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德加·愛倫·坡

埃德加·愛倫·坡

埃德加·愛倫·坡(Edgar Allan Poe)(1809~1849),19世紀美國詩人、小說家和文學評論家,美國浪漫主義思潮時期的重要成員。

埃德加·愛倫·坡1809年1月19日生於麻薩諸塞州的波士頓,他年幼時父母雙亡,隨即被維吉尼亞州里奇蒙的約翰和弗朗西絲斯·愛倫夫婦收養,在維吉尼亞大學就讀了短暫的一段時間後輟學,之後從軍,愛倫·坡離開了愛倫夫婦。愛倫坡低調地開始了他的寫作生涯,匿名出版了詩集《帖木爾和其它的詩》。1835年他在巴爾的摩和13歲的表妹維吉尼亞·克萊姆結婚。1838年《阿瑟·戈登·皮姆的故事》出版並被受到了廣泛的關注。1839年夏天,愛倫·坡成為《伯頓紳士雜誌》(Burton's Gentleman's Magazine)的助理編輯。這期間他發表了的隨筆、小說,和評論,加強了他在《南方文學信使》工作時期開始確立的敏銳批評家的聲譽,同期,《怪異故事集》上下卷在1839年出版。1845年1月,愛倫·坡發表詩歌“烏鴉”,一時聲譽鵲起。1849年10月7日逝於巴爾的摩。

基本介绍

  • 中文名:埃德加·愛倫·坡
  • 外文名:Edgar Allan Poe
  • 國籍:美國
  • 出生地:波士頓
  • 出生日期:1809年1月19日
  • 逝世日期:1849年10月7日
  • 職業:詩人、小說家和文學評論家
  • 畢業院校維吉尼亞大學、西點軍校肄業
  • 主要成就:創建偵探小說恐怖小說效果論
  • 代表作品:小說《黑貓》、《厄舍府的倒塌》,詩《烏鴉》、《安娜貝爾·麗
人物經歷,少年時代,初露鋒芒,創作盛期,人生落幕,主要作品,創作特點,作品主題,藝術特色,人物影響,人物評價,

人物經歷

少年時代

1809年1月19日生於波士頓,三兄妹中的第二個孩子,父親戴維·坡和母親伊莉莎白·阿諾德·坡是同一個劇團的演員。祖籍英國的戴維·坡是一位主角演員,其母伊莉莎白·史密斯·阿諾德在早期美國戲劇界也很出名。戴維·坡的父親出生於愛爾蘭,是獨立戰爭時期的一名愛國者,戴維·坡不久之後離家出走。
埃德加·愛倫·坡埃德加·愛倫·坡
1811年,母親於在維吉尼亞州里奇蒙去世。三兄妹威廉·亨利、埃德加和羅莎莉分別由三家人收養監護。埃德加的養父母是弗朗西絲和約翰·愛倫夫婦,約翰·愛倫生於蘇格蘭,當時是里奇蒙一位富裕的菸草商。這對無兒無女的夫婦雖然沒從法律上領養埃德加,但仍替他改姓為愛倫,並把他當作自己的兒子撫養。
1815—1820年,約翰·愛倫計畫在國外建立一個分支商行,舉家遷往蘇格蘭,其後不久又遷居倫敦。埃德加先上由迪布爾姊妹辦的一所學校,後於1818年成為倫敦近郊斯托克——紐因頓區一所寄宿學校的學生。
愛倫全家於1820年7月回到里奇蒙,埃德加在當地私立學校繼續學業。表現出學習拉丁文以及對戲劇表演和游泳的天賦。寫雙行體諷刺詩。詩稿除《喔,時代!喔,風尚!》一首外均已遺失。愛倫的商行在連續兩年經濟不景氣後於1824年倒閉,但1825年他叔叔之死又使他成了一名富人,他在市中心買下了一幢房子。埃德加不顧雙方家庭的強烈反對與莎拉·愛彌拉·羅伊斯特私定終身。
簽名簽名
1826年,進入威廉瑪麗大學,古典語言及現代語言成績出眾。發現愛倫提供的生活費不夠開銷,常參加賭博並輸掉2000美元。愛倫拒絕為他支付賭債,坡回到里奇蒙,發現羅伊斯特夫婦已成功地廢除了他與愛彌拉的“婚約”。

