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葉

青葉

青葉,是蕭鼎玄幻仙俠小說《誅仙》中的人物。

世人尊稱他為“青葉真人”,青雲門後代子弟尊稱他為“青葉祖師”。

他,師出正道三大門派之一、當今正邪兩道之首的青雲門

他,是青雲門十一代弟子,也是青雲門十一代掌門。

他是青雲門最負盛名的一代祖師,也是最負傳奇的一代人物。

青雲後代弟子都以他為驕傲,是他光大興盛了青雲門一派。

他資質過人,雖年紀輕輕,卻能參破前人古卷,修行遠勝於歷代先人。

他力挽狂瀾,以一己之力,伏誅青雲山六峰外敵,奪回了青雲山陣地。

他天縱奇才,在幻月洞府閉關十三年,整理前輩祖師傳下的道法,以自身領悟無名古卷,創下四式鎮山奇術。

他驚才絕艷,手執誅仙古劍,創立誅仙劍陣,聚青雲七脈山峰之靈力為陣,化天地萬物殺氣為劍,使之無敵於天下。

他領袖群倫,在青雲門窮途末路之時,以一己之力把一個小小青雲門,搞得生氣勃勃,興旺無比,到如今更是天下正道領袖。

基本介绍

  • 中文名:青葉
  • 其他名稱:青葉真人、青葉祖師
  • 登場作品:《誅仙
  • 年齡:750
  • 性別:男
  • 立場:正道
  • 門派青雲門
  • 職位:青雲門掌門
  • 身份:青雲門11代弟子兼掌門
人物設定,簡單介紹,人物關係,青雲門歷史,人物成就,青雲門,誅仙古劍,太極玄清道,四大鎮山奇術,神劍御雷真訣,斬鬼神真訣,後輩楷模,

人物設定

簡單介紹

姓名:青葉
青葉
性別:男
年齡:750
立場:正道
門派:青雲門
職位青雲門掌門
身份:
1)青雲門十一代弟子
2)青雲門十一代掌門
地位:絕世奇才,後輩楷模
參悟:無名古卷
鎮山法寶誅仙古劍
鎮山之寶誅仙劍陣
成就
1)發揚光大青雲門
2)誅仙古劍現世
3)創立誅仙劍陣
4)創下四大鎮山奇術
稱呼:
1)青葉道人——出家後稱號
2)青葉真人——青雲門掌門稱號,世人尊稱
3)青葉祖師——青雲門後代子弟尊稱

人物關係

青雲門祖師:青雲子
師父:無方子(青雲門十代掌門)
徒弟:
1)總共七人
(原文:他一生收徒嚴謹,僅傳七人,遂將青雲七峰分置七人,令七脈共傳香火。)
2)四弟子鄭通
(原文:大竹峰一脈自從【青葉祖師座下四弟子鄭通】開始,傳到現在田不易手中共六代,情況一直如此,人丁不盛。)

青雲門歷史

第1集 第1章《青雲》
青雲山脈巍峨高聳,虎踞中原,山陰處有大河“洪川”,山陽乃重鎮“河陽城”,扼天下咽喉,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青雲山連綿百里,峰巒起伏,最高有七峰,高聳入雲,平日裡只見白雲環繞山腰,不識山頂真容。
青雲山山林密布,飛瀑奇岩,珍禽異獸,在所多有,景色幽險奇峻,天下聞名。
只是更有名的,卻是在這山上的修真門派——青雲門
青雲一脈歷史悠久,創派至今已有兩千餘年,為當今正邪兩道之首。
據說開派祖師本是一個江湖相師,半生潦倒,鬱郁不得志。
在其四十九歲那年,雲遊四方,路經青雲山,一眼便看出此山鐘靈奇秀,聚天地靈氣,是一絕好之地。
當下立刻登山,餐風飲露,修真煉道。
未幾,竟於【青雲山深處一處密洞】內,得到一本【無名古卷】,上載各般法門妙術,艱深枯澀,卻是妙用無窮,威力巨大。
相師得此奇遇,潛心修習。
忽忽二十年,小有所成,乃出。
幾番江湖風雨,雖不能獨霸天下,倒也成了一方之雄。
遂在青雲山上,開宗立派,名曰:青雲。
因此古卷所載,近於道家,他便做道人打扮,自號“青雲子”,後世子弟多尊稱為“青雲真人”。
青雲子壽三百六十七歲,身前收了十個弟子,臨終前叮囑道:“我半生說學,盡在相術,尤精於風水之相。這青雲山乃是人間罕有靈地,我青雲一門占有此山,日後必定興盛,爾等決不可放棄。切記,切記!”
當時十位弟子紛紛點頭,深信不疑,青雲子方才溘然而逝。
不料其後百年間,不知是天意弄人,或根本是青雲子相術不精,青雲門非但沒有發達,反而日見式微。
十位弟子中,兩人早夭,四人死於江湖仇殺對決,剩下的一人殘廢,【一人失蹤】,只傳下兩脈。
如此過了五十年,青雲山方圓百里發生了從未有過的天災地震,山洪爆發,地動山搖,死傷無數,竟是又絕了一脈。
而【僅剩獨苗】,卻限於資質,本領低微,早不復青雲子當年風光,反因那本古卷緣故,惹來外敵爭奪,幾番血戰,若不是青雲子留下的幾道厲害禁製法寶,只怕青雲門已被人滅了。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整整四百年,青雲門毫無起色,幾乎可以用“苟延殘喘”來形容了。
到了最後,甚至被人欺負到了家門口。
青雲七峰中,除了主峰通天峰,其餘六座都被外敵占了。
其中還有強盜悍匪,以做據點,四處搶掠,橫行不法。
不知情的人多有誤解,以為青雲門已墮落如斯。
青雲子弟雖多般辯解,亦有心殺敵正名,卻是有心無力,可憐可嘆。
至今想起,那實在是青雲一脈最悲苦的一段日子。
直到距今一千三百年前,情況才有了改變。

人物成就

青雲門

第1章《青雲》
直到距今一千三百年前,情況才有了改變。
大概是青雲子的相術終於顯靈了,或是上天累了,不再捉弄青雲門。
在這個時候,從青雲門第十一代傳人中,竟出了一個驚才絕艷、領袖群倫的絕世人物——青葉道人。
青葉俗家本姓葉,原是一貧苦書生,天資聰穎過人,卻屢試不中,後機緣巧合,為青雲門第十代掌門無方子收為關門弟子,年僅二十二歲。
青葉入門之後,只一年間,便將無方子所傳的所有劍術法道領悟貫通,在眾弟子中獨占鰲頭。
又過一年,便連無方子也只能憑藉深厚修行與他勉強打個平手。
無方子又驚又喜,斷然將祖師傳下的那本古卷拿出,傳於青葉自行參祥。
青葉便就此在通天峰後山“幻月洞”閉關,這一關便是十三年,方才破關而出。
據說他破關之時,正是月圓之夜。
那夜冷月高懸,整座青雲山通天峰便如白晝一般。
忽爾狂風大作,後山竟有龍吟長嘯,聲震百里,聽者無不變色。
後,有淡紫祥光,沖天而起。
一聲巨響,幻月洞府豁然而開。
青葉鬚髮盡白,面帶微笑,身有清光,緩步而出。
眾人駭然,以為成仙。
其後,青葉正式出家,以本家姓葉,取青雲之“青”字,故名“青葉”。
他當日笑別恩師無方子,道:“師尊稍待,弟子出去辦事,一日即回。”
眾人不明所以,一日夜後,青葉御劍而回。
青雲山六峰外敵,竟已盡數伏誅。
青葉道人道法之強,手段之狠,一時間名動天下,青雲門聲勢大盛。
又過一年,無方子即將掌門之位傳於青葉,自己清修去了,不再理門中瑣事。
青葉掌權之後,勵精圖治,大力扶助同門,嚴格挑選傳人,加之他從那無名古卷上領會所得,有神鬼不測之威。
青雲門,從此蒸蒸日上。
五十年間,已是正道支柱;而到了二百年後,便已領袖正道各門諸派。
青葉真人高壽七百五十歲而逝,他一生收徒嚴謹,僅傳七人,遂將青雲七峰分置七人,令七脈共傳香火。
其中長門居於主峰通天峰青雲觀中,是一門重心所在。
及至今日,青雲門下弟子已近千人,高手如雲,聲威顯赫,與“天音寺”、“焚香谷”並列為當世三大門派。
而掌門道玄真人,功參造化,超凡入聖,更是當世一等一的絕世人物。

