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1武裝直升機

AH-1武裝直升機

AH-1武裝直升機(英文:AH-1 Attack helicopter,編號:AH-1,代號/綽號:COBRA,譯文:眼鏡蛇,通稱:貝爾AH-1“眼鏡蛇”/AH-1“休伊眼鏡蛇”),是美國一型雙發單旋翼帶尾槳縱列式雙座武裝直升機。

AH-1武裝直升機是美國一型專門研製的反坦克武裝直升機,也是當時世界上第一種反坦克直升機,其主要任務是在白天、夜間及惡劣氣候條件下提供近距離火力支援和協調火力支援。它還可執行為突擊運輸機護航、指示目標、反裝甲作戰、反直升機作戰、對付有威脅的固定翼飛機,實施重點防空和有限區域防空、偵察等任務。

AH-1武裝直升機由美國貝爾直升機公司於20世紀60年代中期為美陸軍研製,最初只是作為美國陸軍的越戰臨時解決方案,於1965年9月7日首飛,1967年8月服役,由於其飛行與作戰性能好,火力強,被許多國家廣泛使用,經久不衰,並幾經改型直到21世紀還在生產,主要型號為 AH-1J/T“海上眼鏡蛇”和AH-1W“超級眼鏡蛇”。

基本介绍

  • 中文名稱:AH-1武裝直升機
  • 英文名稱:AH-1 Attack helicopter
  • 次型/級AH-64武裝直升機
  • 研製時間:1960年代中期-1965年 
  • 服役時間:1967年8月
  • 國家:美國
  • 研製單位:美國貝爾直升機公司 
  • 機型:武裝直升機 
  • 服役情況:在役 
  • 首飛時間:1965年9月7日 
發展沿革,研製背景,建造沿革,服役歷程,技術特點,機型結構,動力系統,機載武器,航電系統,性能數據,衍生型號,服役動態,總體評價,

發展沿革

研製背景

1955年,越南戰爭中,直升機第一次直接參加戰鬥,美國陸軍在60年代初向越南增兵後,1956年首飛的貝爾UH-1“易洛魁”(或“休伊”)渦軸動力直升機成為陸軍直升機作戰思想的馱馬,美國陸軍給貝爾UH-1“休伊”運輸直升機安裝上武器後用於攻擊任務,當1962年UH-1A部署在東南亞時,該機成為陸軍歷史上第一種直接參加戰鬥的直升機。UH-1A隨後被功率加大的UH-1B和UH-1C取代,但是從“休伊”的作戰表現看該機並不適合作為武直使用,因為“休伊”並不是被設計來執行此類任務的,臨時加機槍改裝的火力援護直升機不僅速度慢,火力也不強,而且無裝甲保護,生存能力明顯不足。因此美國陸軍迫切要求迅速提供一種高速的重裝甲重火力武裝直升機,用來為運兵直升機提供沿途護航或為步兵預先提供空中壓制火力。
UH-1C炮艇機安裝有XM3武器系統UH-1C炮艇機安裝有XM3武器系統
1958年,美國貝爾公司開始研究專用武直概念,在1962年推出了一個被稱為D255“易洛魁武士”的全尺寸模型。“易洛魁武士”沿用了“休伊”的發動機和傳動西東,但具有鯊魚般的苗條機身,看起來就像是一架戰鬥機。“易洛魁武士”是串列雙座布局,炮手在前飛行員在後,后座略高以保證飛行員的前方視野。機頭安裝一個榴彈發射器自動炮塔,機腹鼓包內還裝2門20毫米前射機炮,機身中部短翼可外掛武器,例如6枚SS-11線控飛彈。陸軍很欣賞這個概念並在1962年12月授予貝爾製造一架概念演示機的契約。貝爾的工程師立即著手改裝一架Model 47/OH-13“蘇”活塞動力直升機。
D255“易洛魁武士”三面圖,開創專用武直的經典外形D255“易洛魁武士”三面圖,開創專用武直的經典外形
1963年8月,貝爾的工程師完成了Model 207“蘇族偵察兵”概念演示機。“蘇族偵察兵”具有串列雙座的流線形機身,顎部炮塔內安裝2挺7.62毫米M60機槍。當然該機只是“易洛魁武士”概念的演示機,真正用於作戰的話過於輕型。陸軍用這架“玩具”武直驗證了“易洛魁武士”的可行性,陸軍最終決定上馬專用武直項目。

建造沿革

1964年8月,美國陸軍啟動了先進空中火力支援系統(AAFSS)招標,數家公司提交了方案,最後陸軍選中洛克希德的AH-56“夏延”。但按照進度“夏延”直到1970年才能服役,越戰的壓力迫使陸軍需要儘快裝備武直,所以在1965年又開始了過渡武直招標。陸軍要求新機的設計基於現有直升機以保證能儘快投產。波音-伏托爾提交了“支奴乾”的改型,西科斯基提交了“海王”的改型,卡曼提交了“海妖”的改型,貝爾提交了改進自UH-1的Model 209。儘管在AAFSS競爭的早期貝爾方案就被淘汰,但公司還是自籌資金繼續專用武直的研製,一步步地完善Model 209“UH-1改進型”的設計。該機雖然和“休伊”共享許多子系統,但外觀上卻完全不同。貝爾遊說陸軍官員Model 209就是他們想要的,陸軍最終被說服。1965年8月,貝爾正式向陸軍提交了Model 209方案。
早期的Model 209設計,採用後三點式起落架早期的Model 209設計,採用後三點式起落架
Model 209原型機只有民用序列號N209JModel 209原型機只有民用序列號N209J
1965年9月7日,Model 209原型機就首飛。機身結構融合D225以及Model 207的概念,如狹長的機身、縱列雙人座艙、機首機炮、機身兩側武器掛載短翼、單發動機、固定式著陸用橇架等設計,並沿用了大量UH-1的系統,包括T-58渦輪發動機、傳動系統、平衡式二葉片主尾旋翼系統等,使得風險與成本得以降低。10月該機創造了同級別直升機的速度紀錄320千米/時,11月陸軍啟動了過渡武直的競爭試飛。儘管陸軍此時已在越南對“支奴乾”武直進行了測試,但與其相比Model 209的優勢是顯而易見的。
肯塔基州諾克斯堡的巴頓博物館的Model 209原型機肯塔基州諾克斯堡的巴頓博物館的Model 209原型機
1966年4月7日,陸軍授予貝爾一份製造2架Model 209預生產型機的契約,4月13日又簽訂了110架生產型直升機的契約,Model 209原型機在陸軍服役近6年,對不同的武器和設備進行了測試,最後升級至非常接近AH-1生產型。該機退役後改回驗證機狀態,在肯塔基州諾克斯堡的巴頓博物館展出。一開始Model 209的編號被定為UH-1H,以表明該機僅僅是UH-1的改進型方便討要預算。
1966年7月,Model 209的編號還是改成了AH-1,傳統上美國陸軍的飛機都以美國印第安原住民部落來命名,如“莫霍克”、“易洛魁”、“蘇”、“夏延”等等,以至於當時也使用印第安部落名來命名自己產品的派珀飛機公司為此與陸軍打了一場奇怪的官司,此後陸軍就不再強求印第安命名了。UH-1“休伊”在越南服役中被大兵們冠以各種奇怪的俚語,在執行無武裝運輸任務時被稱為“滑頭”,安裝XM-3武器系統後被稱為“野豬”,掛載火箭巢並安裝機槍後被稱為“眼鏡蛇”。所以源自於“休伊”的AH-1按照該傳統被稱為“休伊眼鏡蛇”了,但在實際使用中因“休伊眼鏡蛇”一點也不簡潔,所以綽號最終定為“眼鏡蛇”。
AH-1各型號簡單對比AH-1各型號簡單對比
AH-1經數十年發展,已經發展出多個主要型別。第一個生產型號AH-1G自1967年首次使用以來,經過三十多年的不斷改進和改型,已發展成能滿足防軍和海軍各種反坦克/反艦作戰需要的龐大家族。繼AH-1G之後,美國先後發展了反坦克性能更好的AH-1J/Q/S/T/T+/W/P/E/F 等多種型號,到1986年,AH-1各型共生產3630架,使得AH-1系列成為發展型號最多、服役時間最長、生產批量最大的武裝直升機系列,它與AH-64被列為美國及其盟國反坦克常規武器庫中的主要武器。

