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鳳翔血鉛事件

指血液中鉛元素的含量,超過了血液鉛含量的正常值,(國際血鉛診斷標準,等於或大於100微克/升,為鉛中毒)如果過高,就提示發生了鉛中毒。

基本介绍

  • 中文名:陝西鳳翔血鉛事件
  • 地點:陝西鳳翔
  • 時間:8月7日
  • 類型:中毒事件
事件經過,血鉛中毒,陝西鳳翔血鉛事件11人被處分,社會評論,新華視點:“排污達標”為何“血鉛超標”,

事件經過

8月7日下午2點,家住陝西省鳳翔縣長青鎮馬道口村7組的杜婆婆坐在門口扎布鞋,她突然發現,馬路對門的馬道口學校竟然車水馬龍起來,孩子、家長、穿白大褂的……人越來越多,早已放假的學校突然間變得極為熱鬧。
一打聽,才知道:原來是西安市中心醫院8名醫護人員在這裡對14歲以下的兒童及嬰幼兒進行血樣採集,重點檢測其中的鉛含量。根據此前該村和鄰村———孫家南頭村的村民們自發到寶雞市各大醫院所作檢測,兩村數百名嬰幼兒及兒童絕大多數被檢測出體內鉛超標,其中部分超標嚴重,已達到中毒標準。兩村民居南北環抱著的一家年產鉛鋅20萬噸的冶煉企業———東嶺集團陝西東嶺冶煉有限公司,被疑與此有關。鉛中毒 來自村民偶然的發現
陝西鳳翔血鉛事件
最先查出鉛含量異常的是馬道口村9組6歲女童苗凡。今年3月,由於苗凡老喊肚子疼,並有表現煩躁等現象,被家長帶往鳳翔縣醫院檢查,結果竟是“鉛中毒性胃炎”。
此事並未引起村民重視,直到7月6日孫家南頭村1組村民薛亞妮帶著8歲的兒子孫錦濤和其堂弟6歲的孫錦洋,去了一趟寶雞市婦幼保健院。“我兒子又矮又瘦,個頭像個4歲的孩子,還不到50斤重。我是想給他查查缺啥。”薛亞妮說,兒子的堂弟則是頭髮不正常,有一塊一塊的小斑,所以也跟著去查了。微量元素的檢測結果令醫生吃驚:兄弟倆血鉛含量分別達到了每升239微克和242微克,大大超出了0-100微克的正常值。
醫生告訴薛亞妮,血鉛含量在每升100微克以下,相對安全;在100—199微克之間,血紅素代謝受影響,神經傳導速度下降;在200—499微克之間,可有免疫力低下、學習困難、注意力不集中、智商水平下降或體格生長遲緩等症狀。
村民圍堵冶煉公司大門
聽醫生這么一說,薛亞妮頓時感到問題的嚴重性:家附近就是東嶺集團的鉛鋅冶煉公司,2006年來受其影響,水、空氣都有一些變味,孩子的血鉛含量異常,估計與企業有關係。檢查結果迅速在兩個村子傳開。有村民帶著家裡的孩子到寶雞市婦幼保健醫院、寶雞市中心醫院、寶雞市人民醫院等進行體檢,體檢結果令村民大吃一驚:幾乎所有兒童的鉛含量均超過了標準。8月3日至4日,情緒異常激動的村民圍堵了東嶺集團冶煉公司的大門,致使該公司不能正常生產,雙方發生衝突。事發後,鳳翔縣委、縣政府相關領導趕赴現場,組織人員統計“血鉛超標”的兒童人數,環保部門也介入調查。村民:至少300個孩子血鉛超標
陝西鳳翔血鉛事件
根據村民們不完全統計,孫家南頭村和馬道口村0-14歲嬰幼兒及兒童血鉛異常人數均超過160人,兩村加起來,至少300兒童血鉛超標。從8月7日開始,根據陝西省衛生廳的指派,西安市中心醫院醫護人員共需要採集864名孩子的血樣。8月7日當天採集了血樣300份。由於需要進行檢測的孩子太多,陝西省內一時難以籌集到足夠的檢測試劑,西安市中心醫院正緊急從北京調運,預計下一次採集工作將在下周二前後進行,下周內完成864名孩子的全部血樣採集工作。血樣全部採集完畢後三到四天內,檢測結果將統一公布。
政府承諾免費治療
血鉛異常事件發生後,鳳翔縣委、縣政府先後兩次召開常委擴大會議,專題研究部署血鉛超標事件處置工作。會議提出五條處置原則:1。依靠權威機構省市疾控中心核查確認;2。政府出資免費全面核查相關兒童血鉛超標問題;3。公開公正,第一時間公布檢查結果;4。以人為本,一經確認有血鉛超標情況的兒童,全部免費予以及時有效的治療,確保早日治癒,不留後遺症;5。著眼長遠,制定規劃,做好相關搬遷工作。
實際上,早在去年,兩個村的部分村民就知道了鉛鋅冶煉可能帶來的危害。馬道口學校對門的杜婆婆是其中一個。在她的要求下,14歲的孫子馬帆去年秋天被送到了寧夏銀川兒子打工處讀書,此次就沒有檢測出血鉛異常。家在冶煉公司大門口的王紅也把12歲的孩子王佳鑫送去了扶風縣法門寺一家私立國小晨光國小住讀,遠離污染。王紅估計,今年秋天被轉學到外地的孩子會更多。
冶煉公司工人血鉛超標更恐怖
馬道口村7組23歲青年馬雲剛在當地家喻戶曉,大家都知道,他在冶煉公司上班,血鉛含量在1000(微克/升)以上。馬雲剛50歲的父親馬召才昨日向記者證實:兒子今年5月被查出血鉛含量1100多(微克/升),經公司內進行輸液排鉛,有所下降。他同時證實,兒子已經在上個月向公司遞交了辭職報告,“目前還沒批下來”。在冶煉公司上班的另一些職工也證實,自己的血鉛含量都超過了正常值,在400(微克/升)以上,600、700、800的也不少。職工們說,外面的居民血鉛也超標,是因為安全距離不夠。
緩慢的搬遷或是超標主因
據陝西當地媒體披露,根據東嶺冶煉公司入駐長青工業園區的協定,共有581戶居住在公司周圍的村民需要搬遷。但在冶煉公司已經進駐的兩年內,長青工業園區實際只搬遷了156戶,還有425戶沒有搬遷。
長青工業園區管委會副主任蒲儀明表示,今後園區將每年籌集2000萬元資金,每年搬遷100戶左右。鳳翔縣血鉛超標事件領導組房屋搬遷小組人士表示:將在本月底前完成首批搬遷戶準備工作。
陝西省環保廳環境監測局目前組成了環保檢測組,已經深入冶煉企業和附近村組,設立了12個點位,對大氣、土壤、水源、企業排污口等進行檢測,檢測結果將在數日後得出。
環保監測點增至12個
寶雞市環境保護監測站已於6日進駐東嶺冶煉公司,當日提取了公司周邊地下水、地表水、土壤樣本。昨日又增加監測點,包括公路沿線,現在監測點已增至12個。根據12個監測點的監測結果,環保部門將依法確定污染源,做到“讓民眾放心、讓企業明白”。

