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蒂克絲

茵蒂克絲

動漫作品《魔法禁書目錄》中女主角有著銀色的長髮、綠色的眼瞳、雪白的肌膚,年齡約十四五歲,卻有著可愛的幼兒體型。英國清教所屬修女,擁有完全記憶能力,是記憶了十萬三千本魔法書的魔道書圖書館。身穿被稱作“移動教會”的修道服。雖然語言學習能力優秀,不過對科學領域特別是關於機械的適應能力幾乎等於零。

基本介绍

  • 中文名:茵蒂克絲
  • 外文名:インデックス
    Index
  • 其他名稱:Index-Librorum-Prohibitorum(全名)
  • 配音井口裕香
    楊凱凱(中國台灣) 
  • 登場作品:《魔法禁書目錄
    科學超電磁炮
  • 年齡:14、15歲
  • 性別:女
  • 身高:148cm
  • 國籍:英國
  • 出身地:倫敦
  • 職業:修女
  • 宗派:英國清教
  • 隸屬:第零聖堂區·必要之惡教會
  • 職位:魔道書圖書館
  • 魔法名:Dedicatus545
人物形象,身份背景,相貌衣著,性格特點,日常生活,咬人習慣,食慾旺盛,科學知識,睡眠習慣,家事白痴,語言天賦,其他,人際關係,特殊體質,防衛系統,自動書記,項圈,遠距控制靈裝,移動教會,魔法技能,技能,“自動書記”下使用的魔法,主要劇情,前日譚,舊約,新約,獎項榮譽,

人物形象

身份背景

自幼在英國的聖喬治大聖堂里長大,隸屬於英國清教第零聖堂區必要之惡教會的魔道書圖書館,正式名稱為“Index-Librorum-Prohibitorum(禁書目錄)”,“Index”是省略版。魔法名為“Dedicatus545(拉丁文原意:獻身)”,寄託的意義為“獻身的羔羊守護強者的知識”。
茵蒂克絲
因為擁有完全記憶能力,所以被課以沉重的使命,記憶里存放了十萬三千本魔道書的內容,是“成為魔神之前的領域”的專家,教會則以確保大腦容量為理由,每年都要刪除一次記憶。不過,在上條當麻為她解除了這道枷鎖之後,就寄宿在學園都市的學生宿舍,成為了上條家的食客,還擁有學園都市的來賓臨時ID。

相貌衣著

少女有著一頭及腰的銀色長髮,綠色的眼瞳和雪白的肌膚。年齡大約14、5歲,但和相同年紀的平均身高相較之下,她的個子略微嬌小,所以會給人一種較為年幼的印象。雖然個子嬌小,體重也很輕,但是體溫似乎要比正常人高一點。明明什麼都沒擦,肌膚卻散發出淡淡的香甜。
茵蒂克絲所穿的、純白絲質金線刺繡超豪華的修道服名曰“移動教會”。看起來就像是一件長度到達腳踝的連身洋裝,但是頭上的帽子卻有別於一般,是用一塊布包起來的。但是一般修道服應該是黑色的,茵蒂克絲的修道服卻是純白色的,並且每個角落都有金色的刺繡,讓人聯想到高級茶杯。

性格特點

本性和她的稚嫩外表相符,是一個毫無心機、天真爛漫的女孩,有著孩子般的言行。雖然看起來溫吞悠哉,但卻實是擁有虔誠之心的修女,會竭盡所能照顧弱者。討厭有人受傷,即使自己的生命有危險依然會擔心他人,是個“為了他人而受傷,卻依然能夠帶著笑容的少女”。能夠微笑著接受“禁書目錄”這個淒絕宿命,這也展現出了她剛強的一面。但是,博愛主義的茵蒂克絲,唯獨討厭科學家。

日常生活

咬人習慣

茵蒂克絲有個壞習慣,那就是生氣的時候會咬人來發泄壓力。心情好的時候會輕輕咬人手臂,心情壞時會狠狠地咬腦袋。當憤怒到頂點,不只是咬頭,還會咬遍身體每個部位,齒痕也清清楚楚殘留著。
被咬的上條當麻被咬的上條當麻
咬著不放是茵蒂克絲表達感情的一種方式,不過比起蚊子來說還更加輕柔一點。雖然沒見過對上條以外的人做過相同的行為,但這個壞習慣已經讓上條傷透腦筋,不但好幾件衣服都被咬破了洞,而且還得年紀輕輕就開始擔心頭皮的健康問題。上條為此不敢隨便吐她槽,以免有性命危險。
茵蒂克絲生悶氣時會變得面無表情,不高興地撇開臉。這時的茵蒂克絲可以說是真的生氣了,這已經不是“你這笨蛋,當麻大笨蛋!”的等級,而且在她身上,還不時散發出姬神秋沙全身所特有,一般類似靈氣般的東西。對於上條來說,茵蒂克絲平常咬人的過度反應雖然也很棘手,但是像這樣完全冷淡的反應也很虐心。

