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辯論會

時事辯論會

《時事辯論會》是鳳凰資訊台的一檔語言類節目,每天一個熱點話題,聚集不同區域,不同行業,背景迥異的專家學者,社會名流,以深入探討,小組辯論的形式,在時事辯論會展開觀點交鋒。

基本介绍

  • 中文名:時事辯論會
  • 主持人程鶴麟 黃海波 劉慶東
  • 首播時間:周一至周五 12:30-13:00
  • 播出頻道:鳳凰資訊台
  • 重播時間:周二至周六 00:30-01:00
  • 屬性:語言類節目
時事辯論會,介紹,形式,欄目主持人,程鶴麟,劉慶東,黃海波,欄目歷程,未來發展,

時事辯論會

辯論技巧
實,辯論技巧所包含的道理非常簡單,那就是:把道理說得清楚又有說服力。最高明的辯論技巧不需要太多的花巧,也不必太花俏;它無需太刻意,也無需我們去費盡心機;它根植於我們的知識和語言之中。
有人把辯論比賽比喻為“比武競技”,把辯論會當作“武林大會”,如此的類比是相當有趣的。知識好比內功,內功深厚的,一舉手、一投足,都有風雷之勢;辯論場上,知識根底深厚的,隨口一句皆成文章。不過,這一招是否能打在對手的身上,還得看招式是否正確;出口成章又是否字字珠璣、句句皆中辯題的要害,那還得看辯手的語言駕馭能力。一位武者所追求的,是使出能夠發揮本身內功最大威力的招式,克敵制勝;一位辯手所追求的,是用有力的語言,表達精確的知識,說服評判 —— 這就是所謂的辯論技巧。
辯論比賽的可貴之處就在於,台上的雙方有著同等的發言權。哪怕你是所謂的傳統強隊,又或者你過往的記錄乏善可陳,到了台上,你就得盡一切所能去論證你的立場、去說服評判。你不應該因為你是“強隊”而背負更大的論證責任,也不因為你是“弱隊”而獲得額外的同情分。或許我們傾向於同情弱者,可是我們卻不能讓對“弱者”的同情,影響了我們的客觀判斷,甚至使我們對“強者”施加不對等的要求。尤其是當“強者”和“弱者“的界定,是建立在先入為主的假設之上,那就更不可取。
以這樣的一個共識作為前提,我們再來看看到底要辯些什麼。是為了確認真理是處於那一方的立場之中嗎?由於辯論比賽的要求就是雙方的立場必須對立,如果一方的立場代表著真理,那另一方的立場就是謬誤。那么又是誰來決定哪一方的立場是真理呢?如果是由評判或觀眾來決定的話,比賽就沒有進行的必要,讓評判或觀眾根據自己的見解直接投票就行了。如果是看場上的雙方誰說得好來決定的話,所謂的真理卻會產生不確定性。同一個時候用同一個辯題進行兩場辯論比賽,可能得出相反的成績—— 結果誰代表著真理?
由此可見,勝與負不代表真理屬於哪一方,我們也不必假設比賽的勝利方意味著真理的所在。畢竟,如果其中一方的立場代表“真理“的話,那么比賽也就失去“公平“這最主要的競賽基礎。只有在雙方立場都“有真有假”的情況之下,辯論比賽才有進行的可能。辯論技巧的功用就在於把己方立場的“真”和對方的“假”儘量突顯出來。
