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普妥

立普妥

阿托伐他汀(Atorvastatin),是一種化學品。化學名稱(3R,5R)-7-[2-(4-氟苯基)-3-苯基-4-(苯基氨基甲醯基)-5-異丙基-吡咯-1-基]-3,5-二羥基庚酸,分子式為C66H68CaF2N4O10,分子量為1155.34000。

立普妥(英文商品名為Lipitor,通用名為阿托伐他汀鈣片)是由輝瑞公司研發的降脂藥。適應症為:1、高膽固醇血症 2. 冠心病或冠心病等危症(如:糖尿病,症狀性動脈粥樣硬化性疾病等)合併高膽固醇血症或混合型血脂異常的患者,本品適用於:降低非致死性心肌梗死的風險、降低致死性和非致死性卒中的風險、降低血管重建術的風險、 降低因充血性心力衰竭而住院的風險、降低心絞痛的風險。

立普妥擁有近20年的真實世界使用經驗,在137個國家正在使用,其療效和安全性已在400多個臨床試驗和2.3億病人年的臨床用藥經驗中得到證實。眾多循證證據和臨床實踐一致證實立普妥10-80mg能強效降低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LDL-C), 對於冠心病患者,缺血性卒中患者,糖尿病以及高血壓等心血管病高危患者,立普妥被證實能減少主要心血管病事件,並且被證實安全性良好。

常用的起始劑量為10mg,每日一次。劑量調整時間間隔應為4周或更長。本品最大劑量為80mg,每日一次。阿托伐他汀每日用量可在一天內的任何時間一次服用,並不受進餐影響。

基本介绍

  • 藥品名稱:立普妥
  • 藥品類型:處方藥、醫保工傷用藥
  • 用途分類:調血脂藥
成份,性狀,適應症,規格,用法用量,不良反應,禁忌,注意事項,孕婦及哺乳期婦女用藥,兒童用藥,老年用藥,藥物相互作用,藥物過量,臨床試驗,藥理毒理,藥代動力學,研發歷程,貯藏,包裝,有效期,執行標準,批准文號,生產企業,包裝企業,核准日期,修訂日期,

成份

本品主要成份為阿托伐他汀鈣。
化學名稱:[R-(R^^,R^^)]-2-(4-氟苯基)-β,δ-二羥基-5-(1-甲基乙基)-3-苯基-4-[(苯胺基)羰基]-1H-吡咯-1-庚酸鈣鹽(2:1)三水合物
化學結構:
分子式 :(C33H34FN2O5)2Ca·3H2O
分子量:1209.42
立普妥

性狀

本品為白色橢圓形薄膜衣片。

適應症


高膽固醇血症:
原發性高膽固醇血症患者,包括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雜合子型)或混合性高脂血症(相當於Fredrickson分類法的IIa和IIb型)患者,如果飲食治療和其它非藥物治療療效不滿意,套用本品可治療其總膽固醇升高、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升高、載脂蛋白B升高和甘油三酯升高。
在純合子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患者,阿托伐他汀鈣可與其它降脂療法(如LDL血漿透析法)合用或單獨使用(當無其它治療手段時),以降低總膽固醇和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
冠心病:
冠心病或冠心病等危證(如:糖尿病,症狀性動脈粥樣硬化性疾病等)合併高膽固醇血症或混合型血脂異常的患者,本品適用於:降低非致死性心肌梗死的風險、降低致死性和非致死性卒中的風險、降低血管重建術的風險、降低因充血性心力衰竭而住院的風險、降低心絞痛的風險。

規格

(1)10mg;(2)20mg;(3)40mg

用法用量

病人在開始本品治療前,應進行標準的低膽固醇飲食控制,在整個治療期間也應維持合理膳食。應根據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基線水平、治療目標和患者的治療效果進行劑量的個體化調整。
常用的起始劑量為10mg每日一次。劑量調整時間間隔應為4周或更長。本品最大劑量為80mg每日一次。阿托伐他汀每日用量可在一天內的任何時間一次服用,並不受進餐影響。
對於心血管事件的低危患者治療目標是LDL-C<4.14mmol/L(或<160mg/dL)和總膽固醇<6.22mmol/L(或<240 mg/dL),中危患者治療目標是LDL-C<3.37mmol/L(或<130mg/dL)和總膽固醇<5.18mmol/L(或<200 mg/dL),高危患者治療目標是LDL-C<2.59mmol/L(或<100mg/dL)和總膽固醇<4.14mmol/L(或<160 mg/dL),極高危患者治療目標是LDL-C<2.07mmol/L(或<80mg/dL)和總膽固醇<3.11mmol/L(或<120 mg/dL)。
原發性高膽固醇血症和混合性高脂血症的治療
大多數患者服用阿托伐他汀鈣10mg每日一次,其血脂水平可得到控制。治療2周內可見明顯療效,治療4周內可見最大療效。長期治療可維持療效。
雜合子型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的治療
患者初始劑量為每日10mg/日。應遵循劑量的個體化原則並每4周為時間間隔逐步調整劑量至40mg/日。如果仍然未達到滿意療效,可選擇將劑量調整至最大劑量80mg/日或以40mg每日一次本品配用膽酸螯合劑治療。
純合子型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的治療
在一項由64例患者參加的慈善性用藥研究中,其中46例患者有相應的LDL受體信息。這46例患者的LDL-C平均下降21%。本品的劑量可增至80mg/日。
對於純合子型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患者,本品的推薦劑量是10-80mg/日。阿托伐他汀鈣應作為其它降脂治療措施(如LDL血漿透析法)的輔助治療。或當無這些治療條件時,本品可單獨使用。
腎功能不全患者用藥劑量
腎臟疾病既不會對本品的血漿濃度產生影響,也不會對其降脂效果產生影響,所以無需調整劑量。

不良反應

下列嚴重不良反應在本說明書其它部分另有詳細描述:
橫紋肌溶解肌病(見【注意事項】)
肝酶異常(見【注意事項】)
臨床不良反應
臨床試驗實施過程中受試者病情複雜,因此兩種不同藥物在臨床研究中獲得的不良反應發生率不能直接進行比較,同時可能不能反映臨床實踐中不良反應的發生率。
立普妥安慰劑對照臨床試驗共納人16066名患者(立普妥n=8755,安慰劑n=7311,年齡從10歲到93歲,39%為女性,91%為高加索白人,3%為黑人,2%為亞洲人,4%為其他人種),中位治療期為53周,在不考慮因果關係的情況下,立普妥組和安慰劑組分別有9.7%和9.5%患者因不良反應停藥。導致患者停藥且立普妥組發生率高於安慰劑組最常見的5種不良反應分別是:肌痛(0.7%),腹瀉(0.5%),噁心(0.4%),ALT升高(0.4%)和肝酶升高(0.4%)。
在不考慮因果關係的情況下,立普妥安慰劑對照試驗(n=8755)中最常見(≥2%)且發生率高於安慰劑的不良反應依次為:鼻咽炎(8.3%),關節痛(6.9%),腹瀉(6.8%),四肢痛(6.0%)和泌尿道感染(5.7%)。