食慾旺盛


茵蒂克絲明明應該是個信仰虔誠的修女,不過她似乎完全沒有抑制食慾,她的食慾非常旺盛。對食物沒有什麼好惡,只要有飯吃,什麼都能吃得津津有味,例如過期的炒麵麵包、酸掉的拉麵、過期一年的牛肉干……尤其最喜歡甜的東西。自己的解釋是“反正是空腹所以沒問題的啦”。實際上,如此食慾是由於受完全記憶能力而膨大的記憶量的影響而使得腦部需要大量的能量的緣故。擁有無論怎么暴飲暴食都不會發胖的體質。
大胃修女大胃修女
雖然有被上條質問“你真的打算專攻吃東西嗎”,但是空腹倒地的茵蒂克絲看起來會很可憐,而且嘴裡塞滿食物臉蛋鼓鼓的又是超可愛,使得不論是御坂美琴還是一方通行都願意向她餵食,也是飼主上條當麻親自下廚的動力。
茵蒂克絲用完全記憶能力記住了土御門舞夏這個女僕實習生的移動路線,已經變成只要有心光在街上徘徊就能有飯吃。

科學知識

因為在魔法世界長大,對科學的事物很不擅長,笨拙程度甚至會妨礙到日常生活。好不容易對科學產生了那么點興趣,但在“亞得里亞海女王”事件後有過乘坐時速達7000公里/小時的超音速爆擊機(HsF-02 )的痛苦回憶後,就完全不再理會科學了。
雖然具有“完全記憶能力”卻始終記不住手機的用法,仍會在學園都市平白無故地迷路;有“拉環恐懼症”,對罐裝飲料完全沒轍,只是因為她覺得“要用力扳開那個東西好像會讓指甲斷掉,好可怕”;連聽到車站自動售票機說的“歡迎光臨”都會點頭答禮;因為擔心會爆炸掉,所以不會使用微波爐;即使有開罐器,對罐頭也是束手無策;在經歷了學校食堂內的餐券販賣機事件後,就不想再碰自動販賣機了;稱清掃機器人為“電動使魔”;認為氣象預報中利用地形來判斷大氣變化是“利用人工方法來觀察風水閱讀”……完全沒有現代知識,被上條稱為“生錯了時代的老古董”。

睡眠習慣

睡相很差,天熱的時候會踹被子。出於對上條的信賴,睡姿毫無防備,全身上下只會穿著一件寬鬆的襯衫。她的睡臉也非常可愛,而潔白大腿更讓上條大吞口水。因為睡迷糊的茵蒂克絲會鑽到上條的被窩裡,所以上條平常在宿舍里都是躲在浴室里,把門上鎖後窩在沒有水的浴缸裡面睡覺。
早睡早起是她的信條,平時總是懶洋洋地在地板上滾來滾去,只有早上她才會伸直背脊,跪在地板上,兩手交疊靜靜地坐著晨禱。

家事白痴

毫無做家事的能力,每天早上讓男生事先做好午餐的女孩子。沒有做料理的才能,連速食麵都不會做,理由是忍耐不了有食物放在面前三分鐘之久都不能吃。

語言天賦

會說多國語言的人才,告誡上條“想要在現今的國際社會存活下去,至少要學會說三國語言”。因為茵蒂克絲是必須記下世界各地總共十萬三千本魔道書的人,所以學習語言算是小菜一碟。比較困難的是尚未體系化的語言,像歌曲一樣記述下來的語言最難學習。

其他

動畫《超機動少女佳奈美》的忠實影迷,但是在她看來主人公假裝學生瞞過羅馬正教的魔女狩獵十字軍的眼睛、使用五大元素中對應第五元素以太的象徵武器“蓮之杖(Lotus Wand)”來變身等多處理解似乎都是錯的。
以“移動教會”的名義收養了三色貓,並取名“斯芬克(Sphinx)”,如此詭異的貓名讓美琴也是啞口無言。

