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民族(俄羅斯民族)

戰鬥民族(俄羅斯民族)

本詞條是多義詞,共3個義項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戰鬥民族”來源於日本漫畫大師鳥山明所繪《龍珠》,賽亞人是天生的戰鬥民族,好戰而且越戰越勇。這么形容俄羅斯人是因為他們性格都比較彪悍,天生豪放不羈無所畏懼。常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這是對俄羅斯人的一種調侃,並沒有任何羞辱或諷刺的意思。

基本介绍

  • 中文名:戰鬥民族
  • 來源:日本漫畫大師鳥山明所繪《龍珠
  • 人種俄羅斯種族
  • 意義:形容民族好戰 勇猛
簡介,概述,

簡介

無論男女老少,有時候會表現出如超人般的勇氣,有時候又會表現得像沒長大的孩子。從他們的日常舉動中,能夠體現出這個民族的特質,勇敢、堅強的同時又有些幼稚和滑稽,俄羅斯人用他們特有的方式彰顯著民族的個性,我們稱之為“戰鬥民族”。
特別是二戰的影響,電影《兵臨城下》更是獲得了很多中國人的仰慕。

概述

俄羅斯是我國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對俄關係在我國戰略全局中具有重大價值。我們對俄羅斯形勢的觀察必須實事求是、客觀準確,絕不應跟著不明所以者甚至別有用心者起鬨。那樣做,對中俄關係、對我國國家利益沒有任何好處。
一.“給我二十年,還你一個強大的俄羅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過去十多年來,中國媒體、學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羅斯時,經常引用一句所謂普京霸氣外露的話:“給我20年,還你一個奇蹟的俄羅斯。”可以見到的其他版本還有:“給我20年,還你一個強大的俄羅斯。”“給我20年,還你一個不一樣的俄羅斯。”這句“普京語錄”在中國流傳很廣,甚至成為當下中國很多人觀察普京和俄羅斯的一個“圖騰”。
但問題是,普京真說過這句話么?筆者經常關注俄羅斯問題和普京的言行,但從不記得普京說過這句話,也沒見俄羅斯媒體、學者和政界人士引用過這句話。出於較真心理,筆者近年來翻遍普京的重要講話,聯繫在俄留學的同學用俄羅斯最大的搜尋引擎反覆搜尋,仍未查到普京說過這句話的任何線索。據筆者調查,俄羅斯政治學者和研究俄羅斯當代史的歷史學家都表示,普京沒說過這句話。俄羅斯一些漢學家更直截了當地說,世界範圍內只有中國媒體、學者把這句話歸到普京頭上。
經過進一步求證,筆者發現沙皇俄國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說過類似的話。斯托雷平於1906年被沙皇任命為首相兼內務大臣,彼時的俄國正處在因日俄戰爭失敗和隨後爆發的社會動亂所導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鐵血手段整頓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進以土地改革為中心的大規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當時的《伏爾加河報》採訪時說:“給俄羅斯20年內外安定的時間,它將變得讓你認不出來。”只是隨著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這一前景也灰飛煙滅了。
其實這句話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後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說的……
普京當政後對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稱其為真正的愛國者、智慧的政治家、為國家和民眾服務的榜樣。普京對這句“斯托雷平語錄”也很熟悉,並在2011年主持召開紀念斯托雷平誕辰150周年組委會會議時引用過,用以稱讚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對俄羅斯發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時不忘強調,這句話不是別人,而是斯托雷平說的。這是目前筆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這句“斯托雷平語錄”。
從普京對斯托雷平的推崇,結合普京的執政軌跡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結”,但他確實沒說過這句話。在中國,究竟何人或哪家媒體最早傳出這句“普京語錄”已不可考。我們的媒體或學界自主創造出這么大的一個烏龍已經令人不解,更令人遺憾的是在長達十多年時間裡,這句話居然越傳越廣,那些引用的人對此信以為真,無人求證真偽、探究來龍去脈。其實,僅從邏輯上講,在現代民主政治和輿論氛圍下,普京作為一個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師”,絕不會說出這么露骨的話。同時,世界範圍內只有中國媒體和學界引用這句“普京語錄”,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時都不註明出處,從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譜。
