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由上海首先試點推向全國的垃圾分類以執行嚴格著稱,要是分錯了類還得被罰款,人們叫苦連天。

一些歐美國家甚至徵收起了垃圾稅來規範居民垃圾分類。

而在一千多年前的古羅馬,還存在一種奇葩稅款——尿稅。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古羅馬遺蹟

不過,尿稅可不是尿尿的人要繳稅,而是收集尿液的人需要上繳稅款。

這尿稅一征可不得了,憑藉這項稅收形成了當時復興國家財政的一股強大力量。

豐厚的稅款也就意味著納稅人收集尿液賺了不少錢。

這放在當代也許難以理解,集尿怎么就成了一門如此賺錢的生意?

而尿液的確是古羅馬人公認最有用的物質。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古羅馬的公共廁所

公元69年,剛即位的古羅馬皇帝維斯帕西亞努斯就面臨著嚴峻的國家形勢。

由於戰爭連年不斷,前任皇帝早已將國庫存銀花得一乾二淨。

新上任的皇帝還沒享受奢華生活,就不得不對空蕩蕩的國庫發起了愁,思考著如何填補財政。

於是他針對當時一些熱門的行業,廣徵稅收,興起了五花八門的各項稅款。

比如有戰爭特別稅、生育稅、娼妓稅……還有一項尿稅。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原來在古羅馬,尿可是一門大買賣,人們對尿液別有一番用途。

不光各家各戶都有收集尿液的習慣,在大街小巷還設立了收集尿液的募捐箱,提倡人們踴躍捐獻尿液。

到後來,人們可不會無償地獻出尿液了,因為這要是賣給專門上門買尿的商人,還能賺一筆零花錢。

就連皇帝看了也想分一杯羹,於是他專門設立了尿稅,從這門行業中“收刮”了不少錢,用來補貼國家財政。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街頭集尿盆

而令人厭惡的人體排泄物,怎么就讓古羅馬人視若珍寶呢?

因為人們發現,尿液的用途實在是太廣泛了。

早在公元前2800年以前,把衣物潔淨視作神性的古埃及人就發現用草木灰可以清洗乾淨衣服。

此後,把衣物清洗乾淨成為體面而莊重的象徵,習俗廣泛流傳,清洗的手段也不斷更新。

在此方面,古羅馬人便發明了一種獨特而“噁心”的洗滌劑——尿液。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古羅馬人起初主要從敘利亞地區引進一種富含皂素的肥皂草清洗衣物。

但不僅進口費用貴,這種材料本身也價格不菲,古羅馬人們難以承受昂貴的洗衣成本。

他們竟想出了用尿液當作洗滌劑的新招。

不知道誰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但沿用下來,這方法還確實管用。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尿液中富含尿素,放置在空氣中大約24小時就能分解出大量氨氣。

這氨氣也就是尿騷味的主要來源,發出刺鼻的惡臭,但同時因為是一種弱鹼性物質而發揮了妙用。

衣物上的油污之所以難以用清水去除,是因為脂類物質是由帶羧酸基和帶醇基的兩種物質合成的。

這樣生成的物質沒有親水鍵,也就不能溶於水,所以清水沖洗無法帶走油污。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現代洗滌劑也是套用了類似原理

而弱鹼性物質的參與則打破了油污原有的結構,把油脂分解成醇和羧酸鹽。

這兩種物質恰好都具有親水鍵,轉而溶入水中,被沖洗脫離衣物表面。

於是經過尿液洗滌的衣物就達到了去除油污的目的。

而如今的洗衣粉、肥皂等清潔用品也都是利用了這個原理去除油污。

所以按理說,即使到了現在也還是可以用尿液洗衣服的,只不過現代人多了些體面的追求,才用上品質更好的洗滌用品。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油脂的兩種反應方式,皂化反應(上)和油脂分解(下),尿液的作用是套用皂化反應

當時的古羅馬人未必知道這背後蘊含的化學原理,但實際效果就擺在眼前,讓人不得不服。

人們通常把大量的尿液倒入裝著髒衣服的大缸,然後使上雙腳一頓猛踩,化學反應與物理做功之下,衣服上的污垢也就脫離而出,達到潔淨的效果。

古羅馬還因此產生了一條洗衣產業鏈,從收購尿液到專人洗滌的一連串業務。

花費便宜,還能潔淨衣物,古羅馬人也打心裡接受了尿液洗衣的方式。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古羅馬人不僅用尿液洗衣不會心裡膈應,他們甚至發現,用尿液刷牙效果竟然也不錯!