誅仙古劍

第16集第7章《秘密》
鬼先生將他神情看在眼中,忽然道:“你雖然早年出身青雲,但有一些青雲隱秘,只怕你還不知道罷?”
誅仙古劍誅仙古劍
鬼厲神色一動,轉目注視鬼先生,似乎要將此人看的透徹,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一字一字道:“請教!”
鬼先生看了鬼厲一眼,語意平靜,但眼中神色卻似大有深意,道:“青雲山誅仙劍陣威力超凡入聖,足可斬妖除魔,千年來一直為青雲門鎮山之寶。
傳說此劍陣脫胎於青雲門祖師青雲子得到的那冊無名古卷,到了千年前絕世奇才青葉出世,在‘幻月洞府’閉關一十三年,白髮出關,親手將其創立,聚青雲七脈山峰之靈力為陣,化天地萬物殺氣為劍,遂無敵於天下。”
他話音頓了一下,然後聲音似乎有些飄忽,但一雙眼睛卻緊緊盯著鬼厲,慢慢道:“而此驚世駭俗的絕世陣法,卻是離不開一柄神兵的。”
鬼厲凜然道:“古劍‘誅仙’?”
鬼先生點頭道:“正是!古劍誅仙究竟從何而來,向來神秘莫測,至今只怕連青雲山那些人也說不清楚了。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誅仙古劍第一次現於人間,乃是青葉在幻月洞府閉關十三年出關之後,手中正是提著此劍。
而一向以來,這把神兵從來也不是青雲掌門貼身保管,而是放置在青雲山後山幻月洞府之中的。”
-
第22集 第5章《弒師》
水月的一段話:
“......在本門裡,從青葉祖師傳下的無上神兵誅仙古劍,竟然有一個天大秘密,那便是——
青雲山青雲山
這把神劍雖然誅盡妖邪,但也許是因為殺戮太多太盛,年深月久之下,此劍竟然本身有了一股詭異魔性。持劍之人一旦激發出此劍全部靈力威勢,便會遭到此劍魔靈反噬,逐漸控制心志,變得殘忍好殺,縱然是道行再高之人,竟也不能抵擋。”
“從青葉祖師當年臨終留下訓示開始,青雲門歷代掌教祖師,都知道這個秘密,所以也都是儘量不去使用這柄神劍......"

太極玄清道

第8章《傳藝》
宋大仁與張小凡一起來到房間,道:“小師弟,本派道法極重根基,你初入門,我先傳你基礎道術,你記牢之後,自行修煉,若有不明之處即來問我,知道了么?”
虹橋 玉清殿虹橋 玉清殿
張小凡連連點頭,心中一陣激動。
宋大仁臉色一整,正色道:“另有一事,我不得不正告於你:本門奇術,精深神妙,邪魔妖人,多有窺探。你需立下重誓,學成之後,若非本門弟子,決不傳於外人。”
張小凡心中一動,忽有些恍惚,但隨即清醒,小小臉龐上有堅決之色,道:“是。蒼天在上,弟子張小凡日後若泄露青雲門道法秘密,必遭五雷轟頂,死無葬身之地。”
宋大仁微笑點頭,讓他在桌前坐下,先教他如何打坐、冥思,再粗略說了一下人體經脈和精氣運行,最後便傳了他“太極玄清道”第一層的修行法門。
“太極玄清道”,便是青雲門諸般奇術妙法的根本,乃是二千年前青雲子於那無名古卷上領悟而出。
經過歷代青雲門宗師精研,時至今日,已是奪天地造化、玄妙無匹的無上道法。
太極玄清道共有玉清、上清、太清三個境界。
青雲門下弟子,包括了許多聰明才智之士,終其一生,也突破不了玉清境,不過饒是如此,只是玉清境頂層的修行,亦已是世間罕有。
青雲門中,人數接近千人,但能突破玉清境進習上清境界的,以掌門道玄真人為首,也不過十人出頭而已。
但只這十數人,青雲門便是當今修真中實力最強最深的門派之一。
至於傳說中無上境的太清境界,相傳只有當年不世出的奇才青葉祖師修到過。
第9章《佛與道》
宋大仁初為人師,見張小凡手托臉腮,聽得入迷,不由得談興大,侃侃而談:
太極太極
太極玄清道修習過程,從易而難。
玉清境第一層境界,大多數人在第一年即可修成。
但往後開始,艱深困難處便顯現出來。
第二層,一般人便要修習五年。
第三層,更是個分水嶺。資質稍差的便一生都停滯於此,好一些的修習個五六十年也不稀奇。
張小凡張口結舌,宋大仁微微一笑,又說了下去。
太極玄清道的主要修行法門,到第三層就大致傳授完畢。
往後更多的便是看資質高低,靠自行修為了。
修行高深的師長或會指點一二,那也僅是個人的經驗之談,讓弟子少走一些彎路而已。
當然了,這裡所謂的“彎路”,多是以百年計的。
而把太極玄清道修煉到玉清境第四層的,便是有了萬法根本,可以開始同時修習其他奇術妙法以及修煉屬於自己的法寶。
法寶秘器一說,淵源流長。
神話傳說中諸天神靈大都有各自神器,威力絕倫。
而人世之間,修真煉道之士以之初掌天地造化,亦有莫大威力。
小的可以御空而行,風馳電掣;大的更能震天撼地,毀山斷流。
而法寶材質也是五花八門,千奇百怪。
但有一點,法寶材質如何,便決定了法寶修煉後威力大小。
若以凡鐵施展“神劍御雷真訣”,還未等攻敵,那劍已與主人一起成了灰燼。
至於青雲門下,因為當年青葉祖師在“幻月洞府”中得到古劍“誅仙”,仗之橫行天下,幾無敵手,眾後輩仰慕之餘,多半都是修煉仙劍的。
千年之後,劍俠輩出,幾乎成了青雲門不成文的規矩,便是改名叫“青雲劍派”也無不可。

四大鎮山奇術

第14集 第9章《劫數》
那老人(萬劍一)轉頭看了看林驚羽,道:“你雖然已可以施展這式‘斬鬼神’,但此式真法劍訣剛猛至陽,威力雖大,卻也大耗本身元氣。
青葉
你天賦稟異,年紀輕輕已然可以修成此法,但仍需不斷修行,方能運用自如,不到危急關頭,還是不要運用此真法劍訣。”
林驚羽在他面前跪下,恭聲道:“是,弟子知道了。”
那老人將他扶起,打量了他幾眼,面上掠過一絲傲色,道:“方今天下,青雲門內外都只道‘神劍御雷真訣’乃是我青雲門無上真法。
其實當年我派青葉祖師乃是何等人物,他老人家整理前輩祖師傳下的道法,又以自身從無名古卷上領悟所得,【總共傳下了四式真法劍訣】,哪一個不是威力絕倫的無上真法?”
————————————————————————
四式真法劍訣,書中只描寫了兩式:
1)神劍御雷真訣:
九天玄剎,化為神雷。
煌煌天威,以劍引之。
2)斬鬼神真訣:
天地正氣,浩然長存。
不求誅仙,但斬鬼神。