在安慰劑對照研究中報告的其它不良反應包括:
全身:身體不適,發熱:
消化系統:腹部不適,噯氣,胃腸脹氣,肝炎,膽汁淤積;
肌肉骨骼系統:骨骼肌痛,肌肉疲勞,頸痛,關節腫脹:
營養和代謝系統:轉氨酶升高,肝功能檢查異常,血鹼性磷酸酶升高.肌酸磷酸激酶升高,高血糖;
神經系統:夢魘;
呼吸系統:鼻衄;
皮膚及附屬物:蕁麻疹
特殊感覺:視物模糊,耳鳴;
泌尿生殖系統:尿白細胞陽性。
盎格魯-斯堪的那維亞心臟終點研究(ASCOT)Anglo-Scandinavian Cardiac Outcomes Trial (ASCOT)
ASCOT研究(參見【臨床試驗】)中包括10305名參與者(年齡範圍40-80歲,19%女性,94 6%高加索白人,2.6%非洲人,1.5%南亞人.1.3%混合人種或其他人種),分別給予立普妥每日10mg(N=5168)或者安慰劑(N=5137)治療。在中位值隨訪3.3年期間,立普妥治療組的安全性和耐受性與安慰劑組是相當的。
阿托伐他灑糖尿病協作研究(CARDS)
在CARDS研究中(見【臨床試驗】),共入選了2838名患有2型糖尿病的受試者(年齡範圍39-77歲,32%女性:94.3%高加索白人,2.4%南亞人,2.3%加勒比黑人,1.0%其他人種),他們均接受立普妥每天10mg(n=1428)或安慰劑(n=1410)治療,在中位值為3.9年的隨訪期間.治療組間整體的不良事件或嚴重不良事件的發生頻率無差異,也沒有橫紋肌溶解的報告。
治療新目標研究(TNT)
TNT研究(見【臨床試驗】)涉及了10001名有臨床證據的冠心病患者(年齡範圍29-78歲,19%女性,94.1%高加索白人。2.9%黑人,1.0%亞洲人,2.0%其他人種),每日接受立普妥10mg(n=5006)或80mg(n=4995)治療,在承訪隨訪中位值年限為4.9年期間,與低劑量組相比,高劑量組嚴重不良事件和因不良事件而中斷治療者較多(高劑量分別為92,1.8%:497,9.9%,低劑量組分別為69,1.4%;404,8.1%).立普妥80mg治療組有62例(1.3%)發生轉氨酶持續升高(在4-10天內2次超過超過正常上限3倍以上),而阿托伐他汀10mg組有9例(0.2%).肌酸激酶升高(超過正常上限10倍以上)總體較少,但與低劑量阿托伐他汀組相比。高劑量組發生率較高,分別為6,0.1%和13,0.3%。
強化降脂進一步減少臨床終點事件研究(IDEAL)
IDEAL研究(見【臨床試驗】)涉及了8888名患者(年齡範圍26-80歲,19%女性;99.3%高加索白人,0.4%亞洲人,0.3%黑人,0.04%其他人種),每日接受立普妥80mg(n=443.9)或辛伐他汀20-40mg(n=4449)治療,在隨訪中位值年限為4.8年期間,兩個治療組不良事件或嚴重不良事件的總發生率沒有差異。
強化降膽固醇治療預防卒中研究(SPARCL)
SPARCL研究共納入4731名無冠心病臨床證據但近6個月內有卒中或短暫性腦缺血發作(TIA)病史的受試者(年齡21-92歲,40%女性;93.3%高加索白人,3.0%黑人,0.6%亞洲人,3.1%其他人種),接受立普妥80mg(N=2365)或安慰劑(N=2366)治療,隨訪中位值年限為4.9年.阿托伐他汀組患者轉氨酶持續升高(在4-10天內2次超過正常上限3倍以上)發生率(0.9%)高於安慰劑組(0.1%).肌酸激酶升高(超過正常值上限10倍以上)很罕見,但阿托伐他汀組發生率(0.1%)高於安慰劑組(0.0%)。糖尿病作為不良反應在阿托伐他汀組和安慰劑組各有144名(6.1)和89名(3.8%)例報告(見【注意事項】)。
事後分析顯示.與安慰劑組相比,立普妥80mg組患者缺血性卒中發生率降低(218/2365[9.2%]vs.274/2366[11.6%]),出血性卒中發生率升高(55/2365[2.3%]vs.33/2366[1.4%])。立普妥組和安慰劑組致死性出血性卒中發生率相似,分別為17人和18人。阿托戊他汀組非致死性出血性卒中發生率顯著高於安慰劑組,分別為38人和16人。研究前有出血性卒中病史的患者可能在研究過程中導致出血性卒中發病風險增加(立普妥組7人[16%]vs.安慰劑組2人[4%]).
全因死亡率兩組間無顯著差異:立普妥每日80mg組216人(9.1%),安慰劑組211人(8.9%)。立普妥80mg組心血管死亡患者比例(3.3%)數值上低於安慰劑組(4.1%).立普妥80mg組擔心血管死亡患者比例(50%)數值上高於安慰劑組(4.0%)。

上市後報告

以下不良反應來自立普妥批准上市套用後的報告.因為上市後不良反應報告為患者主動報告,並且不確定實際用藥人群數量.因此無法計算這些不良反應的確切發生率,同時這些不良反應與藥物之間的因果關係也無法確定。
在不考慮因果關係的情況下,立晉妥上市後未在上述列出的相關不良反應包括:過敏反應.血管神經性水腫,大皰疹(包括多形性紅斑,Stevens-Johnson綜合徵和中毒性表皮壞死松解),橫紋肌溶解,疲勞感,肌腱斷裂,肝功能衰竭,頭暈,記憶力減退,抑鬱及外周神經病變。
兒童患者(年齡10-17歲)
在為期26周涉及男孩和初潮後女孩的對照研究中,阿托伐他汀10mg-20mg/日(n=140,3l%為女孩:92%高加索白人,1.6%黑人,1.6%亞洲人,4.8%其他人種)的安全性和耐受性與安慰劑相似(見【藥理毒理】,【臨床試驗】,【注意事項】,和【兒童用藥】。
立普妥

