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喬(90後女毒梟)

葉喬(90後女毒梟)

本詞條是多義詞,共2個義項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葉喬是90後女毒梟,1992年12月出生,四川省成都市雙流區人,國中文化,無職業。2012年3月5日,葉喬因涉嫌販賣、製造毒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2日被捕,一審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目前正在等待法院二審判決。

基本介绍

  • 中文名:葉喬
  • 國籍:中國
  • 出生地:四川省成都市雙流區 
  • 出生日期:1992年12月
  • 職業:女毒梟
  • 性別:女
人物簡介,人物經歷,人物採訪,

人物簡介

她今年22歲,面容姣好,身材火辣,然而她的身份卻是一位販毒嫌疑犯。這位最近網路大火的90後女毒梟名叫葉喬,1992年12月出生,國中文化,無職業,戶籍地為四川省雙流縣某村。2011年年末,葉喬染上了毒癮,為獲取毒品,進入趙某掌控的販毒集團參與製毒、販毒等犯罪活動。
參與販毒活動期間,葉喬受趙某指使,多次購買麻黃素等製毒原料,在出租屋內參與製作冰毒,並負責將所製冰毒轉移、出售。
2012年2月15日,經過連日偵查,哈市警方將販毒人員鄭某抓獲,當場在其背包及轎車內搜繳出170袋冰毒,總計92.14克。在事實證據和吸毒人員的指證面前,鄭某終於供認:自己販賣的毒品來自成都,是成都的一個販毒集團將毒品藏匿於郵包內,以郵寄郵包的方式販賣給他的,多次與他聯絡的都是同一個女人,名叫葉喬。獲悉這個重要信息後,緝毒民警決定循線追蹤,立即趕赴成都,並與成都市公安局(微博)緝毒民警聯合作戰,順藤摸瓜,破獲了這起特大製毒、跨省販毒案,逮捕與案人員11人,在女毒梟葉喬租住的出租房內,警方當場搜繳出毒品19公斤。2012年3月5日,葉喬因涉嫌販賣、製造毒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2日被捕,一審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目前正在等待法院二審判決。

人物經歷

缺少父母關愛—15歲開始輟學打工
1992年冬天,葉喬的出生並沒有給她的家庭帶來應有的欣喜,父母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骨子裡的陳舊思想認為女孩兒就是“賠錢貨”。“從小我爸媽就不管我,我爸常年在西藏打工,根本不怎么回家。農活不忙的時候,我媽也不在家,她只知道沒日沒夜地打麻將,我上國小時每天放學回家就要生火做飯,我媽稍有不愉快就動手打我。”談及童年,葉喬表情落寞地說:“我國小時學習是很好的,特別喜歡寫作文,語文、數學經常考滿分,老師和同學都很喜歡我,我是很想好好讀書的。”
母親的忽視令葉喬痛苦不堪,但她並不願意輟學,她想堅持著把國中讀完。葉喬說:“我那時候很難,每天上下學要步行40多里地,到了家放下書包就開始做家務,我媽天天罵我,這我都忍了,想著能堅持一天是一天。可是每到星期一要向她拿生活費的時候,我都特別痛苦,她不願意給我錢,每次向她要錢,她都要狠狠地罵我一頓,我那時實在受不了了,特別想離開家,離她遠遠的。”
初二那年,15歲的葉喬還是輟學了,她開始在外租房子住,到餐館、茶樓去做服務員,因不願見到母親,葉喬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我特別害怕回家,我不願意看到她,每次我回家,她沒別的話和我說,就是管我要錢。我在外面累不累,她從來不問,我受了欺負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就這樣,葉喬用逃避來解決她和母親之間的問題,難過的時候她就大聲地唱歌,或者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痛哭一場。在這期間,她認識了一個男孩,談了人生的第一場戀愛。“我並不懂愛是什麼,我只是覺得有個人對我好,關心我,能陪我說說話,這就夠了。”談起初戀男友,葉喬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紅暈,她說:“他對我很好,給我買玫瑰花、小娃娃,接送我上下班,很關心我,是唯一對我好的人,但是後來我們還是分手了。”
KTV里首次吸毒— 為免費吸毒幫“老大”販毒
獨自在外打工的日子並不好過,男友離開她以後,葉喬經常和一些朋友去KTV唱歌打發時間。一次,葉喬國中時的一個男同學來找她,說要帶她去見見世面,他們來到一家KTV唱歌。“在場很多人,都是當地的‘大哥’,他們在包房裡吸毒,讓我也來一口,說不要我的錢,還說抽了就沒有煩惱了,於是我吸了。”就這樣,葉喬和這些吸毒的“朋友”混在了一起,“開始他們真的不要我的錢,還每天帶著我玩,一起唱歌吃飯,後來我離不開毒品了,再管他們要的時候,我老闆就讓我替他做事來換毒品。”葉喬口中的“老闆”就是該販毒集團的主犯趙某,趙某起初只說讓葉喬替他帶點“東西”,葉喬說“我並不知道老闆讓我帶的是什麼,他還讓他的情人跟著我,其實就是看著我,怕我拿錢跑了,這樣的東西我先後給老闆帶過5次,後來我才知道那是麻黃素,製造毒品用的,但我不能不帶,我不帶他們就不給我毒品,我離不開毒品的,每天都要吸。”
從購買麻黃素到替“老闆”運毒,就這樣,因誤交損友,葉喬染上了毒癮,最終走上了“以販(毒)養吸(毒)”的不歸路。
讓人不解的是,葉喬參與製毒、販毒,卻並未從中獲取暴利,她口中的“老闆”趙某,只是給她一般的吃喝和用以滿足毒癮的毒品。“沒吃過什麼好的,從未給過我什麼大錢,穿的衣服也很一般,住在哪兒都不一定,一天換個地方,基本上是居無定所的,他就是給我毒品,免費吸。”因葉喬好控制,趙某逐漸把重要的事情都交給葉喬去做。就這樣,當時未滿19歲的葉喬坐上了趙某販毒集團的第二把交椅。“從那以後我老闆不斷地給我貨,讓我去交易,去賣給別人,然後拿錢回來給他,或者給我錢和電話號碼,安排我去買材料回來製毒。”那段時間,葉喬每天的生活就是吸毒和替“老闆”做事。
順從聽話、不分錢的葉喬,販毒的日子並不好過,她的日常生活始終在趙某的監視下,因長得漂亮,“老闆”趙某甚至打起了葉喬的主意,想要強姦她。“在一次吸毒以後我意識恍惚,我老闆趁機要強姦我,我用僅存的力氣拚死抵抗,被他一頓暴打,連踢帶踹,打得特別狠。”
曾想過脫離毒網—遭“老大”威脅不敢逃走
染上毒癮的葉喬體重急速下降,每天吸毒後都異常興奮,沒有食慾,常常連續幾天不吃飯,甚至連水都不想喝。沒多久她就從100多斤瘦到了不到80斤,當時這個19歲的花季少女,變得像紙片人一樣搖搖欲墜、眼眶深陷,皮膚也像老年人一樣失去了彈性。
“我都不敢照鏡子,我害怕鏡子裡的人,我覺得那不是我。”看到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樣子,葉喬心中恐慌了。“我那時已經沒有朋友了,我老闆扔了我的手機,根本不知道能對誰傾訴,想起過我爸媽,可我爸離得太遠了,我媽不會管我的,我也不敢和她說,誰也幫不上我。”
那次險被強姦以後,葉喬痛下決心,打算離開趙某控制的販毒集團。“可是我走不了,我和我老闆的情人吃住都在一起,我沒有機會。”葉喬低著頭說:“後來我忍不了了,我對老闆提出要離開,我說我不要錢,我絕對不會出賣他,只要讓我走就行。他掏出了他隨身帶著的手槍,指著我的頭說如果我敢走,他就先殺了我,再殺我全家。他家離我家只有10分鐘的路,他有兩把槍,我媽再不好也是我媽啊,我害怕他真的殺了我媽。”被威脅後,葉喬畏懼了,她放棄了逃走的念頭,繼續留在組織內替趙某販毒。