血鉛中毒

指血液中鉛元素的含量,超過了血液鉛含量的正常值,(國際血鉛診斷標準:等於或大於100微克/升,為鉛中毒)如果過高,就提示發生了鉛中毒,它會引起機體的神經系統,血液系統,消化系統的一系列異常表現,影響人體的正常機能。鉛從哪裡來:1.廢氣:2、土壤和塵埃中,3、廢水、4、日用品及裝飾材料中

陝西鳳翔血鉛事件11人被處分

鳳翔縣委縣政府被責令做出深刻檢查
近日,陝西寶雞市針對今年8月發生在鳳翔縣長青鎮的“615名兒童血鉛超標事件”的責任追究有了結果,鳳翔縣委、縣政府、長青工業園管委會、寶雞和鳳翔環保部門等單位和部門的11名領導幹部受到黨政紀處分。
今年8月,鳳翔縣長青鎮發生615名兒童血鉛超標事件,引起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寶雞市委、市政府派出調查組,對該事件進行問責調查。調查認為,鳳翔縣委、縣政府和長青工業園管委會未能正確處理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關係,環境保護措施落實不到位,未能按期組織對東嶺冶煉公司衛生防護範圍內的村民實施搬遷。市環保局、鳳翔縣環保局未認真履行職責,對重點污染企業東嶺冶煉公司及周邊環保問題監管不到位。東嶺冶煉公司在衛生防護範圍內村民未搬遷的情況下從事鉛鋅冶煉,是引發長青地區部分兒童血鉛超標的主要污染源。
這一事件,給當地民眾生產生活造成一定危害,並產生了不良的社會影響。根據有關規定,經寶雞市紀委、市監察局研究並報寶雞市委、市政府同意,決定對相關責任人進行責任追究。另外,東嶺冶煉公司總經理、副總經理已被免職。寶雞市委、市政府責成鳳翔縣委、縣政府做出深刻檢查,並採取得力措施,積極穩妥地做好長青地區維護穩定和村民搬遷等後續工作。責成環保部門對東嶺冶煉公司鉛鋅冶煉中違規排放造成污染的問題,按照有關法規嚴肅處理。
日前,寶雞市紀委通過當地媒體發布了“鳳翔血鉛事件”11名領導幹部受處分的訊息,但未涉及具體人員名單。有關人員表示,因為程式的問題,具體人員名單公布還需時間。