這件無中生有的事,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現在中國各界對俄羅斯的了解和研究還有浮於表面和想當然的問題,某種程度上或許也表明當下中國社會浮躁從眾之風仍存、缺乏思辨和懷疑精神。對此,媒體、學界似乎尤需注意。
.“俄羅斯崩潰論”與事實相去甚遠
俄羅斯經濟形勢複雜嚴峻,“俄羅斯崩潰論”乘勢泛起。此種議論在西方媒體上比比皆是,在我國網際網路上也不時可見。給人的感覺是,俄羅斯經濟危機四伏、社會面臨全局性動盪、普京政權垮台在即。就連普京最近簽署組建直屬總統的國民近衛軍,也被指為了應對政變危險。然而,“俄羅斯崩潰論”與事實相去甚遠,很大程度上是種主觀臆斷,甚至是惡意“唱衰”。
俄羅斯經濟的確陷入多年未見的嚴重困難。國際油價大幅下跌,對於一個70%以上出口、50%以上財政收入依賴油氣,經濟結構嚴重畸形的能源資源國來說,的確是個嚴峻挑戰。西方制裁一輪接著一輪,導致俄羅斯資金外流、流動性下降,不少企業陷入支付和投資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達3.7%,今年很可能仍是負增長;進出口總額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對歐貿易下降達38.5%,對華貿易額下降也在25%以上;由於高檔消費品進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體的生活水平受到的衝擊更為明顯。可以說,俄羅斯經濟遭遇了1998年以來最為嚴重的困難,用“危機”來描述目前的經濟形勢應當不算過分。但這絕不意味著俄羅斯經濟面臨所謂“崩潰”,更談不上俄羅斯社會醞釀動亂、政權即將垮台。
俄羅斯目前並未出現經濟“崩潰”的情況
首先,“俄羅斯崩潰論”對俄經濟形勢的描述過於黯淡。雖然俄羅斯GDP大幅縮水,外匯儲備也有所下降,但債務總額不到GDP的30%,財政赤字僅占GDP的2.6%,遠未形成規模性支付危機。從經濟走勢看,政府反危機戰略已經初見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經濟衰退勢頭得到明顯遏制,10月甚至出現環比正增長。大型超市各類商品仍然琳琅滿目,儘管商品價格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購物依然踴躍。問及購物者對經濟形勢的看法,雖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難,但絕少有人持悲觀看法。另外,俄人口總數、人均壽命繼續處在增長軌道上。說到底,俄羅斯經濟再困難,也難不過1998年,更不可能與上世紀90年代初期相提並論。
其次,俄羅斯是自給能力最強的世界大國。俄羅斯不僅幅員遼闊、資源豐富,而且科技潛力雄厚、教育水平較高,從而為其提供了巨大的“騰挪空間”。經濟危機特別是油價下跌還倒逼俄羅斯下決心加速“再工業化”進程,“進口替代”初見成效。據多位能源問題專家預測,國際油價已經跌至谷底,進入緩慢回升軌道,俄羅斯油氣產業最困難的時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結束。俄羅斯的農業生產近年進步很大,去年糧食產量1.043億噸,僅出口就達3070.5萬噸。俄羅斯又是能源生產大國,供暖供電充足。也就是說,俄羅斯人的溫飽沒有任何問題,俄羅斯人遭遇的困難絕對不是某些媒體報導或想像的那樣忍飢受凍。
再次,“西方不亮東方亮”。俄羅斯正在大力加強與東方國家的經濟合作、科技合作,擴大從中國等新興國家的技術設備甚至軍事技術裝備引進,以應對與西方經濟技術合作受阻的困擾。雖然俄羅斯對歐洲的貿易規模明顯縮小,但對開發中國家的貿易規模顯著擴大。由於俄歐關係惡化給雙方都造成了巨大損失,隨著政治關係的解凍,恢復以往經濟合作規模可能不需太長時間。
近年來俄羅斯積極引進國外先進制造技術,工業產業有所復甦
最後,更為重要的是,俄羅斯民族具有極強的韌性和抗壓性,外部壓力愈大愈是抱團禦侮。俄羅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難歸因於西方大國的惡意打壓,並未歸罪於普京政權。普京被西方描繪成“獨裁者”,卻被俄羅斯多數民眾視為民族的“救世主”、國家利益的堅定捍衛者。普京成為俄羅斯民族的驕傲,民意支持率從當選時的64%飆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羅斯人準備下次大選投票給普京。西方欲借俄羅斯經濟困難煽動“顏色革命”,但普京政權具有很強的控局能力,應對措施也非常到位。與此同時,反政府親西方勢力的社會基礎卻越來越薄弱,就連原來持反普京立場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轉而站到了普京一邊。這哪裡能夠找到俄羅斯民眾醞釀“起義”、普京政權面臨垮台的影子?
