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顯

王德顯

王德顯1956年出生,黑龍江人。畢業於哈爾濱體院,曾任國家長跑馬拉松集訓隊主教練。培養出栗娟、黎葉梅、艾冬梅、孫英傑和邢慧娜等著名選手,其中邢慧娜獲得了雅典奧運會女子萬米金牌,孫英傑多次獲得國際大賽冠軍。

基本介绍

  • 中文名:王德顯
  • 國籍:中國
  • 出生地:黑龍江省雞西市
  • 出生日期:1956年
  • 職業:運動員、教練
  • 畢業院校:哈爾濱師範學院
  • 主要成就:受教弟子邢慧娜獲得雅典奧運金牌
  • 代表作品:指導山東選手邢慧娜獲得雅典奧運會女子 10000米冠軍
  • 祖籍:山東
  • 受教弟子:栗娟 黎葉梅 孫英傑 邢慧娜等
執教成績,栗娟,黎葉梅,艾冬梅,孫英傑,白雪,邢慧娜,郭萍,師徒恩怨,侵占收入事件,打人事件,社會評價,徒弟評價,

執教成績

栗娟

1984年全國馬拉松賽第四名;第三屆世界盃馬拉松賽第6名。

黎葉梅

第三屆世界盃馬拉松賽第7名;1990年、1993年北京國際馬拉松賽的冠軍。

艾冬梅

艾冬梅:1999年北京國際馬拉松賽冠軍。

孫英傑

孫英傑:2002年波士頓國際馬拉松賽第4名;2002年釜山亞運會女子5000米和10000米金牌;2003年第九屆世界田徑錦標賽女子10000米銅牌;2004年雅典奧運會女子5000米第八名、女子10000米第六名;2004年第十三屆世界半程馬拉松錦標賽冠軍;從2003年開始,連續三年獲得北京國際馬拉松賽冠軍,其中在2003年該項賽事上以2小時19分39秒創造了世界女子馬拉松歷史上排名第三的好成績。
王德顯王德顯

白雪

白雪:2008年北京國際馬拉松賽冠軍;2009年8月23日,第十二屆(柏林)世界田徑錦標賽女子馬拉松冠軍。

邢慧娜

此外,作為國家中長跑集訓隊主教練,他還指導山東選手邢慧娜獲得雅典奧運會女子10000米冠軍。

郭萍

1998年日本國際馬拉松比賽亞軍。

師徒恩怨

侵占收入事件

2006年9月18日艾冬梅等3人向北京市海淀區法院提起訴訟,狀告教練王德顯侵占她們訓練期間的收入,要求王德顯退還被侵占的收入總計12萬元。9月21日北京市海淀區法院立案收下艾冬梅等人的訴訟材料,正式受理3人起訴王德顯侵犯其財產所有權案,艾冬梅等人狀告王德顯一案進入法律程式。
王德顯王德顯
2006年11月9日艾冬梅等人狀告王德顯侵吞工資一案進行第一次庭審,雙方都對法官提出的是否和解的可能給予拒絕。同時,艾冬梅等人對訴訟請求的賠償金額達到24萬元。
2006年11月27日艾冬梅等人狀告王德顯侵吞工資一案進行第二次庭審,儘管王德顯沒有出現在法庭上,但艾冬梅等人再出驚人之舉,她們提出申請,追加火車頭體工大隊為本案被告。
2006年11月28日經過兩次證據交換,艾冬梅等人表示可以和王德顯庭外和解,但前提是王德顯拿出足夠的誠意和行動,最重要的是付清艾冬梅等人提出的賠償金。
2007年4月7日艾冬梅在網上出售獎牌,以獲取生活費,並擺起了地攤,此案再次回到人們的視野中。
2007年6月7日艾冬梅證實狀告王德顯侵吞工資一案,將在6月21日開庭。
2007年6月18日艾冬梅等人狀告火車頭體工大隊教練王德顯及火車頭體工大隊侵犯工資一案在北京市海淀區法院結案,雙方達成和解。

打人事件

孫英傑這樣談到:“他(王德顯)培養了我這么半天,可能是之前我反而在媒體上又說他怎么怎么樣的,他認為我就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一個人,所以從我回來以後幾乎是我有點兒什麼事情他就動手打,當時我們指導最後一鞭子,把我鎖骨打壞的時候,我第二天訓練都沒法練,我就跟他說,我鎖骨疼,他說沒事,就是碰了一下。可是我回家拍片子的時候,發現鎖骨又裂了。而且我後背當時誰也沒有看到,根本就是一塊好的地方都沒有,全是青的,全是血,都腫的那么高,我心裡真的很難受,當我走得時候心裡都特別的痛,因為畢竟帶了我十二年啊,十二年,很長啊,他可以說像我的父母一樣關心我,因為我在練了體育之後八年沒有回家,這八年當中他就像父母一樣關心我照顧我,雖然打我罵我,但是為了我好,為了我出成績,所以我不怨他,我也不恨他,到現在為止我也不恨他,我也不怨他,只是我們之間沒法再去配合了,所以說我離開了他。”
王德顯王德顯