人際關係

原本是每隔一年就要消除一次記憶,換句話說,這會造成一種狀況,也就是每隔一年,她的人際關係就會更新一次,每隔一年她的身邊都會出現新的夥伴。三年前是奧雷歐斯·伊薩德,兩年前是史提爾·馬格努斯神裂火織。歷屆夥伴的結局都是一樣的,拼了命要阻止茵蒂克絲的記憶被消除,但最後一定會失敗。直到她遇到了擁有“幻想殺手”能力的上條當麻,才得到了徹底地拯救。
神裂火織史提爾·馬格努斯曾是她的監護人和親密夥伴,但由於某個事件與神裂火織目前處於冷戰狀態;雖在“三澤塾”事件後曾向史提爾道謝,但只把史提爾當成“毫無瓜葛之人”。
灰村清孝筆下的上條當麻和茵蒂克絲灰村清孝筆下的上條當麻和茵蒂克絲
把上條當麻看做最重要的人,而且是“不在乎世界上任何事情,眼中只有當麻”的程度,對上條非常信賴。除了用“咬”,還經常叫嚷“當麻大笨蛋”來泄憤,但她本人則說明這個“笨蛋”只是發語詞,並不是認為當麻真的是笨蛋,所以要當麻也不用太難過。經常因為上條面對魔法強敵卻不仰賴她而埋怨他,在“亞得里亞海女王”事件後會因為這次沒有一個人被丟下而心情好。對上條當麻“拯救不幸少女”這種事也早就習慣了,經常冷言冷語。
神裂火織史提爾·馬格努斯曾是她的監護人和親密夥伴,但由於某個事件與神裂火織目前處於冷戰狀態;雖在“三澤塾”事件後曾向史提爾道謝,但只把史提爾當成“毫無瓜葛之人”。
能夠清楚地分辨出御坂美琴御坂妹,分別會用“短髮”和“冰山美人”來稱呼她們,本人則被美琴稱作“小不點”等。將她交到的第一個朋友風斬冰華視作“重要的朋友”。
月詠小萌姬神秋沙土御門舞夏都很熟。在上條班級的大霸星祭慶功宴時,突然闖入的茵蒂克絲不僅在五秒鐘內就跟上條全班同學打成了一片,還會參加上條班級的一些活動。跟吹寄制理意外投緣。

特殊體質

茵蒂克絲擁有“完全記憶能力”的特異體質,無論是否期望,她都會將眼前的一切全塞進腦中。不管是路上的行人還是路邊行道樹上有多少片樹葉,無論多么複雜的事物,只要看過一次就會全部記住不會遺忘,還能夠將記憶妥善區別保存,但處在“自動書記”模式下的記憶會難得的模糊。藉此,茵蒂克絲將封印在世界各地的魔道書原典複製並保管在腦中,是將魔道書原典進行複製保存的魔道書圖書館。但是因為“王室派”壓力造成十萬三千本魔道書的內容有所偏頗,與卡提納有關的術式不在她的記憶中。此外,在茵蒂克絲擁有的知識中,也沒有涵蓋“神之右席”的術式。
魔道書圖書館魔道書圖書館
不只是保管,還可以從魔道書中抽取必要的情報加以運用,因而擁有高於原著的價值。豐富的魔法知識和能最快得出最適合對抗方針的套用能力正是她的武器。
雖然書籍內容是個一般人只要看就會發瘋的危險物品,但是茵蒂克絲卻具有一種特殊體質,其大腦構造有防禦“原典”的污染的功能。
“完全記憶能力”不是魔法,也不是超能力,單純只是一種體質而已。

防衛系統

將封印於世界各地的十萬三千本魔道書複製保存,這樣的人名為禁書目錄。教會讓茵蒂克絲記憶魔道書,是為了熟悉世界各地的魔法,得以準備應變之道。禁書目錄背負著“中和世界各地之魔法”的使命。不過這種強大的力量,只要使用時略有疏失,就會招致世界毀滅的危機。英國“王室派”和“清教派”為了防止禁書目錄背叛或是遭強奪,對其施以“項圈”和“自動書記”的魔法。

自動書記

“自動書記(John's Pen)”,能任意運用十萬三千本魔道書,徹底保護禁書目錄的知識免於篡奪者的掠奪,是最強的防衛裝置。平時處於休眠狀態,但當禁書目錄面臨生命危機或外敵襲擊(篡奪知識或破壞項圈)時,會自動啟動代替茵蒂克絲處理或擊退。如同“自動”二字所示,會以機械化的方式分析魔法,架構相應的魔法並執行。茵蒂克絲將“自動書記”下的自己稱為“覺醒”。
當有人強行讀取“禁書目錄”的情報時,“自動書記”會強制啟動。“自動書記”模式下的茵蒂克絲能任意運用十萬三千魔道書中的知識迎擊敵人,徹底保護知識寶庫免於篡奪者的掠奪,是最強的防衛裝置。當茵蒂克絲面臨生命危機(如失血過多)時“自動書記”亦會覺醒。“自動書記”模式下的茵蒂克絲會自我意識全無,並以機械般的表情進行魔法的解析和解說,在迎擊模式下眼中則會浮現出魔法陣。
英國方面為禁書目錄裝設了兩個安全裝置——“項圈”和“自動書記”的遠距控制靈裝,通過安全裝置可以強制啟動“自動書記”。

