二瓶……”說明獅子確有食醋的習慣,那么獅子食醋又與妒婦有什麼關係呢?原來還有一個關於“河東獅吼”的典故。佛教經典稱“獅子吼則百獸伏”,所以佛家用“獅子吼”來比喻佛祖講經聲震寰宇的威嚴。宋代大詩人蘇東坡有一個朋友叫陳季常,他妻子柳氏是一個嫉妒心很強的女子,每當陳季常宴客,並有歌女陪酒時,柳氏就用木棍敲打牆壁,把客人罵走。平時陳季常很喜歡談論佛事,事後蘇東坡借用獅吼戲喻其悍妻的怒罵聲,作了一首題為《寄吳德仁兼簡陳季常的長詩,其中有這么幾句:“東坡先生無一錢……只有雙鬢無由玄。龍丘居士亦可憐,談空說有夜不眠。忽聞河東獅子吼,拄仗落手心茫然。”詩中的龍丘居士指陳季常;河東是借用唐代詩聖杜甫關於“河東女兒身姓柳”的詩句暗喻陳妻柳氏,另外柳氏也是河東郡(今山西省)的顯貴姓氏。這首詩極為生動地記述了作者困窘、柳氏兇悍以及季常無奈的景況。後來人們便把“河東獅吼”作為妒妻悍婦的代稱。

壞醋說

第二種稱為“壞醋說”。清代有人認為吃醋之說源於一種成見。某些南方地區,人們認為在一個家庭中不宜同時釀造兩缸醋,否則必有一缸會壞掉。因此,在一個家庭中不應同時有兩缸醋共存。藉以暗喻:一家人中只應保持一夫一妻,否則妻妾之間難免會產生嫉妒。早在南北朝時《齊民要術》已多次提到“壞醋”現象,可見釀製的難度。然而家釀兩缸,必壞一缸的說法較為牽強,但卻反映了民間對一夫一妻婚制的希冀。

酸味說

第三種稱為“酸味說”。清代章回小說《兒女英雄傳》第二十七回有這么一段話:“切切莫被那賣甜醬、高醋的過逾賺了你的錢去,你受一個嫉妒的病兒,博一個‘醋娘子’的美號。”看來小說的作者文康的這段話是從買醋、食醋的實踐活動中有感而發的。食醋在我國古代是主要的酸味調味料,它可以引申為酸、酸味;酸又有痛苦意,所以人們才把捻酸吃醋與嫉妒聯繫起來以喻心酸。有時也稱醋意、醋勁兒。如《紅樓夢》第三十一回:“晴雯聽他(指襲人)說‘我們’兩字,自然是他和寶玉了,不覺得又添了醋意……”吃醋的近義詞還有潑醋、捻酸吃醋和爭風吃醋。明末話本小說《清夜鐘》第二回有“石匠樊八……怕陳氏吃醋……又怕陳氏捻酸怪他”;清代小說《儒林外史》第四十五回也有關於“凌家這兩個婆娘彼此疑惑……爭風吃醋,打吵起來”的相關情節。人們又把愛流露出醋意的人稱為醋缸、醋瓮、醋缽兒、醋罐子、醋罈子或醋瓶子。有時還把沒來由的嫉妒稱為吃寡醋,如戲劇《百花亭》就有“我幾曾調他來,皆是他心上自愛上我,你吃這等寡醋做甚么?”

心理分析

吃醋是一種正常的心理反應,是愛和關心的別樣表現。潛意識里則是感情專屬和害怕失去的一種保護。戀愛或婚姻中,如果兩個人對彼此視而不見、一點醋都不吃,愛情也就淡而無味了。偶爾吃一回醋,說不定就能給平庸瑣碎的生活“吃”出一片廣闊的天地,但是醋勁大了,未免就過猶不及。在情感中,吃醋是普遍的一種心理感受,即使彼此深深相愛,也會因為某個事件,讓其中一方吃醋。理性的忌妒不會導致人採取極端的手法,只會讓你在遇到情感問題的時候,用愛來應對,也就是說彌補自己的愛,用更加完美的愛去牢牢拴住對方。

作用表現

加深雙方感情

情深深意切切之時,一方為了彰顯愛意,故意在所愛面前吃假想情敵的醋,目的是給所愛提個醒,打防疫針,讓所愛重溫當初的海誓山盟,回報“我非你莫屬”。藉此掐滅所愛的非分念想,壟斷所愛的愛情。此為吃醋的上品,但不宜常吃,吃一次足矣,吃多了則會傷及雙方感情。

試探對方感情

經過多次表愛心,得知心儀之人芳心另許,情已奉獻給另一個人,雖說心中酸溜溜的不是滋味,但絕不再繼續糾纏心儀之人或所愛,而是衷心祝福她或他覓到了真正的幸福。此乃吃醋的中品,值得嘉許。

惡化雙方感情

明知心儀之人或所愛心有旁騖,情已不在己,雙方的感情鴻溝無法彌補。心有不甘,仍要打破醋罐子,醋意大發之時惡向膽邊生,直至釀成魚死網破的悲劇,甚至禍及無辜。這是吃醋的下品,讓人扼腕嘆息之時忍不住說聲:不值。

