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 寂寂無名之手,繪出了中國最美的青山綠水 |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在這個“紅葉瘋了”的季節

人們卻為“青綠色”瘋狂去了

不願尋滿山丹楓朱柿

只望賞一卷青山綠水

活在900年前的一位天才少年

用一幅巨作引領了900年後的文化時尚

是否去了故宮

是否親眼目睹了那幅赫赫有名的《千里江山圖》

成為了這個秋天人們念念於心的“文藝情懷”

你,也如此嗎?

王希孟,這位18歲的宋朝“央美”學生,曾被才子皇帝宋徽宗親自點撥、稱道。可惜的是,他的一生短暫得如曇花一現,留下的這唯一作品,驚艷地證明了“天妒英才”這句讖語。除了為欣賞這幅名畫外,人們也是為這段傳奇的人生去看,為了這份燦爛而短暫的遺憾去看。更有人看過它後,用充滿唏噓和感慨的語言嘆道:


“在《千里江山圖》中,我分明看見一位美少年,他不可能老,他必須十八歲。再小几歲,再老幾歲,不會有《千里江山圖》。王希孟好像知道,過幾年,他就死了。”

——陳丹青

被遺忘的“青山綠水”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 《千里江山圖》全卷 宋 王希孟 

伴隨著京劇《武家坡》流轉的唱腔:“青是山綠是水花花世界……”,我也展開了手邊的圖冊。是啊,若是缺少了青山綠水,便不能夠成就這花花世界。在古代,無論是遊子謫官,隱士才人、商旅邊將、思婦情郎,都可將個人的悲喜心境寓情於景,借景言情。山水在中國古人的心中,具備著今人再也無法深刻理解的美。

“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若用妙筆丹青,把如畫江山繪成千古畫卷,便可隨時隨地與之相見、追憶此景此情。故此,中國古代山水風景畫發端甚早,佳作甚多。

《千里江山圖》乃其中上佳之作不假,但它作為“青綠山水”畫種出現的年代已屬較晚,也絕非“孤卷冠蓋青山綠水千里江山”。關於中國山水畫的起源,中國美術史往往把存世最早的古山水畫認定為隋代展子虔的《遊春圖》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遊春圖》 隋 展子虔

然而,畫史如果只把目光關注於聲名彪炳的“學院派”“文人”畫家身上,今天的文化“迷妹”“迷弟”們也只顧津津樂道宋代這位畫得不錯的18歲小哥哥,我們就錯失了中國古代丹青妙手中,一批更早描繪千里江山,然而卻永遠寂寂無名的人。         

在遙遠的西北邊陲

無名畫工筆下的青綠山水早已熠熠生輝

敦煌石窟開鑿之初,處於魏晉風流時代,此時中國文人眷戀山水之情懷,並付諸藝術的表達已俯拾皆是。不過,真正傳世的這一時期的山水畫圖像,於今只在敦煌壁畫上看到了。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敦煌莫高窟西魏285窟 四披下部 山林結廬 局部 此時最具代表性、水準最高的洞窟


尤其在北魏晚期到西魏的壁畫中,用石青、石綠表現山水的圖像已成經典。莫高窟285窟窟頂四披下部邊沿,就描繪了一圈層疊的山巒和茂密的林木。山間林中結有草廬,草廬中僧人盤膝打坐,心無旁騖,在遠離塵世喧囂的自然美景中靜心修行。

畫中還描繪了漣漪微盪的池水,水中蓮蕾初放,有小鹿在池邊飲水、在林中飛奔,一派生機勃勃而又寧靜和諧的自然風光。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敦煌莫高窟西魏285窟 南壁 五百強盜成佛圖 局部

石窟南壁描繪了“五百強盜成佛”故事,一組組起伏的山巒分隔開畫面空間,將故事情節分段展開,這些山巒的主色調用的正是鮮艷的石青石綠色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敦煌莫高窟西魏285窟 南壁 五百強盜成佛圖 山峰局部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敦煌莫高窟西魏285窟 南壁 五百強盜成佛圖 樹木局部