服役歷程

1967年8月,AH-1G開始部署在南越邊和空軍基地,並立即投入了激烈的戰鬥。“眼鏡蛇”為運輸直升機提供護航,並為地面部隊提供火力支援,還與快速的休斯OH-6A“小馬”偵察直升機編隊組成極為有效的“獵-殺”或“粉色”小隊(在美國陸軍俚語中,偵察直升機編隊被稱為“白色小隊”、武直編隊是“紅色小隊”、運輸直升機編隊是“藍色小隊”)。“眼鏡蛇”也能執行其他任務,包括武裝偵察、目標彈著觀察、甚至是搜救任務。到1968年底已有337架“眼鏡蛇”來到越南。
AH-1G“休伊眼鏡蛇”AH-1G“休伊眼鏡蛇”
20世紀70年代的後越戰時代,美國收斂了對外軍事行動,直到1980~1988年的里根政府時期才逐漸恢復,並在90年達的蘇聯解體大潮中達到頂峰,在歷次軍事行動中,“眼鏡蛇”都是美軍的重要武器。
1977年,以色列獲得了12架AH-1G,並在後續又獲得了後期型單發,使總數量達到50架。以色列的“Zefa”(蝰蛇)後來都升級成AH-1F,並安裝了以制感測器,並能發射以色列的“長釘”系列反坦克飛彈。以色列的AH-1F參加了1979年的黎巴嫩行動和1982年的入侵黎巴嫩作戰。敘利亞擊落了2架“Zefa”,但“Zefa”機組聲稱擊毀了數十輛敘利亞坦克和其他目標。“Zefa”經常在巴以衝突中出現,據以色列說“Zefa”攻擊巴勒斯坦武裝分子的精度要優於AH-64。
以色列國防軍的AH-1F“Zefa”,翼下是雙聯“長釘”掛架以色列國防軍的AH-1F“Zefa”,翼下是雙聯“長釘”掛架
1979和1980年,日本陸上自衛隊分別各購買1架AH-1E。完成了詳盡的評估後,富士重工按許可證生產了89架AH-1F,該機安裝了川崎重工按許可證生產的T53-K-703渦軸發動機。2000年最後一架AH-1F交付。截至2015年3月31日,日本陸上自衛隊共保有60架AH-1S型直升機。
20世紀80年代中期,巴基斯坦獲得了20架AH-1F,因巴基斯坦的核武器計畫,下一批的訂單被美國取消。90年代中期這批“眼鏡蛇”進行了現代化升級。進入21世紀後,巴基斯坦成為了美國的“反恐戰爭”前線國家,並接收了大批美國陸軍的二手“眼鏡蛇”。尚不清楚在與印度的邊境衝突中巴基斯坦有沒有使用“眼鏡蛇”,希望可以再次看到“眼鏡蛇”與“雌鹿”對抗的場面。2004年“眼鏡蛇”開始參加追捕巴境內恐怖分子的行動。
20世紀80年代後期約旦獲得了24架AH-1F,2001年又獲得了9架美國陸軍的二手“眼鏡蛇”。
韓國的AH-1F韓國的AH-1F
20世紀90年代初,土耳其購買了10架AH-1W,後又獲得32架美國陸軍的二手“眼鏡蛇”,後者中有幾架TAH-1P教練機,除此之外的都升級到AH-1F標準。土耳其“眼鏡蛇”在打擊土伊邊境的庫爾德武裝的行動非常活躍。
1990年,泰國獲得了4架AH-1F。中國台灣購買了42架AH-1W,1993年開始交付。在巴列維王朝倒台前,伊朗獲得了202架國際型AH-1J。
1994年,巴林獲得了8架AH-1E和6架TAH-1P教練機,1997年又獲得了第2批16架AH-1E。
20世紀90年代後期,韓國獲得了8架國際型AH-1J後,又獲得了62架更先進的AH-1F,1998年開始交付。
2000年夏,土耳其宣布採購AH-1Z以滿足土陸軍的需要,土耳其的AH-1Z有細微的改動,綽號改為“眼鏡王蛇”,契約的首批數量是50架,但不久後該項目深陷貝爾和土耳其政府的爭議,導致最後被取消。

