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冰心詩集)

繁星(冰心詩集)

《繁星》是冰心的第一部詩集,詩集收入詩人1919年冬至1921年秋所寫小詩164首,最初發於北京的《晨報》。《繁星》是冰心在印度詩人泰戈爾《飛鳥集》的影響下寫成的,用她自己的話說,是將一些“零碎的思想”收集在一個集子裡。總的說來,它們大致包括三個方面的內容。

作品部分節選入蘇教版七年級上冊語文教材第七課。

基本介绍

  • 中文名:繁星
  • 外文名:many stars on the sky
  • 作者冰心
  • 時間:1919年
  • 地區:中國
作品簡介,上部,下部,作者簡介,

作品簡介

繁星
一是對母愛與童真的歌頌。冰心,這位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第一名著名女作家,她一步入文壇,便以宣揚“愛的哲學”著稱。而母愛,就是“愛的哲學”的根本出發點。她認為,母愛是孕育萬物的源泉,是推動世界走向光明的根本動力,“有了愛,便有了一切”。在《繁星》中,她把母愛視為最崇高、最美好的東西,反覆加以歌頌。
這種母愛的頌歌,在《繁星》里占了相當大的比重。可以說,正是對母愛的深情讚頌,奠定了這部作品深沉的細膩的感情基調。與頌揚母愛緊密相連的,便是對童真、童趣、童心及一切新生事物的珍愛。在詩人眼裡,充滿純真童趣的世界才是人間最美的世界。
二是對大自然的崇拜和讚頌。在冰心看來,人類來自自然,歸於自然,人與自然應該是和諧一致的。
冰心還將母愛、童真、自然融為一體:
造物者——
倘若在永久的生命中,
只容有一次極樂的應許,
我要至誠地求著:
“我在母親懷裡,
母親在小舟里,
小舟在月明的大海里。”
這首詩把對母愛的歌頌、對童真的呼喚、對自然的詠嘆完美地融合在一起,營造出一個至善至美的世界,感情誠懇深沉,語言清新典雅,給人以無窮的回味和啟迪,是冰心小詩中最美的篇章之一。
三是對人生的思考和感悟。我們稱這部分詩為“哲理詩”,這類詩簡練而雋永。
在藝術上,《繁星》兼采中國古典詩詞和泰戈爾哲理小詩之長,善於捕捉剎那間的靈感,以三言兩語書寫內心的感受和思考,形式短小而意味深長。特別是在語言上,清新淡雅而又晶瑩明麗,明白曉暢而又情韻悠長,具有獨特的藝術魅力。