舉個例子,“人性可移還是不可移”這樣的一道辯題,是為了使我們在比賽過後找到人性是否可移的答案嗎?是否說“人性不可移”的一方勝了,所有的觀眾就不得不相信“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孩子會打洞”嗎?到了下一次,正方勝了,同樣的觀眾就非得改變看法,相信“橘生淮南則為枳”嗎?曾經有過這樣的一位評判,認定了這道辯題就是要站在“人性是否能夠由善轉惡或由惡轉善”的角度去談,認為這才是辯題的正確“語境“(context)。所以當正方從這個視角去提出論點時,他覺得正方很有“誠意”。當反方從不同的角度去詮釋辯題,提出人性中的理性等特質不會從人身上被移走時,他就認為那是在玩弄“辯論技巧”。
在這個例子當中,我們可以發現到主要的問題不在於反方有沒有玩弄“辯論技巧”,而是在於該評判企灌輸一種他認為政治或道德正確的觀點,然後用這觀點去判斷比賽的勝負。其實,辯論技巧不是詭辯、不是扭曲真相,而是有效地把一道辯題的不同層面和方面呈現出來。當然,這一要求必須建立在辯題的可辯性和公平性的基礎之上。涉及的各方,包括參賽隊伍、主辦單位、評判和觀眾,必須對此達到共識,辯論才有進行的可能,討論辯論技巧才有意義。如果“人性可移/不可移”必須以“人性是否能夠由善轉惡或由惡轉善”的角度去談,那反方如何立論呢?
這其中的重點就在於,辯論比賽不只是要看你說些什麼,還要看你如何說,能不能說出一個論證自己立場的理論體系。“如何說”正是辯論技巧的精義所在,而其背後的語言哲學更可以讓人細細的研究。語言哲學是近代的顯學,語言——權力--知識的關係是其中的研究重點。掌握辯論技巧的人,應該更有能力勘破三者間錯綜複雜的關係,然後解構語言所建構的世界。英國哲學家卡爾波普指出,語言哲學有如拭擦眼鏡,它有助於我們看清問題。可是如果我們只記得拭擦眼鏡,卻不去看世界,眼鏡擦得再亮又如何?同樣的,掌握辯論技巧不只是為了讓我們在辯論場上獲勝,它更是幫助我們看清世界的能力。否則,一旦脫離了辯論比賽,辯論技巧還有什麼意義呢?如果說辯論技巧是形而下的“器”,那我希望通過這“器”可以幫助辯手門達到形而上的“道”,雖然這注定是一條漫漫之路。
當然,辯論技巧是否用在正途,還得看使用者的個人心胸格局與心理態度。就如高希鈞教授所說“格局決定結局”,那么態度則會決定深度。在此,我簡單的把態度歸納成“三要三不要”,即:要用心、要有恆心、要虛心;不要自大、不要自滿、不要自私。進一步來說,它關係到個人的修養。中國上海復旦大學張靄珠教授在《獅城舌戰》一書中所說的一番話,常讓我感動。她說:“辯論賽不僅供人欣賞,給人以啟迪,更重要的是一個人在把自己培養成一名優秀辯論員的時候,所經歷的艱苦與磨礪,所付出的汗水與代價將得到最好的報酬:知識、智慧、人格……都得到了升華”。
第9屆全國大專辯論會的主要概念是走入民眾。我則希望,辯論比賽不只要走入民眾,還要感動民眾、感染民眾、帶動民眾,繼而在社會樹立一股“辯論精神”。正如伏爾泰說:“雖然我不同意你說的話,但我誓死維護你說話的權利”,辯論比賽正是要體現這種精神。