禁忌

1.活動性肝臟疾病,可包括原因不明的肝臟轉氨酶持續升高
2.已知對本品中任何成分過敏。
3.妊娠:本品禁止孕婦或可能受孕的育齡女性用藥.孕婦服用本品時可能對胎兒造成損害.正常懷孕狀態下體內血清膽固醇和甘油三酯水平升高,而膽固醇或膽固醇衍生物是胎兒發育的必需物質.動脈粥樣硬化為慢性病變過程,因此原發性高膽固醇血症患者在懷孕期間停用降脂藥物治療對動脈粥樣硬化疾病長期轉歸影響甚微。目前缺乏足夠的有關孕婦服用阿托伐他汀的對照研究:但偶有報告觀察到宮內暴露於他汀類藥物時可出現胎兒先天異常.大鼠與家兔繁殖研究未觀察到阿托伐他汀具有致畸的證據.對於育齡期婦女,只有那些極不可能受孕而且已被告知潛在危害者可以被處方立普妥。患者用藥期間受孕需立即停藥,並考慮藥物可能對胎兒的潛在危害(見【孕婦及哺乳期婦女用藥】)。
4.哺乳期婦女:阿托伐他汀能否從人類乳汁中分泌尚未可知:但該類其它藥物可少量分泌到乳汁中。因為他汀類藥物可能對接受哺乳的新生兒具有潛在的嚴重不良反應,因此服用本品的女性禁止哺乳(見【孕婦及哺乳期婦女用藥】)。

注意事項

1.骨骼肌
立普妥和其它他汀類藥物偶有少數因橫紋肌溶解引起肌紅蛋白尿繼發急性腎功能衰竭的病例報告。腎損害病業可能是出現橫紋肌溶解的一個危險因素,這類患者需密切監測藥物對骨骼肌的影響。
與其它他汀類藥物一樣,阿托伐他汀偶可引起肌病(肌病定義為肌肉疼痛或肌肉無力,同時伴有肌酸磷酸激酶CPK(超過正常值上限10倍以上)。高劑量阿托伐他汀與某些特定藥物如環孢黴素或CYP3A4強抑制劑(如克拉黴素,伊曲康唑和HIV蛋白酶抑制劑)聯合用藥可增加肌病或橫紋肌溶解症的風險。
對於任何瀰漫性肌痛,肌肉壓痛或無力,和/或顯著的肌酸磷酸激酶升高的患者應考慮為肌病.應建議患者立即報告原因不明的肌肉疼痛、肌肉壓痛或肌肉無力,尤其是伴有不適或發熱時.如果出現肌酸磷酸激酶水平顯著升高或確診/疑診肌病,應中斷立普妥治療。
在這類藥物治療期間如果同時套用環孢黴素A、纖維酸衍生物(貝特類藥物)。紅黴素、克拉黴素,利托那韋加沙奎那韋或洛匹那韋加利托那韋聯用.煙酸或咪唑類抗真菌藥則增加肌病的危險。醫生在考慮聯合套用阿托伐他門和纖維酸衍生物(貝特類藥物),紅黴素,克拉霉索,利托那韋加沙奎那韋或洛匹那韋加利托那韋聯用、免疫抑制藥,咪唑類抗真菌藥或調脂劑量的煙酸治療時,應仔細權衡潛在的利益和風險,並應認真監測患者的任何肌肉疼痛、肌肉壓痛或肌肉無力的體徵和症狀,尤其是在治療開始的數月及任何一種藥物劑量上調期間。當阿托伐他汀與前面提到的藥物(見【藥物相互作用】)同時套用時,應考慮降低阿托伐他汀的起始劑量和維持劑量。在這種情況下,要考慮定期進行肌酸磷酸激酶的測定,但這樣的監測不能確保可以預防嚴重肌病的發生。
推薦處方用量及相互作用藥物總結見表2所示(詳見【用法用量】,【藥物相互作】,【藥理毒理】)。

任何患者如有急性、嚴重情況預示肌病或有危險因素(如,嚴重急性感染,低血壓,大的外科手術,創傷,嚴重代謝、內分泌和電解質紊亂,未控制的癲癇發作)易誘發繼發於橫紋肌溶解的腎功能衰竭,應暫停或中斷立普妥治療。
2.肝功能異常
同其它降脂治療一樣,他汀類藥物可引起肝功能生化指標異常。臨床試驗結果顯示接受立普妥治療的患者有0.7%出現血清轉氨酶持續升高(2次或2次以上超過正常值上限3倍)。用藥劑量為10,20,40和80mg的岸者轉氨酶異常的發生事分別為0.2%,0.2%,0.6%和2.3%。
臨床試驗中服用立普妥的患者觀察到以下結果。1例患者出現黃疸,其它患者肝功能檢查(LFT)指標的升高與黃疸及其它臨床體徵或症狀無關.降低用藥劑量,藥物中斷或停止用藥後,轉氨酶水平恢復到或接近治療前水平而無後遺症。30例肝功能檢查指標持續升高的患者18例在降低立普妥用藥劑量的情況下繼續治療。
治療前、治療開始後12周及劑量增加後12周應檢查肝功能,此後應定期(如每半年)檢查.通常肝酶異常發生在立普妥治療前3個月內,患者的轉氨酶升高應當監測直至恢復正常。如果ALT或AST持續升高超過正常值上限3倍以上,建議減低本品用藥劑量或停止用藥。
立普妥應慎用於過量飲酒和/或曾有肝臟疾病史患者。活動性肝病或原因不明的轉氨酶持續升高禁用本品(詳見【禁忌】)。
3.內分泌功能
他汀類藥物能幹擾膽固醇合成,從理論上說可抑制腎上腺和(或)性腺類固醉物質的合成。臨床研究表明,立普妥不減少基礎血漿皮質醇濃度或損害腎上腺儲備。他汀類藥物對男性生育能力的影響尚無足夠的病例研究,對閉經前婦女垂體-性腺軸的影響目前尚不清楚.當他汀類藥物與能夠降低內源性類固醇激素水平或活性的藥物如酮康唑,安體舒通和西咪替丁合用時應謹慎使用。
4.中樞神經系統毒性
在一隻給予阿托伐他汀120mg/kg/日3個月的雄性犬中出現腦出血。增加劑量給予另一隻雌性犬阿托伐他汀280mg/kg/日11周后,在瀕死狀態處死,也發現腦出血和視神經空泡形成。每公斤體重120mg的劑量如按人類最大給藥量每日80mg計算,則其全身暴露約為人血漿曲線下面積(AUC,0-24小時)的16倍。在一項為期2年的研究中,觀察到2隻雄性犬(一隻給藥為10mg/kg/日,另一隻為120mg/kg/日)各出現一次強直性驚厥。在長期給藥2年,劑量最大達4mmg/kg/日的小鼠和劑量達100mg/kg/日的大鼠中未觀察到中樞神經系統損害,按推薦的人類最大給藥量每日80mg計算,這些給藥量是人體曲線下面積(0-24)的6-11倍(小鼠)和8-16倍(大鼠)。
在給予其它他汀類藥物時,觀察到犬中樞神經系統血管損害,特徵為血管周圍的出血,水腫和單核細胞血管周隙浸潤。在臨床正常的犬中,化學結構相似的另一事類藥物血漿藥物水平約高於推薦的人最大劑量30倍時,以劑量依賴性方式產生視神經變性(視網膜-膝狀體纖維Wallerian變性)。
5.在近期有卒中或短暫腦出血發作患者中的套用
SPARCL研究(強化降膽固醇治療預防卒中研究)共納入4731名近6個月內有腦卒中或短暫性腦缺血發作但沒有冠心病的患者,接受立普妥80mg或安慰劑治療,該研究事後分析顯示。立普妥80mg組患者出血性卒中發生率高於安慰劑組(分別為55人[2.3%和33人[1.4%],HR=1.68, 95%CI: 1.09-2.59,p=0.0168),兩組患者致死性出血性卒中發生率相似(阿托伐他汀和安慰劑組分別為17人和18人),阿托伐他汀組非致死性出血性卒中發生率(38人,1.6%)高於安慰劑組(16人,0.7%)。阿托伐他汀組出血性卒中發生率較高與研究開始時患者的某些基線特徵(包括出血性卒中和腔隙性卒中)有關(見【不良反應】)。
立普妥