初露鋒芒

1827年,抱怨愛倫無情,不顧弗朗西絲·愛倫的一再勸慰於三月離家出走。化名“亨利·勒倫內”乘船去波士頓。五月應募參加美國陸軍,報稱姓名“埃德加·A·佩里”,年齡22歲,職業“職員”,被分派到波士頓港獨立要塞的一個海岸炮兵團。說服一名年輕的印刷商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書《帖木兒及其它詩》,作者署名為“波士頓人”。11月坡所在部隊移防到南卡羅來納州的莫爾特雷要塞。
埃德加·愛倫·坡埃德加·愛倫·坡
1828—29年,在一連串提升之後,坡獲得了士兵中的最高軍銜軍士長。懷著當職業軍人的打算謀求約翰·愛倫幫助謀求進入西點軍校的機會。愛倫夫人於1829年2月28日去世,坡從軍隊榮譽退伍,居住在巴爾的摩幾位父系親戚家。在等候西點軍校答覆期間寫信求愛倫出錢資助第二本詩集的出版,信中說“我早已不再把拜倫當作楷模。”愛倫拒絕資助,但《阿爾阿拉夫、帖木兒及小詩》仍於1829年12月由巴爾的摩的哈奇及鄧寧出版社出版,這次坡署上了他自己的姓名。包括修改後的《帖木兒》和六首新作的該書樣本得到評論家約翰·尼爾的認可,他為此書寫了一篇雖短但卻不乏讚美之詞的評論。
1830年5月入西點軍校。語言學識過人,因寫諷刺軍官們的滑稽詩而在學員中深得人心。約翰·愛倫於1830年10月再次結婚,婚後不久讀到坡以“A先生並非經常清醒”開篇的來信,因此立即與坡斷絕了關係。坡故意“抗命”(缺課,不上教堂,不參加點名)以求離開軍校,1831年1月受軍事法庭審判並被開除。2月到紐約。用軍校同學捐贈的錢與一出版商簽約出版《詩集》第二版。該書被題獻給“合眾國士官生”,內容包括《致海倫》、《以色拉費》、以及他第一次發表的評論性文章,即作為序的《致XX先生的信》。在巴爾的摩與姨媽瑪麗亞·克蒂姆和她八歲的女兒維吉尼亞同住;住姨媽家的還有坡的哥哥威廉·亨利,他於8月病逝,此外還有坡的祖母伊莉莎白·凱恩斯·坡,她因亡夫在獨立戰爭中的貢獻而領取的一點撫恤金彌補了這個家庭收入之不足。送交五個短篇小說參加費城《星期六信使報》主辦的徵文比賽;小說無一中獎,但全部被《信使報》於次年發表。(這五個短篇小說是:梅岑格施泰因、德洛梅勒特公爵、耶路撒冷的故事、失去呼吸、甭甭)
1832年,住姨媽家,教表妹維吉尼亞念書。寫出六個短篇小說,希望加上《信使報》發表的五篇以《對開本俱樂部的故事》為書名結集出版。1833年夏天送交這六篇小說參加由巴爾的摩《星期六遊客報》舉辦的徵文比賽。《瓶中手稿》贏得五十美元的頭獎,同時《羅馬大圓形競技場》在詩歌比賽中名列第二。兩篇獲獎作品均於1833年10月由《遊客報》刊登。
短篇小說《夢幻者》(此篇篇名後改為《幽會》)發表在《戈迪淑女雜誌》1834年1月號,這是坡首次在一份發行量大的雜誌上發表作品。約翰·愛倫於1934年3月去世;儘管他親生和庶出的子女均在其遺囑中被提到,但坡卻被排除在外。《遊客報》徵文比賽的評審之一約翰·P·甘迺迪把坡推薦給《南方文學信使》月刊的出版人托馬斯·懷特,從1835年3月開始,坡向該刊投寄短篇小說、書評文章以及他第一個長篇故事《漢斯·普法爾》。當月他以“衣衫破舊,無顏見人”為由拒絕了甘迺迪的晚餐邀請,甘迺迪開始借給他錢。祖母伊莉莎白·坡於7月去世,坡於8月赴里奇蒙。他筆調犀利的評論文章為他贏得了“戰斧手”的別名,同時也大大地增加了《南方文學信使》在全國的發行量和知名度,懷特雇他為助理編輯兼書評主筆。當瑪麗亞·克萊姆暗示說維吉尼亞不妨搬到一位表兄家住,坡向她提出求婚,並於9月返回巴爾的摩。懷特寫信警告坡如果他再酗酒就把他解僱。10月坡攜維吉尼亞和克萊姆太太回到里奇蒙,12月懷特提升坡為這份今非昔比的月刊之編輯。坡在《信使》12月號上發表他後來未能完成的素體詩悲劇《波利希安》前幾場。