上部

繁星閃爍著——
深藍的天空
何曾聽得見他們對語
沉默中
微光里
它們深深的互相頌讚了
童年呵!
是夢中的真
是真中的夢
是回憶時含淚的微笑
萬頃的顫動——
深黑的島邊
月兒上來了
生之源
死之所!
小弟弟呵!
我靈魂中三顆光明喜樂的星
溫柔的
無可言說的
靈魂深處的孩子呵!
黑暗
怎樣幽深的描畫呢
心靈的深深處
宇宙的深深處
燦爛光中的休息處
鏡子
對面照著
反而覺得不自然
不如翻轉過去好
醒著的
只有孤憤的人罷!
聽聲聲算命的鑼兒
敲破世人的命運
殘花綴在繁枝上
鳥兒飛去了
撒得落紅滿地——
生命也是這般的一瞥么
夢兒是最瞞不過的呵!
清清楚楚的
誠誠實實的
告訴了
你自己靈魂里的密意和隱憂
嫩綠的芽兒
和青年說
"發展你自己!"
淡白的花兒
和青年說
"貢獻你自己!"
深紅的果兒
和青年說
"犧牲你自己!"
十一
無限的神秘
何處尋他
微笑之後
言語之前
便是無限的神秘了
十二
人類呵!
相愛罷
我們都是長行的旅客
甸著同一的歸宿
十三
一角的城牆
蔚藍的天
極目的蒼茫無際——
即此便是天上一人間
十四
我們都是自然的嬰兒
臥在宇宙的搖籃里
十五
小孩子!
你可以進我的園
你不要摘我的花——
看玫瑰的刺兒
刺傷了你的手
十六
青年人呵!
為著後來的回憶
小心著意的描你現在的圖畫
十七
我的朋友!
為什麼說我"默默"呢
世間原有些作為
超乎語言文字以外
十八
文學家呵!
善意的撒下你的種子去
隨時隨地要發現你的果實
十九
我的心
孤舟似的
穿過了起伏不定的時間的海
二十
幸福的花枝
在命運的神的手裡
尋覓著要付與完全的人
二十一
窗外的琴弦撥動了
我的心呵!
怎只深深的繞在餘音里
是無限的樹聲
是無限的月明
二十二
生離——
是朦朧的月日
死別——
是憔悴的落花
二十三
心靈的燈
在寂靜中光明
在熱鬧中熄滅
二十四
向日葵對那些未見過白蓮的人
承認他們是最好的朋友
白蓮出水了
向日葵低下頭了
她亭亭的傲骨
分別了自己
二十五
死呵!
起來頌揚他
是沉默的終歸
是永遠的安息
二十六
高峻的山巔
深闊的海上——
是冰冷的心
是熱烈的淚
可憐微小的人呵!
二十七
詩人
是世界幻想上最大的快樂
也是事實中最深的失望
二十八
故鄉的海波呵!
你那飛濺的浪花
從前怎樣一滴一滴的敲我的盤石
也怎樣一滴一滴的敲我的心弦
二十九
我的朋友
對不住你
我所能付與的慰安
只是嚴冷的微笑
三十
光陰難道就這般的過去么
除卻縹緲的思想之外
一事無成!
三十一
家是最不情的——
人們的淚珠
便是他的收成
三十二
玫瑰花的刺
是攀摘的人的嗔恨
是她自己的慰樂
三十三
母親呵!
撇開你的憂愁
容我沉酣在你的懷裡
只有你是我靈魂的安頓
三十四
創造新陸地的
不是那滾滾的波浪
卻是他底下細小的泥沙
三十五
萬千的天使
要起來歌頌小孩子
小孩子!
他細小的身軀里
含著偉大的靈魂
三十六
陽光穿進石隙里
和極小的刺果說
"借我的力量伸出頭來罷
解放了你幽囚的自己!"
樹幹兒穿出來了
堅固的盤石
裂成兩半了

