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C

IWC

IWC萬國表創立於1868年,制表已有150年歷史。有個地方叫Schaffhausen沙夫豪森,當地有鐘錶的歷史可遠溯至15世紀初,足足比IWC早了459年。但得到IWC建廠制表後,時間的精確度,才開始被人們牢牢掌握在手中。另有國際捕鯨委員會,簡稱IWC。

2018年12月,世界品牌實驗室獨家編制的2018年度(第十五屆)《世界品牌500強》排行榜在美國紐約揭曉,萬國排名第197。

基本介绍

  • 中文名:萬國表
  • 外文名:IWC
  • 類屬:手錶品牌
  • 創立時間:1868年
  • 創立人:羅倫汀·瓊斯
  • 官網:http://www.iwc.com/
引萬國表,品牌創始人,首隻懷表,公司歷史,工藝特色,品質認證,品牌故事,腕錶品牌,

引萬國表

品牌創始人

IWC的創辦人是美國波士頓工程師佛羅倫汀·瓊斯(Florentine A. Jones),他在萊茵河畔的廠房中創立了瑞士最早期的機械制表工廠,實現了他的新穎構想━以機械取代部份人工製造出更精確的零件,而後由一流的表師裝配成品質超凡的表。

首隻懷表

1868,IWC推出第一隻懷表,從那時起,IWC就在瑞士鐘錶業界取得許多方面的特殊地位,同時也在世界鐘錶製造業界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IWC萬國表在世界各地代理商的努力下,近三年來業績成長達百分之五百,成果相當驚人,使得總廠更加卯足全力,全力拓展亞太區的市場。1998年4月份巴塞爾發表的新表款更先一步在3月份即在亞洲地區首先亮相,以電傳視訊方式發表,可見IWC對亞太地區的重視。