創作盛期

1836年5月,與快滿14歲的維吉尼亞·克萊姆結婚。克萊姆太太以主婦身份繼續與坡夫婦住在一起。為《南方文學信使》寫了八十多篇書刊評論,其中包括高度評價狄更斯的兩篇;印行或重新印行他的小說和詩歌,這些詩文被經常修改。從親戚處借錢打算讓克萊姆母女倆經營一個寄宿公寓,打算起訴政府要求退還他祖父向國家提供的戰爭貸款;兩項計畫後來都落空。儘管有懷特和詹姆斯·柯克·波爾丁幫忙,沒找到出版商願意出版他已增至十六七篇的《對開本俱樂部》(哈珀兄弟出版社告訴他:“這個國家的讀者顯然特別偏愛整本書只包含一個簡單而連貫的故事……之作品”)
1837年,為薪金(每星期大概是10美元)和編輯自主權與懷特發生爭執,這導致了他於1837年1月從《南方文學信使》辭職。舉家遷居紐約另謀生路,但未能找到編輯的職位。克萊姆太大經營一個寄宿公寓以幫助支撐家庭。發表詩歌和小說,其中包括《麗姬婭》(後來坡稱此篇為“我最好的小說”);重新開始寫已在《南方文學信使》連載過兩部分的《阿瑟·戈登·皮姆》,想把它寫成一部可單獨出版的長篇。哈珀出版社於1838年7月出版《阿·戈·皮姆的故事》。坡舉家遷費城。繼續當自由撰稿人,可一貧如洗,而且仍舊找不到編輯職位,考慮放棄文學生涯。
1839年,迫於生計窘困,同意用自己的名字作為一本采貝者手冊《貝殼學基礎》的作者署名。開始在《亞歷山大每周信使》上發表第一批關於密碼分析的文章。以同意採納《紳士雜誌》之創辦人及老闆威廉·伯頓的編輯方針為先決條件,開始為該刊做一些編輯工作。每月提供一篇署名作品和該刊所需的大部分評論文章;早期提供的作品包括《厄舍府的倒塌》和《威廉·威爾遜》。1839年底《怪異故事集》(2卷本)由費城的利及布蘭查德出版社出版,該書包括當時已寫成的全部25個短篇小說。
從1840年1月起在《紳士雜誌》上連載未署名的《羅德曼日記》,但因6月與伯頓發生爭吵並被解僱而中途停上了這個沒寫完的長篇故事之連載。試圖創辦完全由他自己管理編輯事務的《佩恩雜誌》,為此散發了一份“計畫書”,但計畫因無經濟資助而被擱置。1840年11月喬治·格雷厄姆買下伯頓的《紳士雜誌》,並將其與他的《百寶箱》合併為《格雷厄姆雜誌》;坡在該刊12月號發表《人群中的人》。
從《格雷厄姆雜誌》1841年4月號起成為該刊編輯(年薪800美元外加文學作品稿費);發表他所謂的“推理小說”之首篇《莫格街謀殺案》。接著創作新的小說和詩歌,寫出一系列關於密碼分析和真跡複製的文章。到年底《格雷厄姆雜誌》的訂戶增加了四倍多。打聽在泰勒政府機構謀求文書職位的情況。重提創辦《佩恩雜誌》之計畫,為此他希望得到格雷厄姆的經濟支持,並邀請歐文、庫珀、布賴恩特、甘迺迪和其他一些作家定期賜稿。 1842年1月維吉尼亞唱歌時一根血管破裂,差點兒喪生,其後再也沒有完全恢復健康。會見狄更斯。春季發表的作品包括《格雷厄姆雜誌》上的《紅死病的假面具》和一篇褒揚霍桑的《舊聞逸事》的評論,另有一篇發表在《星期六晚郵報》上的文章,坡在這篇文章中試圖根據狄更斯正在連載的《巴納比·拉奇》之前11章推測出全書的結局(他猜對了誰是兇手,但在其它方面則猜錯)。1842年5月從《格雷厄姆雜誌》辭職,其編輯職務由魯弗斯·威爾莫特·格里斯沃爾德(後為坡的遺著保管人)接替。未能說服費城那位出版商出版擴編本的《怪異故事集》,這個兩卷本已經他重新修訂,並重新命名為《奇思異想集》。秋天發表的作品包括《陷坑與鐘擺》。
1843年應詹姆斯·羅塞爾·洛威爾之邀定期為他新辦的雜誌《先驅》投稿。《泄密的心》、《麗諾爾》和一篇後來定名為《詩律闡釋》的文章發表在《先驅》上,但該刊只出了三期就停辦。前往華盛頓特區,打算為在泰勒政府機構中謀求一個低級職位而接受面試,同時為他自己擬辦的雜誌拉訂戶,這份擬辦的雜誌此時已改名為《鐵筆》。因醉酒而失去求職機會;朋友們不得不把他送上返回費城的火車。繼續寫諷刺作品、詩歌和評論,但因生計窘迫試著向格里斯沃爾德和洛威爾借錢。6月《金甲蟲》在費城《美元日報》的徵文比賽中贏得100美元獎金並立即受到歡迎;這篇小說的大量轉載以及一個劇本的改編使坡作為一個走紅的作家而聞名。作為一套系列小叢書之第一冊也是唯一一冊的《埃德加·A·坡傳奇故事集》於7月出版,其中收入《莫格街謀殺案》和《被用光的人》。與費城哥特派小說家喬治·利帕德成為朋友。11月開始巡迴演講“美國的詩人和詩”。秋天發表的作品包括《黑貓》。
1844年,遷居紐約,發表在《紐約太陽報》上的《氣球騙局》大大提高了坡的知名度。不顧以往的挫折繼續計畫創辦《鐵筆》,他構想的讀者群包括“我們遼闊的南方和西部地區無數農場中……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洛威爾邀他寫一篇個人隨感用於雜誌,坡回復道:“我認為人類的努力對人類本身不會有明顯效果。與6000年前相比,現在人類只是更活躍——但沒有更幸福——沒有更聰明。”寫作後來沒有完成的《美國文學批評史》,繼續就美國詩歌發表演講。10月加盟紐約《明鏡晚報》編輯部,為該報撰寫關於文學市場、當代作家以及呼籲國際著作權法的文章。11月開始在《民主評論》月刊發表“頁邊集”系列短評。
1845年1月29日,《烏鴉》發表於《明鏡晚報》並贏得公眾和評論界一致好評,各報刊爭相轉載,許多人師法效仿。進入紐約文人圈子,結識埃弗特·戴金克,他選了坡的12個短篇小說編成《故事集》於7月由威利及帕特南出版社出版。此書大受歡迎,這鼓勵出版商於11月出版了《烏鴉及其它詩》。同期開始為《百老匯雜誌》撰稿,7月成為該刊編輯,其後不久又靠從格里斯沃爾德、哈勒克和霍勒斯·格里利等人處借來的錢成為了該刊所有人。在該刊重新發表經過修訂的他大部分小說和詩歌,並發表了六十多篇文學隨筆和評論,此外還在《南方文學信使》發表評論,在《美國輝格黨評論》發表了一篇關於“美國戲劇”的長文。在詩中表達對女詩人弗朗西絲·薩金特·奧斯古德的愛慕。批評剽竊行為的文章涉及到被批評者中最著名的朗費羅,從而導致史稱“朗費羅戰爭”(1—8月)的一場私人論戰,這使坡聲名狼藉並疏遠了像洛威爾這樣的朋友。5月在紐約演講“美國的詩人和詩”。10月在波士頓演講廳闡釋《阿爾阿拉夫》時贏得的倒彩,以及在作答時對波士頓侮辱性的嘲弄,進一步損害了他的聲譽,也進一步增加了他的名聲。秋天維吉尼亞病情加重。