下部

三十七
藝術家呵!
你和世人
難道終久的隔著一重光明之霧
三十八
井欄上
聽潺潺山下的河流——
料峭的天風
吹著頭髮
天邊——地上
一回頭又添了幾顆光明
是星兒
還是燈兒
三十九
夢初醒處
山下幾疊的雲衾里
瞥見了光明的她
朝陽呵!
臨別的你
已是堪憐
怎似如今重見!
四十
我的朋友!
你不要輕信我
貽你以無限的煩惱
我只是受思潮驅使的弱者阿!
四十—
夜已深了
我的心門要開著——
一個浮蹤的旅客
思想的神
在不意中要臨到了
四十二
雲彩在天空中
人在地面上
思想被事實禁錮住
便是一切苦痛的根源
四十三
真理
在嬰兒的沉默中
不在聰明人的辯論里
四十四
自然呵!
請你容我只問一句話
一句鄭重的話
我不曾錯解了你么
四十五
言論的花兒
開的愈大
行為的果子
結得愈小
四十六
做飯上的蠟燭
依舊照著罷!
反覆的調兒
彈再一闋罷!
等候著
遠別的弟弟
從夜色里要到門前了
四十七
兒時的朋友
海波呵
山影呵
燦爛的晚霞呵
悲壯的喇叭呵
我們如今是疏遠了么
四十八
弱小的草呵!
驕傲些罷
只有你普遍的裝點了世界
四十九
零碎的詩句
是學海中的一點浪花罷
然而他們是光明閃爍的
繁星般嵌在心靈的天空里
五十
不恆的情緒
要迎接他么
他能湧出意外的思潮
要創造神奇的文字
五十—
常人的批評和斷定
好像一群瞎子
在雲外推測著月明
五十二
軌道旁的花兒和石子!
只這一秒的時間裡
我和你
是無限之生中的偶遇
也是無限之生中的永別
再來時
萬千同類中
何處更尋你
五十三
我的心呵!
警醒著
不要卷在虛無的旋渦里!
五十四
我的朋友!
起來罷
晨光來了
要洗你的隔夜的靈魂
五十五
成功的花
人們只驚慕她現時的明艷!
然而當初她的芽兒
浸透了奮鬥的淚泉
灑遍了犧牲的血雨
五十六
夜中的雨
絲絲的織就了詩人的情緒
五十七
冷靜的心
在任何環境裡
都能建立了更深徽的世界
五十八
不要羨慕小孩子
他們的知識都在後頭呢
煩悶也已經隱隱的來了
五十九
誰信一個小"心"的嗚咽
顫動了世界
然而他是靈魂海中的一滴
六十
輕雲淡月的影里
風吹樹梢——
你要在那時創造你的人格
六十一
風呵!
不要吹滅我手中的蠟燭
我的家遠在這黑暗長途的盡處
六十二
最沉默的一剎那頃
是提筆之後
下筆之前
六十三
指點我罷
我的朋友!
我是橫海的燕子
要尋覓隔水的窩巢
六十四
聰明人!
要提防的是
憂鬱時的文字
愉快時的言語
六十五
造物者呵!
誰能追蹤你的筆意呢
百千萬幅圖畫
每晚窗外的落日
六十六
深林里的黃昏
是第一次么
又好似是幾時經歷過
六十七
漁娃!
可知道人羨慕你
終身的生涯
是在萬頃柔波之上
六十八
詩人呵!
緘默罷
寫不出來的
是絕對的美
六十九
春天的早晨
怎樣的可愛呢!
融洽的風
強揚的衣袖
靜悄的心情
七十
空中的鳥!
何必和籠里的同伴爭噪呢
你自有你的天地
七十一
這些事——
是永不漫滅的回憶
月明的園中
藤蘿的葉下
母親的膝上
七十二
西山呵!
別了!
我不忍離開你
但我苦憶我的母親
七十三
無聊的文字
拋在爐里
也化作無聊的火光
七十四
嬰兒
是偉大的詩人
在不完全的言語中
吐出最完全的詩句
七十五
父親呵!
出來坐在月明里
我要聽你說你的海
七十六
月明之夜的夢呵!
遠呢
近呢
但我們只這般不言語
聽——聽
這微擊心弦的聲!
眼前光霧萬重
柔波如醉呵!
沉——沉
七十七
小盤石呵!
堅固些罷
準備著前後相催的波浪!
七十八
真正的同情
在憂愁的時候
不在快樂的期間
七十九
早晨的波浪
已經過去了
晚來的潮水
又是一般的聲音
八十
母親呵!
我的頭髮
披在你的膝上
這就是你賦予我的萬縷柔絲
八十一
深夜!
請你容疲乏的我
放下筆來
和你有少時寂靜的接觸
八十二
這問題很難回答呵
我的朋友!
什麼可以點綴了你的生活
八十三
小弟弟!
你惱我么
燈影下
我只管以無稽的故事
來騙取你
緋紅的笑頰
凝注的雙眸
八十四
寂寞呵!
多少心靈的舟
在你軟光中浮泛
八十五
父親呵!
我願意我的心
像你的佩刀
這般的寒生秋水!
八十六
月兒越近
影兒越濃
生命也是這般的真實么
八十七
初識的海中
神秘的礁石上
處處閃爍著懷疑的燈光呢
感謝你指示我
生命的舟難行的路!
八十八
冠冕
是暫時的光輝
是永久的束縛
八十九
花兒低低的對看花的人說