說到底,“俄羅斯崩潰論”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體的主觀臆想。此論在國內網際網路上流行,則大多屬於親西方人士鸚鵡學舌,或者是對俄羅斯真實情況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戰鬥民族”,國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從何時起,“戰鬥民族”作為對俄羅斯人的專稱開始流行於中文網路媒體和論壇上,從娛樂新聞到政治、軍事話題,常常可見含“戰鬥民族”辭彙的大標題。某些情形下,使用這個詞有調侃的意味,更多帶著“讚譽”的成分。有研究俄羅斯的專家說,這可能與普京領導下的俄羅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關。沒有其他語種的媒體稱呼俄羅斯人“戰鬥民族”,俄羅斯媒體對此說法也不關注,俄羅斯雖有人對中國網民這一叫法表示理解,幾乎沒人覺得該稱呼是“恭維”。一名在華留學的俄羅斯人直言,聽到“戰鬥民族”這一說法時很驚訝,在她看來,“戰鬥民族”意味著“兇悍”“侵略”。俄羅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徵是什麼?跟俄羅斯打交道最多的歐洲人用過“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過“好戰民族”,對一個民族的性格進行概括,無疑是很難的。
俄羅斯人喜歡喝酒是全世界廣為人知,但“戰鬥民族”似乎只有中國人說
為什麼叫“戰鬥民族”?中文百科上有一段解釋:“戰鬥民族”是對俄羅斯人的一種調侃,沒有任何羞辱或諷刺的意思。該詞來源於《龍珠Z》,賽亞人是天生的戰鬥民族,好戰而且越戰越勇。這么形容俄羅斯人是因為他們性格都比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網路上還有其他各種解釋,比如“俄羅斯民族形成後一直處於戰鬥狀態”等。
客觀地說,中國網民用“戰鬥民族”詮釋俄羅斯,更多是充滿仰慕的正面評價。對講究溫良恭儉讓的東方處事哲學來說,俄羅斯的強大恰恰表現在敢作敢為,敢於擔當。最近俄羅斯在敘利亞的軍事行動,無疑更加深了這樣的印象。
不過,幾乎沒有俄羅斯人認同“戰鬥民族”這一標籤。曾有媒體記者特意就“戰鬥民族”一詞詢問數名俄羅斯人,包括會中文的人時,他們均表示沒怎么聽說過這個詞,也不覺得這是“恭維”。有中國媒體記者與“今日俄羅斯”通訊社的同行閒聊時,發現俄羅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國網民用“戰鬥民族”來形容俄羅斯民族,因為他們並不反感貼在腦門上的“北極熊”之類的綽號。
“印象中只有中國人這么說,”西南政法大學世界與中國議程研究院副院長孫力舟說,他多次去俄羅斯考察,和俄各階層有過交流,從沒聽說過俄羅斯人說自己是“戰鬥民族”。
尤莉婭·葉普法諾娃是重慶大學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聽到‘俄羅斯人是戰鬥民族’時,我有點驚訝。因為在我看來,‘戰鬥民族’意味著‘兇悍’‘侵略’,”葉普法諾娃說兩三年前從中國人那裡聽到這一說法,“但俄羅斯民族並不是因為兇悍而戰鬥。由於所處的地理位置和國家安全需求,俄羅斯必須擴張國界,所以必須打仗,而且很多時候是主動打仗。但這一切都是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羅斯人都是這么想的。”她還表示,從沒見俄羅斯媒體說自己是“戰鬥民族”,也沒見到俄媒體對中國人這個叫法有報導。
其實俄羅斯人挺喜歡人家稱他們為熊的,因為在俄羅斯人眼裡,熊是強壯的象徵,當然,像上圖這樣的污衊是另一回事。
孫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漢以及突厥語的韃靼朋友也表示,俄羅斯人不叫自己“戰鬥民族”,也沒有其他民族這么稱呼他們,唯獨部分中國人這么說。“這是中國人一種盲目崇拜的結果,受媒體以及俄美對抗背景的影響,”他說,還有在爭議島嶼問題上,俄羅斯對日本很強硬,“中國一些人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俄羅斯人做到了。”
“‘戰鬥民族’這個詞應該是一些不了解歷史的國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歷史所研究員聞一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這個詞不太符合俄羅斯的歷史情況。俄羅斯民族在歷史上經常受欺負,俄羅斯人普遍有愛國主義情懷,在受到侵略時奮起反抗。他認為,普京領導下的俄羅斯比較強硬,“戰鬥民族”這個詞有可能是因為這個而出現的。但即使普京比較強硬,也不能因為一個人目前的強硬來界定整個民族。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