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我們大多數人都有這樣的經歷:

當別人給自己撓癢時,就會忍不住哈哈大笑。

同時身體還會不由自主地扭動,連忙開口求饒。

當然,也有些人無論別人怎么撓都無動於衷的。

可就算再怕撓痒痒的人,當自己撓自己的時候都是不管用的。

那么,這是為什麼呢?撓痒痒發笑,到底跟癢和快樂有著什麼千絲萬縷的聯繫?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從某種意義上說,撓痒痒是不能讓人體驗到快樂的。

雖說撓痒痒能讓人發笑,但它其實只是和快樂的反應很相似。

那些歇斯底里的爽朗笑聲,可一點都不代表對方喜歡這個過程。

尤其對更怕癢的人來說,實在是一種不愉快的痛苦體驗。

即便別人誇讚說怕癢的人才有人疼,也無法讓人喜歡這種感受。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別看痒痒只是習以為常的感覺,但它嚴格來說可分為兩種:Knismesis(輕觸)和Gargalesis(使勁撓)。

前者作為原始的反應,能通過在皮膚上移動觸摸激發出輕微的癢感。

你捧起自己或別人的手來摩擦自己的臉,感受到的就是這種輕觸的痒痒。

它通常不會讓你發笑,反倒常常會讓你感到舒服愜意的感覺。

除了人類以外,自然界很多動物比如貓、狗都有類似的感覺存在。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而Gargalesis(使勁撓)被劃分為專屬於哺乳動物的一種現象。

目前只發現人類以及一些靈長類比如大猩猩,以及老鼠能感受到。

它就會讓人抑制不住地笑個不停,甚至會讓人笑到窒息。

尤其是撓脖子、腋下、腰部、肋骨附近等“痒痒肉”部位,那感覺就特別劇烈。

比如古代就有一種相對溫柔卻讓人生不如死的酷刑——“笑刑”。

這種刑法就通過產生這種痒痒,讓人感到奇癢無比,癢不欲生。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當然,也有些人天生是“不怕癢”的,。

我們說撓自己不癢的痒痒,正是這種Gargalesis(使勁撓)的痒痒。

之所以撓自己不管用,有科學家用一種“感官減弱”的生存本能來解釋。

也就是,我們會下意識地鈍化自己“強加的”刺激的感官。

例如當你輕捏自己的肋骨,或者按壓自己大腿,你的身體會自動忽視它們的存在。

這樣做的目的是,讓你的身體能更敏銳地感知環境的變化,並做出預測。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正因為如此,在彼此信任的人之間,相互接觸往往不會覺得癢。

當然被自己朝夕相處的愛人逗得發癢,可能是屬於調情階段。

而人類之所以熱衷相互撓痒痒,是具有進化目的的。

神經科學家Robert R. Provine在《笑聲:科學調查》一書中就說道,我們之所以會笑,很有可能就是從來源於撓痒痒。

他通過觀察各種猿類之間的撓痒痒打鬧後提出,人之所以會“哈哈”大笑,就是從打鬧時所發出的喘氣聲進化來的。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這種撓痒痒行為除了加強夥伴間的社會聯繫外,還能提高他們的反應和自我防衛的技術。

上文我們也說到了,能夠撓痒痒的地方大多是肋骨、咯吱窩、脖子等搏鬥時最薄弱的地方。

幼童們通過這項看似遊戲的機制,其實可以達到訓練的作用,保證這些敏感的部位在受到侵襲時會有更敏捷的反應。

所以不少科學家也認為,哈哈大笑是由撓痒痒進化而來的。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那么,為什麼撓痒痒這個動作會進化出大笑這個動作?

有一種說法認為這種大笑動作是通過反射性而來的。

所以我們將引起這種笑的機制叫做“反射原理”。

該機制被視作進化過程中為人類設計的一種自我保護。

即在敏感部位受到觸動的“危險”情況下,為笑負責的神經系統受到綁架,從而發出一種不自主的大笑。

這是為了向對方發出被迫的友好信號,免得他想要傷害我們。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試想一下,人類在還不會說話的原始社會,不能通過語言建立互相信任的關係。

因此,在他們的身體接觸或打鬧之際,他們沒有理由相信對方完全沒有惡意。

所以當他在受到致命威脅之際,這種程式就激活了笑的神經系統,使他違背意志地大笑。

而笑這個動作本身,剛好能激活愛意並關閉惡意。

這樣一來,那個施癢者多少是以父母對待孩子那個的那種態度來對待被撓癢的人,然後來停止“下毒手”。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另一種說法是,我們人類從生下來就有一種本能反應,就是用發笑來對抗恐懼。