技術特點

機型結構

機型
AH-1武裝直升機具有窄體細長流線型機身,正面狹窄,側置發動機進氣口位於串列式駕駛艙後面;機前機身的蒙皮採用平頭鉚釘以減小阻力,天線也儘可能內置以確保機身的光滑外形;管狀滑橇式起落架,密閉式發動機;機槍炮塔位於機頭下面,機身兩兩側有外掛武器的短翼,短翼下各有兩個武器掛架,可掛載火箭巢、機槍吊艙或其他武器;尾梁較長,其中部兩側有水平安定面,可增加俯仰方向的穩定性。原型機Model 209為了增強方向穩定性在垂尾下方安裝了一小塊腹鰭,但試飛表明“眼鏡蛇”已經足夠穩定,所以AH-1G時就取消了腹鰭。
AH-1武裝直升機狹窄的正面可以減小中彈機率AH-1武裝直升機狹窄的正面可以減小中彈機率
結構
AH-1G確立了“眼鏡蛇”家族後續型號的基本構型,高度流線的機身使用蜂窩鋁製造,並開設大量口蓋方便維護。
翼槳
AH-1武裝直升機W型採用兩葉旋翼和兩葉尾槳。槳葉是由鋁合金大梁、不鏽鋼前緣和鋁合金蜂窩後段組成的,槳尖後掠。尾槳由鋁合金蜂窩和不鏽鋼前緣及蒙皮組成。在AH-IT基礎上,其主要改進是增加了旋翼槳葉弦長,加強了旋翼槳轂,加大了尾槳直徑和槳葉弦長。旋翼噪音有明顯降低,直升機高速性能有所改善。之所以旋翼和尾槳槳葉在多砂塵地區抗磨蝕性能好,主要就是因為在易遭磨蝕的前緣和蒙皮,採用了不鏽鋼材料。
貝爾AH-1“眼鏡蛇”貝爾AH-1“眼鏡蛇”
駕駛艙
AH-1武裝直升機為串置式雙人駕駛艙,副駕駛員兼射擊員在前,駕駛員在後,前後艙均設有飛行操縱系統。前艙門在左側,後艙門在右側,均向上開啟。一開始AH-1G型兩名乘員配備有裝甲座椅,炮手前方還裝有機鼻裝甲,在座艙兩側安裝了線拉防護板,機炮射擊時乘員需要把防護板拉翻展開,後來改為在座椅、駕駛艙兩側及重要部位都有裝甲保護。儘管Model 209驗證機裝有防彈玻璃,但因重量過大而在生產型上被取消。
穩定桿結構簡單,增穩效果好穩定桿結構簡單,增穩效果好
起落架
AH-1原型機滑橇式起落架可以收入機腹,用於增加炮塔射界並改善氣動外形,AH-1G型時使用固定滑撬取代了可收放滑撬,因為可收放滑撬帶來的好處不大,並且有潛在的可靠性問題,並且強度不足以支持硬著陸,新的固定滑撬上有機輪安裝點,裝上輪子後的“眼鏡蛇”可在地面被靈活拖動。

動力系統

AH-1武裝直升機G型相比原型機Model 209有了一些細微改動,該機換裝1045千瓦(1400軸馬力)的T53-L-13發動機,AH-1G型機身內安裝一個936升的自封閉油箱,發動機區域、燃油系統、液壓系統都有裝甲保護。
AH-1J型安裝了普惠加拿大T400-CP-400“雙發包”發動機,當時該雙發系統才剛剛研製成功,原本是一個為貝爾Model 212“雙休伊”研製雙發發動機的美加聯合項目,於是“雙發包”成為陸戰隊“眼鏡蛇”的首選。T400-CP-400發動機系統基本上由2台普惠PT6渦軸發動機和一個共用變速箱組成,也被稱為PT6T-4。“雙發包”總輸出功率1140千瓦(1530軸馬力),大於萊康明T53-L-13的1045千瓦(1400軸馬力)。單發失效時,“雙發包”系統也能提供足以維持正常飛行的功率。實際上“雙發包”可提供1340千瓦(1800軸馬力)的最大輸出功率,但因傳動系統無法承受這么大的功率而作罷,結果T400-CP-400在正常運轉時兩台發動機都在限制功率模式下運行,單發失效時另一台發動機會自動輸出最大功率。AH-1J稍稍增大了機身油箱,從AH-1J的936升增加到1023升,並增加了陸戰隊的一些專用設備。
AH-1W型動力裝置為兩台通用電氣T700-GE-401渦輪軸發動機,機身內設兩個自密封油箱,能耐受23毫米口徑機炮炮彈射擊,兩個油箱可裝燃油1153升。如需要,機身兩側短翼也可外掛2至4個油箱。
AH-1Z型增加了漢密爾頓·標準輔助動力單元(APU),西科斯基S-70“黑鷹”也使用該型號。內油容量增加到758升,短翼為有油箱的“濕”翼,所有油箱都充以惰性氣體以降低起火的危險。

機載武器

AH-1武裝直升機機頭A/A49E-7型旋轉炮塔內,自AH-1J型開始安裝一門通用電氣的M197型3管20mm“加特林式”機炮,M197型基本上就是“火神”炮的三管版本,並最終成為陸戰隊和陸軍“眼鏡蛇”的標準炮塔武器,射速750發/分,但只能進行16發連射,備彈750發;安裝在機身上的短翼上可掛載槍榴彈發射器或火箭彈以及反裝甲飛彈。
AH-1G型的主要外掛武器是7管或19管70毫米火箭巢,火箭可選高爆、人員殺傷箭頭(“釘子”)、白磷燃燒、發煙標記戰鬥部,還可掛載4管127毫米“祖尼”火箭巢,但很少在實戰中使用。具有單機槍炮塔的早期“眼鏡蛇”有時也掛載1~2個SUU-11/A“迷你炮”吊艙以加強火力,每個吊艙備彈1500發。“迷你炮”的射程和殺傷力有限,儘管70毫米火箭的射程和威力更大,但精度較差只能用齊射來覆蓋目標。為了提供更強的打擊火力,1969年起許多AH-1G安裝了M-35機炮系統。該系統的核心是固定在短翼掛架下的通用電氣M61A1“火神”20毫米機炮,彈藥存放在機身左側滑撬上方的流線型整流罩內。雖然M-35威力強大,但后座力與震動同樣十分驚人,使得AH-1G的機身側面必須以板金強化,換裝進度因而延誤。發射M-35機炮時,劇烈的震動會讓AH-1G的儀表中斷數分鐘才能恢復正常。
安裝SUU-11/A“迷你炮”吊艙的AH-1G安裝SUU-11/A“迷你炮”吊艙的AH-1G
AH-1F的外掛武器為14管70毫米口徑火箭發射器,或掛架上搭載4具飛彈發射器,可裝載共4枚或8枚飛彈。
伊拉克戰爭中,部署在前進基地的AH-1W伊拉克戰爭中,部署在前進基地的AH-1W
AH-1W的外掛武器為7管LAU-68C/A型或19管LAU-61D/A型70毫米口徑火箭發射器,發射“九頭蛇”70型火箭彈;或安裝於兩個四聯裝LAU-10D/A型(共8枚)火箭發射器,發射口徑127毫米的“祖尼”型火箭彈;也可搭載BGM-71拖式飛彈,AGM-114N地獄火飛彈和AIM-9響尾蛇飛彈。
AH-1Z的翼下掛架增加到6個,其中兩個是翼尖掛架。外掛最多16枚AGM-114A/B/C型“地獄火”反坦克飛彈,或16枚AGM-114F型“地獄火”反艦飛彈;19管或7管火箭發射器吊艙,最多76枚70毫米火箭彈。還可攜帶AIM-9響尾蛇飛彈,LUU-2A/B 夜間照明彈,Mk 77燃燒彈,77加侖或100加侖副油箱,MK 76練習炸彈,BDU-33D/B練習炸彈和MK 106練習炸彈。AH-1Z還可以在右翼尖安裝“長弓”毫米波雷達,用於發射全天候的AGM-114L“地獄火”飛彈,此外還可發射先進的AP千瓦S70毫米雷射制導火箭。
美國AH-1Z“超眼鏡蛇”武裝直升機美國AH-1Z“超眼鏡蛇”武裝直升機