"少顧念我罷
我的朋友!
讓我自己安靜著
開放著
你們的愛
是我的煩擾
九十
坐久了
推窗看海罷!
將無邊感慨
都付與天際微波
九十一
命運!
難道聰明也抵抗不了你
生——死
都挾帶著你的權威
九十二
朝露還串珠般呢!
去也——
風冷衣單
何曾人到煩亂的心
朦朧里數著曉星
怪驢兒太慢
山道太長——
夢兒欺枉了我
母親何曾病了
歸來也——
轡兒緩了
陽光正好
野花如笑
看朦朧曉色
隱著山門
九十三
我的心呵!
是你驅使我呢
還是我驅使你
九十四
我知道了
時間呵!
你正一分一分的
消磨我青年的光陰!
九十五
人從枝上折下花兒來
供在瓶里——
到結果的時候
卻對著空枝嘆息
九十六
影兒落在水裡
句兒落在心裡
都一般無痕跡
九十七
是真的么
人的心只是一個琴匣
不住的唱著反覆的音調!
九十八
青年人!
信你自己罷!
只有你自己是真實的
也只有你能創造你自己
九十九
我們是生在海舟上的嬰兒
不知道
先從何處來
要向何處去
一百
夜半——
宇宙的睡夢正濃呢!
獨醒的我
可是夢中的人物
一 百零一
弟弟呵!
似乎我不應勉強著憨嬉的你
來平分我孤寂的時間
一百零二
小小的花
也想抬起頭來
感謝春光的愛——
然而深厚的恩慈
反使他終於沉默
母親呵!
你是那春光么
一百零三
時間!
現在的我
太對不住你么
然而我所拋撇的是暫時的
我所尋求的是永遠的
一百零四
窗外人說桂花開了
總引起清絕的回憶
一年一度
中秋節的前三日
一百零五
燈呵!
感謝你忽然滅了
在不思索的揮寫里
替我勻出了思索的時間
一百零六
老年人對小孩子說
"流淚罷
嘆息罷
世界多么無味呵!"
小孩子笑著說
"饒恕我
先生!
我不會構想我所未經過的事"
小孩子對老年人說
"笑罷
跳罷
世界多么有趣呵!"
老年人嘆著說
"原諒我
孩子!
我不忍回憶我所已經過的事"
一百零七
我的朋友!
珍重些罷
不要把心靈中的珠兒
拋在難起波瀾的大海里
一百零八
心是冷的
淚是熱的
心——凝固了世界
淚——溫柔了世界
一百零九
漫天的思想
收合了來罷!
你的中心點
你的結晶
要作我的南針
一百一十
青年人呵!
你要和老年人比起來
就知道你的煩悶
是溫柔的
一百一十一
太單調了么
琴兒
我原諒你!
你的弦
本彈不出笛幾的聲音
一百一十二
古人呵!
你已經欺哄了我
不要引導我再欺哄後人
一百一十三
父親呵!
我怎樣的愛你
也怎樣愛你的海
一百一十四
"家'么
我不知道
但煩悶一一憂愁
都在此中融化消滅
一百一十五
筆在手裡
句在心裡
只是百無安頓處——
遠遠地卻引起鐘聲!
一百一十六
海波不住地問著岩石
岩石永久沉默著不曾回答
然而他這沉默
已經過百千萬回的思索
一百一十七
小茅棚
菊花的頂子——
在那裡
要感出宇宙的獨立!
一百一十八
故鄉!
何堪遙望
何時歸去呢
白髮的祖父
不在我們的園裡了!
一百一十九
謝謝你
我的琴兒!
月明人靜中
為我頌讚了自然
一百二十
母親呵!
這零碎的篇兒
你能看一看么
這些字
在沒有我以前
已隱藏在你的心懷裡
一百二十一
露珠
寧可在深夜中
和寒花作伴——
卻不容那燦爛的朝陽
給她絲毫暖意
一百二十二
我的朋友!
真理是什麼
感謝你指示我
然而我的問題
不容人來解答
一百二十三
天上的玫瑰
紅到夢魂里
天上的松枝
青到夢魂里
天上的文字
卻寫不到夢魂里
一百二十四
"缺憾呵!
"完全"需要你
在無數的你中
襯托出他來
一百二十五
蜜蜂
是能溶化的作家
從百花里吸出不同的香計來
釀成他獨創的甜蜜
一百二十六
蕩漾的是小舟么
青翠的是島山么
蔚藍的是大海么
我的朋友!
重來的我
何忍懷疑你
只因我屢次受了夢兒的欺枉
一百二十七
流星
飛走天空
可能有一秒時的凝望
然而這一瞥的光明
已長久遺留在人的心懷裡
一百二十八
澎湃的海濤
沉黑的山影——
夜已深了
不出去罷
看呵!
一星燈火里
軍人的父親
獨立在旗台上
一百二十九
倘若世間沒有風和雨
這枝上繁花
又歸何處
只惹得人心生煩厭
一百三十
希望那無希望的事實
解答那難解答的問題
便是青年的自殺!
一百三十一
大海呵!
那一顆星沒有光
那一朵花沒有香
那一次我的思潮里
沒有你波濤的清響
一百三十二
我的心呵!
你昨天告訴我
世界是歡樂的
今天又告訴我
世界是失望的
明天的言語
又是什麼
教我如何相信你!