人生落幕

1846年精神壓抑和貧病交加迫使他在1月3日出版《百老匯雜誌》最後一期後停辦該刊,把家搬到紐約郊外福德姆村一幢小屋,病弱的維吉尼亞在那兒由瑪麗·路易絲·休護理,休太太好心地提供被褥和其它必需品。寫信對維吉尼亞說:“你現在是我與令人討厭、令人憎惡、令人失望的生活抗爭之最大而唯一的動力。”在紐約和賓夕法尼亞的許多報紙上,他和他的家庭被作為可憐的施捨救濟對象而提及。全年大部分時間重病纏身,仍設法發表了《一桶蒙特亞白葡萄酒》和《創作哲學》,堅持在《戈迪淑女雜誌》上發表評論文章,並繼續在《格雷厄姆雜誌》和《民主評論》發表“頁邊集”系列短評。5月開始在《戈迪淑女雜誌》發表總題為《紐約城的文人學士》的諷刺性人物特寫。其中關於坡在費城結識的托馬斯·鄧恩·英格利希一篇招致英格利希不滿,他著文攻擊坡道德低下、神志錯亂。坡起訴發表此文的《明鏡晚報》,次年勝訴並獲名譽賠償金。著手以《文學的美國》為名將“文人學士”篇修訂成書,計畫收入分析詩歌創作的文章和關於霍桑的評論之修訂稿。在致一位青年崇拜者的信中說:“至於《鐵筆》,那是我生命之崇高目標,我片刻也沒有背離這一目標。”初聞他在法國開始聲譽鵲起,《故事集》之法文譯本和一篇長長的分析評論問世。
埃德加·愛倫·坡
1847年維吉尼亞於當年1月30日去世。坡纏綿病榻,當年創作最少。在克萊姆太太和休太太的精心護理照料下恢復健康,再度尋求資助以創辦文學雜誌,再次失敗。完成對霍桑的評論和《風景園》(後併入《阿恩海姆樂園》)的修訂;創作兩首詩:一首是感激休太太的《致M.L.S——》,另一首是《尤娜路姆》。對宇宙哲學理論日益增長的興趣促使他著手準備寫《我發現了》的素材。
1848年,年初健康狀態愈佳。在一封信中把他過去周期性的酗酒歸因於總是害怕維吉尼亞會死去所引起的神志錯亂:“我的敵人與其把我酗酒歸因於神志錯亂,不如把我的神志錯亂歸因於酗酒……那是一種介乎於希望與絕望之間的漫無盡頭的可怕的彷徨,我要不一醉方休就沒法再承受那種煎熬。從那正是我自己生命的死亡中,我感覺到了一種新的,可是——上帝啊!一種多么悲慘的存在。”四處演講和朗誦為《鐵筆》籌集資金。2月在紐約就“宇宙”的演講已初具後來在《我發現了》中詳盡闡述的主題思想,此書於6月由帕特南出版社出版。在麻薩諸塞州洛厄爾市演講期間深深地愛上“安妮”(南希·里奇蒙夫人),她成為他的知心朋友;隨後在羅得島州普羅維登斯開始了為期三個月的對薩拉·海倫·惠特曼的追求,他請求這位四十五歲的孤孀女詩人同他結婚。當她因為聽說坡“放蕩不羈”的性格而遲疑不決之時,坡終日坐立不安,心神不定,在一次去普羅維登斯歸來後服下了整整一劑鴉片酊。由於惠特曼夫人的母親和朋友施加影響,他倆短促的訂婚於12月告吹。在普羅維登斯演講中闡釋《詩歌原理》。寫出《鐘聲》。
埃德加·愛倫·坡埃德加·愛倫·坡
1849年,作為作家和演講家均很活躍,主要發表渠道是波士頓一份有名氣的周刊《我們合眾國的旗幟》。2月寫信對一位朋友說:“文學是最高尚的職業。事實上它差不多是唯一適合一名男子漢的職業。”批評洛威爾的《寫給批評家的寓言》忽略了南方作家。夏初動身去里奇蒙尋求南方人對《鐵筆》的支持。在費城停留時精神緊張,神志迷亂,明顯地表現出受迫害狂想症的病象;朋友喬治·利帕德和插圖畫家約翰·薩廷為他擔心,查爾斯·伯爾替他購了去里奇蒙的火車票。在里奇蒙逗留的兩個月期間,他去看過妹妹羅莎莉,參加過戒酒協會的活動,並同少年時代的戀人、現已孀居的愛彌拉·羅伊斯特·謝爾頓訂婚。也許是想去紐約接克萊姆太太,乘駛往巴爾的摩的船離開里奇蒙,一星期後,即10月3日,有人在巴爾的摩一個投票站外發現了處於半昏迷譫妄狀態的坡,據說在臨死前一陣兒,他被人看見穿著不屬於自己的衣服,不斷的囈語著,嘴裡始終重複著“Reynolds”這個名字。10月7日他死於“腦溢血”。《鐘聲》和《安娜貝爾·李》在他死後的年底問世。