社會評論

陝西鳳翔縣“血鉛事件”,已造成615名兒童血鉛超標,其中166名兒童中、重度鉛中毒。寶雞市環保部門15日晚公布,一方面認定東嶺冶煉公司是造成這次兒童血鉛超標的主要成因;一方面認定東嶺冶煉公司廢水、廢氣、固水淬渣排放符合國家相關標準。 這一邏輯的錯位,顯示了“血鉛事件”貌似水落石出,實乃疑雲重重。
“排污達標、血鉛超標”之怪象,令人不解。東嶺冶煉公司年鉛排放總量為1.11噸,公司負責人承認“企業的污染排放達到了工業排放標準,但與人居指標仍有差距”。監測結果顯示,企業周邊土壤中鉛的平均值呈現上升趨勢,但均符合國家土壤環境質量標準。環境保護的核心目的是以人為本,保護人的健康,那么環境質量的監測為何不設定人居指標,反而遵循普通人難以理解的“工業標準”?工業標準與人居指標差距到底有多大?有關部門含糊其辭,到底想掩蓋什麼?
“血鉛事件”發生後,鳳翔縣政府已拿出100萬元,用於鉛超標兒童的檢測和治療。然而,“涉鉛”村民的損失恐怕遠不止於此,除了對鉛中毒是否有後遺症的擔心,鉛污染讓他們承擔了精神的創傷、個人的花費、生活成本的提高等等,這些損失該不該由政府承擔?因污染造成的“血鉛事件”,為何污染企業至今逍遙法外?
作為事發地唯一的鉛鋅冶煉企業,東嶺冶煉公司對周邊兒童鉛中毒難辭其咎,然而其對環境的影響並非今日才知曉。企業2006年投產之初,便與當地政府約定,對環評影響範圍內的居民實施搬遷,這正是考慮到企業難免存在的污染,確保居民健康的必要措施。搬遷計畫一直拖延到數百名兒童付出了健康代價方才緊急啟動,而且搬遷完成尚需要兩年時間。鳳翔兒童已付出和將付出的健康代價,責任誰來承擔?
看來,“血鉛事件”的真相還遠沒有大白於天下。

新華視點:“排污達標”為何“血鉛超標”

