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芪是北方的黃芪嗎?

提到北芪,很多人都不是那么了解,但是要說黃芪,大部分人都會恍然大悟。其實在傳統的醫學文獻典籍中已經有了明確的定論——北芪,即黃芪。而北芪之所以有個新名字則是源於它生長於我國北方地區,不過現代藥理學中對生長於不同地區的黃芪進行化學成分的提取與鑑定時則發現,產地的確會影響到黃芪藥品的質量,故而北芪還是和黃芪大種類有著略微差異的。

作為我國古老而常用的中藥材,北芪的功效作用可謂是非常豐富。北芪,薔薇目豆科黃耆屬植物,入藥部分為蒙古黃芪或膜莢黃芪的乾燥根切片,常搭配黨參、防風、當歸及大棗行補氣、止汗、利水消腫、排膿生肌之功效。

北芪是北方的黃芪嗎?

另有醫家判定它為“氣薄而味厚,可升可降,陽中之陽也”而奠定了北芪在補陽要藥中的地位,可謂是評價極高,歷代醫學典籍中對北芪的記載也從未間斷,補充、豐富著北芪的相關信息,僅是清朝以前的本草文獻就就有二百三十餘種。那么,這些更迭的文字中能反映出北芪從古至今歷經了哪些發展歷程?而在歷史上,它與我們的祖先之間又有著什麼樣的傳說故事呢?

北芪的起源、文獻記載和歷史發展

北芪,確切地說應該叫做“北黃芪”才對。對於它姓名的解釋,李時珍在其嘔心瀝血的著作《本草綱目》中特地給了回應與說明,講這北芪原來是叫做“黃耆”,“耆,長也。黃耆色黃,為補藥之長,故名”,意思就是說“北黃芪”的“黃”來自於藥品的顏色發黃,“耆”則是因為它是補藥里功效厲害的“角色”,“北”則是產地的強調。

另有明朝的李中立也討論過這個問題,其文曰:夫耆者,年高有德之稱,耆老歷年久而性不燥,此藥性緩如之,故得以耆稱。充分讚揚了北芪溫補功力深厚。北芪的人文反映在姓名上十分豐富,除了上述兩位醫家的闡述,歷代本草經書中給它起的別名也是五花八門:《神農本草經》中稱之為“戴椹”、《名醫別錄》里叫它“百本”、《藥性論》中則有“王孫”的說法。

另外北芪還曾以“獨椹”、“蜀脂”等多種名稱出現,足以見得它在各個不同的地域文化中都有著同當地人非常緊密的聯繫,才會獲得如此之多的人文沉澱。關於北芪的記載可見於現存最早的本草文獻《神農本草經》,在《神農本草經》中,北芪就已經被列為上品,得到了性味歸經的劃分及主治產地的介紹,後世各家則皆是在此基礎上進行不同程度的補充完善,特別是對於它產地的考究,極具有參考價值

北芪是北方的黃芪嗎?

《神農本草經》中涉及北芪的產地信息非常簡單,僅有“生山谷”三個字,在《名醫別錄》里則描述了黃芪“生蜀郡、白水、漢中”的具體情況,一直到南北朝時期陶弘景(梁)的《本草經集注》里才有了產地影響品質的理念“第一出隴西……今亦難得。次用黑水……甘亦溫補……蜀中者而冷補。”不過這是最早的南方黃芪,和北芪還是不太相關。

可見南北朝及其之前,黃芪主要分布於四川或甘肅的南部一帶。唐朝時期黃芪的產地向東北方向移動,北芪初露端倪。《新修本草》中,蘇敬在沿襲了前朝的說法上補充說明了“今出原州及華原者最良,蜀漢不復採用之。”證明當時的四川黃芪已經逐步被陝西(原州)的北芪所替代。

宋代的《本草圖經》補充了山西境內的北芪也為醫家所青睞,其中的藥圖通過細節上的比對也被證實是依據北芪的特徵而作;元代王好古在其所編撰的《湯液本草》中提到了山西沁川綿上以及靜樂的北芪,證明從宋代開始,位於北方的山西正式成為了黃芪的主產區,北芪成為了醫家們的常用藥材。

明清兩代是北芪功效作用發展的繁榮時期,此時基本已經確立了北芪在黃芪各個產區中的卓越地位,人們開始更多地著手研究北芪相關的藥性藥效和炮製方法。從《雷公炮製論》中的“蒸用”再到李時珍的“蜜炙”、“鹽水蒸”和“酒炙”,在《本草匯箋》中還記載了“米泔水炒”和“乳制”兩種方法,特別是後者對於胃虛嘈雜的患者頗為適用。

北芪的人文故事和傳說

在北芪的發展史中,各個時期都有著治病救人的故事成為醫學典籍里記錄著的或是人們口口相傳的佳話,極大地豐富了北芪的人文內涵,令這味藥材在傳統醫學歷史中意義非凡。在清朝入關時期,北芪曾經起到了攸關的作用。據說在順治元年的清明時節,攝政王多爾袞率領著阿濟格、多鐸等人統領著滿蒙及漢人軍隊十餘萬攻打末年的明朝。

北芪是北方的黃芪嗎?

大軍在山海關誘降了明朝總兵吳三桂,兵力合併後,便計畫突破山海關,在戰事一觸即發時,參軍慌張地進了多爾袞的帳篷,報告說,軍中士卒多泄瀉,下肢水腫,體虛乏力。不知如何是好。多爾袞一聽眉頭緊皺,暗道這樣的軍隊別說進攻山海關了,就是無人看守都很難走過去。

此時大家都毫無頭緒,多鐸卻提醒多爾袞努爾哈赤在大明天啟元年進攻東北時,八旗士兵也曾發生過類似事件,當時的郎中用了上好的黃芪來治療大家氣血兩虛的病症。多爾袞忙問,那上好的黃芪又是來自何處?旁邊便有人回話說,上好的黃芪乃是北芪,當年四貝勒也是命人找的北芪入藥,治好了全軍的病

多爾袞立刻吩咐下去,命人將長在長白山附近的北芪炮製後煎湯給士兵們服下,有病的醫病,健康的用以強身健體,至此,清軍入關的幾場大戰中士兵們都表現出了英勇之態,體力頑強,與常飲用北芪的關係密不可分。

這是北芪比較出名的傳說故事。另外,北芪與唐朝時期的柳太后也有些不解之緣。《舊唐書》里曾記載許胤宗在做官時,柳太后突然患了中風說不出話來,遍請名醫來治療均沒有效果,又因為口眼歪斜而不能服藥,病情更是一天比一天加重。眾人束手無策,太后和新蔡王更是心急如焚。

北芪是北方的黃芪嗎?

此時,精通醫理的許胤宗斟酌一番,提出用熱湯氣熏蒸為太后治病。新蔡王不明所以,便問道需要什麼,許胤宗要求以防風和上好的黃芪兩味藥一同煎煮,放置於柳太后床下。新蔡王找了許久的黃芪,都不能令許胤宗滿意,直到後來有人供上北芪,許胤宗才點了點頭,將二者煮湯,頓時間煙霧繚繞,藥香瀰漫。

不出幾日,柳太后便可以清晰地同人交流,又經過許胤宗一段時間的悉心調養,柳太后便康復如初,許胤宗也因此得到了新蔡王的獎賞。就這樣,北芪也成為了眾醫家爭相研究並使用的藥材。北芪的故事是北芪人文的重要體現,而隨著現代技術的滲透,人們和北芪之間的故事還在不斷地發生著。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