人物採訪

一審被判死刑—一邊是恐懼一邊是留戀
一審被判處死刑後,葉喬的心中產生了極度的恐慌和對生命的無限依戀,“完全不給悔過自新的機會嗎?真的沒有希望了嗎?”她不斷地問看守所的劉所長。畢竟,她還年輕。
“自從走上了這條路,我就做好了‘死’的準備。”說這話時,葉喬下意識地伸手提了提沉重的腳鐐。但我沒想到真的會被判死刑,無知的葉喬仍不相信自己將要面臨的是與這個世界的訣別。
自2012年3月被捕至今,葉喬一直沒見過自己的父母,也沒人來探望她。
“我什麼也沒有,監友有時候會分給我一些她們家人帶來的糖果,每個月用的手紙和衛生棉都是看管所里的民警給準備的,她們對我很好,我現在都快120斤了。換洗的衣服也都是所里給的,這身衣服也是,是劉所長給我的。”葉喬指了指囚服裡面穿著的彩條T恤,臉上露出了淺淺的笑容,在她眼裡,這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衣服已經很漂亮了。
“我以前從未想過我會來哈爾濱,我在看守所的第一個冬天,隔著監室的窗戶看到了雪,過去我沒見過雪,下雪真美,我們那裡沒有雪,我還想再回四川,但是已經不可能了。”葉喬落寞地說。
當記者問她是否知道製毒、販毒會給無數的家庭帶來痛苦時,葉喬沉默了,她自始至終沒有說自己是否後悔走上了這條不歸路,只是深深地低著頭。許久以後她抬起頭,紅著眼眶說:“我真的還想再和我爸說說話,我想告訴他,我錯了,希望他能保重身體,他有胃病,疼起來總是很痛苦,我真後悔沒有好好地孝順他。我還想再見見他,但再見面的機會也許只能是在行刑前了。”說完,她把臉埋進手心,聳著肩膀,失聲痛哭起來。
採訪結束後,葉喬回到了看守所的羈押室,從監控螢幕上,記者看到葉喬蜷縮在牆角,節能燈慘白的光映在她姣好的面容上,沒有一絲血色,也沒有一縷生氣。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