航電系統

AH-1武裝直升機W型針對在海灣戰爭中暴露出的告警雷達和導航等問題,在戰後著手進行了改進,用AH/APR-39(XE2)告警雷達系統代替了原來的雷達告警器,並改進安裝了AN/APN-127都卜勒導航系統,CPU-800操縱顯示器和兩台ICU-800處理機。此外,還增裝了雷射告警器等。
美國AH-1Z“超眼鏡蛇”武裝直升機 高能殺手美國AH-1Z“超眼鏡蛇”武裝直升機 高能殺手
AH-1武裝直升機Z型的航電和座艙經過重大升級,座艙經過徹底重新設計,開關按鈕排列有序並採用了“手不離桿”操縱桿和總距桿。前後乘員都配備有15X20厘米的多功能平板顯示器,可顯示數字地圖。座艙航電還有保密無線電通訊系統、戰術數字式數據系統、帶GPS接收機的慣導系統。前后座艙布置基本相同,兩名乘員都可以駕駛飛機或者發射武器。在交流供電系統失效時,每名乘員可以使用電池供電的備份飛控面板駕駛直升機緊急返航。
AH-1Z在機鼻安裝了AN/AAQ-30“鷹眼”目標瞄準系統(TSS),包含一個前視紅外成像儀、一個微光彩色TV、一個雷射測距儀、一個人眼安全雷射目標指示器。早期“眼鏡蛇”的前視紅外只能在幾千米內識別目標,TSS的第3代紅外成像儀可以使乘員在“地獄火”飛彈的射程之外就完成對目標的識別,在地面高炮的射程外就可完成攻擊。
AH-1Z型的乘員佩戴有法國泰利斯公司研製的“TopOwl”飛行頭盔,也是該機飛行系統的核心之一。頭盔內置有高清投影電視系統,可以疊加的方式向乘員提供飛行數據和目標圖像及數據,還可安裝夜視鏡以提供高度集成的夜視能力,安裝夜視鏡後的頭盔僅重2.2千克。其他新型航電還包括:新型自衛套件、機載目標移交系統、機載系統監視器、2台任務計算機、任務數據裝載模組。自衛套件包含有4個AN/ALE-47箔條/紅外干擾彈投放器,取代了“威士忌眼鏡蛇”上的2個AN/ALE-39。AN/ALE-47可工作在手動、半自動、全自動模式下;一套改進型AN/APR-39B(V)2雷達告警接收機;一套改進型AN/AAR-47(V)2飛彈告警單元,該設備還取代了AN/AVR-2雷射照射告警器。AH-1Z並沒有安裝AN/ALQ-144 IRCM,因為該干擾機只能對付老式的無製冷紅外製導薩姆飛彈,AN/ALE-47可提供更現代化的干擾手段,而且“祖魯眼鏡蛇”的新型紅外抑制系統可大大降低排氣溫度。

性能數據

機體參數
AH-1F
AH-1W
AH-1Z
乘員
一名飛行員和一名CPG (副駕駛兼炮手),串列布局
長度
13.59米(機身)
17.8米(旋翼)
機寬
3.28米
機高
4.1米
4.37米
旋翼直徑
13.4米
14.6米
14.6米
旋翼面積
/
/
168平方米
空重
2993千克
4953千克
5580千克
最大起飛重量
4500千克
6690千克
8390千克
有效荷載
2065千克
動力系統
1台AVCO Lycoming T53-L-703渦輪軸發動機
1300千瓦
2台通用T700-GE-401發動機
1300千瓦
兩台通用T700-GE-401C發動機
單台1300千瓦
最大飛行速度
277千米/小時
352千米/小時
222節(俯衝時)
巡航速度:160節
實用升限
3720米
>6000米
懸停高度
4495米(有地效),915米(無地效)
航程
510千米
587千米
370海里
續航時間
/
/
/
作戰半徑
/
/
125海里(帶1130公斤載荷)
爬升率
8.2米/秒
14.2米/秒