社會評價

曾任中國長跑集訓隊教練和火車頭體協長跑教練的王德顯,長年來侵吞隊員艾冬梅等人的收入所得,有王德顯簽名領取隊員工資的字據為證。空穴來風,既然艾冬梅等人已經將王德顯告上法庭,相信法庭最終會給出明確結論。孫英傑遭教練王德顯毒打之事首先在央視上曝光。按照孫英傑的說法,這種把她的鎖骨抽裂,後背沒一塊好肉的毒打,對她不是第一次,王德顯以私刑體罰隊員比較普遍。王德顯矢口否認打人,但孫英傑的母親對新華社記者哭訴時透露,同為王德顯弟子的奧運冠軍邢慧娜親眼目睹了孫英傑的傷勢,可以作為人證。
王德顯王德顯
相信如果不是艾冬梅、孫英傑等人在忍無可忍的境況下揭露內情,人們萬萬也想不到在鮮花歡呼聲籠罩的運動場上,居然有這等陽光照不到的黑暗之處,連她們這樣著名的運動員都遭遇如此不公的對待。艾冬梅等人傷殘的腳,在電視鏡頭上慘不忍睹。被剋扣的幾萬元錢對別人不算回事,但對於失去工作能力且撫養半歲大嬰兒的艾冬梅來說,則完全是救命錢。孫英傑自從誤服了從天安門公廁“撿到”的興奮劑後,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被停賽處罰之後,竟因“頂撞師母”,引來一頓毒毆。艾冬梅、孫英傑等人屬於弱勢群體,身上有農村姑娘誠實和軟弱的一面,值得同情。
那么,這種現象在中國體育界到底是個案還是普遍現象?
從調查和接觸看,這類事件在我國體壇並非普遍現象,只是在田徑的長跑和競走項目上有過先例。獲得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會競走冠軍的陳躍玲曾因故被“魔鬼教練”王魁扇過耳光,後師徒反目;上世紀90年代中,有文章披露長跑教練馬俊仁也曾打過他的隊員,而且,馬俊仁的隊伍解體也和獎金分配不公有關。由此可見,這種情況發生有幾個前提:第一、均發生在個人項目上;第二、教練員軍閥作風、家長式管理;第三、隊員都是出身窮苦、任勞任怨的農村姑娘;第四、主管上級管理缺失,只重金牌,缺乏監督。
雖然這類現象並不普遍,但一旦被披露,便在社會上引起震動,除此之外,還可能繁衍出更加嚴重的其他惡果。
以王德顯為例。他掌握著長跑隊的財務,事實證明,他的隊員中兩人因服用興奮劑而遭處罰。大家知道,興奮劑是需要花錢買的,不是總能從廁所里撿到的,那么,這筆買藥錢從何而來?斷斷不會是體工隊明確提供的。所以,這筆灰色開支成為咽到肚子裡的秘密,除了決策人清楚,恐怕連吃藥的隊員都不清楚。額外開支是否從剋扣中來,這需要調查和追蹤。如果艾冬梅、孫英傑二人知情,希望在揭露傷疤的同時,也揭露毒瘤,不要藏著、掖著。事件發生後,我們遺憾地看到,直接和間接的管理部門並沒有主動承擔責任,似乎使人感到:王德顯構建了一個“獨立王國”,可以對隊員動私刑、盯梢、封口,把一個小小的長跑隊變成“家天下”。
王德顯王德顯
事實上,單純遏止剋扣隊員收入和打隊員的現象發生非常容易。建議各運動隊健全嚴格的管理機制和條例;對教練員的權利和職責有所規範和限定,對外訓的項目組加強管理和監督;對運動員加強人文關懷,將工資和獎金直接打入運動員自己掌握的賬戶里。做到這些,這類令人難以置信的惡果想發生都難!
“亡羊補牢,猶未晚也”。各運動隊應該汲取教訓,不能下了獎牌指標就大撒把,放縱金牌教練,使其失控。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的成績雖然是硬指標,但構建和諧社會、關心弱勢群體、加強人文關懷,更加關係重大。

徒弟評價

孫英傑斥昔王德顯變態
孫英傑:我這個人不是很記仇的。結婚之前還給他發了請柬,沒來。前幾年過年我給他發過簡訊,從來都沒回我,既然他不顧及師徒情分了,那我也沒有必要,後來就再也沒有聯繫。想想他這一輩子,挺可悲的,金錢方面得到回報了,但是親情方面,一點回報都沒有,每年逢年過節,沒有一個隊員去看他的。前兩天我們在北京聚會,很多隊友十多年沒見了,但一提起教練,都恨不得殺了他。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