就拿撓痒痒來說,大腦會認為它代表有某種危險即將到來,比如可能有毒的昆蟲準備在身上爬來爬去。

因此,當別人突然給我們撓癢時,我們大腦會以為遇到了危險。

在這種情況下,一我們起初可能會感到有強烈的恐懼。

可結果發現對方是在給自己撓癢,神經系統放鬆下來就會發出笑聲。

細心的你可能已經發現,撓癢越厲害,笑感就越強烈。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從這個角度來看,笑聲也被視為是原始社會人類用來解除警報的一種方式。

這一說法是由美國一位叫拉瑪昌達的醫生正式提出的。

他是在救治一名患奇怪腦病的婦女時,發現了“假警報”這個現象。

當時他用一根針觸擊該患者的皮膚,她竟反常地在哈哈大笑。

換做是正常人,被針出接觸後只有刺痛感,是不會發笑的。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因為皮膚接受的疼痛信號就會被送至大腦中負責對疼痛作出反應的部分。

接著這一信息又從那裡傳到大腦中的感覺中心,最後使其感到疼痛。

可對腦部受傷的婦女而言,大腦中的疼痛中心和感覺中心之間的聯繫被異常切斷了。

所以,疼痛的信號只到了大腦的疼痛中心,而未傳到感覺中心。

這樣一來,大腦明明看著有針刺的危險,結果卻一點感覺都沒有。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對此,拉起警戒線的大腦只能將其解釋為“假警報”。她便開始哈哈地笑起來了。

似乎大腦是在告訴大家,這裡其實是安全、沒有危險的。

仔細回憶一下我們生活中的場景,就能發現“假警報”現象離我們不遠。

為什麼我們看到一個人踩到西瓜皮摔倒後再站起來時,總是忍不住發笑?難道是因為我們沒有一點兒同情心嗎?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當然不是,你潛意識裡是想通過笑來告訴周圍人:

這個人沒事,是一個“假警報”,不需要過來救助他。

在拉瑪昌達拉醫生看來,過去擔任警戒的原始人可能就是通過大笑來解除剛發布的“假警報”的。

試想一下,你看到自己的愛人突然被別人打了一下,可能會感到生氣。

可當你看到自己的愛人被打之後滿臉笑容,你就知道他跟別人鬧著玩。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此時,你本來該有的不爽都會拋諸腦後,反過來還會“笑”著看向打人者。

因為你知道了對方的行為是友善的,沒有惡意的。

可見人們可以通過笑來告訴周圍人,剛才出現的是“假警報”。

而這種現象也能用來解釋我們生活中為什麼因為笑話而發笑。

一開始,你聽說某件事的時候,你可能根據經驗預設出某種結果。

然而,當你發現結局完全是另一回事,你便可能通過笑來化解這個誤會。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又比如說,某些脫口秀節目中嘲笑他人或是發起地圖炮。

按理來說,這些行為本身是有冒犯成分的,會讓我們感到不舒服。

但當他們的幽默技巧讓整件事走向不嚴肅,我們也就不生氣了。

當我們的“假警報”獲到解除時,便不由自主地發出了笑聲。

如果有些人認為這是嘲弄而惱羞成怒的話,那就是天大的誤會了。

因為人們這時的笑,應該是虛驚一場後的放鬆,以及擺脫尷尬的方式。

撓痒痒發笑,真的與癢無關?

除了釋放心情外,它更多的是對某人行為的善意接受。

儘管“假警報” 現象並非是絕對的,但它也提供了一個新奇的角度。

如果你下次講笑話別人無動於衷時,那可能是你營造的氣氛不夠,沒能戳到對方的“恐懼點”吧。

*參考資料

楊莉. 論笑的統一原理及其表現[D].山東大學,2014.

為什麼人類進化出“笑”的功能?來源:壹心理 發布時間:2012-09-10

視頻:陳佩斯的喜劇公開課《笑》

van Hooff JARAM 1972. A comparative approach to the phylogeny of laughter and smiling. In: Hinde RA (ed) Non-verbal communica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pp 209-223.

松阪崇久(2008):笑的起源和進化,《心理學評論》,51:431-446.

為什麼撓自己不癢?被別人撓一下就癢的不行 科普中國  2018-01-21

Why humans ,chimpanzees and rats enjoy being tickled By Josh Gabbatiss 19 May 2017

Davila Ross M, Owren MJ, Zimmermann E (2009):Reconstructing the evolution of laughter in great apes and humans. Current Biology 19:1-6.

文章發布於TA說賬號SME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