神劍御雷真訣

第1集 第2章《迷局》
從半空中緩緩落下一個高瘦之人,全身上下用黑袍緊緊包住,看不清容貌歲數,只有一雙眼睛,凶光閃閃,在他背後,還綁著一把長劍。
神劍御雷真訣神劍御雷真訣
普智低聲道:“閣下如此道行,怎地卻不敢見人么?”
黑衣人眼中凶光閃動,厲聲道:“禿驢,今日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說罷,他反手“刷”地一聲拔出背後長劍。
只見此劍清如秋水,亮不刺目,有淡淡清光,附於其上。
“好劍。”普智忍不住叫了一聲。
那黑衣人一聲低哼,手握劍訣,腳踏七星,連行七步,長劍霍然刺天,口中念念有詞:
“九天玄剎,化為神雷。
煌煌天威,以劍引之!”
片刻之間,天際烏雲頓時翻湧不止,雷聲隆隆,黑雲邊緣不斷有電光閃動,天地間一片肅殺,狂風大做。
“神劍御雷真訣!”
普智的臉色在剎那間蒼白如灰,隨之而起的是一種驚訝、一絲絕望和一點點莫名的狂熱。
“你竟是青雲門下!”——
第1集 第3章《宏願》
張小凡眼中,天上的雲,不管是白雲、烏雲,都沒有見過象今晚的黑雲這般接近地面,雷聲也從未有過這般震耳欲聾,閃電從未如此刺目,幾乎令他難以直視。
仿佛,這個天就要塌了下來。
他呆呆地站在那兒,看著草廟中黑衣人和老和尚彼此怒目而視,作勢鬥法。
忽然間,一聲炸雷響過,震的他的耳朵嗡然做響的時刻。
他看到天際一道絢目閃電橫空出現,竟打入人間大地,落在了那黑衣人長劍之上。
片刻間黑衣人全身的衣服高高鼓起,雙目圓睜,便如將要迸裂一般。
這時,這個草廟之內,在電光強烈照耀之下,已如白晝。
那在夜晚中盛開在劍尖上的閃電,竟是如此美麗,以致於張小凡屏住了呼吸;而在普智的眼中,也再度出現了奇異的狂熱。
“這便是道家真法的大能大力么?”
只聽黑衣人一聲大喝,左手劍訣引處,用盡全力一振手腕,驚雷響過,劍上電芒疾射而向普智。
一路之上,草木磚石,無不激震飛揚。
只有當中道路,留下深深一道熾痕。
普智連退三步,撤去手印,雙掌合十,面露莊嚴,全身散發隱隱金光,低低念道:“我佛慈悲!”
“啪”的一聲,只見他身前僅剩下的七顆碧玉念珠盡數碎裂,在身前三尺處幻成一個巨大“佛”字,金光耀目,不可逼視。
下一刻,電光與那佛字,撞到了一起。
張小凡突然感覺自己的心臟猛地跳動了一下,仿佛全身血液在剎那間全部倒流。
他手足皆軟,不能呼吸,只覺得那一個瞬間,風止了,雷歇了,整個世界都停了下來。
然後,他不由自主地向後飛去,在他甚至還來不及感到害怕的時候。
只見白光金芒,絢麗無比,遠勝過天上太陽。
整座草廟,四分五裂,以那鬥法的兩人為中心,向四面八方包括天上,震飛出去。
第三集 第六章《奇術》
感覺不到痛楚了,張小凡在那瞬息萬變的空中,心裡突然閃過這樣一個念頭,他甚至忽然想到:我死了之後,師姐她會不會來看我呢?許多年後,她過著幸福日子的時候,是不是也把我忘了呢?
神劍御雷真訣神劍御雷真訣
他伸手擦去了眼角的血,和、水!
陸雪琪只覺得渾身劇痛,體內氣血在劇烈震動的經脈中到處衝突,仿佛要破體而出,歡呼著沖向前方那恐怖的青光黑氣之中的猙獰惡魔。
這已是生死時刻!
這已是永恆瞬間!
這美麗女子,在狂風中傲然佇立,任憑風力如刀,竟不肯稍退半分。
她昂首,望天。
風,突然停了,凝固在半空之中。
天地,突然靜了,停在了這個時刻。
“轟隆!”
低沉的呼嘯仿佛從天邊傳來,迴蕩在整個天地之間。
陸雪琪反手,拔出了“天琊神劍”。
頓時,漫天的藍光消散了,收縮了,仿佛如巨龍吸水一般,都被吸到那如秋水一般的劍刃之上。
通天峰上,一片寂靜!
傳說千年的天琊終於出鞘!
陸雪琪面如寒霜,手握劍訣,竟然在懸空的狀態下腳踏七星方位,凌空連行七步,長劍霍然刺天,玉顏在剎那間再無一絲一毫的血色,口中誦咒:
“九天玄剎,化為神雷。
煌煌天威,以劍引之!”
片刻之間,原本晴朗的青天,黑了下來。
天際突然出現的烏雲翻湧不止,雷聲隆隆,黑雲邊緣不斷有電光閃動,馳騁天地間,一片肅殺,狂風大做。
大風撲面而來,張小凡微微張開了口——這個情景,仿佛在久遠之前的記憶中曾經出現過一次。
地面之上,上至道玄真人下至各脈座長老,個個臉上都是驚駭,莫名齊齊站了起來,又轉而看向小竹峰的水月大師。
半晌,田不易澀聲道:“你教出的好徒弟啊!”
水月大師卻是全然不理眾人,一向淡漠的臉上次出現了擔憂,望著在天空中的那兩個人。
“神劍御雷真訣!”
道玄真人緩緩收回了目光,心中大為震動——想不到青雲門下,年輕一輩之中,竟有了如此了不起的人才。
只是,看著那女弟子臉色,雖然勉力施展出這等蓋世奇術,但身子顫抖,面白如紙,只怕是力不從心了。
天空之中,雷聲愈急,張小凡分明感覺到,自從天琊出鞘的那一刻起,手中燒火棍上頓時騰起了一股充沛無比的力量,就像是這與自己血肉相連的法寶從內心深處深深吶喊一般。
仿佛是它等待這一刻,已有千年!
天空更黑,烏雲壓頂,厚厚雲層中緩緩出現了一個巨大漩渦。
    第30章《懷疑》
    像是幽冥的通道,漆黑一片;深深不可見底的巨大漩渦倒掛在天際,如九幽妖魔張開了恐怖大嘴,要吞噬世間一切。
    神劍御雷真訣神劍御雷真訣
    狂風凜冽,風捲殘雲。
    雷聲隆隆,電芒竄動。
    張小凡欺身飛進,燒火棍玄青光芒閃動,在漫天黑雲之下顯得引人注目。
    陸雪琪望著張小凡裹在青光中衝來的身影,玉臉煞白。
    “神劍御雷真訣”是道家仙法中的無上奇術,以凡人之身引天地至威,可以想見陸雪琪身體此刻所承受的壓力之巨。
    “天琊”乃不世出的神兵,本來正是用來施展“神劍御雷真訣”的好兵刃,但與之相比,陸雪琪本人的道法修行卻是不足。
    此刻,她只覺得天際烏雲之中,無限的巨力如洶湧澎湃的怒濤般向她身體裡湧來。
    全身上下,外人看似沒有什麼變化,但體內血氣翻騰,幾乎都要被這股大力漲破一般。
    若不是天琊不斷吸走了這匯聚而來的洶湧巨力,陸雪琪只怕早就支撐不住了。
    風聲呼嘯,雷電轟鳴。
    她凌空而立,恍惚中幾乎以為自己像是風中無力的小草。
    下一刻,她想起了師父水月傳她這奇術時的話:“雪琪,你資質之佳,是我生平僅見,但這真訣威力太大,故反噬之威更是沛不可當。
    你修道之日尚淺,雖能勉強掌握,但千萬不可隨意施法,免遭滅頂之災。”
    “轟!”
    一聲炸雷,幾乎就是從通天峰當頭天空炸響。
    每個人都隱約感覺到腳下土地輕輕晃動了一下,仿佛上古雷神被人驚擾了沉眠,狂怒嘶吼!
    一時間,人人變色!
    張小凡此刻距離陸雪琪只有兩丈,看了這威勢,任誰都知道一旦陸雪琪施法完成,只怕他便要灰飛煙滅。
    只是他突然全身一緊,身子竟如撞到一面軟牆一般停了下來,前進不得。
    張小凡在剎那間,面如死灰。