公司歷史

瑞士沙夫豪森萬國表的創始人是一位富有開拓精神的美國人。從1868年開始,這間瑞士制表廠便一直引領制表工藝的發展,不斷為極其複雜精密的制表業創立新標準。萬國表素有“高檔鐘錶工程師”之稱,專門製造男裝腕錶。經典的款式加上巧妙的設計,典雅而精緻,操作極其簡便――這就是聞名遐邇的萬國表。
其擁有毋庸置疑的專業制表技術,是生產計時鐘表的鼻祖:聞名於世、配備萬年曆的「達文西腕錶系列」是源出於此的計時腕錶先驅之一。當然還有首枚「超卓複雜型腕錶系列」、超級防磁的「工程師腕錶系列」、無懼2000 米水深壓力和唯一配備機械水深測量儀的潛水錶、專業的IWC 萬國表代表作「飛行員腕錶系列」,以及同樣無可比擬、於1868 年IWC 萬國表創立時已經面世的懷表。
錶盤上銘刻著“瑞士沙夫豪森萬國表”,但這間世界聞名的制表廠卻選擇在萊茵河畔一個田園小鎮建廠,許多人對此感到不解。由於廠址遠離瑞士著名的制表中心,再加上萬國表公司(International Watch Company)並不像瑞士公司的名稱,使人們對其來歷充滿好奇。來自波士頓的美國青年佛羅倫汀‧阿里奧斯托‧瓊斯(Florentine Ariosto Jones),是一位富有開拓精神、遠大抱負以及敏銳商業觸角的制表大師。在乘船橫渡大西洋時,他腦海里已有一套完善計畫。他利用現代化的美國生產機器,製造極為精確的懷表機芯,並在當時處於低薪經濟時代的瑞士掀起了一場鐘錶革命。瓊斯於1868年在瑞士沙夫豪森創業,成立萬國表公司,使當地成為創新精密制表業的搖籃。在距離萊茵瀑布不遠的地方,這間新建的制表廠利用水力進行現代化生產。
創始人瓊斯的開拓精神、激情抱負,奠定了萬國表廠的文化根基。對萬國表的工程師而言,鐘錶本身比精確時間更令人著迷,他們喜歡大膽創新的理念,努力鑽研精確度和創新設計,因此,140年來,萬國表為鐘錶業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在專業制表技術領域,沙夫豪森的創新工藝,令腕錶愛好者讚不絕口。萬國表獨創的腕錶包括超卓複雜型腕錶系列、達文西腕錶系列和葡萄牙腕錶系列。飛行員腕錶系列、工程師腕錶系列和海洋計時腕錶系列,則屬於傳統型腕錶。各系列腕錶採用運動型/實用型的設計,配上不鏽鋼或鈦金屬表殼,最適合愛好運動的人士日常佩戴。
IWC的腕錶工程師對創新發明、技術革新和鐘錶業的重大發展抱有極大熱情,成為萬國表前進的動力。1885年,這間瑞士東部唯一的制表廠研製出第一款帶數字顯示的懷表,在全球引起轟動。1889年,各地制表廠展開激烈競爭,力爭製造出第一隻佩戴在手上的腕錶,在此期間,萬國表脫穎而出,成為全球製造腕錶系列的佼佼者。“建基於沙夫豪森,放眼全球”是萬國表恪守的信條,萬國表雖地處遠離制表中心的小鎮,仍穩固占據領導地位。為滿足特殊需求而專門製造特殊鐘錶,一直是瑞士沙夫豪森團隊最樂意接受的挑戰,如為皇家空軍製造的防磁飛行員腕錶馬克十一,成為業界的傳奇,而為海軍、鐵路公司及潛水員研發的特殊時計,則為萬國表贏得 “創新思維發明家”的美譽。
創造世界紀錄似乎已成為萬國表廠承傳的內在動力。超卓複雜型腕錶是世界上最複雜的機械腕錶之一,共有659個微型組件。這款腕錶的設計精妙複雜,能夠製造的鐘表製造商屈指可數,而且生產數量有限,每年的產量不會超過50隻,因此只有極之少數收藏家才有機會擁有。萬國表製造的萬年曆腕錶十分精巧,除更換附送的世紀顯示片外,無需再進行其它調整。這款腕錶幾乎通曉所有閏年,只有2100年、2200年和2300年開首的年份是例外,因為根據格里高利曆(Gregorian Calendar)計算,這些年份不屬於閏年,因此鐘錶大師需要為此稍以調整。萬國表製造的陀飛輪以鈦金屬打造,由近100個組件組成,總重量僅為0.296克,刷新了輕薄設計工程的紀錄。海洋2000自動型潛水腕錶,具有2000抗氣壓功能;葡萄牙萬年曆腕錶的錶盤獨具特色,將南北半球的月相盈虧顯示無誤。
瑞士沙夫豪森萬國表不僅是傳統精密制表工藝的專家,而且還率先使用高科技材料。萬國表是第一家將鈦金屬用於制表業的制表廠,並將由此所開發的技術套用內部生產的表殼。成立至今,萬國表在制表工藝培訓方面從不懈怠,以確保其制表工藝代代相傳。瑞士沙夫豪森廠的400名員工以及遍布於全球的100名員工堅信,精密制表業的傳統文化能夠獲得鐘錶行家的欣賞。“Probus Scafusia”代表著瑞士沙夫豪森萬國表的非凡技術與精湛工藝,鐘錶的悠久傳統將繼續發揚光大,世代流傳。
2018年12月,世界品牌實驗室獨家編制的2018年度(第十五屆)《世界品牌500強》排行榜在美國紐約揭曉,萬國排名第197。

工藝特色

自1868年起,IWC所生產的每一隻表都登錄在手錶出廠登錄簿中,百餘年來,這些登錄簿已集成數大冊,這種登錄簿是世界僅有的記錄簿。舊本以花體字記錄契約編號、表殼後的編號、所使用的材質、該表的重量、制表師傅的姓名、完成日期、以及鐘錶商或購表人的姓名等資料。俄國沙皇斐迪南一世、教宗皮耶斯九世、英國首相邱吉爾....等都曾擁有過一隻以上的IWC懷表。
同時自1868年以來,IWC廠所生產的重要備用零件都存放在高高的廚櫃裡,所以IWC的制表師甚至能夠徹底大修最古老的表芯以確保往後許多年該老表仍能精準計時。就因為如此,IWC的表足堪做為未來數代的傳家寶。