科學研究

加拿大約克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3個月大的嬰兒已經表現出明顯的吃醋心理(妒忌),而不是現有理論認為的2歲後才會有所顯露。專家小組對50名3個月、6個月和9個月大的嬰兒進行了4項實驗。實驗報告顯示,當母親將注意力轉向其他人時(如聊天或其他形式的互動),3個月大的嬰兒通常會蹬腿和發出叫聲。這項研究得出的結論有別於現有的一些理論。現有理論認為,嬰兒到2歲後才會開始顯露嫉妒害羞驕傲等較為複雜的心理。萊赫斯特指出,“吃醋”表現出一個人對失去所愛之人的害怕。
確定新生兒不久就會表現出“吃醋”心理有重要意義,因為以往對這方面的研究非常有限。嬰兒“吃醋”心理與人際溝通的形成有關,是感覺某人的出現威脅到自己與親人關係後所作出的反應。這項研究表明,新生兒到3個月大時已對周圍的人產生意識。這可以證明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是受某些動機和目的影響的。儘管愛“吃醋”的嬰兒會令人覺得麻煩,但在一定限度內的“吃醋”反應是一種正常的行為,母親們可以細心觀察以便有意識地控制孩子的反應。

外界評論

古龍有句妙語:“世界上不吃飯的女人或許會有幾個,而不吃醋的女人卻沒有一個。”吃醋是愛情的表現,捍衛主權的武器。所以,吃醋就像吸菸一樣,本是一件無可厚非的事情,不過,吸菸過多會傷肺,吃醋過多會傷。因此,專家提出兩條建議:其一,在醋癮發作的時候,你首先弄清楚自己所掌握的東西是不是醋,不要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咕嘟咕嘟往下灌;其二,如果真的值得當醋喝,那你不妨往這些醋里兌點水,先稀釋一下,然後再喝。
吃醋吃醋
至於男人,憑良心說,正如女人偶而也會吸菸一樣,男人偶爾也會吃醋。不過,就我個人的體會而言,男人所吃的醋並不是老陳醋那種酸溜溜的味道,而是高粱酒那種火辣的味道。
“女人嘛,多吃醋,少吃虧。”起碼也是對男人的一種震懾式的警戒。頻繁如此,就會將“五好男人”標準深深烙印在男人的身體上和內心裡。
其實,圈養的愛情永遠沒有放養的愛情來的持久,來的甘甜,來得獨到。如果一個人對身邊的感情產生了疲勞損傷,如果你把一個男人象養小貓小狗一樣,脖子上拴根繩,走哪牽哪,不讓別的小貓小狗靠近他半步,日子久了,貓狗的確是溫順了,但也失去了強悍和靈性,失去了征服世界的任何欲望,男人就會趴在溫柔漆黑的家裡,日漸變成單調愛情的小白臉。這個世界,需要支持女人吃醋,雖然酸,但總比馬虎之後吃苦的滋味要好受些。必須鼓勵並引導女人學會吃醋,養成吃醋的幽雅氣質。吃而不讓自己失態,是一種境界。愛吃醋的女人不一定幸福,但會吃醋的女人一定是幸福的!那么你今天吃醋了嗎?你的醋夠酸還是剛剛爽快了自己的口。

相關記載

有人著書說,唐人的《朝野僉載》記載房玄齡的夫人好嫉妒,李世民曾給他一壺醋。“於是就有了‘吃醋’之典。”經核查,《朝野僉載》記的是關於兵部尚書任瓌的軼事:唐太宗李世民賜給任瓌宮女,聽說宮女受到任妻的迫害,李世民一怒之下令人送去“飲之立死”的酒以示震懾,任妻一飲而盡。但是酒中並未下毒。而唐代的劉餗在《隋唐嘉話》一書中則記載了有關中書令房玄齡的類似故事:唐朝初年房玄齡因輔佐有功,唐太宗幾次想把美女賞賜給他,但都被婉言拒絕了。後來聽說房家有妒妻,皇后又親自出馬給房妻盧氏做工作,也沒成功。李世民生氣了,說如果他堅持錯誤那就只有死路一條,盧氏仍不屈服並表示寧願因妒而死。唐太宗叫人打了一壺酒,說:“要是這樣,就飲此毒酒!”盧氏拿起來一飲而盡。其實那壺酒並沒有下毒。後來李世民說:“朕尚怕見她,何況房玄齡呢!”另據《新唐書·列女傳》稱,房玄齡夫妻倆十分恩愛。早年房得過重病,說,“我怕是好不了了,你還年輕,以後另組家庭吧!”盧氏哭著一咬牙把一隻眼弄瞎,藉以表達從一而終的決心。房玄齡不久病卻好了,最終兩人白頭偕老。看來這兩宗關於妒妻的典故都與吃醋不相干。
隨著釀造業的普及和發展,食醋不但逐步進入社會生活領域,也進而融入人們的心理活動以及道德關係之中,所以在唐代的文學著作中應該有著相關的反映。經過大量的鉤沉工作,在敦煌鳴沙山石窟的文獻寶庫中終於發現了珍貴的線索。
在《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中已有關於“醋氣時聞,每念糟糠之婦;荒淫不擇,豈思枕席之姬”的語句。文中的“醋氣”原指食醋的氣味;“糟糠”原喻粗劣的食物,後因東漢時宋弘說過“糟糠之妻不下堂”的話,人們就以糟糠作為妻子的代稱;“枕席”本為臥具,可以借指為睡眠。通觀全句的內容,食醋與嫉妒兩者之間的關係躍然紙上。而這篇名賦的作者是唐代詩人白居易之弟白行簡,因此可以認定“吃醋”與“嫉妒”的“聯姻”應該追溯到唐代。綜上所述,“捻酸吃醋”之說應該源於唐代,宋代的“獅吼說”是其支流,而清代的“壞醋說”則只能是一種附會。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