    “神劍御雷真訣”是青雲門鎮山奇術之一,何等神妙,在施法時,通過神兵,自然而然在施法者身邊布下一層無形護罩,張小凡竟不得進。
    燒火棍光芒更盛,卻再也無法前進一步。
    或許在靈力威勢上,張小凡的燒火棍並不遜於天琊;但在功法上卻相差太遠,他只是以本身靈力催燒火棍威力,決然比不上陸雪琪那經過了千百年青雲門各代祖師千錘百鍊的無上奇術。
    但就在這絕望一刻,眼看天空中那巨大漩渦旋轉更急,雷電大做,天琊神劍光芒越來越亮,這絕世仙法就要施展完成的時刻,陸雪琪卻忽然身子一震,原本雪白的臉瞬間漲得通紅,“哇”地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幾乎在身前成了一道血霧。
    天琊神劍登時光亮搖晃,似有不穩。
    陸雪琪銀牙緊咬,閉上眼睛,將全部心力靈性全部集中到天琊之上。
    片刻之後,天琊光亮穩定了下來,反而更勝從前,燦爛奪目,不可逼視。
    烏雲中一聲巨響,那巨大漩渦最深處仿佛出現了一道亮光,那是無數閃電正匯集成一,隱隱正對著陸雪琪手中的天琊神劍。
    只是,陸雪琪心裡卻是一陣絕望。
    風聲中,果然傳來了一陣尖銳呼嘯。
    她全力護衛天琊,卻再也無力顧及身畔護罩。
    張小凡大喜之下,與那燒火棍化做一道玄青光柱,划過天際,沖向這在風中搖擺的美麗女子。
    就這樣了么?
    一切,都到這裡為止了么?
    她心頭忽然平靜了下來,在那一個瞬間,心頭這么淡淡地想著。
    這個瞬間,短短的瞬間,天地是安靜的,凝固的,所有的東西都定在那裡。
    只有她立在風中,衣衫飄飄,黑髮拂動,睜開了閉上的眼,望向前方那道疾馳而來的青光。
    那一刻,仿佛永恆!
    張小凡望見了她,和她的眼神!
    她在風中雨中獨自佇立,面對天地巨威卻如此安詳。
    只是她臉色微微蒼白,眼中竟有一分哀傷,還有一絲驚惶。
    風雨呼嘯,淒涼天地,這美麗女子,與他靜靜相望。
    那是誰的眼神,哀傷而這般淒涼,仿佛昨夜,那個人為情所傷!
    那一種痛,深深入了骨髓,深深入了魂魄。
    深深!深深!
    是你么,那個愛戀著別人的女子?
    你斬釘截鐵一生不悔地念著他么?
    張小凡忽然笑了笑,帶著一分哀傷與心死,恍如昨夜。
    燒火棍溶入到天琊神劍光芒之中,所有人都再也看不清他們二人身影,也看不到燒火棍的光芒忽然黯淡了下來。
    此刻,天際巨響,一道無比巨大的電柱從天而降,落到天琊之上。
    整個天地,滿天神佛,仿佛在同一時刻,一同吟唱。
    巨大的光柱從天琊上折射而出,帶了毀天滅地的氣勢,沖向了張小凡。
    生死關頭,燒火棍騰空而起,擋在了主人的身前。
    下一刻,張小凡被光芒吞沒了。
    許久!許久!許久!
    天空烏雲散去,光芒消失。
    人們怔怔地看著天空,看著那一個少年,緊緊握著一根黑色的燒火棍,如一顆受盡折磨遍體傷痕的石頭一般,直直掉了下來。
    他沒有掉到地上,田不易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他身下,接住了他。
    只見田不易臉色凝重,出手如風,立刻撬開已毫無知覺的張小凡的嘴,從懷中拿出一個小瓶,也不管多少,把倒出黃色的藥丸直接倒到了張小凡的嘴裡。
    那藥丸入口即化,田不易一聲不吭,騰身而起,一道赤芒立刻升起,載著他風馳電掣而去,竟是不再向場上看上一眼,看那方向,是回大竹峰去了。
    第7集 第4章《赤焰》
    吸血老妖這一下更是心寒,立刻便有去意。
    便在他心神一閃之時,突然間前頭火龍狂嘯,聲若驚雷,吸血老妖大吃一驚,抬頭看去,駭然變色。
    只見半空中火龍突然火光大盛,片刻之後卻不攻來,反而如長鯨吸水一般縮回到田不易手中,再度化做赤焰仙劍,而那殘餘的火光,竟未稍退,直照亮了整個蒼穹。
    田不易面如嚴霜,神色肅然,赤焰橫在胸前,左手握住法訣,腳踏七星,在半空中連行七步,赤焰仙劍霍然刺天,口中誦訣∶
    “九天玄剎,化為神雷。
    煌煌天威,以劍引之!”
    地面之上,尤其是青雲門中,一片譁然。
    在場眾人,尤其是大竹峰弟子,更是一個個神情激動無比,就連旁邊的蒼松道人,臉色也微微蒼白。
    原本低沉的烏雲頓時翻湧,如開了鍋的沸水,天地間風聲蕭蕭,片刻後更是從那黑雲深處,傳來隆隆雷聲,幾乎就在那兩個人的身邊,炸響開來。
    剎那間,天動地搖!
    整個流波山彷佛也震動不已,而在這座海島的周圍,原本平靜的海水,也不可思議地沸騰起來。
    一道彷佛來自遠古的電光,在天際一閃,忽地而起,刺破黑雲,撕裂長空,如驕傲不可一世的神明,落入凡間,停在那燃燒的劍尖。
    那一個瞬間,天空中的人,忽然看不見他的身影,那熾熱而耀眼的光芒,遮蓋了這片天地世間。
    有風,吹過。
    拂起了,所有人的衣裳┅┅
    天地間,忽然一片肅殺寧靜!
    突然,驚雷再響!
    轟然聲中,天地變色,那一道巨大無匹的光柱,激射而出,洞穿了所有黑雲,亮過了夏日赤陽,一往無回、勢不可擋地沖向吸血老妖。
    片刻之後,吸血老妖被一片光芒蓋過了,就連血骷髏的紅光,也在瞬間全部消失。
    一道身影,從那雲層之上,掉了下來。
    田不易緊握赤焰,深深呼吸,臉色微微有些蒼白,但他立在雲端的模樣,恍如天神。
    在最初的震驚安靜之後,正道的人群中頓時爆發出一片喧譁,敬佩之聲不絕於耳。
    大竹峰弟子個個面有得色,張小凡亦是看得目瞪口呆,崇拜得五體投地,目光好不容易離開了田不易,只見周圍人個個是面帶笑容,田靈兒更是開心喜笑。
    歡喜之餘,張小凡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向小竹峰處看去,果然看見陸雪琪正默默仰望,盯著半空中田不易的身影,怔怔出神。
    同樣的一式“神劍御雷真訣”,但在田不易手中,威力卻比陸雪琪大了何止十倍?
    第9集 第9章《黃雀》
    死澤之上,忽的一聲驚雷炸響!
    神劍御雷真訣神劍御雷真訣
    眾人側目!
    一道璀璨藍光,橫亘天際,天空烏雲如墨,急促旋轉,如猙獰漩渦。
    陸雪琪人立半空,狂風凜冽,她的絕世容顏,如冰如霜!
    遠遠的黑暗中,仿佛也有人身子微微一震。
    那美麗女子,凌空而立,懸空連行七步,口中頌咒,瞬間天際電芒亂閃,如巨大光蛇穿梭雲間。
    玉陽子臉色大變,但還不等他有何反應,陸雪琪的“神劍御雷真訣”已然發動。
    只見天際巨大電芒轟然落下,擊在天涯劍尖,藍光大盛,片刻間照亮了烏雲沉沉的半個天空。