項圈

“項圈”是以茵蒂克絲的生命為要挾,每年都要進行消除記憶的魔法和儀式,也是將她捆綁防止背叛的枷鎖。“項圈”術式以刻在茵蒂克絲喉嚨深處的詭異符號為媒介,並架設多層結界保護,使得茵蒂克絲只要在一年期限到來時沒有將記憶銷去的話就會因儀式的自動生效而危及到生命。當“項圈”遇到某種干涉後亦會強制啟動“自動書記”並進入自動迎擊模式,但是卻被上條的“幻想殺手”輕易破壞掉了。
人腦的記憶會被分類存放,魔道書的“知識記憶”是不會影響到日常生活的“經歷記憶”的。也就是說茵蒂克絲的完全記憶能力,是根本不會要她的命的。但是,教會則以“原本她的腦中有85%被魔道書侵蝕,為了用剩下的15%生存,每年都要消除記憶”這種謊言以隱瞞真相,只是識為了讓茵蒂克絲不得不仰賴教會維生,同時欺騙神裂和史提爾等關心她的人,讓他們不得不遵從教會的指示執行對她的記憶消除。

遠距控制靈裝

“自動書記”的遠距控制靈裝能夠通過強制啟動“自動書記”獲取禁書目錄的知識和從外部干涉“自動書記”。
「自動書記」的遠距控制靈裝「自動書記」的遠距控制靈裝
遠距控制靈裝共有兩件:一件由“王室派”持有,後被右方之火奪取,最終被上條當麻破壞;另一件由“清教派”持有,在最高主教勞拉·史都華手中。兩件遠距控制靈裝中,先啟動者跟茵蒂克絲的連線會更強。因為有污染“原典”的效果,所以它的使用可以說是最後手段。
由於作為“自動書記”的重要因素“項圈”被上條當麻破壞,在啟動遠距控制靈裝連線禁書目錄的知識時,會對茵蒂克絲的大腦和精神造成巨大的負擔,使她陷入意識不明的狀態中。
透過遠距控制靈裝,茵蒂克絲的意識可以和持有者連線,持有者看到的聽到的情報也能傳到茵蒂克絲腦中。即使持有者失去了對遠距控制靈裝的控制,只要靈裝依然開啟,茵蒂克絲的意識便無法憑藉自己的意志回到身體裡面,而是飄蕩在靈裝周圍。當使用遠距控制靈裝提取禁書目錄的知識時,“自動書記”會自動啟動,排除妨礙遠距閱覽作業的人物和極有可能成為敵人的要因(例如靈裝)。但是,由於茵蒂克絲的意識會受到遠距控制靈裝無謂的干擾,導致她“自動書記”模式下的攻擊精準度和速度都會變差。遠距控制靈裝知識傳遞必要的訊號,肉體控制還是需要透過茵蒂克絲的大腦,所以只要讓茵蒂克絲昏迷貨控制她的精神,就可以阻止“自動書記”的行動。

移動教會

茵蒂克絲所穿的、純白絲質金線刺繡超豪華的修道服名曰“移動教會”。看起來就像是一件長度到達腳踝的連身洋裝,但是頭上的帽子卻有別於一般,是用一塊布包起來的。但是一般修道服應該是黑色的,茵蒂克絲的修道服卻是純白色的,並且每個角落都有金色的刺繡,讓人聯想到高級茶杯。
茵蒂克絲的修道服是把“教會”必備最低限的要素包含在內,是“以服裝為形體的教會”,故稱“移動教會”。包括布的織法、線的縫法、刺繡的裝飾法全都經過嚴密的計算,而且布料完整重現了杜林聖骸布(就是聖人被郎基努斯之槍貫穿時身上包的布),所以說“移動教會”的強度是教宗等級的(以科學的術語來說,就是核彈級的)。它的結界威力可以媲美倫敦大聖堂,這道結界除了傳說中的聖喬治之龍再度降臨,否則絕不可能被破壞。無論物理或是魔法攻擊,都會被它完全吸收。
“移動教會”是靠魔力來維持機能的,是終極防禦結界,但也會因其“異能之力”易被魔法師偵測而遭追蹤。在被上條當麻破壞後再無法發揮功能。
在“移動教會”被當麻的“幻想殺手”意外破壞後,由於一些重要部分的縫線全部拆開,只好用大型安全別針固定。雖然修道服從此失去了防禦功能,但是卻變得挺通風。穿著這樣修道服的茵蒂克絲,在機場安檢通過金屬探測器時會花掉了不少時間——身上滿是安全別針的修道服要換掉,否則會因為全身都是危險物品而無法登機。

