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編輯:涅瓦 策劃:素卡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不管什麼東西上面都有個日期。

你租的自如會過期,你發的自拍會過期,現在連追求“自律”這件事情都會過期。

你個人在朋友圈分享英語打卡或者堅持運動的動態,已經收穫不了幾個贊了。

戒色吧里堅持100天不沖的自律先鋒,也徹底淪為抽象文化的邊角料。

現在,自律反而像是獨屬於一類短視頻博主的專利,他們口中的“自律”簡直是一個當代人自出生以來就必須有的基因。

你必須早晨6點起床,晚上12點睡覺,一天不讀上3本書就基本與社會達利特畫上了等號。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確實,努力奮鬥在任何時代都是一件值得鼓勵的事情,但為了賣點兒自律周邊而催促你跳出舒適圈的行為,是一種吃相難看的知識傾銷。

我不禁困惑:

我們都已經在不舒適圈了,咋還讓我跳出舒適圈啊?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眾所周知,現在的網際網路充滿了奇蹟,沒有失敗者的餘地。

虎撲步行街人均30萬年薪,知乎答主人在蒙古剛下航母,小紅書er上午收到貴族學校錄取通知,下午茶跟閨蜜漫步在寶格麗,晚上還能分享最好玩的857。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人家是怎么在消費主義浪潮中,處處占得先機的?

就倆字 ——“自律”。

他們告訴你,自律,在競爭激烈的時代下,就像呼吸一樣自然,總能讓螢幕前的咱們直冒冷汗。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他們懷疑自己跟這些自律博主到底是不是一個物種?

就好像在古拉格待了10年的老哥,跟你談笑風生,說:“咱們古拉格人,自律真是太簡單啦!”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身材自律是當代年輕人的難題,隨手一搜你就能收穫一大把放棄身材的小故事。

然而,有的自律博主就可以針對性產出自律經驗。告訴你只要跟著他的課程練,跟著他的食譜吃,那就能輕鬆自律地練出馬甲線、直角肩,2周減掉個30斤,堪比菜市場屠夫。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現在多數人已經做不到看書不犯困、學習不走神了,學習自律也是個顯著痛點。

所以,一些自律博主又順勢推出了自律工具。從待辦筆記到心靈雞湯,買了他們的產品,學習新知識就跟遊戲刷技能點一樣簡單。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自律在短視頻博主跟普通人之間的的極端反差,給年輕人製造了巨量的焦慮。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焦慮到了極點,就開始反向消解“自律”的嚴肅意義了。

自律這件事,現在已經成為年輕人聚集區——B站的一個梗。

當你搜尋“一個自律的人有多可怕”,你能在相關結果里看到貓和老鼠、喜羊羊和灰太狼、海賊王、哆啦A夢和大雄等等離譜的二創。

自律之後就能馬上逆襲或者被火速打臉的故事情節,被堆在一起做成了迷惑行為大賞。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在其他平台上,你甚至能在這個tag下看到自律多年打出了閃電五連鞭的馬保國老師。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自律發生腎么事了?

圍觀自律跟圍觀自瀆一樣,被年輕人抽象為一種奇觀。

比如各種離譜的自律筆記,每天只睡一分鐘,從晨跑10000公里到修建大型水利,一部自律奇幻連續劇。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他們鼓吹自律100天,就能徹底實現一次大的階級躍遷。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想看我自律家人們先點點關注

當你點了關注之後,就發現他們自律著自律著,有的就開始賣書、賣課、上架蛋白粉,自律早睡的則推薦晚安面膜、眼霜、鬧鐘和安眠藥了。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還有一批人選擇在社交平台上展示自己極為精密的自律計畫表,吃喝拉撒睡甚至連發獃都要被列入規劃,時間上精確到分,數量上精確到個。

如此苛刻而誇張的排布,讓你懷疑他們是不是活在計算機里。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購買同款商品

等你定睛仔細一看,嗷,原來他們是兜售手帳或者做App推廣的。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為什麼日本人能夠成功,多虧俺們這本筆記本啦!”