    此時此刻,陸雪琪再無當年與張小凡比試之時的那份吃力,只見那漫天電芒,倒映在她深深瞳孔之中,仿佛又回到了過往歲月!
    巨大光柱,折射而下。
    未到地面,旁邊正道弟子已然紛紛退避,玉陽子身旁數丈之內,狂風呼嘯,樹木水草赫然連根拔起,威勢驚人!
    玉陽子長嘯一聲,全身衣衫盡數鼓起,陰陽鏡懸浮而起,放射出黑白二色奇光,瞬間融於一體。
    顯然玉陽子激鬥之後,也已經出盡全力,拚死抵擋!
    “轟!”
    巨大的光柱轟然打在玉陽子的陰陽鏡上,片刻之間竟將玉陽子的身子壓入地底一分。
    玉陽子面上痛苦神色更是一閃而過,但天空中陸雪琪的身子也是突然大震,面色也白了幾分。
    但是場中那道巨大光柱竟未退減,源源不絕從天琊神劍之上射出,電芒亂閃,激烈打下。
    玉陽子獨臂支撐,面色越來越是難看。
    若不是“神劍御雷真訣”威力太大,正道弟子插不上手,否則此刻千刀萬劍一起落下,轉眼間就讓玉陽子變做肉醬。
    玉陽子眼中滿是怨毒之意,片刻後面上肌肉一陣扭曲,狠命一咬,咬破口舌,一口鮮血噴在陰陽鏡上。
    不知為何陰陽鏡頓時光芒大盛,竟然硬生生將陸雪琪那巨大光柱頂了回去。
    蕭逸才等人眼見不對,紛紛撲上。
    玉陽子厲嘯一聲,飛身而起,陰陽鏡在身後疾掃。
    被他本身精血激發的陰陽鏡靈光勢道洶湧,蕭逸才等人不敢硬接,紛紛退避。
    玉陽子此招雖然厲害,但看的出在這劇烈激鬥之後,又用此凶戾奇術,已然是元氣大傷,連腳步也踉蹌了幾下。
    但此人實在了得,便在這等情況下,仍舊強提一口氣,飛身而去,終於消失在黑暗之中。
    第13集 第3章《傷心》
    七里峒中,戰事越發激烈。
    神劍御雷真訣神劍御雷真訣
    山間平台上的大巫師雖然吃力,但在其神秘的巫力催持之下,那根鑲著骨玉的黑色法杖散發出越來越強烈的紅色異芒,籠罩在整片七里峒山谷上方,在天空可怖的巨大火球攻擊下,依然勉力支撐。
    有好幾次紅幕劇烈顫抖,眼看被巨大火球撞的是就要崩潰,偏偏大巫師手舞足蹈,做出怪異動作,居然又撐了下來。
    只是沒有人站在近處,否則的話,便可以看到大巫師此刻皺紋橫生的臉上,七竅盡皆流血,只怕已到了強弩之末。
    而在山谷之中,苗、黎二族戰士的廝斗,情勢更加不利於苗族。
    本來對大巫師敬若天神的苗人戰士,此刻赫然見到大巫師竟然被天上那個如魔鬼一般的惡魔所壓制,再加上千年一遇的犬神吠天,大凶之兆,絕望的念頭迴蕩在每一個人的心頭。
    相反的,黎族的戰士卻是士氣高漲,殺的連眼都紅了。
    鬼厲站在遠處,眉頭緊皺。
    天上那個神秘人物所施法術,極是罕見古怪,尤其火焰之中更有一絲詭異黑火。
    他往日聞所未聞,便是在鬼王宗收藏典籍之中,竟然也未有記載。
    南疆邊陲,竟然有這等人物,果然天下之大,藏龍臥虎,無所不有。
    鬼厲眼看大巫師漸漸支撐不住,正要飛起相助,忽聽遠處驚叫之聲突然響起,多半是婦女孩童聲音。
    轉頭一看,只見剛才苗人婦女孩童藏身的那個山頭附近,不知何時被一隊黎族戰士找到,登時羊群入狼一般,腥風血雨。
    鬼厲身子一抖,這十年來他經歷的血腥場面無數,但所殺並無這些毫無還手之力的無辜百姓。
    不知怎么,此時此刻,這些婦孺孩童的哭喊聲音,突然如利劍一般刺入他的心底…...
    少年時候,那一幕屍山血海,草廟村裡的那幕慘劇,那些從小看著長大的親人鄰居,可也是這般死去的么…...
    站在一旁的小白,突然轉頭。
    一股濃濃的血腥煞氣,從身旁這個男子身上,緩緩散發了出來。
    他的眼睛,突然間已經紅了。
    苗人群中,一個婦女慘叫著被黎族戰士砍倒;在她身後的一個小孩滿臉恐懼,張大了嘴大步跑著,卻叫不出聲音,只因為他就是那個為鬼厲送飯的啞巴。
    那個被鮮血濺了一臉的兇手獰笑著追了上去,幾步就到了小孩身後,高舉著鋒利石斧,重重砍下。
    小孩無力摔倒,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絕望地張大嘴巴。
    “砰!”
    血花四濺,在夜色里霍然綻放。
    一個如此強壯的身體瞬間崩潰散裂,紛紛落下如雨。
    鬼厲沐浴在血海腥風中,紅了眼,深深呼吸。
    仰天,長嘯!
    這聲音這般悽厲,如厲鬼絕望的呼喊。
    十年里沉淪黑暗的掙扎,直上青天。
    眾人,震懾!
    那小孩全身發抖,看著鬼厲手中那根黑色魔棒瞬間明亮,閃現著噬血而貪婪的異光。
    片刻之間,附近周圍十幾個正追殺婦孺的黎族戰士在驚愕的瞬間,被無形妖魔之力盡數扯裂,無數鮮血轟然沖天,在半空中匯聚如洪,圍繞著那個絕望而瘋狂的身影,迅猛流動,隨後漸漸被鬼厲手中的噬血珠吸了進去。
    整個戰場的人,愕然都停頓下來,望著這如魔鬼一般的人物,眼中儘是恐懼。
    噬血珠越來越亮,熟悉的冰涼感覺竟然已不止在體內流轉,此刻一下子吸取了十數人精血的噬血珠如沐新生,妖力大盛,異樣紅芒越來越亮,映著鬼厲雙眼,直如鬼火一般。
    小白站在遠處,怔怔看著那個漸漸變得血腥而瘋狂的身影,忽地轉過頭去,不願再看。
    夜風血雨里,似有她輕輕嘆息。
    久已消失的欲望,掩埋深心的吶喊,亘古以來曾一閃而逝的桀驁,突然再度升騰。
    他狂呼!
    天地應和!
    天上火焰,地上紅幕,同時顫抖。
    那血光之中的紅光,彷佛來自幽冥的獰笑。
    一步,踏出!
    血腥味瞬間充斥周圍,無數人四散而逃。
    不明白這個本來救人的人,怎么突然變做了惡魔?
    只是,只是,那鮮血的甘美就在前方,讓人這般陶醉而無法抑制......
    他深深呼吸,重重喘氣。
    在瘋狂之中,還有一絲痛楚么?
    因為瘋狂而寂寞?
    還是因為寂寞而瘋狂?
    噬血珠就在他的手邊,與他相依相伴,不離不棄。
    只是那閃爍的紅光,卻仿佛嘲笑著世人。
    沉淪吧!沉淪吧!
    萬物如螻蟻。
    人生本寂寞!
    伸手抓去,手指邊緣,有血滴滑落。
    掌下那個啞巴少年,顫抖而無法動彈。只看著一片紅幕,遮天蔽日而來。
    那,便是將死的時刻么?
    ……
    “張!小!凡…...”
    天際,這聲音突然傳來,如斬冰切雪,如鳳鳴九天,有無盡怒意,有不盡傷心!
    陸雪琪白衣如雪,在血光中破空而至,手中天琊霍然出鞘。
    藍光照耀,映著她的臉,她的眼,她的憤怒與傷懷。
    紅光乍起,迎面而上。
    轟隆雷鳴,剎那間方圓十丈土地盡數崩裂,不遠處那條河流已經被鮮血染紅的河水更是倒衝上天,燃紅了整個天際。