魔法技能

茵蒂克絲不能依靠自己的意識來精煉魔力、施展魔法,這大概是因為她的魔力都被用在“自動書記”的自動迎擊系統上的緣故,迄今為止她所施展的魔法嚴格上講都是由教會輸入她體內的系統“自動書記”所施展的。
書寫魔道書的魔法師,都會在不知不覺之中將魔力隨著文字情報灌輸到紙張中,使魔道書形成“自動運轉的魔法陣”,達到魔道書無法被銷毀的自我防衛的效果。不過,茵蒂克絲根本沒有辦法靠自己的生命力來精煉除魔力,所以她憑藉記憶所寫下的原典手抄本則不會產生“自動運轉的魔法陣”,可以說是魔道書圖書館管理者的最佳人選。雖然茵蒂克絲沒有魔力,卻可以利用十萬三千本魔道書施展“強制詠唱”或“魔滅之聲”等數種能幹擾人類精神的攻擊方法,並能夠感覺魔力的流動。
雖然茵蒂克絲沒辦法使用魔法,但自身也擁有某種程度的抵抗力,例如可以藉由調整呼吸來可以讓自己進入貧血狀態,以此減輕繩縛的疼痛感。

技能

  • 強制詠唱
利用卡巴拉的拼詞法干涉敵對魔法師的詠唱,達到能夠干涉他人行使魔法,刻意讓對方失誤,藉此奪取魔法控制權的地步。茵蒂克絲沒辦法使用魔法,但她卻可以使用介入他人詠唱阻礙其魔法發動與效果的“強制詠唱(Spell Intercept)”,設法讓敵方魔法師自滅。這招是為了讓無法自行精製魔力的茵蒂克絲也能將“魔法”這種異能之力帶上戰場而創,可說是技術上的集大成。
由於魔法師必須經過思考、在腦中預想魔法的命令文才能施展魔法,所以只要以各種言詞或行動讓詠唱中的魔法師的陷入頭腦混亂,就可以妨礙施術者對魔法的操控。就好像正在挑戰繞口令的人,只要在他耳邊說些顛三倒四的話,就可以讓他的繞口令出錯。
但是,茵蒂克絲的強制詠唱亦非萬能,她的命令只能幹擾人類,如果沒有施術者,她的強制詠唱就無法發揮效果。一旦對上鍊金術師的“黃金大衍術”這類完全未知的術式、闇咲逢魔的“梓弓”之類以道具性能來大幅取代詠唱或自動控制模式下行動的石巨人的狀況,就完全派不上用場。當面對建宮齋字這樣每個具有魔法意義的動作都不到一秒鐘的狀況,以茵蒂克絲的聲音及技巧,根本無法在不到一秒鐘就完成的“動作”中插入“強制詠唱”。才剛一開口,建宮的“動作”就已經結束了。
另外,“強制詠唱”一次只能對付一個敵人。多個人同時詠唱多種術式,“強制詠唱”是沒辦法進行干擾的。
  • 魔滅之聲
藉由十萬三千本魔道書的知識,茵蒂克絲可以對十字教教義中的“矛盾點”提出犀利的批評,這就是所謂的“魔滅之聲(Sheol Fear)”。對十字教徒而言,十字教就好像是作業系統,教義的矛盾點就像安全防護上的漏洞,所以“魔滅之聲”是他們的天敵。只要一聽見,在一段時間內,人格就會徹底瓦解。
“魔滅之聲”對十字教徒以外的敵人是沒用的。至於奧雷歐斯·伊薩德這種魔道書作者,則是為了避免精神被自己所寫的魔道書原典破壞,早巳建構起特殊防壁,所以這招也無法發揮效果。
對團體進行宗教性質洗腦,比對個人容易得多。若以科學的角度來看,“魔滅之聲”是利用集團心理學的現象,突破眾人心中的自我防線。集團心理的“純度”是影響“魔滅之聲”的關鍵。如果“純度”下降,將讓“魔滅之聲”失去功用。“擁有相同思想的單純團體”較容易發揮效果,“擁有不同思想的複雜團體”則難收成效。如果是一對一戰鬥而不是團體戰,“魔滅之聲”就完全派不上用場。而如果聽不見聲音,“魔滅之聲”也無法發揮效果。