衍生型號

AH-1G“眼鏡蛇”
AH-1的第一個生產型號,所以兩架Model 209預生產型也被稱為YAH-1G。第一架在1966年10月15日首飛,第二架在1967年3月首飛。1966年年底,美國陸軍追加了210架AH-1G的訂單。到1968年,AH-1G的累積訂單已經超過800架;而在1972至73年這段美軍在越戰的吃緊期,AH-1G的總數已經累積到1100架左右。由於AH-1G在裝備、零件上與UH-1高度共通,不僅在戰場上的故障相對於其它新武器而言少很多,後勤維修也方便不少。貝爾最終製造了1116架AH-1G,1973年2月最後一架交付。該機在越南損失了約300架,其中約1/3是非戰鬥損失。AH-1G精確的損失數量難以統計,因為陸軍維修人員回收並修復了一些戰損的“眼鏡蛇”,甚至還用殘骸拼出了一些堪用飛機。1981~1996年間美國海關裝備了幾架AH-1G,協助快艇和輕型飛機追捕毒販。這些飛機沒有武器,顎部炮塔被更換成探照燈,暱稱為“蛇”。
AH-1G後期型尾槳從垂尾左側移到了右側AH-1G後期型尾槳從垂尾左側移到了右側
AH-1G一開始安裝一座艾默生電氣TAT-102A炮塔,內安裝1挺備彈8000發的GE GAU-2B/A“迷你炮”,不過只是TAT-141炮塔批生產前的過渡配置。TAT-141安裝了2挺“迷你炮”,每挺備彈4000發,或者一挺“迷你炮”和一門備彈300發的M129 40毫米榴彈發射器。理論上TAT-141也可安裝2門榴彈發射器,但這種配置非常罕見。“迷你炮”的射速可選2000或4000發/分,榴彈發射器射速為450發/分。炮塔射界為上方25度、下方60度,可做230度旋轉。一般情況下炮手操縱炮塔,緊急狀態下飛行員也可以把炮塔固定在前向進行射擊。AH-1G的炮手配備有簡單的操縱系統,在萬不得已時可駕駛飛機。
AH-1G“休伊眼鏡蛇”AH-1G“休伊眼鏡蛇”
AH-1G“眼鏡蛇”基本上只能在白天作戰,當然在萬不得已時依靠照明彈和探照燈也能在夜間作戰。為此陸軍開展了2個實驗性的項目以發展夜戰型“眼鏡蛇”。第一個是“休伊眼鏡蛇”東南亞多感測器武器子系統(SMASH)項目。第二個是“眼鏡蛇”夜間火控系統(CONFIGS)項目,在AH-1G的機鼻安裝了一部微光電視(LLTV)成像儀。
AH-1J“海眼鏡蛇”
美國海軍陸戰隊對“眼鏡蛇”也非常感興趣,但他們傾向於雙發構型以保證在海面飛行的安全性,還希望有更強的炮塔武器。一開始國防部拒絕向陸戰隊提供“眼鏡蛇”雙髮型,因為雙髮型降低了與AH-1G的通用性,但在陸戰隊的堅持下還是妥協了。1968年5月貝爾獲得一份49架雙發AH-1J“海眼鏡蛇”的訂單,同時作為過渡,1969年美國陸軍向陸戰隊移交了38架AH-1G。
1969年11月AH-1J首飛,AH-1J於1969年10月開始交付,1970年7月開始服役評估。1971年2月4架AH-1J來到越南進行為期2個月的作戰評估。這4架飛機參加了南越入侵寮國的行動,直到4月撤離越南。在1972年的北越攻勢中,陸戰隊在沖繩部署了AH-1J。陸戰隊後又訂購了第二批AH-1J,使該機的總數量增加到69架,最後1架在1975年2月交付。AH-1J和後來的雙髮型“眼鏡蛇”有時也被叫做“雙眼鏡蛇”。
AH-1J型最突出的特點就是安裝了普惠加拿大T400-CP-400“雙發包”發動機,並首次在機頭顎部的通用炮塔內安裝了通用電氣M197型20毫米機炮,機炮射界為上方20.5度,下方50度,旋轉240度。
MODEL 309“眼鏡王蛇”
在美國陸軍眼中,AH-1G只是越南叢林戰的過渡裝備,陸軍真正需要的是能對抗華約裝甲武器的武直。因為陸軍此前已經啟動了AAFSS項目,發展洛克希德AH-56“夏延”反坦克武直,但“夏延”的研製過程卻一波三折。西科斯基和貝爾向陸軍推薦“夏延”的替代機型。西科斯基提交了S-67“黑鷹”武直方案,貝爾提交的則為“眼鏡蛇”的加強版Model 309“眼鏡王蛇”。
單發Model 309“眼鏡王蛇”單發Model 309“眼鏡王蛇”
1971年1月,貝爾啟動“眼鏡王蛇”項目的,接下來製造了2架原型機。一架原型機安裝與AH-1J相同的T400-CP-400雙發系統,並加強了傳動系統,使發動機可以輸出1340千瓦的最大功率。另一架原型機安裝1台萊康明T55-L-7C渦軸發動機,最大功率為1490千瓦。1972年9月10日雙發“眼鏡王蛇”首飛,該機看起來和AH-1J很相似,只不過機鼻更長呈獨特的鷹嘴形,垂尾下方增加了類似Model 209那樣的尾鰭,但在內部卻有巨大的變化。
“眼鏡王蛇”加強了機身,延長了尾梁,安裝了新型旋翼,並有後掠翼尖。新旋翼增加了升力,降低了噪音。該機在機身內安裝了來自通用動力F-111“土豚”戰鬥轟炸機的大型20毫米炮彈彈鼓,為此增加了機腹的深度。在加長的機鼻下安裝了夜間和惡劣天氣感測器系統,這套穩像式多感測器瞄準具(SMS)利用了為AH-56“夏延”開發的技術,包含一套前視紅外成像儀、一套微光電視成像儀、一個雷射測距器、以及一套飛彈引導系統,圖像可顯示在炮手顯示器和飛行員的平顯上。飛行員有有一套獨立的微光夜視儀,安裝在旋翼傳動系統整流罩前部,這樣在炮手瞄準目標時就不會影響飛行員駕駛飛機。
“眼鏡王蛇”引入新航電系統,包括一套可儲存16個不同的預設導航點的利頓慣導系統,一個有防撞告警功能的雷達高度表,以及其他改進型導航和通訊設備。“眼鏡王蛇”的主要武器是全新的線導BGM-71“陶”反坦克飛彈,飛彈以4聯裝的方式安裝在掛架上,“眼鏡王蛇”可掛載8枚。發射時“陶”拖著導線飛出,飛彈尾部有2個紅外發光點使SMS可追蹤飛彈,炮手所需做的就是用SMS瞄準具對準目標,飛彈火控系統會通過導線調整飛彈的飛行軌跡直到擊中目標。炮手和飛行員都佩戴有斯佩里UNIVAC公司製造的頭盔瞄準具,可用該瞄準具為機炮和飛彈獲取目標。貝爾還為“眼鏡王蛇”設計了翼展為4米的大機翼,但只在實體模型上出現,大機翼可提供額外的油箱和武器掛載位置。
試飛中的雙發“眼鏡王蛇”試飛中的雙發“眼鏡王蛇”
單髮型“眼鏡王蛇”在1972年1月首飛,除了發動機外與“雙眼鏡王蛇”一樣。但是單髮型“眼鏡王蛇”在4月因事故墜毀,為了完成陸軍的評估,“雙眼鏡王蛇”不得不被改裝成單髮型繼續試飛。1972年春,“眼鏡王蛇”、洛克希德“夏延”和西科斯基S-67之間展開了競爭試飛,直到7月結束。結果由於陸軍的需求發生了變換,需要認真重新考慮對武直的要求。此時整個AAFSS項目已經完全陷入政治困境,陸軍在不久後取消了AAFSS項目,轉而啟動新的先進攻擊直升機(AAH)項目,因此8月陸軍否決了全部的3種直升機。但“眼鏡王蛇”對AH-1演化影響很大,可掛載“陶”反坦克飛彈的Model 309“眼鏡王蛇”導致了第二代AH-1“眼鏡蛇”的誕生。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海眼鏡蛇”在後期裝備了威力更大的“地獄火”反坦克飛彈,直到21世紀還在生產。