    血花中,遠處大巫師已經漸漸難以抵擋,紅幕漸漸衰弱,開始有巨大火球穿過紅幕,撞入七里峒地面。
    轟鳴慘叫聲中,火焰熊熊,恍如人間地獄。
    火海之中,紅藍激鬥而隨即分開.
    白衣女子緩緩落下,一張臉上更無絲毫血色。
    在她面前的,那低低喘息的人,被凶光血焰圍繞,持噬血魔棒的人啊…...
    熱風,拂動她的衣襟秀髮。
    火光中,她的身體分明在微微顫抖。
    只有握著天琊的手,因為這般用力,而紋絲不動。
    銳響聲起,法相、李洵等人紛紛落下,落到陸雪琪的身後。
    只是人群之中,獨沒有看到上官策的身影。
    眾人望見前方那個如妖魔一般的鬼厲,周身儘是鮮血,臉上更是凶厲神色,過往與他相識的人無不駭然。
    李洵還好一些,但法相眼中卻是掠過難以撫滅的痛楚,身子也似抖了抖,低聲頌佛。
    “你、你…...”
    陸雪琪臉上神情,根本無法再保持她一向以來的冷漠,有的只是傷心和憤怒。
    此時此刻,她竟然連話也一時說不下去了。
    李洵站在旁邊,將陸雪琪的臉色看在眼中。
    他乃是何等聰明人物,自然不會以為陸雪琪如此失態,只是因為憤恨而已。
    張小凡!”
    李洵大喝,神色肅穆而憤怒,怒道:“這谷中南疆族人,向來與中土毫無瓜葛,你究竟與他們有何仇恨,竟要這般殺人為樂?”
    鬼厲與陸雪琪的身子,幾乎是同時震了一震。
    被噬血珠紅芒籠罩之下的鬼厲,緩緩向四周望去。
    苗、黎二族激戰許久,兩族本就是仇深似海,此番更是你死我活的決戰,下手絕不容情。
    地面死屍橫七豎八,多數不堪入目,死狀甚慘;更有甚者,剛才從隱身地方被黎族戰士追殺出來的大批苗族婦孺孩童,此刻也是死傷狼藉。
    黎族與苗族之仇不共戴天,就算對婦孺也絕不容情,慘烈景象,加上周圍熊熊燃燒的熾熱火焰,構成了一個人間地獄。
    而被鮮血淹沒的鬼厲,此時此刻,無論在誰眼中,都是造成這一切的兇手!
    他就像一個噬血的魔王,凶厲地站在這個屠場之上。
    貪婪而邪惡,暴戾而瘋狂!
    也許,還有深埋的一絲絕望。
    遲來的醇和陽氣,仿佛被噬血珠妖力壓制的無法動彈一般,直到此刻才一點一滴地釋放出來,將纏繞在他深心的冰涼氣息一點點抵消。
    只是他忽然慘笑,也許他寧願不醒。
    透過熊熊燃燒的火焰,那白衣女子傷心的目光穿過世間所有的阻擋,直刺入誰的心懷?
    她緩緩舉起手中劍,天琊光芒如秋水。
    “張,小,凡…...”
    幽幽的聲音,在熊熊燃燒的火焰那邊,低低傳來。
    她咬破了唇,她流下了淚。
    淚水混和了血珠,輕輕滴落在天琊劍刃。
    悄悄,滑落。
    落地的時候,已成了血水。
    是誰,傷了誰的心…...
    “啊!”
    鬼厲仰天嘶吼,在血海火光中,他心雖清明,人卻瘋狂。
    斷了吧!
    斷了吧!
    將往事一刀兩斷吧!
    他在火光之中獰笑,用瘋狂遮蓋痛楚。
    噬血珠騰起無邊血光,陪伴著主人,向著正義那方——衝去!
    有人,在遠方,輕輕嘆息,卻終究沒有人,可以聽見。
    那絕望的身影,仿佛依稀從前。
    正道中人紛紛怒喝戒備,倒映在陸雪琪明眸之中的,那個身影。
    她的唇,微微顫抖,低低自語,那個瘋狂衝來的人啊…...
    張小凡…...”
    她用沒人聽得到的聲音,悄悄的,第三次的,呼喊。
    然後,她持劍衝上,白衣若雪,如火中憔悴卻依舊如此美麗的百合。
    “錚!”
    銳響聲中,天琊神劍光芒萬道,遮天蔽日。
    噬血珠的紅芒卻如鬼魅一般,在藍光中若隱若現,任憑藍光再盛,也無法完全壓制。
    “轟隆!”
    天空巨大火焰落下,兩道身影分開又再次匯合。
    在這地獄一般的地方,兩個人,終於再一次決戰。
    縱然,那兩個身影,在火光中都那般蒼涼。
    第13集 第4章《巫妖》
    夜色,更深了。
    七里峒中,原本繁榮美好的土地,此刻已然被火海淹沒,到處都是哭泣聲音。
    苗族敬若神明的大巫師重傷,生死難測;黎族寄予厚望的阿合台,突然消失;七里峒中又突然來了許多外族之人,其中還突然出現了一個如惡鬼一般的人物。
    在此情況之下,黎、苗兩族俱無戰心。
    黎族漸漸退出了七里峒,而苗族也無心追趕,紛紛救助家園的傷員,同時無數人帶著敵視的目光,望著依然還在七里峒中那些外族之人。
    而那些人的注意力,卻根本不曾注意到周圍苗族,他們的眼中,此刻只有在半空中激鬥的那紅藍光芒。
    中土正魔兩道,新一代傑出的年輕修道高手,在這個異鄉陌生的山谷之中,隱約有著一絲淒涼的地方,彼此生死相搏。
    陸雪琪的天琊藍光越來越盛,漫天席地,呼嘯而來。
    仿佛她素手揮動之間,天在轉,地在動,風聲激烈,群鬼辟易,竟有無可阻擋之威。
    在她劍光之下,隱隱望見那堅決而憔悴的臉龐,沒有一絲表情,而下手之間,更無絲毫留情了。
    劍劍風聲,破空銳響,遮蓋了天地,從四面八方瘋狂湧來又消去。
    鬼厲狂笑著,在劍雨中馳騁飛越。
    噬血珠更似有靈一般,興奮的紅芒萬丈,如惡鬼嘯天,張牙舞爪而戰。
    那一劍如霜雪,飄飄而下。
    有人長嘯,逆天而上。
    天琊噬血!
    噬血天琊!
    不可一世、令風雲變幻的無情法寶之後,緊接著的,是誰的、怎樣的目光?
    陸雪琪不知道。
    那層層陣陣如波濤如巨浪如鬼哭如魔嘯的噬血紅芒,轟然而至,惡毒的妖力讓她全身精血幾乎都要為之外瀉。
    天琊如雪,化做開天巨劍,轟然斬下,將如山紅芒劈為兩半。
    巨大妖力反挫,陸雪琪白衣飄飄,被反震上天。
    只是看她的身形,在風中翩然而行,利劍揮舞,絲絲銳響,剎那間風雲匯集,盡數在她周圍。
    那秀髮正飄動,撫過白皙臉畔,本是玉容顏色。
    深深,呼吸。
    她連行七步,在雲端如仙子飄舞。
    還不待她開口念咒,天空已然風捲殘雲,化作漩渦,劇烈顫抖。
    “九天玄剎,化為神雷。
    煌煌天威,以劍引之!”
    古老的咒語,再一次神秘的迴響在天際。
    那個白色身影,倒映在誰的眼中,如狂舞的百合!
    十年光陰,在這個風雨飄搖的異鄉,在這個天地變色,風雲聚會的地方,一一浮現。
    巨大而深邃的黑暗漩渦,在天際急速旋轉,電芒竄動,風聲呼嘯。
    陸雪琪凌空而立,白衣飄飄。
    青雲門無上奇術“神劍御雷真訣”,在她手中這般施展,端的是氣象萬千,威力無比。
    此時此刻,便是比起當初流波山一戰之中的田不易,氣勢上竟也不弱分毫。