新華視點:“排污達標”為何“血鉛超標”
—— 鳳翔兒童鉛中毒事件追蹤
根據8月15日晚公布的環境監測結果,陝西鳳翔數百名兒童血鉛超標的主要原因是東嶺冶煉公司。 令人費解的是,環保部門同時認定,東嶺冶煉公司廢水、廢氣、固水淬渣排放符合國家相關標準。這種“達標”造成的污染,讓局外人如陷迷霧,當地村民更是不明其中究竟。記者對此進行了追蹤採訪。
“"工業標準"定得再好,把人身體搞壞了,還有啥意義?”
鳳翔縣長青鎮近日發生“血鉛事件”,至少已發現615名兒童血鉛超標,其中166名兒童屬中、重度鉛中毒,需要住院接受排鉛治療。
寶雞市環境監測站站長韓勤有在15日晚的新聞發布會上說,環境監測組認為,東嶺冶煉公司是造成這次兒童血鉛超標的主要原因,但也不排除還有其他方面的因素。
環境監測組得出結論的主要依據包括:東嶺冶煉公司是事發地唯一的鉛鋅冶煉企業;企業自檢記錄表明2008年7月到2009年7月有三次廢水、廢氣鉛排放超標記錄;企業年鉛排放總量為1.11噸。然而,這些並非造成污染的必然因素。
讓人不解的是,環境監測組對東嶺冶煉公司的監測數據顯示,廢水、廢氣、固水淬渣排放符合國家相關標準,周邊土壤鉛含量也符合國家土壤環境質量標準。
長青鎮孫家南頭村村民王繼會的孫子晁昊,血鉛檢測結果是每升248微克,屬輕度鉛中毒,她氣憤地說:“企業排污達標了,咋還讓人鉛中毒了?這個調查結果我不信。”
東嶺集團黨委副書記趙衛平承認,“企業的污染排放達到了工業排放標準,但與人居指標仍有差距”。韓勤有接受記者採訪時說,“達標排放”也可能造成人體的危害,但危害程度並非環境監測部門研究的範疇。
關於鉛污染對人體傷害的判定,寶雞市疾控中心職業衛生科科長路建超解釋,企業鉛污染排放達到標準後,對周圍居民的危害程度,目前還是一個有待深入研究的課題。
記者採訪的環保部有關專家表示,企業排污達到國家工業排放標準,並不等於“零排放”。達標排放,只是說造成環境污染的風險在可控範圍內。
長青鎮羅缽寺村村民蒲輝說:“環境保護就是為了保護人,"工業標準"定得再好,把人身體搞壞了,還有啥意義?”
搬遷計畫一拖5年,上項目與抓環保孰輕孰重?
村民楊亞古的家和東嶺集團冶煉公司僅一牆之隔,廠里排出的煙氣給他家人的正常生活帶來嚴重影響。記者在他家的院子裡看到,白色的結晶顆粒飄落在房頂、走廊,門前農作物的枝葉上長滿了白斑。
鉛排放企業周邊1000米內,是東嶺冶煉公司2004年3月的《環境影響報告書》提出的衛生防護距離。當年6月,東嶺公司與鳳翔縣、長青鎮簽訂協定,計畫在3年內對衛生防護距離內425戶居民實施搬遷。
令人不解的是,5年過去了,居民至今未能搬遷。長青鎮鎮長蒲儀明解釋說:一是因為長青工業園區規劃調整;二是因為民眾故土難離。
對此,孫家南頭村、馬道口村一些村民並不認同。他們認為,明明知道污染企業有衛生防護距離,說是3年內搬遷卻沒動,環境影響報告書豈不成了擺設?說民眾是故土難離,為何出了事就能啟動搬遷?
孫家南頭村村民孫亞剛家的住房,離東嶺冶煉公司只有100多米,他說,企業生產幾年了,沒有公布過污染情況。如果政府能早一點實施搬遷,企業多一點配合,會是今天這樣子嗎?
據了解,地處關中西部的大縣鳳翔,曾是典型的財政窮縣。近年來,縣裡依靠大力招商引資,完成工業化的轉型,去年地方財政收入突破了億元大關。而東嶺冶煉公司就是縣裡的支柱企業。假如不是馬道口村苗凡小朋友今年上半年偶然查出鉛中毒,或許當地村民仍在“鉛污染”的陰影中渾然不覺。
對此,環保部有關專家認為,當初將這類企業定在村民密集區建設,就有安全風險。國際經驗表明,鉛排放企業除了對職工進行定期檢測治療外,還應對可能影響的人群定期進行血鉛檢測及排鉛治療,而當地村民及時搬遷顯然可以將這種污染風險降低。此外,就鉛污染成因而言,污染物主要在1米以下的空氣中及地表表面,有累積效應,兒童屬於易感人群。由於當地地形及局地氣候的原因,也不利於污染物的擴散。
彌補村民損失,怎能“一搬了事”?
16日晚,環保部門給東嶺公司下達了停產通知書。17日,東嶺冶煉公司宣布全面停產,包括不在鉛鋅冶煉範圍內的焦化車間。由當地民眾組成的監督東嶺停產小組深入廠區進行督促。寶雞市市長戴征社在長青鎮聽取“涉鉛”村民代表意見時表示,在長青工業園區環保技術和標準得不到保證,民眾的健康和安全得不到保障的情況下,政府不會允許東嶺冶煉公司重新開工。
據記者了解,鳳翔縣政府現已拿出100萬元,用於鉛超標兒童的檢測和治療,承諾由縣財政承擔兒童住院排鉛治療費用,同時為在家非藥物排鉛的兒童配送排鉛食品。一些村民認為,他們的損失還不止於此。
長青鎮孫家南頭村村民文乖彥說:“我家養了4頭奶牛,以前牛奶賣給附近的民眾。現在大家覺得鉛污染嚴重,都不要我的牛奶了,只能倒掉,這些損失怎么辦?”
東嶺冶煉公司周邊馬道口村、羅缽寺村一些村民認為,公司沒有來的時候,他們平安無事,現在污染成這個樣子,牛奶、菜、雞蛋都賣不動了。
東嶺冶煉公司黨委副書記趙衛平表示,企業下一步將配合政府儘快醫治好血鉛超標兒童,盡力辦好衛生防護距離內的民眾搬遷。對東嶺公司的處理,國家法律和政策有明確的界定和規定,除此之外,企業也要主動承擔必要的社會道德責任。當地村民希望:"企業的承諾不僅是一種姿態"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