品質認證

自1868年創立以來,IWC也是唯一制表師的手藝沒有淪為工業化革命犧牲品的制表廠。IWC從不追求大量生產,甚而直至今日,都忠實的秉持著固有的理念━IWC 做少量但品質卓絕的表。因此,每一隻由IWC所製成的表,連最細微的地方都處理得非常完美,在良好的照顧下可以使用數十年,而且廣為收藏家們所爭相收藏。
1880年約翰尼斯·勞辛巴赫·弗格接管公司,並傳承了IWC精確、可靠、永固的制表文化,歷經四代的傳統守業,逐漸成為歐洲乃至世界手錶製造業的經典範本,並贏得了皇族、政治家、教皇和領袖菁英們的至愛。到本世紀初,更被夏佛豪塞授予最高工藝信譽的認證榮耀,象徵了IWC至高無上的品質承諾。

品牌故事

中國慈善晚宴
萬國表IWC於上海半島酒店隆重舉辦IWC萬國表慈善晚宴,並宣布攜手聯合國開發計畫署“我們的貢獻”項目,共同支持青海玉樹的災後重建工作。當晚,法國足球巨星齊達內夫婦、聯合國開發計畫署中國首位親善大使周迅以實際行動為支持災後建設做出表率。
北京故宮限量版
北京國際知名制表品牌瑞士沙夫豪森IWC萬國表於北京盛大揭幕其全球第三家旗艦店,亦是亞洲最大的旗艦店——北京芳草地旗艦店。為慶賀在中國首都安置新家,IWC萬國表特別為古都北京量身打造出一枚獨特的腕錶——葡萄牙Sidérale Scafusia北京故宮限量版腕錶,精美奢華讓你對它為之驚嘆。