    周圍的正道中人,無不驚嘆。
    但這番情景,落在鬼厲的眼中,卻不為人知地為之一震。
    那雲彩深處,天琊劍下,在無盡藍光盡數綻放的時刻,陸雪琪的身影之中,竟隱隱有一絲淡淡金色,帶了一分莊嚴,也有一分詭異。
    這,並非青雲門的道法!
    激烈的風聲越來越急,這念頭在鬼厲腦海之中一閃而逝。
    在他心底眼中,在他猖狂的笑聲背後,又剩什麼?
    冷冷目光,從天空望下,紅芒背後,那一個桀驁邪惡的身影。
    陸雪琪明眸如霜,一聲長嘯,漫天電芒轟然齊鳴,遠遠傳盪開去,似撕扯天地一般。
    雲端深處,無數的電芒迅速匯集,轟隆雷鳴之聲,在天際炸個不停。
    片刻之間,黑暗漩渦深處,巨大電芒匯聚而成,沖天而下,落在天琊神劍之上。
    那耀眼無比的光亮,就仿佛在她的手上。
    “好劍術!”
    鬼厲放聲大笑。
    笑聲淒烈,在紅芒中轟然傳上,直如撕心裂肺一般。
    那一個高高在上的白色身影,絕世風姿,終究是這般高不可攀……
    ……
    噬血珠綻放出無盡光芒,此刻,紅、青、黑三色異芒俱都被鬼厲邪力操縱的淋漓盡致。
    妖氣森森,向著天際鬼哭呼嘯,令人毛骨悚然。
    陸雪琪的面色更冷,眼中最後的猶豫,終於斷了。
    電芒長嘯,漫天神佛,一起吟唱!
    遠方,忽有人驚叫。
    全神貫注戒備著天空那記不世出的奇術的鬼厲,忽地背後銳嘯聲起,他心中一驚,電光石火間強移身子。
    “噗”的一聲,一把平鋒玉尺,卻如無堅不摧的神兵一般,從他的右肩直貫而出。
    鬼厲大吼一聲,霍地轉過頭來。
    只見李洵手握玉尺,滿臉憤恨神情。
    “啊……”
    他仰天長嘯,噬血魔棒帶著無盡紅芒,瞬間倒劈而下。
    李洵目光一縮,卻無絲毫懼色,右手用力處,“嘶”的一聲,將玉尺抽出,帶出如泉噴鮮血。
    紅芒砸下,李洵奮力一抗。
    焚香谷道法果然非同小可,再加上鬼厲重傷在身,紅芒不穩,這般近距離的情況之下,仍被李洵擋了下來。
    只是噬血珠乃是何等大凶之物,更是與鬼厲血脈相連的血煉邪寶,片刻間無盡邪力從玉尺之上攻了過去。
    李洵握住玉尺的右手,在這般匪夷所思的鬼力之下,直接以看得見的速度枯萎下去。
    李洵大駭,奮力一掙。
    但鬼厲此刻已近瘋狂,霍地伸手抓來,五指成爪,生生抓在他的右手之上。
    李洵感到劇痛,連冷汗都冒了出來。
    正危急關頭,旁邊傳來低低一聲佛號,夾著一聲嘆息。
    一道柔和金光湧來,莊嚴祥和,正是天音寺的“大梵般若”!
    佛門奇術,與噬血珠妖力相剋,無孔不入、兇惡無比的噬血珠異力,被他生生推開了一尺。
    只趁著這片刻工夫,法相一把拉住李洵,向後迅速退了出去。
    只是在他眼中,滿是慈悲無奈的眼色,直望著那個在風中飄搖的男子身影。
    天際巨大的電芒白光,在這一刻從天落下,威力無比、準確之極地擊中了鬼厲!
    第13集 第5章《心意》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那個身影,在巨大白色光柱中淹沒消失。
    站在雲端的白衣女子,也許是用力過度吧!
    竟然也是一個踉蹌,再也無力保持平衡,緩緩降了下來。
    可是,可是,是哪裡突如其來的笑聲?
    這般淒涼,卻不可一世!
    白色光柱里突現紅芒,殷紅如血。
    那個男子渾身浴血,如狂魔一般奮然而出,仰天長嘯。
    夜色,正暗。
    散了頭髮,破了衣衫,噴灑的鮮血如霧一般,只有噬血珠那般明亮,照亮了整個夜空。
    他抬頭瞪眼,直衝而上。
    風聲凜冽,血腥陣陣。
    陸雪琪面白如雪,不見有一絲血色。
    望著那撲來的身影,下意識天琊刺出。
    藍光萬丈,轉眼間刺破血霧,就在他的身前。
    那一個傷口,在她眼前。
    天琊,微顫!
    那目光,深深而來,瘋狂卻這般熟悉。
    猶還記得,許多年前,曾經不顧一切的少年么?
    紅芒暴漲,將兩個人的身影淹沒。
    鬼哭聲聲。
    滿天呼嘯。
    正道中人驚呼,紛紛搶上飛起。
    只是在他們反應之前,卻另有一道詭異白影,如電飛上。
    紅芒中,布滿血污的手掌,仿佛如惡魔獰笑的魔爪,向她抓來。
    只是,天琊卻悄悄無力地垂下。
    她在風雨中,孤單佇立著,面對著他,默默凝望。
    血腥的手掌,按在她衣襟之上,洶湧妖力,就在掌邊咆哮。
    那一雙變得瘋狂而血紅的眼睛,就在她的眼前。
    是誰的心,輕輕跳動……
    紅芒散去,一個身影,頹然掉落。
    陸雪琪立在半空,緊閉雙眼,衣襟之上,赫然有個紅色血印,觸目驚心。
    風雨過後,可還有淚么……
    搶在正道中人之前片刻,突如其來的白影一把搶過失去知覺的鬼厲,抱著他橫移開的,正是小白。
    只見她打量鬼厲的傷勢,眉頭緊皺,搖頭嘆息,低聲道:“真是受不了你這個男人,就算重感情也不用做的這么慘烈吧……”
    鬼厲沒有回答,已經失去知覺的人是不會說話的。
    但是正道中人在最初的驚訝過後,紛紛叱喝.
    小白抬眼望去,明眸媚目,登時將眾人窒了一下。
    陸雪琪緩緩落了下來,衣襟上的那個血色手印仿佛鏤刻一般,在她白衣之上顯得特別醒目。
    眾人幾乎可以想像的到,那隻惡魔手掌曾經將死亡是何等的接近這個女子!
    只是,她竟然還是逃過了一劫,重創的依然是那個魔教妖人。
    青雲門年輕一代的佼佼者,果然不同凡響。
    小白目光掃過諸人,最後還是落到陸雪琪的身上,上下仔細打量了片刻,點了點頭,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道:“果然是絕世美人,難怪可以令男兒為你痴狂。”
    說罷,她先是看了看抱在懷裡的鬼厲,然後有意無意地,轉頭看了一眼站在一旁,面有痛楚之色的李洵。
    李洵面上閃過一絲怒色,他的右手在剛才鬥法中被鬼厲以噬血妖力反挫,半邊手掌都如焦枯一般,望之可怖,也不知道會不會影響日後修行。
    此番聽這個突然出現的妖媚女子忽然語帶諷刺,登時大怒道:“你是什麼人,這鬼厲乃是罪惡滔天的魔教妖孽,你識相的……”
    “哈!”
    小白忽地笑出聲來,面對著這一眾正道中人,故意將失去知覺的鬼厲抱得更緊了一些,頓時讓周圍眾人為之側目,同時面有不屑,淡淡道:“你不知道么,我可是從來就不識相的!”
    李洵為之一窒,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同時右手上疼痛越來越是劇烈,心中更是焦急萬分。