孕婦及哺乳期婦女用藥

妊娠
妊娠分類x
禁止孕婦或可能受孕的育齡女性服用立普妥.正常懷孕狀態下體內血清膽固醇和甘油三酯水平升高,而膽固醇或膽固醇衍生物是胎兒發育的必需物質。動脈粥樣硬化為慢性病變過程。因此原發性高膽固醇血症患者在懷孕期間停用降脂藥物治療對動脈粥樣硬化疾病長期轉歸影響甚微。
目前缺乏足夠的立普妥在孕期套用的對照研究。罕見因宮內暴露於他汀類藥物引起先天異常的報告。一項包含約100名暴露於其它他汀類藥物的孕婦隨訪研究發現,先天性異常、自發性流產和胎兒死亡/死產的發生率未超過一般人群的預期值,但本研究僅能排除先天異常基礎發病率3-4倍的風險,同時89%的患者懷孕前即開始用藥,但獲知懷孕後的3個月內停上用藥。
阿托伐他汀通過大鼠的胎盤在胎鼠肝臟中達到與母體血漿相同的藥物水平。當大鼠劑量高達300mg/kg/日,兔子劑量高達100mg/kg/日,阿托伐他汀未產生致畸作用。依據體表面積(mg/m2)計算,這些劑量約為人類暴露用量的30倍(大鼠)或20倍(兔子)(見【禁忌】,妊娠)。
在一項研究中,大鼠的給藥劑量是20,100,或225mg/kg/日,從妊娠第7天至哺乳期第21天(斷l奶)。母親的給藥劑量為225mg/kg/日時幼畜出生,新生、斷奶和成熟期的存活率降低。母親的給藥劑量為100mg/kg/日,幼畜笫4和21天的體重下降:母親的給藥劑量為225mg/kg/日在出生,第4天,21天和9l天的幼畜體重下降,幼畜發育延遲(劑量為100mg/kg日出現羅特爾綜合症,而225 mg/kg/日出現聽覺驚跳反應,劑量為225mg/kg/日出現耳廓分離和裂)。這些劑量相當於人每日服用80mg劑量時曲線下面積的6倍(100mg/kg/日)和22倍(225mg/kg/日)。
他汀類藥物在給予妊娠女性時可能危害胎兒。育齡婦女只有在懷孕可能性極小和已被告知藥物對孕婦的潛在危險時方可服用本品.服用本品的婦女一旦受孕,應立即停藥並告知對胎兒的潛在危險,在懷孕期間繼續用藥缺少已知的臨床獲益。
哺乳期婦女
阿托伐他汀是否經人乳分泌尚不清楚,但另外一種同類藥物能夠少量分泌到乳汁中。被哺乳的幼鼠血漿和肝臟的阿托伐他汀藥物濃度分別為母乳中藥物濃度的50%和40%。動物乳汁藥物濃度水平可能不能準確反映人類乳汁藥物濃度水平。因為另外一種同類藥物可通過人類乳汁分泌,同時他汀類藥物可能時接受哺乳的新生兒造成嚴重不良反應,因此服用本品的母親不應哺乳(見【禁忌】)。

兒童用藥

本品應只由專科醫生在兒童中使用。本品在兒童的治療經驗僅限於少數(4-17歲)患有嚴重脂質紊亂如純合子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的患者。
本品在這一患者人群的推薦起始劑量為10mg/日.尚無本品對該人群生長發育的安全性資料。

老年用藥

臨床研究中39828名服用立普妥的患者,15813名(40%)≥65歲,2800名(7%)≥75歲。這兩個人群與年輕受試者的整體安全性和有效性無差異。其它臨床使用經驗報告也顯示老年人群和年輕人群沒有差異。但不能除外某些老年患者對藥物敏感性更高,高齡(≥65歲)是肌病的一個易感因索,因此立普妥套用於老年人群應謹慎。

