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鳴,不只是公雞的專利

打鳴在辭典修訂版中的意思就是公雞啼叫。在古時候人們還沒有鬧鐘,只有根據太陽的起落變化來看時辰,也一直遵守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規律。古代有很多成語也是與之相關的,比如說聞雞起舞、雞鳴狗盜等。

從漢語的詞性上來說,“打鳴”一般作為名詞使用,用在句子中是“名詞+名詞”的結構,如公雞打鳴;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從英語構詞角度來看,可以將“打鳴”兩個字拆解開來,這時候“打”就是動詞而“鳴(叫)”是名詞,因此“打鳴”就是一個動賓結構。

打鳴,不只是公雞的專利

《說文解字》是我國最早的系統分析漢字字形和考究字源的語文辭書,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字典之一。這裡的“字典”與“詞典”是不一樣的,所以在《說文解字》中只有單個字的解釋:“打:打,都挺切,擊也。從手丁聲;鳴:鳴,武兵切 ,鳥聲也。從鳥從口”。

時過境遷,打鳴現在作為詞語使用已經用的很頻繁了,不僅將其用於公雞的叫聲,還可以用於聲樂的訓練。此外打鳴和共鳴也一直被認為是一對“兄弟”,它們之間到底有什麼異同之處,下面我們就一起來看一下。

一、公雞打鳴是環境所致還是本能所致?

一說到“打鳴”,我們首先想到的就是公雞在清晨喚醒人們的叫聲。在農村幾乎家家戶戶都有雞籠,所以雞雞的鳴叫聲就可以算作是天賜的鬧鐘。它們似乎已經形成了特定的生物鐘,在清晨的時候它們的打鳴聲會劃破天際。

有研究發現,並不是每個清晨它們都會打鳴,如果人為地將公雞生活的環境調至黑暗模式,這些公雞的生物鐘就會出現紊亂的情況,就不會打鳴了。

其實,大多數的鳥類都是夜盲症患者,雞也不例外,天一黑的時候雞就要睡覺,眼睛就會閉上,但是一旦有光出現或者周邊發出很大的聲音,雞就會打鳴。

打鳴,不只是公雞的專利

還有一種說法是公雞每天清晨打鳴與佛曉並沒有什麼關係,只是遵循身體內部的時鐘,這也就是說公雞的打鳴現象是一種本能行為,與日光照射本身是無關的。這與第一種觀點是相違背的,但也是經過實證研究的結論。

日本名古屋大學動物生理學教授吉村崇稱:“公雞打鳴受生理節律的控制,也就是自身的內部時鐘,而不是受外部因素影響。這項研究已經作為學術成果發表在了《當代生物學》雜誌上”[1]

其實這兩種結論都是經過實驗研究所得的,對於第二種觀點是否可以理解為雞群在世間進化了這么多年,很多本原的生物性特徵已經慢慢褪去了,而那些日積月累,時代傳承下來的習慣已經變成了新的本能。

就好像是長頸鹿的脖子一樣,據說最初長頸鹿的脖子沒有現在這么長,但是當它們把草吃完的時候,為了吃到更高的樹葉(否則就要面臨被餓死的局面)它們就不斷伸長脖子想要吃到長在樹上的葉子,久而久之,長頸鹿的脖子就更長了。

打鳴,不只是公雞的專利

這也就說明了公雞打鳴已經形成的本能,而這種本能與後天是有關聯的。其實事物的發展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即便是人的基因也是這樣,達爾文就曾在《物種起源》中說道:“控制遺傳的法則還不清楚;沒人能說出為什麼同一物種的不同個體和不同物種的個體,它們的共同特性有時候遺傳,有時候又不遺傳”

二、聲樂訓練中的“打鳴”訓練

藝術來源於生活,但是又高於生活。簡單的一句話卻涵蓋了藝術的本質,無數的文學作品,繪畫作品,音樂作品等藝術作品都是從給生活中汲取了源源不斷的靈感。在歌唱訓練中,是需要通過掌握一些發聲技能才能夠唱出更加動聽的歌聲,這就是專業與非專業之分。

打鳴,不只是公雞的專利

正因如此“打鳴”不單是動物才擁有的專利,“打鳴”對人類來說也可以算作是一種技能。從唱歌時發聲的角度來說,“公雞打鳴效應”主要體現為一種自然發聲狀態和科學發聲理念。如果觀察仔細的話會發現公雞在打鳴的時候全身舒展延伸、脖子後仰、發聲管道拉長等現象

通過這樣的姿態發出的聲音高亢而明亮且極富穿透力,也正是這樣不同凡響的聲音才能夠衝破天際,喚醒酣睡中的人們。如果將這樣的聲音運用在具體的唱歌發聲訓練中也會使唱出的歌聲有力、穿透。

公雞打鳴的聲音效果之所以具有穿透力強且聲音圓潤通透的特點,是因為有深呼吸作為支撐。良好的發聲是要做到兩點:第一吸氣需要吸的深;第二要能夠將所吸的氣送上來[2]。所以在聲樂發聲訓練的時候首先要模仿公雞打鳴的姿勢,其次就是要將充分運用氣息。

打鳴,不只是公雞的專利

在中國有名的運用氣息唱法的歌手有很多,比如說鄧麗君、王菲、李克勤等,尤其是李克勤在演唱會上翻唱的《終身美麗》,更是被譽為殿堂級的氣息唱法,大家一致認為這首歌仿佛是一口氣唱出來的。可見採用氣息唱法對唱功的要求是很高了,要反覆地、機械地訓練發聲,才有可能達到這樣效果。

三、“打鳴”與“共鳴”說的是一回事兒嗎?

很多時候人們會將打鳴和共鳴分不清楚,但有一點相同的是這兩者都與聲音有關,此外,“共鳴”還有一種解釋:由別人的某種情緒引起相同的情緒,簡而言之就是兩個人對事物有相同的看法,能喚起一樣的情緒。

“打鳴”在聲樂中是一種發聲訓練技巧;“共鳴”在播音主持中也是重要的名詞之一,它是指物體因共振而發聲。將發聲系統(喉、氣管)與共鳴器相結合就能夠發出聲音,運用一定的發生技巧就能夠在口腔內形成共鳴。

主持人在主持節目時發出的聲音是長年累月訓練出來的,它們有屬於自己的一套口部操,還有很多繞口令,這都是鍛鍊口腔靈活性的基本訓練。

在此基礎上,需要練習的就是氣息,因為人體的很多器官就是一個共鳴器,能夠作為發聲的共鳴器主要有口腔、胸腔以及鼻腔三種,如果可以遊刃有餘地在播音主持中運用這三種共鳴就會發出很好聽的聲音,就拿口腔共鳴來說,發聲的時候口腔似乎能產生回聲,縈縈繞繞。

打鳴,不只是公雞的專利

播音員充分運用口腔共鳴、胸腔共鳴與鼻腔共鳴,所以他們說話要比沒有經過訓練的人說話更好聽。

總之,打鳴這個詞語一般認為是動物發出的打鳴聲,後來根據這種發生原理,又將其運用在其它發聲領域,但是打鳴和共鳴卻是完全不同的意思,打鳴是發出的聲音,而共鳴是需要在共鳴器中才可以形成。

參考文獻:

[1]科學家發現公雞打鳴取決於自身時鐘規律[J].中國家禽,2013

[2]李抒丹.“素質教育”中的聲樂教學法研究[J].藝術研究,2016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