AH-1J國際型
1971年12月,貝爾獲得伊朗的價值7.08億美元的訂單,購買287架Model 214“休伊”通用直升機,以及202架改進型AH-1J,這種改進型“眼鏡蛇”也被稱為國際型AH-1J,換裝功率更大的T400-WV-402“雙發包” ,並加強的傳動系統,使發動機可持續輸出1250千瓦的功率。20毫米機炮炮塔增加了后座緩衝裝置。炮手配備了穩像瞄準具,甚至還有穩定座椅。
1975年伊朗接收的嶄新AH-1J1975年伊朗接收的嶄新AH-1J
伊朗國王軍隊的國際型AH-1J中有62架具有“陶”飛彈發射能力,裝備了“眼鏡王蛇”的飛彈發射系統,其餘飛機沒有該設備。1978年貝爾還向韓國交付了8架可發射“陶”的國際型AH-1J。在80年代的兩伊戰爭中,伊朗“眼鏡蛇”廣泛參戰,在戰鬥中經常遭遇伊拉克的米-24“雌鹿”。
AH-1Q“陶眼鏡蛇”
美國陸軍選擇的AH-64“阿帕奇”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裝備,因此“眼鏡蛇”再一次成了過渡解決方案。1972年3月陸軍要求貝爾啟動使現有AH-1G增加“陶”飛彈發射能力的“眼鏡蛇”武器改進項目(ICAP)。貝爾為此改裝了8架AH-1G,在機鼻安裝了貝爾-休斯XM26望遠鏡式瞄準單元(TSU),在翼下掛載了2個M56“陶”4聯發射架。M56發射架掛載在短翼外側掛架上,內側掛架可用於掛載火箭巢或其他武器。該機還可掛載雙聯“陶”發射架,但很少使用。這8架“眼鏡蛇”的編號被改為YAH-1Q,在1973年初~1975年初進行了很長的“陶”發射測試。陸軍認為YAH-1Q能滿足他們的短期需求,並下達了把101架AH-1G改裝成AH-1Q“陶眼鏡蛇”的契約,契約也包括M56“陶”發射架和M65 TSU(XM26的生產型)的採購。1975年初首架AH-1Q交付陸軍。
YAH-1Q原型機YAH-1Q原型機
AH-1S
AH-1Q服役時發現該機的動力不足,不能再在掛載沉重的8枚“陶”飛彈後進行貼地飛行。1975年陸軍又啟動了“眼鏡蛇”敏捷性和機動性改進項目(ICAM)來解決該問題。貝爾在一架AH-1G上安裝了加大功率的萊康明T53-L-703渦軸發動機和新的傳動機構,可輸出1340千瓦的最大功率,該機的編號變更為YAH-1R。此外還有一架AH-1Q也進行了相同的改裝,編號為YAH-1S。新發動機令人滿意,於是陸軍就下達了把92架AH-1Q和198架AH-1G改裝成AH-1S的訂單。正式改裝的AH-1S與原型機相比有細微變化,如“糖碗”尾噴管,因此也被稱為改進型AH-1S或AH-1S修改型(縮寫AH-1S(MOD)),不過在1988年被統一編號為AH-1S。
AH-1S(MOD),增加了“糖碗”尾噴管AH-1S(MOD),增加了“糖碗”尾噴管
1979年初AH-1S交付完畢。在80年代中期有15架AH-1S“眼鏡蛇”被諾斯羅普改裝成特別的TH-1S教練機,機鼻炮塔被一個假體取代,並安裝了AH-64“阿帕奇”的被動夜視系統(PNVS)以及飛行員座艙的遮光簾。這批飛機被用於“阿帕奇”飛行員的夜間降落訓練。
AH-1P
AH-1S項目之後美國陸軍又訂購了一批全新的“陶眼鏡蛇”,也被稱為階段性改進,一開始被稱為生產型AH-1S,縮寫AH-1S(PROD),1988年編號改為AH-1P。貝爾製造了100架AH-1P“陶眼鏡蛇”,於1977~1978年交付陸軍。AH-1P的發動機功率進一步增大,並更換了全新的平板座艙蓋,使AH-1P的外觀看起來就像是飛行坦克,平板玻璃大大減少了反光,有利於戰場隱蔽。不過AH-1P同樣沒有配備防彈玻璃。
AH-1PAH-1P
AH-1P還改進了貼地飛行所需的儀表、及雷達高度表和無線電,增加了AN/APR-39雷達告警接收機 。從第67架開始安裝了卡曼K-747梯形翼尖複合材料旋翼,後來早期的“眼鏡蛇”也換裝了該旋翼。在80年代中期因K-747複合材料旋翼粘接問題而導致翼尖脫落,一部分“眼鏡蛇”臨時換裝了金屬旋翼,不過該問題很快就得到了解決。
AH-1E
美國陸軍啟動了“陶眼鏡蛇”第二階段改進項目,被稱為AH-1S機炮升級或AH-1S“眼鏡蛇”武器增強系統,縮寫AH-1S(ECAS),1988年編號改為AH-1E。當時陸軍的“眼鏡蛇”各種型號仍在使用老式的TAT-141炮塔,無法安裝大威力的機炮,所以AH-1E換裝了陸戰隊AH-1J的通用炮塔和20毫米M197機炮。此外AH-1E還有如下改進:M128頭盔瞄準系統(HSS),乘員只需把頭部轉向目標就能控制武器的瞄準;70毫米火箭的外掛物管理系統;為了支持新的外掛物管理系統,換裝了功率更大的發電機。1978~1979年間貝爾交付了98架全新的AH-1E。
AH-1E安裝了陸戰隊AH-1J的通用炮塔,裝上了20毫米M197機炮AH-1E安裝了陸戰隊AH-1J的通用炮塔,裝上了20毫米M197機炮
AH-1F
美國陸軍“陶眼鏡蛇”第三階段被稱為現代化的AH-1S或AH-1S現代化“眼鏡蛇”,縮寫為AH-1S(MC),1988年編號改為AH-1F,這也是美國陸軍裝備的最後一種“眼鏡蛇”。貝爾把2架AH-1P改裝為AH-1F原型機,並且在1979年~1986年間為美國陸軍生產了99架AH-1F,為國民警衛隊生產了50架,這是美國製造的最後一批全新的單發“眼鏡蛇”。到1986年美國陸軍的“眼鏡蛇”保有量為1100架,在1979~1982年間還有378架AH-1G被升級成AH-1F,其中包括41架具有複式操縱系統的TAH-1F教練機。
AH-1FAH-1F
AH-1F繼承了AH-1P/E的所有特點,除此之外還有如下改進:帶雷射測距儀的新型火控系統,並在旋翼傳動系統整流罩前方增加了一個鼓包用於容納雷射光斑跟蹤器,但最後並沒有安裝該設備。保密語音通訊設備和新的計算機。改進型M136頭盔瞄準具,改進了座艙布局,座艙照明兼容夜視鏡。在發動機艙頂部安裝了AN/ALQ-144 IRCM,加長了尾噴管以降低紅外信號。座艙上下增加了電纜剪以保證貼地飛行時的安全。
AH-1F在服役後仍在不斷改進,如新的發動機空濾、改進型旋翼斜盤、雷射告警感測器、“毒刺”空空飛彈發射能力、最重要的是“眼鏡蛇”夜間攻擊系統使該機具備了晝夜、全天候“陶”發射能力。但是即便這樣,還是在80年代後期被AH-64開始取代,國民警衛隊裝備了越來越多的淘汰“眼鏡蛇”。1999年陸軍全部淘汰“眼鏡蛇”,2001年該機從國民警衛隊全部退役。美國陸軍保留少量“眼鏡蛇”用作特殊用途,如改裝成無人機進行了無人武直的測試,以及作為靶機。一些淘汰的AH-1F裝備了外軍,甚至美國林業局也獲得了25架用於森林防火。這些“消防眼鏡蛇”在機鼻下安裝了前視紅外轉塔,增加了數據鏈,並塗成了紅白相間的消防色。2003年末首架“消防眼鏡蛇”進入美國林業局服役,開始執行火災偵察和引導地面消防員的任務,但不能直接投放水或阻燃劑。佛羅里達州林業局也裝備了3架老式的AH-1P執行該任務,不過沒有安裝前視紅外轉塔,炮塔拆除後安裝了假體。