藥物相互作用

在套用他汀類藥物治療期間,與下列藥物合用可增加發生肌病的危險性,如:纖維酸衍生物、調脂劑量的煙酸、環孢黴素或CYP3A4強抑制劑(如克拉黴素、HIV蛋白酶抑制劑及伊曲康唑)(見【注意事項】,“骨骼肌”和【藥理毒理】)。
1.CYP 3A4強抑制劑:立普妥通過細胞色素P450 3A4代謝。立普妥與CYP3A4強抑制劑聯合用藥可引起阿托伐他汀血漿濃度升高。藥物相互作用的程度和作用增強取決於不同產品對CYP3A4的影響程度。
克拉黴素:與立普妥單獨用藥比較,立普妥80mg與克拉霉索(500mg.每日二次)聯合用藥時阿托伐他汀AUC顯著增加(見【藥理毒理】)。因此套用克拉黴素的患者,立普妥用量]20mg時應謹慎使用(見【注意事項】項中的“骨骼肌”和【用法用量】)。
與蛋白酶抑制劑合用:與立普妥單獨用藥比較,立普妥40mg與利托那韋+沙奎那韋(400mg,每日二次)聯合用藥或立普妥20mg與洛匹那韋+利托那韋(400 mg+100mg,每日二次)聯合用藥時,阿托伐他汀AUC顯著增加(見【藥理毒理】)。因此套用HIV蛋白酶抑制劑患者,立普妥用量]20mg時應謹慎使用(見【注意事項】項中的“骨骼肌”和【用法用量】)。
伊曲康唑:立普妥40mg與伊曲康唑200mg聯合用藥時阿托伐他汀AUC顯著增加(見【藥理毒理】)。因此套用伊曲康唑的患者,立普妥用量]20mg時應謹慎使用(見【注意事項】項中的“骨骼肌”和【用法用量】。
2.葡萄柚汁:包含抑制細胞色素P4503A4的一種或更多成分,能增加阿托伐他汀的血漿濃度,尤其當攝入大量柚子汁時(每天飲用超過1.2升)
3.環孢黴素:阿托伐他汀及其代謝產物是OATPIB1載體的底物。OATPIBl抑制劑(如環孢霉索)能增加阿托伐他汀的生物利用度。與阿托伐他汀單獨用藥比較立普妥10mg與環孢黴素5.2mg/kg/日聯合套用使阿托伐他汀的AUC顯著增加(見【藥理毒理】)。在立普妥與環孢菌素合用的情況下立普妥的劑量不應該超過10mg(見【注意事項】,“骨骼肌”)。
4.利福平其它細胞色素P450 3A4誘導劑:立普妥與細胞色素P450 3A4誘導劑(如:依法韋侖、利福平)聯合套用能使阿托伐他汀血漿濃度產生不同水平的降低。由於利福平的雙重相互作用機制,在利福平給藥後延遲給予立普妥與阿托伐他汀血漿濃度的顯著降低有關,因此建議立普妥與利福平同時給藥。
5.地高辛:當多劑量立普妥與地高辛合用時,地高辛的穩態血漿濃度增加約20%,患者服用地高辛時應適當地監測。
6.口服避孕藥:立普妥與口服避孕藥合用時,分別增加炔諾酮和乙炔雌二醇(見【藥理毒理】)的藥時曲線下面積AUC約30%和20%。當服用本品的婦女選擇口服避孕藥時應考慮到AUC的增加。
7.華法林:當患者接受華法林長期治療時,立普妥對凝血酶原時間無臨床顯著影響。

藥物過量

本品過量尚無特殊治療措施。一旦出現藥物過量,患者應根據需要採取對症治療及支持性治療措施。由於立普妥與血漿蛋白廣泛結合,血液透析不能明顯增加立普妥的清除。

臨床試驗

1.血管疾病的預防:
英國的盎格魯-斯堪地那維亞心臟終點研究(ASCOT)評估了立普妥對致死和非致死性冠心病的療效。入選了10,305名年齡為40-80歲(平均63歲)的高血壓患者,既往沒有心肌梗死病史,總膽固醇水平≤251 mg/dL(6.5 mmol/1).此外,所有患者至少有下列心血管危險因素中的3項:男性(81.1%).年齡≥55歲(84.5%),吸菸(33.2%),糖尿病(24.3%),直系親屬有冠心病史(26%),總膽固醇/高密度脂蛋白比值大於6(14.3%),外周血管疾病(5.1%),左心室肥厚(14.4%),腦血管病史(9.8%),特異的心電圖異常(14.3%),蛋白尿/白蛋白尿(62.4%).在這項雙盲、安慰劑對照研究中,患者均接受抗高血壓治療(非糖尿病患者目標血壓低於140/90mn Hg,糖尿病患者目標血壓低於130/80 mmHg)並且隨機分配接受立普妥10mg/日(n=5168)或安慰劑(n=5197)的治療,使用適當的協變數調整的方法調整己入選患者的9個基線特徵發布以減少這些特徵在組間的不平衡。患者隨訪中位值年限是3.3年。
立普妥10mg/日對血脂水平的作用與以前的臨床研究所觀察的結果是類似的。
立普妥顯著降低冠脈事件[致死性冠心病(安慰劑組46個事件,立普妥組40個事件)或非致死性心肌梗死(安慰劑組108個事件,立普妥組60個事件)]的發生率,相對危險降低36%[(立普妥組發生率1.9%,安慰劑組為3.0%),p=0.0005(見圖1)]。無論年齡,吸菸狀況,肥胖或是否存在腎功能異常,危險降低都是一致的.無論基線低密度脂蛋白水平如何,均可見立普妥的這一作用。由於事件數目較少,女性的結果不確定。

立普妥也顯著降低血管重建術的相對危險達42%。雖然致死性和非致死性卒中的降低沒有達到預定的顯著水平(p=0.01),但是觀察到相對危險降低26%的良好趨勢(立普妥組發生率是1.7%,安慰劑組是2.3%).兩個治療組間心血管病死亡(P=0.51)和非心血管病死亡(p=0.17)沒有顯著差異。
阿托伐他汀糖尿病協作研究(CARDS)評估了立普妥對心血管疾病(CVD)終點的作用。入選2838名(94%是白人,68%為男性),年齡為40-75歲的以WHO標準診斷為2型糖尿病的患者,無心血管疾病病史,低密度脂蛋白≤160mg/dL,甘油三酯≤600mg/dL。除了糖尿病,所有患者至少有下列危險因素中的一項:正在吸菸(23%),高血壓(80%),視網膜病(30%),微量白蛋白尿(9%)或大量白蛋白尿(3%)。本研究未入選血液透析的患者。在這項多中心,安慰劑對照,雙盲臨床研究中,患者按1:1比率隨機接受立普妥10mg/日(n=1.429)或者安慰劑治療(n=1.411),隨訪中位值年限為3.9年,主要終點是任何主要心血管事件的發生:心肌梗死.急性冠心病死亡,不穩定型心紋癌,冠脈血運重建或卒中。主要分析是主要終點第一次發生的時間。
患者的基線特徵是:平均年齡62歲,平均糖化血紅蛋白7.7%:中位值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120mg/dL;中位值總膽固醇207mg/dL;中位值甘油三酯151mg/dL;中位值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52mg/dL。
立普妥10mg/日對血脂水平的作用與以前的臨床研究所觀察的結果是類似的。
立普妥顯著降低主要心血管事件(主要終點事件)的發生率(立普妥組83個事件,安慰劑組127個事件),相對危險降低37%,風險比0.63,95%可信區間(O.48,0.83)(p=0.001)(見圖2)。年齡,性別或基線血脂水平均未影響立普妥的作用。