明麗如昔的石青石綠色至今在壁上猶存,青綠山水畫種就此萌芽,並不斷影響著敦煌北周、隋代壁畫中的山山水水。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敦煌莫高窟北周428窟 薩埵太子捨身飼虎圖中山水局部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敦煌莫高窟北周301窟 睒子本生圖中山水局部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圖9敦煌莫高窟隋代420窟 東坡頂 靈鷲峰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敦煌莫高窟隋代419窟 東坡頂 山水樹木

初唐的青綠山水中有了暖暖的色調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敦煌莫高窟初唐209窟 西壁“未生怨”中的山水 唐代敦煌石窟的主要形制有所改變,窟內更加軒敞。進門迎面正壁開龕供奉佛像,左右兩面牆壁都繪製大型經變畫,這樣一來,就有了視角廣闊的大山大水。

唐代的中國山水畫進一步發展成熟,用色輝耀的青綠山水正大行其道,敦煌壁畫中的山水畫也有了新的模樣。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敦煌莫高窟初唐431窟 西壁 “十六觀”中的山水

唐代畫工重視寫實技法。危峰高聳,巉岩林立的崇山峻岭;峰巒疊翠,綿延舒緩的小山丘陵;湍急的河流,潺湲的山泉,林間的芳草鮮花,天上的流雲飛鳥……無不表現得接近自然,盡善盡美。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 敦煌莫高窟初唐332窟 南壁“涅槃經變”中的山水

人物在山水中的比例縮小了,相比魏晉時期“人大于山、水不容泛”的特點,此時畫面中的場景比例更加真實。山水主要以綠色調為主,且注重微妙的深淺冷暖變化,不僅是以往常見的平面裝飾化色彩。

最美“江山”在盛唐

唐代敦煌壁畫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優美山水畫,出現在盛唐時期,如盛唐第103、217、172、320窟所描繪的山水,呈現恢宏博大而又蘊藉雍容的魅力。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敦煌莫高窟盛唐217窟 南壁 “化城喻品”中的山水局部

盛唐217窟南壁繪製了《法華經變》。法華經,即《妙法蓮華經》,它的通行譯本為高僧鳩摩羅什所譯,一共有七卷二十八品。所謂“品”,指的就是佛經的章節,一品為一章。

第七品為“化城喻品”講述了這樣的故事:一群尋寶去的眾人,途經一段漫長險峻、旅途艱難的道路。此時有一位大智慧的導師,指引他們如何通過險境。但是很多人行至中途,內心懼怕,想要放棄前行。於是導師施神通法力,在前方幻化出一座城池,給人們以安心和希望。

當人們欣喜地進入化城,休息定心,有了繼續前進的信心時,導師才滅去化城的幻境,告訴大家寶藏就在前方,剛才這座大城是我變化出來讓你們休息用的。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敦煌莫高窟盛唐217窟 南壁 “化城喻品”中的山水局部

這些經變畫,以生動直觀的圖畫表現經文所敘述的內容。所以,在《化城喻品》壁畫中,畫工描繪了層巒疊嶂的高山,山間崎嶇的道路,山徑上艱難奮力跋涉的行旅之人。

畫中使用青綠色調錶現自然山水,色彩渲染、過渡更加柔和,層次分明;畫面構圖很有氣勢,已經能夠很好地表現遠近空間層次;在細節表現上,描畫得愈加豐富細膩。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敦煌莫高窟盛唐217窟 南壁 “化城喻品”中的樹木花草局部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敦煌莫高窟盛唐217窟 南壁 “化城喻品”中的山間行旅局部


在盛唐敦煌壁畫中,除了描繪“遊春圖”一般的山間美景,還有一些氣魄更為雄渾壯麗的大山大河,可堪稱“千里江山”。


如莫高窟盛唐第172、320窟中的“未生怨”故事:阿闍世王子因前世因果的緣故,意欲弒父篡位,王后韋希提目睹父子相殘,內心十分傷痛。於是佛陀為她講說西方極樂世界,並傳授給她可以修行往生西方極樂的十六種觀法。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敦煌莫高窟盛唐172窟 南壁 “日想觀”