AH-1T新“海眼鏡蛇”
美國海軍陸戰隊在購買了69架AH-1J“海眼鏡蛇”後還想獲得更多的武直,使總數達到124架。但陸戰隊希望第二批直升機可以發射“陶”飛彈,並且加大功率。為此貝爾從生產線上抽調了2架AH-1J用於新型“海眼鏡蛇”——AH-1T原型機的改裝。1976年5月29日AH-1T在垂尾下方增加了一小片尾鰭原型機首飛,且試飛結果讓人滿意。
AH-1T在垂尾下方增加了一小片尾鰭AH-1T在垂尾下方增加了一小片尾鰭
AH-1T換裝了T400-WV-402雙發系統,輸出功率增加到1470千瓦,並使用了貝爾214的傳動系統,新旋翼直徑增加到14.6米,翼面更寬且翼尖後掠。尾槳也隨之增大。為了匹配新旋翼AH-1T加長了尾梁,在機身與尾梁的連線處出現了明顯的斜坡過渡。為了平衡尾梁增加的重量,前機身也稍稍加長,增加的空間帶來了更大的內油容積。該機還切去了垂尾頂部以減小面積,並在垂尾下方增加了一小片尾鰭。
最後所有AH-1T都升級成上圖的TSU式樣最後所有AH-1T都升級成上圖的TSU式樣
貝爾共製造了59架生產型AH-1T,但因資金問題,前33架不具備“陶”發射能力,後24架配備了機鼻瞄準具和斯佩里-UNIVAC的頭盔瞄準具,可以發射“陶”。前33架最終升級成標準型,並且後來AH-1T進一步升級可發射“地獄火”飛彈。20世紀70年代後期為了伊朗後續訂單,貝爾在AH-1T的基礎上設計了一種新型“眼鏡蛇”,主要改進是換裝了通用電氣的T700-GE-700雙發動機,單台最大功率940千瓦,且具備“地獄火”發射能力,編號AH-1T+。但隨著巴列維王朝的倒台,伊朗後續訂單都取消。不過貝爾並沒有停止AH-1T+的研製,1980年4月該機驗證機開始試飛,此時貝爾對該項目也不抱很大期望,因為失去了外國大客戶後,剩下的國內客戶——陸戰隊也非常想裝備AH-64“阿帕奇”。不過由於1981年國會拒絕為陸戰隊提供“阿帕奇”的採購資金,陸戰隊只能被迫重新購買“眼鏡蛇”。
AH-1W“超級眼鏡蛇”
“威士忌眼鏡蛇”,“威士忌”指W。為了使陸戰隊覺得物有所值,貝爾把AH-1T+進一步改進成“超級眼鏡蛇”,換裝了總功率2520千瓦的T700-GE-401雙渦軸發動機系統,另外還進行了若干改進。1983年11月16日“超級眼鏡蛇”原型機首飛,機身兩側從頭到尾畫上了金色的眼鏡蛇圖案,該機生產型的編號為AH-1W。1986年開始生產AH-1W,於是所有現役和後備役海軍陸戰隊輕型攻擊中隊都裝備了新製造的超眼鏡蛇。陸戰隊訂購了44架AH-1W和1架TAH-1W教練機,後來又增加了34架。此外還有39架AH-1T被升級到AH-1W。
陸戰隊部署在兩棲登入艦上的AH-1W陸戰隊部署在兩棲登入艦上的AH-1W
除了新的發動機系統外,還有如下改進:全新的夜間瞄準系統(NTS),包含一個CCD電視攝像機、一個前視紅外成像儀、一個具備自動目標跟蹤能力的雷射目標指示器。全新的炮手控制臺以匹配NTS。用於容納電子設備的顎部整流鼓包。ECP-1674綜合自衛套件,包含有AN/AAR-47飛彈告警系統,這是一套可探測飛彈尾焰的光學系統,在飛彈接近時可自動啟動安裝在翼尖上方AN/ALE-39箔條/紅外干擾彈投放器;一套AN/APR-39A(V)2雷達告警接收機;一套AN/AVR-2雷射告警接收機,在直升機被雷射照射時可發出警報。AN/ALE-144 IRCM干擾機,全新的發動機罩,以及增加了紅外抑制器的尾噴管。
AH-1W可掛載多種外掛武器,包括“陶”、“地獄火”、AIM-9L“響尾蛇”空空飛彈、AGM-122“手槍”反輻射飛彈(改裝了反輻射引導頭的AIM-9C)、290升副油箱、甚至是航空炸彈和集束炸彈(儘管有掛載資格,但AH-1W在服役中從不掛載炸彈)。陸戰隊還為M197機炮準備了脫殼穿甲彈以加強對裝甲車輛的殺傷力。射程和殺傷力增加的“地獄火”相對於老式的“陶”是一個重大的進步,使AH-1W成為致命的“坦克開罐器”。在服役中AH-1W很少掛載“響尾蛇”和“手槍”,這兩種飛彈對於“超級眼鏡蛇”來說還是太笨重。儘管AH-1W也具備發射“毒刺”的資格,但這種空空飛彈也很少被使用。
先進“眼鏡蛇”方案
1989年,曾先後改裝為AH-1T+驗證機和AH-1W原型機的AH-1T來又安裝上了先進複合材料4葉旋翼系統,新旋翼性能更好、噪音更低、抗損傷性能更強。不過這種“4葉威士忌”(4BW)並沒有立即獲得生產契約,原型機改回到AH-1W後歸還給陸戰隊,但貝爾仍繼續該概念的研究。1979年貝爾就曾把YAH-1S改裝成Model 249驗證機,安裝了來自貝爾412的4葉旋翼系統。12月該機首飛,試飛證明新旋翼能夠提高直升機的有效載荷和性能。在試飛成功以後貝爾陸續向陸軍提交了數種“眼鏡蛇”4葉旋翼改進型方案,如“攻擊改進眼鏡蛇”、“眼鏡蛇2000”、“眼鏡蛇毒液”、PAH-2方案,所有方案都旨把“眼鏡蛇”的戰場生命力延續入90年代。 Model 249驗證機最後參加了陸軍的先進旋翼機集成項目(ARTI),用於測試LHX的航電。
Model 249驗證機,安裝了來自貝爾412的4葉旋翼系統Model 249驗證機,安裝了來自貝爾412的4葉旋翼系統
AH-1Z“蝰蛇”
“祖魯眼鏡蛇”,“祖魯”指Z,也稱“蝰蛇”安裝了一副全新的更安靜的4葉旋翼系統,為了便於在攻擊艦上存放,旋翼還具有自動摺疊系統。旋翼壽命長達10000小時,可承受23毫米高炮的射擊,尾槳也改為4葉形式。“祖魯眼鏡蛇”保留了“威士忌眼鏡蛇”的T700-GE-410發動機系統,但升級了更大功率的變速箱和傳動系統,為此改變了旋翼傳動系統整流罩外形。
美國AH-1Z“超眼鏡蛇”武裝直升機 高能殺手美國AH-1Z“超眼鏡蛇”武裝直升機 高能殺手
AH-1Z的機身進一步拉長以容納新硬體並保持平衡中心。AH-1W的機身經過升級後可達到“零小時”飛行時間。“祖魯眼鏡蛇”的掛載能力比AH-1W增加了450千克,巡航速度為290千米/時,比AH-1W快了40千米。AH-1Z的作戰半徑為200千米,而AH-1W只有70千米。AH-1Z的最大起飛重量8390千克,AH-1W為6690千克。
美國AH-1Z“超眼鏡蛇”武裝直升機 高能殺手美國AH-1Z“超眼鏡蛇”武裝直升機 高能殺手
陸戰隊的“眼鏡蛇”飛行員們認為先進座艙是“祖魯眼鏡蛇”最重要的改進之一,之前“威士忌眼鏡蛇”的座艙堪稱人體工程學的噩夢,在飛行和作戰中給機組帶來很多的麻煩。此外先進的前視紅外系統也被認為是一大改進,最後就是該機的傳動系統了,“威士忌眼鏡蛇”的傳動系統不能全部發揮發動機功率,飛行員需要小心控制油門,而駕駛“祖魯眼鏡蛇”時就沒這么多顧慮。