當這些標榜自律的偶像坐在螢幕的另一端,喊你“家人們快下單了”,如果你昨天是送外賣的,自律90天后,你就能成為點外賣的,論誰都會感到一種巨大的戲謔與魔幻。

當下網際網路語境中的自律,實則是一種名為“自律”的消費主義。

市場經濟的幽靈無孔不入地告訴你:“花錢了就能變自律了。”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可當你為自律的美好虛影付費投票之後,大多數時候只是購買了一份自律好夢一日游。

試圖用消費主義的方式,去解決消費主義的焦慮,結果注定是一場消費主義的自律狂歡。

這個時代,自律成了一門好生意,卻不再是一個好主意。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古往今來湧現的狠人,多多少少都被認為在自律這方面異於常人。

在象牙塔經驗里, 自律=成功,就是“牛逼第一定律”。

所以,在書店的成功學暢銷書里,你會因為這些人的傳奇經歷而熱血。

近代爭議名臣曾國藩,被現世稱為“自律狂魔”,給自己定了“十二條天規”,戒菸戒色寫日記,早睡早起有出息。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到了現代,馬雲說每天自律必須思考6個小時,李嘉誠被報導多年自律6點前早起,劉強東自律8:30開晨會,王石自律爬山登峰鍛鍊身體。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連架空世界裡,金庸老爺子筆下古墓派這種深不可測的世外高人,也得有點睡繩子的自律絕技。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確實,在書本經驗的認知中,自律往往直接指向成功。

然而,在實打實的街頭智慧里,並不允許只有自律的成功。

否則,為了生存而操勞一生的體力勞動者,應該已經站上了這個時代資源分配的頂峰。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他們不自律么?

成功這件事其實非常複雜,遠遠不像自律手帳那樣清晰可見,量化可控,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以鼓動人們對成功的欲望來驅動個體的自律,是當代自律文化的陷阱。

自律的本質其實是反人性的,換句話來說,就是不舒服。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這也就是為什麼成功學披上自律學的人皮後,總是慈眉善目地要人們“跳出舒適圈”。

追求舒適是人類的本性,原始人從寒冷冰川向溫暖地帶遷徙,智人學會套用工具占據了進化論的先機,趨利避害、尋找捷徑並且偷懶是人的本性,刻在DNA里。

自律要求的定量攝取和定量捨棄,把人變得如同機器一樣精密與穩定,是一種內向的舒適剝削。

在很多時代,這種剝削是有意義的,自我向上管理可以輔助人們接近時機。

大家努努力、跳一跳,登上了時代浪涌的大船就起飛了,主觀地放大了自律的威能,宣揚自律者自然被請上燈塔。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當一個時代趨於穩定,遊戲規則變化,階層流動變慢,自我剝削能換取的外部價值往往十分有限。

千禧年線性回歸式的成功學無法解決本時代的困難,人脈、血脈、地脈的矩陣,讓自律的邊際收益正在肉眼可見地減少。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大哥你玩自律,你玩兒他有啥用啊?”

康德說:“自律即自由。”即想要獲得高度自由就必須高度自律。

然而現在這句話應該反過來了:“自由即自律。”高度自律的前提是你擁有高度的自由。

自律有時候是一種權利。

忍住不吃有可能是不夠餓,忍住不睡有可能是不夠困,拒絕低級享樂的背後意味著品味,擁抱高級生活的前提是充沛的心智剩餘和物質儲備。

換句話說,自律需要大量的成本。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一位網友如是說

這對於以社畜為主要群體的當代人,其實是一種奢侈行為。

“除了疲憊他們什麼都沒有,除了時間他們什麼也不缺。”

理性是激情的奴隸,度過了被社會支配,被生活勞累的一天,他們或許就是想攝入點兒快的、俗的、直接的、來勁兒的。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自律報復主義

他們所擁有的舒適感,已經被外在環境剝削得所剩無幾了,這個時候,你為了掙點W,再要求他們進行自我舒適剝削,來換取一個自律的標籤,多少有點不知好歹了。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你可以鼓勵人們奮鬥,但不能以自律為名,欺騙他們跳進消費主義的糞坑。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在當代,“自律”的反義詞已經不是“放縱”,而是“絕望”。

一個年輕人登錄網際網路,就看到一群自律衛道士高高在上,一手兜售虛妄的物質幻想,一手矯揉造作、清心寡欲地燒香。

最後,他們還以這種方式體面地完成了下一次盤剝。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今天,你試圖用“自律”審判普通人;明天,他們也許就會“燒死”那個自律家。

畢竟,自律就算是件天大的好事,但就像趙本山說的:⬇️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自律”是本時代最好賣的幻覺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