腕錶品牌

腕錶系列
延續品牌悠久的飛行表歷史,今日的IWC萬國表擁有瑞士表界最完善而優良的飛行表系列,包括Big Pilot大型飛行員腕錶、Mark XVI馬克十六飛行員腕錶、噴火戰機環球時間腕錶、Spitfire Chrono噴火戰機追針計時腕錶及等,所有熱愛飛行的表迷在IWC都能找到適合自己風格的飛行表。IWC萬國表所創造的大型飛行員用表,能夠歷經數十年而不退流行,在於表匠們對於飛行員用表其內部結構設計之用心。
2002年所再推出的復刻大型飛行員腕錶Big Pilot是萬國表眾多高空飛行腕錶中登峰造極之傑作,配備51110型獨家生產機芯,此款機芯凝聚了萬國表有史以來機械錶久經考驗的精湛工藝,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自動機芯。配備有比勒頓自動上鏈系統的51110型機芯,其棘式上鏈裝置以棘爪互動作用於齒輪的技術讓表透過輕微的往復式動作達到雙向上鏈的最佳效能,可在最短時間內積存8 天半的動力儲備;精巧的機械裝置並能在精確運轉168小時(7 天)後,在動力儲備裝置暫停之前即停止機芯運作,這樣便可預防因主發條不適當地扭矩而影響擺陀的振幅所導致擒縱系統的精準度產生負面效應的可能。
2006年IWC萬國表將這款精美腕錶再稍作改變推出各種新版款式。時分針及錶盤的外型設計也隨著2006年全新飛行員腕錶系列而作出相應更改,更加典雅諧和。
柏濤菲諾腕錶
IWC柏濤菲諾自動腕錶以其含蓄優雅的風格,詮釋著Dolce Vita式的60年代生活藝術,也讓追求生活之美的人們趨之若鶩。在最宜人的季節,卸下華服、拋卻雜務,前往心目中的度假天堂,一枚至簡的柏濤菲諾自動腕錶足可陪伴您度過一段安逸靜好、漫步雲上的日子。作為此系列中作風最低調的一員,柏濤菲諾自動腕錶一直備客群多愛表人士的青睞。時針、分針、秒針和一個端秀的日期視窗,全部由一枚堅固的自動上鏈機械機芯驅動:不多不少,恰到好處的完美。多年來,儘管其具備眾多優點,但一直以來的內斂表率,令其歷練成今天的謙謙君子。
2011年,值柏濤菲諾系列之年,這款經典腕錶換上更具現代感的40毫米直徑表殼;而經過細緻工藝重新設計後,該腕錶顯得愈加纖薄。其一貫的經典外觀設計令人回想起60年代IWC萬國表的表款,同時又不失現代氣息。紅金表殼款式的柏濤菲諾自動腕錶搭配銀色錶盤,並配備純紅金刻度,6點鐘和12點鐘位置設有羅馬數字刻度,流露出一絲精緻奢華之感。同樣吸引目光的,則是鐫刻在表底的柏濤菲諾海港美景。該腕錶當然亦推出精鋼款式,並備有銀色或黑色錶盤可供選擇。
父子套裝飛行員腕錶
父子套裝飛行員腕錶,IWC萬國表獻給世上最密切的夥伴——父子。這兩枚腕錶正好體現了父子間這份可貴的親情,成雙成對,是父子情深的最佳見證。大型飛行員腕錶鉑金表款獻給父親,體積較小的精鋼表款獻給兒子。幾乎每一位父親都望子成龍,而我們對父親的認同也將影響我們的一生。不論是誰在用心經營這份珍貴而親密的關係,這對腕錶都能替您表明心跡。父子裝飛行員腕錶儼如男子漢的指標,也是完美家庭的印記。技術層面上,這兩枚腕錶亦剛強而完美──來自沙夫豪森IWC萬國表廠最獨特的腕錶家族,是通過一連串嚴格測試的飛行員表款。
所謂“有其父必有其子”,兩枚腕錶均配置淺色鍍銠飛行員腕錶錶盤,錶冠是萬國表早期飛行員表款的洋蔥頭形設計,同樣配以鋼釘棕色鱷魚皮錶帶。但凡佩戴腕上,不論是獨自佩戴,或父子同時佩戴,都必定卓爾不群,獨樹一幟。正如父與子,兩枚腕錶唯一不同的是體積。這對專為父子而設計的飛行員表款,不僅備有成對的套裝,也為擁有好幾個兒子的父親著想,讓每位兒子人手一隻,體現公平和諧的家庭關係。機械裝置方面,父親表款配以46.2 x 15.8毫米鉑金表殼,是配置51110型機芯的大型飛行員腕錶(型號5004)。51110型機芯是一款動力持久的機械機芯,採用比勒頓自動上鏈系統,錶盤設有日期和7天動力儲備顯示。防反光藍寶石玻璃表鏡嵌置緊固,可防止在氣壓下降時鬆脫。本表款亦具備深達60米的防水性能。
體積較小的兒子表款,機械裝置方面與飛行員馬克十六腕錶大致相若。39 x 11.5毫米精鋼表殼內配置30110型自動上鏈機芯。與父親表款一樣,採用洋蔥頭形錶冠,可防在氣壓下降時鬆脫的防反光藍寶石玻璃表鏡,以及中置秒針和日期顯示。本表款亦配襯舒適的棕色鱷魚皮錶帶,採用安全牢固的折式表扣。防水性能同為60米。
委員會
國際捕鯨委員會(the 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他們致力保護所有野生的鯨類動物。是1946年12月2日《國際捕鯨公約》在華盛頓成立國際捕鯨管制機構。國際捕鯨委員會的總部設於英國,劍橋會長與副會長的任期為3年,委員會年會通常於每年5、6月間召開。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