“自動書記”下使用的魔法

  • 回復魔法
回復魔法是將魔法師所做成的箱庭(註:在小箱子或盆內模擬山水或風景的迷你園藝藝作品)與一定空間連線,需要極為細微調整的治癒術式。只要用這樣的方式,光是大略修補受損的模擬玩偶,就能治癒與之連線的人體。但是,如果不區分出一定的範圍,並且完全連線“箱庭”,就無法產生效力。不只是單純物理方面,還必須考慮到魔法符碼的配置,以及天使之力的流動方式。雖說是回復魔法,依宗派、法則、術式而異,並非詠唱咒文就能治好傷口。就像感冒藥治不好骨折一樣,如果不針對目前的狀態進行適當的術式,對受傷的人就沒有任何效果。
首先要設定“箱庭”區分的領域。在施展魔法的時候,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決定領域的大小。如果想用魔法改變世界,就必須想畫出想改變的世界的範圍。當初在月詠小萌家,茵蒂克絲透過小矮桌、遊戲機的記憶卡、文庫書、玩具人偶等物件模擬出小萌房間的樣子(包括人、家具及其位置)。而後,茵蒂克絲透過帶領小萌詠唱,將桌上所創造的“神殿”跟房間連線在一起。簡單地說,房間裡面發生的事情也會發生在桌上,桌上發生的事情也會發生在房間裡。
所謂的守護者,就是在那受規範的小世界中臨時的神。只要能在領域中順利想像出守護者(天使),固定其形體,自由操控其行為,就可以在限定的區域內,做出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只要憑想像就可以,並不是實際召喚天使,只是將看不見的天使之力,依照施術者的意志集中並產生形體。
因為茵蒂克絲無法使用魔法,所以當初在她受傷的時候,是月詠小萌根據她指示發動了回復魔法。當生命能量補充完畢,確認已避免死亡危機後,“自動書記”會進入休眠狀態。
  • 聖喬治聖域(St. George's Sanctuary)
茵蒂克絲陷入危機時,由防衛系統“自動書記”發動的對單體入侵者最有效的魔法。
聖喬治聖域聖喬治聖域
發動時,在茵蒂克絲兩眼中浮現的兩個魔法陣一口氣擴大,在她眼前形成交疊在一起的兩個直徑兩米多的魔法陣,如同分別固定在她兩顆眼球上,浮在空中的魔法陣會隨著她腦袋的輕輕擺動而移動。隨後,魔法陣會以靠近她眉心的地方(兩個魔法陣的接點)為中心,向四面八方產生龜裂延伸至空間的每一個角落,仿佛一道防壁,阻止任何人靠近茵蒂克絲。
  • 龍王的嘆息(Dragon Breath)
茵蒂克絲在“自動書記”模式下,從由於發動“聖喬治聖域”而產生的空間的龜裂深處發出的直徑約一公尺的白色光束,是具有殺死一頭巨龍恐怖力量的攻擊性魔法。上條當麻的“幻想殺手”不僅無法將其光束完全消除,上條右手的處理能力趕不上其魔法的速度。最大射程不明,但是偏移的“龍王的嘆息”卻能將外太空中搭載超級電腦“樹形圖設計者”的人造衛星“織女星一號”擊毀。
龍王的嘆息龍王的嘆息
被“龍王的嘆息”破壞的部分會變作潔白的發光羽毛“光之羽”。
  • 豐饒神之劍(Laevatain)
茵蒂克絲在“自動書記”模式下所使用的魔法。“豐饒神之劍”重現了北歐神話中豐饒之神弗雷(Frey)所擁有的那把能自動戰鬥、殺敵之劍。以光粒子組成的細長西洋劍並沒把握在茵蒂克絲手中,而是漂浮在她周圍。“豐饒神之劍”擁有“賢明之人持有它,它會自動戰鬥,為主人帶來勝利”的傳說,並且在北歐神話中從沒有失敗的描述,是“自動漂浮空中,能確實置敵人於死地”的武器。
  • 神啊,你為何舍我而去?(Eioi Iama sabachthani)
茵蒂克絲在“自動書記”模式下所使用的魔法。以茵蒂克絲的臉為起點,浮現出巨大的魔法陣漂浮空中,並散發出紅黑色的光芒。光芒毫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夠將史提爾的“獵殺魔女之王”化為了碎片。

主要劇情

前日譚

(故事開篇)一年前的7月28日,在英國倫敦聖喬治大聖堂,茵蒂克絲在神裂火織史提爾·馬格努斯陪伴下被消除了記憶。但當茵蒂克絲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身處日本。茵蒂克絲判斷“追捕”她的神裂火織和史提爾是覬覦十萬三千冊魔道書的魔法結社成員,所以在醒來後立刻為躲避魔法師的“追捕”不停地逃亡中。