主要作品

短篇小說
作品中文名英文名出版日期類型說明
梅岑格施泰因
Metzengerstein
1832-01-14
恐怖、諷刺
匿名發表。
最初副標題:A Tale in Imitation of the German
德洛梅勒特公爵
The Duc De L'Omelette
1832-03-03
幽默
最初名:The Duke of l'Omelette
耶路撒冷的故事
A Tale of Jerusalem
1832-06-09
幽默
失去呼吸
Loss of Breath
1832-10-10
幽默
最初名:A Decided Loss
甭甭
Bon-Bon
1832-12-01
幽默
最初名:The Bargain Lost
MS. Found in a Bottle
1833-10-19
冒險、恐怖
The Assignation
1834-01
恐怖
最初名:The Visionary。匿名發表
貝蕾妮絲
1835-03
恐怖
莫雷娜
Morella
1835-04
恐怖
捧為名流
Lionizing
1835-05
諷刺
副標題: A Tale
瘟疫王
1835-09
恐怖、幽默
最初名:King Pest the First。匿名發表
死蔭——寓言一則
Shadow - A Parable
1835-09
恐怖
匿名發表
Four Beasts in One
1836-03
幽默
副標題:The Homo-Cameleopard
本篇初用名:Epimanes
故弄玄虛
Mystification
1837-06
幽默
最初名:Von Jung, the Mystific
靜——寓言一則
Silence - A Fable
1838
幽默
最初名:Siope - A Fable
Ligeia
1838-09
恐怖
1845年2月15日由《紐約世界報》再版發行,加入了麗姬婭臨終時以“征服者爬蟲”為題所作詩。
如何寫布萊克伍德式文章
How to Write a Blackwood Article
1838-11
諧仿
“絕境”介紹篇
A Predicament
1838-11
諧仿
初用名:The Scythe of Time。"如何寫布萊克伍德式文章"的續篇。
鐘樓魔影
The Devil in the Belfry
1839-05-18
幽默、諷刺
被用光的人
The Man That Was Used Up
1839-08
諷刺
厄舍府的倒塌
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
1839-09
恐怖
威廉·威爾遜
1839-10
恐怖
埃洛斯與沙米翁的對話
The Conversation of Eiros and Charmion
1839-12
科幻
為什麼那小個子法國佬的手懸在吊腕帶里
Why the Little Frenchman Wears His Hand in a Sling
1840
幽默
生意人
The Business Man
1840-02
幽默
最初名:Peter Pendulum
人群中的人
The Man of the Crowd
1840-12
恐怖
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
1841-04
偵探
莫斯肯漩渦沉浮記
A Descent into the Maelström
1841-04
冒險
The Island of the Fay
1841-06
幻想
莫諾斯與尤拉的對話
The Colloquy of Monos and Una
1841-08
科幻
千萬別和魔鬼賭你的腦袋
Never Bet the Devil Your Head
1841-09
諷刺
初用名:A Tale with a Moral
埃莉奧諾拉
Eleonora
1841年秋
浪漫
一星期中的三個星期天
Three Sundays in a Week
1841-11-27
幽默
初用名:A Succession of Sundays
橢圓形畫像
The Oval Portrait
1842-04
恐怖
初用名:Life in Death
紅死病的假面具
The Masque of the Red Death
1842-05
恐怖
初用名:The Mask of the Red Death
風景園
The Landscape Garden
1842-10
幻想
後併入“阿恩海姆樂園”。
瑪麗·羅傑疑案
The Mystery of Marie Rogêt
1842-11、12至1843-02
偵探
最初副標題:A Sequel to ‘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
The Pit and the Pendulum
1842—1843
恐怖
1843-01
恐怖
The Gold-Bug
1843-06
偵探
The Black Cat
1843-08-19
恐怖
欺騙是一門精密的科學
Diddling
1843-10-14
諧仿
初用名:Raising the Wind
眼鏡
The Spectacles
1844-03-27
幽默
凹凸山的故事
A Tale of the Ragged Mountains
1844-04
幻想、冒險
氣球騙局
The Balloon-Hoax
1844-04-13
科幻
The Premature Burial
1844-07-31
恐怖
Mesmeric Revelation
1844-08
幻想
長方形箱子
The Oblong Box
1844-09
恐怖
離奇天使
The Angel of the Odd
1844-10
幽默
副標題:An Extravaganza
你就是兇手
Thou Art the Man
1844-11
偵探、諷刺
森格姆·鮑勃先生的文學生涯
The Literary Life of Thingum Bob, Esq.
1844-12
幽默、諷刺
被竊之信
The Purloined Letter
1844-1845
偵探
山魯佐德的第一千零二個故事
The Thousand-and-Second Tale of Scheherazade
1845-02
幽默
與一具木乃伊的談話
Some Words with a Mummy
1845-04
諷刺
言語的力量
The Power of Words
1845-06
幻想
反常之魔
The Imp of the Perverse
1845-07
恐怖
塔爾博士和費瑟爾教授的療法
The System of Doctor Tarr and Professor Fether
1845-11
幽默、諷刺
瓦爾德馬先生病例之真相
The Facts in the Case of M. Valdemar
1845-12
幽默、科幻
初用名:The Facts of M. Valdemar's Case
The Sphinx
1846-01
諷刺
一桶蒙特亞白葡萄酒
1846-11
恐怖
阿恩海姆樂園
The Domain of Arnheim
1847-03
幻想
“風景園”故事的拓展
未來之事
Mellonta Tauta
1849-02
科幻
跳蛙
Hop-Frog
1849-03-17
恐怖
副標題:Or, The Eight Chained Ourang-Outangs