十六觀中的第一觀,就是“日觀”,即修行者靜默觀想西方落日,直至閉目開目,皆有落日曆歷在目。

畫面表現韋希提夫人作“日觀”的場景,將人物置身於一片空曠遼闊的郊野,遠遠的地平線上小山連綿。由遠及近,流淌來一條波濤滾滾的大河,描畫成“之”字形蜿蜒的河道,營造出平遠深廣的構圖空間,真有“不盡長江滾滾來”的雄壯氣勢。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敦煌莫高窟盛唐172窟 北壁 “日想觀”

畫面內容雖以佛經為題材,但傳達出的卻是自然之美。眼觀落日,先是悲喜參半,悲欣交集,逐漸達到內心的寧靜與澄澈,有何掛礙苦痛?皆可解脫。

此後的畫風,變變變了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敦煌莫高窟中唐112窟 北壁 青綠山水色彩與線條的變化

唐中晚期至五代,敦煌壁畫的山水錶現技法和風格有了新的變化。

色彩上,濃色重彩的青綠變為較為淺淡的青綠,並配合中間過渡的淺赭色,顯得不甚華麗但卻平添了淡雅清新。另外,用線勾勒物象輪廓的表現手法更為突出,從單一的質感發展為粗細變化、頓挫轉折更為明顯的線,並且有些線條刻意去表現乾濕濃淡的變化,這就有了“皴法”的特徵。

水墨山水的表現手法與青綠山水的表現手法正在悄然結合。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敦煌莫高窟中唐159窟 西壁文殊變下部屏風畫四扇之一 五台山道場

這一時期壁畫內容經變畫仍然是主體,山水景致出現在各題材的經變畫中。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敦煌莫高窟五代61窟 西壁 五台山圖

從五代到北宋,中國山水畫處於從青綠山水轉變為以水墨山水為主體的階段。處於西北邊陲的敦煌地方統治者,也效法中原建立了官辦“畫院”,“院體”畫風也影響到敦煌壁畫的表現風格。

五代時期敦煌最著名的,也是藝術水平最高的山水畫當屬莫高窟61窟的《五台山圖》。61窟供奉的主尊即是文殊菩薩,因此,在洞窟的西壁,畫出了文殊菩薩的道場——五台山的全景圖。這幅畫面氣勢恢宏,依據真實景物地理,將山西名山五台山的全貌和秀美莊嚴的風光景致展現得一覽無餘。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敦煌莫高窟五代61窟 西壁 五台山圖局部

這一巨幅山水中以五座峰巒為主體,其中參差錯落地安排城池、寺院、殿宇、民居,並有眾多人物活動其間,細節豐富而又井然有序。


這種“盡精微而致廣大”的表現,被宋人進一步發展為極精妙的山水畫技法與特徵,正如我們在王希孟《千里江山圖》中所看到的那樣。

餘音裊裊,向你們致敬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敦煌莫高窟榆林窟4窟 西壁 山水局部

西夏晚期到元代,是敦煌莫高窟開鑿營建的最後歷史時期,總體趨勢是從巔峰逐漸衰落。但敦煌藝術如落日餘暉一般,仍然在日薄西山之際留下了最後一縷晚霞般的餘韻。

這一時期,山水畫中的青綠山水式微,水墨山水流行。但開鑿於元代的敦煌榆林窟第4窟中作為背景的山水畫仍然著色。比起唐代如陽光明媚下照耀的青山綠水,這時的山水雖然用青綠色,仍有“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一般的寂遠蕭疏之感。

看故宮《千里江山圖》意猶未盡?來敦煌壁畫裡瞧個夠!▲敦煌莫高窟榆林窟4窟 西壁 山水局部

縱觀敦煌壁畫中歷代的青綠山水畫,我們看到了與故宮《千里江山圖》不一樣而又何其相似的 “千里江山” 。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無論是面對天才王希孟,還是面對這些沒有留下名字的敦煌畫工,我們都要深深致敬。

文章授權:地道風物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