舊約

7月20日,在逃亡途中從屋頂上摔下來,掛在上條當麻寢室的陽台上,並與上條相遇,告知了對方魔法的存在。由於修女服“移動教會”的魔力被上條當麻的“幻想殺手”消除而慘遭爆衣,不得不用安全別針固定修女服。匆匆離開後又因被英國清教魔法師神裂火織砍傷,為取遺忘在上條宿舍中、還在散發魔力的修女帽“風帽”而最終倒在了上條宿舍門口。被上條帶到月詠小萌老師家進行急救,在“自動書記”狀態下指導小萌老師使用回復魔法進行治療。
7月28日凌晨,由於束縛其的“項圈”受到上條幹涉而強制進入“自動書記”狀態。雖然最終上條在史提爾和神裂的協力下成功壓制了“自動書記”狀態下暴走的茵蒂克絲,並將“項圈”徹底破壞無法再生,但是上條卻因被生成的“光之羽”擊中腦部而失去記憶。為了不讓茵蒂克絲難過,他隱瞞了自己失憶的事。此後與作為防止茵蒂克絲背叛教會的枷鎖的上條共同生活在一起。
8月8日,茵蒂克絲以迷路的狀態誤入“三澤塾”事件的中心,並被過去的同伴原羅馬正教鍊金術師奧雷歐斯·伊薩德控制,最終上條和史提爾成功將事件解決後獲救。以“移動教會”的名義收留了姬神秋沙,用“凱爾特十字(Celtic cross)”將其“吸血殺手”能力封印。
8月27日,和上條一同離開學園都市來到海邊民宿“海之家”本打算享受美好的海邊時光。卻在28-29日因受大魔法“天使墜落”的影響外表被替換成藍發耳環而遭上條當麻以掐脖子、脖子以下整體埋入沙中、夾在門後、暈倒後卻遭無視等粗暴對待。
8月31日上午,在上條被偽裝成海原光貴的魔法師艾扎力在追殺時提供其有關對方所用魔法的信息。傍晚,在家庭餐廳被為獲取茵蒂克絲腦內魔道書的日本神道教魔法師闇咲逢魔綁走並遭“繩縛”。在得知其綁走茵蒂克絲的目的是為心儀女子解除詛咒後,上條決定以其“幻想殺手”幫助闇咲逢魔。
9月1日,飢餓狀態下的茵蒂克絲亂入上條學校,遇到了風斬冰華並成為了朋友。和上條、風斬在地下街遊玩時,因魔法師雪莉·克倫威爾的入略而困於地下街。在遇到了御坂美琴和白井黑子後,被風紀委員白井黑子利用空間移動移至地面。在尋找寵物斯芬克斯時又遭雪莉的石像的襲擊,使用“強制詠唱”防禦,被風斬冰華所救。
9月8日的《法之書》事件中,被史提爾作為把上條誘出來的餌而“綁架”出學園都市。此後和上條、史提爾和羅馬正教雅妮絲部隊一同尋找被天草式十字淒教“綁架”的羅馬正教修女奧索拉·阿奎納。在找到奧索拉交給羅馬正教後發現了羅馬正教的陰謀,與上條、史提爾和天草式眾人一同對抗雅妮絲部隊,並解救出奧索拉。
9月19日的大霸星祭首日,為上條當麻加油而不斷努力。在飢餓狀態下先後得到御坂美琴和小萌老師的幫助。在更換拉拉隊制服時被上條看見,在咬上條頭時因親到了他的臉而開始對咬人開始在意。中午時分,參與御坂和上條兩家聚餐。餐後對當麻說自己發胖表示不滿,並要求上條為她測量腰圍,結果被路過的美琴打飛的上條扯下了裙子。“使徒十字”事件成功解決後,被前來探視的御坂美琴和白井黑子目擊到了上條和她之間的愉快場面。
9月27日,因為上條當麻抽中了北義大利旅行的雙人票,而跟他一起來到義大利。在基奧賈遇到了正在搬家的奧索拉。在搬家結束後,卻遭到羅馬正教的“女王艦隊”的襲擊。在上條和奧索拉被困在“女王艦隊”的冰船上後,找來天草式的援兵,解救出上條、奧索拉及雅妮絲部隊的露琪亞安潔莉娜。在她和天草式的協助下,上條當麻打敗了了羅馬正教主教彼亞吉歐·普索尼,破壞了其靈裝“限刻的十字架”與“亞得里亞海女王”的核心,拯救了包括雅妮絲·桑提斯在內的二百五十名雅妮絲部隊修女。
9月30日,與尋找最後之作的一方通行相遇,並把一方通行的錢都吃得乾乾淨淨。在隨後成為獵犬部隊的滅口對象時,又得到一方通行的幫助。因為有人從外部操縱AIM擴散力場的組成,風斬冰華變化成人工天使“保險絲·風斬”。“保險絲·風斬”跟統率它的“核心”各自在不同的場所,為拯救風斬,上條決定由茵蒂克絲到“核心”那邊解決問題,而在這段期間,由他從前方之風手中守護風斬。她從御坂美琴那裡獲取了有關AIM擴散力場的相關知識,並通過“詠唱”清除了植入最後之作腦中的病毒,最後拯救了風斬冰華。
10月中旬,在吃了護衛上條而來的五和做的料理後也整個人被她收服,被上條要求向五和看齊卻弄壞了 浴缸,不得不和上條、五和去第二十二學區地下街的浴場。當後方之水襲擊上條之際,她卻正忙著穿梭在“食物空間”的試吃區。
10月17日,英國清教發布了“禁書目錄召回令”,茵蒂克絲被召回協助調查歐陸隧道爆炸事件。不過,英國第二公主凱莉莎的目的只是讓茵蒂克絲親口證實,指出歐陸隧道爆炸是由法國政府所主導的,作為向法國開戰的“合理的藉口”。在18日日期變更時凱莉莎發動叛亂後被騎士派控制,在被後方之水解救後跟天草式會合。在“清教派”的反攻作戰中,完成對卡提納分析的茵蒂克絲介入戰鬥,她的“強制詠唱”奪取了凱莉莎手中“正統卡提納”的控制權,上條當麻則趁機靠著後方之水的臂力沖向凱莉莎將“正統卡提納”破壞,軍事政變宣告結束。但隨後由於被襲來的右方之火奪取了“自動書記”的遠程控制靈裝而失去了意識。上條當麻為了拯救被右方之火控制的她而前往俄羅斯。
10月30日,由於右方之火操縱遠距控制靈裝強項讀取茵蒂克絲腦中的知識,造成茵蒂克絲以“自動書記”的狀態暴走,使得史提爾·馬格努斯疲於周旋。在“伯利恆之星”上由於上條當麻打敗了右方之火,使得沒有人操控的茵蒂克絲的意識漂浮在遠程控制靈裝周圍,在上條坦誠了自己失憶的真相併保證回去之後絕對會對她道歉後,表示原諒了上條的隱瞞並希望能和他再次見面。隨即遠程控制靈裝被上條破壞,茵蒂克絲的意識被送回到了尚在英國聖喬治大教堂的肉體內。