馮·肯佩倫和他的發現
Von Kempelen and His Discovery
1849-04-14
諷刺
用X代替O的時候
X-ing a Paragrab
1849-05-12
幽默
蘭多的小屋
Landor's Cottage
1849-06-09
幻想
初用名:Landor's Cottage: A Pendant to 'The Domain of Arnheim' 。
長篇小說
作品中文名英文名出版日期類型說明
漢斯·普法爾歷險記
The Unparalleled Adventure of One Hans Pfaall
1835-06
科幻
阿瑟·戈登·皮姆的故事
The Narrative of Arthur Gordon Pym of Nantucket
1837年1-2月前兩章,1838年7月全部出完
冒險
羅德曼日記
The Journal of Julius Rodman
1840年1-6月前六章
冒險
未完成
詩歌
中文名英文名寫作或發表日期說明
Poetry
作於1824年
坡在世時從未發表
喔,時代!喔,風尚!
O, Tempora! O, Mores!
約作於1825年
坡在世時從未發表
致瑪格麗特
To Margaret
約1827
坡在世時從未發表
Tamerlane
1827-07
收錄於《帖木兒及其他詩》
Song
1827-07
收錄於《帖木兒及其他詩》
模仿
Imitation
1827-07
收錄於《帖木兒及其他詩》
一個夢
A Dream
1827-07
收錄於《帖木兒及其他詩》
湖——致——
The Lake——to——
1827-07
收錄於《帖木兒及其他詩》
Spirits of the Dead
1827-07
收錄於《帖木兒及其他詩》
Evening Star
1827-07
收錄於《帖木兒及其他詩》
1827-07
收錄於《帖木兒及其他詩》
詩節
Stanzas
1827-07
收錄於《帖木兒及其他詩》
The Happiest Day
1827-09-15
孤獨
1829
坡在世時從未發表
致艾薩克·利
To Isaac Lea
約1829
坡在世時從未發表
致河——
To The River ——
1829
收錄於《阿爾阿拉夫、帖木兒及小詩》
致——(在夢中)
To ——
1829
起使句: "The bowers whereat, in dreams..."
致——(我不在乎)
To ——
1829
起使句:Begins "Should my early life seem..."
傳奇
1829
收錄於《阿爾阿拉夫、帖木兒及小詩》
Fairy-Land
1829
收錄於《阿爾阿拉夫、帖木兒及小詩》
Sonnet——To Science
1829
收錄於《阿爾阿拉夫、帖木兒及小詩》
阿爾阿拉夫
Al Aaraaf
1829
收錄於《阿爾阿拉夫、帖木兒及小詩》
一首離合詩
An Acrostic
1829
坡在世時從未發表
1829
坡在世時從未發表
1831
收錄於《詩集》
A Paean
1831
收錄於《詩集》
1831
收錄於《詩集》
海中之城
The City in the Sea
1831
收錄於《詩集》
The Valley of Unrest
1831
收錄於《詩集》
以色拉費
1831
收錄於《詩集》
Enigma
1833-02-02
1833-05-18
羅馬大圓形競技場
The Coliseum
1833-10-26
1833-04-20
致樂園中的一位
To One in Paradise
1834-01
1835-04
致F——s S. O——d
To F——s S. O——d
1835-09
1835年09月初版名為:致伊莉莎白(To Elizabeth)
五月皇后頌
May Queen Ode
約1836
坡在世時從未發表
Spiritual Song
1836
坡在世時從未發表
讚歌
Latin Hymn
1836-03
新婚小調
1837-01
初版名: "Ballad"
十四行詩——致桑特島
Sonnet——To Zante
1837-01
鬧鬼的宮殿
The Haunted Palace
1839-04
十四行詩——靜
Silence——A Sonnet
1840-01-04
詠喬·洛克
Lines on Joe Locke
1843-02-28
征服者爬蟲
The Conqueror Worm
1843-01
麗諾爾
1843-02
一首競選歌
A Campaign Song
1844
坡在世時從未發表
夢境
Dream-Land
1844-06
即興曲、致凱特·卡羅爾
Impromptu. To Kate Carol
1845-04-26
致F——
To F——
1845-04
1845年9月6日,再版更名為:"To Frances"
尤拉麗
Eulalie
1845-07
華爾街警句
Epigram for Wall Street
1845-01-23
1845-01-29
收錄於《烏鴉及其他詩》
The Divine Right of Kings
1845-10
贈——的情人節禮物
A Valentine
1846-02-21
初版名:"To Her Whose Name Is Written Below"
親愛的醫生
Beloved Physician
1847
未完成,坡在世時從未發表
深眠黃土
Deep in Earth
1847
未完成,坡在世時從未發表
致M.L.S——
To M. L. S——
1847-03-13
Ulalume
1847-12
Lines on Ale
1848
坡在世時從未發表
致瑪麗·路易絲
To Marie Louise
1848-03
1848-03
1848-11
A Dream Within A Dream
1849-03-31
1849-04-21
獻給安妮
For Annie
1849-04-28
To My Mother
1849-07-07
Annabel Lee
1849-10-09
坡死前已有售出,逝世後出版
1849-11
坡死前已有售出,逝世後出版
戲劇
作品中文名英文名出版日期說明
波利希安
Politian
1835-1836
1835年12月–1836年1月,僅寫完兩場
隨筆、論文
作品中文名英文名出版日期說明
梅澤爾的象棋手
Maelzel's Chess Player
1836-04
裝飾哲學
The Philosophy of Furniture
1840-05
關於秘寫的隻言片語
A Few Words on Secret Writing
1841-07
維薩西孔河之晨
Morning on the Wissahiccon
1844
創作哲學
The Philosophy of Composition
1846-04
我發現了—— 一首散文詩
Eureka: A Prose Poem
1848-03
詩律闡釋
The Rationale of Verse
1848-10
詩歌原理
The Poetic Principle
1848-12
其他
作品中文名英文名出版日期說明
貝殼學基礎
The Conchologist's First Book
1839
關於海洋貝類的教課書,非愛倫坡作品。迫於生計,同意用自己名字為該書的作者署名。
燈塔
The Light-House
1849年以後
殘稿,生前未發表