一百三十三
我的朋友!
未免太憂愁了么
"死"的泉水
是筆尖下最後的一滴
一百三十四
怎能忘卻
夏之夜
明月下
幽欄獨倚
勒紅的蓮花
深綠的荷蓋
縞白的衣裳!
一百十三五
我的朋友!
你曾登過高山么
你曾臨過大海么
在那裡
是否只有寂寥
只有"自然"無語
你的心中
是歡愉還是淒楚
一百三十六
風雨後——
花兒的芬勞過去了
花兒的顏色過去了
果兒沉默的在枝上懸著
花的價值
要因著果兒而定了!
一百三十七
聰明人!
拋棄你手裡幻想的花罷!
她只是虛無縹緲的
反分卻你眼底春光
一百三十八
夏之夜
涼風起了!
襟上蘭花氣息
繞到夢魂深處
一百三十九
雖然為著影兒相印
我的朋友!
你寧可對模糊的鏡子
不要照澄澈的深潭
她是屬於自然的!
一百四十
小小的命運
每日的轉移青年
命運是覺得有趣了
然而青年多么可憐剛
一百四十一
思想
只容心中游漾
剛拿起筆來
神趣便飛去了
一百四十二
一夜——
聽窗外風聲
可知道寄身山巔
燭影搖搖
影兒怎的這般清冷
似這般山河如墨
只是無眠——
一百四十三
心潮向後涌著
時間向前走著
青年的煩悶
便在這交流的旋渦里
一百四十四
塔邊
花底
微風吹著發兒
是冷也何曾冷!
這古院——
這黃昏——
這絲絲詩意——
繞住了斜陽和我
一百四十五
心弦呵!
彈起來罷——
讓記憶的女神
和著你調兒跳舞
一百四十六
文字
開了矯情的水閘
聽同情的泉水
深深地交流
一百四十七
將來
明媚的湖光里
可有個矗立的碑
怎敢這般沉默著——想
一百四十八
只這一枝筆兒
拿得起
放得下
是無限的自然!
一百四十九
無月的中秋夜
是怎樣的耐人尋味呢!
隔著層雲
隱著清光
一百五十
獨坐——
山下涇雲起了
更隔院斷續的清磬
這樣黃昏
這般微雨
只做就些兒調悵
一百五十一
智慧的女兒!
向前迎住罷
"煩悶'來了
要敗壞你永久的工程
一百五十二
我的朋友!
不要任憑文字困苦你
文字是人做的
人不是文字做的
一百五十三
是憐愛
是溫柔
是憂愁——
這仰天的慈像
融化了我陳結的心泉
一百五十四
總怕聽天外的翅聲——
小小的鳥呵!
羽翼長成
你要飛向何處
一百五十五
白的花勝似綠的葉
濃的酒不如淡的茶
一百五十六
清曉的江頭
白霧
是江南天氣
雨兒來了——
我只知道有蔚藍的海
卻原來還有碧綠的江
這是我父母之鄉!
一百五十七
因著世人的臨照
只可以拂拭鏡上的塵埃
卻不能增加月兒的光亮
一百五十八
我的朋友!
雪花飛了
我要寫你心裡的詩
一百五十九
母親呵!
天上的風雨來了
鳥兒躲到他的巢里
心中的風雨來了
我只躲到你的懷裡
一百六十
聰明人!
文字是空洞的
言語是虛偽的
你要引導你的朋友
只在你
自然流露的行為上!
一百六十一
大海的水
是不能溫熱的
孤傲的心
是不能軟化的
一百六十二
青松枝
紅燈彩
和那柔曼的歌聲——
感謝你付與我
寂靜里的光明
一百六十三
片片的雲影
也似零碎的思想么
然而難將記憶的本兒
將他寫起
一百六十四
我的朋友!
別了
我把最後一頁
留與你們!

作者簡介

冰心(1900.10.5—1999.2.28),原名謝婉瑩,福建省福州市長樂區人,作家,詩人,散文家。1921年加入文學研究會。1923年在燕京大學中文系畢業,同年到美國留學,1926年回國。曾在燕京大學、北平女子文理學院、清華大學任教。曾任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第三屆理事。1946年後到日本東京大學任教。1951年回國。歷任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顧問,中國文聯副主席,全國人大第一至第五屆代表,政協第五至第七屆常委,中國文聯第二至第四屆委員,中國作協第二、三屆理事。曾為中國民主促進會名譽主席。自1919年開始發表作品以來,著譯等身,散文集《寄小讀者》《櫻花贊》,詩集《春水》、《繁星》在文學史上享有盛名,哺育了幾代青少年,所譯詩文《泰戈爾詩集》《馬亨德拉詩抄》《印度童話集》,是名作名譯。除單行本外,並有《冰心著譯選集》三卷,《冰心文集》六卷出版。《空巢》獲1980年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