介紹

辯論讓事實越說越清,真理越辯越明。在場內激辯的同時,可通過現代科技, 隨時加入爭戰, 讓您不再是冷眼的旁觀者。
首播時間:周一至周五 12:30-13:00
重播時間:周二至周六 00:30-01:00
播出頻道:鳳凰資訊台

形式

節目以辯論形式評論時事,其創新之處在於結合主持人和現場嘉賓來一場火花四濺的爭論。節目每次設定一個時事熱點話題,並特意從大陸香港或海外邀請“名嘴”參與,由多位背景各異、慧黠過人的嘉賓名嘴進行激辯,形成熱烈的爭辯氣氛。
通過多角度的辯論,可以使觀眾能洞悉到事件的不同角度,對事件的真相本質會有更透徹的了解,增強了解事情的多面性。
對白為國語,更合中國人收看!

欄目主持人

程鶴麟

 CHENGHELIN
個人介紹:
程鶴麟,中國文革後第一屆大學生,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現中國傳媒大學)電視系,歷任電視記者、編輯和主持人,曾創辦和主持開風氣之先河的新聞評論節目。
2000年,程鶴麟任鳳凰衛視資訊台副台長,2005年8月改任中文台副台長。2003年3月起,擔任《時事辯論會》的“會議主持人”,機智從容,激起觀點對立的嘉賓作激烈辯論,短兵相接,火花四濺。節目開創了華語衛星電視不同觀點大膽交鋒的先河,節目開場白「我們現在開會」,亦成為觀眾耳熟能詳的名句。
程鶴麟的電視作品還有《北大繽紛一百年》、《世紀賊王落網記》和《軍國主義之真相》等。著作有《電視企劃論綱》和《我愛女主播》等。在《我》書中,程風趣幽默地勾勒出各種“鳳凰現象”,並描繪了鳳凰男女主播鮮為人知的幕後故事,妙趣橫生。
程鶴麟的小檔案
出生地:福建生日:3月20日
程鶴麟程鶴麟
星座:牡羊座
性格:十分忠厚非常老實
學歷:本科
愛好:看好萊塢商業大片
專長:電視製作
最喜歡的書:《魯迅全集
最喜歡的人:不好意思說
最想做的事情:看好萊塢商業大片
最喜歡的格言:年輕而不激進是沒有心,老了還要激進是沒有腦。
曾主持節目:《時事辯論會》、《總編輯時間》、《法庭實錄》
現主持節目:《時事辯論會》
他的著作(書名,年份,出版社):2001年北京廣播學院出版社《電視企劃論綱》,2003年香港日月出版公司《我愛女主播》、2004年上海文匯出版社《我愛女主播》。
他的座右銘:人生就是折騰。
留言版:人生就是折騰,把折騰折騰到底!

劉慶東

LIUQINGDONG
北京人,1980年考入北京廣播學院新聞系、畢業後留校任教。1995年離開北京廣播學院,參加了鳳凰衛視的前期籌備。目前擔任鳳凰衛視國際經營副總裁、同時任《時事辯論會》的主持人。
劉慶東劉慶東

黃海波

HUANGHAIBO
個人介紹:
資深電視製作人,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國際新聞系(現中國傳媒大學國際傳播學院)。曾就讀於日本早稻田大學研究生院,精通中文,英文,日文。
曾任職於中央電視台,2002年加入鳳凰衛視。在近二十年的媒體從業經驗中,曾參與很多獲好評專題節目的策劃和製作。走遍世界近40個國家和地區,具有豐富的國際閱歷。現任鳳凰衛視中文台助理台長、專題部總監,兼《時事辯論會》節目主持人。
黃海波的小檔案
出生地:北京
生日:1965年8月26日
星座:處女座
性格:內外向
學歷:“碩士前”(碩士預科)
愛好:好多
專長:雜事太多,沒有專長了
工作經歷:快二十年了 什麼都有
最喜歡的書:好多
最想做的事情:好多
曾主持節目:央視《直播中國》
現主持節目:《時事辯論會》《皇牌大放送》
曾參與主持/採訪之大型節目/新聞:《望長城》;《兩極之旅》;《走進非洲》;《鳳凰號下西洋》;《中日辯論會2005-2007》