創作特點

作品主題

愛倫·坡的恐怖小說帶有浪漫主義的特色。縱觀愛倫·坡的恐怖小說創作,其故事主題大都“揭示了人類意識及潛意識中的陰暗面”,這一點顯然迥異於同時代的其他浪漫主義作家。愛倫·坡以恐怖小說這樣一種特殊的文學形式深入刻畫與呈現了非現實狀態下人的精神狀態和心理特徵,試圖“以非現實、非理性的表達方式來揭示現代人的精神因頓”。他藉助想像奇特、恐怖怪異的故事情節,通過誇張隱喻和象徵等修辭手段表現人性的危機,激起讀者濃厚閱讀興趣的同時,震撼心靈,發人深省。
愛倫·坡的創作原則是其“效果說”理論,他選擇“死亡”作為其文學創作的主題是由他的這個創作原則決定的。坡認為,無論是創作詩歌還是小說,作家必須講究效果的統一,必須時刻想到預定的結局,要使每一個情節變得必不可少。他在《評霍桑的“故事重述”》中曾經這樣闡述自己的創作原則:“聰明的藝術家不是將自己的思想納入他的情節,而是事先精心策劃,想出某種獨特的、與眾不同的效果,然後再杜撰出這樣一些情節——他把這些情節聯結起來,而他所做的一切都將最大限度地有利於實現在預先構思的效果”。使“每一事件,每一描寫細節,甚至一字一句都收到一定的統一效果,一個預想的效果,印象主義的效果”。他強調作品對讀者所能喚起的情緒和產生的效果。在“創作的哲學”中,他認為,故事的首要目的是要在情感上扣住讀者的心弦,產生最激動人心的效果。
死亡主題是通過謹嚴緊湊的結構和作品的簡潔而表現的。愛倫 坡的作品形式精美,技巧圓熟。愛倫 坡在《評霍桑的“故事重述”》里,強調了作品的簡潔和統一效果。在寫作中,他還平萍理留情節和結構的高度簡潔,小說中通常只有兩個,最多三個人物,也沒有離題的枝節和無關的裝飾品。在他看來,一位技巧高明的文學家在寫作之前,必須成竹在胸,深思熟慮,為實現預期效果而選擇和組織情節,並且不應該有一個詞的意向直接或間接與預先的構思無關。為更好地揭示死亡主題,他堅決排除與主題不相關的情節,要求作品必須有精美的藝術形式,必須體現內容與形式高度統一的原則。他認為,為了保證效果的統一,首先要考慮的是作品的長度。他說,一首詩或一篇小說不能過長,要讓讀者能“一口氣讀完”。否則,塵世間的雜事就會干擾讀者的閱讀和欣賞,破壞作品效果的統一性。為此,他精心地設計結構,以求達到形式與內容的完美統一。