這同樣利用的是尿素產生氨氣的原理進行清潔。

於是人們樂此不疲地用尿液製成漱口水、牙膏,保證牙齒美白,這是再正常不過的日常習慣。

而同樣是尿液,在羅馬人看來也有高低貴賤之分。

比如當時最昂貴的尿液是來自葡萄牙的人民所產,這被古羅馬人認為是世界上最強的尿液。

要還是發過酵的童子尿或者喝了烈酒的醉漢的尿,那可就更加名貴了。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除此之外,在正經的皮革生產工業中,也有尿液的一席之地。

生產商通常把動物皮浸泡在尿液里,以便去除表皮毛髮。

另外還會用糞便塗抹皮革,以使其軟化……

尿液的實用性早已是公認的事實,於是當時的皇帝便從中啟發了國稅的一條新來源。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而突如其來的國家徵稅不免引起人們的不滿,徵收尿稅的舉措一時間激起了民怨,就連皇帝的親生兒子都看不下去。

但皇帝可不管那么多,他把一枚錢幣放在憤懣的兒子鼻下,並告訴他說,錢是沒有氣味的。

意思是說無論徵稅的形式,或者稅款來源有多么噁心,只要最終結果是收到錢就不必在意那么多。

“錢不臭”這句話後來成了一句經典的拉丁諺語,流傳至今。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當時印有當代皇帝頭像的錢幣

以現代人的視角看待古羅馬這段匪夷所思的歷史,未免感到噁心。

也許出於諷刺當年尿稅,也許只是出於歷史淵源,如今法國的公共廁所就取自當時皇帝的名字,命名為“Vespasienne”。

但在笑話之餘,也不得不承認尿液的用途的確不容小覷。

在美國內戰期間,軍隊就曾用糞肥、灰燼、稻草和尿液混合製作火藥。

如今人們當然不會再用尿液來洗衣刷牙,但在醫學上的用途可不少。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尿液中含有磷、鉀等多種化學物質,尤其氮元素含量非常豐富,自古以來就是天然的肥料。

尿液作為人體新陳代謝的產物,某種程度上反映了人體的身體狀況,於是驗尿成了常規體檢項目中重要的一項。

而2012年一篇研究,報導了尿液能製作腦細胞的驚人發現。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科學家發現,尿液中被遺棄的細胞可以重新編程為誘導多能幹細胞(iPS)。

這是一種類似胚胎幹細胞的細胞,卻避開了胚胎幹細胞所面臨的倫理爭議。

理論上,它可以形成體內的任何一種細胞,包括某些無法再生的例如神經細胞。

這就有助於研發帕金森等神經退化性疾病的治療方法。

而尿液又是一種非常容易獲得的原料,這項技術一旦發展成熟,想必將帶來更大的醫學便利。

古羅馬人用尿洗衣、刷牙雖然噁心,但尿液確實是好東西

2012年發表在Nature上的研究論文

這么看來,世界上不存在任何一件廢物,即使是排出的屎尿屁也能發揮出驚人效用。

那么古羅馬人的惡臭尿液使用史,也不過是形式不太能被現代人接受,本質還是智慧的體現呢。

*參考資料

CarlySilver. ‘Pecunia Non Olet": How A Roman Emperor Revived The Government With AUrine Tax[J]. Ati, 2019.07.02.

Bryan Hill.Money Does Not Stink: The Urine Tax of Ancient Rome[J]. Ancient Origins, 2015.07.12.

Jesus G.Barcala. Indeed, Romans used urine to do laundry... and worse things...[J]Ciencia Historica.

Soaps andDetergents[J]. Chemistry LibreTexts, 2019.06.06.

Chupa J , Misner S , Sachdev A ,et al. Soap, Fatty Acids, and Synthetic Detergents[M]// Riegel’s Handbook ofIndustrial Chemistry. Springer Netherlands, 1992.

Melissa. How Urine Can be Used toMake Gunpowder (and other Interesting Pee Facts)[J]. Today I Found Out,2013.04.22.

Baker M . Brain cells made fromurine[J]. Nature News, 2012.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