欄目歷程

《時事辯論會》:挑戰真理 暢所欲言的通道
伊拉克戰爭造就了“時事辯論會”,從三月份開播至今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受到了極大的關注,又由於節目引入了網友參與辯論的新形式,更得到了網友的“吹捧”。
《時事辯論會》以辯論形式評論時事,其創新之處在於主持人和現場嘉賓來一場火花四濺的爭論,節目每次設定一個時事熱點話題,並特意從大陸、香港或海外邀請“名嘴”參與,由多位背景各異、慧黠過人的嘉賓名嘴進行激辯,形成熱烈的爭辯氣氛。而那句“真理越辨越明,事實越辨越清”的宣傳語更是隨著節目的成長廣為流傳。
“時事大眾辯論會”
探究節目受歡迎的原因
《時事辯論會》的節目編導說,從心態上來講,觀眾需要一個宣洩情緒、暢所欲言的通道,“時事辯論會”中,主持人把觀眾的觀點進行歸納整理,分別代表不同的觀點,做了觀眾的傳聲筒,因此受到很高評價。
談到“辯論會”最大的特點,編導鐘麗瓊歸納為“時事辯論會”就是“時事大眾辯論會”。她說,“時事辯論會”從選題到辯論的全部過程,都邀請觀眾參與其中,首先,在選題上,節目組每天都在辯論會論壇上向觀眾徵集第二天的辯題,每天收到的題目大約有20-30條之多。來自不同地區不同層面觀眾出的題目,有助於主持人和嘉賓了解觀眾的興趣、以及大眾對時事關注的焦點所在。
在辯論會之前,節目組又會提前將辯題發表在論壇上,讓觀眾自由表達他們的意見,因為觀眾的熱心參與,時事辯論會論壇僅8個月時間,到12月19日,帖子數量已經超過12萬7千多個,名列鳳凰網站論壇前列。
觀眾之所以如此熱心回應,因為他們覺得在這個論壇發表意見,受到相當的重視。辯論會主持人每天在辯論會前,都仔細閱讀每一個觀眾的帖子,收集他們的觀點。在辯論會進行其間,主持人還不間斷的收集觀眾即時評論,並及時在辯論會中讀出來,形成場內嘉賓和場外觀眾共論時事的火爆氣氛。
為了滿足更多觀眾的參與欲望,辯論會還設定了手機傳送觀點服務,不上網的觀眾,可以用手機傳送自己的觀點,主持人在辯論會現場,即時收看觀眾發來的手機短訊,並即時宣讀出來。
“辯論會”注重互動效果的努力也得到了廣大觀眾和網友的回報,鳳凰網友“湘江漁夫”說:“我的感覺是:在時間上看,怎么參與這個節目都不過癮。因為覺得24分鐘不夠。”網友“烏鴉笑”說:“辯論會很好,我每次都堅持看到最後一分鐘,這個最後一分鐘指的是連節目完了,嘉賓閒聊的場景都看,因為我覺得這時候每個人的表情是很有意思的。”

未來發展

為了繼續加強互動和回潰觀眾的厚愛,據了解“時事辯論會”明年還將設定一種新的投票方式,即觀眾在辯論會進行其間,用手機投票支持嘉賓,主持人在節目下半場,展示出對嘉賓的支持圖表,相信辯論場上隨著嘉賓支持率的漲跌氣氛會更激烈。
網羅更多各路精英接觸不同思維方式
辯論會的嘉賓是來自世界各國居住在香港的華人,以及少量的外國人。他們大多是大學老師,資深新聞工作者,一些研究機構、投資銀行的研究員,為此,“時事辯論會”設立了一個嘉賓資料庫,詳細紀錄每一位嘉賓熟悉的領域和話題,然後根據辯題邀請相應的嘉賓。
但還是有許多觀眾提出,目前嘉賓不夠多,經常看到老面孔,這也是節目組新一年有待改進的地方。據編導鐘麗瓊透露,現在節目組正在進行更廣泛的社會聯繫,希望網羅更多華人以及懂華語的外國人,讓觀眾可以在辯論會上通過來自不同地域不同專業的嘉賓,開闊視野,接觸不同的思維方式和多層面的見解。
“辯論會”網友不乏憂國憂民之士
談到辯論會自然就不能忽略了鳳凰網論壇上那些支持節目的鐵桿朋友,鐘麗瓊感慨地說:“就我對風凰網友有限的認識,我認為,時事辯論會的網友素質是風凰網最高的一群。和其它一些fans類型的網友不同,他們來鳳凰網是因為他們對時事辯論會,以及所辯論的話題有相當大的興趣,其中更不乏憂國憂民之士,所發表的意見非常專業和到位。”
“真理越辯越糊塗”?
“辯論會”有個家喻戶曉的口號,叫“真理越辯越明”。不過,如果是抱著這個理念來參加辯論會一定會失望,因為主持人程鶴麟說過,“我們根本也沒有辦法把一個事情說清楚。我們的口號叫做“真理越辯越明”,這是一開始的口號,其實是越辯越糊塗。”不過也有觀眾說,喜歡看時事辯論會是因為可以接觸各種不同的觀點,即便是對於一些自己不贊同的觀點,聽聽人家是怎么說的,了解不同的思維方式,也有很大收益和啟發,而這恐怕也就是“時事辯論會”節目的意義之所在。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