藝術特色

浪漫主義
愛默生惠特曼等主流作家樂觀自信、熱情洋溢的格調不同,愛倫·坡通過展示死亡與醜惡來表現自己獨特的浪漫主義靈感,以象徵、隱喻的方式表達自己對世界、對人性的理解。他的恐怖小說常常置景於深淵、城堡、暗室、暴風雨或月光之下,人物備受孤獨、死亡意識與精神反常的折磨,讀起來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慄,宛如噩夢一般。愛倫·坡文筆考究,運詞精當,通過構思設計驚險奇絕的情節,在恐怖小說中向讀者極力描繪了一個個常人難以想像的怪誕事件和恐怖場景,製造意境,渲染氣氛,準確達到作品預期的藝術效果。
幽默小說
在建構幽默小說故事情節時,愛倫·坡明顯吸納了邊疆幽默故事的敘述模式,有時讓敘述者參與故事的發展,有時又讓敘述者置身故事之外,總是穿梭在故事的內外,既能感受主人公的內心思想.又能用現實主義的白措手法對故事進行客觀敘述,所不同的是,愛倫·坡的故事更加縝密,更加精緻,更加注重效果的追求,手段更加多樣豐富,顯示出更強的文學性,從而大大提高了美國幽默文學的文學品味。幽默大師馬克·吐溫雖然批評過愛倫·坡,但其幽默小說的敘述模式與愛倫·坡的小說有著明顯的相似性。
愛倫·坡的幽默小說里不乏滑稽幽默人物。對這些人物的原型加以考察便會發現.他們的塑造其實是愛倫·坡對許多熟知的人物獨具匠心的滑稽戲仿。在對人物的戲仿過程中,愛倫·坡總是喜歡用反語和雙關語,以此表達他對人物言行的諷刺;有時為了突出入物滑稽幽默的個性,愛倫·坡甚至會採用改寫或者顛倒的方式來對語言進行加工。
推理小說
愛倫坡一生寫了六七十篇短篇小說,雖然只寫了四五篇推理小說,但是舉世公認為“推理小說的鼻祖”。代表作《莫爾格街謀殺案》、《瑪麗·羅傑疑案》、《被竊之信》和《金甲蟲》都被奉為這類小說的先河,對後世起了很大影響。
偵探小說專家海克雷夫特認為:“作案地點安排在鎖得嚴嚴密密的暗室;破案過程則用邏輯嚴謹、設身處地的推理等已成為愛倫坡寫偵探小說的模式。”這一模式在140年來已為各國偵探小說家競相師法,甚至被稱為“偵探小說之父”的英國作家柯林斯那部名作《月亮寶石》里的克夫探長也是在愛倫坡的影響下產生的。
哥特風格
坡的大部分小說都具有哥特傳統的因子。其特徵主要凸顯在小說敘事中所體現出來的細節方面的生活化以及具有魔術奇幻性的敘事情節,而這其中又不失敘事的現實感,他在精細的哥特環境氛圍的描摹上和對敘事情節中偶然性的把控上無不流出怪澀恐怖因子這一獨特的審美吸引力,我們也正是在這些方面的審美接受中能夠透視出英國早期哥待小說傳統對愛倫·坡在創作上的影響來。
值得一提的是,愛倫·坡的哥特小說也極具現實意義,它們映照了當下社會中人們已經異化了的心理狀態:孤獨、恐懼、焦慮、煩惱、絕望等。孤獨而焦慮的人們基於“自體保存”的心理需求使自然產生了對崇高感的渴求:人們渴求能處於某種安全地帶,在這裡具有破壞力的對象對人們展以造成實際威脅和傷害,與此同時又能享受因恐怖、驚險、黑暗等引起的審美快感。
科幻小說
坡的科幻小說既具有豐富的想像力,引人人勝,又不乏科學理論依據,令人信服。後世許多科幻小說家,包括現代科幻兩大流派的奠基者一“硬科幻”鼻祖凡爾納,“軟科幻”代表威爾斯在內,都對坡推崇不已。他們的作品中,也或多或少有模仿坡的痕跡。因此,陳良廷稱坡為科幻小說的前驅,施成榮也認為:“寫出真正科幻小說的大作家是美國的愛倫·坡。”值得注意的是,坡的科幻小說並非一般的科普讀物,同他的其它小說一樣,也是坡對現實生活的一種曲折的藝術表現。
象徵主義
象徵主義所謂“純詩”的主張,最早是由愛倫·坡提出來的。愛倫·坡認為;“天下沒有、也不可能有比這樣的一首詩——這一首詩本身——更加是徹底尊貴的、極端高尚的作品——,這一首詩就是一首詩,此外再沒有什麼別的了——這一首詩完全是為詩而寫的。”
愛倫坡認為,對於詩來說,音樂是根本性的,“音樂通過它的格律、節奏和韻律等種種方式,成為詩中的如此重大的契機,以致拒絕了它,便不明智”’“音樂與給人快感的思想結合便是詩,沒有思想的音樂僅僅是音樂,沒有音樂的思想憑著其確定性則是散文。”詩歌通過其音樂性所賦予的是一種含混而不明確的情緒,這正是詩的目的所在,“正是在音樂中,詩的感情才被激動,從而使靈魂的鬥爭最逼近那個巨大目標——神聖美的創造。”
愛倫坡關於詩歌音樂性的主張及實踐,對法國象徵主義影響深遠,以至於音樂性成為象徵主義一個非常重要的共同藝術特徵。

人物影響

埃德加·愛倫·坡埃德加·愛倫·坡
愛倫·坡的哥特小說創作不但對傳統哥特小說所具有的懸念、言情、兇殺、恐怖等通俗元素予以雜糅,還表達了獨樹一幟的創作理念,對美國早期本土文化、對物慾驅使的資本主義社會中人們的非理性情感予以關懷,從而使得他的哥特小說創作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嚴肅小說和通俗小說的界限,在更廣闊的審美空間上實現了與讀者的心靈溝通。愛倫·坡把哥特故事同偵探推測故事結合起來的成功嘗試對後代作家影響極大。“伊迪絲·沃頓、威廉·福克納、尤多拉·韋爾蒂、弗蘭納里·奧康納、哈特·克蘭、史蒂芬·金以及其他眾多作家的作品之中都借用愛倫·坡的哥特風格。這一切無不說明了愛倫·坡的哥特小說創作在接受美學的層面上產生的巨大影響及其強大助審美功能。
受到過愛倫·坡影響的主要人物有:柯南·道爾波德萊爾斯特芳·馬拉美儒勒·凡爾納羅伯特·路易斯·斯蒂文森希區柯克蒂姆·伯頓江戶川亂步等。愛倫·坡、安布魯斯·布爾斯(1842~1914?)和H.P.洛夫克拉夫特(1890~1937)並稱為美國三大恐怖小說家

人物評價

“坡的文學評論確實是美國文壇上空前的傑作”。(文學評論家埃德蒙·威爾遜
坡的成就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評論家、詩人和短篇小說家。坡是在他那個年代最偉大的作家、雜誌評論家,他的詩精緻優雅,他的小說是藝術的傑作。(英國作家蕭伯納評)
愛倫·坡是美國最偉大的詩人。(英國詩人葉慈評)
愛倫·坡善寫悔恨恐懼等人情之變。(周作人評)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