立普妥顯著降低卒中風險達48%(阿托伐他組21個事件vs.安慰劑組39個事件),HR0.52,95%CI(0.3l,0.89)(p=0.016),心肌梗死的風險率下降了42%(阿托伐他組38個事件vs.安慰劑組64個事件),HR0.58,95%CI(0.39,0.86)(0.007)。兩組間心絞痛、血運重建術和急性冠心病死亡無顯著差異。
立普妥組有61人死亡,而安慰劑組82人死亡,(HR0.73,p=0.059)。 在治療新目標研究(TNT)中,評估立普妥80mg/日和10mg/日對降低心血管事件的作用。入選了10,001名(94%白人,81%男性,38%≥65歲)有臨床證據的冠心病患者,且全部經過8周套用立普妥10mg/日的開放導入期治療後,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水平達到小於130mg/dL。患者隨機接受立普妥10mg/日或80mg/日治療,隨訪中位值年限為4.9年。主要終點是下列任何主要心血管事件(MCVE)的首次發生時間:冠心病死亡,非致死性心肌梗死,心臟驟停復甦,致死性和非致死性卒中。治療12周后,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總膽固醇,甘油三酯,非高密度脂蛋白和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平均水平在立普妥80mg/日治療組分別為73,145,128,98和47mg/dL,立普妥10mg/日治療組分別為99,177,152,129和48mg/dL。
立普妥80mg/日顯著降低主要心血管事件發生率(80mg/日組434個事件,10mg/日組548個事件),相對危險降低22%,風險比0.78,95%可信區間(0.69,0.89),p=0.0002(見圖3和表3)。總體危險降低在不同年齡(<65,≥65)或性別是一致的。

a阿托伐他汀80mg.阿托伐他汀10mg
b其它次要終點組成
*次要終點不包括在主要終點中
HR=風險比;CHD=冠心病;CI=可信區間;MI=心肌梗死:CHF=充血性心力衰竭;CV=心血管;PVD=周圍血管疾病; CABG=冠狀動脈旁路移植術
次要終點的可信區間未用多重比較進行調整
在主要有效性終點卒中包含的事件中,立普妥80mg/日治療顯著降低非致死性,非血管操作相關的心肌死及致死性和非致死性卒中的發生率,但沒有降低冠心病死亡或心臟驟停復甦的發生率(表3),預定的次要終點中,立普妥80mg135日治療顯著降低冠脈血運重建術,心絞痛和因心力衰竭住院的發生率,但沒有降低周圍血管疾病的發生率。因充血性心力衰竭住院發生率的降低只在既往有充血性心力衰竭病史的8%患者中觀察到。
兩個治療組的全因死亡率沒有顯著差異(表3)。立普妥80mg治療組發生心血管死亡,包括冠心病死亡和致死性卒中的患者在數字不少於立普妥10mg治療組.立普妥80mg治療組發生非心血管死亡的患者在數字上大於立晉妥10mg治療組。
在強化降脂進一步減少臨床終點研究(IDEAL)中,8888名80歲以下有冠心病病史的患者立普妥80mg/日治療與辛伐他汀20至40mg/日治療相比,評估是否能降低心血管危險。患者主要是男性(81%),白人(99%),平均年齡61.7歲,隨機時平均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是121.5mg/dL;76%使用他汀治療。在這項前瞻、隨機、開放、盲終點(PROBE)研究中無導入期,患者隨訪中位值年限是4.8年.治療12周后,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總膽固醉,甘油三酯,高密度脂蛋白和非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平均水平在立普妥80mg/日治療組分別為78,145,115,45和100mg/dL,辛伐他汀每日20-40mg治療組分別為105,179,142,47和132mg/dL。
兩個治療組主要終點,即首次主要冠脈事件發生率(致死性冠心病,非致死性心肌梗死和心臟驟停復甦)沒有顯著差異:立普妥80mg/日治療組為411(9.3%),卒伐他汀20-40mg/日治療組為463(10.4%),風險比0.89,95%可信區間(0.78,1.01),p=0.07。
兩個治療組全因死亡率沒有顯著差異:立普妥80mg/日治療組為366(82%),辛伐他汀20-40mg/日治療組為374(8.4%)立普妥80mg/日治療組和辛伐他汀20-40mg/日治療組發生心血管或非心血管死亡的患者比例是類似的。
2.高膽固醇血症(雜合子家族性或非家族性)及混合性高脂血症(Fredrickcon Ⅱa和Ⅱb型)
立普妥降低高膽固醇血症和混合型血脂異常患者的總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極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載脂蛋白B,和甘油三酯,井升高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在兩周內可見療效,通常在治療4周內達到最大療效,長期治療可維持療效。
立普妥在各種高膽固醇血症的患者群,無論是否伴高甘油三酯血症,男性和女性及老年人均有效。對兒童患者的使用經驗僅限於純合子型家族性高脂血症。
在兩項針對高膽固醇血症患者的多中心,安慰劑對照、觀察劑量-效應的的研究中,單一劑量的立普妥給藥6周顯著降低總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載脂蛋白D和甘油三酯(匯總結果見表4)。

a來自2項劑量-效應研究結果。
來自24項Fredrickson Ⅱa和Ⅱb型高脂蛋白血症患者對照研究的匯總數據表明,與基線相比,立普妥10,20,40,和80mg治療對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的中位值(第25和第75個百分位數)百分比變化分別是6.4(-1.4,14),8.7(0.17)7.8(0,16),和5.1(-2.7,15).此外,匯總數據分析顯示總膽固酵,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甘油三酯,總膽固醇/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及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也一致地顯著降低。
在三項多中心,雙盲高脂血症患者的研究中,對立普妥和其它他汀進行了比較。隨機後,患者接受16周的立普妥10mg/日治療或固定劑量的對照藥治療(表5)。