新約

11月5日,茵蒂克絲回到學園都市中上條的宿舍,在那裡迎來了上條的歸來。
在討伐“搗蛋鬼”的作戰中,跟隨上條當麻、蕾薇妮雅·柏德蔚蕾莎、御坂美琴及雲川鞠亞搭乘超音速客機前往“搗蛋鬼”的根據地、位於東京灣的“海上墳場(日文:船の墓場)”,但在東京上空,飛機遭到“搗蛋鬼”魔法師弗蕾雅創造的“地底惡龍”解體。在御坂美琴的搭救和夾帶下,在駛往東京灣的捷運車廂上追趕上了上條。藉助強制詠唱讓來襲者弗蕾雅身體的控制權由胎兒(弗蕾雅本體)回歸母體。但到達“海上墳場”後,原本是共同對付魔神歐提努斯的上條當麻,態度卻180度大轉彎,竟然為了守護歐提努斯而不惜與全世界為敵,這讓她非常惱火。於是,跟柏德蔚聯手來到丹麥。在通往菲英島的大橋上,以十萬三千本魔道書支持柏德蔚得到“以凡人之首殺害魔神的技術”。茵蒂克絲以人耳可聽頻率外的歌聲,光明正大地和柏德蔚溝通,藉此傳授對方十萬三千本魔道書的知識。在柏德蔚出手“主神之槍”前一刻,上條當麻穿過柏德蔚,打算擊破支持法術的禁書目錄。隨著上條的右手命中茵蒂克絲的胸口,茵蒂克絲的詠唱隨著尖叫中斷,柏德蔚手上的“主神之槍”也因不再安定而爆炸飛散。
12月3日,在“上里勢力”襲擊宿舍時,負責照顧虛弱不堪的“魔神”奈芙徒斯,並使用“強制詠唱”封鎖住了屬於魔法陣營的獲冴。
12月11日,跟上條當麻、土御門元春等人一起為找出解除舞夏所中詛咒的方法,潛入“沒有門窗的大樓”。當把蘿拉·史都華作靈媒的惡魔克倫佐暗算亞雷斯塔·克勞利,試圖控制學園都市,搶奪“書庫”時,被克倫佐用安全裝置操縱進入“自動書記”模式,跟被克倫佐附身的烏丸府蘭夾擊上條當麻、濱面仕上跟亞雷斯塔等人。米娜·馬瑟斯透過讓她記憶魔道書“原典”《黑貓祭祀秘錄》,清除了她腦中控制“自動書記”的魔法陣。

獎項榮譽

年份評選活動主辦方部門成績
2010年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11
寶島社
女性角色部門
第3名
2013年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14
寶島社
女性角色部門
第5名
2014年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15
寶島社
女性角色部門
第6位
2015年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16
寶島社
女性角色部門
第10位
2016年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17
寶島社
女性角色部門
第9位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