      斬鬼神真訣

      第14集 第9章《劫數》
      青雲山。
      斬鬼神真訣斬鬼神真訣
      通天峰,祖師祠堂。
      看守祠堂的那個老人此刻手中仍然握著他那把殘破的掃把,站在祖師祠堂大殿門口,向外看去。
      布滿皺紋的臉上隱隱透露出一分異樣的表情,似帶著幾分期望,又像是有少許的激動。
      大殿之外的空地之上,空無一人。
      但若細心看去,便會發覺這片空地四周,比往常多了許多的奇怪的符咒,或貼於周圍樹幹之上,或藏身於草叢石塊之下。
      每張符紙相隔在半丈左右,看似互不關聯,實際上卻隱隱組成一神秘法陣,將這片空地與周遭隔絕起來。
      陽光和煦,從天空照下。
      法陣內外,卻根本看不出有什麼不同的地方,一般的被陽光普照。
      只是下一刻,忽有一聲銳響,從那片空地上方突然想起。
      站在祖師祠堂門口的老人抬頭望去,握著掃把的手,也下意識地緊了幾分。
      一片異樣的黑暗,突然從這片空地上方出現,轉眼籠罩了空地上空,瞬間將周圍染上了重重的肅殺之意。
      但這片黑暗,竟只在這片空地之中。準確地說,只在周圍那些符紙所成的法陣之中。
      很顯然,這外圍的奇異法陣就是高人設定將這股威力束縛在其中所用。
      只見半空中黑氣越來越濃,讓人仿佛置身於九幽地獄。
      但就在下一刻,忽地一聲龍吟長嘯,從黑氣之中傳出。
      但見得碧光閃耀,從黑氣中霍然迸發,轉眼間光芒萬丈,將黑氣驅除殆盡。
      林驚羽手持斬龍神劍,凌空出現在高空之中。
      碧光從他身上發出,耀目之極。
      但見他雙目神光炯炯,人劍合一,赫然從天空直撲而下。
      斬龍劍夾帶萬道霞光,發出轟然巨嘯,氣勢萬千,還遠在高空,地面上竟然已經塵土飛揚,沙石飛走。
      而隨著林驚羽身子如電般射下,周身之側也仿佛因為速度太快氣勢太猛,而憑空燃起火焰。
      他看去就像一個不顧一切、充滿戰意的戰神,飛擊而下。
      祠堂老者的嘴唇,忽地開始微微顫抖了起來。
      “轟!”
      巨大的轟鳴聲轉眼傳來,被這股神奇真法威力所擊中的地面發出痛苦呻吟,剎那間法陣之中的地表四分五裂,大大小小的石塊竟然脫離地面,紛紛沖天而起。
      而那股力量正中耀眼的碧光光團,已深深刺入了地底深處。
      這片空地四周的各種符紙,包括上面所畫的神秘符咒,突然一起發亮起來。
      空氣中隱隱有神秘咒文聲音,如低吟傾訴一般響起,無形的力量散發開去,將這股巨大的破壞力量籠罩其中,不使外瀉。
      法陣之外,陽光和煦,草木悠然;而法陣之內,卻是天翻地覆,如狂風暴雨。
      這便是此刻青雲山祖師祠堂之外的神奇景象。
      遠處,一個墨綠身影,遠遠地望著這裡,負手而立,一動不動。
      法陣之中的風暴,漸漸平息下來,被巨大力量激發上天的沙石塵土紛紛落下,地面上的裂痕和那個巨大的深洞,卻依然記錄了剛才那驚天動地的一擊。
      站在祖師祠堂殿口的那個老人面上,嘴角動了動,終於是露出了一絲笑容。
      在他眼神深處,似還有深深的一絲欣慰。
      一聲呼嘯聲過後,林驚羽手持斬龍劍從那個深坑中躍了出來,身上滿是灰塵,連英俊的臉上也有沾染了幾分。
      他身子一落到地面,登時開始大口喘息,但面容之上,卻仍然是禁不住的興奮激動表情。
      他抬頭,向站在祠堂門口的那個老人望去。
      老人的嘴邊,掛著一絲笑意,慢慢抬手向他,輕輕招手。
      林驚羽喘息稍定,快步走到那老人身邊,展顏叫了一聲:“前輩,我……”
      那老人微笑點頭,目光停留在他身上,滿是欣慰疼愛之色,低聲道:“你很好,真的很好。”
      說著,他慢慢抬頭,看著天空,悠然道:“就算是我當年,修成這式‘斬鬼神’真法劍訣,也比你快不了多少。”
      林驚羽“刷”的一聲,將斬龍劍插回劍鞘,面上興奮之色仍未褪去,道:“前輩,若不是有你指點,我還真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修習這等絕世真法!”
      那老人“哼”了一聲,面上露出一絲不屑神色,淡淡道:“如今的青雲門中,除了道玄之外,也就田不易還有你以前那個師父蒼松還算可以,其他長老首座都是些不成器的傢伙。”
      林驚羽一怔,他從師這位神秘的祠堂老人學藝至今已超過十年。
      這些年來,他修行每深一分,對這老人的欽佩敬慕之心就更深一分。
      當真覺得這老者為自己打開了從來不知道的一份天地,原來修道還可以是這樣修行的。
      而平日之中,林驚羽與這老人相處日久,老人也日漸疼愛喜歡於他,平日與他說的話也漸漸多了起來,其中自然牽涉到一些評論天下人物。
      每逢此刻,這老人的口氣竟是意外地狂妄,仿佛放眼天下,竟沒有幾人能入他的法眼。
      一開始林驚羽雖不敢反駁,但心中卻也有些不服。
      但隨著修行深入,越來越覺得這老人實在是深不可測,更加覺得他這般狂妄,自然有他的道理,以他這般道行,當真天下又有幾人能被他看得上眼?
      只是他向來對大竹峰那個肥胖師叔田不易很看不順眼,其中只怕還有一些當初看到田不易責罵張小凡的原因,此番忍不住道:“前輩,我看那個田不易稀鬆平常的緊,有什麼了不起的?”
      那老人看了他一眼,搖頭道:“你少年人知道什麼,田不易看去貌不驚人,但在修道之上卻是另有一番天賦,而且他性子堅毅執著,遠非常人能及,這一點在修行深入之後尤其重要。
      當年他入門之後一直平平無奇,一旦得到指點開竅,道法修行便一日千里,成就反而還在平日那些活蹦亂跳、看不起他的師兄師姐之上。”
      他冷冷又哼了一聲,道:“這世間人物,庸才十之八九,如以前天雲商正梁一幫廢物,又知道什麼?”
      林驚羽默然,但看那老人面色倨傲,話里更將天雲道人等幾位當初名動天下的青雲首座看做廢物一般,這要是傳到外頭去,便是驚世駭俗的笑話。
      但不知怎么,林驚羽此刻聽來,卻連一點懷疑都沒有。

      後輩楷模

      第1集 第5章《入門》
      修真之道,資質極其重要,世間常有所謂<天才悟道,即勝過百年修行> 一說。
      而青雲門人,對此更是深有體會。
      當年青雲門窮途末路之時,只靠一個【驚才絕艷的青葉祖師】,雖年紀輕輕,但天資過人,參破前人古卷,修行遠勝於歷代先人。
      把一個小小青雲門,搞得生氣勃勃,興旺無比,到如今更是天下正道領袖。
      第1集 第13章《奇才》
      齊昊微笑地指了一下守靜堂外,道:“便是我這位林師弟了。自三年前他被家師蒼松真人收歸門下,短短几年間進境驚人,在修真一道更是天賦奇才,本脈弟子中無人可及,以三年時間便突破玉清境第四層,千年來還未曾聽說有如此人物。”
      說到這裡,齊昊滿是愛護之情,道:“家師對林師弟讚不絕口,稱之為千年一見的奇才,【幾乎可與當年的青葉祖師相比呢】!”
      第10集 第8章《玄蛇》
      光芒之中,鬼厲吐氣開聲,“轟”的一聲悶響,天琊神劍倒飛而回,而太極圖案也閃了幾閃之後,消失在半空之中。
      鬼厲“嘿”了一聲,看著陸雪琪,眼中有淡淡欽佩之色,但隨即就被紅光蓋過,道:“果然厲害,【只用了十年時間,你竟然就能突破上清境界,只怕當年的青葉祖師】,也不過如此吧?”
      陸雪琪人立半空,衣裳飄飄,手中劍訣一引,天琊劍頓時止住去勢,藍光再盛,更勝方才,同時心中亦暗暗吃驚。
      這十年來她道行激進,固然是她資質過人,但更主要的卻是她修道極刻苦,幾乎可以用過分來形容。
      至於為何如此不顧一切的修行,甚至連她師父水月大師也看不下去而多次勸說於她,這其中的原因,卻並非外人可以了解。
      這種艱苦修持再加上她過人的稟賦,終於在半年前,讓她在青雲門年輕一輩之中,第一個突破了上清境界,【為千年以來,青葉祖師之下到達此境界最快之人】。
      她此刻的道法修行,在青雲門中,除了各大長老首座,只怕便以她為首,縱然是向來號稱門中年輕弟子第一人的蕭逸才,多半也要稍遜於她。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