1治療間差異的95%置異的95%置信區間的負值除了HDL-C外均可用阿托代他汀來解釋,不包含0在內的範圍其表明具有統計學顯著性差異。
a. 與洛伐他汀比較的顯著性差異ANCOVA,P≤0.05
b. 與普伐他汀比較的顯著性差異ANCOVA,P≤0.05
c. 與辛代他汀比較的顯著性差異ANCOVA,P≤0.05
表5中各種治療對脂質作用的差異性對臨床結果的影響尚不清楚,表5未包含阿托伐他汀,10mg與較高劑量的洛伐他汀、普伐他汀和辛伐他汀比較的數據.表中總結的研究中所比較的藥物是不可互換的。
3.高甘油三酯血症(Fredrickson Ⅳ型)
在幾項涉及64例單純高甘油三酯血症者的臨床研究中,立普妥的療效如下表,立普妥的患者的甘油三酯基線水平為中值565(267-1502)。

4.β脂蛋白異常血症中的作用(FredricksonⅢ型):
立普妥對16例β脂蛋白異常血症的(FredricksonⅢ型)患者(基因型:14例apoE2/E02和2例apoE3/E2)的開放交叉研究結果見下表:

5.純合子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
在一項沒有對照組的研究中,29名年齡6至37歲的純合子型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患者接受立普妥每日最大劑量20至80mg的治療。在這項研究中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平均降低18%。25名患者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降低的平均效應達20%(範圍為7%至53%,中位值為24%);剩餘的4名患者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增加7%至24%。29名患者中有5名低密度脂蚤白受體功能缺失.在這5名患者中,2名有門靜脈與腔靜脈分流的患者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降低不顯著。剩餘3名受體陰性的患者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平均降低22%。
6.雜合子家族性高脂血症兒童患者
在一項起始為雙盲、安慰劑對照,之後為開放期的研究中,187名年齡在10-l7歲(平均年齡14.1歲)的雜合子型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或重度高膽固醇血症的男孩和初潮後的女孩隨機接受立普妥(n=140)或安慰劑(n=47)治療26周,然後所有患者接受立普妥治療26周。入選標準包括1)基線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水平≥190mg/dL或2)基線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醉水平≥160mg/dl和家族性高膽醇血症陽性家庭史或在一級或二級親屬中有確診的早發冠心病陽性家族史,立普妥組的基線平均低密度脂蚤白膽固醇數值為218.6mg/dL(範圍:138.5-385.0mg/dL),安慰劑對照組為230.0ng/dL範圍:160.0-324.5mg/dL)。立普妥的劑量(每日一次)第一個4周是10mg,如果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水平大於130mg/dL則調整至20mg.4周后在雙盲治療期立普妥組孺要遞增至20mg的患者數為(57.1%)名。
在26周的雙盲治療期,立普妥顯著降低血漿總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甘油三酯和載脂蛋白B水平(見表8)。

在26周的雙盲期,立普妥組平均LDL-C達到130.7mg/dL(70.0~242.0mg/dL)而安慰劑組LDL-C水平為228.5mg/Dl(152.0~385.0mg/dL)。
立普妥劑量在20mg以上的安全性有效性尚未在兒童對照研究中進行,立普妥用於兒童時期治療以減省成人時期的患病率和死亡率的長期有效性尚未被證實。
立普妥
立普妥
立普妥
立普妥
立普妥
立普妥
立普妥
立普妥

藥理毒理

臨床藥理學
作用機制
立普妥是HMG-CoA還原酶的選擇性、競爭性抵製劑。HMG-CoA的作用是將羥甲基戊二酸單醯輔酶A轉化成甲羥戊酸,即包括膽固醇在內的固醇前體。臨床研究、病理研究和流行病學研究顯示,總膽固醇(TC),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LDL-C)和載脂蛋白B(apo B)血漿水平升高促進人動脈粥樣化形成,是心血管疾病發生的危險因素,而高密度脂白膽固醇水平長高則與心血管疾病風險的降低相關。
在動物模型中,立普妥通過抵制肝臟內HMG-CoA還原酶及膽固醇的合成而降低血漿膽固醇和脂蛋白水平,並通過增加肝臟細胞表面的LDL受體數以增強低密度脂蛋白的攝取和分解代謝;立普妥也降低代密度油脂蛋白生成和低密度脂蛋白顆粒數。立普妥可以降低某些純合子型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FH)患者的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水平,通常其它降脂類藥物對這類患者很少有臨床療效。
立普妥降低純合子型和雜合子型家庭性高膽固醇血症、非家庭性高膽固醇血症和混合型血脂異常患者的總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和載脂蛋白B水平。立普妥也降低極低密度脂蛋白蛋白膽固醇和甘油三酯水平,並可使用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和載脂蛋白A-1水平有所升高。立普妥降低單純高甘油三酯血症患者的總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極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載脂蛋白B,甘油三酯,和非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並增加高密度脂蛋白醇水泄不通,立普妥可降低β脂蛋白異常患者的中間密度脂蛋白膽固醇。
藥效學
立普妥及其一些代謝產物在人體內具有藥理學活性。肝臟是膽固醇合成和低密度脂蛋白清除的基本作用位點和主要部位。給藥劑量而不是系統藥物深度與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降低更相關。個體化給藥劑量應根據治療的療效而定(見【用法用量】)。
非臨床毒理學
致癌、致畸、生殖損害
在大鼠進行的一項2年研究中,給予大鼠的劑量水平10,30,和100mg/kg/日,在高劑量的雌性大鼠肌肉中發現2個罕見的腫瘤:一個是橫紋肌肉瘤,另一個是纖維肉瘤.這個劑量顯示的血漿曲線下面積(0-24)值約為口服最大劑量80mg後人類平均血漿藥物暴露的16倍。
在小鼠進行的一項2年致癌牲研究中,給藥劑量是100,200.或400mg/kg/日.導致高劑量的雄性小鼠肝臟腺瘤和高劑量雌性小鼠肝癌顯著增加,這些發現發生在血漿曲線下面積(0-24)值約為人體暴露80mg口服劑量後平均血漿藥物濃度的6倍。
在體外研究中,阿托他他汀在下列有或無代謝活性的實驗中無致突變或致畸:用鼠傷寒沙門氏桿菌和大腸埃希桿菌進行的Ames實驗,在中國倉鼠肺細胞中進行的HGPRT促突變測定分析,及在中國倉鼠肺細胞中進行的染色體畸變測定分析。阿托伐他汀在小鼠體內微核實驗中是陰性的。
在大鼠中進行的劑量高達175mg/kg/日(人體暴露量的15倍)的研究中,阿托伐他汀未對動物的生育能力產生任何影響。給予10隻大鼠阿托伐他汀100mg/kg/日(為給予人80mg劑量時的曲線下面積的16倍),共3個月,其中有2隻大鼠附睪發育不全和無精;30和10mg/kg/日,劑量組的睪丸重量顯著下降,100mg劑量組的附睪重量下降。在交配前給予雄性大鼠阿托伐他汀100mg/kg/日,共11周,精子活動力和精子細胞頭部濃度,而畸形精子增加。給予犬10,40,或120mg/kg/日阿托伐汀兩年,對精液參數或生殖器官的組織病理學未產生不良影響。