服役動態

1972年,在戰爭末期的北越春季攻勢中,2架“眼鏡蛇”被SA-7肩扛式紅外製導地空飛彈擊落。
參加“緊迫暴怒”行動的陸軍AH-1F參加“緊迫暴怒”行動的陸軍AH-1F
1983年,美國陸軍和陸戰隊的“眼鏡蛇”都參加了加勒比島國格瑞那達的“緊迫暴怒”行動,執行了近距支援和直升機護航任務,2架陸戰隊的AH-1T被擊落,3人死亡。
20世紀80年代末,陸戰隊的“眼鏡蛇”參加了波斯灣護航行動,擊沉3艘伊朗巡邏艇,一架AH-1T被伊朗對空火力擊落。
1990年,“塞班”號兩棲攻擊艦進行了利比亞撤僑行動,艦上的“眼鏡蛇”實施了空中掩護。
1991年,海灣戰爭中,美軍的“眼鏡蛇”現代化改型參加了實戰。陸軍和陸戰隊都派出了“眼鏡蛇”參加戰鬥,陸軍派出145架,陸戰隊派出了48架。這些“眼鏡蛇”大都安裝了進氣口砂濾器,分散在各個沙漠前進基地作戰。整場戰爭中沒有“眼鏡蛇”被擊落,但有2架在作戰中因事故損失,1架在其他地點因事故損失。
20世紀90年代初,陸戰隊部署在兩棲攻擊艦上的“眼鏡蛇”參加了北約軍事干預南斯拉夫的行動。
1987年瓜島號兩棲登入艦上準備起飛執行波斯灣護航的AH-1T1987年瓜島號兩棲登入艦上準備起飛執行波斯灣護航的AH-1T
1993-1994年,美國陸軍和陸戰隊的“眼鏡蛇”都參加了美軍入侵索馬里的“恢復希望”行動。
1994年,美國陸軍和陸戰隊的“眼鏡蛇”都參加了美軍入侵海地的“堅持民主”行動。
1995年6月,美國空軍的一架F-16被塞爾維亞擊落,“眼鏡蛇”參加了營救美國空軍上尉斯科特·奧格雷迪的救援行動。
21世紀後,陸戰隊的AH-1W繼續作戰,參加了2001~2002年美國入侵阿富汗的“持久自由”行動的後期階段,以及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自由伊拉克”行動,其中在“自由伊拉克”行動中,以雙機或4機編隊作戰,在編隊周圍可形成範圍2千米殺傷圈,最多可掛載4枚“地獄火”、4枚“陶”、14枚70毫米火箭(一半安裝高爆破片戰鬥部,一半安裝人員殺傷箭頭戰鬥部),對地面部隊提供了有效的火力支援。
2014年3月5日,日本沖繩縣宇流麻市美海軍“白灘”基地附近海域,一架隸屬該縣宜野灣市普天間機場的美海軍陸戰隊AH-1攻擊型直升機在美軍艦上著艦失敗,事故未造成人員受傷。

總體評價

在海灣戰爭中,AH-1“眼鏡蛇”直升機發揮了極大地作用。但也暴露了不少弱點:一是它缺乏夜間瞄準系統和機載雷射指示器,這嚴重限制了它在夜間和惡劣天氣條件下的行動,並且還無法利用美軍新研製的具有遠距離投射能力的“獄火”飛彈;二是它沒有安裝先進的全球定位系統,而全球定位系統對於沙漠地區的精確制導作戰來說必不可少。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