藥代動力學

藥代動力學和藥物代謝
吸收:立普妥口服後吸收迅速:1~2小時內血漿濃度達峰(Cmax).吸收程度隨立普妥的劑量或正比例增加。立普妥(母體藥物)的絕對生物利用度約為14%而HMG-CoA還原酶抑制活性的系統生物利用度約為30%。系統生物利用度較低的原因在於進入體循環前胃腸黏膜清除和/或肝臟首過效應。與早晨給藥相比,晚上給藥血漿濃度稍低(Cmax和AUC約30%)。然而,無論一天中何時給藥,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的降低是相同的(見【用法用量】)。
分布:立普妥的平均分布容積約為381升。血漿蛋白結合率≥98%。血液/血漿比約0.25提示僅有少量藥物滲透入紅細胞內。根據在大鼠中的觀察,立普妥可能分泌入人乳中(【禁忌】,【孕婦和哺乳期婦女用藥】,和【注意事項】,“哺乳期婦女”)。
代謝:立普妥廣泛代謝成鄰位和對位羥基衍生物及多種β氧化產物。體外實驗中,鄰位和對位羥基化代謝物對HMG-CoA還原酶的抑制作用與立普妥相當.對HMG-CoA還原酶的循環抑制活性約70%是由活性代謝產物產生。體外研究顯示了細胞色素P450 3A4在立瞽妥代謝中的重要性,同時服用已知的同工酶抑制劑紅黴素與人體內立普妥的血漿濃度增加相一致(見【注意事項】,【藥物相互作剛】。在動物中,鄰位-羥基代謝產物經過進一步的葡萄醛酸化過程。
排泄:立普妥及其代謝產物主要經肝臟和/或肝外代謝後經膽汁清除,但是立普妥似無明顯的肝腸再循環。立普妥的人體平均血漿消除半衰期約為14小時,但因其活性代謝產物的作用,立普妥對HMG-CoA還原醇抑制活性的半衰期約20~30小時。立普妥口服給藥後,尿回收率不到給藥量的2%。
特殊人群
老年患者:在健康老年人群(年齡≥65歲)中,立普妥的血藥濃度較青年人的高(Cmax約為40%,AUC約為30%)。臨床數據顯示,給予任意劑量的立普妥,在老年人群中其降低LDL-C的程度要明顯高於青年人(見【注意事項】,“老年用藥”)
兒童:兒童人群中藥代動力學數據尚不充分。
性別:立普妥的血藥濃度存在性別差異(就Cmax而方女性比男性高約20%,就AUC而言,女性較男性低10%)。然而臨床套用中,立普妥降LDL-C作用不存在有臨床意義的明顯性別差異。
腎功能不全患者:腎臟疾病對立普妥的血藥濃度和降LDL-C作用無影響,因此,腎功能不全的患者無需調整劑量(見【用法用量】)
血液透析的患者:儘管仍未對終末期腎病的患者進行研究,由於這兩個藥物與血漿蛋白廣泛結合,因此血透並不能顯著提高立普妥的清除率。
肝功能不全患者:在慢性酒精性肝病的患者中,立普妥的血藥濃度顯著增加,在Childs-Pugh A患者中,Cmax和AUC均增加了4倍,而在Childs-Pugh B患者Cmax和AUC分別增加了16倍和11倍(見【禁忌】)。
立普妥

研發歷程

1985年Bruce Roth首次合成了阿托伐他汀鈣。1997年:Lipitor成為第五個被美國FDA批准用於治療高膽固醇患者的他汀。Lipitor首先在英國被批准使用,隨後在美國上市。在上市的前3個月,Lipitor成為了降脂市場的領導者。
1998年:華爾街分析學家稱Lipitor為“turbostatin渦輪他汀”。在美國Lipitor成為他汀的領導者。
2003年: ASCOT試驗研究結果顯示Lipitor顯著降低致命性及非致命性心臟病發作和卒中的風險。
2004年: FDA批准Lipitor新的適應症,在膽固醇正常或輕微升高、並伴有多種心血管危險因素的患者中,Lipitor降低心臟病發作、血運重建及心絞痛的風險。
2005年:美國FDA批准Lipitor用於無心臟病證據、伴有其它危險因素的2型糖尿病患者可以降低卒中和心臟病的風險。
2005年:Lipitor的TNT研究表明,將LDL-C降低至目前推薦水平以下時,Lipitor能夠降低穩定性冠心病患者發生心腦血管事件的風險。
2006年:心臟病協會推出新的指南建議:為達到LDL-C低於100 mg/dL (2.6 mmol/L),或者低於70 mg/dL (1.8 mmol/L)的目標,使用他汀作為2級預防治療.
2007年:FDA批准了Lipitor新適應證,有明確心臟病的患者使用他汀可以:
●降低非致死性心肌梗死風險;
●降低致死性和非致死性卒中風險;
●降低進行血運重建術風險;
●降低因充血性心力衰竭而住院的風險;
●降低心絞痛風險;
2014年《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回顧現代醫學走過的200年曆程,立普妥榜上有名。文章中寫道ACS患者接受阿托伐他汀的治療可以顯著降低LDL-C,並成為ACS患者的標準治療。

貯藏

密閉保存。

包裝

鋁/鋁水泡眼包裝;盒裝;7片/盒,10片/盒。

有效期

36個月。

執行標準

進口藥品註冊標準JX20070073

批准文號

10mg:國藥準字J20120050;
20mg:國藥準字J20120049;
40mg:國藥準字J20120051。

生產企業

Pfizer Ireland Pharmaceuticals

包裝企業

輝瑞製藥有限公司

核准日期

2007年3月9日

修訂日期

2007年12月11日 2009年03月11日 2011年04月20日 2012年10月08日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